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返回教廷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玄夜这几天的心情一直很不好。不但是因为自己在天罡山脉没有拿回冥王剑,更是因为女儿月月。在天罡山脉虽然自己没能体现出教廷强大的实力,而且还在天罡剑圣的精神压迫下败的一遢涂地,但输给天罡剑圣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而且除了天罡剑派的人和自己的女儿,并没有别人看到。可是,离开天罡剑派以后,不,准确的说,是女儿和阿呆分开以后,以前那个天真活泼、调皮捣蛋的月月不见了。她变得异常的沉默,无论自己要求她什么,她都不会反驳。但是,有几次自己却发现月月一个人偷偷的哭泣,即使是平时一起前进的时候,月月的眼神也变得非常迷茫,似乎她已经失去了灵魂似的。

    “月月,马上就到教廷了,咱们回家了。”

    玄月看了一眼面前那不高的丘陵,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她知道,只要翻过这里,就到了教廷的圣地,也就是自己的家。离开天罡山脉以后,她的心情就没有平静过,天天和阿呆在一起,并没有觉的他有什么特殊的好,可这一骤然分离,对他殷切的思念每天却如潮水般折磨着玄月,她已经不会再骗自己了,她清楚的明白,自己已经喜欢上了那个傻乎乎、有些木讷的阿呆,她的人虽然离开了,但心,却仍然留在阿呆身边。

    “月月,你怎么不说话?回家了难道不高兴么?”

    玄月从思绪中清醒过来,轻轻的摇了摇头。

    玄夜皱眉道:“那个阿呆有什么好,值得你这么惦记着他。他无论身世、相貌,没有一点能配上我的女儿。除了身上有神龙之血和冥王剑以外,他根本就没什么真本事,月月,你还小,不适宜过早的涉入感情之中,感情这东西,既让人痛苦,又让人无法放弃,你要坚强起来,以后你就会明白爸爸的苦心了。高兴点吧,就要到家了,你这个样子,难道想让你妈妈担心么?你偷跑了以后,她一直都非常着急。”

    听到玄夜提起自己的母亲,玄月全身一震,心中涌起对母亲强烈的思念,缓缓抬起头来,眼圈一红,低声道:“我,我好想妈妈啊!”

    玄夜搂住女儿的肩膀,柔声道:“月月,别哭,马上就要见到妈妈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回到教廷以后,爸爸不再勉强你修炼魔法,你先调整一段时间,等到精神恢复一些再说。不要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一切都会过去的,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在他看来,女儿和阿呆之间,只不过是日久生情而已,这么短的时间,两人根本不可能建立什么深厚的感情基础。以女儿好玩、喜欢新鲜事物的性格,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将阿呆忘记的。但是,事情真的像玄夜想的这么简单么?玄月真的能忘记阿呆么?

    玄月看了父亲一眼,道:“爸爸,咱们快走吧,我想快点见到妈妈。”

    在众高级祭祀和银甲审判者的护卫下,一行人很快进入了神圣教廷的中心地带。以玄夜在教廷中的地位,祭祀们看到他莫不深深行礼。教廷的中心地带,是由十几座神殿组成的,中央的神殿,都是教廷高层议事的地方。周围的神殿则供教廷中的祭祀们休息。而审判所的人,则居住在教廷外围,和教廷的神圣骑士团一起,负责教廷的防务。

    娜莎早在玄夜带着人进入神圣教廷地界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消息,一听说女儿和丈夫一起回来了,她心中说不出的高兴。本来她就不太同意丈夫让女儿出外历练的做法。这回丈夫把女儿找回来了,她心情非常之好,独自一人迎了出来。

    当娜莎迎到教廷的光明大殿门口时,正好看到玄夜和玄月在手下的簇拥下走来。

    “月月——”娜莎已经顾不上什么礼仪了,飞快的跑了过去。

    听到母亲的呼唤,玄月全身大震,泪水瞬间流淌而下,多日心中的委屈似乎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哭泣着迎向母亲,猛的扑入娜莎的怀中,放声痛哭。

    怀抱着自己的女儿,娜莎也不禁热泪盈眶,从小玄月出生以来,这还是她们母女第一次分离。抚摩着玄月蓝色的长发,哽咽道:“月月乖,不哭,告诉妈妈,在外面是不是吃苦了。以后可不要再离开妈妈身边了,妈妈都快担心死了。”

    玄夜走到他们母女身边,一家重逢的感觉使他心中的阴翳完全消失,眉宇舒展,伸开双臂,将自己的妻女搂入怀中,一旁的众手下见到如此情景,都悄悄的退走了,将这一刻的温馨完全留给了主教大人一家。

    良久,玄月的哭声收歇,抬起头看向自己绝美的母亲,抽泣着道:“妈妈,月月真的好想您啊!都怪月月不好,让您担心了。”

    娜莎流着泪道:“月月乖,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妈妈不会生你气的。来,让妈妈好好看看。”她捧起玄月的娇颜,擦去她脸上的泪水,在女儿的额头上轻吻一下。“啊!月月,你可瘦了很多,怎么变得这么憔悴,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玄月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妈妈,我没吃什么苦。咱们回家吧。”

    “好,咱们这就回家,妈妈给你做点好吃的,你可要多吃一些啊!以后不要再偷溜了,你是妈妈最疼爱的宝贝,要是你有什么事,让妈妈可怎么办啊!”

    玄夜揽住妻子的柳腰,低声道:“走吧,咱们先回家再说。”一家三口穿过光明大殿,回转到红衣祭祀在祈神殿后的住处。

    见到母亲,使玄月对阿呆的思念冲淡了一些,娜莎拉着她的小手坐在床边,道:“月月,快告诉妈妈,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都干了些什么?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的事啊!”

    娜莎的话不禁勾起了玄月的回忆,想起自己和阿呆这一个月来经历的风风雨雨,她不禁有些痴了。喃喃的说道:“妈妈,如果喜欢一个人,那是什么感觉啊?”

    娜莎心中一惊,抬头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柔声道:“月月,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有喜欢的人了么?”玄月眼中的迷茫她再熟悉不过了。当初自己在和玄夜交往之后,也经常会出现这种表情,难道,自己的女儿有了心上人不成,女儿可只有不到十六岁而已啊!她心中不禁暗暗称奇,只不过一个多月的工夫,到底是谁有这么大魅力,可以让自己这调皮的女儿完全变了样子。

    玄月摇了摇头,喃喃道:“我,我不知道,妈妈,我想去见爷爷。”

    玄夜皱了皱眉头,道:“你爷爷在修炼中,还是不要打扰他老人家的好。”其实他也很想赶快见教皇一面,将之前在天罡山发生的一切转告父亲。天罡剑派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教廷的威严,他必须要和父亲商量出对策。这种大事,还是需要教皇来作出抉择的。

    娜莎道:“你就带月月去吧,父亲前天已经出关了,这几天一直在祈神殿中独自冥想。你和月月都有段时间没见到他老人家了,也应该去看看。”

    玄夜想了想,道:“那好吧。月月,你为什么想见爷爷。平常的时候,你可最怕见爷爷了。”在玄月出生的时候,教皇亲自为她施加了神之祈祷,教皇发现,玄月竟然是天生的光明体质,资质之好,更在她父亲玄夜之上,在玄月懂事以后,就经常逼迫玄月修炼。可玄月天生调皮,仗着父母的疼爱,老躲着教皇,就是不肯修炼,弄的教皇是又气又爱,却也拿她没有办法。

    玄月低着头,道:“爸爸,我想跟爷爷学习光明魔法。”

    玄夜和娜莎都吓了一跳,娜莎摸了摸玄月的额头,吃惊的道:“我的好女儿,你这是怎么了?也没发烧啊!怎么说起胡话来,转性了么?以前你不是最厌烦修炼的么?怎么这回却主动了。就算要学,让你父亲教你也就足够了。”

    玄月低着头,道:“妈妈,我没事。我只是觉的自己的实力太弱了,在大陆上根本不算什么?爸爸和爷爷不是都说过有千年大劫即将来临么?我也想为教廷出自己的一份力。跟爷爷一起修炼,也许能学的快一些吧。”

    玄夜不禁有些气结,女儿竟然嫌自己水平不够,自己可是教廷最年轻的红衣祭祀啊!但他心中也有些兴奋,经历过这一个月的历练,自己的女儿终于肯塌下心来修炼着。也许这样就不会再去想那个傻小子了。

    娜莎皱着眉头,目光连闪,她搂住女儿的肩膀道:“修炼也不急在一时,你今天刚回来,先休息一天,睡一会儿吧。等你醒过来,再让爸爸带你去见爷爷,好么?”

    在母亲柔和的声音中,玄月轻轻点头,钻进了自己舒服的被窝中。娜莎帮她盖好被子,轻轻的抚摩着她蓝色的长发。玄月在母亲那熟悉的温暖下,渐渐的睡着了。这些天,她实在是太疲倦了,一会儿的工夫,已经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看着女儿进入了梦乡,娜莎沉着脸站了起来,拉着丈夫出了女儿的房间回到他们自己的寝室之中,关好门,娜莎嗔道:“你个死鬼,自己去寻找女儿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还有,女儿这是怎么了?怎么出去一趟回来变化这么大?是不是吃苦了。”

    玄夜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娇妻,苦笑道:“莎莎,好歹我也是四大红衣祭祀之一,这死鬼能不能别叫了。我独自去寻找月月,还不是为了你。怕你担心啊!本来我是想带你一起去的,可是又怕你旅途劳顿,所以才自己走了。”

    娜莎哼了一声,道:“那你告诉我,月月到底是怎么了?如果不说清楚,今天晚上你就睡沙发去。”在外面,玄夜一向是高高在上的红衣主教,娜莎也从来不会给他任何难堪,就像普通的白衣祭祀一样,尊敬他爱戴他。可是,一回到家里就完全变了样子,玄夜对自己这位绝色娇妻疼爱的不得了,结合以来,一句重话都没有说过。时间长了,也就形成娜莎欺负玄夜的局面。玄夜对此到是没有什么不满,他觉得,被自己老婆欺负也未尝不是一种乐趣。当然,娜莎也很会把握分寸,从来不会让自己的丈夫过于难堪。毕竟,她也深爱着这个修为高强的男人,他既是一个好丈夫也是一个好父亲。

    玄夜走上前。揽住妻子的肩头,叹息道:“莎莎,你先别急,听我慢慢说。”

    娜莎拍掉玄夜的手,嗔道:“别动手动脚的,先说清楚,否则,不许碰我。”

    玄夜投降道:“好好,是这样的,……”当下,他将玄月和阿呆的之间发生的,他所知道的部分全都说了出来,其中隐瞒了玄月想去死亡山脉探险的部分。足足说了一个小时,才全部说清楚。

    娜莎皱眉道:“老公,听你这么说,看来月月应该是认真的。我觉的你对阿呆那孩子有成见,冥王剑虽然是天下至邪之物,但阿呆的心地却非常善良,冥王剑在他手里未必是什么坏事。而且,你也看到了,月月似乎非常痛苦,你是不是不应该拆散他们啊!”

    玄夜眼中寒芒闪动,“不,娜莎,我绝不能让我的女儿和一个来历不名而且又拥有邪恶之剑的人人来往。教廷中有那么多出色的年轻人,哪个不比阿呆强上百倍。他根本就配不上我们的女儿。放心吧,过一段时间,月月一定会忘记他,月月的性子你还不了解么?只要咱们看好月月,应该不会有事的。”

    娜莎想了想道:“可是,我觉的你这样做似乎有些不妥,我可不想让月月变得那么痛苦。虽然以前她很调皮,但我还是喜欢那个天真活泼的女儿。只要女儿快乐,我们还是不要管束他太多的好。”娜莎本身就出生在教廷之中,她的父亲就是现在的四位红衣祭祀之一,在她小时候对她要求非常严格,多年的苦修,才让娜莎有了白衣祭祀的能力。后来,她嫁给了玄夜以后,才脱离了父亲的管制,她可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像自己当初那样,连一个美好的童年都没有。这也是造成玄月调皮捣蛋的根本原因之一。

    玄夜搂住自己的妻子,看着她动人的娇颜,心中涌起强烈的爱意,低声道:“等见过父亲大人再说吧。老婆,我好想你啊!咱们可已经很久没有……”

    娜莎俏脸一红,推开玄夜道:“讨厌,老不正经的。刚回来就想干坏事。”

    玄夜嘿嘿一笑,道:“老公和老婆在一起,有什么坏不坏的,我真的很想你啊!小别胜新婚嘛。”说着,将半推半就的娜莎搂入怀中,吻上了她的嘴唇。娜莎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软化在玄夜的温柔之中。

    直到第二天晌午,玄月才从睡梦中清醒过来,良好的睡眠使她疲惫的身心得以恢复。痴痴的坐在床上,回想着阿呆的种种。当她想到阿呆在刚进入天罡山脉看到自己**时那慌张不知所措的样子,不由得俏脸通红,流露出会心的微笑。要是能和阿呆一起去寻找精灵族人,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阿呆,你现在还好么?

    门开,娜莎走了进来,她看到自己女儿脸上的微笑,不由得松了口气,“月月,想什么想的这么开心啊!是不是想起阿呆了。”

    玄月从回忆中惊醒,俏脸一红,低头微嗔道:“妈妈,我,我才没有想他呢。”

    娜莎坐到女儿的床边,将玄月搂入怀中,柔声道:“傻丫头,你是妈**女儿,你有心事,难道妈妈还看不出来吗?告诉妈妈?那个阿呆有什么好,他会这么吸引你。”

    在母亲温暖的怀抱中,玄月顿时放松下来,喃喃的说道:“妈妈,阿呆对我真的很好。和他在一起,我好开心,好开心。他虽然有些木讷,但秉性善良,为了救我,他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他对我的好我知道,妈妈,当初你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候,有那种看不到他就想念,和他在一起就非常开心的感觉么?”

    娜莎心中一惊,看来,女儿和阿呆的感情远远不像丈夫所说的那样,不动声色的说道:“月月,你觉的阿呆值得你这么真心对他么?他以后能带给你幸福么?”

    玄月看了母亲一眼,毫不犹豫的坚定点头,道:“一定能的。虽然阿呆并没有什么太出色的地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喜欢和他在一起。刚开始的时候,我看不起他,只是想耍他玩儿玩儿而已,可是,随着相处时间的加长,我发现,在他身上有很多特殊的地方。我,我也说不好我和他之间到底有多深的感情,只是觉的,离开他以后,我好象失去了一件最重要的东西似的。妈妈,我现在真的好痛苦啊!”说到这里,玄月的眼圈不禁红了起来。

    娜莎轻轻抚摩着女儿的长发,微笑道:“傻丫头。你还太小了,感情的事自然不是你所能了解的。妈妈知道你不愿意在教廷待着,想去找阿呆,对不对?”

    玄月猛的坐直身体,声音有些颤抖的道:“妈妈,您,您能让我去么?”

    娜莎叹息一声,看来,女儿真的陷的很深啊!她还不明白,自己已经不可自拔的爱上了那个木讷的少年,“不行。”

    听到母亲坚定的拒绝,玄月脸上的一丝兴奋顿时消失殆尽,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看着女儿失望的样子,娜莎心中一痛,接着道:“月月,你还太小了,妈妈怎么能放心你在大陆上游历呢?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保护自己,我听你爸爸说了你此行的经历。如果不是运气好,恐怕你已经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妈妈就你这么一个女儿,绝不能让你再去犯险了。你还不到十六岁啊!”

    玄月哽咽着道:“可是,可是妈妈,我真的好想和阿呆在一起啊!我……”

    娜莎捂住玄月的小嘴,道:“别说了,你的感受妈妈能明白。其实,你爸爸有些事情做的不对,他不应该因为阿呆出身寒微就看不起他。虽然妈妈也不赞成你和阿呆在一起,但是,妈妈不希望你痛苦,自己的幸福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这样吧,妈妈替你爸爸做主,只要你的实力能够超越妈妈,达到白衣祭祀以上的水平,而且那时候你还对阿呆念念不忘的话,我就同意你出去找他。那样,妈妈才能放心啊!”

    听了母亲的话,玄月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本来她以为再也不能出教廷了,可母亲既然这么说,那就有希望了,白衣祭祀的实力么?也许并不是那么难达到吧。

    娜莎擦掉玄月脸上的泪水,摇了摇头,道:“丫头,你先不要高兴,你以为白衣祭祀的实力是那么容易达到的么?如果是那么容易的话,教廷也不会只有十二名白衣祭祀这么少了。什么时候你能不借助任何神器而能力又超过妈妈,才算你合格。那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虽然你天赋很好,但需要多长时间,妈妈也不知道了,一切要看你自己的努力。”

    玄月看了看母亲,有生以来第一次对强大的实力是那么的渴望,坚定的说道:“妈妈,我一定能在最短时间内达到白衣祭祀实力的。您可要说话算数啊!”

    娜莎微笑道:“妈妈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过,你也知道,你爸爸可是要听我的哦。”

    玄月回到教廷以来第一次开心的笑了,“是啊!妈妈这么漂亮,如果爸爸不听你的话,你就不理他,他最怕你这招了。那回你们闹别扭,他不知道多痛苦呢,嘻嘻。”

    站在门外的玄夜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道,自己真的那么怕娜莎么?想了想,答案是肯定的。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的父亲以外,恐怕自己最怕的,就是自己的老婆吧,想起昨天晚上的激情,他心中不禁微微一荡。

    娜莎听了女儿的话,俏脸微微一红,道:“出去可不要乱说,你爸爸毕竟是教廷的红衣主教,要是让别人听到,对他的声誉不好,知道么?好了,你先换身衣服,我去叫你爸爸带你去见爷爷。”

    “好,妈妈你快去叫爸爸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和爷爷开始修炼魔法了呢。”玄月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提高自己的功力,以后和阿呆再一起闯荡大陆的时候,自己也就有能力帮的上他了。一想到又能和阿呆在一起,她的心情顿时豁然开朗,先前的阴翳一扫而光。

    娜莎出了玄月的房间,拉着在门口站了半天的丈夫走回自己的寝室。

    “老公,你说,月月真能在修炼中忘记阿呆么?”

    玄夜信心十足的道:“一定可以的,你也知道,神圣光系魔法在冥想修炼的时候不能有一丝杂念,如果月月想达到白衣祭祀的程度,必然要刻苦修炼,那时候,阿呆在她心中的影子必然会渐渐淡化,甚至完全忘记。等她修炼功成的时候,恐怕早已经不记得阿呆是什么人了。到那时,咱们在替女儿物色一个最佳人选做咱们的女婿,一切不久妥当了么?”

    娜莎仍然有些担心的道:“可是,如果那时女儿仍然对阿呆念念不忘的话,咱们怎么办?我可已经答应她了,那时会放她离去寻找阿呆的。”

    玄夜想了想,道:“月月想达到你的程度还是很困难的,如果真如你所说,她还不能忘记阿呆的话,就让她去找他吧。也许,天神注定他们要在一起,我们也没有能力拆散他们。何况,我还答应了天罡剑圣的赌约。看来,要五年之后才能有答案了。”

    娜莎心中一惊,道:“老公,难道五年之后,你没有把握赢过阿呆么?”

    玄夜摇了摇头,道:“我不是没有把握,只是有些担心而已。你没见过天罡剑圣,不明白他的厉害,谁知道那个变态的老头在五年内会做出什么事来。也许,他真的能大幅度提升阿呆的实力也说不定。不过,你放心,你老公我也不是吃素的。这五年,我也同样会进步。”

    娜莎靠入玄夜的怀中,喃喃的说道:“别的一切我都不管,只要你和月月平安就行了。”

    玄夜感受着妻子的温柔,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道:“咱们走吧,别让那丫头等着急了。这回的事情,我也要向父亲大人汇报一下,对天罡剑派的态度,还要等他老人家定夺。”

    两人重新来到玄月的房间,正好看到玄月从房间中走出来,她换了一身白色的长裙,裙子周围用金线勾边,蓝色的长发重新梳成一条长长的辫子,直垂过膝,俏丽的小脸中重新洋溢起活泼的神采,手中拿着天使之杖,看上去,真的宛如天使下凡一样。

    玄夜看看女儿,又看看妻子,叹息道:“莎莎,月月真的和你当年很像啊!还记得那时,我就是被你那圣洁的气质所征服了。”

    娜莎俏脸一红,轻轻掐了玄夜一下,低声道:“当着女儿不要瞎说。月月,咱们走吧。昨天我已经和你爷爷说过了,他现在在祈神殿等着咱们呢。”

    月月看到父母恩爱的样子,不禁羡慕起来,如果自己和阿呆也能……,该多好啊!俏脸一红,她努力的将这个念头埋藏在心底深处,凑到母亲身边,把母亲的手从父亲的掌握中拉出,挤到他们中间道:“那咱们快去吧,别让爷爷等的时间太长了。”

    玄夜看着自己的妻子被女儿霸占过去,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走吧。”

    祈神殿,教皇在正中央天神雕像前的圆台上盘膝坐着,白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头上的金冠闪烁着金色的光芒,金色的祭祀袍衬托出他尊贵的身份,淡淡的神圣气息充斥在他身体周围,双目合着,脸上带着些微笑意。在他背后的天神雕橡有六对雪白的羽翼,圣洁的躯体完全是用白玉雕刻而成,上面时刻都存在着一层朦胧的雾气,使人无法看清他的真面目,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红衣祭祀玄夜、白衣祭祀娜莎携女玄月求见教皇大人。”清朗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教皇依旧合着双目,淡然道:“进来吧。”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清晰的传了出去。整个祈神殿中,就只有他一个人存在。

    玄夜一家走进大殿,他们走到教皇面前十米处,恭敬的作出标准的教廷礼仪。

    玄月看着自己多日不见的爷爷,趁父母不注意的时候,突然跑了过去。“爷爷。”

    玄夜并没有阻止玄月,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教皇缓缓睁开双眼,他的目光是那么的清澈柔和,似乎可以从他眼中看到百世的沧桑一样。带着淡淡的微笑,教皇一伸手,柔和的光芒包裹住玄月的身体,将她带到自己面前的圆台上。“你这丫头,终于知道回来了。”

    玄月吐了吐舌头,道:“我是被爸爸抓回来的。爷爷,我都想您了,您身体还好么?”

    教皇在大陆上,是神的代言人,其身份,可以说是大陆上最尊贵的,但玄月是他唯一的孙女,对于这个孙女,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像一名普通老人一样,带着疼爱的语气慈祥的说道:“只要你不气爷爷,爷爷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玄月一把揪住教皇白色的胡子,佯怒道:“爷爷不许胡说,您怎么会死呢。”

    玄夜斥道:“月月,不许对爷爷无礼。”

    教皇抓住玄月的小手,道:“你这丫头,越来越放肆了,还不快松开,爷爷可就这么几根宝贝胡子。还要靠它们壮门面呢。”随手一挥袍袖,白色的神圣光芒已经将玄月的身体完全包裹住,使她动弹不得,只能老实的坐在教皇身边。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