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审判所长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副会长摇了摇头,道:“还不太清楚,黑暗城发生的事震动了整个落日帝国高层,帝国皇帝亲自下令,派遣了亲信大臣去处理那边的事,所有的消息全部封锁了。盗贼工会也只得到这些消息而已,具体的事情全都不清楚。我看,咱们也只有等消息了。”

    主上道:“都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冥王的传人找到了没有?”

    副会长有些尴尬的说道:“我们自己的人,加上盗贼工会的人都在寻找,可那小子好象消失在空气之中似的,一点消息都没有。”

    主上眼底闪过一丝寒光,冷声道:“一群废物,那个小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身上的冥王剑,冥王剑能给咱们带来多少利益,你应该很清楚,立刻加派人力,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尽快找到他。”

    副会长用独臂抹了抹自己额头上的冷汗,连声答应着。主上的恐怖他是最清楚的,自己失去了一条手臂以后,功力大减,已经失去了许多利用价值,如果再找不到那冥王的弟子,很有可能主上就会找个理由把自己从现在的位置上踢下去,甚至杀了自己,为了保住性命,这回说什么也要找到那小子的踪迹。

    盗贼工会真的不知道黑暗城的具体消息么?当然不是,作为大陆上消息最灵通的群体,这么大的事,他们怎么会不清楚呢。

    灭凤在自己的房间内捏着手下人的回报,眼中寒芒连闪,两天前,当她收到这个消息时,就杀机大起。消息中称,在黑暗城死的那些人之中,有很大一部分都变成了干尸。使她很快就联想到了四叔的死。只有冥王剑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半年了,终于有那个害死四叔凶手的消息,而且他就在落日帝国之中,是该自己去报仇的时候了。她清楚的知道杀手工会也在寻找阿呆的下落,所以只向自己的父亲报告了部分情况,将具体的细节以落日帝国封锁消息为由,隐瞒了下来。只有别人都不知道这个消息,自己才能偷偷的去报仇。将手中的纸条攒成一团,斗气迸发之下,化为了一堆碎粉。

    “哼!你这个害死四叔的凶手,我绝对不会让你再活着,你等着吧,我一定会将你杀死,以慰四叔在天之灵。”

    神圣教廷光明大殿之中。

    玄夜和自己的岳父,另一名红衣祭祀娜严一起看着从落日帝国所来的情报。神圣教廷是不从事生产的,完全靠信徒的捐赠来维持。而落日帝国皇家每年都会捐赠几千万金币之多,其他三个国家加在一起也达不到这个数量,教廷之所以一直袒护落日帝国,虽然有着先人遗留的使命,也是因为落日帝国是他们最大的经济来源。落日帝国的黑暗势力横行他们不是不知道,只不过,为了教廷更好的发展下去,他们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佯做不知,更何况,那些黑暗势力虽然在落日帝国中很猖獗,但从他们得到的情报来看,那些力量是根本无法威胁到教廷的,也就任由他们去了。

    娜严喃喃的说道:“黑暗城居然会出现金色的神光,这是不可能的。连我们这些最接近神的人都没见过神光,怎么会出现在那里?难道,真的是天神显灵,在警告我们么?”其他两位红衣祭祀都不在教廷之中,所以,情报自然就到了他和玄夜手中。落日帝国方面的事,一直都是娜严负责的,出了这样的大事,他自然心中紧张。

    玄夜对落日帝国一向没什么好感,皱眉道:“应该不会是神迹,否则,我们这边怎么也会有所感应。上百平方公里被夷为平地,如果我们联手再加上白衣祭祀的支持,所发出的禁咒也可以达到这个效果。会不会是人为的?这落日帝国也确实应该受到些惩罚,前些日子,我通过日落城的祭祀殿让日落帝国皇帝泉依下令将抓走的精灵放出来,他们居然给我来个死不承认,说根本就没有见到过有精灵出现,哼,这些家伙现在也太嚣张了。如果不是教廷的经济需要他们,我早就支持华盛帝国将这个卑鄙的种族彻底毁灭掉。”一说起这件事他就生气,落日帝国的皇帝泉依,似乎根本没把自己看在眼里似的。

    娜严对自己这个女婿非常满意,玄夜不但是教皇之子,本身的实力也让所有人敬服,年纪轻轻就达到了红衣祭祀的地位,是继承教皇之位最有可能的人选,当初得知他喜欢上自己的女儿时,娜严连睡觉都是笑着的,“恩,夜儿,不要冲动,遇事要稳重一些,你前面说的有道理。不过,这件事情应该不那么简单。一定要谨慎处理。”

    玄夜眼底闪过一道寒光,冷声道:“虽然我不知道神光是怎么出现的,但城主府被血洗我却清楚是谁干的。”那变成干尸的尸体只有冥王剑才能做到,阿呆,你竟然自称为什么死神,哼!记得当初我告诉过你,如果你用冥王剑做出恶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即使是天罡剑圣也护不住你。

    娜严惊讶的道:“你知道是谁干的?”

    玄夜点了点头,道:“岳父,我想去落日帝国看看。这加事就让我来替您处理吧。”

    娜严皱了皱眉,道:“这么重大的事,咱们是不是应该向教皇大人禀报之后再做决定。”

    玄夜心中一动,从怒气中清醒过来,他想起了月月的话,月月说过,阿呆就是救世主,自己能动他么?不论阿呆是否真的是救世主,在没有弄清楚之前,父亲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去碰他的。已经半年多了,月月一直在闭关,父亲虽然没说月月的进度如何,但从几次见到父亲时他脸上洋溢的兴奋可以看出,月月的进步一定很快。教皇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月月身上。如果自己现在去处理了阿呆,父亲一定会很生气。灵光一闪,玄夜突然想起当初父亲曾经命令四名圣审判者去监视阿呆的事,眼中光芒大放,道:“岳父,这件事那就先缓缓在说,您利用咱们在黑暗城的势力先平复了民心吧。我去一趟审判所。”

    娜严惊讶的说道:“什么?你要去找玄远那家伙,你不知道他的脾气么?”

    玄夜苦笑道:“我怎么不知道,除了父亲,他谁的面子都不给,不过,他毕竟是我的亲叔叔,我又是为了教廷办事,应该没事的。”圣审判者只会将消息传递给教皇和审判长,而教皇现在一直在监督着玄月修炼,根本找不到人影,也只有去找审判长了。

    玄远,就是神圣教廷审判所的审判长,教皇的亲弟弟。三岁的时候突然失踪,直到四十余岁才返回教廷,凭借着超人的能力,接替了审判长的职位,玄夜宁可去面对最邪恶的敌人,也不愿意去面对自己的叔叔。玄远的性格极为孤僻,除非发生大事,他很少离开教廷,根本没有人敢接近他,审判所的一般事务都是由两名副审判长处理,而他只是一个人在密室中静静的修炼,除了教皇以外,谁也不见。在教廷中,名义上虽然他是和红衣祭祀其平,但玄夜却深深的清楚,自己这位已经年过七十的叔叔,其武技的威力在自己所见过的人之中仅次于天罡剑圣,远远的超过四名红衣祭祀的实力。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牵涉到有可能是救世主的阿呆,玄夜说什么也不愿意去见自己的这个叔叔。

    娜严呵呵一笑,道:“既然你不怕去碰钉子你就去吧,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岁数也大了,要多想几天清福喽。对了,都半年多没见月月了,她现在还在闭关修炼么?教皇大人也真是的,月月刚十六岁的孩子,让她这么辛苦,累坏了怎么办。”他向来最疼爱自己这个外孙女。自己女儿小的时候,为了让她能在教廷中占据一席之地,对娜莎实在是太严厉了。对于这个外孙女,娜严几乎将自己所有的感情都倾洒而出,弄的娜莎常常嫉妒自己的女儿。

    玄夜叹了口气,自己又何尝不想女儿呢,娜莎已经提了几次想见见女儿,可自己又怎么向父亲开的了口。“父亲对月月的事保密的很,连我都不知道具体情况,看来,咱们只有等下去了。岳父,您先去休息吧,我现在就去找叔叔。”说完,向娜严行礼后出了光明大殿。

    出了光明大殿,玄夜独自一人,向东北方的审判所走去,审判所和教廷的几个大殿比邻而建,上千名审判者都居住在审判所之内。

    “啊!这不是红衣主教大人么?什么风把您吹来了。”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

    玄夜定睛看去,正是审判所两为副审判长之一,有刃神之称的巴不伦,巴不伦的年龄和玄夜相差不多,是上任审判长的儿子,两人从小就一起玩儿大,关系非常亲密,他身高在一米七左右,容貌平凡,但却有着一身不平凡的功力,擅长使用一柄光明短刃,功力极为高强,三十七岁的时候,就凭借着自己的实力蹬上了副审判长的职位,是下任审判长的最佳继任人选。

    玄夜向自己的老友走去,笑道:“怎么,老巴,你不欢迎我么?”

    巴不伦哈哈一笑,看着自己的挚友,“怎么会不欢迎呢。自从你当上红衣主教以来,我们相处的日子都少的多了,有空一起去喝一杯。”

    玄夜道:“我还怕你不成,你当上副审判长以后不也忙了许多,忙的到现在都闲不下来。”

    巴不伦摊摊手无奈的说道:“没办法啊!事情太多,我们的审判长大人又懒的理,就只有我和风叔多忙一些了。”

    玄夜微笑道:“走吧,带我去叔叔静修那里,我找他老人家有点事。”

    巴不伦眉头微微一皱,道:“兄弟,不是我打击你,虽然你是审判长的亲侄子,但是,他也未必会见你的。想碰钉子么?”

    玄夜苦笑道:“如果不是有很重要的事,你以为我愿意来找叔叔啊!他的脾气我还不清楚吗?走吧,硬着头皮我也要上啊!”

    巴不伦哈哈笑道:“既然你不怕,那我就带你去,我到想看看你吃瘪的样子。”

    玄夜没好气的道:“你呀,都是副审判长了,还是一副孩子脾气。”两人一起向审判所内部走去,渐渐没入这高大的建筑之中。

    一边走着,玄夜突然问道:“对了,嫂子和我那干儿子最近怎么样?很久没看到他们了。”

    巴不伦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到自己,这才苦笑道:“你嫂子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可苦了我啊!这几天又和我吵,弄的我心神不宁的。”

    玄夜低声道:“不是又被嫂子赶下床了吧。”

    巴不伦老脸一红,道:“你说呢?这都不知道是第几回了,我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天天陪着小心,她还老是挑我毛病呢?”他天生就是个妻管严,年少时在教廷中已经很有名气,喜欢他的神女多不盛数,但他却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看上了一名教外的少女,少女貌似天人,他顿时一见钟情,可人家根本就不理他,根本不把他这个教廷的一代年轻俊杰看在眼内。后来,他才知道,这少女竟然是光明帝国一个大贵族的女儿,于是哀求自己的父亲,当时的教廷审判长亲自出马前去求亲。费尽心力,终于迎得每人归。娶回了自己心中的至爱,巴不伦自然是无比疼惜,可是人家却似乎对他一点好感都没有,不管他怎么讨好,也不给他好脸色看。结婚二十年,在外面巴不伦是风光的副审判长,可一回自己家,就成了老婆的奴隶,他这怕老婆的毛病几乎全教廷的人都知道,被人引为笑柄。但巴不伦却并不在意,他对妻子的爱是老而弥坚,只要妻子想要什么,他一定会为妻子办到。两人育有一子,今年十九岁,继承了母亲的容貌和父亲的武学天赋,在审判所中已经是小有名气。

    玄夜无奈的摇摇头,心道,还是自己的老婆好啊!“你们结婚都这么多年了,嫂子的脾气还是一点都没有变么?”

    巴不伦颓然摇头,道:“你也知道,当初都是我一相情愿,她根本就对我没什么感情,虽然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我却从来没感觉到她喜欢过我。可是,她越这样,我就越想对她好些,什么时候,如果她能真心的喜欢上我,我就算死也任了。”

    玄夜看着巴不伦伤心的样子,赶忙转移话题,道:“我那干儿子呢?现在功力如何了?”两家是通家之好,巴不伦的儿子自然认了玄夜做干爹,而玄月也认了巴不伦做干爹。巴不伦对玄月喜欢的不得了,巴不得让她尽快嫁给自己儿子呢,一听玄夜问起,赶忙道:“我教出来的儿子还差的了吗?我的那点东西,几乎都传授给他了,现在只是差些火候而已,去年,审判长大人还亲自指导过他一个月,这可是连我都没有得到过的殊荣啊!以后,这小子的前途一定在我之上。对了,月月怎么样?很长时间没见到那丫头了,我还挺想她的。”

    玄夜何尝不知道巴不伦的意思,微笑道:“那丫头现在跟教皇大人修炼呢,已经闭关半年多了?”

    巴不伦失笑道:“这丫头什么时候转了性了,不过这样也好,你和教皇大人都是咱们教廷的领袖,月月要是不能继承你们的神力就太可惜了。孩子们已经都长大了,咱们也老了。上回我跟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是不是先把孩子的婚事定下,我家那傻小子就像当初我一样,对你家月月可是痴迷的不得了,早就跟我说过,非月月不娶。”

    玄夜心中苦笑,女儿和阿呆之间的关系他怎么能告诉巴不伦呢,只能希望女儿跟随父亲修炼以后会忘记那个傻小子吧。“孩子们还太小,我家月月才十六岁而已,我才不舍得那么早将她嫁出去呢?你着什么急啊!”

    巴不伦笑道:“我能不急么?月月那么漂亮,以后追她的人还会少啊!我不管,结婚虽然不着急,但总可以先订婚吧。我就当你答应了哦。”

    玄夜失笑道:“你呀,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跟个孩子似的,我可没答应你,等我回去和娜莎商量再说吧。何况,还要月月自己同意才行。我可不会去勉强自己女儿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他其实也很愿意和巴不伦节成亲家,可现在这种情况,他又怎么能答应呢。

    巴不伦有些不满的说道:“我家那傻小子哪里配不上你家月月,还推三阻四的。”

    玄夜道:“啊!到了,这里就是叔叔静修的地方吧。”这时,两人已经走到了教廷最后面的一个花园中,花园的尽头有一座孤独的小房子,房子不大,是用坚硬的花岗岩砌成的。

    巴不伦停下脚步,脸上流露出一丝惧怕的神色,“你自己去吧,我可受不了审判长他老人家那脾气。”

    玄夜无奈的摇了摇头,独自一人向小房子走去,距离房间还有十米左右,他就清晰的感觉到房间内那微微起伏着的巨大能量,心中不由得暗暗惊叹,恭敬的朗声道:“红衣祭祀玄夜,求见审判长大人。”两人在教廷中的等级虽然相同,但玄夜对这个叔叔的尊敬并不下于对自己的父亲——教皇。他将自己的声音用光系魔法力包裹着,缓缓送入到房间之内,房间内的能量突然收敛。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谁让你来打扰我的,不知道我在修炼么?”声音低沉而冰冷,不带一丝感情,好象这位审判长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站着的,是自己的亲侄子。

    玄夜的心神在低沉的声音中微微一震,他心中凛然,赶忙催运起体内的神力护住全身,“审判长大人,玄夜这次前来是有要事相询。”

    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说吧,希望你所说的要事能让我满意。”

    玄夜的嘴角微微颤动了一下,“是这样的,大概在半年多以前,教皇大人曾经颁下命令,让四位圣审判者前去监视一个人。最近,教廷突然得到落日帝国来的情报,黑暗城城主府被血洗,从府里那些人的死状,我判断,正是圣审判者监督的那个人所为,所以,我来此是想问您一下,圣审判者现在在什么位置。”

    “黑暗城那些家伙早就该死了,你管那么多闲事做什么?教廷中只有教皇大人能指挥的了圣审判者,你来问我做什么?赶快离开。”

    玄夜急道:“可是,圣审判者每过一段时间都会传回一些消息,这些消息应该在您手里才对。”

    “这件事没有什么可重要的,不要再烦我了。”一股澎湃的劲气从房间内透过墙壁传了出来,玄夜一惊之下,已经被劲气送了出去,落在巴不伦身旁,虽然有神圣之力相护,但他还是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自己这个叔叔,还真是不近人情啊!

    巴不伦低声偷笑,看着玄夜碰了钉子,他好象非常开心似的。玄夜瞪了他一眼,脑中突然灵光闪动,大声道:“审判长大人,前些日子我曾经见过天罡剑圣,并和他交过手,您不想知道具体情况么?”玄夜深深的知道,自己这个叔叔唯一的爱好就是修炼武技,而四大剑圣一直都是他的目标,他曾经说过,在自己八十岁的时候,应该能够达到和四大剑圣功力持平的程度。

    果然,玄夜的话起了作用,一直紧闭的房门开了,一个身影从房门中闪出,似乎只是一瞬间的工夫,玄夜面前就多了一人。此人身穿白色长袍,头发和胡须凌乱不堪,肌肤如婴儿般细嫩,一双丹凤眼在开合之间,射出道道寒光,正是神圣教廷审判长玄远,他站在玄夜面前一尺处,淡淡的说道:“你见过天罡剑圣了?告诉我,他是什么样子。”

    玄夜感觉到自己全身都被澎湃的能量束缚住了,巨大的压力不断震慑着自己的心神,他看着自己的叔叔,道:“半年多以前,就是教皇大人下令让四位圣审判者监视那个人之前,我去了天罡山,在那里,我见到了闻名已久的天罡剑圣。他看上去竟然和我年纪差不多似的。除了一头白发以外,身上那一处都像是个中年人。他的功力非常恐怖,随手一挥竟然可以将山间的云雾当作自己的兵器,将很远处的山峰中穿透一个洞。我败了,我根本没有机会念咒语就已经败了,他是我见过最强的武者。教皇大人说,一对一的情况下,世间已经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全身一松,那庞大的压力突然消失了。玄远双手背在身后,眼中光芒连闪,目光中有些迷茫之色,似乎在想象着玄夜见到天罡剑圣时的情景,轻轻的叹息一声,“看来,我还是比不上他啊!差距太大了。”

    玄夜见叔叔似乎不像先前那样不近人情了,赶忙道:“教皇派四名圣审判者监视的,就是天罡剑圣的再传弟子,而且,他身上还有天下至邪冥王剑,所以,我才来问您圣审判者的下落,这次黑暗城死了不少人。我们必须要将情况了解清楚。”

    玄远看了玄夜一眼,道:“前几天传回来的消息称,那个被监视的人所杀的,都是该死之人。他现在还在落日帝国当中。而且此人有着非常强的能力。年纪轻轻,斗气就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境界,据圣审判者的汇报称,他的功力不在任何一名圣审判者之下,即使是不用冥王剑的情况下。同时,这个人还有着很强的魔法能力,居然召唤出了两条龙,一条银色金眸的巨龙,和一条骨龙。在黑暗城那如同神迹般的神光可能也是他们搞出来的。能从千军万马中冲出黑暗城,连我都觉的很惊讶。没想到天罡剑圣一个再传弟子也会有如此能力。”原来,当初四名圣审判者一直在暗中保护着阿呆等人,当他们被霍顿围攻陷入绝境之时,圣审判者已经准备出手了,但阿呆突然召唤出了两头巨龙,使他们暂时打消了主意,后来,阿呆等人被千军万马围困的时候,他们就在不远处监视着,直到圣邪释放出龙语咒的时候,四人躲避不及只能龟缩在一起,凭借着自身强大的实力,联合抵抗着如同禁咒般的攻击,勉强保住了性命,但也受了重创。他们是龙语咒金色的吞噬下唯一幸存的人,本来他们已经失去了阿呆等人的踪影,可后来阿呆又重新返回到黑暗城报仇,才又被他们重新盯上。

    玄夜失声道:“什么?召唤巨龙,这,这怎么可能?召唤魔法早已经失传了,而且,教廷的典籍上也没有记载召唤龙的可能啊!”

    玄远冷哼一声,“事实摆在眼前,这个自称为死神的小伙子,确实召唤出了龙,而且还是两头。”

    玄夜心中升起阵阵寒意,难道,月月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阿呆真的是千年大劫的救世主么?否则他怎么能召唤出龙这种强大的生物。想起自己和天罡剑圣的约定,他第一次失去了信心,虽然他的能力超群,但那从来没有见过的龙,却是他无法想象的。“谢谢您,审判长大人,我要立刻去将这件事禀告教皇大人,请他来定夺。”

    玄远转过身,背对着玄夜,“不用了,他早已经知道了。”

    玄夜一楞,刚要说些什么,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玄远身旁,“是的,我早已经知道了。”来人正是玄夜的父亲,当代教皇。

    巴不伦和玄夜赶忙恭敬的道:“见过教皇大人。”

    教皇微微一笑,道:“都是自己人,不用多礼。这件事我也很震惊,看来,月月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阿呆这次虽然杀了不少人,但正如审判长所说,那些都是被黑暗腐蚀了灵魂之人。这件事还不至于撼动落日帝国的根基,虽然在经济上他们对教廷很有帮助,但我们绝不会去支持他们的黑暗势力,这件事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对于救世主,还是任由他自己发展下去的好,我们不宜插手,一切自有天意。夜儿,你传令给我们在落日帝国的人,让他们帮助当地势力平复民心。”

    玄夜赶忙道:“是,教皇大人。”

    教皇道:“好了,你们下去吧,我和审判长还有话说。”玄夜和巴不伦对视一眼,施礼后退了出去。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教皇道:“兄弟,你还是那么执迷么?”

    玄远淡淡的说道:“武技是我追求的唯一目标。我的愿望,就是能打败四大剑圣。这你应该知道。”

    教皇叹息一声,道:“其实,你现在的功力,除了天罡剑圣以外,应该和其他三位剑圣相差无几了。你这又是何苦呢?”

    玄远道:“但是,天罡剑圣才是我追逐的目标,他能做到的,我也一定能做到。大哥,你不用劝我了。”

    教皇叹了口气,道:“出去散散心吧,难道你不想去看看那个年轻人么?”

    玄远身体一震,道:“你肯让我离开教廷?”

    教皇点了点头,道:“你在教廷里也呆的够久了,出去走走也好。不过,你应该知道,以你现在的功力挑战四大剑圣还早了点。我不希望听到你的死讯。那个叫阿呆的孩子,我希望你亲自去看看。如果他真的是救世主,我想,你应该是激发他潜能的动力。”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