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天罡山顶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玄月嘻嘻一笑,趴在阿呆耳旁道:“不会拉,你用你的那个有神圣气息的斗气输入我的体内,我不就不会冷了么?而且,我可以给自己施加神之祝福啊!然后趴在你背上睡觉也是一样的。走拉,不要让那小子瞧不起。”她叫廖一小子,却不想想,廖一的年纪可是比她和阿呆都要大的。

    阿呆点头道:“那好吧,咱们现在就走,等到了天罡剑派,再好好休息。”

    “岩石大哥,你们还需要休息么?”

    岩石摇头道:“既然这位兄弟说要现在走,那咱们就现在走吧。我也渴望着早点见到席文老师,有这位兄弟带路,咱们也能少走很多弯路了。”

    廖一道:“那好,你们跟紧我,我在前面带路。”说完,双脚点地,向前方轻轻飘去。阿呆背起玄月和岩石兄弟赶忙跟上。三人在功力上都要强于廖一,只是路径不熟悉而已,有他在前面带路,不用辨别方向,走起来就轻松的多了。

    廖一越走越是心惊,他在天罡剑派的四代弟子中,也算的上是出类拔萃的佼佼者,可与这几个从索域联邦来的异族年轻人相比,却显然有着很大的差距。即使是那名看上去很壮的矮汉也能轻松的跟上自己,先前的轻视之心顿时消失殆尽,速度放慢一些,朝着天罡山的方向而去。

    夜色弥漫,淡淡的寒意侵袭着众人的身体,阿呆怕冻到玄月,不断的将生生真气输入到她体内,帮她驱除着深夜的寒露。其实,玄月并没有那么怕冷,她穿的本就比其他人要多,而且又有阿呆背上的热量暖身,山里的寒气对她影响不大。不过,有生生真气入体的感觉还是非常舒服的,一会儿的工夫,她竟然真的睡着了,只要和阿呆在一起,玄月心中总会充满了安全感。虽然姿势不是很好,但她还是睡的很香甜。

    几乎用了半宿的工夫,进入深夜时,廖一带着众人来到了天罡山脚下。因为是深夜,阿呆等人只能模糊的分辨出面前有一座高山,山势比先前所见过的山峰要平缓的多,廖一停下脚步立于山下,人影闪过,阿呆三人落在他身旁。岩石凝神向山上看去,“这就是天罡山么?怎么连条路都没有啊?”

    廖一微微一笑,道:“天罡山占地面积非常广阔,只有面向华盛帝国的那面才有上山的大路,咱们要是走正路就绕远了。这里只是后山,有一条小路通往山顶,咱们从这里爬上去也能到达山顶。”

    阿呆感受着背后玄月那均匀的呼吸声,紧了紧双手,道:“廖一大哥,那您就带路吧。”

    廖一点了点头,带着三人穿入天罡山下的密林之内,果然如他所说,在密林内有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四人顺着小路前行,虽然是在爬山,但对他们来说却像如履平地一般,飞快的攀升着。一直爬到半山腰,廖一才再次停了下来,喘息的坐在地上,道:“时间还早,咱们先休息一会儿吧。”他的生生真气只是刚刚修炼到第三重而已,长时间的攀登,他体内的生生真气已经无法支持了。岩石和岩力也有些累了,他们的斗气虽然浑厚,但并不具有生生真气那源源不绝的特性,微微喘息着坐在一旁。几人中,到是惟有背着玄月的阿呆没什么事,虽然他也有些疲倦,但体内的生生真气源源不绝的循环着,由液态不断转化成气态,再由气态循环成液态,不断给他提供着前进的动力。

    阿呆小心的将玄月双腿放下,轻轻转身,将她搂在怀里,抱着她坐在一旁,天罡山的半山腰比下面还要冷上几分,他惟恐玄月被寒意所乘,搂着玄月,一手按在她背后灵台处缓缓的将生生真气输入进她体内。淡淡的白色光芒包裹着两人,在黑夜中是那么的明显。

    廖一楞楞的看着阿呆,生生真气的特性他如何会不清楚,阿呆散发出的生生真气已经达到了光化、汽化的境界,那是生生决修炼到第五重才能够表现出来的啊!他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凑到阿呆身旁,问道:“小兄弟,你用的是我们天罡剑派的生生真气么?”

    阿呆点了点头,冲他比出个小声手势,玄月睡的正香,他可不想吵醒怀中的宝贝。

    廖一压低声音,有些激动的说道:“那,请问你是那位师叔、伯的弟子,我以前好象没见过你啊!你的生生真气怎么好象已经达到了第五层的境界,和我师傅相差不多了,这,这不可能吧。”在天罡剑派中,二代弟子的功力一般都保持在生生决的七、八两层。而三代弟子则处于第四层到第五层的区间,只有一两名入门较早,资质又好的弟子才达到了第六层的境界。而四代弟子中,算上廖一,也只有三个人进入了第三重的境界,即使这样,他们还都得到了掌门席文的夸奖。生生决的特性就是,修炼起来极为困难,但每上升一层,功力都会有大幅度的提高,而且根基扎的极好,和一些其他流派比起来,往往是后期才能占优。

    阿呆道:“我的生生决是叔叔教我修炼的,他的名字我还不能告诉你。叔叔临死前叫我来天罡山见天罡剑圣他老人家。”

    廖一心中一动,突然,他好象想到了什么,失声道:“你的名字不会叫阿呆吧。”

    阿呆一楞,吃惊道:“你,你怎么知道?”心想:自己可从来没有见过他啊!

    廖一大喜,道:“太好了,原来你真的是阿呆,这回我可立了大功。你不知道,太师祖他老人家亲自下令,命令全派人分散到大陆上去寻找你的下落,务必要将你带到他老人家面前,我的运气实在太好了,竟然在山里遇到你。走,咱们赶快上山吧。”他心想,找到了太师祖要找的人,回到派中,怎么也可以威风一下了。

    阿呆挠了挠头,道:“你不用休息了么?天罡剑圣他老人家要找我么?为什么会找我?”天罡剑圣是阿呆叔叔欧文的老师,欧文都已经六十几岁了,那天罡剑圣的岁数自然要更大一些,所以才会用老人家来称呼。

    廖一点头道:“是啊!现在全派都动员起来,到处找你呢。别休息了,快走吧。至于太师祖为什么找你我也不知道。好象那次封平师叔回来以后,向几位师祖说了些什么,然后太师祖就传下寻找你的命令。”

    封平?这个名字好熟悉啊!阿呆仔细想了想,这才记起自己在红飓族小城遇到的那个天罡剑派的中年人,他还给过自己一袋金币呢。说起来真是个好人。“那好吧,反正我也还不累。岩石大哥,你们怎么样?还能赶路么?”

    岩石和岩力都听到了刚才两人的对话,凑上前来,岩石道:“廖一兄弟,你说天罡剑圣要见阿呆?他老人家不是早已经不问世事了么?”

    廖一有些不耐烦的道:“你们就别问了,赶快跟我走吧。我只是个低代弟子,哪儿能知道那么多啊!等到了山上,一切自然会清楚的。”

    玄月睁开朦胧的双眼,皱眉道:“吵什么啊!到天罡剑派了?”

    阿呆柔声道:“还没到呢,等到了我再叫你,来,趴在我背上睡吧,我们又要赶路了。”

    “哦。”玄月答应一声,迷糊的趴到阿呆背上,闭着双眸喃喃的问道:“还有多远啊!怎么还没到?”

    阿呆微笑道:“别着急,快到了。月月,你冷不冷?”

    玄月没有回答,均匀的呼吸声传来,原来,她已经又睡着了。阿呆无奈的摇了摇头,又输入一道生生真气进玄月体内,帮她维持体温,扭头对廖一道:“咱们上路吧。”

    廖一心中充斥着异常的兴奋,点了下头,顺着小路,快速的全力向山顶方向冲去。阿呆和岩石兄弟赶忙跟了上去,嗖嗖的破空之声不断响起,四道黑影不断向天罡山山顶升腾着。

    当五人来到山顶之时,天以破晓,黑暗的天空逐渐转变成深蓝色,东方的天际逐渐变成白玉般的颜色,渐渐亮了起来。在逐渐强盛的光芒照射下,一座座如同刀刃般的山峰屹立在天罡山脚下,在云雾缭绕中,只有一些高耸的山峰能够露出头来,给人一种如在梦中般的感觉,仿佛已经进入了仙境似的。如果说精灵之城集天下之灵秀之地,那天罡山就是集天下壮丽之所。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使人心胸开阔。正在大家注目于周围的美景之时,东方极远处,突然红光大放,通红的太阳像一个圆圆的红色果实般冉冉升起,它的光芒并不刺目,缓缓的上升着,周围的云雾在它的映照下,逐渐变成了金色。

    廖一停下脚步,道:“你们的运气真好,平常是很难看到日出的。天罡日出可是天下闻名的美景哦。天罡破晓曙光现,红日一出映金云,就是对天罡日出的赞美。”

    此时,玄月也早已经醒来,有些迷醉的看着动人的景色,叹息道:“真是好美哦。”

    阳光逐渐强盛起来,照在众人身上,将他们也像云朵一样,染成了金色。

    岩石道:“廖一兄弟,都快到山顶了,怎么还没看到你们天罡剑派?”

    廖一微笑道:“天罡山的山顶是很平坦的,我们派里的房屋在山顶中央,就像一个大院子似的,现在当然看不到了。马上就到山顶了。”

    “什么人?”噌噌几声,从小路前方蹿出几个人来,他们的装束和廖一相仿,是四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

    “是我,几位师弟,今天你们当值么?”

    “啊!原来是廖一师兄啊!您不是巡山去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从几名少年对廖一那尊敬的态度可以看出,廖一在四代弟子中还是很有人缘的。天罡山脉面积辽阔,天罡剑派的寻山弟子一般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在一个方向转上一圈。昨天,廖一本来准备趁晚上凉快些赶路的,却正好遇到了阿呆等人。他未到时间突然回转,自然会让这些守山弟子有些惊讶。

    廖一微微一笑,道:“这不是有客人来了么?我怕客人找不到咱们这里,所以就带他们回来了。”

    四名少年向阿呆等人看去,几人不同的装束引起了他们的兴趣,但天罡剑派的作风向来严谨,他们也不敢过于放肆,只是眼中流露着好奇的神色,不断的打量着几人,尤其是绝美的玄月,更是他们关注的对象。

    廖一咳嗽一声,道:“几位师弟,你们继续在这里把守吧,我要带客人们先上去了。”

    “是,师兄请,贵客请。”四名少年让到一旁。廖一带着阿呆等人终于登上了天罡山顶。山顶果然如廖一所说,平坦开阔,山顶中央有一片巨大的院落,高达三丈的院墙挡住了众人的视线,无法窥视到里面的样子。玄月从阿呆背上跳下来,兴奋的四处看着,虽然睡的不是很塌实,但阿呆带给她的温暖和安全感还是使玄月的身体得到了充分的休息。

    “那里就是天罡剑派么?剑派在大陆上名气那么大,我还以为会有一座巨大的宫殿呢。”

    玄月扑哧一笑,道:“岩石大哥,你没有搞错吧。这天罡山的海拔有六千多米,要是建一座宫殿需要多大的工程啊!恐怕一百年也弄不完。”

    廖一点头道:“小姐说的对,即使是这片院落,也用了将近十年的工夫才完全竣工,都是我们天罡剑派自己人动的手。要是雇佣普通人来做,恐怕会拖的更久呢,这片院落基本上都是就地取材,用山里那些坚硬的花岗岩所铸,我加入门派的时候,就已经建好了。听我的老师说,当初他们就是用砍花岗岩来练剑的。剑派的这个院子占地具体有多大我不清楚,我只知道,里面有一个能供数百人同时练习剑法的演武场,大小房间数百,我们所有不用出外历练的弟子都住在这里,基本上是两、三人一间屋子,现在还有不少空房。”

    阿呆道:“好大的工程啊!廖一大哥,你赶快带我们去看看吧。”

    岩力揉了揉肚子,道:“最好能先弄点吃的喝的东西,我可快要受不了了。”

    离的天罡剑派近了,兵刃碰撞和吆喝声清晰的传来,阿呆一楞,冲廖一道:“有人偷袭你们剑派?咱们赶快去看看吧。”

    廖一微笑道:“我还没听说有谁敢偷袭我们天罡剑派呢,即使是杀手工会恐怕也没这个胆子吧。这是大家在做早课,练习剑术。”这他到没有说大话,虽然天罡剑派的弟子数量并不是非常众多,但单体作战能力都非常强,尤其是二代弟子,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即使是元杀组杀手也需要三人以上才有可能取胜。

    “这种麻痹大意可是不能有的。廖小子,你这傲气可该改一改了。”浑厚慈祥的声音传出,众人眼前一花,面前顿时多出一人。此人一袭白衣,须发花白,看上去六十多岁。腰干挺的笔直,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正打量着阿呆等人。

    廖一赶忙跪倒行礼道:“见过四师祖。”此人正是天罡剑圣的四弟子路文。

    路文笑骂道:“你这小子,快起来吧。”随手一挥,淡淡的白光闪过,廖一被生生的托了起来,能量虽然澎湃却异常柔和,让阿呆等人大为钦佩。“这些是什么人啊?你怎么把他们带到山上来了。”

    廖一指了指阿呆,恭敬的答道:“四师祖,这位小兄弟就是太师祖要见的阿呆。”

    路文心中一惊,身体突然闪电般平移到阿呆身前,一掌向他胸口处拍去,白色的光芒骤然大盛,澎湃的能量飘逸而出。路文的攻击速度非常快,岩石和岩力根本插不上说,即使他们反应的及时,也不可能冲破路文身上散发出来的生生斗气。阿呆只觉的一股大力包裹着自己的身体,自己就像笼中之鸟似的,根本无法躲闪,胸口被澎湃的能量压的难以喘息,只得双手挡在胸前,将全身的生生真气瞬间转化为斗气骤然发出。

    “轰——”阿呆的身体飘飞而出。在两人的斗气碰撞时,他清楚的感觉到路文发出的斗气非常柔和,像一个巨大的软垫子一样,虽然蕴涵着强大的力量,但却不会伤人。他就是被这股软垫子似的能量弹了出来。

    岩力一看到阿呆被攻击,顿时大怒,双手抽出背后战斧,大喝道:“你干什么?”

    路文不理岩力,冲着阿呆微微一笑,道:“好,果然是第五重的生生斗气,真不知道九师弟是怎么教出来的。孩子,你的师傅叫欧文吧。”

    阿呆从对方的攻击中感觉到面前这个和蔼的老人并没有恶意,喃喃的说道:“欧文叔叔不是我的老师,不过,他教了我很多功夫。”

    路文微笑道:“既然欧文师弟传你生生决,你就已经是我们天罡剑派的弟子了。廖一,去,敲九声天玄钟,把你几位师祖都召集过来。”

    廖一以为自己听错了,九响天玄钟只有在派里遇到大事的时候才会敲响的,追问道:“四师祖,九响么?”

    路文点头道:“是九响。快去。你们跟我来。”最后一句是说给阿呆等人听的。说完,转身走向院落的大门。

    阿呆四人跟着路文走进天罡剑派,剑派内的布置非常简单,并没有什么装饰,青石铺地,四周空荡荡的。在路文的带领下,他们穿过第一道院落,直奔后面的大堂。在天罡剑派中,除了天罡剑圣和二代弟子以外,其他门人未经召唤,是不允许轻易进入大堂的。

    四人刚走进大堂,一声嘹亮的钟声响起,由于天罡山山顶比周围群山要高出许多,这嘹亮的钟声顿时传出十里之外,钟声持续响起九声才停了下来,正是天罡剑派的天玄钟鸣。

    进入大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正面墙壁正中悬挂的一柄天罡巨剑,这柄天罡剑足有丈许长,阔大的剑身宽达一尺半,厚半尺。从上面的寒光可以看出,此剑并不是摆设,如此巨剑,其重量恐怕要接近千斤了。巨剑的剑刃上雕刻着两个大字——天罡。在巨剑之前的正首位有一把木椅,下手两侧各有五张椅子。大堂的面积约有二百平米左右,平常是文字辈的二代弟子商议事情的地方。

    路文随便在下手找了一把椅子坐下,看着阿呆等人道:“看你们风尘仆仆的样子,走了不近的路吧。”

    岩石道:“是,我们是从索域联邦的天元族赶过来的,准备到落日帝国去办点事,经过这里,想拜访一下席文老师。我是普岩族的岩石。这位是我兄弟岩力。他们两个是阿呆和玄月。您是?”

    路文慈祥的一笑,道:“我是天罡剑派二代弟子路文,席文是我大师兄。你们等一下,等我那几位师兄弟来齐了,有话问阿呆。”

    自从来到天罡剑派以后,阿呆心中就有一种亲切的感觉,也许是因为这里是欧文叔叔的家吧。如果叔叔知道我这么快就来到这里,会不会很高兴呢?阿呆道:“路文叔叔,不知道我能不能见一下天罡剑圣他老人家,叔叔临死的时候说过,想让我拜见他老人家。”提到欧文的死,阿呆的脸色顿时黯然下来,想起欧文死时的惨状,他的心绞痛起来。

    路文的微笑消失了,叹息一声,道:“小师弟真的死了么?孩子,即使你不想见师傅,我们也会让你去见他老人家的。等你几位师伯来了再说吧。”

    正在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是谁让敲的天玄钟吵我清梦,我还没睡醒呢。”一个莽须虬结壮汉走了近来,虽然他的须发已经有些花白,但脸上的彪悍之气却丝毫不减,正是天罡剑圣的七弟子周文。虽然已经六十几岁,但他那火暴的脾气却丝毫不减当年。

    路文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老七,你这么大岁数了还天天睡懒觉,也不给弟子们起个带头作用,是我叫廖一那小子敲的。”

    周文一进门,就看到了阿呆几人,上下打量了他们几眼,坐到路文身旁道:“四哥,我有这毛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是谁啊!”

    路文道:“等大师兄他们来了再说吧。他们应该也快到了。”

    周文刚想再说什么,天罡剑派第二代掌门席文和另外四人鱼贯而入走了进来。路文和周文赶忙站了起来,“大师兄。”

    席文冲他们点了点头,看向阿呆四人。席文和十几年前相比变化不大,岩石和岩力一眼就认出当先之人正是教过他们武技的席文老师,赶忙上前施礼道:“席文老师。”

    席文双目电光连闪,有些疑惑的说道:“你们是?”岩石和岩力还是十几年以前和他学习过武技,这么多年以来模样早就变了,再加上现在又剃成光头,他更是认不出来。

    岩石激动的道:“席文老师,我是普岩族的岩石啊!这是我兄弟岩力,你不记得我们了么?”

    席文恍然道:“原来是你们啊!有十几年不见了,你们也都长大了。怎么有空来我们这里?”

    岩石解释道:“我们是路经此处,正好顺便来看看您。”

    席文微笑点头,看向路文道:“老四,是你叫人敲的天玄钟吧,是为了他们么?”

    路文上前一步,道:“掌门师兄,他们是和阿呆一起来的。就是封平说的那个阿呆。”说着,指了指木立一旁的阿呆。

    席文心中一惊,双目中光芒大放,阿呆在他的注视下,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施礼道:“各位大叔好。”

    席文并没有在意他的称谓,有些激动的问道:“你就是欧文的弟子么?我们听封平说,欧文他……”

    阿呆黯然道:“欧文叔叔他已经去世了。”

    大堂中的气氛顿时凝重起来,席文七人面面相觑,他沉声道:“告诉我,九师弟他是怎么死的?”

    阿呆眼中流露出悲愤的神色,恨声道:“是杀手工会,是杀手工会的人害死了欧文叔叔。”

    周文全身气势大放,怒声道:“原来是那群混蛋,他们在大陆上横行无忌到处杀人也就罢了,居然连小师弟也……,哼,我不铲平他们,我就不叫周文。”说着,转身就要向外走。

    席文眉头一皱,沉声道:“老七,你给我回来,先把事情弄清楚再说。”

    周文虽然脾气暴躁,但对他这个大师兄确是有些畏惧,在刚入派的时候,有许多功夫都是席文代师传授给他的。闻言只得止住了脚步。

    席文冲路文道:“四弟,你叫弟子们安排岩石他们的住处,咱们立刻带着阿呆去见师傅他老人家。”

    路文点头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玄月凑到阿呆身旁,道:“我,我要跟着阿呆。”

    席文这才注意到面前的这个小姑娘,他微微一笑,道:“姑娘,你是神圣教廷的人吧。阿呆这件事关系到我们天罡剑派一些秘密,你还是先去休息吧。等他回来,自然会去找你。”

    玄月心中一惊,面前这个老头给她一种能够看透天地的感觉,那无形的压力似乎并不在父亲之下。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再吭声。

    其实,如果但论实力来说,擅长武技的席文比擅长神圣魔法的玄夜还要差上一点,但那也只是因为魔法的一些特殊性造成的。席文深厚的功力比起欧文来还要高上一筹,是天罡剑派中除了天罡剑圣以外的第一高手。

    岩石恍然大悟道:“月月,原来你是神圣教廷的人,怪不得上次我说走神圣教廷那边,你那样反对。是不是跑出来的。”

    玄月瞪了岩石一眼,嗔道:“要你管。”

    路文很快就回来了,两名三代弟子随他进来,带着岩石兄弟和满心不甘玄月走了出去。

    阿呆也并不想和玄月分开,但一想到欧文临终的嘱托,还是忍了下来。席文在得知欧文确切的死讯之后,内心无比沉重,叹息一声,道:“咱们走吧,去见师傅他老人家。”说完,和六位师弟带着阿呆一起出了大堂,穿过院落,直奔天罡山后山,天罡剑圣修炼的石窟而去。

    七名天罡剑派二代弟子给阿呆带来的压力是异常巨大的,他不自觉的运转起体内的生生真气,一边走着,席文问道:“阿呆,你和欧文相处了多长时间,你的生生决已经修炼到第五重了吧。欧文教导的确实不错啊!”席文自己的弟子中,并没有什么太出色的,心中不禁有些羡慕欧文。

    阿呆道:“我跟欧文叔叔学习了五年武技。他教了我很多东西。”

    席文七人面面相觑,不由得同时倒吸一口凉气。天罡剑派一个普通的弟子修炼五年,资质好的,也不过能达到第二重生生决的境界而已。像廖一那样修炼十年达到第三重境界的,已经是英才了。可面前这个看上去傻呼呼的孩子竟然只修炼了五年,就达到了第五重境界,对他们来说,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众人都陷入沉默之中,他们始终无法明白,欧文是怎么做到的。难道这傻呼呼的孩子是百年不遇的天才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