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巨灵蛇甲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路文听了两人的叙述,已经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在自己孙女的头上敲了一下,道:“这不怪阿呆,都是你太调皮了,连师叔也敢踢。小李子,去把你师傅叫来,让他把这丫头带回去好好管教。”李一的师傅,就是路文唯一的儿子。

    李一答应一声,赶忙去了。少女恨恨的瞪了阿呆一眼,泪水不断的流淌着。

    路文仔细检查了孙女的腿伤,已经没有大碍了,但最起码需要百天的静养才能完全恢复,心中暗想,这恐怕也是老天对自己这调皮孙女的惩罚吧。扭头冲阿呆道:“阿呆,你别放在心上,这件事并不怪你。对了,我还有事想找师傅他老人家呢,可他老人家又吩咐过不让我们去打扰,你这回过来,有什么事么?”

    阿呆道:“是师祖让我来叫几位师伯的,他老人家说,有事要和你们说。”

    路文心中一惊,对于天罡剑圣的吩咐他怎么敢有丝毫的耽误,赶忙道:“阿呆,你先在这里帮我看着这丫头,等她爸爸来了,让她爸爸把她带走修养,我去找你几位师伯。”说完,赶忙起身向剑派院内而去。

    在场的七、八名青年面面相觑,他们对这位年纪比他们还小的师叔都非常好奇,一个胆子大一些的凑到跟前,问道:“小师叔,刚才你用的是什么工夫啊!怎么几下就弄出块一样的木板来。”要知道,用斗气将树劈开做成木板并不难,难的是木板做的非常光滑而且两块相同,一蹴而就,那就需要特殊的功夫了。

    阿呆道:“就是用生生斗气将树枝分割,然后把外面不要的部分劈掉就可以了。”

    青年羡慕的道:“师叔,您斗气可以外放,是不是已经达到第五重境界了。可您的斗气怎么是黄色的,和我们不一样?”

    少女的腿因为已经接好,又有阿呆和路文的斗气疏通经脉,此时已经不那么疼了,听着青年的问话,哼了一声,道:“谁知道他是哪儿来的师叔,不许和他说话,听到没。”

    青年吓了一跳,讪讪的冲阿呆笑笑,站到一旁。

    此时,席文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众人一看到他,赶忙恭敬的施礼道:“见过掌门师祖。”

    席文微微点头,走到阿呆身旁,道:“阿呆,师傅找我们是么?”

    阿呆点头道:“是啊!师祖让我来找几位师伯,好象有什么事要跟你们说。”

    刚才路文率先通知的席文,所以他才能这么快赶来,他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少女,微笑道:“一一,听说你又闯祸了。”

    一一扁了扁嘴,委屈的说道:“大爷爷,人家才没有闯祸呢。您看,我的腿都让他给打折了,您可要替人家报仇啊!”

    席文伸手摸了摸一一的伤处,微笑道:“你爷爷已经替你接好了,好好养着就没事了。你不去欺负人家就不错了,阿呆怎么会主动欺负你呢。阿呆,听说你现在在和师傅他老人家学习生生变是么?现在练的如何了。”席文作为天罡剑圣的掌门大弟子,是剑派中除了阿呆以外,唯一一位得传生生变功法的人。不过,这也是天罡剑圣前几天送来巨灵蛇皮的时候才刚刚传授给他的,还没来得及修炼。

    阿呆点头道:“勉强可以应用了吧。”

    席文摸了摸一一的头,道:“虽然错在你,不过既然你的腿折了,大爷爷就让阿呆赔你样东西好了,怎么样?”

    终于有人给自己做主,一一顿时大喜,赶忙道:“好啊!谢谢大爷爷,还是您最好了。”

    席文失笑道:“你这话让你爷爷听见,他可是会伤心的。”

    一一吐了吐舌头,道:“不会拉,只要您不说爷爷自然就不会知道的。大爷爷,您让他赔我什么?”

    席文看向阿呆,道:“那天师傅他老人家送来的那些蛇皮我们试了各种方法,都没有成功分割,听师傅说,只有生生变的功力可以作到。等你有空的时候,就把那些蛇皮分割了吧。师傅说那巨灵蛇是你杀的,蛇皮也可以算你所有,你先帮你那几位师兄分割好蛇皮,然后做出一件贴身轻铠送给一一,算是给他赔礼吧,如何?”虽然那天天罡剑圣已经将蛇皮分成几十块,但想要做成轻甲,却还需要按照身材加工,先前路文说想找天罡剑圣,就是为了这蛇批无法切割的事。

    阿呆赶忙点头道:“师伯,师祖说让我先别回去,等你们见过他回来后,我才能回石窟,正好这段时间,我就先把蛇皮分割了吧。只是不知道我的功力够不够。”

    “一一,我的乖女儿,你怎么了?我看看是谁这么大胆把我女儿的腿打折了。”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一名彪形大汉在声音之后快步走了过来,他背后背着天罡剑,一脸虬须,身材高大魁伟,身上散发着逼人的气势。

    席文微笑道:“路平,你的脾气怎么越来越向你七师叔了。”来人正是路一一的父亲路平。

    路平一看到席文,心中一惊,赶忙收敛身上的怒气,恭敬的施礼道:“见过掌门师伯。师伯,我听说我女儿的腿让人给打折了,所以才会失礼,请您原谅。”

    席文闪开身,让路平看到地上的一一,“你先别冲动,这可是你女儿自己惹的祸。”

    路平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平常疼惜的不得了,看到女儿狼狈的样子,心中顿时一痛,赶忙凑过去,和声道:“女儿,你这是怎么搞的。”

    路一一看了身旁的阿呆一眼,道:“你问他吧。”

    路平眼中怒光隐现,虽然当着席文不好发作出来,但仍然恨声道:“就算我女儿调皮,你下手也不能这么重吧。你是谁的弟子?”

    席文替阿呆回答了这个问题,“这是你最小的师弟阿呆,他是你死去的欧文师叔唯一的弟子。阿呆,这是你师兄路平,他虽然脾气急噪些,但人还是很好的。”

    阿呆赶忙道:“见过师兄。”

    路平哼了一声,道:“原来是小师弟,你为什么打折我女儿的腿?”

    阿呆本就不善于表达,在路平灼灼的目光下,更加支吾着说不出来了。

    “爸爸,这回确实是我的错。”帮阿呆解围的反到是一一了,她将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最后道:“反正我不管,大爷爷说,他会给我做一件轻甲陪给我的。爸爸,你可要给我作证哦。”她早就听说太师祖弄来了什么上好的宝物,用它做成轻甲一定是不错的事,所以才会帮阿呆解释,好尽快得到这件宝物。蛇皮的数量有限,能得到一件轻甲也是不容易的事。

    路平听完女儿的叙述,知道确实不能怪面前这个木讷的少年,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不出话来。

    此时,天罡剑派的几名二代弟子已经都赶了过来,席文冲路平道:“小路,我们要去见你师祖。既然阿呆现在有空,你就带他去切割那些蛇皮吧。他应该有办法的。”说完,带着自己的几位师弟,迅速的离开了。

    路平心中一惊,巨灵蛇蛇皮的坚韧他再清楚不过了,他可以说是三代弟子中的核心弟子,天罡剑圣拿来的巨灵蛇皮他们想尽了办法,但仍然没有分割成合适样子的好方法。

    “啊!师弟,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我太卤莽了。”

    阿呆将一一的小腿震断,心中非常愧疚,闻言赶忙道:“不,是我不好,我不应该震断师,师侄的腿。”

    一一撅着小嘴道:“好拉,别客套了,先把你应该给我的补偿给我吧。”

    路平抱起自己的女儿,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这个疯丫头啊!老是这样凶巴巴的,将来看谁敢娶你。”

    一一俏脸一红,嗔道:“爸爸,你说什么呢?讨厌拉!快,快抱我去那放蛇皮的地方,人家要看他怎么分割。”

    路平皱眉道:“不行,都伤成这样了,你必须赶快回房间休息,等轻甲做好了,爸爸给你送去。”

    “那怎么行,不量体裁衣做出来的轻甲怎么能合适呢,爸爸,反正我的腿也接上了,你就让我去吧。我保证,轻甲做好以后立刻就回房间休息还不行么?”一一脸上流露出委屈的神色,哀声恳求着。

    看着女儿的样子,路平心中一软,道:“那好吧,不过,你可不能乱动,否则,将来成了瘸子就麻烦了。”

    一听父亲答应了,一一顿时大喜,连声答应着。

    路平扭头冲阿呆道:“师弟,那就麻烦你了,咱们现在去吧。你们都给我回去练功,你们一天到晚一点都不刻苦,老围着一一转干什么?你们师叔的年龄比你们都小,可修为却比你们高多了。”最后一句,是对那七、八名青年说的。

    以李一为首,众青年赶忙答应一声,唯唯诺诺的去了。他们心中其实很委屈,追一一可是路文的命令,不过,当着脾气火暴的路平,却谁也不敢争论。

    路平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不满的道:“一一,都怪你这疯丫头,你这些师兄老和你在一起,都被你传染了懒惰的习气,这样下去怎么行啊!”

    一一哼了一声,道:“这也怪我啊!人家又没让他们老跟着我,是他们自己非要缠着我的,爸爸,你可不要冤枉好人哦。”

    路平瞪了女儿一眼,道:“你是好人?我没听错吧。这回你腿也伤了,看你以后还怎么疯,阿呆师弟咱们走吧。”说着,转身向后院走去。

    正在这时,一个浑厚的声音突然响起,“阿呆,阿呆——”随着叫喊声,两道雄壮的身影出现在阿呆和路平视线内,正是多日不见的岩石和岩力兄弟。这半年以来,岩石兄弟一直在向席习武技,席文告诉他们阿呆必须留在这里静修半年,让他们耐心的等候。在席文的悉心指导和他们自己的刻苦修炼下,功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古铜色的皮肤闪烁着健康的光芒,虬结的肌肉充满了爆发性的力量。

    “啊!岩石大哥,岩力大哥,你们还好么?”久别重逢,阿呆心中充满了喜悦,赶忙迎了上去,双手紧紧的抓住岩石宽厚的肩膀。

    岩石哈哈一笑,道:“阿呆兄弟,你真是好服气啊,居然可以跟剑圣他老人家学习武技,真是羡慕死我们了。怎么样,这半年来收获很大吧。”

    岩力抓住阿呆的手臂,道:“那天咱们切磋一下,席文老师也教了我和大哥不少功夫,看看咱们谁更厉害一些。”

    路平抱着一一也走了过来,“俩位师弟,你们怎么来了?”

    岩石笑道:“路平师兄,阿呆是我们的好兄弟,一听到他回来的消息,我们兄弟自然要赶来了。”在剑派里修炼了半年,岩石和岩力早已经和这里的人混的很熟悉了。路平的性格豪爽,平日自然成了他们的好朋友,三人功力悉敌,平日里经常在一起切磋,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岩力看到路平怀抱中的一一,状做惊讶的道:“一一,你可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让你爸爸抱着,羞不羞啊!”

    一一哼了一声,指着阿呆道:“矮师叔,你就会欺负人家,人家的腿被他打折了,所以爸爸才会抱着我的。”

    岩力心中一惊,一一虽然很调皮,但平日在剑派中深得同门的喜爱,更是路平的掌上明珠,可以说是天罡剑派的小公主。在这里,谁敢轻易招惹她啊!阿呆怎么会把她的腿打折了呢。岩石兄弟二人的目光都落在阿呆身上。这回是路平帮阿呆解释了,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两人这才释然。

    “阿呆,既然要去弄蛇皮,我们也要去看看,这次是你杀的巨灵蛇,那轻甲怎么也有我们兄弟一份吧,嘿嘿。”岩力流露出一副贪婪的样子,逗的众人都笑了起来。万载巨灵蛇的蛇皮作成的轻甲可以说是非常好的护具,也难怪岩力想得到一份。

    路平道:“既然遇到了,就一起去吧。袁平师妹正对着那些蛇皮犯愁呢。”说完,扭头在前面带路朝后院走去。

    路平带着阿呆三人来到后院的一个大房间之外。还没走到跟前,他就喊了起来,“袁平师妹,我可给你想到刨开蛇皮的方法了。哈哈。”

    门开,一名容貌秀丽的中年美妇走了出来,皱眉道:“死路平,你喊什么?我又不聋。我才不信你能有办法分割蛇皮呢,连掌门师伯都不行,难道你行么?啊!岩石、岩力两位师弟也来了。这位是?”袁平是天罡剑派三代弟子中为数不多的女性之一,在进入天罡剑派之前,她一直跟父母学习裁缝,所以,她一进入剑派,众弟子们的衣服修剪就都由她来负责。不论是二代弟子还是三、四代弟子,都对这位心灵手巧的袁平礼敬有佳,同时,她也是廖一的母亲,廖一的父亲廖平在三代弟子之中功力最为高深,是达到第六重生生决境界的两人之一,平时廖平对自己的儿子管束非常严格。

    阿呆上前几步,施礼道:“我叫阿呆,师姐你好。”

    袁平心中一惊,看着面前这并无出奇之处的木讷少年,暗想,这就是几位师叔、伯推崇倍至的小师弟么?还没等她说话,路平就抢着道:“师妹,阿呆可是我请来给你分割蛇皮的高手啊!哈哈。掌门师伯说了,让阿呆先给我女儿弄身轻甲呢。”

    袁平一楞,道:“阿呆兄弟难道有什么神兵利器么?这万载巨灵蛇的蛇皮可是非常坚韧的,既然掌门师伯这么说了,你就来试试吧。”说着,转身将几人引到屋子之中,房间内很空旷,只有一张宽大的案子,案子上放着许多缝制衣服的工具。墙角处立着十几卷各种颜色的布料,地面上叠放着数十张被天罡剑圣切割的巨灵蛇蛇皮,细密的鳞片闪烁着暗蓝的光芒。袁平看到一一被她父亲抱着,自然很奇怪,不禁询问了起来,在路平的解说下,才恍然大悟。

    “一一,你这丫头也太顽皮了,连师叔都敢踢。”袁平佯怪道。一一跟袁平的感情一直非常好,她母亲早丧,一直把袁平当作母亲看待,在剑派中,也惟有袁平的话一一才肯听一些。袁平也很疼爱她,隐隐有撮合她和自己儿子的意思,只不过他们年纪还小,一直没有说明而已。

    一一低着头,喃喃的道:“那时候,人家怎么知道他是师叔嘛。”

    岩石道:“师姐,你也别说一一了,她的腿都折了,这回的惩罚可大了些,正好让阿呆兄弟帮她分割出能制作轻甲的蛇皮,算是补偿她吧。”

    袁平微微点头,道:“掌门师伯早已经决定了,这些蛇皮都准备做成背心给四代弟子们用,毕竟他们功力比较浅,如果有多余的,再给三代弟子中功力弱一些的,不过,恐怕不够了,我算了一下,这里的蛇皮可以做成一百余件马甲,恐怕四代弟子每人一件都成问题。”

    一一听到袁平的话可不干了,急忙道:“那,那怎么行,刚才掌门师伯可说好这是给人家的赔礼,要是大家都一样,我的腿不是白折了么?”

    袁平刚才之所以那么说,就是为了给一一争取更多的好处,闻言一笑,道:“那就要问你阿呆师叔的意思了。毕竟这巨灵蛇是他和师祖一起得到的,他的话掌门师伯总会听取一些的。”

    阿呆喃喃的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

    袁平背对着阿呆冲一一使了个眼色,聪明的一一怎么会不明白呢,赶忙道:“那,我要一整套轻甲,这样就算师叔你补偿我了吧。”

    阿呆楞楞的点了点头,道:“那,那好吧。”

    袁平微微一笑,道:“小师弟,不知道你有什么方法将这蛇皮分割开啊,师姐到要长长见识了。”

    阿呆挠了挠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行不行,只能试试看吧。”

    袁平拉过一张大约有九平米左右的一块蛇皮,道:“那我先将尺寸画好,再由你来分割吧。”说着,不知道她从那里变出一块白色的物体,飞快的在蛇皮上画出一道道白色的痕迹,一个衣服的样子很快就被勾勒出来,包括上衣和裤子,以及连接处许多细密的小点。

    一一拍手笑道:“阿姨,你画样子的功夫好厉害啊!有机会一定要教教我。”

    袁平没好气的说道:“这都不知道你是第几回想学裁剪了,可你那么顽皮,怎么塌的下心来。为了我那些可怜的布料,还是算了吧。阿呆兄弟,你只要沿着我画的白线将蛇皮裁开就行了。再把那些连接点弄穿,我到时候再用银线缝在一起就行了。”

    阿呆答应一声,蹲在地上,仔细看着蛇皮上的白痕,袁平、路平、一一和岩石兄弟都凝神注视着阿呆,看他用什么办法将着坚韧的蛇皮分割。

    阿呆和巨灵蛇交过手,深知这蛇皮的坚韧,凝神运气,丹田中的银色小人光芒大放,澎湃的能量在阿呆意念的作用下快速的集中到手上,黄色的光芒从掌心中透出,一团蕴涵着巨大能量的黄色晶莹光团出现了,光团渐渐变形,竟然变成了一把剪子。这是阿呆第一次用生生变将体内的真气凝聚成剪子的形态,他顺利的成功了。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阿呆左手拽起蛇皮,右手的黄色能量剪沿着边缘剪了下去。坚韧的蛇皮虽然剪起来有些费力,但对于已经达到生生决第八重境界的阿呆来说还是可以支持的,很快,蛇皮在能量剪的作用下变成了几片成型的衣片,阿呆催动能量,将能量剪转化为锥子的样子,飞快的在衣片上袁平画出的连接点上扎出一个个小孔,一会儿的工夫,已经裁剪完成了。

    所有人都楞住了,房间内变得一片寂静。阿呆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站了起来,冲袁平微笑道:“师姐,你看这样可以了吧?”

    袁平茫然点头,道:“这,你这是什么功夫,斗气怎么会变形啊?”

    阿呆挠了挠头,道:“师祖说,这叫生生变。”

    一一叫道:“师叔,你把这功夫教给我吧,好有意思啊!”

    阿呆一楞,心想,反正大家都是天罡剑派的同门,教给她也没什么不妥,点头道:“可以啊!你的生生决修炼到第几重了?”

    一一吐了吐舌头,道:“第二重。怎么了?”这还是因为她资质不错才修炼到的。这点她和玄月也很是相象,大多数时间都放在玩闹上了,根本没怎么认真修炼过。

    阿呆道:“那你暂时还学不了。生生变是以生生真气为基础的,必须要将生生决修炼到第六重以后才能开始修炼。”

    袁平和路平对视一眼,他们俩的功力才一个第五重一个第四重而已,没想到这小师弟已经达到了六重以上的境界,真不明白他这小小年纪是怎么修炼出来的。

    一一泄气的道:“什么?要第六重才可以啊!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还是算了吧。”

    袁平叹息一声,道:“小师弟,既然你能把这蛇皮裁开,那就帮我把剩余的也都弄好吧。”四代弟子人数众多,但他们的身材袁平这里都有记录,可以按照记录将图形画出来,好不容易有了阿呆这个免费劳动力,不多利用一下怎么行?

    岩石拣起一块蛇皮裁掉的边角,用力拉了拉,道:“真是好东西,不但坚而且韧,延展性也非常好。师姐,能不能给我们兄弟也弄一件背心穿穿。”

    袁平微笑道:“当然可以,你们都是阿呆的好兄弟,没有他,衣服也成不了型,我做主了,就给你们一人一件背心吧。”她这可真算的上是顺水人情了。这些蛇皮除了天罡剑圣以外,就属阿呆最有支配权,给岩石兄弟一人做一件马甲,自然不会有人反对。

    岩石、岩力顿时大喜,赶忙道谢。就这样,阿呆开始了他的裁剪工作。

    在阿呆帮助袁平裁剪蛇皮之时,席文师兄弟也已经来到了石窟之内。

    “拜见师傅。”七人恭敬的冲盘坐于岩石上的天罡剑圣行礼。

    天罡剑圣睁开双目,淡然道:“都起来吧。”

    众人站起身形,席文问道:“师傅,您老人家找我们,有什么吩咐么?”

    天罡剑圣叹了口气,道:“阿呆已经来这里半年了,我能教的都已经传授给他,小鹰要不段在天空中翱翔才能成长为广阔天空中的霸者,过几天,我准备让他下山历练。阿呆这孩子秉性纯良,资质也相当不错,小时候又吃过往生果,可谓得天独厚,足可以得传我衣钵。今后天罡剑派的发扬光大就要看他的了。席文,你作为天罡剑派的掌门,我要求你,今后一定要毫无保留的支持阿呆,尤其是到了千年大劫的时候,不要保存什么实力,记住,只有大陆处于和平繁荣,我们剑派才能顺利的发展下去。你们都是我的弟子,我新研究出的生生变,你可以和几位师弟一起修炼,也许以后能起到一些作用吧。”

    听着天罡剑圣的话,席文师兄弟面面相觑,他们心中都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天罡剑圣微微一笑,道:“你们也猜到了吧,师傅就要走了。你们不用难过,这是天命所归,并不是人力可以挽回的。该去的总是要去。只有旧力消失,新力产生,才能有更好的发展。你们明白么?”

    席文七人身体大震,同时跪倒在地,哀声叫道:“师傅。”

    天罡剑圣平日向来严厉,即使对自己这些弟子也不例外,今天他的语气却出奇的慈祥,“你们都是师傅的骄傲。但是,你们切不可因为自己的一点成就就自我满足,上回来的那个玄夜你们都看到了。以你们的功力,单一对战,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他的年纪可要比你们小的多啊!所以,你们必须不懈的努力修炼,尤其在培养下一代上,要多下点功夫,这样,咱们天罡剑派才能长盛不衰。经过我半年的调教,阿呆的功力有了很大的增幅,我相信,他今后的成就必然不会在我之下,这也算是我对欧文的弥补吧。你们走吧,叫阿呆回来,七天之后,我会由此飞升,到时候,你们来送送我就行了,也算我没白教导你们一场。记住,除非阿呆突破第九重生生决,否则,你们千万不要把我的死讯说出去。明白么?”天罡剑圣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如果阿呆的实力不足以代替他这样的精神地位,就宣布他的死讯,必然会对天罡剑派造成很大的打击。

    席文七人已经是老泪纵横,他们都和天罡剑圣相处了几十年之久,对这位修为浩瀚的老师,不光是尊敬,还包含着许多别样的感情。一时间,石窟内充满了悲哀的气氛。

    天罡剑圣闭上双目,叹息道:“孩子们,虽然你们年龄都已经不小了,但在师傅眼中,你们仍旧是孩子。不要难过,只要你们将天罡剑派发扬光大,就是对师傅最好的报答。到了师傅这种境界,早已经没有了生死的感觉,死亡只是生的另一个开始。去吧,去吧。叫阿呆回来,我还有些东西要留给他。哦,对了,你们看。”他伸手指向角落中沉睡的金眼圣邪龙。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