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侯爵夫人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兄弟,你小声一点,要是让你们老爷知道了,包管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才不怕呢,我家老爷的家业都快让他败的差不多了,连保镖都养不起。过些日子,他要再不给我开工钱,我就换个地方。要是能到侯爵夫府邸做个车夫就好了。你没看到他们府邸的车夫有多嚣张,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好象他们也是贵族似的。”

    “行了,兄弟,你就别抱怨了,人家待遇就是比咱们好多了。侯爵夫人有的是钱啊!这就叫狗仗人势。”

    阿呆听到这里,扭头冲大家道:“好象那侯爵夫人在开什么宴会。那些车夫都是客人带来的。”

    岩石想了想,道:“现在既然有宴会,守卫也自然会比较严密,咱们等等吧。等客人一走,那些守卫必然会松懈一些,咱们再潜进去找人。”

    卓云赞许的点了点头,道:“这是个好主意,等下去吧。”

    岩石眼底流露出一丝喜色,他扫了卓云一眼,将目光看回到庄园之内。四人在大树上静静的等待着。

    两个小时过去了,已经进入了深夜,岩力最先不耐烦起来,正准备建议现在就出动,这时,庄园内城堡的大门突然打开了,宽阔的吊桥放下,在嬉笑声中,几是个人走了出来。他们衣着华丽,有男有女,都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东倒西歪的向外走来。四人心中一喜,懈怠的精神顿时振奋起来,贵族们在护卫的护送下出了大门,纷纷上了自己的马车离开了。庄园内恢复了寂静。那些守卫将火把灭掉一半,巡逻的人似乎减少了不少。岩石沉声道:“走,咱们该动身了。”

    四人悄悄的从树上滑下,套上事先准备好的黑色外衣,悄悄的溜到墙外的角落里。阿呆道:“我先进去吧。”这里属他功力最高,先进去比较保险,向其他三人示意后,阿呆轻轻飘起,向一片树叶似的,落在栅栏的顶端,他用脚尖踩着栅栏蹲低身体,四下看了看,见周围并没有守卫过来,冲下方的三人挥了挥手,这才轻轻的飘落在庄园内。

    岩石兄弟和卓云也跟了进来,他们落在阿呆身旁,这时,一队守卫向他们的方向走来。四人赶忙躲到一堆花木之后。守卫从花木前的石子路上走过,四人稍微松了口气,岩力刚想移动,却被阿呆拉住了。岩力一楞,愕然看向阿呆。

    阿呆指了指他面前,岩力向下看去,只见地面上有一根很细的丝线,上面系着几个小铃铛。原来,阿呆在刚才护卫走过的时候,借着他们手上的火把,看到岩力身前有东西闪光,定睛看去,这才发现了这个机关。

    岩石低声道:“看来,这侯爵夫人府邸的布置还真不少,咱们要小心一些。”

    阿呆传音给岩石道:“大哥,这里的守卫好象都不是很强,要不咱们冲进去找吧。他们是挡不住咱们的。”

    岩石还没有说话,卓云已经抢着道:“不行,弟弟,你冷静点,我比你更想尽快救出族人,但是,你忘记在黑暗城的教训了么?既然这侯爵夫人势力那么庞大,难道她就不能调动城里的士兵,一旦硬闯惊动了官方,恐怕咱们就又要面临绝境了。”

    阿呆点了点头,道:“好吧,姐姐,我听你的。”

    岩石微笑道:“何况,这侯爵夫人既然有如此庞大的家产,她一定会聘请高手来保护这里的。外面这些护卫虽然没什么,但城堡里面是什么样子咱们就都不知道了。还是小心一些的好。最好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精灵族人救出来。”

    阿呆眼底闪过一丝冷芒,“哼,落日帝国没一个是好东西,这侯爵夫人也不知道残害过多少人呢?”

    感觉到阿呆身上的暴戾之气,岩石皱了皱眉,心中升起一丝担忧,“好了,咱们走吧。阿呆,你在前面探路,小心一点。”

    阿呆点了点头,将灵觉提升到极限,小心的向着城堡方向移动,在这些幽雅的花草之中,到处都隐藏着机关,如果不是阿呆目力惊人,四人早已经被发现了,足足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四人才摸到了城堡外围的河畔。

    看着高耸的城堡,阿呆道:“大哥,你看,只有最上面的一间有灯光,那侯爵夫人应该就住在那里吧。”

    岩石顺着阿呆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城堡最上面的一座房间内隐隐透出光芒,其他地方都黑漆漆的。他微微点头,道:“应该是那里了。”

    阿呆道:“我先上去看看,你们在下面帮我望风。”说着,将外衣脱掉,露出里面黑色的巨灵蛇鳞甲。

    岩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得点点头,道:“一切小心,如果被发现,不要勉强,咱们就先撤出这里再想办法。”

    阿呆点了点头,看了看四周没什么动静,悄悄的飘身而起,落向对岸,当他眼看就要落在对面的岸边时,突然看到岸边有着和先前见到的同样细绳,心中一惊,深吸口气,向身后的空气中推出一掌,借助那微弱的反冲之力,身体骤然加速,直接撞想城堡的墙上。手指用力,在生生真气的作用下,成功的抓进了坚硬的石壁上。他现在离地面三米左右,向四周看了看,守卫们依然在巡逻着,并没有发现这边的动静。阿呆双手用力,几个起落,已经飘上了那透出灯光的窗口外,他向内看去,这里是一间空旷的房间,隐隐有水流声响起。阿呆突然心头一动,扭头向下看去,只见一队护卫正朝着城堡的方向走来,虽然他身上一片漆黑,但还是怕被护卫看到,小心的推开窗户飘进房间之内。

    房间内的温度明显要比外面高了一些,中央是一张圆形的大床,上面铺着黄色的毯子,房间内的布置非常考究,一桌一椅都显得华贵非常。水流声似乎是从外间传来的,阿呆小心的走了过去,房间的门虚掩着,阿呆朝外面看去,外面是一个空旷的大厅,里面同样没人。水流声是大厅旁边一个房间内发出的,阿呆悄悄的走了过去,那个房间的门也没有关紧,他感觉到里面似乎有一个人。趴在门缝处向里看去。顿时弄了个面红耳赤。里面一个赤luo的妇女正在大浴缸中洗澡,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她的年龄虽然看上去已经不小了,但从轮廓上依然可以看出,年轻时她必然是一个绝色少女,只是现在身上依旧有了赘肉,眼角的鱼尾纹暴露了她的年龄,脸上潮红,泡在热水中一副陶醉的样子。阿呆靠在浴室的墙壁上,心想,难道,她就是侯爵夫人么?

    突然,阿呆感觉到自己怀里的精灵之镯热了起来,心中一惊,已经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似乎还不止一个人。

    砰砰的敲门声响了起来,一个恭敬的声音道:“夫人,人已经带来了。”

    浴室中的美妇似乎从浴池中出来了,带起哗哗水响,阿呆吓了一跳,赶忙藏进里间,透过里间的门缝向外看去。只见,美妇身上围了一条宽大的浴巾走了出来,头上的黑发湿漉漉的搭在背后,她走到大厅内,道:“进来吧。”她的声音柔媚动听,给人一种全身发软的感觉。

    门开,两名壮汉抬着一个人走了进来,那个人全身包裹在白布之中,只有头部露在外面,从那英俊的容貌和尖竖的耳朵看,正是一名男性精灵。那精灵的全身似乎在不断的颤抖着,脸色红润,闭着眼睛似乎在挣扎着什么。美妇看到包裹着的精灵顿时眉开眼笑。冲一名壮汉问道:“给他吃东西了么?”壮汉有些贪婪的看了美妇一眼,恭敬的道:“吃过了,夫人。”

    “那就好,跟我进来吧。”说着,转身向里间走来。阿呆急忙转身,四下看了看,似乎也只有床下才有地方躲藏。赶忙钻了进去。他刚刚藏好,已经听到开门声响起,六只脚走了进来,床铺一阵震动,那两名壮汉似乎把精灵放在了床上。

    美妇的声音响起,“把他绑好了,省得待会乱动。”悉琐的声音响起,阿呆看到,两名壮汉似乎在床边忙碌着。

    一会儿的工夫,美妇道:“好了,你们出去吧。把门关好。看什么看。想让我挖掉你的眼睛么?”

    壮汉诚惶诚恐的道:“奴才不敢,奴才不敢。”两人赶忙退了出去。房间内,只剩下美妇、精灵和床下的阿呆。

    美妇听到外面的关门声后,甩掉自己的拖鞋,床铺又是一阵震动,显然她也已经上了床。“小宝贝,我好想你啊!今天人家喝了不少酒,呆会儿一定会很兴奋的。”精灵传来粗重的呼吸声,似乎情绪很不稳定。

    美妇道:“这九百万金币花的真是值得,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男人了,你看,你这英俊的面孔,完美的身材,我真想将你一口吃掉,可是有舍不得。那些男人怎么比的上你呢。你看,你的眼睛都红了,是不是想赶快让姐姐帮你解决一下啊!别着急么?啊!你下面好硬啊!姐姐就喜欢你这个样子。”

    阿呆虽然不能完全听懂美妇的话,但也隐约知道她在干什么,不由得一阵面红耳赤,本想出去救精灵,但还是忍住了。

    床铺一阵颤抖,精灵的呼吸声更加粗重了。美妇的声音中有着些无奈,“哎——,你虽然很可爱,可惜就是太不听话了,你要是从了我该多好,也就不用吃这么多苦头了。吃了软筋散,你再怎么挣扎也没用的。恩?看来今天晚上他们喂你吃了不少和合露啊!这么快就如此兴奋了。再等等吧,等你再兴奋一点,人家吃着才更痛快嘛。第一次把你带回来的时候,你竟然骂我老妖婆,人家真的很伤心,我活了四十多年,谁见到我不说我漂亮,只有你,只有你会骂我。虽然我让人封住了你的说话能力,但人家还是很喜欢你这股阳刚之气的。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像对那些人似的对你的。听说精灵的命都很长,而且容貌也不会改变,我还要留着你享用一生呢。以前那些小子没一个比的上你,几天我就玩儿腻了。可笑的是,他们居然还想要我的钱,人家又不想给他们,所以只好把他们杀了,不过,他们的宝贝我还都留着,到现在,怎么也有几百个了吧。嘻嘻,一有空,我就会去看看那些泡在药水中的宝贝,好有成就感啊!好了,姐姐知道你忍耐不住了,现在就来吧。啊——,好烫,好舒服啊!”床铺不断的震动起来,扑滋、扑滋的声音响起。

    阿呆在床下听的目眦欲裂,虽然他不知道宝贝是什么,但他却清楚,这个恶毒的妇人,至少杀了几百人之多。再也无法忍耐,他平行从床下滑了出来,当他飘起之时,只见床上的精灵,四肢被捆在床头和床尾,全身赤luo的美妇正在他身上不断的起落着。

    美妇看到阿呆,并没有任何吃惊,一边不断耸动着身体,一边道:“早就知道你摸进来了。人家这里防卫如此严密,你居然也能进的来。真是不错。恩,模样虽然一般,但身材还真好。你穿的这是什么?看上去好有型啊!”

    阿呆一楞,他没想到,美妇居然会知道他在这里。

    美妇微微一笑,道:“小宝贝,别吃惊,你在浴室外看姐姐洗澡的时候,心跳加快,姐姐自然会发现拉。恩,恩,好舒服啊!”她依旧在不断的耸动着有些臃肿的身体,精灵少年紧紧的闭着双眼,汗水不断流淌而下,似乎在挣扎着什么。

    阿呆心中大怒,猛的一掌向美妇拍去,白色的生生斗气澎湃而出,直奔美妇的娇躯。美妇发出唉呦一声,右手一圈,一股淡红色的斗气迎了上去,砰的一声,阿呆竟然被震退了一步,而美妇仍然骑在精灵身上,面露笑容的看着他,“小宝贝,你的功力不弱嘛,姐姐就喜欢你这样武技高强的男人。那些魔法师都是银样蜡枪头,一点都不中用。”

    阿呆大吃一惊,刚才美妇发出的淡红色斗气力量非常柔和,但是其中却有着很强的粘力,自己的生生斗气与之相撞,被她一粘一转完全化解了,反震之力还使自己后退一步,这怪异的功夫是他从来没见过的。

    阿呆哪里知道,这侯爵夫人并不是一般人,她幼年曾经服食过天下至阴之物,长大以后秉性奇阴,从落日帝国的某个阴暗势力中学到了一种邪恶的修炼方法,凭借吸取男子的元神来提升功力,侯爵就是死在她身上的。由于她有强硬的后台,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侯爵死了以后,她更加变本加厉,利用自己庞大的势力,不断的从壮男身上吸取元神,功力大增。她在阿呆来到浴室门外时已经知道了,自恃功力高强,并没有将阿呆放在眼里,想利用自己和精灵少年的**来勾引阿呆。可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少年面对自己的**竟然还不动心,而且功力不弱,能够接下自己一掌而不倒。

    阿呆下意识的摸向胸口的冥王剑,冰冷的邪力以冥王剑为中心,迅速的蔓延着,美妇脸色一变,飘身而起,从精灵少年的身上飘落到地面。皱了皱眉,道:“原来,你就是小猫所说的那个什么死神。天下至邪冥王剑,小猫怕你,我银女可不怕。你只要不怕这个精灵死掉,你就来吧。我不信你能控制的住那邪恶之力不伤到他。”

    阿呆心中一凛,知道银女所说的是事实,就在他放松的瞬间,银女动了,全身散发出浓烈的粉红色光芒,双手变幻出奇异的手型向阿呆抓来。阿呆身体后退,双手猛的推了出去,生生变幻化出一面黄色的圆盾,迎上了银女的粉红色斗气。

    闷声响起,银女一脸惊讶之中身体向后飞退,阿呆生生变幻化出的固体斗气,使她那粉红色斗气失去了黏粘的特性,险些无法化解庞大的攻击力。阿呆右手幻化出黄色的长剑,身随剑走,向银女划去,银女冷哼一声,身体如同游鱼般滑溜,闪过阿呆的攻击,粉红色的斗气在她的控制之下,从侧面向阿呆撞去。房间内的动静似乎已经惊动了外面的人,房间外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阿呆知道,自己不用冥王剑的情况下,很难杀死面前这个功力奇高的侯爵夫人,一咬牙,沉声喝道:“天罗地网。”黄色的光网随着阿呆闪电般的手势飘洒而下,银女的攻击一接触光网顿时消融了,她大惊之下,顾不得体面,身体骤然飞退,撞碎了卧室的房门闪电般退了出去,身体在地面上一阵急滚,才化解了阿呆的攻击。

    阿呆毫不犹豫的双手连挥,解开了精灵少年身上的束缚,用床上的毯子包裹住他瘫软的身体从窗口飘飞而出。双脚用力一蹬城堡的石壁,身体像一支利箭一样朝着岩石三人藏身的地方冲去,五米宽的河水一闪而过。

    岩石看到阿呆回来,急忙问道:“怎么样?”

    阿呆低声道:“快走,得手了。”说完,当先向外冲去。

    银女被阿呆强大的攻击弄的狼狈不堪,从地面上爬起来时,她的手下也已经冲了进来,银女尖声怒吼道:“给我抓住入侵者,别让他们跑了。”她的尖叫声在斗气的作用下远远传去,顿时惊动了整座庄园。

    阿呆四人飞快的跑着,卓云飞身而起,绿色的光芒从她身上散发而出,这里植物众多,正是施展自然魔法的最家地点,在她那快速的咒语作用下,周围的草木突然疯长,形成一道道屏障,阻截着追击过来的护卫们。四人速度奇快,转瞬间已经冲到了庄园的墙壁处。阿呆和岩石兄弟飞身而起,飘出了庄园,朝着一个方向落荒而逃。银女站在窗前看着阿呆四人离去的身影,知道自己那些手下根本不可能追上,她也不敢贸然追去,毕竟死神身上的冥王剑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威胁。眼中的怒火不断燃烧着,她和猫女一样,都是神秘组织的十二大天王之一,看着自己心爱的“宠物”被抢走,同时还把自己逼的狼狈不堪已经让她心中的愤怒到了极点。

    庄园的事显然还没有惊动到外面,深夜中的云母城异常寂静,天空晴朗,月光为昏暗的大地上带来一丝光亮,四人朝着南城门的方向奔去。很快,就看到了宽阔的城楼。城门处的守卫很多,阿呆扭头看向岩石,问道:“大哥,现在怎么办?冲出去么?”

    岩石摇了摇头,道:“翻过城头出去吧。别把事情闹的太大。”

    阿呆有些担忧的看着手中的毯子,毯子里那精灵少年的身体,温度不断的上升着,他知道,这一定是吃了那什么和合露的后果,他在哥里斯的笔记上并没有见过这种毒药,现在只有找个安全的地方,才能想办法给他解毒。

    四人小心翼翼的摸到城楼的拐角处,悄悄的攀爬而上。阿呆虽然怀中抱着一人,但他凭借着精湛的生生斗气,用生生变幻化出一条细丝,拉扯着自己的身体飘飞而上。城头的守卫并不算森严,大部分士兵都在打着瞌睡。四人没有惊动任何士兵,成功的出了城,朝着西南方飞快的奔驰着。足足跑出十几里,身后的云母城已经变成了一个黑影时众人才停了下来。大家都有些喘息,卓云兴奋的凑到阿呆身旁,道:“又救出我们一个族人么?快,让我看看是谁。”

    阿呆把毯子放在地上,苦笑道:“姐姐,你们的这个族人是男性,而且光着身体,你还是先不要看的好。”

    卓云俏脸一红,道:“那你先给他穿件衣服吧。”说完,转身背对着阿呆。

    阿呆从神龙之血内拿出一套岩石的衣服,将毯子打开,吃惊的发现那精灵少年的身体竟然变成了红色,汗水不断流淌而出,似乎异常痛苦似的。阿呆刚忙把衣服给他穿上,岩石惊讶的问道:“阿呆,他这是怎么了?”

    阿呆道:“大哥,我听那可恶的侯爵夫人说,他好象吃了一种叫和合露的毒药,还吃了什么软筋散。”

    岩石一惊,他以前听族里人说过,和合露是一种强烈的*药,可以激发人的**,赶忙道:“快,阿呆,你试试用冥王剑中的邪气帮他冷静下来。再这样下去,他会欲火焚身而亡的。”

    听到岩石的话,卓云转过身来,当她看到精灵少年的容貌时,顿时惊啊出声,这个精灵少年对于她来说,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她青梅竹马的玩伴,也是她没成婚的未婚夫——乞灵。那天,就是两人跑出来幽会,才会给盗贼工会的人找到机会,将他们抓了起来。她激动的抓住乞灵的肩膀,摇晃着他的身体,“灵,你怎么了,灵。”

    阿呆按住冥王剑的剑柄,用生生真气裹住一丝冰冷的邪气输入到乞灵体内。乞灵身体一阵颤抖,渐渐的平静了。

    阿呆抓住他的腕脉,催动体内的真气输入到乞灵体内,帮助他驱除着体内的两种毒素,在生生真气那中正平和的能量作用下,乞灵体内不算剧烈的毒素一点点排除体外,同时,阿呆也冲开了他体内控制着他声音的禁制。

    乞灵缓缓呼出一口长气,缓缓的睁开双眼,卓云发现,他那原本清澈的眼眸变得暗淡了许多,眼神变得木然无光。“灵,是我啊,灵,你得救了。阿呆弟弟他们,是女王陛下请来救咱们的,你得救了。”

    乞灵看向卓云,眼底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光彩,颤抖着道:“云,是你吗?云,我,我还能再见到你,没想到,我真的再见到你了。”

    卓云将乞灵的上身搂入自己怀中,安慰道:“没事了,灵,你已经安全了,等救回其他族人后,咱们就可以回家了。”看着他们亲热的样子,岩石眼底流露出一丝黯然,他向后退了一步,默默的低下了头。

    乞灵的气力似乎恢复了一些,他从卓云的怀抱中挣扎出来,“云,我对不起你。”晶莹的泪水顺着他的脸旁流淌而下,他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喃喃的说道:“云,我的身体已经污浊了,我再也配不上你了,我不能回到精灵族去,我不能因为让我肮脏的身体玷污了咱们的精灵之城。对不起了云。”他右手暴起,运起刚刚恢复的力量骤然插入了自己的左胸之内。

    众人谁也没想到刚刚得救的乞灵会寻死,根本来不及阻止,血光迸现,乞灵已经缓缓的倒了下去,倒在了卓云的怀抱之内。

    “不——”卓云大声哭喊着,“灵,为什么?灵,你为什么要这样啊!”

    阿呆在吃惊之下,赶忙抓住乞灵的手,不断将生生真气输入到乞灵体内。

    乞灵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冲阿呆道:“兄弟,谢谢你将我救了出来,别白费力气了,我已经将自己的心脏划破了。真的很谢谢你,给了我这个自杀的机会。只有死,才能洗净我的灵魂。”他的声音渐渐微弱,转向卓云,断断续续的道:“云,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可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云……,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别了,……我的……云,……你要……好好……保重,……不要以……我……为念……,一定……会有……个比……我强……的多……的人来……保护……你,爱……护你。……云,……我真……的好……怀念……咱们……在精……灵之……城的那……段时光……啊!多……想再……和你一……起去……”声音噶然而止,两行泪水流淌而下,乞灵脸上带着憧憬的微笑在卓云怀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夜,像死一般的寂静。卓云搂着乞灵的尸体完全呆滞了。阿呆也楞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费劲心力救出的乞灵竟然会自我了结。

    岩石蹲到卓云身旁,如果说刚才看到卓云抱着乞灵时他心中产生了一丝嫉妒的话,现在的他,心中则充满了对卓云的怜惜。“卓云。”他轻声呼唤着。卓云目光呆滞的转向岩石。

    岩石叹息一声,将卓云的娇躯搂入怀中,黯然道:“想哭就哭出来吧。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刚烈。”

    卓云放声大哭,乞灵的死对她造成了巨大的打击,泪水浸湿了岩石胸前的衣襟,她哭喊着,“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傻,你不是自愿的啊!没有人会怪你的,灵,灵,你为什么这么傻啊!”

    岩石的声音中有些哽咽,轻轻的抚摩着卓云那淡绿色的长发,“他是高傲的精灵,受了这么大的侮辱,他觉的自己的灵魂已经被玷污了。所以才会选择死。也许,他活着会比死更加痛苦。你没看到么?他是带着笑容死去的。我想,他一定会升上天堂,别难过了。”

    卓云猛的推开岩石,大喊道:“不,不,我不要他死,你怎么知道他活着会比死更痛苦?”她抓住乞灵的上身,不断的摇晃着,“灵,你是吓我的对不对,以前在精灵之城你也曾经吓过我,我知道你是吓我的,快醒过来吧。灵……”

    岩石闭上了眼睛,长叹一声,道:“卓云,如果你遇到了和他同样的遭遇,被那些邪恶的人**了,你再见到他的时候会怎么选择。”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