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死神诞生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阿呆的消耗实在太大,他丹田中的银色金身已经变得暗淡无光,小心的催动着体内的能量,不断的运转着,激发着自己的潜能,一边修补着受损的经脉,一边恢复着功力。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阿呆的功力终于恢复了五成,伤势也好了大部分。他担心着冰的状况,缓缓收功,从打坐中清醒过来。一睁眼,他就看到精灵少女正全身闪耀着淡淡的绿色光芒,为冰治疗着,她刚刚恢复的法力不多,支撑的异常艰辛,额头上密布着汗水,阿呆心中一紧,赶忙凑到冰的身前。

    冰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很多,但脸色仍然苍白,眉头微皱,似乎在经历着无尽的痛苦。

    精灵少女深吸口气,散去了手中的魔法,娇躯一晃,险些摔倒,在阿呆的扶持下才稳住身体。阿呆急忙问道:“姑娘,她怎么样了?”

    精灵少女黯然摇头,低声道:“我已经尽力了,这三个小时,我几乎将自己全部的法力全都用掉,但仍然无法挽回。她不光受到了那个猫女的重创,而且,她体内本身就有一种剧烈的毒素,毒素早已经侵入她的骨髓,似乎一直靠什么药物维持着生命,现在她失血过多,毒素已经发作起来,先前只是靠你的真气维持着。现在,恐怕就是女王陛下亲自来了,也不可能救回她的生命。”

    阿呆全身大震,楞楞的看着冰那凄美的娇颜,泪水不断的流淌而下,“为什么?为什么老天如此不公,我,我不要她死,一定还有办法,一定还有办法的。”阿呆拉起冰的手,将她抱在自己怀中,拼命的将自己好不容易才凝聚起来的生生真气不断的输入,白色的光芒包裹着冰的娇躯,使她看上去是那么的圣洁。冰的脸色竟然渐渐的红润起来,咳出一口鲜血,缓缓的清醒过来。

    精灵少女幽幽一叹,她清楚的知道,冰的生命已尽,这只不过是最后的回光返照而已。站起身,她不想打扰他们这最后的时光,冲岩石兄弟使了个眼色,拉着两人的大手走出三米之外。

    阿呆并不知道在自己背后发生的一切,他看到冰的脸色红润起来,顿时大喜过望,更加不断的将生生真气输入到冰的体内。

    冰终于睁开了眼眸,已经变得灰白的瞳孔没有一丝神采,她首先看到的,就是阿呆焦急的面庞,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我,我们出了黑暗城么?”她的声音低沉而有些嘶哑,精灵少女虽然没有能治好她,但还是帮她把肺部的伤势稳住了一些,使她说话不再那么费力了。

    阿呆点了点头,柔声道:“你别说话,我们现在已经在城外了,放心吧,我一定能治好你的。以后你再也不用在那个黑暗的地方待下去了。”

    冰微微一笑,道:“傻孩子,我自己的情况难道我自己还不清楚么?我今年二十三岁了,虽然我快要死了,但是,有生以来,只有今天是我最幸福的。”

    阿呆一楞,“我,我可不是孩子,我只比你小五岁而已啊!你一定不会死的。”

    冰的眼底流露出迷茫的神色,喃喃的道:“你真是好傻啊!不过却傻的很可爱。你知道么?你是我这一生中唯一喜欢过的人。我就要去了,你愿意听我倾诉么?我想让你知道我的过去,知道我的一切,那样,就算是死,我也能瞑目了。”

    阿呆心底升起强烈的恐惧感,大声喊道:“不,不,你一定不会死的,一定不会,我一定能救活你,你要坚持住啊!”泪水不受控制的倾泻而下,他突然感觉到,这个只和她相处了一天,却两次救了他性命的女孩儿对他是那么的重要。

    冰勉强抬起手,抚摩着阿呆的面庞,微笑道:“人总是要死的,有的时候,生要比死更加痛苦。死对我来说只是解脱。我,我唯一舍不下的,就是你。你是不是觉的我很贱,我们才只认识了一天,我却和你说这种话。”她按住阿呆的嘴,阻止阿呆争辩,“别说话,好么?听我说下去,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但我想说的话还很多、很多。这是我这一生最后的愿望,成全我吧,好么?”

    阿呆的泪水顺着冰的手掌不断的流淌而下,他轻轻的点了点头,紧紧的抓住冰那冰冷的小手。

    冰轻轻的叹息一声,看着寂静的夜空,眼中一片迷茫之色,“虽然只相处了一天,但你的身影却已经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心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命很苦很苦,我出生在离黑暗城不远的一个小村里,现在那个小村子已经没有了,被黑暗城的人霸占了他们原有的土地。在我还没有记忆的时候,我的母亲就已经死了,父亲的脾气因为母亲的死而变得非常暴躁,母亲去世后一年,他就给我找了个继母,继母对我总是很冷淡,尤其是有了弟弟以后,我在家里只是个多余的人,不论是父亲还是继母,他们在生气的时候都会打我、骂我,似乎我生来就是给他们打骂似的,就是那时,养成了我冰冷的性格。八年前,那时候我十五岁,村子里突然来了一大群人,他们要将我们赶出家园,强占我们的土地,村里人当然不干,就和他们吵了起来。可那些人根本不讲理的,他们开始疯狂的屠戮我们的村民,我记得那些屠夫中有一个人说过,实力就是公理,不愿意让出土地,你们就去地狱吧。是的,除了我以外,全村大大小小、老老少少二百多条生命全都消失了,在两个小时内消失了,父亲死了,继母死了,弟弟也死了,但我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一点悲哀的感觉,我在等,等那些刽子手将我也一起杀死,只有十五岁的我,却觉的死比生应该更加快活。但是,他们没有那么做,在那时候,我第一次见到了霍顿子爵,也就是我后来的主人。”说到这里,冰的呼吸有些急促,在阿呆的生生真气帮助下,才渐渐稳定下来。

    阿呆哽咽着说道:“冰,你,你别说了,先休息一会儿吧。”

    冰轻轻的摇头,道:“不,我要说,让我说下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群人就是霍顿子爵带去的。他没有杀我,是因为看上了我的姿色。他将我带回了黑暗城,弱小的我又怎么能反抗呢。在黑暗城中,他找人为我装扮、为我清理全身,给我好吃的东西吃,当时,我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好人,是上天派他来从父亲和继母的手中拯救我的。可是,我哪儿有那么好的命运呢,霍顿那个畜生,在之后不久,我的身体刚刚健康起来的时候,就**了只有十五岁的我。我的身体就在那时已经被他玷污了。我恨,我好恨他,我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但是,我太弱小了,根本不可能与他对抗。只能默然抗争着。他对我说,我今后就是他的奴隶,只能叫他主人。也许是我冰冷的性格得到了他的欣赏,他找来许多人教我各种东西,包括武技、各种才艺和……怎么去勾引男人。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么?我说我是一个不干净的女人。霍顿为了享乐、为了敛财、为了拉拢其他势力,不但自己经常占有我的身体,还将我送给其他显贵,供他们阴乐。我恨,我恨所有的人,我想过自杀,但我却又舍不得死,因为,我还要报仇,我要杀了霍顿才能死得瞑目。为了这个信念,我一直在等,在等待机会找霍顿报仇,但是,我却发现,自己中了霍顿的毒,不光是我,凡是霍顿手下的亲信,都中了他下的慢性剧毒,这种毒药的毒性异常剧烈,霍顿会每个月发给我们一定的解药来抑制毒性的发作。如果谁违背了他的意思,那就会毒发身亡,剧毒虽然可怕,但怎么比的上他的狠毒,为了寻找机会,我刻意的讨好他,终于成了他的亲信。就这样,我在霍顿身旁一待就是八年。霍顿是个谨慎的人,他从来不会露出破绽,身旁总是有高手守护着,即使是在床上,他都保持着十分的警惕。八年了,我竟然找不到一个刺杀他的机会。”

    阿呆咬住自己的嘴唇,他已经不是在默默的流泪了,呜咽的哭泣声不断从他口中传来,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冰的眼底会一直流露着悲哀和沧桑的神色,她还只不过是个二十三岁的少女,却已经经历了如此多的痛苦,那是自己根本无法想象的痛苦。

    冰抹去阿呆脸上的泪水,愤恨的声音变得柔和下来,“我听你的朋友叫你阿呆,这是你的名字么?”

    阿呆点了点头,但却哽咽的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冰微笑着道:“真是个好傻的名字啊,不过到是和你的人很相象。别哭了,阿呆,仔细的听我把话说完,你是我这一生中唯一的一个倾诉对象啊!昨天,我接到金波的通知,他让我去接近你,诱惑你,说这是霍顿的命令。当我第一眼在富贵厅门口看见你的时候,并没有觉出你有什么出奇的地方,魔法师我也见过不少,只是没见过你这么年轻的而已。我的心早已经死了,于是按照金波所说来接近你。你那窘迫的样子使我一眼就看出,你还只不过是个刚刚出道的雏而已,我极尽所能诱惑你,可是,没想到你的意志那么坚定,我还不算难看吧,但我的诱惑你竟然能经受的住,当时我真的以为你是没有那种能力的男人呢。”

    听着冰轻松的语气,阿呆的悲意稍敛,脸微微一红,道:“我,我……”

    冰红润的脸色渐渐黯淡了,但笑容依旧不减,断断续续的道:“你……什么……啊!后……来,你们……去赌……轮盘,我……发现……你果……然像霍……顿所说……的那……样,竟……然是一……个会武技……的魔法……师,你用……斗气……去控制轮……盘的滚珠,……竟然接……连成功,我……实在忍耐不住……,想试探……你的……功力到底……有多深,……所以才偷……袭了……你,而你……却并……没有被……我的偷袭……伤到,咳……咳,……那时候……我才明……白,你竟……然有着……强大的实……力。本……来,我以……为你会暴怒……的想杀了我……,但是,你……却没有……,我从你……那清澈……的眼……眸中只……看到……了一丝……怒意,你善……良的心是我在……黑暗城……中从来没……有见过……的,不禁对……你产生了……些许好感……,不忍心你陷……入在这……里,所以……我恢复……了平时的……冰冷。后……来在圣贵……厅中,我帮……着庄……家再一……次向……你出……手,……竟然……还是……败了……,你也……同……样没有怪……我,金……波暗……示我……,让……我用……**……勾引你……,让你……沉沦……在……**……之中,我也……想看看你……到底能……不能受……的了我……的诱惑……,于是一……进房间……我就开……始脱衣……服,可……可是……,你竟……然说……要帮……助我……离开这……里。你的……善良深深……的打动了……我的心……。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真……正爱……上你……的……么?就在……你转……过身看……到我……的裸……体,流……鼻血的……时候……,你那……时的样……子真的……好傻……哦,也……好可……爱,看……着你落……荒而逃……的狼狈……样子,……我的心……第一次……真正……的快乐……起来……”

    想起在房间中自己面对赤luo的冰时那狼狈的样子,阿呆不由得全身大震,冰爱自己,冰是第一个亲口告诉自己她爱自己的女孩儿,感受着冰的身体已经渐渐的僵硬,阿呆泪如泉涌,颤抖着道:“别,你别说了,我,我……”

    冰的大眼睛微微合拢了一些,长长的睫毛已经快搭在眼睑上,如梦似幻的说道:“后……来,……在拍……卖会……上,……靠着……你的……那段……时间,……我真的……感觉……很幸福……,你身上……的温……度不断……温暖着我……的心,我……我多……想……靠多……一会……儿……啊!可……是,猫……女的……出现,夺走……了我的……快乐。再……后来,……你们离开……拍卖……会以……后,我发……现霍……顿带……人去追……你们……了,心……中非……常为……你担……心,想……起以……前霍……顿的手段……,我知道……,……你们一定……中……了他……的……冷凝霜……,还好……他带走……了大量的……人手,夜……总会中……守卫……并不森严……,由于……我和……他的……关系还……算密……切,……也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动……向,终于……成功的将……解药……偷了……出来。在……你被……偷袭之……前赶上了……。救下……你的……一刻……,我全……身都……被冷……汗湿……透了,我好……后怕……啊!如……果我再……晚来一点……,就会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去。那……样,……我会……比现……在更……痛苦……。”

    阿呆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性命是怎么得回来的,冰的两次舍命相救才让自己现在依然活着,他紧紧的抓住冰的小手,一边灌注着生生真气,眼中流露出感激的神色。“冰,谢谢你,你一定要坚持住啊,你不能死,我,我会用我的一生来报答你的。”

    冰的眼眸更加黯淡了,她咳嗽几声,鲜血从嘴角流出,温柔的看着阿呆,声音更加虚弱了,“我好……高兴……听到……你这……么说啊……!但我……救你……并不是……让你……来感……激我。傻……孩子……,我知……道我……是配……不上你……的,也……不……会真……的去奢……望你的……爱,……只要我……爱……你,……就足够……了。……我,我要……不行……了。……你以……后多……保重……吧,……落日帝……国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早点……离开……吧。我……好冷,抱紧……我,好……么?……我爱……你,现……在更……爱你……,我的……灵魂……,一……定会……在天……上保……佑你……的,我……相信……,你一……定能……得到……真正……的幸……福,阿……呆,阿……呆……,我多……么希……望能……活下……去,哪怕……是每天……看到你……也好……”冰抚摩阿呆的手滑落下来,无力的倒在自己身旁,她静静的闭上了眼睛,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靠在阿呆怀里,一滴晶莹的泪水顺着她那苍白的面庞流淌而下,冰满足的去了,无怨无悔的去了,她似乎再也没有了任何遗憾。

    阿呆紧紧的搂着冰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机的娇躯,整个人完全呆滞了,就那么静静的坐着,一动不动。他心中的悲伤已经到达了顶点,他的心在流血,大脑中一片空白,他不愿意相信,昨天下午还活生生的冰,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岩石兄弟和精灵少女站在阿呆身后,他们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无法驱除阿呆心中的悲伤,只能默默的陪伴着他,感受着他那无声的悲伤。

    良久,阿呆小心的将冰的娇躯缓慢的放在地上,轻声道:“冰,你并不是一个不洁之人,在我心中,你的心是那么的纯洁。你安心的去吧,你的愿望我一定会帮你实现的。我会永远将你带在身边,让你看着我,好么?我想,你一定会很高兴吧。来,让我先为你将所有的污祟清除掉,还你洁净之身。充斥于天地间的火元素啊!请赐予我你们温暖的力量,凝聚成球,现于我手。”深蓝色的火球出现在阿呆手上,“冰,我要永远留住你的完美,去吧,我的火焰。”他一手轻托,将冰的娇躯托离地面,另一只手将火球释放而出,顷刻之间,漂浮在空中的冰已经被深蓝色的火焰包围了,在高温之下,缓缓的化为灰烬。阿呆用生生真气在冰的尸体周围布下一层气罩,使那些灰烬不至于飞散。在火焰的吞噬下,冰的身体消失了,在气罩之中只剩下一片白色的骨灰,阿呆双手合起,催动着体内真气,将骨灰不断的融合起来,骨灰在生生变庞大的压力之下渐渐的凝结在一起,体积渐渐变小,最后,终于变成了拳头大的一小团,阿呆闭上眼睛,右手不断向那个骨灰团划去,一道道黄色的光芒闪过,骨灰团渐渐变形了,阿呆凭借着对冰牢固的记忆,将骨灰团刻画成了冰的模样,从来没有过雕刻经验的阿呆,在刻画中倾尽了自己内心全部的感情,白色的头像是那么栩栩如生,阿呆睁开双眸,伸手向头像一招,白色的头像飘落在他手中。阿呆凝视着微笑模样的头像,看着冰的眼眸,不禁有些痴了。

    岩石的衣襟早已经被自己的泪水打湿,他走到阿呆身后,搭上了阿呆的肩膀,“阿呆,节哀吧。阿冰姑娘已经死了。”

    阿呆默默的摇了摇头,道:“不,她没有死,她永远都活在我心底,我会带着她走遍大陆,让她永远都能看到大陆上动人的美景。”说着,珍而重之的将冰的头像收入怀中。转过身,他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冲岩石道:“大哥,咱们打坐吧,先恢复身体状态再说。精灵姐姐,谢谢你之前帮我留住冰的生命。”说完,径自坐在地上修炼起来。

    岩石三人面面相觑,如果阿呆大哭大闹,他们到不会奇怪,可阿呆却如此平静,带给他们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似乎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就要发生了。三人也都累坏了,再也顾不上其他,跌坐在地各自修炼起来。

    一天之后,阿呆率先醒了过来,他体内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功力尽复,全身充满了澎湃的生生真气。天尽黄昏,夕阳的余辉将大地照成了红色。阿呆面容沉静的站立在那里,从怀中摸出冰的头像,喃喃的说道:“冰,你八年来的愿望就让我为你去实现吧。如果不是我的懦弱,猫女不会有机会伤到你,我在你面前发誓,从今天开始,我阿呆再也不会随便放过任何一个恶人,我要让他们全部下地狱,让他们的灵魂永世不得超升。我将会成为那些邪恶之人的梦魇,成为带走他们邪恶灵魂的——死神。”冰的死彻底改变了阿呆,他的善良虽然依旧存在,但心底的杀机却已经提升到了极至。身上散发着冰冷的杀气,修长的手下意识的已经摸上了胸前的冥王剑。

    森冷的杀气将岩石从静修中惊醒,岩石睁开眼睛,看到阿呆时不由得全身一震。阿呆身上的红色魔法袍虽然已经破败不堪,但他站在那里,傲渊山岳的气势却深深的震撼着自己,尤其是他冰冷的表情,使人心底生寒。岩石突然感觉到,面前的阿呆,再不是那个善良软弱的阿呆了。站起身,岩石走到阿呆身旁,“兄弟,你怎么了?”

    阿呆淡淡的道:“大哥,你的伤好了么?”

    岩石道:“已经没事了,只是功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而已。”

    阿呆眯起眼睛,看着渐渐消逝的夕阳,“大哥,我有件事情必须要去做,别拦着我,好么?”

    岩石一楞,道:“你要去干什么?”

    阿呆脸上流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我要回黑暗城帮冰完成她的心愿。”

    岩石心中一凛,沉声道:“你要再回黑暗城?你知道这样会面对什么吗?”

    阿呆轻轻点头,将用冰的骨灰制作的头像举到自己面前,“我当然知道会面对什么?我已经当着冰的面发过誓,从今以后,我阿呆绝对不会再做出懦弱的事,只要是邪恶之人,我一定会收取他们的性命和灵魂。岩石大哥,别拦我,你现在也拦不了我,在这里等着我的归来吧。相信我,现在的我是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拦的了的。”

    感受着阿呆身上那冰冷的杀气,岩石微微一叹,他清楚的明白现在阿呆内心的感受,当初云儿死的时候自己不是要比他更疯狂么?如果那时自己能够立刻找到凶手,恐怕就是有天神拦着,自己也会义无返顾的冲过去,抬起头,他看向阿呆有些呆滞的面容,叹息道:“去吧,兄弟。男人有的时候,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不过,你还有很多任务没有完成,答应我,为了我们,为了你那长时间未见的老师,也为了月月,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阿呆全身一震,他本来已经抱下了必死之心,岩石的话又重新唤醒了他求生的**,是啊!我还有朋友,还有哥里斯老师,还有不知道能不能再见面的月月,我不能死,我还要去铲除世间的恶势力,郑重的点了点头,“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岩石点了点头,道:“那你现在就去吧,我们就在这里等你回来,不要让我们等的太久。”

    阿呆轻轻的抚摩着冰的头像,轻声道:“冰,我们走吧,你要仔细看着,看着我是如何替你完成愿望的。”话音落下,阿呆双脚点地,全身冲起,向着黑暗城的方向飞驰而去。

    看着阿呆离去的背影,岩石喃喃的说道:“兄弟,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啊!”他也想和阿呆一起去,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功力还没有恢复,就算恢复了,如果自己也跟去,只会拖累阿呆,阿呆有龙的保护,一定能回来的,圣邪先前展现的能力让他至今仍然心有余悸。但他哪里知道,因为过度激发自身潜力,圣邪已经进入了完全的沉睡之中。而且,阿呆为了要亲手为冰报仇,根本就没打算借助龙的力量。

    阿呆风驰电掣般向黑暗城奔去,远远的,他已经看到了黑暗城的城墙,天已经黑下来了。寂静的夜空中点缀着点点繁星。被击毁的城门还没有修复,只有十几名卫兵在谨慎的把守着。阿呆早已经将残破的魔法师袍脱掉了,露出里面的巨灵蛇全身甲,他小心的绕到城墙的一个阴暗处,以生生变的功法用固态生生斗气包裹住自己的双手,轻轻一纵,跃起七米之高,双手像切豆腐似的,悄无声息的插入到城墙之内,他谨慎的向四周看了看,双手用力,身体再次提升,又上升了一个七米。用着同样的办法,几个起落,阿呆已经飘上了城头。由于已经入夜,城上的守军并不是很多,他趁着前一路巡逻的守军经过的空挡,小心的穿过城墙飘落在城楼之上。身形一闪,已经躲进城楼的阴暗处。一排巡逻的士兵拿着火把匆匆而过,士兵们的脸上都流露着严肃的表情。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