第八十一章 神愈之术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作为神圣教廷的最高领导者,教皇已经很久没有过这么开心的感觉了,能取笑自己这个孤僻的弟弟,确实是一件乐事。收敛笑声,教皇看着脸色惨白的阿呆叹了口气,道:“我刚才检查过他体内的情况了,他的经脉破损的太严重,本来早就应该死了,能坚持到现在,固然和你喂他的两颗金丹有关,和他本身的身体素质也有很大关系,所有断裂的经脉都有一丝若隐若现的联系,正是这股联系还维持着他的生命。我也不能说百分之百能治好他,只能试一试。真没想到,这孩子居然能够强到这种地步,连你都打伤了。现在,我越来越相信月月的说法了。”他扭头冲岩石等人道:“你们退出殿外去等吧。”

    岩石几人一楞,刚要说什么,却被教皇阻止了,“我怕你们承受不了我的神圣魔法余波才让你们出去的。放心吧,阿呆这个孩子对我们教廷来说也非常重要,我是不会让他轻易死去的。你们也很疲倦了,到门口休息一会儿吧。”说完,他大袖一挥,一声低低的吟唱响起,岩石四人只觉得全身被一股如烟雾般的白色能量包裹住,轻轻的送出殿外,当他们落地的时候,清晰的感觉到几天以来的疲倦竟然消失了不少。心中不禁对这位教廷的最高统治者,甚至是大陆的最高统治者充满了敬意,暗暗的为阿呆祈祷着。

    岩石他们被送了出去,教皇这才正视阿呆,他想了想,喃喃的道:“以他现在的情况,想救他的性命很容易,只需要高级的神圣魔法就能做到。但是,想让他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恐怕就难了,尤其是他的功力,他丹田中的真气随着自行运转已经恢复了不少,而且他胸口处似乎还有一股更加强大的能量,正是这两股能量护住了他的内腑,但是,由于他的经脉一直无法承受能量的运行,所以,他体内的真气已经陷入了凝固状态,想要恢复功力很难,必须重新激发他体内真气的活力才行,恩,你的神御斗气应该可以做到。这样吧,咱们两兄弟联手试试。我负责修复他的身体,你负责激发他真气的活力,如何?你不会因为他把你弄的这么狼狈就……”

    “你以为我是你么?天天想着怎么算计,我要想杀他,早就下手了,还会把他带回来?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知道为什么,玄远总是觉的自己大哥脸上那淡淡的微笑看上去很奸诈,他看看脸色惨白的阿呆,不管怎么说,这个天赋异禀的孩子是因为自己的关系,间接导致了现在的后果,自己帮帮他也是应该的。想到这里,他瞪了教皇一眼,道:“你想怎么做?”

    教皇道:“好,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开始吧。你要记住,千万不可太心急去激发他的真气,等我将他的外伤、内伤全部治好后,你在一点一点的来激发他体内的能量,明白了么?”

    玄远不耐烦的道:“快点开始吧,难道我连这还不知道么?”

    教皇深深的看了阿呆一眼,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他闭上双眼,一手按在胸前,另一只手按在阿呆的额头上,高声吟唱道:“天地万物,万法归宗,神为宗祖,以神为尊,澎湃于天地间的神之力啊!以吾为媒介湛放吧。”金色的光芒从天而降,教皇微微仰头,金光正好射到他的眉心处,刹那间,教皇的全身都被浓厚的神圣能量包裹住,充满了澎湃的神圣气息,光芒一闪,金色的能量通过教皇按在阿呆额头上的手输入进他体内。阿呆的身体上渐渐的笼罩上一层淡淡的金芒,教皇突然将双手高高举起,仰面向天,高声吟唱道:“飞升于天际的治愈神光啊!在天神的怜悯之下,拯救世人吧。”教皇的双手亮了起来,祈神殿中央的半空中突然亮起一团白色的光芒,光芒越来越亮,将教皇、玄远和阿呆完全笼罩在内。

    祈神殿**云密布,所有在外的祭祀几乎都看到一缕白色的圣光穿透乌云从天而降,光芒不断向祈神殿注入着,澎湃的神力宛如神迹一般另人不得不升起虔诚的崇敬之心。祭祀们不约而同的念起了祈神咒,一时间,洪亮的吟唱声清晰的传遍整座教廷神山。

    玄夜正在房间内和自己的妻子娜莎一起静修,外面洪亮的吟唱声和澎湃的神圣之气将他们从冥思中惊醒,玄夜和娜莎面面相觑,娜莎道:“夜,教廷又出什么大事了,怎么这么多人在吟唱祈神咒?”

    玄夜皱了皱眉,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今天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啊!”

    娜莎有些担忧的道:“会不会是月月出事了,走,咱们快出去看看。”一提到女儿,连玄夜心中也不禁一乱,自从一年前玄月出关以来,虽然和他们夫妻每十天都能见上一面,但他们却感觉到,自己的女儿越来越无法看透了,玄月身上那神圣的气质越来越强,有的时候,连娜莎都不敢逼视她身上无意中散发出的神光,教皇并没有告诉他们玄月修炼到了什么程度,只是说,一切进度他都非常满意而已。之前不久,教皇曾经命令四大红衣祭祀和十二名白衣祭祀一起使用了天祈咒,直接轰入光明神殿之中,天祈咒可是教廷三大密咒之一,能够在瞬间凝聚庞大的神力为教皇所用,在天祈咒的聚能作用下,教皇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使出具有毁灭性威力的禁咒。那天在天祈咒用完之后,光明神殿始终在神圣之光的包裹下,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有玄夜夫妻隐隐感觉到,教皇用天祈咒聚能应该是和月月有关,昨天他们在见到玄月时问起此事,玄月却只是摸棱两可的告诉他们,是为了修炼需要。

    玄夜和娜莎出了房间,只见大部分祭祀都一边吟唱着祈神咒一边向祈神殿的方向走去,天空中的异像他们也看到了,别人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玄夜身为红衣祭祀当然知道这圣光代表着什么,他失声道:“这是天神恢复神愈术啊!父亲怎么会用这个魔法,这可是父亲单体能够使用的最强恢复魔法,其威力之大,只要尸体还没有冰冷,几乎都能救活过来。到底是谁受了重伤,竟然要父亲亲自施展神愈术来相救。”玄夜和娜莎都看出了彼此之间的担忧,两人几乎同时说道:“难道是月月?”一想到这身受重伤的有可能是自己的女儿,娜莎顿时大急,眼圈一红,飞快的向祈神殿跑去,玄夜心中的急切丝毫不下于她,赶忙跟上了妻子的步伐。

    玄月其实正在光明神殿中修炼魔法,外面的祈神咒吟唱声她也听见了,但她的心思全都放在自己的魔法修炼中,丝毫不理会外面的情况,依旧自我修习着。突然,玄月感觉到自己心头莫名的一痛,不禁皱了皱眉。自从接受过神的洗礼之后,她的心就一直保持着平和,神圣魔法突飞猛进,进步的速度连教皇都叹为观止,仅仅一年的时间,她的魔法水平就已经接近了白衣祭祀,在境界上甚至犹有过之。玄月用力的摇了摇头,心中说不出的烦闷,自己这是怎么了,自从刚才爷爷出去以后,自己就有些心绪不宁,现在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么?她径自走到神殿的大门前向外望去,清晰的看到天空乌云中直射祈神殿的神愈之光,皱了皱眉,喃喃的道:“是谁受伤了,爷爷竟然要用这么强的恢复魔法。这个受伤的人应该与我有关才对,否则不会影响到我的情绪,会是谁呢?是爸爸、妈妈?不,不会是他们,昨天他们才刚到这里见过我,爸爸说短时间内都不会离开教廷的,不可能会受伤的,那会是谁呢?”想到这里,玄月心中充满了疑惑,她想去探询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却又不敢走出光明神殿。在不久前教皇在四位红衣祭祀和十二位白衣祭祀的帮助下用天祈咒凝聚了庞大的神力灌注在光明神殿之中,爷爷叮嘱过自己,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离开这里一步,必须要等到七七四十九天后,自己利用着凝聚而来的庞大能量做完魔法实验后才能离开,否则,能量就白白凝聚了。爷爷对自己殷切的期望怎么能因为好奇而破坏呢?玄月深吸口气,转身走回天神雕像之前,盘膝坐下,继续修炼起来。原来,教皇之所以让众位高级祭祀用天祈咒向光明神殿凝聚神圣之力,就是为了帮助玄月修炼,魔法师的魔法力都是有限的,即使是教皇也不例外,要想练习魔法控制力,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深厚的魔法力做后盾。凝聚起的神圣能量正好能保证这点,使玄月修炼起来,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玄夜和娜莎赶到了祈神殿外,当玄夜看到岩石兄弟和两个精灵姑娘时不由得一楞,岩石兄弟正疲惫的坐在殿外的台阶上休息着,两名精灵脸上都流露出担忧之色。娜莎并没有见过岩石等人,见他们并不是教廷的祭祀装束,上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在祈神殿外?”

    岩力已经昏睡过去了,岩石也在勉强支撑着,虽然疲倦到了极点,但没有得到阿呆平安的消息之前,他又怎么能睡的塌实呢。听到娜莎的问话不禁清醒了一些,虚弱的道:“我们是和审判长一起来的,教皇大人正在救我们的兄弟。”

    娜莎一听教皇的神愈术不是用在自己的女儿身上顿时松了口气。但玄夜却紧张起来,他当然知道岩石所说的兄弟是谁,赶忙上前一步,急问道:“是阿呆受伤了么?”他猛然想起那天自己去见叔叔玄远时的情景,他们又说是审判长带来的,难道是叔叔把阿呆打伤了不成。

    岩石见到玄夜心中一凛,当初玄夜在天罡山上表现出的强大实力使他现在仍然心有余悸,点头道:“是的,阿呆伤的非常重。看在月月的份上,您一定让教皇救救他啊!”

    玄夜已经明白为什么父亲会不惜耗费能量使用神愈术了,阿呆对教廷的重要性他是非常清楚的,点头道:“你们放心吧,只要阿呆还有一口气在,教皇大人的神愈术都能将他拉回来。”他抬头看了看天空中渐渐淡化的白色光芒,道:“等下去吧,神愈术已经接近尾声了。”

    祈神殿内,阿呆的身体漂浮在半空之中,在他身体周围,围绕着一圈厚达三米的白色光芒,教皇不断的念动着一句句咒语,阿呆体内的经脉在神愈术的强大恢复力下渐渐的接合了,一股股庞大的能量充斥在阿呆体内,修复巩固着他身体的破损,阿呆的身体快速的恢复着。

    教皇对自己神愈术的效果非常满意,他清晰的感觉到阿呆每一处渐渐通畅的血脉,朝一旁的玄远微微点头。玄远飘身而起,看上去软绵绵的一掌轻拍在阿呆的丹田之上,金光一闪,带有强烈神圣气息的真气由丹田处冲入,迅速的融入到阿呆小腹的经脉之中,能量在经脉中不断游走,终于在丹田中央和阿呆的银色金身汇合了。这九天以来,银色金身凭借着自身强大的恢复能力,在自行运转下,已经恢复了大部分能量,这外来的能量一刺激,它顿时活跃起来,能量激发而出,光芒大亮之下,银色金身被重新激活了,澎湃的生生真气随着刚刚续接的经脉向全身流去。阿呆在空中的身体一震,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色,他刚刚接续的经脉还有些脆弱,被庞大的能量一冲,险些再次断裂。教皇瞪了自己的兄弟一眼,赶忙用剩余的神愈术能量护住阿呆体内的经脉,这才避免了他经脉再次破裂的危境。

    阿呆自身开始渐渐的散发出白色的光芒,脸上的神色也渐渐平静下来。教皇冲玄远道:“疏通他胸口处那团能量,小心些,只输入一点能量就行了。那股能量似乎不是他本身能够完全控制的,稍微激活一些,也许会对他以后有所帮助。”

    玄远恩了一声,再次跃起,右手食指激射出一道金光,电射在阿呆的胸口中央,澎湃的能量流淌而入,瞬间融入了他胸口处天罡剑圣所传的第二金身,第二金身微微一震,一直以来,阿呆都是在逐渐吸收它的能量,这次,一受到外力的刺激,第二金身顿时释放出一层金色的能量环,庞大的生生真气瞬间布满阿呆的全身,使他身体周围的白色光芒外又多了一层金色的能量。第二金身在散发出这股能量之后,依旧静静的悬浮在阿呆胸口之中,但它却有了变化,虽然不像银色金身是阿呆全身能量的来源,但随着他能量的活跃,阿呆今后继续吸收其能量就容易的多了。也只有玄远这种至纯的神圣能量能够将第二金身激活,而且他力量用的大小正好,如果能量小一些则起不到作用,能量大了更危险,也许会使第二金身那巨大的能量完全激活,那是阿呆还无法承受的能量。

    感受着阿呆身体的变化,教皇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冲玄远点了点头,用自身神力控制着阿呆的身体,使他落在祭坛之上。他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阿呆的情况,这才露出了笑容,“看来我的神愈术功效还是非常不错的,他的身体已经基本恢复了,只需要自身真气不断的调节,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恢复过来。就让他留在这里吧,在他体内经脉恢复正常之前不要动他,省得前功尽弃。”

    教皇和玄远一起走出祈神殿大门,看着门外围拢的神职人员,教皇肃然道:“大家都散去吧,神告诉我们,只有不断的苦修才能得到真知,去吧,神的孩子们。”神职人员们跪倒在地,又高声吟唱了一遍祈神咒,这才渐渐散去。

    星儿和卓云忧心冲冲的看着教皇,星儿焦急的问道:“教皇大人,阿呆哥哥他怎么样?”

    教皇看了星儿一眼,淡然道:“放心吧,他已经没事了,三天之内,一定会醒过来。”听到教皇的话,岩石心神顿时放松,也已经追随岩力之后,疲倦的昏睡在祈神殿外的台阶之上。

    玄夜恭敬的道:“教皇大人。”

    教皇答应一声,道:“玄夜,你在祈神殿里守着,阿呆在我的神愈术施为下,身体机能已经恢复了,不能让任何人打扰他,明白么?他醒了以后,你立刻来通知我。我有话要对他说。这几个孩子,我想他们不会愿意离开阿呆,就先让他们在祈神殿中休息吧,让人给他们送些吃的。”

    “是,教皇大人。”

    教皇看了一眼身旁又带上斗笠的玄远,道:“走吧,到我那里去坐坐。我们也该谈谈了。”

    玄远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但还是跟着教皇去了。

    落日帝国盗贼工会。

    “凤儿,这一年多以来,你都做了什么?我告诉过你多少回了,要想成为一名最强的盗贼,一定要保持一颗平常心,你以为你所做的一切我都不知道么?你所有的行动都在我的监视之中,你这一年多以来所做的一切,已经违背了一个盗贼的原则,从现在开始,我惩罚你闭关你一年。不许离开盗贼工会一步。你有疑义么?”

    灭凤面无表情的听着自己父亲的训斥,闭关一年么?那就闭关好了,自己的心绪已经乱了,希望这一年的时间能够让自己平静下来吧。

    见女儿没有回答,盗贼工会会长的声音柔和了一些,“孩子,我知道你想为你四叔报仇,但现在大陆上阴云密布,几年前的血**应该还记得吧,为了我们工会能够顺利的发展下去,我们必须保存实力,不能因为私人恩怨而对工会造成影响,从现在开始,我们要转入地下的地下,不能招惹任何一方的势力,一切保持低调,随大陆的情况而动,正是因为我有了这样的计划,才没有阻止你把应该传给杀手工会的消息毁掉,杀手工会那边越乱对咱们就越有利,那老家伙早有并吞我们之心,他以为我不明白么。对了,有件事你恐怕还不知道,据我们的人回报,你要杀的那个小子已经被教廷的人带走了。”

    灭凤心中一惊,皱眉道:“被教廷的人带走了?”

    “恩,而且好象还受了重伤,回报的人说他就算不死,恐怕也会残废,他必定和教廷有着什么联系,说不定,他本身就是教廷中人。否则,他为什么一直要与落日帝国的黑暗势力做对呢。以后不要再想你四叔那件事了,这也算是你间接的报了仇。好了,你下去吧,我刚才说的话你要记住,一年内,绝不许离开工会一步。”

    “是,会长。”答应一声,灭凤转身向外走去,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阿呆重伤的消息后,灭凤心中莫名的一痛。

    教皇和玄远回到自己的寝室,随手布下隔音结界后,这才对玄远道:“兄弟,你对阿呆这孩子怎么看?月月说,他就是神逾的救世主,你觉的有可能么?”玄远坐在椅子上,淡淡的说道:“他是不是救世主我不清楚,我知道的是,就算天罡剑圣在他这个年纪,也绝对没有他这样的身手。如果我猜的不错,他那招什么雷电交轰一定是天罡剑圣教的,也只有那个变态的老家伙能研究出这么厉害的绝技。你没看到,当时那情景,就像发动了禁咒似的,我已经尽全力防御了,还险些挂掉,只要我的护身斗气再弱一点,恐怕,就不止头发和胡子没有这么简单。他本身的斗气非常浑厚,至少相当于我六成功力以上,甚至更高。”

    教皇沉吟了一下,瞥了玄远一眼,脸上带着丝微笑,道:“那这么说,这个阿呆还真的有可能就是救世主转世了。真想看看当时你被他那雷电交轰打中是什么样子。”

    玄远不满的哼了一声,道:“你看我干什么?又本事等他醒了,你也试试被雷劈的滋味。到现在我手脚还有些发麻呢。这小子的事我不管,反正他是天罡剑圣的徒子徒孙。我对那两个光头的小子到有点兴趣。他们的天赋虽然比不上阿呆,但性格坚忍,很何我意。”

    教皇眼中一亮,道:“怎么,你也想收徒弟了么?我还以为,你想把自己这身本事带到棺材里去呢。”

    玄远微怒道:“什么棺材不棺材的,你死了我也死不了,别忘了,我才八十多岁而已。”

    教皇道:“好,你还年轻,行了吧。”他神色一整,道:“这次你把阿呆带回教廷,做的很好,既然他有可能是救世主,那我们就一定要拉拢他,最起码,他也是一个功力高深的武者,如果他肯加入教廷,对我们会非常有利的。”

    玄远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你想的到不错,恐怕没那么容易吧,那小子可是天罡剑派的人,天罡剑派和我们教廷向来不来往,你以为他会冒着被天罡剑圣逐出师门的风险听你调遣么?我看你还是别想了。”

    教皇眉头微皱,道:“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尽力试试吧,至少不能让他成为教廷的敌人,至于以后的一切,顺其自然也就是了。”他脑中突然闪现出玄月的身影,据玄夜汇报,自己的孙女和阿呆的关系可很不一般,为了教廷能够继续在大陆上生存下去,说不得,今后有可能还要利用这层关系了。

    三天后,神圣教廷祈神殿。

    阿呆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全身不断传来的酸痛使他难以移动,体内的生生真气似乎在自动循环着,全身的血脉有些僵硬,随着意识越来越清醒,阿呆不但渐渐掌握了身体的控制权也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他猛的睁开眼睛,大喊道:“大哥,姐姐,星儿妹妹你们快跑啊!”强烈的恐惧感充斥着他的胸膛,他猛的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阿呆,你终于醒了。”岩石兴奋的声音传来,阿呆这才看清周围的一切,自己竟然身处在一个宽阔无比的大房间之内,在自己身旁,围着岩石兄弟、卓云、星儿,还有玄夜和一个身穿金色祭祀袍头带金冠的老人。看到岩石他们没事,阿呆顿时松了口气,喃喃的道:“我,我这不是在做梦么?”岩石一把拉住阿呆的手,哽咽道:“兄弟,你可吓死我了,你要是死了,大哥也一定会追随你而去的。”

    看着岩石真挚的表情,阿呆心中一暖,微笑道:“大哥,你看,我这不是没事么?这,这是哪里?玄夜叔……祭祀大人,怎么会在这里。”

    教皇先前算到阿呆大约会在这时醒来,所以提前来到祈神殿中,他微微一笑,道:“因为,你现在就在神圣教廷的祈神殿中。”

    岩石赶忙把阿呆昏迷后发生的事简短的说了一遍,听完他的叙述阿呆才明白过来,挠了挠头,苦笑道:“审判长试探我直说不就行了。何必那么认真,教皇大人,谢谢您救了我。”

    教皇微笑道:“这本来就是我们造成的失误,如果审判长他不试探你,你也不会受此重伤了,为你治好也是应该的。何况,没有你本身那醇厚的真气做保证,我也没有办法啊!怎么样,现在你感觉还正常么?”

    阿呆眼中流露出感激的目光,从祭坛上跳下来,活动了活动身体,道:“谢谢您,除了身体还有点虚弱以外,已经基本好了。”

    教皇点头道:“虚弱是正常的,你一直都是依靠体内的真气维持着生命,十几天没吃东西了,怎么会不虚弱呢?好了,玄夜,你先带阿呆吃点东西,让他好好休息一下,等明天我再找他聊聊。”玄夜赶忙恭敬的应了一声。

    看着教皇和煦的笑容,阿呆心中一暖,眼眸中流露出尊敬之意。看着他的表情,教皇知道,此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冲阿呆点了点头,光芒一闪,消失在大殿之中。

    教皇离开了,玄夜冷着脸看了阿呆几眼,阿呆本来相貌就很一般,此时剃了光头,看上去就更加土气了,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他真想不通,当初自己的女儿为什么会看上他,还好现在月月已经把他忘了。淡然道:“跟我走吧。我带你们去休息。”

    玄夜带着五人来到了教廷神山中专门为宾客设置的雅轩,给阿呆他们安排了三间房,岩石兄弟这两天一直没有塌实的休息过,此时确认阿呆没事了,钻到自己房间内就睡着了。卓云和星儿的体力也透支的很厉害,虽然星儿还想多陪阿呆一会儿,但卓云怕她能量耗损过大,使精灵王血脉更加削弱,强行拉着她返回房间之内冥思去了。

    玄夜将阿呆带到他的房间后,命令手下人给阿呆拿来一些流质的食物,“好了,你吃点东西,先休息吧,明天我再带你去见教皇大人。”说完,转身就向外走去,也许是因为当初在天罡山上所受的侮辱吧,就算阿呆真的是救世主,他心里也无法产生一丝好感。

    “玄夜叔叔。”阿呆有些焦急的叫住玄夜。

    玄夜背对着阿呆,冷声道:“别叫我叔叔,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或者叫我玄夜祭祀。叔叔二字我可当不起。有什么事就说。”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