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阿呆的心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玄远默默点头道:“希望,他也能成为同样激发我的动力吧。谢谢你,大哥。”说完,头也不回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教皇叹息一声,看着自己兄弟的身影心中一阵悲哀。两人自从出生后不久,玄远就消失了,当玄远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成为了一名红衣主教。自己的这个弟弟实在是太好强了,总是为不能超过自己而难受,他拼命的修炼不光是为了要挑战四大剑圣,同时也是为了超越自己。

    一个月过去了,阿呆四人按照地图在黑暗行省中又寻找了四座规模大一些的城市,但结果却是一无所获,根本没有一丝精灵的身影。阿呆变得很沉默,一天之中,很难听见他的声音,让岩石兄弟担心不已,但又无可奈何。

    摊开地图,岩石看了看道:“黑暗行省中,我们只剩余最后一座大城云母了,如果这里再找不到精灵族人的踪迹,咱们就到下一个行省去。”云母城在黑暗行省的最西边,按照地图上的标识来看,这座大城在黑暗行省中仅次于黑暗城。他们距离这座城市还有二十几里的路程。

    经过一个月的恢复,精灵少女卓云的心境已经完全平静下来,她是一个恬静的女孩儿,而且非常容易羞涩,平时都是默默的跟在阿呆三人后面,每到休息的时候,都会主动的照顾三人的起居,让三人对她好感大增。

    “阿呆,我说你振奋一点好不好,别老一副闷声不响的样子。”看着低头前进的阿呆,岩力不满的说道。

    阿呆抬起头,眼中流露着茫然的神色,冰的仇已经报了一半,但不知道为什么,他除了开始时有种痛快的感觉以外,后来心情却再次陷入谷底,一想起冰死前对他那深深的情意,他就有种想痛哭的感觉。“对不起,岩力大哥,我只是不想说话而已。”

    岩石叹了口气,道:“阿呆,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去想了,冰姑娘的仇你已经替她报了,我想,她的在天之灵也会安息了。她也不会希望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要振作起来才行啊!”

    阿呆勉强一笑,道:“大哥,我会的。咱们快走吧,不是还要去云母城找精灵么?”

    正向前走着,阿呆突然感觉到自己全身一冷,似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要出现似的,不由得提高了警惕,向四周看看,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就在此时,异变突生,他身旁的路面,突然砰的一声炸起一大片尘土,尘土铺天盖地似的向四人撒来,在尘土之后,隐藏这一点寒芒,寒芒的目标,正是阿呆的胸口。阿呆经历过多次劫难,早已经不是刚刚踏入大陆时那个木讷的少年了,他眼中寒光大盛,生生真气透体而出,将扑向自己的尘土挡在体外,左手在身前画出一个圆弧,黄色的斗气光芒形成一面盾牌护在身前。叮的一声,寒芒刺在阿呆用生生变幻化出的盾牌上,一股尖锐异常的斗气似乎想冲破生生变的防御似的。阿呆这一个月以来,由于已经可以开始吸收胸口第二金身的能量,功力增长了不少,生生变又是至强的斗气,哪儿是那么容易被突破的,他冷喝一声,左手不断催动真气,抵挡着尖锐斗气的侵袭,右手幻化出一柄光刃,向寒芒的主人斩去,澎湃的能量将空中的尘土完全逼散,黄芒一闪而至。

    偷袭之人显然没有想到阿呆的反应会这么快,身体一晃,闪电般向阿呆身旁划去,两道寒芒上划咽喉下扎小腹,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迅捷有效,森然的杀机牢牢的锁住阿呆的身体。阿呆面对这两道寒芒心中有一种熟悉感。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阿呆了,敌人的速度虽快,但他的速度也同样不慢,身形一闪,迅速向一旁飘去,双手在空中交错挥舞,黄色的斗气丝如同柔软的丝线一般向偷袭者的身上缠去。

    偷袭者似乎吃了一惊,生生变带来的压力使她心头大震,拼尽全力向后退去,但还是被斗气丝撩到一些,撕拉一声,偷袭者脸上的面纱被斗气丝扯掉了,露出一张绝美而冰冷的面庞,她惊呼一声,闪电般后退出三丈之外。

    阿呆楞在原地,双目一瞬不瞬的盯着面前这个想取自己性命的少女看,少女的美貌并不是至他呆滞的原因,而是她那冰冷的面庞,那冰冷的神情和死去的冰是那么的相象,眼眸中的恨意让阿呆感觉到分外亲切,不仅脱口喊道:“冰——”

    少女一楞,并没有再次攻击。岩石兄弟和精灵卓云也已经反应过来,围在阿呆身旁怒视着面前的少女。当他们听到阿呆喊出冰这个字的时候,不由得都楞了一下,面前的这个少女虽然和冰同样美貌,但却并不相象,但那冰冷的气质却像如出一辙似的。

    阿呆的声音有些颤抖,一步一步向面前的少女走去,颤声道:“冰,是你么?冰。”

    少女看着阿呆那充满期望的眼眸,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坚定的杀心竟然软了下来,皱眉道:“谁是你的冰,我是来取你性命的人。”这个少女,正是盗贼工会最年轻的获取者,盗贼工会会长之女灭凤。她在得到阿呆的消息后,就悄悄的从工会中溜了出来,跟了阿呆等人数天,终于摸清了他们要经过的方向,在这个偏僻的地方,找到了机会准备杀死阿呆,为自己的四叔报仇。但她没有想到,阿呆的功力竟然和在精灵森林时有着天壤之别,虽然没有用冥王剑,但也让她无法占到一丝上风。

    阿呆看着面前这个和冰的气质几乎相同的少女,心中涌起了强烈的思念,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对冰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对于冰,他并没有像对玄月那种刻骨铭心,但冰的死,却让他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那是他最大的遗憾。冰是为了他而死的,两次救了他的性命,虽然冰曾经饱受侮辱,但在阿呆心中,她是那么的纯洁。此时,面前的少女宛如冰复生了似的,让他怎么能不激动呢。

    灭凤知道今天自己无论如何也杀不了阿呆了,冷哼一声,身体骤然向后飘去。阿呆看到灭凤要走,大叫道:“冰,你别离开我。”身形前冲,下意识的用出了生生变,丹田中的银色金身光芒大放,黄色的生生变斗气丝化为一道道纤细的丝线飘洒而出,向灭凤的娇躯罩去。

    灭凤心中一惊,手中短刃交织出细密的防御网,但阿呆并没有伤她的意思,斗气丝上带的都是柔劲,黄色的能量丝随着短刃的上下飞舞而飘荡起来,不但没有被灭凤击退,反而笼罩了她身边每一处位置。灭凤感觉全身一紧,身体竟然被斗气丝全部缠住了,动弹不得。

    阿呆飘身而到,落在灭凤面前,泪水夺眶而出,一把将灭凤紧紧的搂在怀中,喃喃的道:“冰,冰,你不要再离开我了。留下好不好,”

    灭凤的身体在阿呆温暖的怀抱中完全僵硬了,有生以来,除了父亲,她第一次被别的男人所搂抱,阿呆身上传来的阳刚气息使她心中一阵剧烈的颤动,感受着阿呆那浓浓的情感,灭凤僵立在那里,脑中陷入一片空白。

    岩石兄弟跑了过来,岩石一把将阿呆拉开,刚才的一切他都清楚的看到了,这个神似冰的少女是想取阿呆的性命啊!他怎么能让阿呆把她误以为冰呢,啪的一声,岩石一巴掌打在阿呆脸上,将他扇的连退三步,怒道:“阿呆,你看清楚,她不是冰,她是来杀你的,难道你不想活了么?”被岩石打退的阿呆,心神一乱,生生变的控制自然消失了。灭凤感觉到全身一轻,身上缠绕的黄色斗气丝顿时消失了。她瞪了阿呆一眼,在岩力的大手抓到她的身体之前,骤然后飘,娇躯像穿花蝴蝶一样躲开了卓云自然魔法幻化出的藤蔓,几个起落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内。

    阿呆楞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灭凤离去,心中产生了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刚才他在抱住灭凤的时候,已经明白,面前这个少女并不是冰,她的面庞虽然冰冷,但身体却是火热的,而冰不是,冰的身体和心都是冰冷的。他喃喃的道:“她,她不是冰,不是冰。”

    岩石眼中怒光连闪,大声吼道:“你疯了么?竟然去抱一个要杀你的女人,如果你的斗气稍微差了一点,早被她一刀杀了,刚才那个,明显是盗贼工会的人,你忘记在精灵森林中遇到的一切么?你这个混蛋,想死不成。”

    阿呆心头一震,眼神中清明了一些,这才想起在精灵森林中遇到的那些获取者,是啊,那一对短刃,那诡异的身法,那尖锐的斗气,正是盗贼工会的象征,我,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会这样。

    岩石走到阿呆身前,从他怀中摸出冰的头像,又扔到他身上,怒道:“你看清楚,这个才是冰,刚才那个不是。”

    阿呆吓了一跳,慌忙抓住险些掉落在地的头像,蹲在地上,小心的抓着冰的头像,看到没有一点损坏才松了口气。

    卓云在也看不下去了,她跑到阿呆身旁,将阿呆的头搂入自己怀中,哽咽道:“你们别逼他了,你们难道没看见他有多伤心么?”感受着卓云的温柔,阿呆的身体逐渐变软,眼中的泪水再次流淌而下,趴在卓云怀中放声痛哭,一个月以来,心中逐渐增加的压抑感似乎在这一刻完全释放了,高大的身躯窝在卓云的怀中不断的颤抖着,泪水蓬勃而下,染湿了卓云的衣襟。

    岩石站在那里,陷入了呆滞之中,他也是因为担心阿呆的安危才会如此暴怒的,一路走来,他早已经将阿呆看成了自己的亲兄弟,那深厚的感情使他怎么能不去关心阿呆呢,刚才寒芒向阿呆攻去的时候,他的心完全揪紧了,好不容易看到阿呆占据了上风,可他竟然主动去抱那个想杀他的女人。所以岩石才会爆发了。可是,现在看着阿呆痛苦的样子,岩石意识到,这一个月以来,自己对阿呆的关心太少了。冰的死,对阿呆的打击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阿呆本身就极为单纯,受到如此重的打击,自然很难恢复过来。

    岩力走到自己大哥身旁,他似乎沉稳了许多,低声道:“让他哭吧,哭出来心里也会好过一些。”

    卓云像大姐姐似的,不断的轻抚着阿呆的黑色长发,用自己的温柔安慰着他颤动的心灵,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阿呆和卓云都已经坐到了地上,阿呆的哭声渐渐停止了,身体软软的贴在卓云温暖而柔软的怀抱中,竟然就那么睡着了。

    岩石走到卓云身边,看着卓云脸上流露出如同母亲般的微笑,他本已经因为云儿的死而冰冷的心竟然颤动了起来。卓云的温柔善良和自己的云儿是那么的相象。卓云也看到了他,冲他打了个禁声的手势,低声道:“他毫不容易精神才放松了,咱们都别打扰他,让他好好睡一觉,等他醒过来,一定会好很多的。”一边说着,她脸上流露出了温柔的微笑,这个微笑,看在岩石眼中,是那么的动人,仿佛他的云儿又回来了似的。在这一刻,他突然明白了阿呆看到刺杀他那少女时喊出冰的原因,云儿两个字差点脱口而出。

    灭凤并没有走远,她先前飘身而逃,跑出不远又悄悄的折了回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回来,明明已经没有了刺杀的机会。她回转的时候,正好看到卓云将阿呆搂在怀中,阿呆失声痛哭的样子。看着阿呆不断颤动的身体,她心中突然莫名的一痛,虽然她不清楚这个实力突然变得异常强大的少年为什么会哭,但却隐隐感觉到,和他刚才喊出的那个冰的名字一定很有关系。想起刚才阿呆抱住自己时的情景,一向冷静的灭凤,心中竟然乱了起来,隐藏在树丛之中,不禁有些痴了。当她看到阿呆在卓云的怀中睡着了时,心中竟然有些嫉妒。暗自一惊,灭凤用力甩了甩头,我这是怎么了,那个是我的仇人啊!我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现在也报不了仇了,以后再找机会吧。想到这里,她悄悄的远处离去,临走之时,还忍不住又看了阿呆一眼。这才展开身形,飘然而去。

    阿呆这一觉睡了很久,知道夕阳西下他才醒了过来。好舒服啊!一个月了,从没有哪一天像这次睡得如此塌实,他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枕在卓云的大腿上,贴着卓云的娇躯,卓云的手臂搭在他肩膀上,正在打着瞌睡。全身一震,他想起了之前的事。心中的悲哀似乎都在那一哭之间完全化解了,胸口不再憋闷难受,说不出的舒畅,深深的吸了口气,想要坐起来,却惊醒了卓云。

    卓云微笑的看着阿呆,柔声道:“阿呆,你醒了。”

    阿呆脸一红,坐直身体,发现岩石兄弟都在一旁靠着路边的大树睡着,而自己和卓云还在道路的中央,还好这里极为偏僻,几乎没有人会路过,阿呆低着头,有些窘迫的道:“卓云姐姐,我,我……”

    卓云微笑道:“好拉,别说了,你在姐姐眼里,是最善良的弟弟,过去的事不应该忘记,但你还要生活下去,不要沉浸在悲伤之中。走出来吧。只有勇敢的去面对,才是最好的选择。明天会更好。”卓云挣扎的想要站起来,但身体有些僵硬,身体不禁一晃。

    阿呆赶忙搀扶住卓云的手臂,“姐姐,小心。”卓云的话,终于让阿呆从悲伤中走了出来,卓云的温柔,带给了他如同母亲般的关怀。浓浓的姐弟情谊就在这一刻建立了。卓云活动了活动娇躯,感觉舒服了许多。冲着岩石兄弟的方向努了努嘴,道:“叫他们起来吧。这里距离云母城既然不远,咱们就到那里在休息,荒郊野外的,晚上一定会很冷。”确实,五月的天气还是有些寒意的。

    阿呆走到岩石身旁,回想着他先前的话,他清楚的明白岩石兄弟对自己的关心,想起自己这一个月以来糟糕的情绪,心中不由得一阵歉然。拍了拍岩石的肩膀,“大哥,起来吧,咱们该赶路了。”

    岩石睁开了迷蒙的双眼,看到叫自己的是阿呆,不由得流露出一丝喜色,“兄弟,你醒了。先前大哥的话有些重了,你别在意。”

    阿呆摇了摇头,道:“大哥,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怎么会怪你呢。咱们起程吧。”说完,将一旁的岩力也叫了起来。

    卓云走到三人身旁,冲阿呆笑道:“你可真能睡啊!足足睡了一白天,姐姐肚子饿了,我可不能白给你做一天枕头,晚上你可要请我吃点好的才行。人类的食物真是丰富多采,比我们精灵族单调的蔬菜和水果好的多了。”

    阿呆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姐姐,谢谢你,没有你的关心,我可能还会继续沉沦在仇恨之中。我从小就是孤儿,你愿意做我的姐姐吗?”

    卓云看着阿呆真挚的目光,眼圈微微一红,点头道:“当然,我当然愿意,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好弟弟了。”说完,拍动起背后隐藏在披风中的翅膀,飞到阿呆身前,再次将他的头搂入自己怀中。

    阿呆接触着卓云柔软的娇躯,心中没有一丝邪念,充满了温暖,喃喃的说道:“姐姐,今后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岩石有些羡慕的看着卓云和阿呆,微笑道:“卓云姑娘,谢谢你。”

    卓云松开阿呆,飘落回地面,微笑道:“客气什么,如果不是你们相救,我现在恐怕早已经沦落为努力了。我才要谢你们才是啊!”

    岩力哈哈一笑,道:“都是自己人,谢来谢去的有什么意思,不是要吃饭么?我的肚子早就打鼓了,咱们赶快到云母城去吧。”

    一行四人踏上了前往云母城的路,阿呆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笑容,使得岩石兄弟心情大好。终于,在傍晚的时候众人来到了他们的目的地。虽然已经是傍晚了,但云母城却依然热闹非凡,道路两旁林立着各种商店。当初在黑暗城的时候,所有赢来的钱几乎都用来购买卓云了。但那张从肥叔身上得来的卡片上还剩余三千多金币,足够四人花消的了。

    刚一进城,阿呆突然停住了身形,其余三人愕然相望,卓云问道:“弟弟,你这是怎么了?”

    阿呆脸上流露出一丝喜色,从怀中摸出了精灵之镯,道:“这里有你们的族人。”果然,精灵之镯上闪烁着微弱的光芒,显然就在附近不远处存在着精灵的踪迹。看到精灵之镯发光,卓云大喜,“太好了,终于找到其他族人了。”

    岩石也异常兴奋,他站在卓云身旁,道:“是啊!咱们只要按照精灵之镯的感觉走遍这座城市,就一定能找到精灵的下落。”

    岩力道:“一个月找到一个精灵,这样的速度也足够了,希望以后都能如此顺利。不过,咱们是不是先吃点东西再说。”

    卓云和岩石几乎同时说道:“你就知道吃。”说完,两人看向对方,异口同声的感觉使两人脸上的神色都有些尴尬。

    岩力委屈的道:“吃才是最重要的事啊!不吃饱了,哪儿有力气去救人啊!”

    卓云微笑道:“那就先吃饭吧。”四人随便找了一家小饭馆坐了下来,点菜的任务自然由最好吃的岩力来完成。他毫不客气的点了十多道菜肴才停了下来,本来还想要坛酒,但一想起晚上有可能要去救人,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边等待着菜肴的到来,岩石道:“这里既然有精灵的踪迹,我想,应该还是在富有的大贵族或者富商那里。”

    卓云点头道:“有可能。我们精灵既然能够卖到几百万金币,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起的。咱们就从贵族下手吧。有精灵之镯为我们带路,今天晚上,一定能找到族人的踪迹。小公主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她那么单纯,我真怕她受到伤害。”

    这时,服务生已经开始上菜了,在他将菜摆上餐桌的时候,岩石道:“我们是从外地来的,不知道你们云母城里什么人是最有钱的?”

    服务生微微一楞,道:“最有钱?那当然是萨那侯爵夫人了。”

    岩石一楞,道:“怎么是个女的?”

    服务生低声道:“侯爵夫人可不是一般人,侯爵大人是本城的城主,听说还和当今陛下有亲戚关系,曾经担任着帝国的财务大臣,后来年岁大了,才退居到这里,做了云母城城主,我们云母城和黑暗城是黑暗行省两座最大的城市,侯爵大人还同时是整个行省的总督呢。你想想,他既然曾经是财务大臣,能没钱么?后来到了我们云母城以后,几乎将所有商业全都垄断了。侯爵夫人是二十年前嫁给侯爵大人的,那时候她才二十几岁吧,侯爵大人前年去世以后,因为没有子嗣,他的财产自然就都被侯爵夫人继承了。侯爵夫人可不是一般人,我听说她可有很硬的后台,是帝国一位大贵族的妹妹,所以,现在的城主也不敢得罪她,在这里,城主的势力都没她大呢。”

    阿呆奇怪的说道:“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服务生左右看看,见没人注意到这边,有些尴尬的说道:“云母城谁不知道侯爵夫人的大名啊!你问谁,都能说上个几句。这侯爵夫人虽然年过四十,可……”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了下来,尴尬的笑笑,转身走了。

    阿呆看向岩石,岩石沉吟道:“看来,这侯爵夫人不简单啊!待会儿再问问。”

    服务生端上第二波菜的时候,岩石悄悄的塞给他一枚金币,低声问道:“我们对你说的这个侯爵夫人很感兴趣,刚才你还没说完呢。”

    服务生看了看手中的金币,顿时笑容满面。低声道:“不是我不想说,只是侯爵夫人在城里的势力太大,我怕会惹上麻烦。”

    岩石微笑道:“我们只是好奇而已,随便问问,绝不会到处乱说的。”

    服务生点了点头,一边将菜摆上,一边道:“这侯爵夫人风骚的很,面首无数,听说现在的城主都和她有一腿,只要是年轻英俊的少年,都是她的目标。大爷,您的身材真棒,要是让她看上,说不定能一步登天,成个富翁呢。”

    岩石老脸一红,偷看了卓云一眼,道:“你别乱说。那这个侯爵夫人住在什么地方?”

    服务生嘿嘿一笑,道:“侯爵夫人就住在城南的庄园里,她家的面积,几乎占据了上万平方米呢?那建筑,豪华的很。哎——,可惜我长的丑,否则,也去试试,看看有没有机会让她看上我。那我就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岩石眼底流露出不屑的神色,冲阿呆和卓云道:“吃饭吧。”服务生见岩石不再理会他,悻悻的退了下去。

    岩力早已经开动了,不停的将面前的美味塞入口中,卓云吃的很慢,也很少,一边吃,她向岩石道:“咱们待会儿是不是要到那位侯爵夫人的府邸去看看。听那服务生说的,这侯爵夫人应该有购买我们精灵的能力。”

    岩石点了点头,避开卓云的目光,低声道:“有可能,吃完饭咱们就去吧。”

    阿呆看看岩石,又看看卓云,突然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他感觉到,一向豪迈的大哥,竟然好象很怕面对卓云似的。

    饭后,四人朝着城南的方向走去,阿呆手中紧握着精灵之镯,越向南走,精灵之镯的光芒越盛,“大哥,看来精灵真的在那个侯爵夫人那里。我们怎么进去,是硬闯还是等待机会。”眼中寒芒闪动,在他心中,这些购买精灵做奴隶的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胸中沉默的杀机渐渐升起,噬血的感觉不断侵袭着他的心灵,杀,一定杀尽那些恶人,普通平民才有快乐的日子过。

    岩石想了想,道:“既然侯爵夫人的势力那么庞大,咱们不宜硬闯,偷偷进去寻找吧。有精灵之镯的指引,一定能找到的。”

    当四人来到云母城南之时,精灵之镯已经变得通体碧绿,显然他们的目标就在面前这座侯爵夫人府中。看到眼前巨大的府邸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怪不得那服务生会用庄园来形容这里,庄园的院墙高达两米,在墙上还有同样高两米的铁制栅栏,栅栏向外的方向上有尖刺,几人飞身到庄园外一棵大树上向里看去。庄园内灯火通明,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队队巡逻的士兵。在庄园的中央,一栋三层的白色如城堡般的建筑傲立在那里,在城堡周围,竟然围绕着一圈宽越五米的河流。清澈的河水在巡逻卫兵火把的照耀下波光粼粼,衬托着中央的小楼,显得分外华贵。城堡周围,处了一条通往大门的路是平坦的以外,其余的地方都是亭台楼阁,其间由石子小路相连,绿草荫荫,种植着各种植物。庄园门外,停放着十几辆华丽的马车,车夫们正闲聊着。

    岩石叹息道:“真会享受啊!这里可比黑暗城的城主府要奢华的多了。”

    卓云指了指下面的车夫,冲阿呆道:“弟弟,你能听到他们那边的话么?”

    阿呆一楞,道:“我试试吧。”说着,凝神运功,用生生真气提升着自己的听觉。一名车夫打了个哈欠道:“都两个小时了,宴会怎么还不结束。”另一名车夫道:“等着吧,这些老爷夫人们,怎么也要多玩儿一会儿呢,还好这不是通宵宴会,否则咱们等的就更惨了。”

    “侯爵夫人机会每天晚上都会搞个宴会,我们家老爷回回参加,想博得她的倾迷,可他也不想想,自己都多大年纪了。人家侯爵夫人喜欢的是小白脸,怎么会看上他呢。”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