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圣邪进补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阿呆也没想到自己的能量箭会有如此大的威力,正在暗暗欣喜之时,却惊讶的发现,巨蛇开始剧烈的翻腾起来,蓝色的血液不断的流淌而出,四散飞扬,圣邪在空中喷出数口龙炎,灰色的能量带着极大的腐蚀性袭击着巨蛇的伤口。巨蛇的鳞片虽然不惧怕腐蚀,但它被能量箭炸的皮肉翻起的地方却受不了,一声凄厉的惨嘶下,巨蛇的骨肉迅速的消失着,他无法忍耐着剧烈的疼痛,猛的长开大嘴,绿色的光芒闪起,一团拳头大下,闪烁着墨绿色幽光的物体骤然向空中的圣邪飞去。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却蕴涵着庞大的能量。

    阿呆心中一惊,第二支能量箭已经搭上了弓弦,正当他准备一箭射爆巨蛇的头颅时,清朗的声音响起,“先别杀它。”

    阿呆一楞,听出声音的来源正是自己的师祖天罡剑圣,赶忙收敛弓弦,将生生变幻化出的箭支吸回体内。

    墨绿色的光团已经快撞到圣邪的身体了,圣邪似乎对那团东西很惧怕似的,拍动龙翼慌忙的闪躲着。白光一闪,空中多了一人,天罡剑圣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漂浮在空中,他嗔目大喝一声,“孽畜找死。”右手虚抓,那团墨绿色的光芒一颤,突然停了下来。巨蛇全身大震,拼命的扭曲着自己的身体,墨绿色的光团不断的颤抖着,似乎想飞回去似的。

    天罡剑圣冷哼一声,右手虚空一划,银芒一闪在绿色光团与巨蛇之间划过,切断了它们的联系,巨蛇的身体突然从体面上跃了起来,离地三米后又重重的摔了回去,翻滚了几下,就不再动弹了。那团墨绿色的光芒漂浮在空中,光芒渐渐暗淡,不在抖动了,阿呆凭借过人的目力看到,那似乎是一枚绿色的果实似的物体,已经被天罡剑圣抓在手中。圣邪拍动龙翼飞到天罡剑圣身旁,用前爪指指剑圣手中那团绿色的光芒,露出一副馋涎欲滴的样子。

    天罡剑圣笑骂道:“你到知道这是好东西是不是。”

    圣邪不断的点着头,呜呜的哼着,口涎流淌而出。

    天罡剑圣在它大头上敲了一下,飘飞到阿呆所在的大树上,阿呆惊讶的看着天罡剑圣手中的绿色圆球,问道:“师祖,这是什么啊?”

    天罡剑圣微微一笑,道:“在我刚来到天罡山脉的时候,曾经见过这条万载巨灵蛇一次,那时一不小心让他跑了,没想到竟然会让你们遇到。这条蛇已经有上万年的寿命,依靠着天罡山的灵气,使它已经进化到了这个地步,也算不容易了。不过这孽畜生性凶残,山里的小兽不知道被它吃了多少。这次也算是恶有恶报吧。阿呆,你刚才那一箭除了准度不够以外,还算不错,以后有空的时候,要好好练习箭法,远程攻击在有的时候能够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威力。这万载巨灵蛇的防御非常坚韧,没想到你这玄铁弓的威力竟然这么大,配合生生变的能量箭可以炸掉它一段身体。”

    阿呆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道:“可惜我的箭法太差了,否则,也许一箭就能消灭了它也说不定。师祖,您怎么来了?”

    天罡剑圣微笑道:“你们这么久还没有回来,我怕你们出事,就来看看。已经好久没有离开山顶了。这里的空气还真是不错。”

    圣邪拍打着龙翼飘浮在两人身旁,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天罡剑圣手中那个墨绿色的圆球。

    阿呆问道:“师祖,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啊!小邪好象很想要似的。”

    天罡剑圣哈哈一笑,道:“这个小家伙机灵的很,这是万载巨灵蛇的内丹,吃了它以后,可以变的力大无穷功力大增,如果你吃了,对功力会有很大的帮助,虽然比不上天材地宝的往生果,但也相差不远了。你说圣邪能不馋么?”

    看着圣邪可怜的样子,阿呆忍不住道:“师祖,那您就给它吃了吧!”

    天罡剑圣微微点头,道:“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善良了,对待朋友可以这样,但以后遇到敌人去要狠下心来,你明白么?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人心叵测啊!”说完,看了圣邪一眼,冲它道:“这回就便宜你了,以后你要好好保护阿呆,知道么?”

    圣邪欢快的长吟一声,龙吟之声在山脉中不断的回响着,它兴奋的将大头凑到天罡剑圣和阿呆中间,天罡剑圣右手一抖,巨灵蛇内丹向圣邪飞去,它慌忙伸嘴接住,一口就吞咽了下去。天罡剑圣在它的大头上敲了一下,道:“趁着内丹的功效还没发挥出来,赶快回石窟去,你要是在这里睡觉,我们可不会抱你回去。”

    圣邪得到巨灵蛇的内丹高兴无比,赶忙点点头,拍动着龙翼向山顶的方向飞腾而去。

    “阿呆,咱们下去。”说完,率先飘落到巨灵蛇身旁,失去了内丹的巨灵蛇,已经变得绵软无力,尾部的伤口使它流失了大量的鲜血,已经接近了死亡的边缘。阿呆落在天罡剑圣身旁,道:“师祖,咱们怎么处理它。”

    天罡剑圣道:“这条巨灵蛇已经活不了了,刚才我之所以不让你再射它,是因为它身上的宝贝众多,你要是射爆了它的头,会少得到许多好东西。”说完,右手一挥,一根银色能量形成的尖刺出现在天罡剑圣手中,他冲着巨灵蛇道:“你造孽太多,该去了。我让你少受些痛苦吧。”说着,手起刃落,尖刺从巨灵蛇的顶门直刺而下,巨灵蛇全身一震,就再也不动弹了。

    阿呆有些不忍的转过头,将玄铁弓收入神龙之心内。

    天罡剑圣叹息一声,道:“既然你不惯这种场面,就先回去吧。”

    阿呆答应一声,化为一条灰影,飞快的向天罡山顶峰攀登而去。天罡剑圣双手幻化出两把银色的短刃,在他浩瀚的生生斗气作用下,一会儿的工夫,已经将巨灵蛇的皮拨了下来,……

    阿呆回到石窟之中,发现先回来的圣邪已经呼呼大睡起来,巨灵蛇内丹中所蕴涵的巨大能量显然不是一时可以吸收的。

    先前的血腥使阿呆心中有些烦闷,盘膝坐于岩石上修炼起来。

    天罡剑圣处理完巨灵蛇的尸体后返回到天罡山顶,他传音给剑派中的席文,让他命令弟子去山下取回巨灵蛇的肉身,万载巨灵蛇可以说全身是宝,它的肉也是非常滋补的。

    天罡剑圣从巨灵蛇身上,共计得到了一条三十米长的蛇筋,巨灵蛇的脑髓,细密带有鳞甲的蛇皮和两颗浑圆的蛇目晶体。蛇筋是巨灵蛇身上最坚韧的部分,即使是阿呆那一箭也没有将蛇筋炸断,蛇筋非常细和普通的丝线相仿,但它却曾经支撑着巨灵蛇庞大的身体,巨灵蛇的鳞甲有着很强的防御性而且极为轻柔,足可以制作成几十套上好的护身轻甲了。而那两颗蛇目晶体,更是宝贝,吃了它,可以增强人的目力,并提升一定的功力。

    即使是阿呆的功力,想用生生变幻化出的能量刃制作轻甲也很困难,所以只能由天罡剑圣自己来切割了。他将巨灵蛇的鳞甲分割成几十块,除了留下腹部前方最坚韧的两块以外,其余的都交给了席文,让他处理。

    在石窟中,生生真气运转了八十一个周天后,阿呆缓缓清醒过来,与巨灵蛇拼斗时消耗的真气已经完全恢复了。

    “吃了它。”一个小碗飞到阿呆面前。阿呆下意识的接住,只见碗内是一团糊状的东西,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天罡剑圣正在离他不远处的岩石上坐着,手中摆弄着什么东西,右手闪烁着银色的光芒,不断的舞动着。

    “师祖,这是什么啊?”

    “那是我让席文他们配的补药,对你身体有好处,赶快吃了,然后再修炼八十一个周天,将药力化去。”

    “是,师祖。”阿呆当然知道天罡剑圣不会害自己,三口两口将碗中的糊状物吞服下肚,清香的味道使他心旷神怡,先前的恶心感早已经消失了。一股淡淡的热气缓缓升了上来,阿呆不敢犹豫,赶忙再次修炼起来。

    正在缝制轻甲的天罡剑圣微微一笑,他刚才给阿呆吃的,正是巨灵蛇的脑髓。虽然脑髓的效力比内丹要差了不少,但也算是巨灵蛇身上的精华了。他之所以告诉阿呆那是补药,就是怕他接受不了。为了这个徒孙,天罡剑圣可以说是煞费苦心了。

    阿呆体内的生生真气在不断运转之下,银色的能量缓慢的运行着,最近以来,阿呆发现,自己体内的液态生生真气虽然更加浓厚了,但相比以前,运转起来却费力了许多,八十一个周天,足足需要一天一夜才行。这次,银色的浓稠液体在巨灵蛇脑髓的药力作用下,竟然有渐渐凝结的趋向,阿呆吓了一跳,但他却不敢停下来,因为,如果骤然停止行功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生生真气在不断的运行之中,渐渐的如同海纳百川一样,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向丹田之中凝结着,阿呆已经有些无法控制了,丹田完全变成了一片银茫茫的色彩,生生真气不断的凝结压缩着。在阿呆身体周围,闪烁起淡淡的银色光芒。

    正在制作轻甲的天罡剑圣发现阿呆的变化吓了一跳,他知道,这是生生真气进入第八重的先兆,没想到巨灵蛇脑髓居然有这么大的功效。赶忙放下手中轻甲,飘飞到阿呆背后,一掌按在他背心的灵台之上,帮阿呆收束着散乱的真气,另一只手按在阿呆头顶的百会上,功力催动之下,使阿呆进入了昏迷之中,再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天罡剑圣之所以这么做,是怕阿呆因为能量运转过于诡异而心生杂念。现在,阿呆体内的生生真气完全由天罡剑圣控制着。其实,阿呆之所以能够这么快冲到第八重的境界,主要还是因为天罡剑圣输给了他两成功力,再加上他半年以来的刻苦修炼所至,功力突破是迟早的事,此次在巨灵蛇脑髓的作用下,自然成功的进入了第八重境界。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阿呆缓缓的醒转过来,他吃惊的发现,体内空荡荡的,原本那些浓稠的银色能量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丹田处一颗只有一寸左右的银色小人。他仔细看去,只见小人的样子竟然和他自己十分相像,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缓缓睁开双眼,在阿呆眼中,石窟中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样子,原本昏暗的石窟似乎增添了无数色彩,看上去是那么的动人心魄。他按照以前的行功的方法抬起右手,黄色的能量剑以先前一倍以上的速度出现在他手上,而他丹田中的那个小人似乎只是银色光芒暗淡了一些而已。

    “你醒了。”天罡剑圣的声音传来。

    阿呆向盘坐在岩石上的天罡剑圣看去,他吃惊的发现,自己竟然可以清晰的看到天罡剑圣脸上每一处细纹,天罡剑圣看上去憔悴了许多,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师祖,我,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体内的生生真气都不见了呢?”

    天罡剑圣睁开双眼,慈祥的一笑,道:“孩子,你知道么?你已经进入了生生决第八重的境界——生生塑体。你原本那些液态真气并没有消失,它们都凝结成了你丹田中那个和你一样的小人,那是你全身能量的总汇,今后在修炼的时候,依旧可以按照原先的功法来练习。”

    第八重?阿呆惊讶的楞住了。半年以前,自己还刚刚进入第五重境界不久,没想到,只是半年的时间,自己就已经具有了第八重的功力,那不是说,自己已经达到和欧文叔叔等同的功力了么?

    天罡剑圣显然看出了阿呆心中的疑惑,微笑道:“孩子,你确实很幸运,能这么快达到如此境界的,你在剑派里还是第一个。但是,你要知道,达到第八重境界并不意味着你就拥有赶上你那几位师伯的实力。生生决每上升一重都会非常艰难,尤其是到了第六重以后,你的功力提升大部分是依靠外力,这就使你本身的功力并不够精纯,所以,你即使巩固这八重功力,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况且,即使同为第八重的修为,但功力高下也很不相同,你那八位师伯都是资质过人之辈,在他们之中,除了周文因为性格暴躁没有突破第八重最后的极限以外,你的其他几位师伯经过数十年的苦修已经都达到了第八重的境界,但是,他们的功力却相差不少,你大师伯席文和二师伯风文的功力最高,因为,他们都在第八重修为上保持了二十年以上。第八重升第九重,即使是我,也经过了三十年的苦修才达到。所以,你要走的路还很长,今后,就都要靠你自己了。”顿了顿,天罡剑圣道:“你去,把你几位师伯叫来,我有事吩咐他们,你叫来他们以后,自己先留在剑派里,等你几位师伯回去,你再回来。哎——,你的功力已经足以在大陆上闯荡了,也应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阿呆心中一惊,在刚开始修炼的时候,他时刻都希望这半年的时间能过的快些,好早日离开这里去寻找精灵族失踪的族人。但天罡剑圣突然说准备让他离开,他心中却充满了不舍,半年以来,虽然天罡剑圣从来没给过他什么好脸色看,但他却将自己的绝学倾囊而授,还将自己辛苦修炼来的功力传了两成给了自己,如此深厚的恩惠阿呆又怎么能不深深的感动呢。

    天罡剑圣闭上双眼,淡然道:“该走的总是要走。你的路还很长,不要做儿女之态了。去吧。”

    阿呆点了点头,冲天罡剑圣深施一礼,看了一眼角落中仍然沉睡的圣邪,飘然出了石窟。

    呼吸着山顶有些寒冷的空气,阿呆感觉到自己的功力比达到第八重生生决之前进步了非常之多,举手投足之间,似乎都有淡淡的能量流转,意念一动,身体已经飘飞而出,向着前山剑派的方向而去。

    剑派的大门敞开着,一进门,他正好碰到廖一。“啊!小师叔,是您啊!好久不见了。”廖一热情的迎了上来。阿呆被天罡剑圣确认为剑派的第三代弟子,在辈分上,自然要比廖一高上一辈。廖一对自己这个小师叔可是羡慕的不得了。明明比自己年纪还小,但功力却比自己高的多了,此次又蒙祖师亲自传授武技,功力肯定更是一日千里。这回看到阿呆,他明显感觉到不同,虽然阿呆脸上仍然有着木讷之色,但他皮肤下光华流转,全身笼罩在一层莹润之色下,表面上虽没表现出什么强大的功力,但他却知道,比起半年前来,阿呆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廖一大哥,你还是叫我名字吧,可别叫什么师叔,我还没有你年纪大啊!”阿呆有些尴尬的回应着。

    廖一正色道:“那怎么行,咱们天罡剑派可最重视辈分,你是师叔祖的弟子,当然是我的师叔了。小师叔,你怎么回来了。我听说,你不是在跟太师祖修炼么?”

    阿呆挠挠头,道:“师祖让我来叫几位师伯去见他老人家。”

    廖一一惊,道:“那你赶快去吧,要是耽误了师祖的事,我可担待不起啊!我去练功了。”说完,赶忙转身离开了。

    阿呆看着廖一离开的身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竟然变成了他的师叔,真是尴尬啊!一边想着,他一边顺着走廊向里走去。

    正走着,一旁突然闪出一道身影,迎面而来,后面有七八个人在追着她。“小师妹,你别跑,师祖找你过去呢?”

    前面那道身影一边跑着,一边回头道:“我才不去呢,爷爷找我,准是要强迫我练功,人家要出去玩儿。嘻嘻。”原来,那道身影是一个阿呆以前没见过的少女,少女身上散发着澎湃的活力,恍惚间,阿呆发觉,她和玄月很是相象,不禁有些楞住了。半年以来,阿呆虽然一直在刻苦的修炼着,但他对玄月的思念却无时无刻都存在着。他将这份深深的思念一直埋藏在心底。那天玄夜说的话刺痛了他的心,每当他想起玄月时,就会同时想起玄夜那看不起自己的表情,是啊!自己怎么能配的上月月呢?

    在阿呆楞住的同时,少女已经撞了上来,走廊的路本就不宽,惊叫声中,正好跌入阿呆怀中。阿呆下意识的伸手搂住少女的身体,使她不至于跌倒。

    少女的容貌虽然比不上玄月的绝美,但也非常清秀,发现自己跌入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顿时大羞,红着脸一把将阿呆推开,怒嗔道:“你干什么?你是谁?”她那娇嗔的样子是那么的熟悉,不禁让阿呆看得有些痴了。

    “喂,你没见过美女啊!盯着我看干什么?我在问你话呢。”

    阿呆这才反应过来,脸一红,这少女的脾气真的和自己第一次见到的玄月非常相象,尴尬的道:“对,对不起,我要从这里过去。”

    后面的七、八名青年已经追了上来,都是阿呆没有见过的同门,当初天罡剑圣颁下命令,让全派出去寻找阿呆,所以,在阿呆刚来的时候,他们并不在山上,直到几个月前刚刚回来而已。

    为首的青年有些喘息着道:“小师妹,你想累死我们么?师祖找你,你怎么能不去。咦,这位兄弟,你是那位师叔、伯的弟子啊?”

    阿呆一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喃喃的道:“我叫阿呆,刚来时间不长。”

    青年点了点头,并没有联想到这个少年就是师祖要寻找的人,只是猜想,这木讷的少年一定是刚刚入门的弟子。顿时摆起一副师兄的架势,道:“大白天的不去练功,跑到这里干什么?”他凑到少女身旁,低声道:“小师妹,他没有撞疼你吧。师弟,你还不快向小师妹赔礼。”

    阿呆答应一声,赶忙施礼道:“对不起,小师妹。”

    少女杏目圆睁,揉了揉自己被撞疼的肩膀,嗔道:“谁是你的小师妹,你入门那么晚,应该叫我师姐才对。”

    阿呆看着面前这似乎还没有自己大的少女,喃喃的道:“是,师姐。刚才没撞疼你吧。”

    少女哼了一声,道:“怎么没撞疼,疼的很呢?你说,你怎么赔我吧?”

    阿呆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和玄月相见的魔法师工会当中,玄月让自己做她跟班时的情景,眼中顿时流露出神往之色,没有回答。

    “喂,你怎么傻呼呼的,我在问你话呢?你说吧,你怎么赔我?”少女双手叉腰,一副蛮横的样子。她的模样看在阿呆眼中不但没有感觉到厌恶,反而很是亲切,微笑道:“你说吧。”

    少女看了看身后几名追过来的少年,眼中闪过诡异的光芒,缓缓度步到阿呆身后,喃喃的道:“让我想想,看你怎么赔我才合适。”

    那七、八名追上来的少年,都报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并没有人上来打圆场。

    少女已经转到了阿呆的身后,她突然笑道:“我想到了,你就帮我应付他们这些追兵好了。”说着,猛的一脚踢在阿呆臀部上。在她想来,这一脚定然能让阿呆扑过去,挡住那些师兄们的去路,自己也就可以逃跑了。但是,她却不知道,此刻阿呆的功力已经不是她所能想象的。

    阿呆骤然遭到攻击,体内的生生真气自然调动起来,全身光芒一闪,少女在惊呼声中被震的飞了出去。这还是阿呆发现偷袭自己的是少女赶忙收敛的功力,他看到少女身体被震飞,心中一急,下意识的抬起右手,黄色的光芒以生生变的功法骤然而出,化为一条光带缠绕在少女腰间,阿呆轻轻一带,将少女拉了回来,揽在自己臂弯之中。

    少女疼的冷汗之流,痛叫出声,眼泪顺着面颊流淌而下,她的小腿在刚才已经被阿呆的护体斗气震断了。

    七、八名少年全都楞住了,刚才阿呆所用的功夫完全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阿呆抱着少女的娇躯,心中大急,却又茫然不知所措。为首的青年率先反应过来,大怒道:“你竟然敢伤了小师妹。”上前一步,迎面就是一拳,向阿呆脸上打来。阿呆怕刚才的一幕重演,意念一动,身体向后平移出三尺,躲过青年的一击,叫道:“别动手,快找人给师姐看看吧。她的腿好象断了。”

    青年吓了一跳,指着阿呆的鼻子道:“你等着,等师祖处置你吧。”说完,吩咐一名师弟去叫人,和另外几人将阿呆围在中间。

    阿呆见少女已经疼的全身不断的痉挛,赶忙催动起体内的生生真气,淡淡的白色光芒散发而出,温暖的能量注入到少女体内,引动她体内不多的生生真气,环绕在伤口处。少女的疼痛感顿时轻了许多。

    一会儿的工夫,路文在那名报训弟子的带领下,匆忙的跑了过来。一看到阿呆,路文惊喜道:“你怎么回来了?”

    阿呆苦笑道:“四师伯,您快先看看这位师姐吧,她的腿好象被我震断了。”

    听到阿呆叫路文师伯,这群青年全都楞住了,他们没想到,这个年纪不大的少年,竟然比他们要高了一辈。

    路文从阿呆手中接过少女的娇躯,皱眉道:“什么师姐,她是你的师侄才对。一一你这是怎么弄的,你这丫头,一定是招惹你师叔了吧。”

    少女疼的全身痉挛,早已经说不出话来。旁边那为首的青年赶忙帮她辩解道:“四师祖,不是的,是,是这位师叔震断了师妹的腿。”

    路文哼了一声,道:“小李子,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谎话了,看来,我应该到你师傅那里去告你一状才是,阿呆是什么心性难道我还不清楚么?你们要不主动招惹他,他会还击么?去,赶快给我找两块木板来,我要立刻把一一骨折的地方接好。”

    李一吓了一眺,不敢再说什么,刚要去寻找木板,阿呆却道:“师伯,我来吧。”说着,他催动起体内的生生真气,从走廊中飘飞而出,落向院子中唯一一棵大树上,手上黄色的光芒闪起,一把五寸长的小刀出现在阿呆手上。他随手一挥,一根树枝悄无声息的落了下来。阿呆伸手接住,手中小刀在意念的控制之下,上下翻飞,几乎只是一瞬间的工夫,两块相同的木板已经出现在他手中。飘身回到路文身边,赶忙将木板递了过去。

    路文虽然吃惊于阿呆所表现出的工夫,但此刻自己孙女的腿更重要,他接过木板,先封住少女的血脉,然后小心的将骨折错位的地方对了回去,撕下自己的衣襟当做绳子,牢牢的将木板从两旁固定住一一接好的腿骨。

    骨头接了回去,少女哽咽着道:“爷爷,爷爷,您可要替人家出气啊!人家只不过踢了他一脚,他就把人家的腿弄折了。”

    阿呆蹲在少女身旁,冲路文道:“四师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才她从背后踢我,我体内的生生真气自己有了反应,我来不及完全收回,所以才会这样的。您,您罚我吧。”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