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血洗暗豪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阿呆凝神运功,察觉着周围的气息,当他感觉再没有任何威胁时,飘向内城,利用自己快速的身法,成功的进入了黑暗城之内。黑暗城内如死一般的寂静,穿过一排民房,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一片荡然无存的空地,冷静下来的阿呆现在才发现,昨天圣邪造成的破坏是如此之大,上百平方公里的土地完全微微下陷,连残桓断壁都没有留下。深吸口气,阿呆将身法驱动到极限,在深夜中化为一缕轻烟,向着暗豪夜总会的方向飞驰而去。暗豪夜总会将成为他第一个目标。

    暗豪夜总会仍然如先前般平静,似乎城内的巨大破坏并没有对他们有任何影响,门口依旧站着那另名少女,可能是客人稀少的缘故,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姐姐,你说,昨天那巨大的金光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昨天去问金波总管,他骂了我几句,却什么都不说。”

    “你呀,就别打听了,那不是咱们应该知道的。知道的太多,可没有好处啊!你没听说么?昨天发生的一切已经被城主府的人完全封锁了消息,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也只是听说,昨天晚上曾经调动了大量的军队,那一片荒芜中死了不少人呢。现在大家都说,那是因为天神因为我们黑暗城的血腥发怒了,所以才会怪罪下来。今天大部分赌场都冷清的很,咱们这里也只来了几十个人而已。”

    “啊!不会吧,天神可千万不要发怒啊!要是下回炸到咱们这里可怎么办啊!天神这一怒就弄死了那么多人,那不是成了死神么?”

    “嘘,别乱说,天神你也敢编排。不过,这回估计够咱们老板忙的了,听说,老板就是城里的大权贵呢。这回城里的损失,恐怕要以千万金币来计算了,好拉,别讨论这些了,今天这么冷清,估计咱们也能早下班呢。”

    听到这里,阿呆嘴角挂起一丝冷笑,暗暗想到,天神?天神如果英明的话,早就应该将整个黑暗城完全摧毁了。既然他不愿意来做,就让我代替他吧。不错,现在开始,我就是所有恶势力的梦魇,就是你们口中的死神。身影一闪而至,阿呆骤然出现在两名少女面前。两名少女突然发现面前多了一个全身都长满鳞片的人,顿时吓的花容失色,刚要惊叫,却发现自己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因为,她们的咽喉上,都多了一只钢铁铸就般的大手,阿呆冷哼一声,道:“告诉我金波在哪里,别想叫,如果叫的话,我现在就结束你们的生命。”说着,他缓缓的松开了左边的手。

    那名少女不断的喘息几声,抚摩着自己的咽喉,眼中满是惊恐之色,“别,别杀我们,金总管就在里面,他具体在几层我们也不知道啊!”

    阿呆冷冷的扫视她们一眼,生生真气运转,顿时将两名少女弄昏了过去,随手一甩,将她们送出十米之外的角落中。

    再次踏入暗豪夜总会的大门,阿呆脸上的神色更加冰冷了,这个黑暗的地方就是折磨了冰八年的地方啊!他一步步向里面走去,映入眼帘的,是空旷的大厅。只有几名侍女在来回穿梭着。她们都看到了阿呆的到来,不由得一楞,一名胆子稍微大一点的侍女颤声道:“先生,您是来玩儿几手的么?”

    阿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不,我不是来玩儿的,我是来杀人的,告诉我,金波在那里。”

    少女稍微楞了一下,惊叫一声,和其他几名侍女转身就跑。阿呆也不去理会他们径直向一层的富华厅走去。大厅中只有稀疏的十几名客人,阿呆的到来,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告诉我,金波在那里?”阿呆的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大厅中每一个人的耳中。

    一名管事的人走上前,冷声道:“你是什么人?找我们总管干什么?”

    阿呆看向管事,从他身上的气息,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有一身不弱的功夫,“不干什么,只是想要他的命而已。”

    管事一楞,转而大怒,“原来你是来找事的,来我们暗豪找事,我看你是活腻了。”周围那些赌场的保镖和工作人员顿时围了上来,看上去,每一个都有些功底,阿呆叹息道:“你们都是邪恶驱使的人,你们的灵魂已经污浊,不配再生存下去了。”他缓缓抬起双手,黄色的光芒逐渐清晰起来,两柄黄色的短剑出现在阿呆手上。

    管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抽出一把匕首,闪烁着淡淡的绿色光芒,闪电般向阿呆扎来。阿呆不屑的哼了一声,身体轻轻的漂浮起来,诡异的扭曲着,手中能量剑交错挥出,没有任何花哨的,利用自己惊人的速度,从面前的这十几个人身前一闪而过,他静静的落在这群人身后,这是他无意中按照冥王剑法第一式冥闪化出来的招数,只是威力比持有冥王剑时弱了许多。冲着那些惊讶的赌客和花容失色的侍女道:“赌博是害人的东西,以后不要再赌了,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死神。”说完,身影一闪,消失不见。那十几个呆立的身影在阿呆消失后,突然从额头的眉心处鲜血狂喷而出,带着白花花的脑浆,缓缓的软倒在地,变成灰白色的眼眸中,都流露出惊恐、不甘的神色,他们的身上再没有一丝生气。

    阿呆没有任何停留,向二楼的富贵厅飘去,富贵厅门口,依然站着八名少女,可能是因为天色以晚,这些少女的面庞上都流露着疲倦的神色。

    阿呆看着她们的装束,不禁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冰时的情景,楞楞的站在楼梯口,有些痴了。

    少女们也发现了他的存在,看着阿呆奇异的打扮,虽然有些吃惊,但她们的素质明显要好于一楼那些侍女,一名侍女向阿呆走了过来,娇媚的一笑,道:“大爷,您要玩儿点什么吗?您这身打扮还真是有趣呢,这是什么布料做的衣服啊?是新款么?怎么跟鳞片似的。”

    阿呆淡淡的说道:“告诉我,金波总管在哪里?我找他有点事。”

    少女皱了皱眉,道:“先生,我们是不能随便透露总管行踪的,能告诉我,您找金总管有什么事情么?”

    阿呆嘴角挂起一丝笑容,“你会知道的,你不说没关系,我自己会找。”说着,大步向富贵厅走去。阿呆身上森冷的气势使八名少女不敢拦他,任由他推开大门。阿呆看着冷清的富贵厅,冲着那些监守岗位的侍从和保镖们问道:“谁告诉我金波的下落,谁就可以不死。”

    保镖们面面相觑齐声呐喊之下,冲向阿呆。

    富贵厅的结果和一层的富华厅很相似,所有的男性全都死在阿呆的生生变之下,当阿呆离开富贵厅时,门口的八名少女早已经消失不见了,显然被刚才他杀人的一幕惊呆了。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三层的圣贵厅,圣贵厅中没有一个客人,那些保镖和庄家的身手明显要高于下面两层,阿呆费了些工夫,凭借生生变的千变万化才将他们完全解决掉。当他杀死最后一个人的时候,心中突然产生一种噬血的快感,胸中的压抑感似乎消失了一些。

    冷冷的一笑,甩掉手上的血迹,转身走出圣贵厅,他静立在门口,阿呆相信,自己杀了那么多人,不信金波会不出现,他现在只需要等下去。

    阿呆之所以能如此顺利的将暗豪夜总会三个赌厅“清洗”一遍,最主要的原因,是这里的高手全都被霍顿带走了,霍顿因为回城主府调兵,并没有死在圣邪的龙语咒之中,现在黑暗城的局势如此紧张,他需要有高手的保护才能安心。

    阿呆站在原地,轻轻的抚摩着绑在胸口处的冥王剑,密集的脚步声传来,阿呆眼角流露出一丝冷芒,他知道,自己等的人来了。果然,脚步声逐渐临近,金波那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在阿呆的视线之内,在他身后,还跟着二十多名全副武装的保镖。金波听到侍女回报,说有人来闹事,顿时心中大怒。他心中正烦闷呢,昨天发生的事使暗豪夜总会今天的客人大量的减少,几乎没有了什么收入,一听有人闹事,顿时带着手下气势汹汹的赶了来。当他看到第一层富华厅的情景时,不由得大惊失色,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那些手下的功力,能如此快捷的杀掉全部手下,而且都是一击致命,只有一个解释,这个前来闹事的人必然有着很深湛的功力。等他到了二楼的富贵厅,发现了同样的情况时,他不禁有些头皮发炸,但他毕竟是霍顿的亲信手下,到了这个时候他绝不能退缩,硬着头皮带人上了三层,蹬上楼梯,他一眼就看到站在圣贵厅门口的阿呆,由于阿呆的装束完全改变,使他一时竟然没认出来。但是,从阿呆身上森冷的杀气看,他知道,这个人就是前来踢场的。一咬牙,金波带着手下向阿呆走去,“这位兄弟,不知道我们暗豪夜总会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竟然下此毒手,杀了我们那么多人。”

    阿呆淡淡的说道:“金波,不记得我了么?我就是你们要害的那个魔法师阿呆,不,现在我应该叫死神阿呆才对。我们的仇如海深,你们邪恶的灵魂需要净化掉才行。先前死去的那些人,只是你的榜样而已。”

    金波心头一颤,别人不知道昨天晚上的金光是什么,他却大概知道。他清楚的明白,那毁灭掉上百平方公里的巨大能量,就是阿呆一伙人发出的,如今,他来报仇了,他竟然找上了自己。想到这里,金波的身体不禁微微的抖动起来,声音有些僵硬的道:“阿呆,阿呆贵宾,不是我,发生了什么,我,我不知道啊!”

    阿呆眯起眼睛,眼中的寒芒像利刃一样扫过面前的每一个人,“不知道?你是霍顿的亲信,你会不知道。告诉我,霍顿现在在哪里?猫女在哪里?”他身上散发出的逼人气势使金波和手下的保镖们心中充满了惊恐。金波颤声道:“我,我不能说,说了,我会死的很惨的。”

    阿呆微微一笑,“如果你不说,我现在就会让你死的很惨,下面两层的情况难道你没看到么?”

    想起那些手下眉心中的血洞,金波不由得身体一震,他知道,面前这个深不可测的死神阿呆,一定会去找霍顿麻烦的,反正逃不过了,自己先保命要紧,那慢性剧毒的解药再慢慢找吧。想到这里,他看了看自己的手下们,毅然道:“好,我告诉你,不过,你不能杀我。”

    阿呆冷冷的看着他,道:“说。”冰寒的声音闪电般刺入金波心底,他心中的最后一丝防线也完全瓦解了,身体一软,险些摔倒,喃喃的道:“主人,主人和猫女小姐都应该在城主府邸,您可以去那里找他们,城主府就在城北,有许多高手护卫着。”

    阿呆问道:“告诉我,为什么霍顿以子爵的身份就能那么快速的调动城里的军队。”

    金波既然已经说了,就不会再隐瞒什么,毫不犹豫的道:“其实,名义上主人虽然只是城主的侄子,但城主膝下无子,又年老多病,黑暗城的大权几乎全在主人的手里把握着。而且,主人还和帝国高层的一个势力庞大的大贵族有关系,所以,在这里他才能如此呼风唤雨。”

    阿呆点了点头,他想知道的已经全都清楚了。淡淡的问道:“金波,能不能告诉我,你和你这群手下,一共害死过多少人?”

    金波全身一震,他听出了阿呆话中的含义,颤声道:“我,我,那都是主人逼我那么做的啊!不是我们愿意的,阿呆大爷,您刚才答应不杀我的。”

    阿呆伸出食指轻轻的晃了晃,道:“我好象并没有答应过你什么,助纣为虐死不足惜,我的时间不多,就让你们死在冥王剑下吧,也算是对你们这些浑浊的灵魂做一个最后的洗涤。记住,这是你们的光荣。”说着,他摸上了自己胸口的冥王剑。

    金波和他手下这些保镖可以说是现在暗豪夜总会中功力最强的,他一听阿呆仍然不肯放过自己,顿时恶向胆边声,指着阿呆道:“给我上,只有杀了他咱们才能有活路。”那些保镖被金波指使惯,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向阿呆冲去。突然,他们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寒意瞬间遍布全身,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动作顿时慢了一些。

    阿呆用生生斗气包裹着冥王剑的邪力,静静的看着他们,邪恶之力在他的控制下,弥漫在三层的大厅之内,并没有外流。看着逐渐迫近的保镖们和缓缓后退的金波,阿呆心底涌起无尽的杀意,冰,你看着,我要开始为你报仇了。“冥王一闪天——地——动——。”幽蓝色的光芒如从地狱般飘起似的,带着阿呆的身影向保镖们投去,那骤然而出的澎湃死亡气息使保镖们和金波全都僵硬的站在原地,澎湃的邪恶之气勾起了他们心中最原始的恐惧,根本兴不起任何抵抗的念头,冲上来的保镖们没有一个能够阻挡住那地狱般的邪恶,冥王剑不到一尺的剑身深深的插进了金波的眉心之中,没有鲜血流出,暗蓝色的剑身似乎在欢快的鸣叫着,金波双眼瞬间变成了灰白色,全身渐渐干瘪,顷刻之间变成了一具干尸,在暗豪夜总会中害死了无数人的他,终于死在了天下至邪的冥王剑之下,冥王剑不单吸取了他的灵魂,也同时吸收了在场所有保镖们的魂魄,他们僵立在原地,身上再也没有一丝生机。阿呆缓缓从金波的眉心处抽出冥王剑,有了澎湃的生生真气护体,他已经不再惧怕这滔天的邪力了。第一次清晰的看到冥王剑的剑身,剑身宛如一汪秋水一样,暗蓝的光芒不断的流转着,一道道诡异的纹路刻画在剑身之上,那里面,似乎有千万个灵魂在悲鸣着,冥王剑缓缓回鞘,阿呆心中说不出的舒畅,金波的死,使他压抑的心舒缓了很多,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杀人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

    阿呆没有再停留,他清楚的知道冥王剑所带来的结果,一步步,缓慢的向下层走去。金波死了,他觉的在这里已经够了,他最终的目标是霍顿,是猫女,而不是那些被胁迫的侍女们,冰悲惨的遭遇使他对那些侍女们充满了怜悯。“所有人听着,暗豪夜总会已经完蛋了,立刻离开这里,否则将死无葬身之地。”冰冷得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蔓延到暗豪夜总会每一个角落之中,惊叫、哭喊的声音不断传来,渐渐的,声音停止了,阿呆将自己的精神力在斗气的辅助下蔓延到这个夜总会之中,他再没有发现一丝生气的存在,黑色的身影飘然而出,他走出到暗豪夜总会门外,看着这金碧辉煌,又无比黑暗的建筑,阿呆笑了,是的,他笑了,终于消灭了黑暗的一角,他感觉到异常的满足。

    “充斥在天地间的火元素啊!请赐予我燃烧的力量,以我之名,借汝之力,出现吧,灼热的火焰。”哧哧两声,两道深蓝色的火焰顿时出现在阿呆掌心之中。他双手缓缓合向中央,高声吟唱道:“升腾吧,火焰之球。”在惊人的精神力作用下,蓝色的火焰上不断凝结出一个个直径五厘米左右的小火球,漂浮在空中,阿呆眼中精芒一闪而逝,大片的蓝色火球铺天盖地的冲向面前这巨大的建筑,深蓝色的火焰带着无比的高温,金碧辉煌的暗豪夜总会燃烧起来,那巨大的建筑在火球术的肆虐下渐渐的被蓝色的火焰吞噬了。看着自己的成果,阿呆满意的眯起了眼睛,从怀里掏出冰的头像,让头像的面庞转向火焰,喃喃的说道:“冰,你看到了么?害你受苦这么多年的暗豪夜总会已经被火焰吞噬了。这火焰是不是很漂亮,它会将这个污浊的地方彻底清理掉,以后这里再不能害人了。”叹息一声,阿呆接着道:“冰,咱们要走了,要去找那个害你一生的人了。”小心翼翼的将冰的头像放回怀中,阿呆身形一闪,向城北的方向飘然而去。

    黑暗城城主府邸的一个阴暗房间内,霍顿来回的度步,猫女mimi一脸阴沉的坐在一旁。经过一天的休息,mimi的伤已经基本痊愈了,但他们的心都沉入了谷底。万无一失的计划最后居然还是被破坏了,而且竟然造成了黑暗城如此大的损失,接近两万名士兵死在那澎湃的金色能量之下,霍顿虽然封锁了消息,但他清楚的知道,这并不是办法,落日帝国上层早晚会知道这件事的。现在,他最害怕的,是那魔法师的报复,一想起那召唤出龙的年轻魔法师,他的心中就一阵冰寒。瞬间平掉上百平方公里的力量,可不是他能够应付的。

    mimi不耐烦的道:“你别来回走了。”

    霍顿停下脚步,看向mimi,“小姐,你到是给我想个办法啊!现在这种情况,你让我怎么向公爵大人交代。而且,那群人以后很可能会回来报复的。我可是贵教最忠实的朋友,贵教运行的资金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我提供的,难道你们愿意就这么看着我死么?”

    猫女沉吟了一下,恨声道:“都是你手下那个叫冰的贱人坏事,如果没有她出现,那个魔法师恐怕早就死了。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以你和公爵大人的关系,他应该会罩着你的,不过,先要解决了那个魔法师才行,他不单威胁到你,也威胁到了我们,他的实力实在太可怕了,就算没有龙帮他,我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霍顿叹了口气,道:“没想到会惹这么**烦,那小子居然在重伤又中了剧毒的情况下还能召唤出两条龙之多。府邸里的高手虽然还有不少,但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的金光可并不是他们能抵抗的。”看到圣邪使用龙语咒的人全都死了,他们也只是猜想到那金光是阿呆等人造成的,但并不知道当时的具体情况。

    猫女想起昨晚的金光,不由得一阵后怕,金光刚出现的时候,她就觉的不好,拼命的飞奔,终于在金光爆发的时候逃出了攻击范围之内,但就在她被后闪耀的金光却给她的心造成了异常强大的震撼,那毁天灭地的能量使她至今仍然心有余悸,叹了口气,她道:“实在不行,你就暂时放弃这里吧,跟我回教里,等我们想办法消灭掉那个魔法师之后,你在回来重整黑暗城的势力。”

    猫女的建议确实让霍顿心动,但是,他怎么舍的下自己在这边的产业呢,他的根基就在这里,如果离开了,等回来的时候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而且自己的叔叔马上就要不行了,朝中那些权贵早都被自己贿赂的差不多,只要叔叔一死,自己就能顺理成章的接受叔叔伯爵的封号和黑暗城主的位置,这些都是自己无法舍弃的啊!

    正在霍顿犹豫不决之时,外面突然传来了急迫的脚步声,慌张的声音响起:“子爵,子爵大人,不好了。”

    霍顿皱了皱眉,打开房间的大门,看到一个自己手下满脸惊慌的不断喘息着,怒道:“慌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那名手下喘息着道:“大,大人,暗豪夜总会起火,火势似乎很大,从咱们这边都能清晰的看到。您,您快去看看吧。”

    霍顿心中大惊,暗豪夜总会可以说,是他收入的最主要来源,耗费了他近十年心血才有了今天的规模,成为了黑暗城第一大赌场。慌忙之中,他扭头看向跟了出来的猫女,猫女眼中寒芒闪烁,冷声道:“火不会无端而起,走,咱们先去看看。把你所有的高手都找来,一切小心些。”

    看着猫女冷静的神情,霍顿的心放下了一些,吩咐那名手下道:“去,召集所有的人过来让他们在庭院中集合,记住,不要惊动城主大人。把守卫的士兵都给我掉开,我可不想让那些没用的家伙看到什么,你明白么?”

    “是,子爵大人。”手下答应一声,转身跑去传令了。

    霍顿回身从房间的墙壁上摘下一柄嵌满宝石的长剑,这把剑是他花重金得来,出自一名大师级炼金术士之手,剑长三尺二寸,不用刻意催动,本身就带有神圣之气,据说是由一名白衣祭祀加持过永久性的神圣魔法,有驱除一切邪恶力量的能力,当初他得到这把剑的时候自己都感到好笑,以自己做的那些事,用这柄剑真可以说的上是一种讽刺。剑握在手,神圣的气息透体而入,顿时让霍顿的心神安定了不少。

    猫女看着霍顿手中的长剑,脸上流露出一丝厌恶的神色,皱眉道:“你怎么用这种剑。”

    霍顿苦笑道:“也只有拿着它我才能安心,希望不是那魔法师找回来了吧。”

    猫女眼底闪过一丝寒芒,作为组织中十二大天王之一的她,第一次遇到这种让她感觉无法对抗的人物,心中的怒火早已经燃烧起来。恨声道:“就算他来了又怎么样,早晚我会让他死在我的猫爪之下。走吧,你的属下们应该集合起来了。”

    霍顿点了点头,两人一起走出房间,很快来到城主府邸的庭院之中,庭院里聚集着四、五十人,每个人身上都流露着沉凝的气势,这群手下,都是霍顿用各种方法聘请而来,其中包括两名脱离了魔法师工会的大魔法师,如果不是先前那些对付阿呆等人的十几名魔法师全都陨命,他手下的实力会更强。看着自己这些功力非凡的属下,霍顿的心不由得安定了许多,看着远方暗豪夜总会亮起的方向,霍顿恨声道:“大家应该已经都看到了,我的暗豪夜总会起火,这恐怕是人为造成的,我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子敢动我的地方,不过,不论是谁,我都不会放过。现在,是该展现你们实力的时候了,跟我走。”说着,和猫女一起,当先向府邸大门走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