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玄月出关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卓云全身一震,岩石的话深深的打动了她的心,是啊,如果受到**的是自己,自己又如何面对爱人、如何面对族人?自己也会毫不犹豫的去死。岩石再次将卓云搂入怀中,柔声道:“哭吧,哭出来就会好的。他已经死了,他的灵魂也绝不愿意看到你如此痛苦。让他安心的去吧。”

    阿呆紧紧的握住双拳,胸中的怒火不断的燃烧着,乞灵是因为银女的**才会自杀的,为什么这些邪恶的人要去残害如此善良的精灵。他猛的站了起来。岩石吓了一跳,一把拉住他的衣襟,道:“阿呆,你干什么?”

    冰冷的声音从阿呆的牙缝中渗出,“我要去为精灵大哥报仇。”

    阿呆胸中刚刚平复不久的杀机因为乞灵的死再次熊熊燃烧而起,挣脱岩石的拉扯,转身就要回云母城。

    “你给我站住。”卓云的娇喝声传来。

    阿呆一楞,愕然看向卓云。卓云从岩石的怀抱中挣脱出来,脸上的泪痕看上去是那么的凄美。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但又坚定的不容拒绝:“不许去。我已经失去了爱人,难道你还想让我失去弟弟么?”

    阿呆看着含笑而逝的乞灵,恨声道:“姐姐,你让我去吧。难道精灵大哥就白死了么?我要用那恶妇丑恶的灵魂来祭奠精灵大哥在天之灵。你放心吧,我一定能成功的。”

    卓云用力的甩了甩头,痛苦的道:“不,你不能去,如果你有绝对的把握,你在救乞灵的时候就已经把那个害他的人杀了。你的冥王剑虽然强,可是你忘记了在黑暗城中发生的一切么?那些恶人的阴谋诡计又怎么是单纯的你能够应对的。他们现在一定张开大网等着你去投呢。阿呆,听姐姐的话,不要去。姐姐已经够难受的了,绝不想再为你伤心一次。你知道你上回去黑暗城为冰报仇,我们有多担心么?那次你成功了,你能保证这次也成功么?云母城那成千上万的士兵就是你未必能对抗的,不要意气用事,退一步说,就算你成功了又怎么样?乞灵已经死了,就算你杀多少人,他也不会再活过来了。”

    阿呆急道:“可是,姐姐……”

    岩石打断阿呆的话,冷静的说道:“阿呆,你先冷静点,精灵兄弟的仇我们一定要报,不过,你先把你在城堡内发生的一切说一遍,让我们一起来想办法。”

    阿呆颓然叹气,将自己进入到银女房间内的发生的事详细的说了一遍。听完阿呆的叙述,岩石倒吸一口冷气,“这个妖妇竟然害了这么多人。不过,你的生生变都无法伤害到她,可见她的功力之高。有了先前的事,恐怕真的会向卓云所说,她正在张网以待,卓云姑娘好所的对,你不能去,而且,咱们要尽快离开这里。”

    阿呆一拳轰向地面,轰然巨响中,地面上顿时出现一个直径一米的深坑,泥土四散飞溅,他恨声道:“那,精灵大哥就这么白死了么?”

    卓云擦掉脸上的泪水,俏脸出奇的苍白,“我现在想的并不是报仇,而是其他那些被抓的族人。乞灵受到了这种折磨。恐怕他们也……,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以我们族人刚烈的心性,恐怕乞灵绝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

    众人心中一凛,卓云说的很对,如果其他精灵也受到了类似的侮辱,那恐怕就不是他们心灵能够承受的了。岩石毅然道:“阿呆,咱们先不去报仇了,先救精灵族人要紧,早救他们一刻,他们活着的希望就会大一分。等救出所有精灵,再谈报仇也不晚。”

    阿呆楞楞的站在原地,看着乞灵的尸体,心中的怨恨不断的升腾着。卓云小心的将乞灵的上身平放在地上站了起来,她走到阿呆面前,拉住他的大手,哽咽道:“弟弟,就听你岩石大哥的吧,希望其他的族人也能像我这样幸运才好。”

    阿呆并不后悔在天罡山修炼了半年耽误时间,如果没有那半年的话,恐怕他们一个精灵也救不出来,但是,乞灵的死还是让他心中抑郁难平。看着卓云哀求的目光,他沉重的点了点头,“好吧,那咱们就尽快上路吧。”

    卓云转身看向平静的躺在地面上的乞灵,泪水再次夺眶而出,泣道:“阿呆,姐姐求你一件事。”

    阿呆一楞,道:“姐姐你说,不论什么我都答应你。”

    卓云深吸口气,道:“用你上回融化冰的办法,将乞灵的尸体也火化了吧,把他的骨灰凝结成一个球,我也要雕刻出他的头像,将他永远带在身边。”她那悲哀的语气充满了对乞灵的不舍,岩石不由得黯然叹息。

    阿呆默默的点了点头,念动咒语,用火球术融化了乞灵的身体,将他的骨灰凝聚成团后递给卓云。

    卓云轻轻的抚摩着乞灵的骨灰,喃喃的道:“灵,我们还是可以永远在一起啊!你在我心中依然是纯洁善良的灵。”这回连岩石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卓云了,只得道:“咱们上路吧,还有那么多精灵兄弟等着咱们去拯救。”

    一行四人,带着沉重而悲哀的心情上路了,奔向他们下一座目标城市。

    四个多月后,神圣教廷。

    教皇站立在光明神殿中,看着面前漂浮于空中的孙女。一年的时间过去了,三天前,教皇惊讶的发现,玄月身上的天使之光终于开始渐渐的收敛了,他清楚的明白,进行了一年之久的神之洗礼就要结束,自己的孙女已经完全脱胎换骨,经过这长达一年的洗礼,她今后的成就必然会在自己之上。

    三天了,自从发现洗礼即将结束之后,教皇就寸步不离的守在光明神殿之中。

    空中的玄月全身包裹在圣洁的白色光芒之中,融入她体内的天使渐渐的脱离了,天使之光变得黯淡了许多。玄月那晶莹的**上金光莹然,充满了神圣的气息,缓缓下降。教皇知道洗礼已经就要结束了,高声吟唱起祈神咒,洪亮的吟唱声烘托着玄月降落的神圣气息,整座光明神殿都散发着强烈的金光,尤其是地面上的金色六芒星,庞大的神圣气息竟然托住玄月的娇躯,控制着她的身体向下落去。

    玄月的身体虽然和空中的天使脱离了,但她背后却仍然保留着六只接近透明的光翼,在光翼的轻轻拍动下,终于落在了地面的金色六芒星中央,在教皇那一遍又一遍的祈神咒之中,玄月身上的金光渐渐收敛,双手合十在胸前,平静的俏脸上嘴角上翘,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连教皇这样经历无数沧桑的智者也被玄月的美态完全惊呆了,那淡然的微笑宛如下界的神女一般动人,深深的震慑着教皇的心灵。一年的神之洗礼,玄月身上不但多了浓郁的神圣气息,同时,她的身体也成熟了许多,身高大约长到了接近一米七左右,瀑布般的蓝色长发飘散在背后,直垂到地面,看上去是那么的绝美。

    教皇深吸口气,平静下自己的心情,从身旁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神女服饰,一步步走到玄月身旁,将白色斗篷罩在玄月身上,遮盖住她曼妙的娇躯。教皇伸出食指,轻轻的按上玄月的眉心,吟唱道:“神圣的力量洗涤了你的心灵,纯净的力量注满了你的身躯,醒来吧,神的孩子。”金色的光芒从教皇的指尖亮起,光芒大放之下,玄月全身一震,缓缓的睁开了双眸。

    玄月那兰色的眼眸比以前更加清澈了,清澈的没有一丝杂质,她的目光看上去是那么的柔和,蓝色的眼眸深处透出一点淡淡的金光。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她又变成了那个少女玄月。

    一年的神之洗礼,对于玄月来说,似乎只过了一瞬间而已。但是,就是这一瞬间,使她感觉到自己似乎长大了,周围的一切都不一样了,心中再也无法升起以前的玩闹之心,变的那么平静。当她看到面前的教皇之时,淡淡的问道:“爷爷,我这是怎么了?”

    教皇慈祥的抚摩着玄月蓝色的长发,微笑道:“孩子,你长大了,你真是爷爷的骄傲,没有让我失望,看来,我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神之洗礼彻底激发了你提内的潜能。经过了一年的神之洗礼,你的身体已经完全改变了。”

    “一年?”玄月心中稍微有些惊讶,轻轻点头道:“竟然已经一年了。”

    教皇道:“好了,咱们也要出去了。你爸爸不知道来问过我多少次了。从明天开始,你就要跟爷爷学习教廷最纯正的神圣魔法。”

    玄月轻轻点头,在教皇的咒语带领下,两人回到祈神殿之中,大殿中空无一人,当玄月再次看到祈神殿中那高大的天使雕像时,心中产生了一丝明悟,“爷爷,您看,这雕像似乎是活着的呢?”

    教皇一楞,心中大喜,能从祈神殿这座天使雕像中看出什么,足以证明月月已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自己也是在接受过洗礼之后修炼了二十年才有的这种感觉。“来人,请红衣祭祀玄夜,白衣祭祀娜莎到这里来。”他的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

    “是,教皇大人。”一个沉厚的声音在祈神殿外响起。

    玄月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教皇背后的天使雕像,似乎并没有听到教皇的话。她的心中充满了平静,在这一刻,没有任何人能够打扰到她的心境。面前那高大的天使雕像似乎在向自己微笑着,感觉上,他带给自己的,是如同父亲般的温暖、母亲般的关怀。

    玄月的呆立直到玄夜和娜莎的到来才结束。娜莎一进大殿,就看到自己那一身神女装束的女儿,顾不得向教皇行礼,激动的叫道:“月月,可想死妈妈了。”飞快的扑向玄月,一把将自己已经整整一年未见的女儿搂入怀中。

    玄月静静的贴在身材比她要高一些的母亲怀抱中,那温暖的怀抱是那么的真实,心中一阵温暖,不禁下意识的叫道:“妈妈。”

    玄夜虽然对女儿的思念丝毫不下于娜莎,但他还是相当沉稳,冲教皇行礼道:“见过教皇大人,请您宽恕娜莎的无礼。”

    教皇显然心情很好,微笑道:“没关系,你们也好久没有见到月月了。”

    玄夜看着自己的女儿,他吃惊的发现玄月和娜莎站在一起,身上的神圣气息似乎比修炼多年的娜莎还要浓厚似的,不禁问道:“父亲,月月这一年来的进度如何,神圣魔法她学到什么境界了?”

    教皇微微一笑,道:“这一年她什么也没学,但是,她却已经改变了很多。”

    玄夜失声道:“什么?一年什么都没学?”

    教皇道:“以后你就会明白了。今天是你们一家团聚的时间,明天开始,我要继续教导月月。去吧。”

    玄夜心存疑惑的带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离开了祈神殿,回到自己的家中。

    娜莎拉着玄月的手,似乎生怕女儿又会突然离开自己似的,和蔼的问道:“月月,告诉妈妈,这一年你都跟爷爷学什么了?”

    玄月摇头道:“妈妈,您别问了,爷爷说,那些是秘密,是不能说的。”

    娜莎和玄夜面面相觑,他们在玄月说这句话的瞬间,都感觉到自己的女儿变了。

    一天后,娜莎和玄夜心情有些郁闷的将女儿送回到祈神殿,这一天的时间,他们感觉到自己的女儿变了很多。不再像以前那么活泼了,变成了一个沉静的少女,似乎对什么都看的很透似的。两人不禁有些担忧,虽然月月这个样子才像一名真正的神女,但他们还是喜欢以前那个活泼好动的女儿。不论他们怎么询问,玄月都不说这一年她到底干了什么,似乎一年的时间完全是空白一样。唯一另他们欣慰的是,月月似乎已经将阿呆那个人忘记了,一次也没有提到过他。

    祈神殿。

    “见过教皇大人。”玄夜一家三口恭敬的向教皇行礼。

    教皇微笑道:“都是一家人,不用多礼了。以后,你们每十天可以来看月月一次。其余的时间就不要来打扰她了。我相信,月月一定能成为教廷中新一代的领袖。玄夜、娜莎,你们出去吧。”

    “是。”玄夜和娜莎有些不甘愿的离开了,祈神殿中只剩下教皇和玄月。

    一天来,玄月发现,自己的心似乎变得更加平静,即使面对父母的亲情,自己的心依然是波澜不惊,似乎没有什么能让自己感兴趣似的。“爷爷,咱们现在开始么?”

    教皇点了点头,道:“月月,你要记住,你是教廷中第一个不因为接受教皇之位而经受神之洗礼的人。而且,你接受洗礼的时间是一般教皇的四倍,这种情况即使在教廷的典籍中也没有记载,神之洗礼究竟让你改变到什么程度爷爷也不清楚,但是,爷爷相信,你今后的成就一定会超过我,或许会成为既神羽陛下之后,教廷的又一位大神通者,你的前途不可限量,但是,就算有再好的基础,也需要通过努力才能获得进步。好了,咱们开始吧。”

    接受完神之洗礼的玄月,终于开始了她的神圣魔法学习过程。

    一年后。落日帝国杀手工会。

    “砰。”杀手工会副会长的身体直飞而出,重重的撞在墙壁上。主上冰冷的道:“机会我已经给过你够多了,都已经又过去一年半了,这点事情你却还没有办成,留着你有什么用?从现在开始,降你到灭杀组做一名灭杀者。给我滚。”

    副会长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低着头,抹了抹嘴角的鲜血,眼中的怨毒之光一闪而过,没有再辩解什么,他躬身退了出去。

    主上心中怒气澎湃,已经又过去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了,那个叫阿呆的少年却始终没有进入他的掌握之中,先后四次找到他的身影,但每次派去的杀手,竟然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最后一次动用了两名元杀组成员,居然还是命丧黄泉。看来,这小子已经掌握了冥王剑的用法,功力上似乎并不弱于以前的冥王,从他对自己手下杀手毫不留情的态势看,他应该恨极了杀手工会,不可能收买了。哼,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你就去下地狱吧。只要得到冥王剑,用不了多久,我也能够培养出另一个冥王。

    “来人。”

    “主上。”

    “去,把一直闭关的灭一他们九个叫出来。”

    “是,主上。”

    一会儿的工夫,九道黑色的身影悄然出现在阴暗的房间内,主上看着这身上充满了危险气息的九人,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这七年你们一直在刻苦的修炼,我很满意。看的出,你们的功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现在元杀组成员已经损失了很多,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正式成为杀手工会的元老,晋升到元杀组,统一由我指挥。”元杀组杀手在杀手工会的地位是非常崇高的,只听命于会长一人,同时可以支配其他低级别的杀手。

    “谢主上。”九名杀手无悲无喜的答应着。

    “恩。现在,有一个任务要你们去执行。还记得七年多以前你们去追杀冥王的时候吗?那次任务你们失败了。冥王后来收了一个弟子,虽然冥王后来在我们的追杀下死了,但他却将冥王剑传给了他的弟子,他那弟子现在已经成为新一代的冥王,他给自己取了个绰号叫死神。他的杀意似乎比当初的冥王更盛。我曾经先后派遣四拨杀手前去收服,但都死在了他的剑下。一共损失了十七名忍杀者,八名灭杀者和两名元杀者。据我估计,他的功力应该不在冥王之下,现在,他就在落日帝国境内,你们的任务,就是要找到他,然后将他杀死,带着冥王剑回来见我。功成之后,必有重赏。具体的情况,你们去找副会长询问,哦,因为他这几次的失败,我已经将他降为了灭杀者。去吧,给你们三个月的时间,不要让我失望。组织会随时提供给你们必要的情报。这次的行动由灭一领导。”

    在听到主上提起冥王两个字时,九名杀手的眼底都流露出一丝异样的光芒,“是,主上。”人影一闪,昏暗的密室中又恢复了平静。

    “死神?哼,这次我不信还杀不了你。现在应该是去完成那些贵族们要求的时候了。”先前他一直没有接受暗杀死神这个任务,就是一直还抱有着拉拢阿呆的念头,但现在,两名元杀组成员的死已经让他完全放弃了。主上眼底闪烁着慑人的红芒,静静的隐没在阴暗之中。

    “叮——”,阿呆随手弹开灭凤的进攻,澎湃的生生真气将灭凤震退出三米之外。灭凤一个踉跄,勉强站稳身形微微的喘息着,美目中闪烁着愤怒和惊诧的神情。一年多了,自己先后十几次刺杀这个少年,竟然无法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她惊讶的发现,每次再遇到他,他的功力都会有所增加,自己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远,可是,他每次都不伤害自己,只是将自己击退,就任由自己离去。为什么自己内心中的杀机越来越淡,攻击也越来越无力,今天本来计划好要拼命一搏的,可是只攻出一招,就被他挡了回来,全身已经产生了无力感,面前这个面容冰冷的少年,仿佛像一座高山似的,沉稳的气势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四叔啊!你为什么不保佑我,让我杀了他呢?为什么现在每次见到他,我的心都会有些絮乱。

    岩石兄弟和卓云站在一旁皱着眉头看着这个乐此不疲的少女,心中没有一点担忧。他们早已经认出,这个少女就是当初盗贼工会的获取者之一,十几次刺杀阿呆,她根本没有一点成功的机会。他们知道,阿呆之所以从不伤害她,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她那酷似冰的气质,经常见到这个功力非凡的少女出现,他们已经成了习惯。

    卓云忍不住说道:“姑娘,你这又是何苦呢?你根本杀不了阿呆的,放弃吧。”

    灭凤眼底怒意大盛,重重的一哼,扭头就跑。几个闪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她心想,既然现在杀不了他,自己必须要找到提升功力的办法才行,也许,下次见面的时候,自己就会有机会呢。离开盗贼工会已经一年多了,也是该回去的时候了。

    看着灭凤的离去,阿呆心底产生了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已经一年半过去了,自己心中的杀意越来越盛,这一年半以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恶人死在自己手中,被自己杀死的人数,连自己也记不清楚了,每次杀人,他都会感到说不出的兴奋,尤其是那先后前来试探自己的杀手,每次自己根本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就让他们饮恨在冥王剑之下,欧文叔叔的仇,自己正在努力的报着。包括卓云和乞灵在内,他们已经先后成功的救出了十五名精灵。但让众人痛心的是,除了幸运的卓云以外,其他十四名精灵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他们在获救之后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自杀来洗净自己的灵魂,善良的精灵在保受摧残之后,变得是那么的刚烈。当一个人全心求死之时,任何人都无法阻止他的,看着精灵们一个接一个的死去,阿呆的心变得越发冰冷了,出手也更加狠毒,每一次拯救精灵的时候,那些收藏精灵的贵族包括他们的帮凶在内都会被他残忍的杀死,然后在墙壁上留下死神二字,他将自己内心的仇恨完全发泄在这些黑暗势力之上,似乎只有不停的杀戮,才能让他的心舒服一些似的。死神已经在落日帝国成了贵族们谈虎色变的名字,他们惟恐自己会成为死神的下一个目标,竟然收敛了很多。贵族们联合起来开出一个黑市价格,只要谁能杀掉死神,他们愿意付出千万金币的代价。但是,到目前为止,除了侯爵夫人银女以外,还没有一个人在死神找上时能逃得性命。阿呆,似乎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带来死亡之神。

    一年半的时间,先后看着自己的十四名族人自杀,卓云的心已经麻木了。她背上的小包袱中,装着十四个用骨灰制作成的头像,每一个头像都代表着一个族人的生命啊!没当看到这些雕像,卓云的心就疼的令她无法呼吸。如果不是岩石兄弟和阿呆在她身边不断的安慰着她,恐怕她早已经崩溃了。她现在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将精灵族的小公主救出来。

    岩石兄弟看着阿呆逐渐转变的性格,都无比担忧。虽然他们想劝说阿呆,但一个又一个死去的精灵,使他们的杀心都大增,又如何去改变阿呆呢?还好,阿呆所杀的,都是邪恶之人,这也是他们唯一值得欣慰的事了。

    阿呆的功力在这一年半以来,有了长足的进步。经过血与火的考验和他自己的不懈努力,终于成功的将天罡剑圣输给他的生生真气吸收了一成,再加上他自己本身修炼所得,他已经到达了第八重生生决的顶点。丹田中的银色金身已经变成了一寸半大小,生生变所幻化出的固态斗气也从淡黄色向淡绿色转变着,变成了黄绿交加的颜色,威力明显要增加了许多,控制的范围也更大了,但是,在一个多月以前,他的功力似乎已经到达了一个瓶颈,很难再有所提高了,也无法再吸收胸口处的第二金身的能量,阿呆虽然困惑,但找不到解决办法,只能无可奈何的努力修炼了,期望着哪一天能够有所突破。

    岩力皱眉道:“阿呆,这个女盗贼老纠缠着你,多麻烦。盗贼工会也不会有什么好人,上回就是他们在精灵森林中掳走的精灵,如果不是他们,那些精灵也不会惨死了,你为什么就狠不下心摆脱她的纠缠呢?”

    阿呆当然明白岩力话中的意思,叹了口气,苦笑道:“岩力大哥,她虽然不是什么好人,还一直想杀我。但是,每当我看到她那冰冷的面孔,就根本兴不起一丝杀意。我知道盗贼工会的人也都是黑暗的,可是我……”

    岩力道:“就算不杀她,你也可以抓住她问问精灵们的下落,省得咱们到处去找。”

    岩石沉声喝道:“阿力,你别说了。如果我猜的不错,盗贼工会的人恐怕只是负责抓人而已,将精灵们交给雇主,他们也不会知道下落。我看,那姑娘也是个至情至性之人,否则就不会因为报仇而不断的来袭击阿呆了。至于掳走精灵的事,那就是盗贼工会的领导者的问题了,他们完全被高额的利润所驱使。而那姑娘应该只是执行者而已。”

    阿呆感激的看了岩石一眼,他心中一点也不想伤害到那个经常来刺杀自己的姑娘,每次看到那姑娘的时候,他都感觉似乎冰又活过来了似的,在他心里,冰的地位甚至已经不下于玄月,叹了口气,他冷声道:“盗贼工会今后一定会是我扫荡的目标。”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