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五秒抵御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轰——。”神的愤怒重重的轰击在阿呆身体外围的光之守护上,由于同为光系魔法,并没有什么属性相克的问题,阿呆全身大震,身体不自觉的后退几步,光之守护瞬间削弱,仅仅不到一秒的工夫,就已经开始破裂了。在气机牵引之下,阿呆不禁喷出一口鲜血,连带体外的生生斗气也是一弱。他的精神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玄夜心中也很吃惊,他没想到阿呆释放出的这个防御魔法竟然可以挡住第一下攻击,赶忙催动法力持续的攻击着。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两秒。在玄夜攻击的同时,躲在暗出的天罡剑圣也很奇怪,本来他已经准备出手了,但当他看到阿呆释放的那个防御魔法时,不由得打消了念头,准备看看自己这个小徒孙究竟还有什么法宝,等他实在坚持不住时自己再出售也不迟。

    在神的愤怒撞击下,阿呆的身体向后平移出十米之外,他痛苦的支撑着,但光之守护只不过是个六级防御魔法,虽然有神龙之血的增副,但也绝对不是玄夜那神的愤怒的对手。终于,在第三秒的时候,阿呆布下的光之守护化为点点光芒消失了。金色的神的愤怒重重的轰击在他护身的生生斗气上。阿呆左手一热,守护戒指疯狂的吸收着神的愤怒的攻击能量,但由于能量过于庞大,根本不是它一时间能够吸取干净的,阿呆全身大震,再次喷出鲜血,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了。

    玄夜心中一喜,怕伤了阿呆的性命,刚准备收功,阿呆胸口处突然蓝光大放,一股蓝色的能量澎湃而出,瞬间护在他身前,蓝色的能量凝聚成龙的形状,张开大口,竟然吞噬起神的愤怒来。此时的阿呆已经因为澎湃的能量昏了过去,茫然不知神龙之血在其中的龙蛋作用下,正吞噬着玄夜发出的神力。

    玄夜大吃一惊,他惊恐的发现,自己发出的神的愤怒竟然如泥牛入海似的不断被那条蓝色的能量龙吞噬着,自己的魔法力飞速的消失,这,这是怎么回事,他根本无法理解。为了使自己不至于因为魔法力消耗过多而功力大减,只得强行散去攻击的力量,金芒一弱,天神之怒恢复了淡淡的金芒。在攻击消失的同时,阿呆胸口处那条兰色能量龙也消失了。神龙之血本身并不具备吞噬的力量。只是上回为了保护阿呆不至于被冥王剑的邪恶之气侵犯,吸取了不少邪力,而冥王剑的邪力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吞噬灵魂。在神龙之血和冥王神力的融合之下,终于在阿呆最危险的时候爆发而出,发挥出唯一一次吞噬的能力,将他救了下来。其吸收的邪力和神的愤怒的神力,也完全被即将觉醒的巨龙之蛋吸收掉了。

    玄夜身体微微一晃,目瞪口呆的看着软倒在地的阿呆,失声道:“神龙之血,不可能,神龙之血怎么会在他身上。”神龙之血的能力他也不是很清楚,但他却认得那蓝色的能量形态。在教廷典籍的描述中,蓝色的龙形能量正是神龙之血的象征。

    席文飘落到阿呆身旁,抄起他的身体,微怒道:“主教大人,刚才的时间应该不止五秒了吧。”他一边说着,一边催动生生真气输入阿呆体内,帮他调息着。

    玄月在阿呆倒下的时候,觉的一阵天旋地转,能量完全消失了,她疯狂的跑到阿呆身旁,哭喊道:“阿呆,阿呆,你可不要有事啊!”

    席文发现阿呆的身体虽然虚弱,体内的经脉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震荡,但他的伤并不是很重,安慰玄月道:“放心吧,他没事。”

    玄夜叹息一声,以阿呆本身的力量根本是不可能和自己相抗衡的,只是不知道这小子从那里得来了当初第一任教皇护身神器——神龙之血,看来天意如此,强求不得,他飘身到玄月身旁,淡淡的道:“既然阿呆坚持了五秒,就让他暂时保存冥王剑吧。不过,他如果以后仗着冥王剑的邪力要是做了什么坏事,教廷是不会宽恕他的。月月,咱们走吧。”说完,用魔法力封印住玄月的行动,带着她转身就要离去。

    “我天罡山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么?耍完威风就想走,恐怕不那么容易吧。”微风轻动,玄夜身前突然多了一人。正是天罡剑圣。

    “参见师傅。”席文师兄弟一看天罡剑圣来了,不由的心中暗喜,赶忙行礼。原来,早在玄夜提出让阿呆坚持防御五秒的时候,席文就让自己的师弟去后山将消息告诉天罡剑圣了。他也知道教廷是不能轻易得罪的,如此重要的事情还是让师傅来处理比较好。

    玄夜凝神看向面前之人,心道这就是闻名大陆的天罡剑圣么?从外表看,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微微颔首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天罡剑圣在出现的时候,是背对玄夜的,此时他缓缓转身,双目开合之间冷电连闪。玄夜看到这须发皆白的天罡剑圣竟然有着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容貌,心中一惊,所谓人有异像必有异能,而且天罡剑圣眼中的神光,充分显示着他深不可测的功力。

    天罡剑圣冷哼一声,道:“没想到三十年之后,你这个小猴子也成了教廷的红衣主教。到上我这里耍起威风来。即使是你爸爸见到我,也要称呼一声前辈,不要以为你们教廷有什么了不起,还不看在我眼里。”

    玄夜心头大震,自己是教皇之子这个秘密在教廷中很少有人知道,却没想到眼前这个老不老少不少的天罡剑圣竟然一言点破。“您就是天罡剑圣么?晚辈玄夜有理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天罡剑圣的对手,心中的傲气不由得收敛了许多。

    天罡剑圣闭上双眼,淡然道:“你这次来这里,就是为了要教训教训我的徒孙么?”

    玄夜在大陆上行走,谁见到他不是恭敬有加,可面前这老头子却像他自己说的似的,根本没有把教廷放在眼里,玄夜强忍着怒气,道:“冥王剑乃天下至邪之物,我只是要试试阿呆有没有能力守护它。”

    天罡剑圣冷哼一声,道:“我的徒孙用你来试探么?你也太小看我天罡剑派了。既然你试了我徒孙的功力,我是不是也应该试一下你的魔法有多么高深啊!”

    玄夜心头一震,他没想到天罡剑圣居然会不顾身份,主动向自己挑战,抗声道:“剑圣,晚辈自认不是您老人家的对手。”

    天罡剑圣哼了一声,道:“你知道就好,以后我不希望再看到有你们教廷的人出现在天罡山脉附近。你不用不服,如果想和我动手,你父亲来这里还差不多,看着。”他突然伸出左手虚空一抓。

    玄夜一楞,天罡剑圣身上并没有散发出任何强大的气势,就在他不明所以之际突然吃惊的发现,山脉间的云雾竟然动了起来,如长鲸吸水一样向天罡剑圣的方向飘来。天罡剑圣右手手腕一抖,雾气突然散去,但他手中竟然多出一柄用雾气凝结的长剑,也不见他作势,信手一挥之下,雾剑电射而出,直奔远方一座高耸的山峰飞去。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雾剑之上。没有预想中的爆炸,雾剑消失了,但是,那座山峰却被毫无着力的雾剑穿透出一个大洞,而且没有任何山体倒塌的迹象,那个巨大的空洞似乎天生就存在着似的。所有人都惊讶的动弹不得,如果说先前玄夜的魔法威力很让人吃惊的话,那天罡剑圣这雾剑穿峰的表现只能用神迹来形容了。

    玄夜倒吸一口凉气,他明白,就是自己全力发动最强的魔法也不可能将距离如此之远的目标穿透,更何况,天罡剑圣在做这一切的时候,表现的不温不火,使自己根本看不出他用了多少功力,他说的对,也只有父亲亲自来,或许还能抗衡一下吧。

    天罡剑圣恢复双手背后的姿势,淡淡的道:“看清楚了么?千年大劫即将来临,把自己的能力都用到有用的地方去吧。”

    玄夜眼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半晌才道:“你是长辈,我自然无法反驳您的话。”

    天罡剑圣微微一笑,声音在玄夜耳边响起:“怎么,你还不服气么?你对阿呆而言不也同样是长辈,同样的话我也可以放在你身上,我全力出手的话,恐怕你也坚持不了五秒吧。冥王剑确实是天下至邪之物,以阿呆现在的功力,想守护它确实有一定的难度。不过,我会证明给你看,我徒孙的成就并不会次于你,五年之后,还在这里,你可以和阿呆进行一场公平的比试,如果你赢,冥王剑就让你们教廷收回,如果你输了,我希望你把女儿嫁给阿呆,你能答应么?”他早听席文说过阿呆和玄月之间的关系,所以才会作出如此要求。

    玄夜心头一震,他没想到天罡剑圣居然会为阿呆做媒,五年?他也太小看自己了,别说五年,就算是三十年,阿呆也未必能达到天罡剑派掌门席文的功力,而自己的法力也会不断的进步,听起来,这个赌约似乎对自己很有利。毅然道:“好,既然您这么说了,就按照您的意思吧。五年之后,玄夜定然再来拜访。”说完,拉着玄月催动起体内魔法力,在白色圣光的包围下就要离开。

    “等一下,爸爸。”玄月哽咽着阻止着父亲。

    玄夜一皱眉,天罡剑圣对他造成的无形压力让他始终处于下风,使自己受辱于人,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女儿造成的,如果天罡剑圣要求自己女儿留下,自己是没有能力阻止的,不禁怒道:“你还要干什么?”

    玄月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珠,刚才天罡剑圣和玄夜的交谈都是用的传音之法,她并没有听到,她知道和阿呆分离已经是不可避免的,哀声道:“爸爸,我有一样东西要留给阿呆,那是他的。你先解除我身上的封印,我会跟您回教廷的。”

    看着女儿悲伤的样子,玄夜心中一软,解开了玄月身上的束缚。玄月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走到天罡剑圣面前,哽咽道:“爷爷,您告诉阿呆,就说月月永远都会惦记着他,让他以后注意自己的身体,如果可能的话,以后我一定会去找他的。”一边说着,她将手上的精灵之镯摘了下来,递给天罡剑圣,“这是精灵女王送给我们的,他寻找精灵族族人的时候能用的上,只是,只是月月不能和他一起去了。”

    天罡剑圣接过因为离开精灵森林而无法发出绿色光芒的精灵之镯,淡淡的说道:“孩子,回去以后好好努力修炼,你和阿呆以后一定还会相见的。爷爷没什么可送你的,只能在以后送你个强大的守护者吧。”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姑娘,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死去的女儿。

    玄月的泪水不禁再次流淌而下,深深的看了一眼昏倒在席文手臂中的阿呆,泣道:“您告诉他,我,我希望他能做我一辈子的跟班。”说完,扭头就跑,晶莹的泪珠在空气中飞舞着,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七彩的光芒。

    玄夜叹了口气,冲天罡剑圣微微施礼后,追着自己的女儿去了。天罡剑圣喃喃的自言自语道:“欧文,你这一辈子实在是太苦了,师傅不能弥补你什么,就让我帮助你的弟子得到幸福吧。”

    席文师兄弟已经围了上来,周文道:“师傅,您就让他这么走了?刚才他有多嚣张您可是没看见啊!”

    天罡剑圣眉头微微一皱,道:“周文,从今天开始,我罚你面闭三月,你这个冲动的脾气需要好好改一改,席文你监督他。这个玄夜的魔法天赋之高,甚至超过了他的父亲当代教皇,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虽然我胜他没什么问题,但你想过没有,如果彻底得罪了教廷,他们的所有高级祭祀联手发动禁咒,恐怕天罡山将不副存在,在单一对抗来说,我并不畏惧教皇。但如果保持着一定距离,给他充分吟唱咒语的时间,我也难保不败,天神虽然是虚无缥缈的,但教皇却拥有着神秘的力量。我知道,你们几个现在的功力都不弱,普通的魔法根本无法突破你们的斗气防御,但是,你们千万不能小视魔法的威力,那借用天地之力的能量终究比我们这些自身修炼的斗气要强上一些。况且,千年大劫将至,我不希望再节外生枝,你们从今天开始都要加紧修炼。劫难来临的时候,就要靠你们了。”他伸手一抓,将阿呆从噤若寒蝉的席文手中接过。“席文,和阿呆同来的那两个孩子,你要好好指点他们。我已经想清楚了,欧文的仇是要报的,但我们并不适宜参与,毕竟他在大陆上制造了很多杀孽,如果我派公然参与,会影响天罡剑派的名声,这个报仇的任务,以后就由阿呆来完成吧。”

    路文道:“可是师傅,阿呆这孩子年龄还太小,虽然他是同年龄弟子中最强的,但恐怕也……”

    天罡剑圣抬手阻止他说下去,“这个就不用你们操心了。半年之后,你们来石窟见我,我有话要对你们说。在这半年之内,任何人不要到后山打扰我。”说完,抱着阿呆消失在众人面前。

    席文带着众位师弟恭敬的向着天罡剑圣消失的方向施礼,半晌,席文才道:“咱们也该回去了。看来,师傅要亲自教导阿呆了。”

    周文苦着脸道:“大师兄,师傅让我面闭三个月,您看……”

    席文瞪了他一眼,道:“你确实该面闭面闭,你这脾气啊!四弟,从今天开始,你要督促弟子们勤加修炼,我们也必须要抓紧了。师傅让咱们提高实力,必然有他老人家的用意。”

    路文道:“是,大师兄。”

    …………

    一个阴暗的房间内。

    “你找我有事么?”低沉的声音响起。

    “如果没事,你以为我愿意来这里么?”另一个声音与前一个几乎相同低沉。

    “什么事?”低沉的声音不带一丝感**彩。

    “我手下的人在进行任务的时候,遭到了你的手下攻击,并且杀了我手下一个获取者,杀手工会的主上,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此人正是盗贼工会的会长,自从他得知自己的获取者死在冥王剑下之后,就立刻赶到杀手工会总部兴师问罪。杀手工会的总部对别人来说也许是个秘密的地方,但对他这掌握天下情报的盗贼之首来说,并不算什么。

    “恩?你说什么?”主上有些惊讶的说道。

    “我说你的手下杀了我手下一个获取者。你应该知道培养一个获取者有多么难,比起你培养那些灭杀者来还要困难的多。”会长激愤的说道。

    主上道:“这怎么可能?能杀了获取者,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我的手下也只有元杀组成员有可能办到,但他们都在‘家’里,我并没有派他们执行任何任务,你是不是搞错了。你应该知道,你们盗贼工会和我们杀手工会向来是互惠互利的关系。”

    “哼!我会搞错。冥王一闪天地动,除了你们杀手工会的王牌杀手‘冥王’以外谁还能做到。就是‘冥王’的弟子用冥王剑杀了我的手下。”

    主上失声道:“你说什么?冥王的弟子?是不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少年,而且看上去有些木讷。”

    会长冷哼一声,道:“既然你承认那就好办了,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们盗贼工会一个交代。”

    主上沉吟了一会儿,道:“你让我向你交代什么?我现在也一直在寻找这个人。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冥王早已经判离杀手工会了。”

    盗贼工会会长一楞,转瞬冷笑道:“你想骗谁?冥王替你们杀手工会卖命那么多年,立下的功劳恐怕你自己都算不清楚吧。你还能不好好笼络他,会让他有背叛的机会?而且就算他背叛了,以你的作风,你会留着他么?”

    主上的声音中微带怒意,“你不要以为我怕了你,你我两方要是闹僵了,对谁都不好。你应该还记得冥王是如何加入我们工会的吧。他偷听了我和手下的谈话,知道了其中的秘密,你说他能不叛变么?虽然我反应及时,让手下给他下了无二圣水,不过他的功力确实强悍,竟然逃走了。并且躲避了我两次追杀。现在冥王应该死了,而我们杀手工会也为此付出了三名灭杀者、六名元杀者和副会长一条手臂的代价。你说的那个小子我知道,他好象确实是‘冥王’的弟子。看来,冥王确实把自己的冥王剑传给他了。我的人也一直在寻找他。他杀了你的手下,关我们什么事?你那些手下是在什么地方见到他的?”

    听了主上的解释后,盗贼工会会长冷静了一些,沉声道:“在天元族的精灵森林里。不过,他现在可能已经离开了,至于去了什么地方,我就不清楚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会让手下找到那个小子,我希望你能解决了他。”

    主上心中暗喜,表面却不露声色的道:“好,这件事就教给我们吧,我知道你们盗贼工会不能轻易杀人。你手下的获取者到精灵森林去干什么?又有什么大任务么?你们可是越来越富啊!”

    盗贼工会会长心中暗凛,他和这个杀手工会的主上勾心斗角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闻言冷笑道:“这就不能告诉你了,我们怎么比的上你们杀手工会赚钱快。先这样吧,一有消息我会尽快通知你。”说完,黑影一闪,在原地消失了。

    主上冷笑几声,自言自语道:“我们杀手工会的行动是你所能控制的么?”

    一个独臂人出现在主上身旁,低声道:“主上,他现在可是越来越嚣张了,我们是不是应该……”

    主上抬起手阻止他说下去,道:“不,盗贼工会的势力其实并不在我们之下,而且我们之间还有许多可以合作的地方,现在还不能动他们。冥王这件事我们本来隐瞒的很好,现在却让他知道了。没有了冥王,我们的实力确实减弱了不少。你命令所有出去寻找那小子的手下都回来。盗贼工会会帮我们找到他的。如果能够像对冥王似的将其收为己用,培养一段时间,我们就又重新拥有了天下第一杀手。”

    独臂人迟疑道:“可是冥王是因为我们而死,他会就范么?”

    主上冷哼一声,道:“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不能办到的,就看你是否努力去做了。这件事先不用急,等有消息再说。你要抓紧训练手下,每多增强一分实力,对我们今后都会起到关键作用。”

    “是,主上。”独臂人悄悄退了下去,他并没有看到,主上的眼底闪烁着淡淡的红芒。

    …………

    “不,不,我不是恶魔。”阿呆从噩梦中惊醒,猛的坐了起来。他不断的喘息着,刚才他梦到有无数冤魂围着他,向他索命。半晌,他才平静下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块冷硬的大石头上,周围很暗,只能模糊的分辨出,自己似乎在一个洞窟中。

    “你醒过来了。”清朗的声音在阿呆耳旁响起。

    阿呆这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天罡剑圣居住的石窟么?“师祖,是您老人家么?我怎么会在您这里。”

    “恩。是我带你来的,你已经昏睡一天了。现在感觉如何?”

    阿呆的脑子逐渐动了起来,回想起之前的一切,苦涩的说道:“师祖,我没事。月月,月月她是不是跟她父亲走了?”

    天罡剑圣出现在阿呆面前,他伸手按在阿呆的肩膀上,不让他站起来,“坐着别动。你那个小女朋友已经和他父亲离开了。对你来说,和她分开未必是一件坏事。有她在,你怎么能专心修炼呢?”

    阿呆低下头,心中涌起对玄月强烈的思念,虽然相处只有月余时间,但玄月的身影早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他内心深处。

    “这是她留给你的。”天罡剑圣将变成墨绿色的精灵之镯递给阿呆。阿呆接过手镯,紧紧抓在手里,手镯上似乎还残留着玄月的体香。

    “她让我告诉你,以后如果有可能,她会来找你的。她还说,希望你能做她一辈子的跟班。”

    虽然天罡剑圣在重复玄月临走的留言时声音中不带有丝毫的感**彩,但阿呆的心灵却深深的震撼了。他就算再笨也能明白玄月话中的情意,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哽咽道:“月月,月月,我,我愿意做你一辈子的跟班啊!”

    天罡剑圣微微叹息一声,道:“你们这些孩子的事我是不明白的,你们都还小,谈感情还早了一些。阿呆,我问你一个问题。”他身上突然散发出浓郁的白光,那是生生斗气的光芒,光芒将洞窟照亮,使阿呆能清楚的看到面前这个天下闻名的老人。

    阿呆勉强抑制住内心的情感,道:“您问吧,师祖。”

    天罡剑圣睁开双目,眼中的光芒牢牢的看着阿呆的双眸,沉声道:“我问你,你愿不愿意为你师傅欧文报仇。”

    一提到欧文的仇恨,阿呆全身一震,毫不犹豫的点头,道:“当然愿意,欧文叔叔死的好惨啊!那些杀手工会的人真是太可恶了。”

    天罡剑圣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好。既然你愿意为他报仇,那这个报仇的使命就交付于你来完成。”

    阿呆一楞,道:“我?好,师祖,我就算死也一定会替欧文叔叔报仇的。”

    天罡剑圣不屑的一笑,道:“以你现在的功力,恐怕连一个普通的杀手都对付不了。如果不是凭借你身上那几件宝贝,你以为你能撑的住玄夜那小子五秒钟的攻击么?我告诉你,器物有的时候虽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自身的实力,否则即使你拿着神器也无法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打个最简单的比喻,就算让玄夜拿着五件神器,而我不用兵器,他同样不是我的对手,你能明白么?”

    阿呆大概明白了天罡剑圣的意思,微微的点了点头,道:“师祖,我一定会努力修炼的。欧文叔叔说,我吃了往生果,修炼要比一般人能快许多。精灵族的阿姨还给我用了一个叫精灵源泉的自然魔法,我想,将来我一定能为叔叔报仇的。”

    在之前的询问时,阿呆并没有说出自己吃过往生果的事,此时说出,连天罡剑圣那坚毅的心志也不由得一震,吃惊的说道:“你说什么?你吃过往生果,之前你怎么不说。怪不得,怪不得你能修炼的这么快。你的资质虽然不错,但还没有到天才的地步,原来是往生果的作用。欧文啊!你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收了阿呆为徒啊!”

    阿呆的心情因为天罡剑圣提起欧文的仇已经渐渐平复下来,挠了挠头,道:“师祖,那个什么往生果真的那么好么?”

    天罡剑圣郑重的点了点头,道:“往生果可以说是天下至宝,对于我们修炼的生生决的人来说,其作用更是异常巨大的。以后你就会明白了。”顿了顿,他接着说道:“孩子,你觉的自己和教廷的那个玄夜相比如何?”

    阿呆一楞,道:“玄夜是月月的父亲,是教廷的红衣主教,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魔法师了。我,我怎么比的上他?”

    天罡剑圣冷哼一声,道:“你这个缺乏自信的缺点一定要改过来。我坦白的告诉你,我已经替你向他下了战书,如果你想保住欧文留给你的冥王剑,就必须要在五年后的决战中胜过他才行。”

    阿呆失声道:“什么?不,不可能,我根本不可能赢的了他啊!”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