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第二金身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七人静静的不在说话,站在原地焦急的等待着,一个小时过去了,阿呆仍然保持着原样没有动静,石窟内的气氛变得异常沉重。众人的耐心正在一点点消失着。终于,就在席文也快要忍耐不住之时,阿呆长出一口气,体外散发着的淡淡光芒骤然收敛,缓缓睁开了双眸。

    石窟内仿佛突然出现两点寒星似的,那洞彻心肺的目光使席文七人同时一凛。

    阿呆终于醒了,天罡剑圣最后的努力没有白费,他成功的将自己体内十成的功力压缩凝结在阿呆的身体内,那乳白色,如同晶体般的三寸金身漂浮于阿呆胸口处,除了多出这个金身之外,阿呆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有其他的变化,丹田的寸高银色金身仍然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只不过似乎更加莹润了。在行功结束之时,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大脑更加清明了,似乎有一个个短暂的片段不断闪过,片段中充满了血腥和杀伐,他努力的想去回忆起来,但却又无法抓住那片段确切的内容,在数次努力不成后他不得不放弃了。睁开眼眸,他惊讶的发现,七位师伯都站在石窟内,正盯着他看。赶忙站起身,飘落地面,“师伯,你们怎么来了?”落在地面,阿呆才发现,自己原来的布衣上全都是干涸的鲜血,硬硬的有些黏,贴在皮肤上非常难受。

    席文顾不得再理会阿呆身上的变化,急忙问道:“阿呆,你师祖呢?他老人家到那里去了。”

    阿呆也同时意识到这个问题,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天罡剑圣的身影,黯然道:“师祖他老人家说,他要去另一个世界,好象是什么天神所在的世界吧。他老人家是不是已经走了。”想到短时间内再也见不到天罡剑圣,他不由的心中悲戚起来。

    “神界?师傅说他要去神界,阿呆,师傅都跟你说什么了?”一向稳重的席文再顾不得仪态,抓住阿呆的肩膀急问道。

    “大师伯,您别着急。师祖他老人家说,他年龄太大了,不能再在这一界生存下去,必须要到另一个世界中才可能有新的突破。……”阿呆将天罡剑圣之前的话大概重复了一遍。

    席文等人面面相觑,他们不但吃惊于天罡剑圣将自己全部的功力都传给阿呆,同样吃惊于天罡剑圣留下的话。飞升到神界,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师傅就没有死啊!

    路文沉吟道:“大师兄,师傅既然说他可以飞升到神界,我看很有可能。以师傅的修为,在大陆上几乎没有敌手,就算是天神也不会比师傅他老人家强多少吧。看来,咱们应该替师傅高兴才是啊!”

    席文微微点头,毕竟没有发现天罡剑圣的尸体,而之前石窟外闪现的白色光芒也很像是飞升的迹象,这些都带给了大家希望。他叹息一声,道:“不论师傅他老人家是圆寂还是飞升到神界,我们都不可能再见到他老人家了。师弟们,让我们恭送他老人家离开吧。”说着,率先跪倒在,砰砰的叩起头来。其他几人包括阿呆在内也都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一会儿的工夫,地面上出现了八个浅坑。

    良久,席文直起上身,眼睛通红的双手合十在胸前,“师傅,您老人家安心的去吧。您放心,只要有我们师兄弟在,就一定会让天罡剑派按照您的意愿发展下去。愿您老人家的在天之灵安息吧。如果您真的是到了另一个世界,我们也永远都会祝福您的。”

    阿呆奇怪道:“大师伯,师祖他老人家确实是去了另一个世界了,您,您怎么……”听了席文的话,他心中有些不妥的感觉。

    席文微微摇头,道:“阿呆,不要多说了,咱们先离开这里吧。”他站了起来,拉起阿呆,阿呆有些懵懂的看着几位师伯悲伤的样子,冲着平日天罡剑圣修炼的那块大岩石喃喃的说道:“师祖,您先去神界吧,等阿呆功力够了,一定会去找您的。”说完,他飞身到自己所坐的岩石上,将轻甲、巨灵蛇之眼和蛇筋、以及冥王剑收了起来。然后飘身到沉睡着的圣邪身前,从衣领中掏出神龙之血,念道:“以神龙之血为引,开启吧,时空的大门。”在生生决修炼到第八重以后,阿呆不但真气更加浑厚了,由于修炼生生变主要就是对精神力的练习,以便更好的控制生生斗气,所以,阿呆的精神力也有了不小的进步,现在控制起神龙之血来,更加得心应手了。蓝色的光晕从神龙之血飘出,罩向圣邪的身体,光芒一闪,圣邪消失了,阿呆感觉到,神龙之血又重新有了生命的能量。

    席文七人怀着沉重的心情,带着阿呆一起返回到天罡剑派之内,阿呆先洗去了身上的血污,将天罡剑圣留给他的巨灵蛇之铠穿在身上,这是一套全身的铠甲,除了头、手、脚以外,包裹住了其他所有的部位。穿上以后,仿佛多了一层皮肤似的,不但异常柔韧异常,而且透气性非常好,就像长在身上的一样。身体无论怎么活动都不会有丝毫的影响。将冥王剑的皮囊在轻甲外绑好,然后才穿上一身自己的普通布衣。

    不用再背着天罡剑,阿呆现在的装束,就和一个普通的平民没什么两样,只是气质却迥然不同,比起一般人来,他身上多了一种异样的神采。

    剑派的大堂内,席文坐在首席的位置上,其他六名二代弟子散坐在下首,他们的神情都很凝重。天罡剑派在大陆上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剑派中存在着一个超级高手——天罡剑圣,而现在,不论天罡剑圣是去世还是升入神界,天罡剑派都将失去他的庇佑。

    阿呆站在路文身旁,大堂内沉重的气氛使他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半晌,席文开口道:“众位师弟,既然师傅他老人家已经去了,咱们就必须担起剑派的一切。这件事一定要保密,七弟,尤其是你,你为人冲动,很容易说走嘴,从现在开始,你一定要注意。二弟那里,也暂时先不要通知了。他年纪也不小了,我怕他得知了师傅的情况会受不了的。”

    周文凝重的点头道:“大师兄,您放心吧,我一定会注意的。”

    席文叹息一声,道:“阿呆,师傅既然将自己全部的功力都传授给你,你的肩头也就压下了沉重的担子,你明白么?”

    阿呆低着头,道:“大师伯,您放心吧,不论什么时候,只要剑派有难,我一定会以最快速度赶回来的。”

    席文道:“我知道你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包括为你师傅欧文报仇。我们就不多留你了。但是,你要记住,不论走到哪里,你都要以一个天罡剑派的弟子要求自己,如果你做出什么邪恶之事,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说到最后一句,席文的语气严厉起来。

    阿呆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路文道:“大师兄,那我现在就带阿呆去寻岩石兄弟,然后让他们尽快下山吧。”

    席文道:“好,那就麻烦你了四弟。从明天开始,咱们七人和达到生生决第六重境界的三代弟子,一起修炼师傅留下来的生生变功法,以便更快的提高剑派的实力。同时,师弟们也要各自督促自己的门下弟子勤加修炼。”

    “是,掌门师兄。”

    路文带着阿呆走出大堂,一边走着,一边叮嘱道:“阿呆,路上一切小心,如果有什么自己处理不了的事就回来。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阿呆眼圈一红,想起天罡剑圣为自己付出的种种,心中一片凄然,“四师伯,等我替欧文叔叔报仇后,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

    路文塞给阿呆一个木制的管子,道:“必要的时候,你只要拔出管子上的木塞,然后将生生真气灌注其内,就可以发出召集同门的信号。周围百里范围内的同门必会赶去帮你。”

    阿呆接过木管,收入神龙之血内,这个木管的作用似乎和玄夜给自己的卷轴差不多。

    这时,他们已经来到了岩石和岩力居住的房间,路文在门上敲了几下,房间内传来岩石浑厚的声音,“谁啊!”

    阿呆赶忙道:“岩石大哥,是我。阿呆。”

    门开,岩石和岩力走了出来,一看到路文,两人赶忙行礼。路文微笑道:“好了,你们兄弟也不用多礼了,收拾收拾,这就跟阿呆下山去吧。”听了路文的话,岩石兄弟顿时大喜,虽然在这里过着写意的生活,又有席文指点武技,但一向惯于自由的他们,早就待的不耐烦了,游历大陆才是他们所向往的。

    “阿呆,剑圣他老人家肯让你走了么?”岩力问道。

    阿呆看了路文一眼,点头道:“是啊!已经过了半年多,咱们也该去帮精灵族寻找他们的族人了。否则,耽误了事可不好。”

    路文道:“好了,我先回去了。你们走的时候就不用再向我们告辞了,路上小心点,遇事不要冲动。”说完,拍拍阿呆的肩头,转身离去了。

    目送着路文的背影消失后,岩石哈哈一笑,道:“阿呆,终于可以走了,这里实在是闷啊!来,先进屋,等我们收拾收拾。”

    岩石兄弟居住的房间很简朴,只有两张床,一张桌子和一些生活必备的物品而已。岩石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物,一边道:“阿呆,这半年来你可是大变样啊!昨天你切蛇皮那功夫真是太厉害了,如果用来攻击敌人,威力肯定会更大。”

    阿呆挠了挠头,道:“大哥,你过奖了。你也很厉害啊!”

    岩力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呵呵笑道:“行了,你就不用客气了。本来还想和你比试比试,可昨天一看你那能量变形的功夫,我还是不想试了,否则,被你那黄色的剪子喀嚓一下,就一切都完了。”

    阿呆并没有岩石兄弟那么兴奋的心情,等他们收拾好后,三人悄悄的出了剑派,在岩石的带领下顺着山前的正路下山了。

    “岩石大哥,前几天那个被我震折腿的师侄怎么样了?好点了没有?”阿呆对那天震断一一腿的事依旧耿耿于怀。

    岩石道:“哪儿有那么容易,伤筋动骨一百天,那丫头怎么也要休息三个月才能恢复了。一一可是个调皮鬼,这回腿折了,正好让她收敛收敛,省得老闹的剑派中鸡犬不宁。”

    阿呆喃喃的道:“如果月月在这里就好了,有她的恢复魔法,也许一一的腿伤就能好的快点吧。”握着玄月留给他的精灵之镯,阿呆心中涌起对玄月强烈的思念。虽然他明白,自己和玄月几乎不可能在一起,但他还是无法让自己忘记和玄月在一起时发生的种种。

    看着阿呆的样子,岩石微微一叹,道:“想月月了吧。我们也很想她,真没想到,她居然是教廷红衣祭祀的女儿,要不,咱们去教廷找她吧?”

    岩石的提议让阿呆砰然心动,但他很快就否决了这个念头,“不,我不能去找她。我和她,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还是不要见面的好。否则,一定会给她带来更大的困扰。也许,现在她已经把我忘了吧。”一想到玄月可能早已经忘记了自己,阿呆的心顿时疼痛起来,胸口仿佛压抑着一块大石,使他无法呼吸。他虽然一直回避着自己对玄月的感情,但自己的心却不会欺骗他。

    岩石看着阿呆难过的样子,不禁想起了自己惨死的妻子,黯然道:“你怎么也比我强。最起码你知道自己心爱的人在什么地方。可我呢,云儿死了,她也带走了我的心。”

    岩力看着伤痛的两人,皱眉道:“好了,你们不要再想了,再想下去,会疯掉的。咱们快赶一程,看谁跑的快些。”说完,一马当先,飞快的向山下驰去。阿呆和岩石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流露出安慰对方的目光,长啸一声,追着岩力去了。

    神圣历九九五年春,接受了天罡剑圣全部功力的阿呆和岩石兄弟一起离开了天罡山,踏入了挽救浩劫的征程。

    三人都是功力大进,经过了一天的急赶,终于出了天罡山脉,回首望着连绵起伏的大山,三人都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岩石道:“天黑了,咱们先休息会儿吧,等明天一早,咱们从这里一直向西,估计三、四天就能穿过华盛帝国的光明行省,到达落日帝国的境内,然后咱们就挨个搜寻每座城市,一定能找到精灵族人的下落。”

    阿呆突然脸色一动,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发现,好象有几股若隐若现的能量在三人周围似的。谨慎的站了起来,阿呆全身散发出淡淡的白色光芒,搜寻着周围的一切。虫鸣鸟叫之声尽收入耳,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发现。

    “阿呆,你怎么了?”岩石问道。

    阿呆讪讪坐下,皱眉道:“刚才我好象觉的周围有人似的,可仔细一听,却又没了动静。”

    岩力哈哈一笑,道:“天罡山脉周围是很少有人迹的,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就算有人,和咱们也没关系。”

    岩力错了,暗中的人,正是从天罡山下跟踪他们而来的,四道身影就隐藏在距离他们百米之外的地方。他们同时吃惊于阿呆的灵觉,更小心的隐藏着自己身上的气息。他们正是神圣教廷派出暗中保护阿呆的四名圣审判者。

    两天后,三人穿过天罡行省,进入了光明行省境内。

    “哇,好高大的城墙啊!”岩力惊呼道。在他们面前是一座巨大的城市,城墙高有三十米以上,完全是由巨石修葺而成,城前有一条宽约二十米左右的护城河,吊桥放下,接通两岸,熙熙攘攘的人流不断的通过吊桥往来着,显得热闹非凡。岩石和岩力自幼生长与普岩族内,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城市,自然惊奇万分。

    在城墙正中的宽阔城门上方,高高悬挂着一只石匾,上有三个用神圣教廷文字写成的大字——光明城。

    岩石展开地图,仔细看了看,道:“这应该就是光明行省的省会光明城了。在华盛帝国中,这可是几座大城之一,真是宏伟啊!听说,前些年华盛帝国就以这里为基础和落日帝国打了几次规模不大的战役,双方各有损伤,谁也没奈何的了谁。”

    阿呆很赞同岩石的话,从外表看,这座光明城可比红飓族那些小城要大的多了,宽阔的城墙一眼望不到边际。“岩石大哥,咱们进去先找个地方休息吧。明天在继续赶路,而且,这座城市既然这么大,里面一定有贵族,说不定能找到精灵族族人的踪迹呢。”

    岩石摇头道:“估计不会。华盛帝国向来以光明自居,在任何方面行事作风都非常磊落。是除了索域联邦以外的三个帝国中,唯一没有ji院、赌场的国家。如果不是他们处事磊落,也不会得到天罡剑派的支持了,应该不会有贵族出高价购买精灵族人做努力的。当初月痕兄弟之所以说落日帝国贵族最有抓精灵族人的嫌疑,是很有道理的。落日帝国和华盛帝国正好相反,他们是大陆上最阴暗的国家。在那里,不但ji院、赌场横行,而且众多阴暗势力的大本营更是大多设在那里。包裹你的仇人杀手工会在内。”

    阿呆脸色一变,道:“杀手工会?大哥,你知道他们的总部在什么地方么?”功力大增后阿呆的信心也随之增加,他非常想尽快为欧文报仇。

    岩石苦笑道:“杀手工会的总部可是非常秘密的,别说我不知道,即使是杀手工会内的人,也只有高层才知道他们总部的地点。”

    阿呆有些失望的道:“那看来只能慢慢寻找了。岩石大哥,你刚才说的ji院、赌场都是些什么地方?我怎么没听说过。”

    听到阿呆的问话,岩石顿时语塞,说不出话来。岩力哈哈一笑,道:“等到了落日帝国你就知道了。那可都是销金窟啊!”

    岩石瞪了岩力一眼,道:“兄弟,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你还是不要接触的好。”

    阿呆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道:“那咱们先进城吧。”

    岩力好象突然想到了什么,哎呀大叫一声,岩石和阿呆不禁将目光投向他身上。岩石问道:“你被踩着尾巴拉,怪叫什么?”

    岩力苦着脸道:“大哥,咱们好象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岩石一楞,道:“什么事?”

    岩力道:“咱们身上都没有钱啊!没钱在大陆上可是寸步难行的。”

    岩力的话顿时让阿呆和岩石都楞住了。岩力说的对,他们身上都没有钱,阿呆身上的钱当初都给玄月了,而且一路也花的差不多了。离开天罡山的时候,玄月心中很乱,只记得将手镯留给阿呆,却忘记了钱的事。而临离开天罡山的时候,席文等人都沉浸在天罡剑圣消失的悲痛中,更没有人顾的上这些细节了。

    岩石苦笑道:“是啊,咱们怎么忘了这件事,没钱恐怕连吃的都买不起,难道咱们兄弟也要找地方打工么?”

    阿呆突然神情一动,想起当初欧文对他说的话,低声道:“两位大哥,我有办法弄到钱。”

    岩力大喜道:“什么办法,快说。”

    阿呆用岩石高大的身体遮挡住自己,从神龙之血中召唤出自己的红色魔法卡,道:“你们忘了吗?我是中级魔法师啊!用这张卡片是可以领取月奉的,我已经有半年多没领了,那笔钱应该够咱们用一阵的了。”

    岩力哈哈大笑道:“兄弟,还是你行,我们怎么把这个忘了。不过,你这个魔法师还真是与众不同啊!武技高超魔法很烂的那种魔法师。哈哈!”

    听到岩力说自己魔法很烂,阿呆不禁想起了哥里斯,在他心中,哥里斯是很了不起的魔法师。心中暗道:哥里斯老师,等我处理完精灵族的事,一定会尽快去看您的,到时候,您要多教我些魔法啊!阿呆一定认真的向您学。他是多么希望赶快回到迷幻之森啊!但精灵族的事又使他无法分身。

    岩石微笑道:“你别取笑阿呆了。既然有了钱的着落,那咱们就进城吧。”

    光明城不愧为华盛帝国最繁荣的几个大城之一,一进城们,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条宽阔的街道,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叫卖声此起彼伏,来来往往的行人络绎不绝,间或有一些贵族的马车在御者驾驶下缓慢的行进着,一片繁荣富足的景象。来到这里,阿呆仿佛到家了似的,感觉非常舒服,周围的行人都是和他一样黑发黑眸的黄皮肤,没有人会向他投来好奇的目光。

    岩石和岩力和阿呆正好相反,他们的身材魁伟,又剃了光头,身上还带着兵器,顿时成为行人注目的焦点,弄的两人很不自在。岩力有几次险些恼羞成怒,但无意中发现看自己的人中居然有些美貌的姑娘,心中的怒气顿时收敛,还摆出一副昂首挺胸的样子。

    打听到魔法师工会就在城东离此不远处,三人赶忙加快了脚步,直奔魔法师工会而去。

    和红飓族那个小城一样,光明城的魔法师工会依旧和佣兵工会比邻而居,只不过这里的魔法师工会可不是那么萧条了。虽然进出的人数远不如佣兵工会那么多,但来来往往也有不少的魔法师出入。而且,在建筑上,这里的魔法师工会可比佣兵工会的规模大了许多,六角形的高大建筑将佣兵工会完全比了下去。阿呆并不知道,这里,就是整片大陆上魔法师工会的总会。

    “就是这里了,咱们进去吧。”三人朝着魔法师工会的大门走去。刚走到门前,在大门内突然伸出一根木杖,一个苍老的声音道:“你们走错了,佣兵工会在隔壁,这里是魔法师工会。”阿呆定睛看去,只见魔法师工会大门内做着一人,此人须发皆白,看上去最少也有七、八十岁的样子,穿着一身普通的平民服饰,眼袋低垂,看也不看阿呆三人。

    相同的情况阿呆也遇到过,赶忙客气的说道:“老爷爷,我是魔法师,是来领取月奉的,这两位是我的朋友,您让我们进去吧。”老人缓缓抬头,看向三人,他的双目污浊发黄,一副迟钝的样子,上下打量着三人。阿呆怕老人不信,赶忙将自己的魔法卡片递了过去。老人并没有接,只是瞟了一眼,道:“既然你是魔法师,那你就进去吧。他们两个不是,不能进。”

    岩力怒气上涌,道:“你这老头,怎么那么木讷,我们只是进去看看而已,又不是捣乱的。等我兄弟领完钱,我们立刻就走。”

    老人哼了一声,看也不看岩力,依旧是那句话,“不是魔法师不能进。”

    岩力刚要发作,阿呆赶忙拉住他,道:“两位大哥,既然这位老爷爷不让你们进就算了,他这么大年纪还要在这里守门,多不容易啊!咱们就别为难他了。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会出来的。”

    岩石一拉岩力的衣襟,岩力哼了一声,压低声音道:“阿呆兄弟,那你可快点出来。你没看到街道两旁饭馆林立么,哥哥我早就心氧难搔了,待会儿咱们可要好好吃上一顿,从上天罡山以后,就没吃过一顿好的,我的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

    阿呆点点头,转身进了魔法师工会,岩石拉着岩力走到一旁的角落中坐了下来,等待着阿呆。

    阿呆穿过大门时,冲老人道:“真对不起,我那位大哥其实心地很好,只是脾气有些暴躁,您别在意。”

    老人浑浊的眼睛扫了阿呆一下,淡淡的道:“世风日下啊!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快进去吧。”

    阿呆微微一笑,冲老人施礼后走进了魔法师工会。工会内的光线不是很强,地面上有一个巨大的六芒星图案,在里侧,有几个没有标注的柜台。在大厅中央已经有十几名魔法师,集中在一起聊天,似乎都在说一些魔法心得。其中一名魔法师见阿呆走了进来,带着笑容迎上去道:“这位小兄弟很面生啊!你是新来的吧。”此人穿着一身红色的魔法袍,看上去三十多岁,魔法袍上的标志显示,此人是一名高级魔法师。

    看到人家主动打招呼,阿呆赶忙道:“您,您好,我是新来的,是来领取月奉的。请问,要跟谁领取呢?”

    中年人微笑道:“原来小兄弟是从远道而来啊!不知道你是什么级别的魔法师,你怎么不穿魔法袍呢?”要知道,魔法师都以能穿上魔法师工会配发的魔法袍为荣。

    阿呆有些尴尬的道:“我的魔法袍坏了,正好来这里想顺便领取一套呢。我通过了中级魔法师的认证。”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