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神之审判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三位酋长面面相觑,脸上流露出沉痛的表情,北方部落酋长道:“这些人,应该就是有草原之狼称号的土匪,他们在我们亚琏族地界横行已久,专门进行那些天地不容的烧杀抢掠。多次在我族几个大部落的围捕下全身而退,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机动性非常强,完全是由骑术高超的轻骑兵组成,人数一直维持在三千左右,靠以战养战来维持生活,他们的行踪诡秘,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从何而来,凡是他们攻击的地方,一向是鸡犬不留啊!可以说是草原上另我们这些小一点的部落谈虎色变的夺命冤魂。没想到这些混蛋竟然会趁着我们举行盛大的巴图鲁节之际来攻击我们。谢谢你们,外族的勇士们,如果不是你们争取了时间,恐怕我们三个部落就要灰飞湮灭了。可是,他们这些人是怎么了,为什么都不能动弹了,而且瞳孔都已经变成了灰色。”

    岩石摇了摇头,苦笑道:“这些人的生机已绝,应该是我那兄弟干的吧,这里的什么草原之狼都已经完蛋了。既然他们有三千人,你们还是赶快准备的好,如果再被偷袭,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三位酋长大惊,“什么,这些草原之狼全是你那兄弟一个人所杀么?他,他也太厉害了,一个人竟然能消灭千余土匪。难道,难道他真的是先前那名草原之狼成员所说的死神么?也只有死神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这些混蛋全都杀掉了。”说到这里,三人脸上都流露出惊恐的神色。之前,他们已经看到那三具干尸了,心中一直就处于忐忑难安之中。

    岩石自然看出了三位酋长心中的不安,皱了皱眉,道:“什么死神不死神的,你们别乱说。我们只是路过你们这里而已,既然草原之狼已经被消灭了,你们的族人也暂时安全了,你们不用害怕,我们是不会伤害你们的,现在也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北方部落酋长赶忙道:“不,勇士,我们并没有别的意思,就算您的兄弟真是死神,也是一位善良的死神啊!他的出现,挽救了我们上千族人的性命,我们又怎么会害怕呢?你们留下来吧,即使要走,也要等到明天天亮啊!”虽然他说的有些勉强,但眼底却流露出一丝真诚。

    岩石虽然想尽快离开这里,可玄月和阿呆的情况都很不乐观,自己和岩力在拼斗之下也非常的疲惫,根本无法长时间的赶路。他点了点头,道:“好吧,那麻烦您赶快给我们找一间干净点的帐篷,我这兄弟和妹妹需要好好的休息。”

    北方部落酋长欣喜的答应着,赶忙命人去安排了。

    “几位酋长,你们必须赶快将部落中的部队集合起来,那草原之狼既然还有两千人,他们就随时有可能前来偷袭,一定要小心了。你们的人手够么?”

    南方部落酋长拍拍胸膛,道:“勇士,你放心吧,如果不是偷袭的话,那些混蛋根本不敢来骚扰我们,我们三个部落相加,足有三、四千名战士呢,随便哪一个,也不会弱于这些土匪,根本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了的。”

    岩石道:“那就好,一切小心吧,保持警惕。”

    在亚琏族人的簇拥下,岩石、岩力带着虚脱的阿呆和玄月回到绿洲之旁,北方部落酋长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很大的帐篷,以便他们休息。

    玄月只是单纯的脱力而已,并没有受什么伤,她需要的仅仅是休息。而阿呆由于透支过大,体力消耗殆尽,再加上背部的伤势,情况很不乐观。岩石和岩力为了保住阿呆,只能轮流休息,用他们的斗气疏通着阿呆体内的经脉,调动他体内的生生真气运转起来。忙了半宿,阿呆的情况才算是稳定了。

    亚琏族三个部落在经过偷袭之后,纷纷集中起自己部落的队伍,严阵以待。也许是草原之狼发现了他们严密的戒备,并没有再出现,一晚的时间,终于过去了。对于亚琏族来说,这本应该是一个狂欢的夜晚啊!现在,三个部落的族人却充满了悲痛,为那些死难着哀悼着。

    第二天一早,玄月先醒了过来,一夜的休息,已经使她本就不多的魔法力恢复了一半左右,坐起身体,她渐渐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在焦急中她发现了身旁的阿呆。

    阿呆因为失血不少,脸色有些苍白,仍然沉沉的睡着,他眉头紧皱,似乎在经历着什么痛苦似的。玄月心中一痛,昨天晚上,如果阿呆不是为了救自己,也就不会被敌人砍上一刀了,此时的玄月,第一次后悔当初在教廷时为什么没有好好修炼,如果努力修炼过的话,她的实力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最起码可以帮上阿呆一些。

    岩石和岩力都在一旁打坐着,玄月将阿呆的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让他睡的更舒服一些,轻轻的抚摩着阿呆的额头,眼中充满了柔情。

    阿呆枕在玄月柔软的大腿上之后,眉头竟然渐渐的舒展了,沉沉的睡了过去。玄月也没有闲着,闭上眼睛冥思起来。想用一个大一点的光系魔法帮阿呆恢复,首先她必须要保持在最佳状态才行。

    正午时分,包括阿呆在内,几人相继醒来。岩石和岩力经过打坐调息基本已经恢复了状态。玄月那本就不多的魔法力也已经恢复了,只有阿呆的身体因为失血过多还有些虚弱,背后的伤口更是隐隐做痛。他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枕在玄月的腿上,吓了一跳,赶忙挣扎着爬了起来,玄月也是因为他的离开而清醒的。

    “月月,我,我怎么会……”

    玄月脸一红,答非所问道:“你的身体好点了没有,还有疼的地方么?”

    阿呆嘴角牵动了一下,道:“没,没有了,我好多了,只是还有点虚弱而已,过一、两天身体就会恢复的。昨天,昨天我晕了以后,你没受伤吧?”

    玄月垂着头,摇了摇头,低声道:“没有,你那么拼命保护我,我怎么会受伤呢。”

    岩力凑了过来,嘿嘿一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看上去都有些不正常啊!”

    阿呆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勉强道:“我,我们没不正常啊!岩力大哥,昨天是你们赶回来救的我们么?我晕倒的时候,周围还围着很多人呢。这些黑衣人也太可恶了,竟然杀害了那么多亚琏族人。”

    岩力没有看到岩石阻拦的眼神,苦笑道:“什么我们救了你们啊!昨天你们可真是让我们太惊讶了,我们赶到的时候,那些被称为什么草原之狼的土匪已经都变傻了,后来,竟然一个个莫名其妙的死了。阿呆,那是怎么回事啊!”

    听了岩力的话,阿呆全身大震,他清楚的知道,那是冥王剑所产生的效果,晕倒前的种种不断在眼前浮现着,急问道:“岩力大哥,你说什么?那一千人都死了么?”

    岩力道:“不是都死也差不多了吧。逃跑的几个,也被我们杀掉了,这些混蛋,早就应该杀了他们,听北方部落酋长说,他们手上不知道染过多少鲜血呢。兄弟,你快告诉我,你是用的什么办法将那些混蛋杀掉的,那可是将近一千人啊!难道是魔法么?可是,怎么没有伤痕?”

    阿呆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他万万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一时愤怒而造成了上千人的死亡,胸中的压抑使他全身微微颤抖着,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软倒在地。

    玄月吓了一跳,赶忙抱起阿呆的上身,摇晃着着他道:“阿呆,阿呆,你这是怎么了?”

    阿呆眼神空洞,两行泪水顺流而下,喃喃的道:“我,我竟然杀了上千人,我,我是恶魔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玄月搂紧阿呆的头,泪水流淌而出,“阿呆,这不能怪你啊!这并不是你的错,那些都是该死之人,你杀了他们也并没有什么不对,别想了,别多想了,咱们这就离开这里,好不好。”说完,她狠狠的瞪了岩力一眼,吟唱起元气恢复术的咒语。

    岩石一扯不明所以的岩力,道:“以后不要再提昨晚发生的事了。”

    岩力挠了挠头,低声问道:“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阿呆兄弟受什么刺激了不成。怎么又突然吐血了呢?”

    岩石没好气的说道:“你以为谁都向你那么粗线条啊!阿呆突然发现自己杀了近千人,以他那么善良,怎么能接受的了呢,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以后还是别问的好,他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咱们。你出去管酋长要几匹马来,然后弄点吃的,吃完,咱们就离开这里,赶快上路。我怕那些亚琏族人会来询问阿呆。现在还是不要刺激他的好。”

    岩力答应一声,离开了。岩石看着被白色光芒包裹的阿呆和玄月,微微的叹息着,他也非常想知道,阿呆是用的什么方法将那些比自己强大的多的敌人消灭掉的。但是,他现在这个样子,又怎么能问呢。还是顺其自然吧。

    在玄月的元气恢复术帮助下,阿呆身体的创伤近乎痊愈,但心中的压抑却丝毫未减,低着头一声不吭,玄月虽然着急,但也知道现在不能刺激他,只得陪在他身旁,静静的待着。

    一会儿的工夫,岩力回来了,他还带回了三匹骏马和许多亚琏族特有的食物。岩石和岩力吃了很多,而一向饭量最大的阿呆,却只是在玄月的劝慰下吃了少许,表情更加呆滞了。

    饭后,在岩石独自去向三部落的酋长告辞后,四人骑上骏马,离开了北方部落所在的绿洲。在临走的时候,北方部落酋长为了感谢四人的相助,特意将重达二百斤的玄铁弓相赠。这张玄铁弓其实是北方部落的先人在机缘巧合下得到,他们并不知道玄铁弓真正的价值。玄铁这种物质,只要普通刀剑融入一点,就可以从凡铁变成利器,在大陆上,玄铁向来是各国高价收购的珍惜矿石,如此多的玄铁,其价值更在阿呆和玄月身上那几块极品魔法水晶之上了。岩石将玄铁弓给了阿呆,阿呆并没有在意什么,只是将玄铁弓收入了神龙之血内。

    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奔驰,使心情抑郁的阿呆逐渐开朗起来,虽然阴影仍然存在,但他已经不是那么执着了,毕竟,被杀的那些都是杀人无数的土匪。

    由于考虑到阿呆伤势初愈,所以前进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下午的天气虽然有些灼热,但这次玄月却并没有叫苦,只是将身体依偎在阿呆怀中,享受着他温暖的怀抱。

    “阿呆,你昨天晚上想对我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吧。”

    阿呆一楞,一边操控着胯下骏马,一边喃喃的说道:“月月,我,我不会说话,只是,只是我觉的你现在和咱们刚认识的时候比,变了很多。”

    玄月嘻嘻一笑,道:“那你说说,我都哪里变了?”

    阿呆道:“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女孩子可以长的这么漂亮,当时你的美丽几乎让我窒息了。可是,你的脾气实在太大,而且刁蛮跋扈,娇纵的很,总是一副任何人都要以你为尊的样子。那时候的你根本看不起我这样一个笨小子。”

    听阿呆说第一句的时候,玄月还不禁得意,但听到后面,脸不由得沉了下来,撅着小嘴道:“我有那么坏么?谁刁蛮跋扈了,你乱讲。”其实,她心里也知道阿呆说的都是事实,只不过不愿意承认而已。当阿呆说到自己看不起他的时候,眼底深处明显流露出一丝伤感。看到这些,玄月的心微微疼痛起来。

    阿呆苦笑道:“我可没有胡说,也不会编谎话。我说的,都是自己心理的感受而已。”

    玄月坐直身体,看着阿呆道:“那现在呢?现在的我和咱们刚见面的时候比,有什么变化?”

    阿呆脸上流露出淡淡的笑容,道:“你先坐好了,我再告诉你。我的骑术可不好,小心摔到了。”说完,伸出右手,很自然的揽住玄月柔软的柳腰,将她箍在自己怀中。

    玄月虽然脸上发烧,但却并没有反抗,心中升起一丝甜意。

    阿呆想起昨晚玄月那突如其来的温柔,心中的异样感将原先的压抑完全趋散,怀中搂着玄月柔软的娇躯,嗅着她身上那淡淡的幽香,感觉是那么的动人,他低声道:“刚认识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你的魔法被我吸收掉了。然后你就说我欺负你,非让我做你的跟班。其实我是不想跟着你的,我急于回到老师身边,但是,看到你的哭颜,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却软了。所以,就答应了你的要求。在后来的相处中,你的脾气总是会有很大的变化,一会儿突然很好,可过一会儿却又完全变了。我很笨,根本无法摸透你那些变化,所以,我只能尽量离你远些,将自己藏好,省得再被你那些伤人的话刺痛。”

    听了阿呆的话,玄月的身体微微一震,抓住阿呆在自己腰间的大手,低着头,小声道:“对不起,我不知道因为我的关系会给你造成那么大困扰。”

    阿呆看着玄月难过的样子,心中一痛,接着道:“可是后来你却变了。在进入普岩族领地之后,你就开始逐渐转变着。你让我发现了你性格中善良的一面。你用魔法救了岩石大哥,那时,我真的非常感激你。如果不是你的那个平静之光,恐怕岩石大哥早已经死了,而且也再找不到杀害他妻子的凶手。从那以后,你就变了,变的没有了以前那些坏毛病。在精灵森林也好,在亚琏族也好,你和以前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你学会了关心别人。”

    阿呆真诚的话语深深的打动了玄月的芳心,她紧紧的将身体依偎在阿呆怀中,喃喃的道:“阿呆,我不知道以前自己是什么样,也不清楚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是,我却知道,让我改变的,只有一个原因。”

    阿呆一楞,问道:“什么?”

    玄月抬起头,看向阿呆,柔声道:“是因为你。是你让我有了改变。你喜欢现在的我么?”

    阿呆回避着玄月灼热的目光,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他不断在思考着,为什么月月会因为自己而改变。但不论他怎么想,却依然理不出一个头绪,毕竟,他还只是个不到十八岁的孩子而已。

    玄月微微一笑,道:“你喜欢就行了,我一定会变的让你越来越喜欢的。”说完这句话,玄月捂着自己发烫的俏脸,将身体完全包裹在魔法师袍中,芳心激烈的颤抖着。

    岩石和岩力一直在前面骑着,他们也早就感觉出玄月和阿呆之间关系微妙的变化。兄弟二人很有默契的不去打扰他们。

    半晌,玄月突然抓住阿呆的大手,低声道:“阿呆,昨天晚上谢谢你救了我。”

    阿呆一楞,摇了摇头,道:“是你先救了我们才对,如果没有你那只火凤凰,恐怕我也没有机会帮助岩石和岩力大哥冲出去。现在我还有些后怕,如果昨天咱们死在土匪群中,恐怕我的灵魂也不会原谅自己的,因为我连累了你啊!可是,竟然杀了那么多人,我真的好后悔。”说着,他痛苦的低下了头。

    玄月抓紧阿呆的大手,柔声道:“别难过了,那些都是坏人,就算你不杀他们,他们早晚也会遭到报应的,为他们那些人伤感是不值得的。不过,冥王剑的威力真的好大哦,我的凤凰之血差一点都保护不了自己了。”

    阿呆现在想起来也是心中后怕不已,“当时我只是想和他们拼了,脑子一热,就用出了冥王剑。如果你也被冥王剑的邪恶之力伤害到,我……”

    玄月捂住阿呆的嘴,微笑道:“别说了,现在我不是没事么?凤凰之血毕竟是神器,只要你不用冥王剑攻击我,邪气是破不了凤凰之血护身的。不过,以后还是少用冥王剑为好,它太邪恶了,我看,只要是没有神圣气息或者高强功力护身,只要一被他的邪恶之气入侵,必死无疑。很容易误伤到别人。”

    阿呆凝重的点头道:“以后不到生死关头,我绝对不会动用冥王剑的。它的力量简直太可怕了。一想起上千人因它而亡,我心里就异常的压抑。”

    玄月道:“那就别想了,一切都会好的。”

    就在玄月和阿呆细语之时,在阿呆胸口处的神龙之血内,那颗精灵女王送给阿呆的龙蛋,因为死亡气息的刺激已经开始不断的躁动着,一个沉睡了千年的小生命又活跃起来,它不断吸收着神龙之血为它提供的能量,其属性也因为昨天吸收的邪恶之气而不断变化着。

    阿呆等人离开两天后的正午,红衣祭祀玄夜带领着手下人等也来到了亚琏族的北方部落。离开精灵森林以后,玄夜的心情放松了不少,只要自己的女儿没有前往死亡山脉,一切就都好解决了。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拥有冥王剑的阿呆。虽然表面上看,阿呆是个善良的少年,而且有些愚钝,但他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尤其是听精灵女王说阿呆和玄月关系密切之后,他的这层担心就更深了。冥王剑是教廷必须收回的,同时,他也决定要将自己的女儿带回教廷。

    现在是正午时分,清晨的时候,亚琏族东方部落和南方部落都已经离开了,两天以来,他们一直警惕着草原之狼的报复,全神戒备着。虽然牺牲了数百族人,但毕竟也消灭了上千名土匪,北方部落的族人在悲伤过后,大部分都处于兴奋状态。可已经过去了两天,却没有丝毫异常的现象出现。三位酋长同时意识到,草原之狼应该已经离开了。毕竟,他们一贯的风格向来是一击既退,这回应该也不例外。但是,他们都忘记了一件事,草原之狼在这里损失了三分之一的人手,偷袭的一千人全军覆没,他们能如此善罢甘休么?

    玄夜等人一进入绿洲境内,因为他们出奇的装束,很快就被发现了。虽然这里的亚琏族人没见过什么世面,但祭祀的装束他们还是认得的,毕竟,他们也都是天神忠诚的信徒。北方部落酋长亲自迎出,将玄夜等人迎进了部落之内。

    “尊敬的红衣祭祀大人,欢迎您来到亚琏族的北方部落,作为天神最忠诚的信徒,我们亚琏族一直渴望得到教廷的指引。不知道我们能有什么为您效劳的么?那将是我们北方部落最大的荣幸。”北方部落酋长一脸虔诚的说道。红衣祭祀来到他们这里,这是多么让他惊讶啊!能见到距离天神最近的人,他的心中充满了惊喜。

    这种卑躬屈膝的样子玄夜见的多了,他对这些黑人并没有太多的好感,他开门见山的问道:“酋长,在一两天前,您有没有见到四个人来到这里,其中有一个女孩子,长的很漂亮。”

    北方部落酋长心中一惊,阿呆那惊世骇俗的表现他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虽然阿呆消灭了入侵的敌人,但那些土匪恐怖的死状使他有着深深的恐惧感,所以才会在阿呆等人第二天离开时没有做出任何的挽留。一听到玄夜的问话,他第一反应,就是阿呆等人是教廷的要犯,赶忙将前天发生的事详细的向玄夜说了一遍。

    听完酋长的叙述,玄夜心中大惊,虽然他早就听说冥王剑有着强大的威力,但也没想到会强到如此地步。

    “那些死去的土匪在什么地方,你带我去看看。”

    “红衣主教大人,那些,那些土匪已经都被掩埋了。现在的天气这么热,恐怕尸体都已经腐烂了,我看……”

    玄夜皱了皱眉,道:“那好吧,你把当时那些死去土匪的样子仔细的描述一遍。”

    北方部落酋长如获大赦,赶忙添油加醋的描述着。

    玄夜心潮澎湃的听完他的描述,叹息道:“冥王剑不愧为天下第一邪器,竟然仅仅凭借着邪恶之气,就能将普通人的灵魂摄取。真是可怕啊!”

    正在这时,一名亚琏族人慌张的跑了进来,“酋长,酋长,不好了。”

    北方部落酋长怒斥道:“嚷什么?没看到红衣主教大人在么?不要来打扰大人。”

    那名亚琏族青年先是看了玄夜一眼,然后支吾着道:“可是,可是草原之狼来了。”

    酋长大惊,道:“你说什么?草原之狼来了。这,这怎么可能,他们不是应该撤走了么?”

    青年心道,你问我,我问谁去,“他们好象有两千人,已经朝着村子的方向冲过来了,我们的族人已经去抵挡了,可是咱们的人数并不占优,恐怕,恐怕……”

    玄夜没等酋长说话,抢先道:“不过就是一些土匪而已,不用惊慌,待我去看看。神会保佑你们亚琏族的。”

    酋长这才意识到自己大援在旁,赶忙道:“请主教大人怜悯我们这些忠诚的信徒吧。”

    玄夜微微点头,他也想看看,这些在草原上横行多年的土匪到底有什么本事。也算草原之狼倒霉。他们刚在阿呆手下死去了千余人,却又遇到了玄夜这个煞星。对于邪恶的势力,玄夜可是从来不会留手的。

    以绿洲为中心的北方部落已经乱了起来,草原之狼的两千骑兵已经冲了过来,虽然族中的战士在拼命抵挡着,无奈在人数和战斗力上都有一些差距,一会儿的工夫,已有上百人左右的伤亡。

    北方部落酋长的脸色苍白,在三天内再次受到如此打击,他的心已经沉入了谷底。

    “这些就是横行草原的土匪么?”玄夜淡淡的问道。

    酋长赶忙道:“是啊!主教大人,您可一定要救救我们部落,这些土匪在草原上已经不知道带走了多少生命,他们绝对是神的亵渎者,他们在挑战神的尊严啊!”

    玄夜有些不耐烦的看了酋长一眼,淡然道:“神会惩罚这些亵渎者的。神之审判准备。”

    随着玄夜的命令,跟随他的十二名高级祭祀迅速将他围在中央,而酋长和跟随他的亚琏族人都被银甲审判者‘请’到一旁。

    玄夜对于这些土匪来说,无疑是一场噩梦。他淡淡的吟唱道:“天神之怒,借汝神威,灌注于心,铲除邪恶。”金光闪过,塔形的天神之怒落于玄夜手上。周围的十二名高级祭祀开始不断吟唱着神之祈祷的咒语,白色的神圣之光包围着玄夜的身体。神圣气息骤然大盛。

    “伟大的天神啊!您拥有无尽的神力,作为您忠诚的信奉者,我请求您,将神的力量赋予我吧。”在玄夜脚下,一个巨大的白色魔法六芒星出现了,将他全身包裹在内,天神之怒不断闪烁着耀眼的金光,使玄夜即使在阳光普照下,也是那么的显眼。草原之狼显然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分出五百人,拼命的向这边冲了过来。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