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玄夜到来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可是,爸爸。”

    “下去——”会长的声音严厉起来。

    灭凤咬了咬下嘴唇,怒哼一声,转身退了出去。会长喃喃的说道:“看来,我真的要和那家伙碰碰头了。冥王,冥王竟然敢动我的人。哼!”

    …………

    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阿呆、玄月和岩石兄弟在天罡山山顶过了平静的两天。偶尔席文会来找阿呆问他些事,或者指点岩石、岩力些功夫。对于阿呆,他却什么也不肯教。阿呆自从那天感觉到自己的实力还远远不足之后,两天以来,几乎是足不出户的不断修炼着生生决,即使玄月来找他出去玩儿也被他拒绝了。虽然两天的时间不长,但他的生生真气已经有了些许的进步,冲到第六重境界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阿呆不肯陪玄月,但天罡剑派那些四代年轻弟子却对她巴结的很,他们可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每天都围绕在她身边,带她游览山上的美景,两天的工夫,玄月已经和这些人混的熟了。

    “阿呆,阿呆。”玄月焦急的跑到阿呆的房间,阿呆刚刚修炼完七个周天,正准备休息一下吃点东西,见到玄月焦急的样子,赶忙问道:“怎么了?月月。出什么事了?”

    玄月慌张的道:“不好了,阿呆,我感觉到父亲的气息了,他恐怕是追到这里来了。怎么办?怎么办?咱们赶快跑吧。”

    阿呆拉住玄月冰凉的小手,道:“月月,你先别着急,如果你父亲真的要抓你回去,你躲也躲不了的。记得上次在魔法师工会见到他时,他让我好好照顾你,并没有说要带你回教廷。也许,他是来天罡剑派有什么事呢?”

    玄月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下,摇头道:“不,不会的。四个国家之中,就属南方的华盛帝国信封天神的人最少。一般我们教廷是很少和这边打交道的。阿呆,我有种感觉,爸爸一定是来抓我回去的。咱们,咱们还是快跑吧。”

    阿呆犹豫了一下,点头道:“那好吧。咱们先向大师伯他们告辞,然后就离开这里。”

    玄月连连点头,道:“那我先回去收拾东西,你赶快叫上岩石大哥他们,咱们这就走。”说完,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

    看着玄月焦急的样子,阿呆不由得莞尔一笑,心想,也只有她的父亲才能治的了她吧。如果有一个这么关心自己的父亲,那该多好啊!想到这里,他不禁想起了哥里斯和欧文,在阿呆心中,对父亲并没有很深的概念,他早已将哥里斯和欧文当成了自己最亲的人。当然,现在还多了一个玄月。越和玄月相处,他就发现自己越难自拔。

    一边想着,他一边走到岩石兄弟房间内,将玄月刚才的话说了。

    岩力失笑道:“我到真想看看这位祭祀大人有多厉害,吓的我们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月月要落荒而逃。”

    岩石道:“好了,既然要走,就赶快收拾东西吧。如果没有了月月,咱们这一路上可就不热闹了。”其实他们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就把自己的几件衣服塞到包裹里,就完事了。他们收拾完的时候,玄月已经慌张的跑了进来。

    “快走,快走,爸爸的气息更近了,恐怕快到山顶了,待会儿咱们一定要从另一面下去才行。”

    阿呆点了点头,拉起玄月的小手,道:“那咱们先去向大师伯告辞吧,然后就离开。”

    四人出了房间,来到席文静修的房间外。阿呆轻轻的在房门上敲了几下,道:“大师伯,我是阿呆,有点事想跟您说。”

    席文的声音传出,“进来吧。”

    阿呆四人推门而入,席文盘膝坐于榻上,看着四人的样子,微笑道:“怎么,你们要走么?师傅他老人家还没有传来消息呢。”

    到了这个时候,玄月也顾不上矜持了,实话实说道:“我,我感觉到我爸爸快到这里了。我是从教廷偷跑出来的,要是被他抓到,恐怕就再也出不来了,席文大叔,您就让我们先走吧。等过段时间,我们找到精灵族的族人再回来看您,好不好。”

    席文无奈的摇了摇头,微笑道:“你这丫头啊!我要是你爸爸,也一定会抓你回去的。好了,要走就快走吧。如果你父亲是追着你们来的,应该走的是后山,你们就从前面下去,然后一直向西,就会进入光明行省的。阿呆,过段时间,你一定还要回来一趟,知道么?”

    “我一定会回来的,大师伯。您替我们向师祖告辞吧。”

    正在这时,玄月突然全身大震,目光完全呆滞了。阿呆感觉到玄月的变化,扭头问道:“月月,你怎么了?”

    玄月喃喃的说道:“完了,跑不了了。爸爸的气机已经锁在我的身上。这下可完了。”

    阿呆不明白玄月说的是什么意思,刚想询问,却听外面有人道:“掌门师祖,有神圣教廷的客人来到山上,正在大堂等您。”

    席文眼中精光一闪,从床榻上飘身而起落在玄月身旁,微笑道:“既然走不了了,就去面对吧。又不是敌人,有什么可怕的。咱们走,我也想见见你的父亲到底是何等英雄人物。”他还不知道,玄月的父亲就是神圣教廷的四大红衣祭祀之一。

    阿呆拉着脸色苍白的玄月,和岩石兄弟一起跟着席文向大堂走去。

    玄月低声道:“阿呆,如果爸爸要把我抓回去,可怎么办啊?我还想和你一起在大陆上闯荡呢!我,我不要离开你啊!”

    阿呆心头一热,安慰道:“不会的。就算他把你带回教廷,我以后也会去找你的。月月,你别紧张,你的手都出汗了。”

    从席文的房间到剑派大堂不过百米距离,玄月的身心却经历着无比的煎熬。终于还是来了,再也躲不掉了。

    大堂中,除了席文以外的六名二代弟子早已经全到了,一见到席文到来,立刻站起身,恭敬的施礼:“掌门。”

    阿呆等人一进入大堂之中,顿时就发现了一身红色祭祀服的玄夜,席文惊讶的说道:“竟然是红衣祭祀大驾光临,老朽有失远迎,真是不好意思。”

    玄夜一进入天罡山脉境内,就发现了自己女儿的气息,为了能快些抓回自己的女儿,他追踪着玄月的气息,独自一人利用自己创造的光系飞行术耗费了一天的时间才找到天罡山主峰,又在山腰处休息了半天恢复法力,这才找了上来。他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跑到天罡剑派去,虽然没见过天罡剑圣,但他却明白盛名之下无虚士的道理。教廷跟天罡剑派向来没什么来往,他自然要谨慎一些。

    “您就是天罡剑圣么?久仰大名。”玄夜看都不看自己的女儿,客气的向席文说道。

    席文微微一笑,道:“主教大人客气了,天罡剑圣是我师傅,在下蒙恩师不弃,接任了第二代掌门之位。”

    玄夜心中一惊,席文一进来,他就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强大。没想到,他才只是天罡剑圣的弟子而已。心中对天罡剑派的戒心不禁又增加了几分。

    事到临头,玄月也知道自己跑不了了,低着头走到玄夜身旁,喃喃的叫道:“爸爸。”

    玄夜哼了一声,道:“你还知道有我这个爸爸?”

    阿呆也走了过去,恭敬的道:“叔叔您好。”

    在阿呆和玄月进门的时候,玄夜清楚的看到阿呆拉着自己女儿的手,心里对他的厌恶更增添几分,只是哼了一声,并没有说话。

    席文道:“主教大人请坐。不知道您光临敝派,有什么事么?”

    玄夜叹了口气,瞪了玄月一眼,道:“还不是为了这个丫头。她不知天高地厚的从教廷偷跑出来。本来我还想让她在大陆上历练历练,让她吃些苦头。可谁知道,这丫头竟然兴起了前往死亡山脉探险的念头。不得以之下,我也只好把她抓回去了。”

    玄月心中大惊,拉住玄夜的手臂,哀求道:“爸爸,不要啊!我不要回教廷,那里闷死了。我保证不去死亡山脉还不行么?您就别抓我回去了。好爸爸,求求你了。”以前在教廷之中,玄月这招可是百试百灵,连教皇都拿她无可奈何。可惜,这回玄夜已经下定决心,虽然心中软化了一些,但仍然冷声道:“你给我带来的麻烦还不够么?当着这么多长辈,不许无礼。”

    席文道:“主教大人,令爱其实还是很乖巧的,虽然她年纪小一些,不过在大陆上闯荡闯荡,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何况还有阿呆跟着她。阿呆这孩子心地善良,功力也不弱,有他保护,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玄月和阿呆之间的感情他在这两天早已经看的很清楚,他也很喜欢这个活泼的小姑娘,想间接的成全他们。

    玄月感激的看了席文一眼,赶忙道:“是啊,是啊!阿呆救过我好几次呢。他宁肯自己受伤也要保护我,爸爸,您就放心吧。”

    玄夜眼含深意的看了阿呆一眼,道:“掌门,正是因为有阿呆,我才会更加不放心。”

    席文眉头微微一皱,他们师兄弟都承接了天罡剑圣的一个毛病,那就是护短。更何况阿呆还是他死去的九师弟唯一的弟子,他对这个善良的孩子更是疼爱有加,一听玄夜言中含有不屑的意思,自然心中不快,“主教大人这话是从何说起呢?”

    玄夜看了阿呆一眼,道:“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也认为他是一个善良的好孩子。可是,谁知道,他身上竟然藏有天下至邪的冥王剑。这就说明,他和那个杀人无数的天下第一杀手‘冥王’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冥王剑教廷已经寻觅多年了。您觉得,我能够让自己的女儿跟在一个小恶魔的身边么?”

    玄夜的话确实说的有些重了,玄月呆住了,阿呆更是全身大震,他的心中痛苦万分,他虽然知道自己的身份和玄月不配,但也没想到玄月的父亲会如此看待自己,他的声音有些颤抖,脸色通红的抗声道:“我,我不是恶魔。”

    玄夜冷笑道:“还说自己不是恶魔。我问你,在精灵森林的盗贼是谁杀的?在亚琏族部落的那些土匪又是谁杀的?近千条性命都毁在你的冥王剑之下,你还说自己不是恶魔。”

    “不,不——”阿呆疯狂的大喊着,他全身的血液完全沸腾了,脑子热了起来,之前杀人的一幕一幕不断在脑海中闪现着,他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不断的晃着头,“不,不,我不想杀他们,是他们逼我的,是他们逼我的。”

    玄月看着阿呆的样子,心中大痛,想过去劝慰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动弹不得。“爸爸,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阿呆杀的那些,都是坏人啊!而且不杀他们,他们会杀我们的。”

    玄夜冷哼一声,道:“坏人就不是人么?那也是上千条的生命。”

    阿呆全身一震,一股澎湃的暖流突然涌入他的身体,那同源的力量不断梳理着它紊乱的气息,一个柔和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阿呆,定定神。再这样下去,你会走火入魔的。一切有师伯为你做主。”

    阿呆体内的气息渐渐平稳下去,他扭头一看,席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他身边。包括席文在内,所有天罡剑派二代弟子的眼中都流露着怒意。刚才玄夜的话不但侮辱了阿呆,也侮辱了冥王欧文。欧文是他们的兄弟,而且已经死了,他们怎么能容忍外人说三道四呢。

    “主教大人,您应该注意自己的语言,阿呆是我们天罡剑派的第三代弟子,我可以保证,他有着善良的心性。我觉的阿呆杀那些人并没有错。杀一个坏人,就相当于拯救成百上千的好人。而且,在敌人威胁到自己性命的时候,换做是您,您能不因为自保而杀人么?”

    玄夜一楞,他没有想到阿呆竟然会和天罡剑派有着如此深厚的关系,席文在得知他拥有冥王剑之后依然护着他,看着周围这几个怒气冲冲的高手,他心中也不禁有些打鼓,如果只是一个席文,他觉的自己还可以对付,但这七个岁数不小的老人,功力都不弱,随便两个联手,就未必是他所能对付的了的。

    玄月急的泪流满面,泣道:“爸爸,阿呆从来都没杀过一个好人,您别冤枉他啊!”

    玄夜走到阿呆面前,眼中的寒光不断闪烁着,心中暗想,自己也杀了两千名土匪之多,看来真的不能怪这小子滥杀了。冷哼道:“正是因为他现在还没有杀过一个好人,所以我才没有取他性命的意思。不过,他的冥王剑必须由教廷收回,而且,你也不许再和他在一起,要立刻跟我回教廷。”

    阿呆怔怔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求助的看向席文,他其实很想将冥王剑交出去,但这却是欧文留给他的最后遗物,他又有些舍不得。

    席文刚要说话,周文已经猛的站了起来,怒哼一声,道:“红衣主教阁下,你要看清楚,这里是我们天罡山,可并不是你们神圣教廷。我派尊严是不容得任何人侵犯的。阿呆是我派的第三代弟子,坦白告诉你,你所说的冥王就是我们失散多年的师弟。现在师弟已死,冥王剑可以说是他的遗物,我们是绝对不会允许外人将它带走的。”

    玄夜心中大怒,自从出任红衣祭祀以来,还从没有人敢对他如此不客气,但是周文的话也确实让他心惊,他怎么也想不到,天下第一杀手——‘冥王’竟然会是天罡剑圣的弟子。有这些老家伙在,看来自己的目的是无法达到了,难道真的要回教廷调人么?可天罡剑派背后有整个华盛帝国支撑着,如果因为此事闹起来,恐怕对双方都会很不利。

    路文在一旁看着玄夜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知道他已经到了临界发怒的边缘。路文和席文对视一眼,赶忙上前一步,一把拉开周文,冲玄夜道:“主教大人,真是不好意思,我师弟生性卤莽,您别在意。不过,冥王确实是我们失散多年的师弟,他被杀手工会逼迫才会做出那些事,现在他人已经死了,所做下的一切罪孽我们都不会再追究,也希望您不要深究,更不要侮辱他。至于冥王剑,我希望能找到一个咱们双方都满意的解决方法。我师傅他老人家一向对教廷很有好感,所以,我们都不希望彼此之间产生什么裂痕,您说是不是?”

    路文这一番话说的不卑不亢,使得玄夜发作不得,他沉声道:“那你们说怎么解决?冥王剑本就是我教廷第三任教皇大人发现的,后来不知是何原因失落了。当‘冥王’仗此邪剑在大陆横行之时,我们的教皇大人就下达命令,命令我们不惜任何代价务必要取回此剑。现在冥王剑就在阿呆身上,难道你们想让我放弃不成?”

    席文微微一笑,上前一步挡在阿呆面前,道:“主教大人,我们也明白冥王剑的邪恶性,但我派的生生斗气却正好与之相克,我相信阿呆有能力成为他的守护者,绝不会妄杀一人,否则,我们天罡剑派也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我想,我派的保证应该是您可以接受的吧。”

    以天罡剑派在大陆上的声誉,再由现在的掌门做保证,确实让玄夜很为难,他清楚的知道,除非四大红衣主教齐至,否则是不可能和天罡剑派相抗衡的,犹豫了一下,玄夜道:“我信的过贵派的保证,不过,阿呆现在的实力能否守护的了冥王剑还是一个疑问。这样吧,只要他能在我的攻击魔法中坚持五秒而不倒地,我就承认他的实力。你们看如何?”

    席文心中一震,他知道红衣主教玄夜已经作出很大的让步了。扭头看向阿呆,阿呆一脸茫然之色,看不出他内心的感受。席文也是心里打鼓,他知道玄夜说的很有道理,守护冥王剑确实需要强大的实力。虽然阿呆已经达到第五重生生真气的水平,但玄夜毕竟是红衣主教,在教廷中有着一人之下的地位,席文对魔法攻击并不是很了解,不知道阿呆是否能够撑过玄夜的魔法。

    这时,玄月突然开口道:“阿呆,你就试试吧,我相信你能行的。”

    周文道:“就是,阿呆,你就试试。他的魔法再厉害,你用冥王剑也一定能破掉的。”

    玄夜脸色微微一变,心想,自己怎么把冥王剑忘记了,如果冥王剑出,自己是否能抵挡的住呢?那传说中至邪的力量使他不禁有些畏惧,毕竟冥王剑有着出笔杀人的称号。

    阿呆摇头道:“不,不能用冥王剑,冥王剑出,必有人亡。祭祀叔叔,我愿意凭自己的功力试试您的魔法。如果我的能力不足以保护冥王剑,您就将它收走吧。但是,什么时候我觉的自己能保护它了,会向您要回来的。”

    玄夜一听阿呆不使用冥王剑,心中不由得一松,对阿呆的感觉不禁有些改观,微微点头道:“那好,这里地方小,咱们到外边去吧。”

    席文看了自己几位师弟一眼,冲玄夜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玄夜也不客气,拉着玄月率先走出大门。

    席文拍拍阿呆的肩膀,冲一旁的岩石、岩力道:“你们功力较弱,容易被波及,就不要去了。”

    岩石看着一脸茫然之色的阿呆,道:“席文老师,您可一定要保护阿呆啊!”

    席文点头道:“你放心吧,咱们走。”说着,带着阿呆和几位师弟出了大堂。玄夜在外面傲然站立着,玄月则低着头嘤嘤而泣,她知道,无论阿呆能否顶的住父亲的攻击,自己都必须跟他返回教廷了。

    席文道:“主教大人,咱们到山顶空旷的地方去吧。”

    玄夜微微点头,道:“好,请您带路吧。”

    席文带着阿呆和几位师弟向外走去,玄夜却没发现,在席文的众位师弟中已经少了一人。

    一行人出了天罡剑派的院落,来到平坦宽阔的山顶之上。玄月突然抬起头冲玄夜道:“爸爸,你别禁制着我了,您的魔法会伤到我的。”

    玄夜在提出刚才的建议后就决定全力施为,下定决心不让阿呆支撑五秒,在全力施为的时候,确实很难顾及到女儿,赶忙收回对玄月的封印,道:“你走的远些,用凤凰之血护住自己,我会尽量控制能量的。”

    玄月乖巧的点了点头,向一旁跑去,在经过阿呆等人身边时,她和阿呆的目光相接,两人的身体同时一震,都流露出复杂的神情,阿呆在玄夜说自己是恶魔的时候,就已经绝望了,而玄月则是为即将分离而充满了不舍。玄月咬了咬嘴唇,低声道:“用神龙之血保护自己。你一定要支撑住啊!”玄月刚才之所以赞成父亲的意思,就是因为玄夜并不清楚,在阿呆身上还带着神龙之血的缘故。

    阿呆听了玄月的话,眼底终于升起一丝神采,微微点头。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在阿呆耳边响起,“孩子,别惊讶也别动。你放心的去和那傲慢的小子比一场,一切有我,放心的去吧。”阿呆一楞,这个声音正是天罡剑圣的。他四周看看,却根本没有天罡剑圣的踪影。

    “看什么看,不是告诉你别惊讶么?我用传音之术在和你说话,记住,在受到魔法攻击的时候,用生生斗气护住全身,意存于心,不论对方如何攻击,都要意志不动,以自己的身体为根本,如山如岳。”

    玄夜有些不耐烦的道:“阿呆,来吧,只要你能接下我的攻击,我就任由你守护冥王剑。”

    阿呆身体一震,玄夜那似乎能穿透肺腑的目光使他全身大震,庞大的精神压力使他心中根本兴不起反抗的念头,只得低着头缓缓的向前走去。

    “傻蛋,这是精神魔法攻击,收摄心神,意存丹田。”

    听到天罡剑圣的指点,阿呆全身一震,体内的生生斗气下意识的驱动起来,瞬间遍布全身,抬头看去,玄夜的目光似乎也不是那么刺目了。

    玄夜看到阿呆突然挣脱了自己的精神束缚,也是一惊,冷哼一声,道:“从我的攻击开始后,你只要支撑五秒,就算你过关。”

    阿呆微微颔首,集中精神,催动丹田内的液态生生真气,瞬间透体而出,转化为生生斗气,浓厚的白色光芒在阿呆身体周围五寸处凝聚成厚实的护体结界,作出一个防御的姿势。

    看着阿呆的样子,玄夜心中微微一惊,阿呆和上回自己见到他的时候比,功力似乎进步了很多。“天神之怒,借汝神威,灌注于心,铲除邪恶。”金光闪过,充满神圣气息的天神之怒出现在玄夜手中。远处的玄月大吃一惊,她没想到父亲居然会用天神之怒来对付阿呆。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玄夜已经开始吟唱起攻击魔法的咒语,“伟大的天神啊!您拥有无尽的神力,作为您忠诚的信奉者,我请求您,将神的力量赋予我吧。”巨大的白色魔法六芒星出现在玄夜脚下,浓郁的神圣气息从六芒星中冉冉升起,与天神之怒的金色光芒不断的纠缠着,澎湃的能量使席文几人也不禁微微色变。

    玄夜托着天神之怒的右手缓缓平伸而出,吟唱道:“神的力量啊!凝聚吧。”从六芒星中升腾起来的白色光芒飞快的向他手中的天神之怒凝聚而去,天神之怒在吸取了光元素的能量后,顿时金光大放,一时间,连天上太阳的光芒似乎也被它所掩盖,一道道金色的激电围绕着天神之怒不断的旋转着,刚才那些澎湃的能量不见了,但谁都知道,更强的力量已经蕴涵在天神之怒中,随时有爆发的可能。

    在玄夜吟唱咒语的时候,阿呆也并没有闲着,刚才玄月提醒过他之后,他才想起自己还有神龙之血可以护身,于是一边维持着生生斗气的护罩,一边吟唱起玄月以前教给他的咒语,双手平伸,“伟大的龙族之王啊!请将您无尽的神力借于我,形成坚不可催的护罩,捍卫龙的尊严吧。”此时他的精神力经过几天的休息已经处于自己的颠峰状态,随着咒语的吟唱,他胸口蓝芒大放,周围似乎有无数光点在向他集中似的,淡淡的白色光芒出现在阿呆手上,随着他的催动逐渐扩散开来,在生生斗气外布下一层厚厚的能量结界,正是阿呆利用神龙之血所能释放的最强光系魔法——光之守护。

    玄夜自然看到了阿呆的变化,他虽然惊讶万分,但现在手中的魔法已经凝聚成型,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候。他沉声吟唱道:“去吧,神的愤怒。”这是一个七级的神圣光系攻击魔法,玄夜在天神之怒的增幅下用出,其威力丝毫不弱于八级魔法。他为了保存实力,而且他也认为没必要使用八级魔法神之审判,所以才用出这个自己所能用出的最强单体攻击魔法。天神之怒金芒大放,金色的能量咆哮而出,形成一股直径一尺的金色光柱骤然轰向阿呆的胸口。玄夜怕杀了阿呆给自己带来麻烦,这个魔法他还是留有后手的,只要阿呆一无法抵挡,他可以控制着魔法随时消失。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