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剑圣传功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席文等人这才注意到角落中这个庞然大物,本来以他们的功力早就应该感觉到圣邪的存在,只不过因为天罡剑圣的话,使他们心中悲戚,精神难以集中,所以才一直没有发现。席文哽咽着道:“师傅,这,这是什么?”

    天罡剑圣微微一笑,道:“这个小东西出现的时候,我也很惊讶。它可能是大陆上最后一条龙吧。它是阿呆的朋友,也是天罡剑派的朋友。”

    龙?这个名词是多么的让人吃惊啊!那可是千年之前才有的物种,但席文等人现在却没有心思去深究圣邪的来历,他们的心神都放在天罡剑圣身上。

    天罡剑圣道:“此龙名为圣邪,这个秘密你们不要轻易告诉门下,将来,长大后的它一定会成为阿呆很大的助力。好了,你们去吧。”

    席文七人第一次违背了天罡剑圣的命令,七人跪在地上一言不发,垂首默默的流着眼泪,心中一片凄然,虽然他们都没有说话,但天罡剑圣却清楚的明白自己这些弟子对自己的依恋。

    天罡剑圣随手摄过欧文的那柄天罡剑,脸上带着微笑,“生生死死,聚散离合,又有什么看不透的呢。欧文,师傅就要来看你。”他双手合十骤然外分,柔和的能量包裹住席文七人的身体,将他们送出了石窟。并用生生真气封住石窟入口,不让众人再次进入。

    一出石窟,周文率先放生痛哭起来,六十多岁的人哭起来却向个孩子似的。天罡剑派的这些二代弟子中,没有一个心中的悲哀少于周文,他们仍然保持着跪姿,默默的跪在那里,心中的悲伤已经达到了极至。

    两个小时后,众人的悲意稍有收敛,席文率先冲着石窟叩下九个响头,缓缓的站了起来。深吸口气,道:“众位师弟,咱们回去吧。师傅他老人家的命令我们一定要执行的。”在席文的劝说下,众二代弟子每人都叩了九个头才缓缓的站了起来。来的时候,他们还都心情平静,可离去的时候,却充满了悲伤。

    当席文等人回到天罡剑派之时,阿呆刚刚将那些蛇皮全都裁剪完毕,能量大量的消耗,使他体内那寸高的银色小人光芒尽失,功力几乎用光了。生生变是非常耗费能量的,长时间使用,即使阿呆达到了第八重生生决的境界也受不了。他正坐在地上不断的喘息着。路平缓缓将自己的功力注入到阿呆体内,帮他恢复着。

    袁平也没闲着,她已经成功的替岩石兄弟和路一一将轻甲做好,岩石和岩力穿上巨灵蛇皮制作的轻甲,兴奋异常,袁平高超的技术将轻甲制作的非常合身,贴身穿着,感觉又轻又柔,非常舒适。一一由于是女生,不能在众人面前换衣,但也抱着自己的全身甲巧笑嫣然,一副高兴的样子。众人对阿呆的功力都佩服不已,如果不是他的生生变,想分割这些蛇皮可就困难了。

    门开,席文走了进来,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眼睛有些红红的。冲阿呆道:“快回石窟吧,你师祖叫你呢。”

    阿呆在路文的帮助下,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赶忙站起来,道:“大师伯,那我先回去了。”说完,快步走出了房间。

    袁平心思细密,自然发现了席文的不对,凑上前问道:“掌门师伯,您这是怎么了?难道师祖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么?”

    席文心中一惊,想起天罡剑圣的叮嘱,赶忙收敛自己悲伤的情绪,淡然道:“我没事,你忙吧。”说完,转身离开了。

    阿呆出了剑派,直奔后山而去,真气消耗过多使他非常疲倦,现在就想赶快打坐调息。

    回到石窟内,阿呆飞身飘上岩石,盘膝坐下,冲天罡剑圣道:“师祖,我回来了。”

    天罡剑圣闭着眼睛道:“你在剑派里都做了什么,怎么真气消耗的这么大?”

    阿呆挠了挠头,将自己在剑派中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听完他的叙述,天罡剑圣微微一笑,道:“他们到挺会利用你的。”睁开眼睛,双眸闪烁着淡淡的光芒看向阿呆。阿呆那木讷而憨厚的面庞看上去非常疲惫。“你先打坐吧,以你现在的功力,二十七个周天应该就能恢复功力了,等你功力恢复后,我有事要跟你说。”

    “哦。”阿呆答应一声,带着疑问催动起体内残余的能量修炼起来。丹田中的银色小人散发出一缕淡淡的真气,缓缓的围绕着他的经脉循环起来,每循环一个周天,小人就会亮一些,阿呆的功力在逐渐的恢复着。石窟中除了圣邪那细微的鼾声以外,没有任何声音的存在。

    …………

    半年过去了,教皇站在光明神殿之中,看着沐浴在圣洁神光中的玄月,心中充满了兴奋之情。已经半年了,玄月的神之洗礼还没有结束。要知道,神之洗礼进行的时间越长,所得到的效果也就越好,当初,他继任教皇后进行的神之洗礼,也不过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而已,但玄月竟然已经半年了还没有丝毫完成的迹象。

    玄月静静的漂浮在巨大的魔法六芒星上空,白皙而晶莹的肌肤完全笼罩在六翼天使那金色的神光之中,半年了,她的身材已经长高了少许,脸上那无比神圣的气息,将她烘托的像圣女一样,凛然不可侵犯的气质使她绝美的容颜更添几分绚丽的色彩。在她胸口处的凤凰之血散发着淡淡的红色光芒,光晕闪烁下,细微的吸收着金色的能量。

    教皇心中暗暗想道:月月啊!等你接受完神的洗礼,不知道今后修炼起来会拥有什么样的效果。也许,你将是教廷有史以来最强的神女吧。

    …………

    功行二十七个周天之后,阿呆缓缓收功,从打坐中清醒过来,丹田中的银色小人已经完全恢复了光芒四射的样子。

    “师祖,我的功力已经恢复了。”阿呆恭敬的说道。

    天罡剑圣看着他,脸上流露出欣喜之情,似乎在欣赏一件自己创造出来的艺术品一样。良久,当阿呆被天罡剑圣看的有些不自然的时候,他才说道:“孩子,你就要离开这里了。师祖有些事情要叮嘱你,你仔细听着,这些,都是你今后必须要去做的。”

    听着天罡剑圣的话,阿呆眼中流露出淡淡的愁绪,他虽然知道自己是必须要离开的,与精灵女王约定的时间在一天天减少着。但面对须发皆白的天罡剑圣,他心中却有一种难言的感情在内。“师祖您说吧,我什么都听您的。”

    天罡剑圣微微一笑,道:“孩子,师祖问你,你觉得我的功力如何?”

    阿呆一楞,道:“师祖是阿呆见过最了不起的人,您的功力我形容不出来,只是觉的,不可能有人能战胜您了。”

    天罡剑圣摇了摇头,道:“天外有天,大陆的面积如此辽阔,又有谁知道哪里就隐居着功力在我之上的高人呢?不过,师祖的功力确实已经达到了自身的极限,再不可能有什么突破了。所以,师祖必须要去另一个世界修炼,那样或许有机会窥视到新的领域吧。”

    “另一个世界?那是什么?”阿呆有些无法理解天罡剑圣的话。

    天罡剑圣淡然道:“师祖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但那是我必须要去的地方。也许,那里就是人们崇拜的天神所在的地方吧。”

    “天神住的地方?师祖,那您还能回来么?我还能再见到您么?”

    天罡剑圣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那里的情景是什么样的,恐怕在这一界中也没有谁会知道。”

    阿呆有些懵懂的看着天罡剑圣,喃喃的道:“那,那我岂不是再也见不到师祖了。我会想您的啊!”

    天罡剑圣心中一暖,慈祥的笑道:“傻孩子,你的资质非常好,这么小的年纪就拥有了如此成就,师祖相信,总有一天,你也会飞升到天神的领域中,那时,咱们不就能再相见了么?想再见到师祖,你就一定要努力啊!”

    阿呆坚定的说道:“师祖,您放心吧,阿呆一定好好修炼,等功力达到师祖的境界后,一定会到您说的另一个世界中去看您。”

    天罡剑圣看着阿呆坚定的目光,心中再没有任何遗憾。其实,他跟阿呆说的并没有错,以他的功力确实有可能去那另一个虚无缥缈的世界,只是,他心中却有一个决定,关系到阿呆的决定。在这个决定进行之后,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升入另一界,但是,这个决定他是不会更改的,神界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与其将希望寄托在那里,还不如留下有用的东西。

    “阿呆,师祖反正也要走了,身上的功力留之无用,就都传给你吧。”这,就是天罡剑圣的决定。其实,如果天罡剑圣不决定将功力全都传给阿呆,虽然年纪很大了,但以他的修为境界,就算再活十年也未必是不可能的事。但那时的他,功力必将渐渐衰退,即使活到千年大劫之时,由于功力减退,也发挥不出什么作用了。天罡剑圣并不想让自己多年的苦修付诸东流,所以宁可放弃剩余的生命,也决定将自己的功力传给阿呆。这其中包含着很多原因,有对功力的不舍,有对阿呆的信任,有对欧文的歉意,有对天罡剑派的感情,也有帮助大陆的人类抵挡千年大劫的信念。

    阿呆吓了一跳,道:“那,那怎么行,您已经给了我很多了,要是再把功力都给我,您到那另一个世界怎么生存啊!”

    “傻孩子,到了另一个世界以后,在这一界的功力就都会消失了,师祖既然带不去,还不如留给你的好。”天罡剑圣说了这么多,其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让阿呆以平静之心来接受自己功力的灌注。

    阿呆觉的似乎有些不妥,喃喃的道:“可是,可是师祖,真的不会对您有影响么?”

    天罡剑圣道:“不会有影响的。你就放心接受吧。师祖将功力传给你以后,就会成功的飞升到另一个世界中。今天,也许是在你升入神界前,咱们最后一次谈话了吧。在这一界师祖仍然有许多放不下的事情,今后,就都要由你去解决了。你的身体虽然很强韧,但现在却无法接受师祖如此多的功力,师祖会在你胸口处再帮你塑造一个能量金身,样子可能会和你丹田中的一样,但由于师祖的功力比你要高出不少,可能体积会大一些,这个金身会停留在你体内,并不受你的控制。你必须要经过不断的修炼,将胸口处金身所蕴涵的能量逐渐吸收,转化到你丹田之中,成为自己的功力,什么时候你能将师祖传给你的金身全部吸收,你的功力也就可以超越师祖现在的境界,达到另一个顶点了,师祖没有达到的境界,希望你能达到。”

    阿呆道:“师祖,您真的非去那另一个世界不可么?能不能不去?”

    天罡剑圣流露出柔和的目光,道:“师祖已经老了,这副皮囊已经不能再支持下去了,那另一个世界是必须要去的。不是师祖可以决定的。所以,师祖只能在临去之前,多留给你一些东西,你明白么?师祖有三件事情要你去做,第一,师祖去了以后,天罡剑派如果遇到什么麻烦,你作为剑派的弟子,必须全力相助。”

    阿呆点头道:“那是当然了,即使您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天罡剑圣满意的微笑道:“那就好。在天罡剑派师祖倾注了大半生的心血,我不希望我离去以后,天罡剑派在大陆上会威名不在。第二件,就是五年后你和玄夜的那场比试,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取得胜利。你记住,对自己一定不能妄自菲薄,虽然现在你也许还比不上他,但是,只要你将师祖传给你的功力再吸收三、四成以上,玄夜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你的对手。生生变可以说是除禁咒外所有魔法的客星。阿呆,这场比试不但关系着天罡剑派的荣誉,同时也关系到你一生的幸福。”

    阿呆一楞,道:“关系到我一生的幸福?为什么啊!”木讷的他自然不会明白其中的含义。

    天罡剑圣微微一笑,道:“到时候你就会明白了。第三件,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另一场决斗。同样是五年后,只是时间要比你和玄夜的比试提前一些,五年后的二月,也就是神圣历九九九年二月,就在这里,在天罡山的顶峰,将会有三个和师祖一样,年龄很大的老人到来。他们都是师祖的朋友,你要和他们切磋技艺。师祖并不要求你能胜过他们,只要能打成平手,或者让他们知道生生变的厉害,就可以了。这对师祖非常重要,你一定要做到。”

    阿呆挠了挠头,道:“师祖,您的这三个朋友很厉害么?”

    天罡剑圣点头道:“是的,他们功力都不弱,说的上是厉害吧。只要你能过了他们这一关,玄夜的比试就不算什么了。”天罡剑圣所说的决斗,正是四大剑圣每二十年一次的论剑。至今已经进行了三次,都是以天罡剑圣胜出而告终。他之所以没有告诉阿呆这三个朋友就是三大剑圣,是不想让他心里有压力。三大剑圣的功力又怎么能是玄夜可以比拟的呢。

    “好的,师祖,我答应您,我一定会努力修炼的,不会给您丢人。”

    天罡剑圣点头道:“如果这三件事你都办好了,那师祖即使是……,啊,即使是到了另一个世界,也会非常满足的。”一不小心,他差点脱口说出死字来。还好阿呆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语病。“阿呆,你的冥王剑师祖仔细的研究过,其中蕴涵的澎湃邪力之强,确实如欧文所说,是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那庞大的邪力连我也觉的很恐怖。但是,它的能量确实强悍,如果你的生命受到威胁,师祖允许你使用它。以你现在的功力,只要不使用冥字九决的后五招,是不会被邪恶之气所侵的。你体内的生机完全可以将冥王剑压制住。说实话,师祖真的很想看看,这冥字九决的最后几招有多大的威力。可惜啊,我看不到了。你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如果想试探后面几招,也必须要等到你吸收我传给你的几成功力,达到第九重生生决境界后才可进行。那时,最起码你也能有自保之力。我仔细的看了,这冥王剑法越到后面,威力就越大,相对也越凶险,一不小心,就会被其反噬,所以,你一定要谨慎,师祖在你身上可是倾注了太多的期望啊!”在阿呆刚开始跟着天罡剑圣修炼的时候,天罡剑圣就把他的冥王剑没收了,因为他怕冥王剑的邪力会影响到阿呆生生真气的进步速度。他仔细研究过冥王剑囊中所带的两张羊皮,记载冥字九决那一张他和阿呆看到的是一样的。而另一张羊皮中那怪异的字他却怎么也无法辨别,最后只得放弃了。

    “师祖,我一定不会轻易用冥王剑的。”用生生变和玄铁弓重创万载巨灵蛇之后,阿呆信心大增,觉的自己就算不使用冥王剑也能自保有余。

    天罡剑圣从怀中掏出冥王剑的皮囊,道:“少用不等于不用,如果敌人本就是邪恶之人,就像害死欧文的杀手工会,你就可以不必顾忌,欧文的仇是不能不报的。生生变你要勤加修炼,希望你能达到师祖没有达到的境界吧。玄月那个小姑娘对你的感情很深,该抓住的时候就要抓住,不要轻言放弃,师祖不想再看到欧文的悲剧在你身上重演。”他伸出手,掌心中多出两枚碧绿的晶体,“这两颗是巨灵蛇眼中的晶体,吃了对身体很有好处,一颗呆会儿我给你传功前你吃了,另一颗,就留给你送玄月那小丫头吧,还有二十丈蛇筋,你也带在身上,说不定以后会有什么用。在大陆上不要轻易显露生生变的功夫,那毕竟太惊世骇俗了。我已经检查过圣邪的身体,万载巨灵蛇内丹所蕴涵的能量过于巨大,他一时半会儿还醒不过来。圣邪太扎眼,不要轻易让别人看到,你那神龙之血应该是他很好的休息之所,你离开这里的时候可以用神龙之血将它收进去。圣邪身上有股莫名的邪恶力量,你以后一定要勤加管束,千万不要让它沦入邪道,明白么?”

    阿呆点了点头,道:“师祖您放心吧,我和圣邪是朋友,他还是很听我话的。”

    天罡剑圣深深的看了阿呆一眼,该交代的,他已经都交代完了,有些留恋的扫视石窟一周,身体飘然而起,落在阿呆身边。将冥王剑放在地上,道:“孩子,记住师祖的话,有的时候,过度的仁慈会对你造成很大的伤害,对待敌人,就要向秋风扫落叶一样毫不留情。师祖给你和玄月做了两套轻甲,走的时候你也带去吧。巨灵蛇的蛇皮有很强的伸缩作用,你们应该可以穿着合适,轻甲是用部分巨灵蛇之筋连接的,只要对方没有超强的功力,用它保命还是可以的。别忘了,走的时候还要把巨灵蛇之眼带走。还有,你将欧文的剑留在石窟中吧,有生生变做基础,它对你没什么用了,就让它代替欧文陪着我吧。”

    阿呆知道天罡剑圣即将要给他传功,不禁有些紧张的再次问道:“师祖,您把功力传给我,真的对您没有影响么?”

    天罡剑圣目光中流露出深切的感情,微微点头道:“放心吧,师祖不会有事的。别了,我的孩子,师祖在神界等着你团聚。咱们要开始了。”说完,将手中的巨灵蛇之眼其中的一颗塞入阿呆口中,巨大的压力瞬间将阿呆的身体固定住,天罡剑圣沉声大喝,猛的一掌拍上阿呆的顶门。一股灼热的气流瞬间冲入阿呆体内,阿呆全身大震,丹田中的金身不断的颤抖着。澎湃的能量瞬间充斥满阿呆的身躯,他感觉自己仿佛陷入岩浆之中似的,说不出的难受,下意识的,试图凭借自己的生生真气挣扎。

    天罡剑圣的声音在阿呆耳边响起:“阿呆,此次传功不比前两次,你一定要抱元归一,心中不能有丝毫杂念,将心神完全沉浸在丹田的金身之中,否则,一旦走火入魔,必将前功尽弃。”

    阿呆心中一凛,赶忙放松身体,任由那澎湃的能量从顶门输入进身体之内,强忍着剧烈的痛苦,灼热的珍奇不断侵袭着他体内每一处地方,似乎所有的经脉都燃烧起来,体内变成白茫茫的一片。虽然天罡剑圣的生生真气和他是同源的,但天罡剑圣的百年修为岂同小可,在巨大的能量作用下,阿呆仿佛置身于地狱中一样,全身不断的痉挛着,细密的血珠不断从毛孔中渗出,一会儿的工夫,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

    天罡剑圣体内的真气不断流入阿呆体内,浓烈的白色光芒包裹着两人的身体。他看着阿呆的样子,知道这样下去,阿呆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必将崩溃而亡,只得减缓真气的输入,不断将阿呆体内澎湃的能量压缩到他胸口部位。由于能量输入的速度慢了一些,阿呆的情况顿时比先前要好了点,痉挛的不在那么厉害了。天罡剑圣松了口气,又逐渐开始加强输入的力度,他本身的十二成功力先前已经传给了阿呆两成,并已经完全被他吸收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将自己剩余的十成功力全部传给阿呆,然后让他再慢慢的吸收。这种开顶传功**异常危险,虽然天罡剑圣抱着牺牲自己的意念,但能量实在过于巨大,一不小心,两人都将走火入魔而亡。

    随着时间的推移,剧烈的疼痛使阿呆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意识逐渐模糊,进入了昏迷状态。在他的体内的胸口部位,已经凝结出一个同丹田一样的金身,金身是白色的,体积正在随着周围能量的压缩而逐渐变大。就在这时,阿呆左手上的守护戒指散发出淡淡的白色光芒,围绕着阿呆的身体,柔和的能量保护着他的经脉,使之不会因为能量过盛而爆体而亡。有了守护戒指的帮助,天罡剑圣顿时放下心中的担忧,倾尽全力,将自己残余的功力疯狂的向阿呆体内输去。

    七天后。一大早,席文就和自己的六位师弟迅速的来到石窟之外,石窟内蕴涵的巨大能量使他们暗暗惊心,也只有师傅天罡剑圣才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了。突然,石窟顶端突然射出一道白色的光芒,光芒一闪而逝,庞大的能量也随之骤然消失了。

    席文大吃一惊,“快,咱们进去,师傅他老人家恐怕……”一边说着,身体闪电般向石窟内飘去。当他们进入石窟后全都惊呆了,阿呆盘膝坐在石窟正中的岩石上,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芒,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暗红色,淡淡的血腥味逐渐飘来。阿呆身前,放着两套深蓝色的轻甲,正是用万载巨灵蛇的蛇皮所制作的。那是阿呆先前在行功恢复功力的时候天罡剑圣为他做好的,轻甲上放着一颗墨绿色的珠子闪烁着淡淡的幽芒。珠子旁有一团白色丝线似的东西,正是巨灵蛇筋。轻甲旁边,是散发着淡淡邪气的冥王剑皮囊,冥王剑剑柄的黑色宝石在阿呆身上的白色光芒映照下,闪烁着淡淡的寒光。石窟内除了阿呆和依然沉睡着的金眼圣邪龙以外,并没有天罡剑圣的身影。几人面面相觑,同样的念头充斥在他们胸膛——师傅呢?

    周文性子最急,他知道要想弄清楚天罡剑圣的下落,就必须要唤醒阿呆才行,飘身而起,就要向阿呆扑去。即使在悲切焦急之际,但席文的理智还是非常清醒的,他赶忙一把将周文拉了回来,低声道:“你干什么?”

    周文急道:“大师兄,你别拉着我,我要叫醒阿呆,问问他师傅到哪里去了。”

    席文微怒道:“你没看到阿呆正在行功么?打扰不得。等他醒来再说吧。”

    周文不断的喘息着,“可是,可是我急啊!难道你不想知道师傅他老人家去哪里了么?”

    席文右手连点,封住周文身上的经脉,沉声道:“急也要等。你忘记师傅是怎么跟咱们说的了么?阿呆是剑派今后的希望,绝不能伤害到他。”他的心中又何尝不急,只是,如果现在惊扰阿呆修炼,一旦他走火入魔,那师傅天罡剑圣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