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悬殊之战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岩石这才发现,手中的手绢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干笑两声,道:“是,是,我一定洗干净再还给你。”

    卓云白了他一眼,飘飞而起,落在星儿身旁,念动精灵咒语,大树上的树枝加速生长起来,很快增长的树藤围绕着星儿睡下的地方组合出一个小小的房间,虽然四处漏风,但从外面看,却很难发现里面有人。卓云从缝隙中钻了进去,突然又伸出头来,冲岩石道:“走的时候叫我们一声,我要利用这里的生机和灵气帮公主殿下恢复一些能力,这样她的精灵王血脉也能多坚持一段时间了。”说完,嫣然一笑,才又钻回到树屋之中。淡淡的绿色光芒从树屋的缝隙中隐隐透出。

    岩石的眼中满是刚才那卓云的最后一笑,不禁有些痴了。

    “咳、咳——。”岩力的咳嗽声将岩石从呆滞中惊醒,他一脸坏笑的道:“大哥,人家都进去了,你还看什么看。”

    岩石老脸一红,瞪了岩力一眼,想用手去敲他的大头,却被笑着他躲开了。岩石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悬挂在大树上的树屋,这才坐在大树下面调息起来。众人之中以岩力的消耗最小,守卫的任务自然由他来担当了。

    三个小时以后,黎明的曙光出现,火红的太阳从东方的地平线冉冉升起。在距离阿呆等人休息的地方不远处,五道身影凭空出现,他们的出现,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其中四人,身穿金色长衫,每人背后,都背着一柄三尺六寸长的长剑。这四个人看上去都在四十多岁,表情木然,身上隐隐散发着淡淡的神圣气息,他们,正是神圣教廷派遣而来的四名圣审判者。在四人中央,一个衣着朴素的白衣老者负手而立,凝望着数百米外的阿呆等人,从表面来看,这个老者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但他嫩如婴儿的皮肤却显示着他的不同寻常,他,正是从教廷而来的审判所审判长玄远,他刚刚从教廷赶到这里与四名圣审判者汇合,之所以现在才来,是因为他一直在修炼一门绝技,最近才刚刚有成,闭关一结束,他就急匆匆的离开教廷,他非常想看看,这个让教皇推崇倍至的少年,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

    玄远的目光落在远处的阿呆身上,淡淡的道:“他就是教皇陛下所说的人么?”在他身旁的圣审判者开迪点头道:“是的。我们一直监视着他们,直到您的到来。他们刚刚从日落城出来。就像上次我们回报的一样,他们的目的就是拯救出在落日帝国的精灵。不知道那个叫阿呆的少年用了什么办法,在一个多月前,竟然召唤出了精灵族的高手,一起夜袭落日帝国皇宫,令我们万分惊讶的是,他们竟然毫发无伤的从落日帝国皇宫中冲了出来,并救出了一名精灵。那些被召唤出的精灵高手没过多久就消失了。我现在很疑惑,难道这个孩子真的会传说中的召唤魔法么?否则,他凭什么能先后召唤出巨龙和精灵。就在昨天晚上,他们才刚刚从日落城中逃出来。阿呆所表现出的实力已经在我之上,他以一人之力,和日落城数十名一流高手对抗达二十分钟之久,最后在离开的时候才被一个很强悍的火系魔法所伤。他用的斗气很奇特,竟然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将斗气变形,能够随心所欲的幻化出各种形态来攻击敌人,威力非常之大。在对抗那些高手的时候,他就是凭借幻化出的两面巨盾才抵挡住众多高手的围攻,给自己的同伴制造了逃跑的机会。”

    “斗气变形?”玄远心中不禁有些疑惑,斗气变形他也可以做到,但要说随心所欲可就不那么容易了。他冷哼一声,道:“希望这小子不要让我失望吧。”眼中寒芒闪过,玄远飘身而起,像一片没有重量的羽毛一样朝阿呆等人休息的地方飘去。他眼底的寒芒使四名圣审判者心中同时一寒,这样的目光以前他们曾经见过四次,那四次,所有的敌人无一例外的都死在他们的审判长手中。

    岩力正坐在地上摆弄着自己的两柄战斧,突然,一股危险至极的气息从天而降,庞大的压力令他心神大震,腾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双斧一护头顶一护胸口,谨慎的向危险气息的来源看去。一个淡淡的身影飘飞而至,他的速度似乎很慢,但转瞬间却已经到了自己面前。那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但他的容貌却像三十许的年轻人,红润的面庞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冷笑,无形的压力令岩力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玄远看着面前这身材不高的战士,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缓缓抬起右手,也不见他作势,一股看上去异常柔和的白色光芒透掌而出,向岩力袭去。岩力吃了一惊,斗气一般都是蕴涵在兵器或者拳脚之内,凭借其强大的力量来作出攻击的,像阿呆那样将斗气幻化成兵器的几乎没有。而用斗气直接攻敌的情况他只见过阿呆的天罗地网。这种攻击方式,是非常耗费自身能量的。他大喝一声,双斧带起澎湃的黄色斗气骤然下挥,向对方发出的斗气劈去。白色斗气虽然看上去很柔和,但当岩力平日无坚不摧的战斧劈上它时,他惊讶的感觉到,自己似乎劈入了一团棉花之中,丝毫没有着力之处,双斧重重的劈在地面上,轰出两个深坑。此时,用力过度的岩力已经没有闪避的时间了。如梦似幻的白色斗气已经飘到了他身上,柔和的能量包裹住他,岩力突然感觉到,自己竟然没有一丝反抗的能力,全身都变得酸软了。

    玄远大袖一挥,白色的斗气一闪而逝,岩力敦实的身体顿时飞了出去。

    玄远的到来,同时也惊醒了岩石,他赶忙收功。岩力和玄远交手的情况他完全看在眼内,见兄弟被震飞,赶忙飞身而起,将岩力接了下来。当他接触到岩力的身体时,全身大震,一古带着旋转之力的柔和气劲带动着他的身体连转了三个圈才稳住。

    玄远站在原地并没有移动,淡淡的说道:“恩,根基还不错,可惜火候太差,修炼又不得法。”

    岩力从自己兄长身上落下,他惊魂未定的看着面前的老者,以他暴躁的脾气,竟然也不敢再冲上前,这白衣老者带给他的是绝对的震撼。还从没有任何人能够如此轻易的将自己解决掉,他清楚的知道,如果白衣老者想杀他,刚才最起码有几十次机会。

    岩石紧张的看着面前的老者,偷瞄一眼背后的阿呆,众人中功力最高的阿呆仍然处于物我两忘的静修之中,看上去一时半会儿还醒不过来。面前这个老者不知道是敌是友,他试探着问道:“老先生,我们好象和您并没有瓜葛,为什么您会向我们出手。”对方所表现出的强悍实力,使他的语气变得非常客气,同时,岩石也小心的戒备着,他暗下决心,如果这个老者的目标是阿呆,那他只有踏着自己的尸体过去才行。

    四名圣审判者落在玄远身后,他们静静的站在那里,虽然身上的气势收敛了许多,但还是让岩石兄弟心中一阵发虚,一个白衣老者已经如此厉害了,又来了四个高手,这些人绝不是他们所能对付的。

    玄远傲然道:“我出手,从来不需要理由。你不用担心,我是从来不会趁人之危的。你们身后那个小子,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岩石一楞,喃喃的道:“我不知道。”这个来历不明的老者,对他的心神造成了巨大的压迫,下意识的抽出自己的长刀,催动体内的斗气对抗着。玄远突然抬起头,看向上面的树屋,沉声道:“两个小丫头,如果你们再不停止咒语,我就不客气了。”

    原来,卓云和星儿在玄远到来的时候也醒了过来,这个老人带来的压力使他们大吃一惊,两人赶忙悄悄的念起精灵族的咒语,准备随时帮助岩石兄弟对敌,没想到却被听觉异常灵敏的玄远识破了,玄远那洞彻心扉的目光使她们心头大震。无奈之下,卓云带着星儿从树屋中飘身落下,躲在岩石兄弟背后。

    玄远微微一笑,迈步向阿呆走去。岩石用肩头轻碰自己的兄弟一下,两人同时一声虎吼,一刀两斧同时向玄远攻去。

    玄远头也不回,依然向阿呆的方向走去,金光闪动,两道金色的光芒接下了岩石兄弟的攻击,兄弟二人同时身体大震,被澎湃的金色斗气震退出四、五步之外。两个金衣人站立在他们身前,刚才硬接他们攻击的,居然是两名金衣人的手,他们的手上,都闪烁着淡金色的斗气光芒,岩石心头一沉,单是这老人的手下自己都对付不了,更何谈保护阿呆呢?

    “你们最好还不要动手的好。”低沉的声音从岩石兄弟背后传来,他们愕然回首,发现卓云和精灵公主已经在另外两名金衣人的控制之下。

    岩石怒吼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和你们拼了。”长刀挥起,全身的斗气瞬间凝聚,在急怒之中,岩石完全发挥出自己的潜力,刀锋之上竟然亮起三尺长的斗气光芒,人刀合一,骤然向自己身前的金衣人劈去。金衣人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后退一步,脸色凝重的双手一圈,一团如旋涡状的金色斗气出现在他身前,“嘿。”他低喝一声,用手中斗气组成的金色旋涡向岩石的重斩迎去。

    飞身在半空中的岩石,突然感觉到自己前所未有的清醒,脑中一片清明,体内的真气不断澎湃而出,丝毫不顾自身的防御,全身斗气完全化在攻击之中,刀锋上的黄色斗气再亮几分,骤然劈在金色的旋涡之上。

    玄远停住脚步,惊讶的向岩石看去,这个健壮青年的战意之强竟然已经放弃了生死,和当初的自己是那么的相象,青年发出的斗气,已经超越了他这个年龄段所应该拥有的将自身的全部潜力完全爆发出来形成强大的攻击力,玄远的眼底不由得流露出赞许的目光。暗暗点头。

    轰然巨响声中,岩石被震的喷血飞退而回,手中那百炼精钢所铸的长刀被震的寸寸碎裂。那名圣审判者也后退出五步之外,肩头的金衣有些破损,渗出一丝鲜血,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眸中流露出吃惊的神色。能够伤到神圣教廷审判所中的圣审判者,岩石也确实值得骄傲了。

    岩力赶忙将自己的大哥接了下来,庞大的冲击力即使以他的神力也后退了三步才站稳身形。金芒一闪,两名圣审判者已经飘飞到他们身前,没有再给他们反抗的机会,金色的斗气已经封住了他们的经脉。

    岩石的受伤让已经被制住的卓云心中大痛,她的眼圈顿时红了起来,她多么想冲过去看看岩石,但她的身体又偏偏无法动弹。

    玄远收回目光,继续走向阿呆,阿呆身上散发出的生生真气让他非常惊讶,这淳厚的真气绝对不是他这么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所能拥有的,自己在四十岁的时候似乎也没有如此深厚的功力,玄远站在阿呆身前,默默的注视着他,看着生生真气的流转玄远眼底升起一道兴奋的光芒。这个孩子确实很强啊!他并没有去打扰阿呆静修,飘身而起,落在岩石兄弟面前,随手一挥,一道白色的斗气打在岩石胸口。岩石全身一震,只觉的一股温暖的气流冲开了自己胸口处淤积的气息,全身一畅,顿时喷出一口淤血,身体舒服多了。他有些不解的看着玄远。玄远冲两名圣审判者挥了挥手,他们退了下去。看了看旁边怒视着自己的岩力,他随手一拍,解开了岩石身上的禁制,淡淡的说道:“你应该知道,你的功力根本不可能对我造成任何伤害,我现在有话要问你,希望你如实回答。”

    岩石因为对方帮自己治疗了伤势,敌意降低了不少,平静的说道:“你想知道什么?”

    玄远道:“告诉我,那个还在修炼的小子练的是什么功夫,为什么以他这么小的年纪,就会有如此深厚的功力。”

    岩石心中一动,他的直觉告诉自己,面前这个白衣老者绝对不是日落城派出来对付他们的,似乎对自己等人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对阿呆很感兴趣似的。玄远见岩石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皱眉道:“你应该清楚,我现在随时可以取他的性命,如果你不说,我现在就会向他动手。”

    岩石心中一凛,道:“别动手,我告诉你。我兄弟他修炼的是天罡剑派的生生决,至于他为什么能达到现在的功力,当然是刻苦修炼而来。”在天罡剑派中,除了席文等二代弟子以外,没有人知道阿呆接受了天罡剑圣的传功,他们甚至连天罡剑圣的死讯都不清楚,席文在他们临走的时候曾经叮嘱过阿呆,所以阿呆自然也没有告诉他们。岩石所说的,完全都是他认为的实话。

    玄远一惊,他心想,如果那个少年的功夫真的是凭借自己苦修而来,那他的天赋真是难以想象,不,不可能啊!以自己所知,像这种正宗的修炼方法都必须要循序渐进,并不是短时间能够有所成就的,不对,恐怕就是天罡剑圣在他这个年纪也绝对没有他现在这么高的功力。他眼中精芒闪动,凝视着岩石,冷声道:“希望你对我说的不要是谎话,否则……”

    岩石心中无愧,目光澄澈的和玄远对视着分毫不让,“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有本事,你等我兄弟醒了以后去问他啊!”

    玄远冷笑一声,道:“你放心,不用你激我,我也会等他醒过来的,我来此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见识见识死神的功力有多强。”

    岩石大吃一惊,对方既然知道自己几人的身份,恐怕就凶多吉少了。再想说什么,他已经又被玄远禁制住了。玄远走到一旁,席地而坐,闭上双眼,默默的修炼起来,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他在等,等阿呆的功力完全恢复。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一天后,阿呆终于从自己顺其自然的入定中渐渐清醒过来,他不但治疗好了自己的伤势,同时,也再次开始从胸口处的第二金身抽取天罡剑圣所传的能量,这一天的静修,使他的功力小有进步。意识渐渐回到身体,阿呆突然感觉到周围的不寻常,他清晰的感觉到,周围出了岩石兄弟和卓云、星儿以外,还有四个气息,而且岩石等人的气息有些凌乱,似乎心潮起伏似的。

    阿呆功行百脉,将运行的真气渐渐沉入丹田的银色金身之中身上的白色光芒消失了。他缓缓的睁开双眸,眼前的情景顿时让他大吃一惊。岩石等人似乎被制住了,当岩石看到他睁开眼睛时,不断用目光向他示警,在岩石他们背后站着四名金衣人,其身上蕴涵的能量之强,让阿呆大吃一惊。他噌的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生生真气在面临危机的情况下自然运转,围绕着他的身体形成一层厚实的护体斗气。

    人影一闪,玄远出现在阿呆身前,他淡淡的说道:“你终于醒了,我已经等了你很久。”

    阿呆心中一凛,面前的这名白衣老者带给他一种无法看透的感觉,在刚才他察觉到的气息之中,并没有这个白衣老者的存在,可见此人的功力之高,绝对在自己之上,阿呆下意识的退后一步,皱眉道:“你是什么人?你把我的朋友怎么了?”

    玄远淡然道:“他们没什么,只是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而已。只要你能打败我,我自然会还他们自由。来吧,希望我的等待没有白费,不要让我失望。”同样是白色的光芒,但玄远身上散发出的确实充满神圣气息的斗气,比起阿呆的生生真气,更要凌厉的多了。

    阿呆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迎面而来的巨大压力逼迫他不得不全神以对,他双手护胸,凝视着面前的老者,黄绿色的光芒亮起,双手上已经用生生变功法幻化出两团固态能量,随时可以改变能量的形态攻击面前的敌人。

    玄远轻喝一声,右手轻轻抬起,伸出食指,划出一道优美的轨迹向阿呆的前胸点去。白色的斗气激射而出,直奔阿呆胸膛。

    虽然只有一股真气袭来,但阿呆却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体周围的空间已经完全被对方的气机锁死,只要自己闪避,必然会迎来对方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无奈之下,他只能有样学样,右手食指点出,生生变能量幻化出一缕长约一尺黄绿色的固体光柱向白色的斗气迎去,光柱凝而不散,两股能量骤然在空中相遇。阿呆感觉到,对方射出的斗气是那么的浑厚,虽然不是固态的,但其凝聚的能量更在自己的生生变之上。扑的一声,两股能量骤然相接,阿呆全身大震,接连后退三步才站稳身形,食指上的黄绿色光芒被压迫的只剩余三寸长短,勉强维持着。

    玄远眼底闪过一丝喜色,现在的主动权完全控制在他手上,这圣审判者口中可以变换的斗气确实神奇,这叫阿呆的青年功力明明比自己差了很多,但却可以凭借斗气的特性抵挡住自己第一下攻击。他心中一喜,骤然收回指力,依旧站在原地不动,双手十指轻弹,五缕光芒从指尖脱颖而出,电射向阿呆身上的十处要害。澎湃的气劲在空中带起尖锐的呼啸声。

    阿呆在对方收回指力的时候,身体因为用力过猛,微微前倾,他清楚的明白,面前这个老者的功力远远在自己之上,看着袭来的十缕斗气,他心中产生了无法抵御的感觉,一咬舌尖,凭借刺痛重新激发起自己的斗志,大喝一声,“天罗地网。”他刻意将生生变幻化出的固态能量控制在一个极小的范围之内,直径一米的光网在他双手闪电般的幻化之中骤然而出,罩向迎面飞来的十缕斗气。

    玄远心中一惊,能将斗气以网状形态发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更让他吃惊的是,自己以五成功力发出的十缕斗气,竟然在碰触到光网之时迅速的消失了,似乎被光网分割了似的,攻击力荡然无存。天罗地网并没有消失,虽然能量减弱了许多,但却依然朝玄远飞去。在和玄远交手两招之后,阿呆终于抢回了一丝主动,虽然,这是用两成功力的代价换回来的。

    玄远脸色微微一凝,右手抬起,从胸口处翻出,澎湃的白色斗气渐渐转变成金色,金色的光芒在他身前形成一层厚实的壁垒,等待着光网的到来。就在此时,空中的天罗地网突然停住了,硬生生的停住了,原来,阿呆在自己发出的光网之后连接了一条细细的斗气丝,虽然斗气丝的能量还不足以控制天罗地网这么强大的攻击,但却在空中硬生生的将天罗地网延迟了十分之一秒。就是这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带给了他一丝机会。玄远在看到光网停滞的时候,发出的斗气不由得微微一滞,厚实的防御壁垒比先前顿时弱了一分,就在他能量一弱的同时,天罗地网在阿呆的控制下猛然加速前冲,重重的轰击在玄远的防御斗气上。生生变的固态能量在瞬间释放出巨大的爆炸力。玄远成为第一个硬接天罗地网攻击的人。轰然巨响中,天罗地网消失了,玄远面前的金色护壁显得暗淡了许多。

    阿呆当然不会放弃自己好不容易制造出的机会,身体化为一道虚影闪电般向玄远冲去,生生变幻化出的能量剑,笔直向玄远的护壁刺去。

    玄远在接下天罗地网之后,身体微微一震,如此强度的攻击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了,仅这一道光网,他对阿呆的评价已经上升几分。收起先前的轻视之心,毫无花哨的一拳向阿呆的能量剑击去。

    阿呆惊讶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生生变之剑碰到闪烁着金色光芒的拳头,玄远那缓慢而有些怪异的姿势使他心底产生出一丝异样。就当玄远的金色拳风要撞在自己的生生变之剑时,那金色的斗气突然发生了变化,原本正面袭来的斗气,突然分成两股,一股卷向自己的生生变之剑,而另一股骤然向自己胸口处冲来。生生变之剑的能量虽强,但在功力上,阿呆毕竟要比玄远弱的多,能量剑一被缠上,顿时使他挣脱不得,无奈之下,阿呆只能控制着生生变之剑的能量骤然迸发,产生了巨大的爆炸力,同时,他的身体微微一侧,想要躲开另一股能量的攻击。

    轰然巨响中,阿呆的身体倒飞而出,在他手中的能量剑爆炸的同时,将玄远分出的能量完全炸开,巨大的爆炸力虽然影响到另一股能量的攻击,但阿呆的肩头还是被扫了一下,强悍的攻击力将他的身体完全撞飞,虽然有护身斗气和巨灵蛇甲的双重保护,但阿呆还是被那澎湃的能量震伤,倒飞而出,整个左肩已经麻木了,再使不出丝毫力气。

    在巨大的爆炸力作用下,玄远和阿呆交手的中央,地面炸出一个直径达三米的巨大深坑,尘土飞扬,使周围方圆十余米内完全变成了黄蒙蒙的一片。玄远有些兴奋的大喝一声,刚才这庞大的爆炸力虽然还不足以伤到他,但也震的他后退一步,在他将自己的斗气转化为金色的时候,就已经用出了六成功力,没想到,还是没有将这个看上去有些木讷的青年击倒。

    黄色的土雾并没有影响到玄远的攻击,他终于动了,身体如梦幻般前飘,在护体斗气的保护下穿过土雾,横跨过面前的深坑直追飞退的阿呆。

    阿呆刚刚勉强压制住体内翻涌的气血,玄远的攻击又到,他知道自己不能败,如果败了,死的不光是他,连岩石他们也无法幸免,在这一刻,他的内心变得异常火热,心中不断呐喊着,我不能输,我不能输。他从来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加渴望强大的力量。阿呆沸腾了,他心中充满了对胜利的渴望,在身体撞在一背后一棵大树的同时,将提内残存的真气完全运转起来,银色金身剧烈的抖动着,澎湃的真气不断转化成斗气充斥着他的全身,他大吼道:“去吧,生生变之雷电交轰。”他左手闪电般挥出,黄绿色的能量如同薄片般飞出,右手在胸口画出一个半圆猛然推出,黄绿色的光芒骤然湛放,释放出耀眼的光芒,发出阵阵如同雷鸣般的轰响,一颗凝聚着阿呆全部功力的光球缓慢的飘飞而去。先前的薄片能量并没有飞远,当光球出现的同时,一轻灵一厚实两股能量在空中发出了剧烈的摩擦,闪亮的光芒使人无法正视,黄绿色的生生变能量在摩擦的增副之下,骤然变成了淡绿色,黄色的激电不断围绕着淡绿色的光球旋转着,它缓慢的向前漂浮而去。阿呆在身陷危机的情况下,终于领悟了天罡剑圣传授给自己的三大绝招之二,那带有毁天灭地般能量的光球发出后,他因为消耗过大,全身一软,滑落在大树之下。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