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落魄商人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西非尔举起水杯,朗笑道:“军营中是不允许喝酒的,今天我就以水带酒,为我们光明虎军之前对长老的冒犯道歉。”几乎所有光明虎军的高级将领全都在座,包括平时不怎么和军队接触的魔法师团团长斯瑞在内,大家一起站起身形举起了水杯。

    阿呆赶忙跟着站了起来,尴尬的道:“我明白你们也有苦衷的,怎么能怪你们呢。”

    光明虎军的高级将领们,毫不吝惜的用溢美之词称赞着阿呆强大的实力,一席盛宴在欢快的气氛下足足吃了两个小时才结束。

    西非尔亲自带人将阿呆三人送到了边界,“长老,如果您在落日帝国遇到什么危险,就立刻回来,只要到了我们这里,我们一定能保证您的安全。不过,我这些担忧应该都是白费的,以您那么强大的实力,落日帝国那些卑鄙的家伙,又怎么能伤害的了您呢。”

    斯瑞道:“阿呆长老,您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魔法师。能将自己的召唤生物维持一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即使在魔法书籍中我也没看到过啊!”

    岩石早已经听烦了这些人的赞美,有些不耐烦的道:“好了,不劳各位远送,我们要赶路了。阿呆,咱们走吧。”

    西非尔等人目送着阿呆三人的身影消失后,才返回了军营。心情忐忑的去给奥尔多斯写汇报信了。

    终于进入落日帝国境内了,阿呆将精灵手镯从神龙之血内取出,道:“那些将军们真是太热情了,我的头好晕啊!”应酬对于阿呆,可以说是最不擅长的,今天在军营中说的话,比他平时十天说的还要多。

    岩力哈哈笑道:“谁让你能召唤出那么强大的银龙,也难怪他们会不断的奉承你了。阿呆兄弟,以后再遇到敌人,你只要把龙召唤出来,谁还能是咱们的对手。那些落日帝国的贵族根本不算什么。”

    阿呆摇头道:“其实,圣邪还只是一头小龙而已,它的实力是很有限的,只不过被西非尔总指挥他们夸大了而已。龙虽然强大,但并不是无敌的。”他清楚的明白圣邪有多强的实力,如果自己用生生变加上玄铁弓,圣邪根本就无法抵挡,之所以在军营中产生那么强的震撼,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龙这种强大而神秘的生物起到的威慑。

    岩石道:“阿呆说的对,不论做什么事,还是自己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才能有保障,龙也不是每次都能召唤出来的。咱们在寻找精灵的过程中也要努力修炼才行。”三人一边说着,已经进入了落日帝国黑暗行省境内。和光明行省的大部队驻防正好相反,黑暗行省境内平静的很。三人穿过一片丘陵地带,进入了平原。他们不敢走的速度太快,迂回的前进着,用精灵手镯的能力探询着周围有没有精灵的身影。

    落日帝国黑暗行省首府黑暗城城主府邸。

    偷袭魔法师工会残余的五名黑暗魔法师和四名杀手分散的坐在一个黑暗的大房间内。

    门开,一缕光线从外面照了进来,一名身穿华服的中年人走近了房间,他反手将门关上,房间内又重新恢复了黑暗。杀手们仍然分散在四周,而五名黑暗魔法师则站了起来。

    中年人淡淡的问道:“此行结果如何。为什么光明行省的奥尔多斯会将军队都集中在边界上?难道你们泄露了此行的目的了么?”

    为首的黑暗魔法师双手背后,声音有些嘶哑的道:“魔法师工会比我们想象中更要强大。此次偷袭没有得手。”

    中年人皱了皱眉,道:“没有得手?失败到什么地步?难道奥尔多斯的光明虎军是因为你们的原因才集结的么?”

    黑暗魔法师冷哼一声,道:“你不要用询问下属的口气冲我说话,这次行动确实完全失败了,没有一个魔法师工会的人死在我们手里。只是在光明行省的守军追杀时,我们干掉了几百名普通的士兵。”

    中年人眼中的寒光即使在昏暗的房间内仍然能清晰的看到,“完全失败?计划那么周详为什么会完全失败。魔法师工会事前不可能有准备,折损这么多人手,你让我怎么向大公爵交代。你把事情的经过说清楚。”

    “哼,不用你去交代,大公爵那里我自会去说。没必要再向你解释,立刻准备马车,我们要赶回日落城。”

    中年人全身散发丝丝冷气,语气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为什么不能向我解释。你不要忘记,我才是这次行动的策划者。”

    黑袍魔法师丝毫没有被对方的样子吓倒,不屑的道:“因为你不配听我的解释。你也不要忘了,我是什么身份。别说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子爵,就是公爵大人对我也是礼敬有加。我没时间在这里跟你辩解,赶快备车,我要回去向教主复命了。”

    中年人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他勉强抑制住自己滔天的怒火,黑暗魔法师背后的势力是他惹不起的,就算公爵大人也要依靠他们,他尽量将声音控制的平静些,道:“车早已备好了,你们现在就走吧。”

    黑袍魔法师淡然道:“我们走。”当先向门口走去。打开门,在外面光线的照射下他停了下来,长长的背影覆盖在中年人身上,他背对着中年人道:“看在你是公爵大人嫡系的份上,我提醒你。在魔法师工会中,有一个武技高超的年轻魔法师。这次的行动就是被他破坏的,他的魔法如何我没看到,但武技却非常高明。而且,我在魔法师工会中用出了恶魔的召唤,可在后来等待消息中,我们发现,禁忌的恶魔召唤竟然没有给魔法师工会带来伤亡。你好好想想吧。”说完,带着四名魔法师和残余的杀手离开了。砰的一声,最后出门的一个人将门用力的关上,房间内,只留下被称做子爵的中年人自己。

    中年人心中的怒气都被黑暗魔法师最后的话打消了。喃喃的道:“恶魔的召唤?那个家伙居然用出了恶魔的召唤。难道他不知道这个魔法有多危险么?而魔法师工会竟然将这个魔法接下来了。会武技的青年魔法师,看来,这次行动也不能说是完全失败,最起码探询到了华盛的底细,没想到,他们竟然也有隐藏中的势力。”想到这里,他有些苍白的脸上流露出阴狠的神色。

    “来人。”中年人大声喊着。一条纤细的身影将门推开一到缝隙闪了进来。动听但冰冷的声音响起,“主人。”

    “传我的命令,之前的所有部署全部取消,一切人员回到自己的岗位待命,同时,命令鹰潜入光明行省,打听一个会武技的青年魔法师情况,一有发现立刻回报。还有,让探子时刻注意光明行省集结的那些部队动向,一有异常,迅速回报。”

    “是,主人。”身影一闪,纤细的身影消失了。中年人嘴角流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跟在纤细的身影后面,也出了房间。黑暗的房间寂静下来,再没有一丝生命的波动。

    天已经暗了下来,阿呆三人找了一处避风的山包处停了下来。

    岩力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满的说道:“留在军营过夜多好,非要傍晚赶路,这可好,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又要睡野地了。”

    阿呆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岩力大哥,可那些将军们实在是太热情了,我怕要是不走,恐怕会让他们缠的晚上连觉都睡不了。”

    岩力哈哈一笑,道:“好拉,不用解释,跟你开玩笑的。快,用你那火系魔法点堆篝火吧,现在可刚三月,寒意还是很足的。”说着,指了指地面上三人刚刚敛来的树枝和一些树叶。

    阿呆答应一声,吟唱起已经很久没有用过的咒语,“充斥于天地间的火元素啊!请赐予我你们温暖的力量,凝聚成球,现于我手。”阿呆清晰的感受到周围不断向自己凝聚的火元素,那点点红芒不断的会聚着,噗的一声,阿呆手上亮了起来,一个直径十厘米左右的深蓝色火球宛如来自地狱一样,燃烧起来。阿呆吓了一跳,自己的精神力难道又进步了么?怎么火球这么大,而且似乎热量也增加了许多。

    阿呆的魔法力是增加了,不,应该说是精神控制力增加了,这半年以来,他每天在练习生生变的时候,都是全神贯注的用意识控制着体内的生生真气逐渐转化为固体形态,再变幻成各种样子,这就使他的精神力不断的得到修炼,虽然并没有刻意冥思,但精神力还是有了一定的进步,再控制起魔法元素来,也就更加得心应手了。阿呆伸出左手,运起生生真气,手指上闪烁着淡淡的白色光芒,在火球上轻轻一弹,一点蓝色的火星顿时飘飞而出,虽然只有一点火星,但落在柴堆里却一下就点燃了整堆树枝,黑暗的夜晚顿时亮了起来,三人同时感觉到身子一暖。他们将手放在火堆旁,暖和着自己的身体。岩力道:“阿呆,我再去找点树枝,火点的大了,我估计这些不够烧一晚的。”说完,转身向不远处的小树林走去。

    由于今天三人都吃多了,现在并没有饿意,阿呆和岩石找来些冬天剩余的枯叶堆在一起,暂时当做床铺,准备睡觉。

    岩石道:“阿呆兄弟,咱们这回寻找精灵族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如果想踏遍落日帝国每一个角落,恐怕两年的时间也不够。更何况,还不知道有没有其他国家染指那些被掳掠的精灵,如果有的话,会更加麻烦。”

    阿呆想了想,道:“岩石大哥,上回咱们议论过,那些精灵族人既然是盗贼工会掳走的,他们应该是卖给能出的起价钱的大贵族了,我想,既然是大贵族,应该不会在一些偏僻的地方吧。虽然落日帝国很大,但有大贵族居住的城市应该不会太多,咱们只要将这些大城市作为首要目标先找一遍,应该就会有一定的收获,只要咱们能找到精灵族的族人,从他们口中,必然会了解到一些情况,再寻找起来,也会方便的多了,你说呢?”

    岩石楞楞的看着阿呆,半晌才反应过来,笑道:“阿呆,你什么时候变得聪明了。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啊!”

    阿呆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说道:“我可说不上什么聪明,只是突然有了这个想法就说了出来而已,大哥,你觉的可行么?”

    岩石哈哈笑道:“当然可行了,这可能是现在最好的办法,来,让我看看,离咱们最近的大城市是哪个?”说着,从怀里掏出地图平铺在地上,先找到他们自己所在的位置,再向周围找去。“恩,就是这里了,咱们在黑暗行省,黑暗行省的省会黑暗城是这里最大的一座城市距离这里已经很近了。咱们就从这里找起,然后咱们找遍每一个行省的省会城市,最后的目标就是落日帝国的首都。”

    阿呆点头道:“好,那咱们明天就快点赶路,直接去黑暗行省。希望这第一站能有所收获吧。”

    “放开我,放开我,你让我去死,让我去死吧。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哭嚎声不断传来,阿呆和岩石愕然望去,只见岩力正从树林中跑过来,腋下还夹着一个人似的,那个人不断的挣扎着,哭嚎声似乎就是他发出的。

    岩力身体飞腾而起,落在阿呆和岩石的身旁,手一松,将夹住的那个人扔在地上,那是一名中年人,身上的衣服多处划破,脸色苍白,一副狼狈的样子,被扔在地上,他顿时痛叫一声,爬了起来,指着岩力的鼻子就骂,“你个矮冬瓜,谁用你多管闲事,我难道连死的权利都没有么?要你来管,你算什么东西。”他说的是一口流利的神圣教廷语,使三人都能听懂。

    他的叫骂可算触动了岩力的逆鳞,乌光一闪,一柄战斧已经搭在了他的脖子上,岩力恨声道:“你说谁是矮冬瓜?”

    中年人哼了一声,道:“当然是说你,你杀吧,杀了我正好,我早就不想活了。”

    阿呆和岩石惊讶的看着中年人,岩石问道:“阿力,这是怎么回事,你找柴和怎么找了个人回来。”

    岩力怒道:“这个家伙简直是混帐,我刚才在树林中看到他要上吊自杀,好心将他救了下来,可他却骂我,早知道让他去死好了。”

    阿呆站起来,走到中年人身旁,将岩力的战斧拨在一旁,和声道:“大叔,你什么事想不开,非要去死呢?死了可就活不过来了。”

    中年人白了阿呆一眼,“废话,我既然想死,就没想再活过来,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一边说着,他的情绪又激动起来。阿呆按住中年人的肩膀,将一股淳厚的生生真气输入他体内,真气带着勃勃的生机滋润着中年人的身体,他的脸色红润了一些,情绪渐渐平静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变得呆滞了。

    阿呆看了岩石一眼,蹲在中年人身旁,问道:“大叔,到底什么事逼的你非要走上绝路呢?告诉我们好么?我们一定尽力帮你。”

    中年人看向阿呆,这才发现他是一身魔法师装束,眼底燃起了一丝希望,喃喃的说道:“我本是黑暗城中一个富商,在一年之前,我还是妻妾成群,家财万贯,可就是这一年的时间,我竟然失去了所有的一切啊!你说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都已经四十多岁了,不可能东山再起了。”说着,他将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原来,此人名叫瓦塔纳,原本在黑暗行省境内做着贩卖药材的生意,经过十余年的努力,置下了庞大的家业,人到中年,奋斗之心逐渐减退,开始固守所成,在黑暗行省的省会黑暗城之内买下了豪宅和店铺,依旧做着经营药品的营生,由于黑暗城的治安不好,经常会发生斗殴事件,所以对药品的需求很大,他的生意到是越做越红火,就连外省市的人也会前来购买,几年下来,在黑暗城中也算是小有名气。人有了钱,就会逐渐堕落,美女和赌博自然成了他的爱好,不但娶了十多名姬妾,更是在几名狐朋狗友的教唆下开始了赌博。赌博这东西一粘上,瘾头很快会越来越大,开始的时候,他还可以做到小赌宜情,输点钱对他来说也根本不算什么?可随着朋友们的鼓惑,加上他自己的赌瘾越来越大,赌注也成倍的上翻,很快,他就成了一掷千金的豪客。钱如流水般不断的消逝着,经过一年的时间,不但将自己的家产输了个干净,还欠下一屁股赌债,连自己的那些姬妾也都跑掉了,变成了孤家寡人。前天,赌场的人又来逼债了,为了能逃的活命,他只得从黑暗城中跑了出来,两天两夜在担惊受怕中度过,使瓦塔纳接近了崩溃的边缘,他觉的自己已经失去了一切,活着还要被人追杀,不如自我了结的好,就在树林中解下自己的腰带准备上吊自杀,这时候正好遇到去拣柴和的岩力,才将他救了下来。

    听完瓦塔纳的故事,阿呆倒吸一口冷气,虽然他还不太明白什么是赌博,但也深深的为其造成的危害而惊讶,“大叔,赌博这么可怕么?竟然能逼的您走上绝路。要是不赌不就好了。”

    瓦塔纳苦笑道:“你说的到轻松。赌博这种东西比美女还要上瘾,它可以让你一夜暴富,也可以让你一贫如洗,虽然赢的人很少,但大多数人却总是乐此不疲,根本控制不了自己,手里一有钱,就会觉的痒痒。黑暗城的赌博业非常发达,上到八十岁老人,下到十几岁的孩子,几乎无人不赌。像我这样倾家荡产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岩石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你们这全都是自找的,有着舒服的生活不过,偏要投入赌博的深渊,是你自己将自己逼上这条绝路的。”

    瓦塔纳叹息一声,痛苦的道:“是啊!是我自己逼自己的。可是,小兄弟,你不知道,当一个人有多的花不玩的钱,该享受的也都享受过了。他的灵魂是那么的空虚,为了找寻一个心灵的慰寄,我才走上了这条不归路。我现在也后悔,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我已经失去了一切,那是不可挽回的。现在对我来说,也许死就是最好的解脱吧。如果还有来世,我一定不会再赌博了,你们还是让我去死吧,我已经没希望了。”

    阿呆急道:“不用来世,您现在年龄也不大啊!重新发展也还来得及,大叔,你要振作起来,你可以重操旧业,说不定还能恢复往日的辉煌呢!”善良的他当然不能眼看着瓦塔纳去自杀,只能尽量的劝慰着。

    瓦塔纳叹息一声,道:“不可能了。我现在已经没有了年轻时的锐气,我也并没有儿女,现在可以说是了无牵挂。谢谢你们听我倾诉,我还是离开吧。找个地方了结自己,省得给你们添麻烦,死才是我最好的解脱。也许,赌场逼债的追兵已经快找到这里来了。”

    阿呆一把拉住想要站起的瓦塔纳,道:“大叔,您别这样,不就是点钱么?我们帮您还啊!”

    瓦塔纳看了阿呆一眼,道:“你虽然是个魔法师,但我欠下的并不是个小数目,足有上万金币啊!那可不是说还就能还上的。哎——,在以前,一万多金币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就算把我论斤卖掉,恐怕也不值百分之一吧。”

    阿呆楞了一下,道:“上万金币?”这个数字让他不禁想起当初在光明城时卡里对他说的话,作为魔法师工会的长老,在任何分会都可以调动一万金币以下的财物,自己不是就等于有了上万金币么?既然为了救人,也算不上是乱花了吧。想到这里,毅然道:“不就上万金币么?大叔,你别担心,我帮你还。然后你就可以重获新生了,再重头开始也还来得及啊!”

    瓦塔纳眼中一亮,抓住阿呆的肩膀,颤声道:“小兄弟,你,你说什么?”

    阿呆坚定的说道:“我说,您的赌债我帮您去还,这样,您就可以不用死了吧。”

    一旁的岩石暗暗摇头,心想,阿呆连这个人的底细都不知道,只听了他一面之辞,竟然就愿意这么毫无保留的帮助他。

    瓦塔纳身体一软,瘫倒在地,激动的泪水不断流淌而下,喃喃的道:“孩子,你真是好人,你真是个好人啊!我,我又有救了。又有救了。看来,天神真的是在眷顾我啊,让我遇到了你们这样的贵人。”

    阿呆将瓦塔纳扶了起来,劝慰道:“大叔,您别这样,我们总不能看您走上绝路啊!您先跟我们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咱们就去黑暗城。”

    瓦塔纳不停的喘息着,目光呆滞的望着面前火红的火堆,喃喃的说不出话来。

    阿呆取出干粮和水,递给瓦塔纳,道:“大叔,您先吃点东西吧,然后早点休息,明天到来时,一切都会变好的。”

    瓦塔纳接过干粮和水,哽咽着道:“小兄弟,我该怎么报答你才好啊!”

    阿呆道:“不用您报答我,您只要好好的活着,就行了。快吃吧。”瓦塔纳似乎早就饿的不行了,拼命的将干粮向自己嘴里塞,快噎到时,才喝一口水。阿呆看着瓦塔纳的吃相,满足的笑了,对他来说,帮助别人就是最大的快乐,那会给他带来满足感。

    岩石将阿呆拉到自己身旁,低声道:“阿呆,这落日帝国可没什么好人,你怎么知道这家伙不是骗子呢?还是小心点好。何况,一万金币可不是小数目,你真的要帮他吗?”

    阿呆点头道:“大哥,你看瓦塔纳大叔多可怜啊!他都要自杀了,又怎么会是装的呢?你就别多心了,一万金币虽然很多,但为了救人,还是值得的啊!我想,魔法师工会是不会怪我的。”

    岩石叹了口气,道:“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正好咱们初到这里,也缺个向导。”他不忍心让阿呆为难,但却暗暗注意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瓦塔纳。心想,只要你露出狐狸尾巴,有任何对我们不利的举动,我一定会让你身首异处的,进入黑暗行省以来,岩石一直非常谨慎,毕竟这里是全大陆文明的黑暗之地,传说中,这里到处都充满着邪恶的气息……

    第二天清晨,在瓦塔纳这熟悉地形的人带领下,四人踏上了前往黑暗城的路。一路上,瓦塔纳除了指引路径以外,一直沉默寡言,很少说话。只是偶尔用充满感激的目光看看阿呆。离黑暗城越近,他脸上担忧的神色也越浓。

    黑暗城,黑暗行省的省会,其规模之大,似乎更在光明城之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不断从宽阔的城门处来回穿梭着,表面上丝毫看不出这是一个黑暗势力发达的城市,似乎和光明城并没有太大区别似的。来到城门口,瓦塔纳停下脚步,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色,似乎面前并不是城市的大门,而是一面地狱之门似的。

    “大叔,你别担心,我既然答应帮你还钱,就一定能做到的,走,咱们进去吧。”阿呆一边安慰着瓦塔纳,一边从怀里掏出精灵之镯,手镯微微发热,竟然闪现出淡淡的绿芒,阿呆看向岩石,两人脸上都洋溢着激动、兴奋的神色,手镯已经告诉他们,在黑暗之城中,有着精灵的存在。

    岩石低声道:“运气真是太好了,没想到咱们第一站就这么顺利的找到了目标。”只要找到一名精灵族人,再询问其他精灵族人的下落,就要容易的多了,岩力这时也发现了阿呆手上手镯的变化,刚要高兴的大喊,却被岩石捂住了嘴,瞪了他一眼,这才平静下来。瓦塔纳似乎没有发觉他们的变化,依旧低着头想着自己的心事。

    阿呆将手镯收入怀中,看着黑暗城的大门,信心十足的道:“咱们走吧。”受难的精灵朋友们啊,你们就要解脱了。我一定会救你们脱离苦海的。你们一定要坚持住啊!想到这里,阿呆眼中闪烁着坚毅的目光。

    走到城门前,瓦塔纳突然停住脚步,身体微微的痉挛着,低声道:“阿呆小兄弟,我还是不进去了,我,我怕会遇到逼债的人。”

    阿呆拦住瓦塔纳想退缩的身体,“大叔,您别害怕,我不是答应帮您还钱么?还了钱,那些人就不会再对您怎么样的,走,咱们进去吧。”说着,拉着瓦塔纳就向城内走去,瓦塔纳怎么能抗的过阿呆的力量呢,一行四人终于进入了黑暗城内。

    黑暗城中来来往往的人流足足比光明城的一倍还多,都是一副匆忙的样子,不少人脸上都挂着颓废的表情。已经进了城,瓦塔纳反而放松了一些,对阿呆低声道:“你看,那些脸色颓废,一脸疲惫的人,都是赌了一夜,又输了钱的,以前,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啊!”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