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尴尬之间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玄夜脸上流露出神圣的威严,双手将天神之怒高高举起,吟唱道:“背弃神的荣光,我将收回你的生命,背弃神的威严,我将收回你的灵魂,背弃神的信仰,我将收回你生的权利。神的力量啊!升腾吧。伟大的天神将借吾之手,惩罚那些亵渎神灵的罪恶生命,——神之审判。”这个魔法,是光系八级魔法中威力最大的一个,即使以玄夜的力量,也必须要借助天神之怒和十二名高级祭祀相助才能将其发挥出威力。

    一道巨大的光柱以玄夜为中心骤然爆发而出,直升天际,天空中的阳光突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巨大的光云,一片闪烁着电光的巨大光云。

    玄夜傲立于白色六芒星之中,手中的天神之怒向前一指,空中的光云立刻发出一道巨大的白色闪电,轰然巨响中,冲向玄夜的五百名土匪连同他们的马匹一起,化为点点光芒,全部消失不见了。地面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似乎他们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似的。

    光之闪电不断落下,发出震震轰响声,神之审判只对生命有效,在玄夜的控制之下,顷刻之间,将所有两千名草原之狼的成员全部化为了星光,神圣的气息充斥于绿洲之上,原本清澈的湖水更加晶莹透彻。

    当酋长反映过来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玄夜一行人已经都消失不见了,空中的光云渐渐散去。所有的亚琏族人都被玄夜刚才那近乎神迹的表现震慑了,大片的黑人跪在地上,不停的祈祷膜拜着,那充满恐怖力量的光云终于消失了,阳光再次普照大地。纵横亚琏族多年的草原之狼,终于消失在阿呆和红衣主教玄夜的手上。

    玄夜在消灭了所有土匪之后,惟恐受到纠缠,带着自己的手下悄悄离开了。他现在只想赶快找到自己的女儿和阿呆,将冥王剑和玄月带回教廷之中。

    一边走着,玄夜喃喃的说道:“我刚才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对付两千人就用上了神之审判,似乎有些过了,还浪费了我大部分法力。”

    一名高级祭祀献媚道:“怎么会呢,主教大人法力通天,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黑人知道,什么是神的力量。”

    玄夜脸色一沉,道:“好了,尽快赶路吧,如果我计算的不错,月月应该已经到达天罡山的地域了。希望他们不要和天罡剑圣那老家伙纠缠在一起,我可不想和他打交道。”对于在大陆上享誉已久的四大剑圣之首,他还是存有一定戒心的。教皇曾经对他说过,如果有谁能威胁到教廷的话,就只有四大剑圣联手才能做到。

    玄夜说的没错,此时的阿呆、玄月和岩石兄弟,确实已经进入了天罡山脉的范围之内。

    “天罡山脉,是大陆上最大的一片山脉,由上百座高矮不一的大山组成,连绵不绝,占地面积比整个神圣教廷还要广阔,由于大部分山峰都非常险峻,所以这里不适合普通人生活,造成天罡山脉内人迹罕至。人少有人少的好处,这里的环境足可以和精灵森林媲美,一切都源于天然,基本上没有人工的痕迹。天罡山脉是因其主峰天罡山而得名的。天罡山高达六千多米,是群山中最高的一座,但它也是最平缓的一座大山,天罡剑派就是在这座大山上建立起来的。”岩石看着面前大片的绿色群山,感叹的说着。这些,都是当初席文在普岩族传授他们武技时告诉他们的。周围视力能见的几座大山,都如刀削斧凿一样陡峭,岩壁上长满了各种各样的绿色植物。

    阿呆叹息道:“好宏伟的大山啊!从这里穿过真的很难,恐怕要耗费咱们不少工夫了。”

    岩石点头道:“是啊!这些大山实在太陡峭,咱们只能从山沟里过去。单是绕路就要绕的多了。所以我当初才会建议走神圣教廷那边。”

    四人中,最不畏艰险的,就要属玄月了,这片大山对她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再难,总不会叫她自己爬吧。这两天以来,她和阿呆一直处于一种异样的气氛之下,木讷的阿呆一直没表露过什么,但玄月却看的出他心中对自己的关心和……,所以,她也并没有逼迫阿呆,这种相处时产生的淡淡甜蜜感让她感到非常幸福。

    岩力看了看四人身旁的三匹骏马,惋惜的说道:“可惜,这几匹马又不能带过去了。”

    阿呆微笑道:“那就把它们放生好了,这里到处都是茂盛的植物,总不会饿着他们。”

    岩石道:“咱们走吧,反正月月身上还有不少食物,应该够咱们找到天罡派之前食用的了。”这些天相处下来,岩石和岩力都非常疼爱漂亮的玄月,早已经把她当成了妹妹看待。那天如果不是她拼尽全力使出凤凰之血中的力量,他们两兄弟必然会丧生在草原之狼的联手合击之下。因为四人的关系密切了,玄月的凤凰之血可以储藏食物的秘密自然告诉了他们。岩石说的没错,到现在为止,凤凰之血还保存有接近七百个馒头,足够他们吃的了。

    玄月走到阿呆背后,用力一跳,双手搂住阿呆的脖子,整个人都挂在阿呆身上,嘻嘻笑道:“咱们走吧,呆呆,你可要背人家哦。”

    阿呆苦笑一声,无奈的双手勾起玄月的腿弯,将她背在背上。还好他的天罡剑和玄铁弓都收藏在神龙之血内,否则,负重如此之多,即使是他也很难支持。现在他的功力已经完全恢复了。由于有了精灵的源泉帮助,又经历了先前的生死搏斗,阿呆的功力已经有了小幅增长。生生真气比以前更加浑厚,丹田中那团液态的能量多了不少。

    岩石哈哈一笑,道:“咱们走吧,岩力,你在前面用斧子开路。”

    岩力无奈的哼了一声,不满的道:“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玄月笑道:“谁让你的斧子那么厉害,岩石大哥要找路,阿呆要背着我,开路的当然是你了。难道你有什么意见么?”

    岩力嘿嘿一笑,道:“我们三个都有工作,那玄月***,你干什么呢?”

    玄月理直气壮的说道:“我?我的工作最繁重了,我可替你们带着吃的东西哦,而且,我还要辨别方向的,难道你想迷路不成。快走拉,还没我高的岩力大哥。”

    岩力被她说的哑口无言,只得抽出自己的双斧郁闷的在前面披荆斩棘,岩石跟在他后面,不断辨别着地形,阿呆背着玄月走在最后面,玄月这点重量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现在只要跟着岩石就行了,相对来说到是轻松的很。

    阿呆三人都是武技高手,虽然路很难走,但对他们影响并不是很大,经过半天的工夫,他们已经从山沟中穿越了三座高山,进入了天罡山脉之内。

    天罡山脉内的气候宜人,虽然现在的天气酷热,但在山脉内,空气却非常清新,又有一些高大的植物遮阴,走起来反而比在草原上赶路要舒服的多了。间或有一两只小兽从众人身旁蹿过,给四人带来一些别样的乐趣。岩力几次想抓只小兽换换口味,却都被玄月拦住了。她的理由是,人家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杀来吃呢。在她软言细语的攻势下岩力只得放弃。

    溪水流淌的声音突然传来,那如银铃般的淙淙细流声,仿佛像仙乐一样洗涤着四人的心灵。虽然还没有看到,但他们却已经深深的陶醉了。几乎不约而同的向水流的方向跑去。

    他们看到的,是一条清澈的小溪,溪水从一旁高山的缝隙中渗出,会聚成一个小小的水潭,水潭中的清泉涓涓而下,顺着地势滋润着周围的生灵。

    “好棒哦,我要洗澡。”玄月从阿呆背上跳了下来,飞快的冲向水潭。哗啦一声,已经跳进了深只及膝的清水之中,冰凉的泉水滋润着她的身体,几天以来的疲惫似乎在瞬间中消失了。她不断的撩拨着坛内的泉水,发出动人的笑声。

    岩石咳嗽一声,拉着岩力转过了头,背对着水潭的方向,原来,玄月的白色魔法师袍被泉水浸透后,流露出玲珑的曲线。十六岁的少女已经发育到一定程度,再加上玄月的容颜是那么动人,即使是再愚钝的人也会被此时的美景所惑。

    阿呆楞楞的看着水潭中欢快的玄月,一时间竟然痴了。在他眼中,玄月就像一个快乐的天使似的,是那么的动人心弦。

    玄月也发现了自己的失误,惊呼一声,赶忙蹲在坛水之中,俏脸升起两朵红云,冲阿呆嗔道:“看什么看?讨厌,快转过去。”

    阿呆从呆滞中惊醒,答应一声,赶忙转到一旁。岩力偷偷的窃笑两声,道:“这里留给月月吧,咱们还是到下面去喝点水好了。”

    岩石苦笑道:“那岂不是要喝月月的洗澡水了。”

    阿呆挠了挠头,道:“我,我先下去。”他感觉一阵阵热血不断冲上头部,刚才玄月的样子实在是太诱人了,那若隐若现的白嫩肌肤,那玲珑有致的娇躯,他不敢再想了,鼻子里似乎有股热流要往外溢出似的,身体的某些部位也不自觉的发生了变化,吓的他赶忙跑到地势低一些的下游,不断的用冰冷的泉水洗着脸,好让自己清醒过来。

    水潭中不断传来溪水流淌之声,显然是玄月在痛快的清洗着自己的娇躯,对于爱干净的她来说,几天不洗澡那绝对比杀了她更要难受的多,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个机会,自然要多洗一会儿。

    岩石和岩力分别坐在阿呆身边,两人随便在泉水中洗了洗,舒服的休息着。

    “阿呆,刚才你都看到什么了啊!我好象看到你鼻子流血了,是不是太刺激了?还好我没看,否则,要长针眼喽。”岩力一边坏笑着,一边捅捅阿呆的身体。

    “啊!我,我什么也没看到。”阿呆拙劣的解释着。冰冷的泉水丝毫没有减弱阿呆胸中的热意,直到现在他还无法平静下来。

    岩石微笑道:“阿力,你就别逗阿呆了。阿呆,其实无所谓的,反正你和月月的关系那么近,早晚也能名正言顺的看。咦,你脸怎么红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偷偷告诉我们,刚才的情景是不是很动人啊!”

    阿呆恨不得有道地缝让自己钻进去,他没想到连岩石也会来取笑自己,支吾着道:“我,我真的什么也没看见。你们不要乱说,我和月月没什么的。”其实,在阿呆的内心深处,已经深深的烙印上了玄月的影子。玄月的美丽、活泼和善良早就打动了阿呆的心扉。他一直没有表露出自己的感情虽然和本身的木讷有关,但更重要的是,玄月和他的身份相差太多了,红衣主教的女儿和他这么一个小偷出身的人如何能相配呢。更何况,还有一个幼年时要做他未婚妻的丫头横梗在心里,使阿呆根本不敢将自己的感情表现出来,他一直不停的告诉自己,你和出身相同的丫头才相配,和月月是不可能的。

    岩力笑道:“还没什么呢?月月那丫头天天粘在你身边,就算傻子也看的出你们的关系。”

    阿呆全身一震,用力的甩了甩头,将玄月喜欢自己的念头抛去,低声道:“两位大哥,你们就别再取笑我了。我想休息一会儿。”说完,躺在了草地上合起双目假寐起来。

    看着阿呆有些低落的情绪,岩石兄弟面面相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也就不再取笑他了。

    过了时间不长,上方的水潭处突然传来了玄月的惊呼声。原本躺下的阿呆立刻反射似的蹿了起来,一脸焦急的向水潭的方向扑去。

    岩力刚想跟上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却被岩石拉住了,“你也想鼻子流血么?在这里不会发生什么大事的,让阿呆去处理就可以了。不该看的可不能看啊!”

    岩力哈哈一笑,道:“老大,还是你想的周到。”

    阿呆这时已经飞身扑上了水潭,他高高跃起,正好来到水潭之上。但当他看到眼前的“美景”时,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扑通一声掉入水中。鲜红的血液不断从鼻子中流淌而出,从水潭中泛起阵阵红晕。

    原来,在阿呆来到水潭的时候,他看到的,竟然是全身赤luo、妙态横生的玄月。因为已经几天没洗澡了,玄月非常想驱除身体的污垢,她也相信,阿呆三人是绝对不会偷看自己的,所以就大胆的脱掉身上的束缚痛快的洗了起来。刚才的惊呼,是因为水弹中突然有一条白色的小鱼撞了她一下,所以才会发出的。可她没想到自己的惊呼竟然引来了阿呆。她知道,自己已经被看光了,顿时大窘的蹲入池中,护住身上的“要害”。

    阿呆从水中爬了起来,闭着双眼道:“月月,月月,你怎么样?”

    玄月低着头,颤抖着道:“你,你快走拉,我没事。你……”

    一听玄月没事,阿呆向逃命似的转身就跑。可是,他却忘记了,自己在掉入水潭时方向早已经有了变化,而他又闭着眼睛,这一转身,正好跑向玄月的方向。

    在玄月的惊呼声中,阿呆正好撞上她的身体,两人一同跌入水潭之中。阿呆在惊慌之下,只觉的自己手中握住了一团柔软,大惊之下,想张口呼叫,却喝了一口冷冽的泉水,呛的他咳嗽不已。

    玄月大羞,阿呆抓住的正好是她的……,她用力将阿呆推到一旁,怒道:“你,你干什么?”

    阿呆睁开眼睛,挣扎着从水潭中爬起来,正好看到近在咫尺的玄月,大叫一声,转身就跑。他满心惊慌,身体被水潭边的石头拌了一下,顿时摔在荆棘丛中,身上被划出十几道伤口。但现在他已经顾不得疼痛了,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回到岩石和岩力身旁。狼狈的样子吓了两人一跳。

    “兄弟,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弄成了这样?发生什么事了。”岩力关切的问道。

    阿呆不断的喘息着,自己的心跳声清晰可闻,全身微微的痉挛,手中那柔软的触感不断震慑着他的心灵。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任何事情像现在这样让他如此心绪不宁过。

    岩石冲岩力使个眼色,示意让他别再问了。用手指了指阿呆流血的鼻子,微微一笑。

    阿呆跑了,玄月感觉自己全身酥麻的动弹不得,半晌才恢复过来。阿呆刚才在抓住她……时掌中传来的火热,使她全身酸软无力,勉强爬回岸边,再没有心情洗下去了,从凤凰之血中召唤出一套干净的衣裙匆忙的穿了起来。

    玄月穿好衣服,茫然的向阿呆和岩石兄弟走去,三人的目光同时落在她身上。玄月蓝色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晶莹的水珠偶尔留过,将她衬托的如出水芙蓉般动人,白色的衣裙衬托着她的圣洁,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感觉。只是原本明亮的大眼睛却流露着茫然的神色。

    看着玄月走了过来,阿呆脸涨的通红,有些口吃的道:“月月,月月我,我什么都没看见。”他口吃的样子,任谁都能看出他在说谎。

    玄月看着阿呆,胸脯不断的起伏着,突然,她蹲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阿呆吓了一跳,手足无措的向岩石和岩力投出求助的目光,可这两兄弟默契十足的看向一旁,谁也不接招,一副你自己惹的祸自己处理的样子。

    看着玄月伤心的痛哭,阿呆心中一阵不忍,无奈的挪动脚步走到她身旁,低声道:“月月,你,你打我吧,骂我吧,都是我不好,你别哭了。”

    玄月抬起头,看着阿呆那涨红的憨厚面庞,和身上被划破的衣服,心不由得软了。哽咽着道:“你,你怎么能看人家的身体,还,还摸人家……”

    阿呆苦笑道:“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玄月擦干脸上的泪水,哼了一声,道:“我不管,反正你欺负我就要赔。”

    阿呆看她不哭了,顿时松了口气,赶忙道:“我赔,我赔。”反正也欠她欠的多了,所谓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嘛,何况,他除了自己以外,也确实没有什么可赔给玄月的。

    玄月气哼哼的站了起来,看着一旁偷笑的岩石兄弟,嗔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再笑就让你们都饿肚子。”

    岩石和岩力赶忙收敛笑容,岩石强忍道:“不,我们不笑了。”

    玄月心中其实并没有怪阿呆侵犯自己,只是因为少女的娇羞才会哭的,想起那羞人的感觉,她的心就砰砰乱跳,看阿呆的眼神异样更强了。

    “走吧,咱们也该上路了,难道你们想一直休息么?”玄月不满的说着。

    岩力赶忙站了起来,拎着自己的斧子就跑,“我先开路。”岩石也是一样,丢下句我去看地形,就跟着岩力跑了。

    阿呆喃喃的说道:“月月,我,我还背你么?”

    玄月没好气的说道:“当然要背了,这么难走的路,难道你想把我扔下啊!”

    “哦。”阿呆小心翼翼的蹲在玄月身旁,玄月咬了咬嘴唇,勾住阿呆的脖子,伏在他背上。再次的接触,使两人都有一种触电般的感觉,身体同时一僵。玄月感觉到的,是阿呆背后的热度和激烈的心跳声。而阿呆却感受着玄月冰凉柔软的娇躯散发的诱惑和她秀发上滴落的晶莹水珠,两人保持这种僵持状态十几秒后,还是玄月先开口道:“走吧。”她的声音很低,很柔,透着一丝羞涩。

    阿呆这才反应过来,赶忙屏除杂念,勾起玄月的双腿,朝岩石和岩力消失的方向追去。

    当月亮代替太阳,为黑暗沉寂的大地带来一丝光亮时,四人已经进入了天罡山脉深处。

    玄月有些不满的说道:“这天罡剑派到底在哪里啊?都走了大半天,还没有影子。岩石大哥,你说天罡山是天罡山脉最高的山峰,可我怎么看这里的每座山都那么高,根本就辨别不出那座才是天罡山,这让我们怎么找?”

    岩石苦笑道:“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怎么会知道?我说的那些,都是当初听席文老师说的。不过,这片山脉占地面积太大,周围又都是群山,我们的视线受阻,找不到主峰天罡山也是很正常的事。咱们先找地方休息一晚吧,明天白天再继续找吧。”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在天罡山脉中,有几条天罡剑派修建的秘密山路,通过这些山路就可以快速的进入天罡山。这也是天罡派的一个秘密,不是本派弟子,是无法得知的。

    玄月撅着小嘴道:“那好,就先休息吧。白天还挺热的,怎么晚上到有些冷了。”因为众人已经进入山脉之中,山里的水气浓重,而且地势又高,白天还不觉得什么,到了晚上,自然会被寒意所浸。阿呆三人常年修炼武技,身体强壮到不觉的什么,可玄月就有些受不了了。

    阿呆赶忙解下自己的外衣,披在玄月身上,他的魔法师袍早在亚琏族的时候就已经损坏了,现在穿的,是从石塘镇带出来的朴素布衣。玄月羞涩的看了阿呆一眼,心里甜甜的。

    岩石道:“山里面是冷,晚上会很难挨的。这样吧,咱们找一块空地生堆火,就会暖和一些了。将就一晚,明天说什么也要找到天罡山。”

    岩力皱眉道:“大哥,山里可到处都是树,要是把山烧了,天罡剑派还不跟咱们拼命啊!”

    岩石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没关系的。咱们只要清理出一小片空地,然后在空地中央生火,就不怕了,而且现在是九月,山里空气湿润,不会那么容易着火的。”

    阿呆道:“那就点个火堆吧,我负责生火。”

    一会儿的工夫,三人找来了不少柴和,在一个小山坡的空地上堆在一起,阿呆用了一个普通的火焰术,先将柴和烘干了,然后点燃起来,火堆给大家带来了温暖也带来了光明,四人围坐在火堆旁,脸被火眼的光芒映照的红通通的,身心都是一片温暖。他们将玄月拿出的馒头在火上烘烤后用以充饥,热馒头总比凉的要好,除了玄月以外,三人都吃的津津有味。

    “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在山里面点火。”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从树林中响起。

    四人一惊,分别拿起自己的武器,经过了精灵族和亚琏族的磨难,现在的他们时刻都保持着警惕之心。玄月手上的天使之杖白光闪烁,随时准备给阿呆三人加持光系辅助魔法。

    一道黑影嗖的一声蹿了出来,落在四人身前不远处。此人年龄大约二十上下,身高在一米八左右,浓眉虎目,鼻直口方,眉宇间英气勃发,背上背着一把阔刃长剑,怒视着四人。“你们是哪里来的,竟然在山里面点火,不知道这很危险么?”

    岩石一看对方的打扮,就知道他是天罡剑派中人,心中不由得大喜,道:“这位兄弟,想必是天罡剑派中人吧。我们准备到天罡山去拜见席文老师,进入山里后迷路了,晚上又冷,所以才出此下策。你看,周围的植被都被我们清理了,不会引起火灾的。”

    一听岩石称呼席文为老师,年轻人脸色顿时一变,先前的怒意消失不见,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们要见掌门师祖,不知道有什么事么?”原来,此人正是席文的再传弟子。

    “我是普岩族的岩石,在我小时候,曾经受过席文老师的指点。此次准备前往落日帝国,经过天罡山脉,准备顺便拜访他老人家,已经很多年不见了,不知道席文老师还好么?听你刚才的话,席文老师已经成为了天罡剑派的掌门,难道,难道天罡剑圣他老人家……”

    青年微笑道:“您不要乱猜,太师祖他老人家健康的很,只是因为年纪大了,一直在剑派中修养,所以才会将掌门之位传给师祖。既然你们认识师祖,那就跟我走吧。我叫廖一,是四代弟子,我带你们去见他老人家。在山里可不能生火啊!晚上山风有的时候会很大,一旦火种被吹到山里,引起山火,可是不得了的事。”

    几人赶忙将火堆扑灭,阿呆道:“真是对不起,只是天气太冷,我们才会出此下策的。天罡山离这里还远么?”

    廖一微笑道:“已经不远了,我是出来巡山的,就怕遇到你们这样敢于在山里点火的人。从这里再穿过两座山就到天罡主峰了,不过,主峰的海拔很高,想爬到顶,恐怕要黎明才行。”

    阿呆惟恐玄月的身体吃不消,虽然玄月不用自己去爬山,但夜晚的天气如此寒冷,他怎么能放心呢!赶忙道:“这位大哥,我们赶了一天路,都很累了,还是休息一晚,明早再走吧!夜露寒重,我怕身体会吃不消。”

    廖一听了阿呆的话,不禁有些瞧不起他,傲然道:“咱们都是习武之人,这点寒冷不算什么,赶的急一点,也许用不了黎明就能到山顶了,到时候再休息也不迟。”

    以玄月的聪明,自然不会看不出廖一心中的想法,哼了一声,冲阿呆道:“就现在走吧,休息什么,难道咱们还在乎爬山么?”因为火堆的熄灭影响了众人的视线,廖一并没有看清玄月的相貌,他听出对方的话是针对自己,心中一震,暗骂自己怎么会存有嗔念,要是让师傅知道,肯定会挨骂的,他并没有反驳,只是脸带微笑的等待阿呆的回答。

    阿呆走到玄月身旁,低声道:“月月,晚上赶路你会冷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