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雷电交轰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玄远在看到这个光球的时候,脸色顿时变得异常严肃,虽然只一个光球,但它却好象吸收了周围空气中所有的能量元素,在几十米范围之内,竟然形成了一个带有庞大吸扯力的力场。玄远硬生生的止住了自己前冲的身形,脸色凝重的注视着面前这个逐渐靠近自己的力场,他已经没有时间惊讶了,再也顾不得保留实力,身上的金色斗气光芒大放,他双手不断幻化出千变万化的手势,一层层金色的波动在他身前不断的凝聚着。玄远嗔目大喝道:“神波荡海。”金色能量骤然在他身前凝聚,随着他双手的推出,澎湃的金色能量如同海浪般向阿呆发出带有轰鸣声的光球扑去。阿呆凭借着自己仅存的意念勉强控制着自己发出的能量。

    当金色的海浪碰到淡绿色光球的时候,那庞大的吸扯之力,竟然将部分金色能量吸收到自己周围,在淡绿色光球外形成了一个金色的光环。阿呆低声沉喝道:“雷电交轰,破——”在他的呼喊之下,淡绿色的光球快速旋转起来,吸扯之力猛然大增,阿呆充满期待的注视着天空。终于,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原本晴朗的天空在瞬间之内竟然阴暗了下来,一片不算很大的乌云笼罩在众人上空,突然,天空中响起一声滚雷,一道刺目的蓝色闪电骤然而下,准确的轰击在淡绿色光球之中,庞大的能量骤然爆发了,雷电交轰成功的引来了真正的天雷。轰然巨响声中,所有人都暂时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玄远第一个清醒过来,在天象出现的时候,他就发现不妙,迅速将自己发出的神波荡海能量完全收缩,护在身体周围,同时催动起体内剩余的全部能量,形成一层厚实的护体斗气。他是整个风暴的中心,在轰然巨响声中,他的听觉和视觉暂时的消失了,剧烈的震荡使他的身体如同大浪中挣扎的小舟一样,不断的飘荡着,护体的斗气迅速的消失着,当爆发的能量达到极限时,他暂时失去了知觉,直到此刻才完全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堂堂的神圣教廷审判所审判长竟然扑跌在地,身上的白袍大部分地方已经变成了焦黑,头上那些自己引以为豪的银白色长发根根竖立,大部分都已经烧焦了,下颌的胡须更是点滴皆无,阵阵刺痛不断从身体各个部位传来,有生以来,他第一次变得如此狼狈,体内的真气残存无几,全身酸软的用不出力量。

    雷电交轰的威力,根本不是天罗地网可以同日而语的,即使是天罡剑圣运用此招,也要耗费接近四成的功力,当然,他用出的雷电交轰自然要比阿呆的威力大的多了。雷电交轰和另一招绝学都是天罡剑圣在晚年领悟出来的,其最神奇的地方就在它是利用天地间存在的能量加上自身的功力而来,威力之大,连天罡剑圣自己都不敢轻用。天罗地网只是天罡剑圣根据阿呆当时的状况,临时想出的一招利用生生变攻敌的招数而已,和雷电交轰相比,简直是天差地远,当时天罡剑圣并没有向阿呆解说清楚,只是将三招的修炼方法传授给他。这雷电交轰是天罡剑圣在无意中领悟的。因为天罡山海拔极高,当雷雨发生的时候,天罡剑圣曾经亲眼目睹一道巨雷将天罡山脉的一个小山峰给炸平了,那种大自然的力量让天罡剑圣大为吃惊,于是,经过近十年的冥思苦想,他终于研究出如何利用自己本身的斗气引来天雷。雷电交轰的原理非常简单,就是利用阴阳相吸的方法,以生生变的方法催动至阳至刚的生生真气发出一个蕴涵着庞大能量的能量团,再以同样的功力变换出一道细小的能量片,两者相互发生剧烈的摩擦后,就会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力,形成一个阳雷。只要功力够深,发出的阳雷有足够的吸力,自然就能引来天上的阴雷,阴阳相交,所爆发出的破坏力之大,连当初创出此招的天罡剑圣也是叹为观止。自身制造的阳雷能量越大,所引来的阴雷自然也就越强,雷电交轰的威力自然会随之增加。在天罡山上的时候,阿呆和天罡剑圣学习此招之后,实验了不知道多少回,阳雷他是做出来了,但从来都没有成功的引来阴雷。天罡剑圣曾经告诉过他,一旦阴阳双雷碰撞,一定要立刻远离,否则会同样被波及的,爆炸的能量可不会分清敌友,如果他能将生生变修炼到最高层次,幻化出金色的固态能量形成金雷银电,再用出此招,其威力之大,绝不在魔法中的禁咒之下。

    阿呆今天之所以能用出威力强大的雷电交轰,固然和他平日里刻苦的修炼有关,但玄远对他的刺激也是激发他得以突破的源泉,虽然阿呆突破生生决最后一重还需要时间,但用出了真正的雷电交轰,已经使他的武学层次远远超过了先前。

    玄远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不断的喘息着,四十岁以后,他还是第一次受伤,而且竟然伤的如此之重。他从怀中掏出一颗金色的丹药塞入自己口中,在教廷炼制的神丹帮助下,终于舒服了许多。他茫然四顾,发现以自己为中心,方圆五十米之内竟然完全变成了一片焦土。四名圣审判者以及被禁制住的岩石等人虽然距离风暴的中心比较远,但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创伤,尤其是四名圣审判者,他们为了护住岩石等人,功力大损,和岩石等人都跌倒在地,尚没有爬起来的能力。

    玄远向阿呆的方向看去,只见阿呆所靠的那棵大树只剩下一堆焦碳,他身上的衣服完全消失了,黑色的长发变成了一堆碳灰,脸也是黑黑的,软倒在地生死不知。玄远暗暗苦笑,自己只是想试试他的能力有多大而已,没想到他竟然用出一招连自己都无法抵挡的招数,到现在为止,自己还没有弄清楚,他所谓的这雷电交轰到底是武技还是魔法。

    此时,四名圣审判者和岩石等人也先后爬了起来,每人都是一身狼狈,岩石等人身上的禁制已经在庞大的雷电交轰中消失了,当他们看到阿呆的情况时,不由得同时惊呼出声,岩石怒视着站在原地的玄远,他想替阿呆报仇,但他们都在雷电交轰中受到了重创,能维持走路已经很不错了。岩石兄弟和卓云、星儿一步步向阿呆走去。玄远并没有拦阻他们,他在不断的催动自己的真气修复着受损的经脉。

    岩石他们终于走到了阿呆的身旁,看着阿呆一脸焦黑全身毫无生机的样子,岩石全身一软昏倒在阿呆身旁。

    星儿和卓云由于刚才在最后面,所以受到的创伤也最轻,尤其是星儿,精灵王血脉的能量再一次保护了她,她扑倒在阿呆身上放声痛哭,在这一刻,她突然感觉到,阿呆对自己来说是那么的重要。如果没有他,自己恐怕还在日落城被监禁着,甚至有可能因为失去精灵王血脉而对精灵族造成致命的打击,一个多月的相处,阿呆的善良质朴以及舍己为人的情操深深的打动了这位小公主的心,她不断哽咽的哭泣着,晶莹的泪水不断流淌而下,滴落在阿呆脸上。突然,星儿感觉到自己身下的阿呆似乎仍然有着微弱的心跳,顿时大喜过望,赶忙吟唱道:“以精灵王血脉为引,世上万物的生命源泉啊!我请求您,拯救眼前的生灵吧。”一股淡绿色的光芒从星儿的小手中流入阿呆的身体,在绿色的光芒包裹下,阿呆的心跳渐渐的清晰了,发出了微弱的呻吟声。

    卓云和岩力见状大喜,岩石赶忙将自己剩余的真气输入到阿呆体内,而卓云怕星儿能量消耗过大,赶忙替下了她。

    在阿呆使出雷电交轰的时候,他也没想到这个绝招的威力竟然会如此之大,阴雷和阳雷碰撞的瞬间,他内心深处产生了强烈的恐惧,那庞大到无可抵御的能量骤然散发,他是除了玄远以外,离这个能量爆发中心最近的人,但是,他又没有玄远那强大的功力来保护自己。在生死关头,阿呆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神龙之血,勉强念了一个最简短的防御咒语,蓝色的光晕闪动,护住了他的全身,但是,如此微弱的防御怎么能抵挡住肆虐的雷电之能呢,那单薄的防御魔法几乎瞬间而破,就在阿呆以为自己要命丧之时,左手上带着的下级神器守护之戒再次挽救了他的生命,白色的光晕前所未有的强大,将他的身体完全包裹住。但是,阿呆并不清楚守护之戒的用法,根本无法完全发挥出它的能力,守护之戒自然产生的防御力还不足以抵挡雷电的肆虐,阿呆的身体还是受到了重创,全身焦黑的失去了知觉。强力的电击麻痹了他的心脏,在迷幻之森中所吃的往生果发挥出了全部的效力,阿呆体内的器官虽然暂时失去了功效,但庞大的生机还是硬生生的将他的生命拉了回来。经过星儿那充满生机的精灵魔法滋润,和岩力的斗气灌注,他总算拣回了一条性命。

    此时,玄远也已经调息的差不多了,他托着全身疼痛的身体,缓缓的来到了阿呆等人身旁。岩力一看他过来,顿时怒喝道:“你来干什么?你个老怪物,想杀,就先杀了我吧。”说着,挺起自己坚实的胸脯,毅然挡在阿呆面前。

    玄远苦笑一声,全身的疼痛使他的面部有些痉挛,勉强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杀你们了。这小子死了没有?”

    岩力大怒道:“你才死了。不,你死一百回,阿呆也不会死的。”

    此时,玄远已经没有心情和岩力制气了,他皱眉道:“没死么?那就还有希望。把这个给他吃了,你们也一人吃一颗。”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五颗清香扑鼻的金丹。这些金丹是非常珍贵的,是教廷通过自己的影响力,按照上古配方收集上百种珍贵药材经过长时间炼制而成。只有教廷的重要人物才会配有,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功效,即使像圣审判者这样的级别,每人身上也只配有一颗而已。玄远身为教廷的审判长,当初在教皇给他十颗疗伤金丹的时候,他还扑之以鼻的不想收,是教皇勉强才塞给他的,没想到今天到起了作用。

    岩力毫不领情的冷哼道:“打不过我们阿呆,就想用毒药来害我们么?别做梦了,我们才不会吃你的东西。”

    玄远皱了皱眉,道:“如果你不想他死,就按照我的话去做,虽然我现在身受重伤,但杀你这样的,还用不着使毒。实话告诉你,我是教廷的人。此来,只是想试试这小子的功力而已,并非想杀你们,也不是你们的敌人。谁知道这小子这么变态,居然用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招数。”

    岩力一楞,道:“什么?你是教廷的人?我们在落日帝国已经够倒霉的了,你们教廷居然还来插一手。什么距离天神最近的人,我看,你们就是一群吃闲饭,什么都做的神棍。”他嘴上虽然这样说,但从玄远先前的表现看,他知道,玄远并没有撒谎,他那充满神圣气息的功力,也只有教廷中人才有可能具备。岩力一把抓过玄远手中的五颗丹药,先塞到自己嘴里一颗。金丹入口既化,嘴里充满清香,一股暖流从丹田升起,他顿时觉得全身舒服了许多。将真气运行一周后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这才将其余的金丹分给阿呆等人。

    吃过金丹之后,阿呆和岩石都显得平静了许多,岩石的气息平稳了,伤势在药力的作用下快速的恢复着,阿呆虽然仍然昏沉着,但他的心跳却有力了许多。玄远见他们的形势稳定住了,转身走回了四名圣审判者之中,五人一起坐在地上,打坐调息。

    当夜幕降临之时,除了阿呆,其他人的身体状况都恢复了许多,听了圣审判者开迪的解释,众人对玄远几人的敌意减轻了不小。

    玄远自从入定以后,就从没说过一句话。玄远盘坐在离众人不远的树下,心中暗想,虽然身体已经恢复了,但头发和胡须都被雷电轰没了,他只得将头上剩余的长发完全用斗气剃掉,这个样子要是被自己那个教皇哥哥看到,还不知道要怎么取笑自己呢,堂堂的教廷审判长居然变成了光头,简直是……,都怪这个叫阿呆的小子,竟然弄的自己如此狼狈,真想和他再打一场,自己全力攻击,他恐怕根本用不出那个损人不利己的招数。但是,过去了一天,那小子还没有清醒,自己又怎么再和他过招呢?虽然他死不了,但等他醒过来,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算了,自己就帮帮他吧,回去也好向教皇交代。想到这里,他站起身,走向阿呆。

    岩石警惕的看着走过来的玄远,疑惑的问道:“你想干什么?”看着玄远的光头,岩石险些笑出声来,玄远原本沉凝的气质全被现在的光头形象给破坏了,看上去到是和自己兄弟差不多,大小三个光头倒也有趣。

    玄远没好气的瞪了岩石一眼,道:“这小子老不醒,谁有工夫跟他耗在这里,我看看能不能让他清醒过来。”

    岩石皱了皱眉,闪开身,玄远走到阿呆身旁,他拉起阿呆的手,按在阿呆的腕脉上,将自己的神圣斗气输入到阿呆体内。一会儿的工夫,玄远不禁眉头紧锁,阿呆的身体比他想象的还要糟,体内的经脉被破坏的七七八八,有的经脉甚至断成数截,怪不得他醒不了。如果不是他体内勃勃生机维护着经脉的一丝连续,恐怕就算保住性命也会成为一个废人。

    岩石看着玄远沉重的脸色不由得心头一沉,问道:“那个,那个什么长,我兄弟他怎么样了?”

    玄远瞪了岩石一眼,道:“傻蛋,是审判长。你兄弟他如果十天之内得不到有效的治疗,就废掉了。”

    岩石大惊失色道:“你说什么?说清楚了,什么叫废掉了?”

    玄远哼了一声,道:“他用的那个什么雷电交轰过于霸道,结果玩儿火自残,体内百分之三十的经脉完全被震断了,而且有很多都是非常重要的主干经脉。难道你没察觉么?”

    岩石一楞,失声道:“不可能的,昨天不是还好好的。”

    玄远皱了皱眉头,道:“昨天恐怕他的经脉就已经受到了重创,只是由于破损的静脉完全僵硬了,一时间还没出现什么强烈的反映,所以你们才会没有发觉。现在,他体内的经脉断裂了许多,如果不是靠澎湃的生机支撑着,恐怕现在已经死了。所以我说,十天之内必须修复他的经脉,否则,长时间体内气流和血脉运转不通,他不死也会变成残废。”

    听到玄远的话,众人都围了上来。突然,岩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虎目通红的看着玄远,道:“审判长,我知道您一定有办法救我兄弟的。求求您,帮帮他吧。您不是也不想看他死么?只要您能让他恢复正常,我岩石就算做牛做马也会报答您的。”

    岩力、卓云和星儿也全都跪了下来,四人的眼中都流出泪水,阿呆为了他们付出的太多了,彼此之间深厚的感情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就算现在让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回阿呆的,他们也会毫不犹豫。

    玄远看着跪在地上的四人,叹息一声,道:“你们都起来吧,这也要怪我,将他逼的太深了,他才会用出如此强大的攻击,不过,他确实是个好孩子,直到最后他都没有使用过冥王箭。对手难求,他年纪如此之轻就能有了现在的成绩很不容易,我也不想让他就这么死去。不过,我并没有救他的能力。他的经脉根本不是真气可以修复的,只有教廷的神圣魔法才有可能治好。这样吧,我再喂他吃一颗金丹,然后立即上路,回到教廷之后,我让那些红衣祭祀们想想办法,他们的光系魔法造诣应该可以将他救回来。”

    岩石四人赶忙道谢,即使有一线希望他们也会去努力,最起码现在阿呆还有恢复的机会。

    众人收拾停当,玄远的功力最高,他亲自背负阿呆,用自己强大的神圣斗气和金丹暂时稳住了阿呆的伤势,一行十人,朝着神圣教廷的方向飞速而去。

    日落城在整片天元大陆的最西边,而教廷在大陆的中央,一般人即使快马加鞭,也需要二十天以上的时间才能赶到。玄远等人毕竟都是功力深厚的武者,他们按照地图,尽量保持直线向教廷而去,遇山翻山,遇河强渡,每天几乎之休息三、四个小时,用了九天的时间,终于进入了神圣教廷地界。

    这九天以来,最轻松的倒要数卓云和星儿了。不论什么地形,她们都可以凭借自己的翅膀飞过,而且,不断的经过森林、湖泊,她们吸收着天地自然之气,倒也并不觉的疲倦。但是,却苦了岩石兄弟,本来速度就不是他们擅长的,但玄远似乎有意为难他们似的,毫不减速,每天都要奔驰数百公里的路程。为了阿呆,岩石兄弟一直咬牙苦忍着,九天之中,他们的脚早已经长满了水疱,体力严重透支,但他们却从没有叫过一声苦,始终没有落于人后,终于跟着玄远来到了神圣教廷。他们的表现看在玄远眼内,他不由得暗暗点头,这两兄弟的资质虽然只是中上,但他们坚毅的性格和对兄弟之情的执着,却让玄远欣赏不已。

    “时间还来的及,咱们走慢一些吧。这小子的伤势并没有恶化。”玄远淡淡的说道。

    岩石和岩力不断的喘息着,岩石气喘吁吁的道:“我,我们不累,审判长,咱们快走吧,早一点到教廷,我阿呆兄弟恢复的可能性就会大一点。”

    玄远瞥了他一眼,道:“你不累,我可累了,你们只是空着手跑,没见我还要背着一个人么?好了,别说了。用不了多久就到教廷山了,误不了你兄弟的。”

    又过了半个时辰,众人终于来到了教廷山上,谁也没有心思欣赏周围的美景,跟着审判长玄远直接来到教廷的祈神殿之中。祈神殿只有教廷高级人员议事的时候才会用到,此时正直中午时间,空挡的大殿内一个人也没有。

    玄远将阿呆放在祭坛上,转身吩咐手下的四名圣审判者道:“开迪,你去向教皇汇报,就说我回来了,让他到这里来一趟。然后你们就下去休息吧,这一年多来,你们也辛苦了。”

    “是,审判长大人。”四名圣审判者化为四道流光消失在大殿之内,玄远小心的探询着阿呆的经脉,还好,九天的奔波并没有让他的伤势恶化,但九天粒米未进,以他体内的生机也无法克制自己体内机能降到了最低点,如果三天之内不施以有效的救治,恐怕阿呆就要魂归极乐了。玄远并没有告诉岩石等人,他用的这种压制阿呆伤势的方法,也彻底断绝了阿呆的退路,虽然这种方法使阿呆保留了一丝恢复的希望,但如果不能完全恢复,生命潜力用尽的他,连选择残废的可能都没有。

    岩石四人围在祭坛旁边焦急的等待着,看着玄远似乎并不着急的样子,岩石不禁问道:“我说审判长,您有把握让阿呆恢复么?”

    玄远摇了摇头,淡然道:“没把握。不过,如果连教皇也治不好他,恐怕大陆上将没有任何人能做到。他只有死路一条。”

    神圣的气息突然传来,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现祈神殿中央的祭坛之前,那澎湃的神圣能量使岩石四人产生一种崇敬的感觉,下意识的低下了头,不敢正视来人。

    正在指导玄月修炼的教皇接到圣审判长的通知后立刻用自己的神圣魔法挪移而来,当他看到自己的兄弟玄远时不禁一楞,玄远的装束虽然和平时一样,但头上却多了一顶大斗笠。

    玄远淡淡的道:“教皇大人。”

    教皇恩了一声,问道:“审判长,你怎么想起带帽子来了,以前我可没记得你有这个习惯。”

    玄远表面非常镇静,淡淡的说道:“外面太阳晒,带个帽子省得变黑了。”

    教皇又是一楞,脸上流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扫了岩石四人和祭坛上的阿呆一眼,“他们是什么人,我可是第一次见你带外人回来。”

    阿呆皮肤上的焦黑虽然已经去掉了,但头上的黑色长发却无法恢复,也许是玄远为了报复,将他也和自己一样,剃成了光头。阿呆脸色苍白的躺在那里,教皇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个少年身受重创,性命垂危。

    玄远道:“教皇大人,还要麻烦您救救他,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小子。”

    教皇心中一惊,皱眉道:“怎么,你打伤了他,我不是跟你说过,只是让你去试试他的功力么?你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下手还不知道轻重。”

    玄远一想起那天的情景,就气不往一处来,冷哼道:“你要弄清楚,他可不是我打伤的,而是他自己伤的自己,不信,你可以问问他这些朋友。”

    教皇看了岩石四人一眼,他知道,自己这个兄弟虽然脾气怪异,但却从不说慌,他走到阿呆身旁,捏起他的腕脉,神圣的能量在他的刻意催动下探询着阿呆的身体。淡淡的白色光芒将阿呆的身体包裹在内,岩石四人不禁上前一步,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焦急的看着。

    半晌,教皇松开阿呆的手,脸上流露出一丝惊骇的神色,喃喃的道:“不可能啊!按说他应该死了才对,怎么还活着。”

    听了教皇的话,岩石全身一震,差点摔倒在地,也顾不上对方是什么身份了,焦急的恳求道:“教皇大人,求求您,救救我兄弟吧。”

    教皇抬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思索了一下,问道:“你放心,就算你不求我我也会救他的,我问你,他以前是不是吃过什么天材地宝之类的东西?你们把他受创的经过详细的说一遍,我才好选择救他的方法。”

    岩石摇了摇头,道:“他吃没吃过什么我不知道,那天,审判长他突然出现……”当下,岩石将自己看到的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听完他的叙述,教皇脸色大变,凝神注视着阿呆目光连闪。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兄弟的功力高低,而这个年纪不过二十的青年,居然可以引动天象攻击,除了教廷最高级的神圣魔法以外,他还没听说过有类似的魔法。而阿呆用武技居然做到了。他将目光从阿呆身上转向玄远,似乎在等着他证实岩石的话。

    玄远哼了一声,他知道自己的样子早晚会被教皇看到,一把拉下自己的斗笠,道:“看什么看,有本事,你接一次他那个什么雷电交轰,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我不信你能比我好多少。”

    教皇看到自己兄弟的头发和胡子都没有了,甚至连眉毛也只剩下几根,楞了一下,他又看看重伤的阿呆和岩石兄弟不由得放声大笑,“啊!兄弟,你,你怎么变成了一颗没有壳的鸡蛋。你们四个都一样,到像是一家人了。难道你收了他们做徒弟不成。”

    玄远老脸一红,恼羞成怒的道:“你哪儿那么多废话,你救不救他,要是不救,我干脆一掌劈死他,让他死个干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