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死神初现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玄月一边哭着,一边断断续续的道:“你,你……讨厌……,呜呜,你……为什么……要……娶别……的女……人,呜呜,我……知道……你不愿……意做……我……的跟……班,呜呜,你……走吧,你……走……,我……讨厌……你,不……想再……看到……你了……,呜呜。”

    阿呆这才明白,原来是玄月是因为自己刚才挑选兰颖做妻子才会生气的,一想到娶妻,他突然想起小时候丫头曾经说长大后要嫁给自己,松了口气,有些感叹着道:“月月,你误会我了,我不是要娶兰颖,是岩石大哥让我那么做的。”

    玄月一楞,哭声收歇,抬起头道:“你说什么?岩石大哥让你娶兰颖么?”

    阿呆连连摇手道:“不,不是的,事情是这样的。”当下,他将自己和岩石如何计划帮助兰颖和阿古堤的事说了一遍。

    玄月一边听着,脸上的神色渐渐的变了,虽然阿呆叙述的不是很清楚,但她还是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悲伤逐渐被眼底的喜色所代替,听完阿呆的叙述,嗔怪道:“那你下午为什么不告诉我?还让人家白哭了这么久?”

    阿呆苦笑道:“下午那会儿你就开始生气,我叫你你也不理我啊!而且我很笨,岩石大哥教我的那些台词我要背诵多遍才能记住的。”

    玄月心中由悲转喜,嗔道:“我不管,我不管,反正都怪你,谁让你没事拉什么玄铁弓,才弄出这么多事来,就是怪你,就是怪你。”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已经不自觉的将娇躯靠上了阿呆的胸膛。

    阿呆嗅着玄月身上的香气,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坐在地上,任由玄月靠着。他清晰的感觉到,玄月心中的愤怒已经消失了。

    今天的天气很好,空中没有云彩,半轮明月高高的挂在空中,随着清风抚动,水中的月光荡漾起来,那迷蒙的感觉使阿呆和玄月都渐渐的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阿呆的双手已经环上了玄月的柳腰,轻拥着她柔软的娇躯。玄月枕在阿呆的肩膀上,轻轻的抚摩着阿呆的伤处,目光流离的道:“还疼么?”她的声音出奇的温柔,听在耳中异常舒服。

    阿呆心中一震,摇了摇头,道:“不疼。”玄月的温柔一时间让他无法适应,但他却非常喜欢这种感觉,胸中的异样更加强烈了。

    玄月抓住阿呆的大手,低声道:“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没问清楚就打了你。”

    玄月的软言细语让阿呆全身大震,脱口而出道:“月月,我,我……”

    玄月抬起头,看向阿呆,痴痴的说道:“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我不怪你。”说完,低下头,感觉着自己有些发烫的面庞,心跳的速度突然快了起来。

    阿呆怀抱着玄月柔软的**,道:“月月,我……”他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刚要说什么,突然,震耳欲聋的马蹄声响了起来,似乎有大批的马队在向篝火晚会的方向奔去。阿呆心中一惊,道:“月月,是不是出事了,咱们去看看吧。”

    玄月暗叹一声,在阿呆的搂抱下站了起来,瞪了有些木讷的阿呆一眼,向马蹄声的来源处看去,只见,无数道骑着高头大马的黑影快速的朝着亚琏族篝火晚会的方向奔去,在月光的照耀下,可以清晰的映出道道寒光,那是可以杀人的兵器啊!

    阿呆自然也看到了那些兵器,疑惑的道:“月月,这些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身上都带着杀气。”

    玄月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反正不会是好人,恐怕是来偷袭亚琏族的。”

    阿呆皱眉道:“那可坏了,岩石和岩力两位大哥还在那边呢,而且,那些亚琏族的朋友都在狂欢之中,要是被偷袭,恐怕会很难抵挡的。”

    玄月道:“这些人可真会挑时候啊,现在正是整个亚琏族最空虚的时候,趁现在攻击,恐怕那边抵抗起来会非常困难。那些亚琏族人真蠢,连几个放哨的人也不留下,就这么被偷袭,不损失惨重才怪呢。”

    阿呆急道:“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玄月道:“想通知他们也晚了,这里距离篝火晚会那边很近的,现在恐怕人家已经杀进去了。这样吧,咱们先摸过去,如果那些人确实是来偷袭的,就先将岩石、岩力他们救出来再说。至于那些亚琏族的笨笨,看情况再说好了。”她刚才的好心情完全被这些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搅乱了,聪明的小脑袋转不起来,自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阿呆点了点头,道:“那好,咱们快走吧。”

    两人从亚琏族的部落中穿出,经过牛羊群,顺利的接近篝火晚会的现场。当他们离近时,整个篝火晚会已经大乱,玄月判断的非常正确,这些全身黑衣的骑士正是来偷袭的。精光闪闪的马刀在他们的挥舞下不断砍向亚琏族那些刚刚还在狂欢的人们,千余人像一道钢铁洪流一样冲入了亚琏族人群之中,所过之处无不鲜血飞溅,就连小孩儿和老人他们也没有放过。哭喊声响澈大地。

    “啊!土匪,是土匪啊!大家快躲开。”

    “不要啊!别杀我儿子,啊……”

    “我的腿,我的腿,疼死我了……”

    阿呆看的全身热血沸腾,扭头对玄月道:“月月,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岩石大哥他们。”说完,抽出背后的天罡重剑,就要冲出去。

    玄月赶忙拉住他的衣襟,她知道现在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阻止阿呆去涉险,只得叮嘱道:“一切小心,注意安全。”

    阿呆心中一热,郑重的点了点头,展开身法,飞快的向黑衣骑士的侧面冲去。、

    玄月喃喃的说道:“这些黑衣人也太会挑时候了,现在那些黑人,谁能反击啊!”

    亚琏族人在突如其来的偷袭中显得手足无措,即使是三位酋长也有些蒙了。在这盛大的节日中,大部分亚琏族人都喝的东摇西晃,怎么能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呢,尽管数量比敌人要多的多,但却完全陷入一片屠杀之中。

    阿呆的天罡剑上闪烁着白色的生生斗气,当他冲到下面之时,千余名黑衣人已经成功的从篝火晚会中穿刺而出,正在不远处掉转阵型集结队伍,准备再次冲击,在篝火晚会的现场,足足留下了数百具尸体,受伤的人更是多不盛数,其中大部分都是来不及逃跑的老人、妇女和儿童。

    阿呆从来没见过死这么多人,在亚琏族人的哭喊声中,他心中万分悲愤,那些尸体当中,有几个年轻人刚才还再向他挑战,而现在,却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残尸。阿呆嗔目大喝一声,双手握住天罡剑,飞快的向远处的黑衣人冲去。大片的亚琏族人疯狂的向四周逃窜着,他们似乎不明白,分开之后,他们将再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等一下。”一道矫捷的身影从旁边蹿了出来,拦在阿呆面前,正是岩石。他一把扯住阿呆的身体,“兄弟,你干什么?”

    阿呆激动的双目通红,吼道:“我要去和那些刽子手算帐,大哥,你看看,他们杀了多少人啊!这可是几百条生命啊!”

    岩石和岩力在黑衣人出现的时候,正和图巴里喝酒,开始时也没反应过来。等他们清醒的知道有人偷袭时,黑衣骑士已经冲进了篝火晚会。他们本身就在外围,敌人的冲击又造成亚琏族人四散奔逃,阻挡了他们前进的路线,所以直到现在才能冲到最里面。正好遇到怒气冲冲的阿呆。

    岩石看着已经掉头回冲的黑衣人,沉声道:“这些家伙一看就是早有预谋,看来,不拼命是不行了,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咱们尽量抵挡一会儿吧,等亚琏族在他们的酋长整顿下不再混乱,就不用怕这些混蛋了。”

    岩力豪气大发,吼道:“好,就让咱们三兄弟和这群混蛋拼上一拼。”说着,挥动手中战斧,做出一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样子。

    阿呆心中的善良早已经被先前的杀伐冲淡了,沉重的点了点头,道:“两位大哥,咱们冲上去吧,要不,会死更多人的。”

    岩石哈哈一笑,道:“好,很久没有痛快的打一场了,咱们上。”说完,三人向三支离弦箭一样冲了出去,阿呆居中,岩石、岩力分居左右,很快就迎上了冲过来的马队。

    岩石可以说是三人中最清醒的一个,他大喝一声,喊道:“斩马腿。”说完,高高举起手中长刀,黄色的斗气骤然迸发,一道半弧形的黄芒电射而出,直奔前面几匹战马的下方斩去。

    岩力和岩石相处的时间最长,两兄弟可以说是心意相通,两柄战斧几乎同时劈出两道黄色的斗气之光,最前面的十几匹战马顿时在悲鸣中倒地,后面冲上来的骑士被拌倒了一片。原本阵容整齐的洪流顿时微微一乱。

    阿呆脑子反应慢,当岩石大喊出声的时候,他已经高高跃起,他顾不上斩什么马腿了。怒喝一声,双手带动天罡剑,白色的生生斗气发出三尺寒芒,重重的轰击在后面冲上来的骑士队伍之中。三名骑士首当其冲,顿时被阿呆斩落马下,余劲竟然将他们胯下战马也一分为二,可见阿呆这愤怒中的一剑威力之大。

    岩石和岩力看到阿呆的攻击也是一惊,他们从来没见过阿呆如此愤怒的样子,两人没有时间犹豫,他们不能让阿呆身陷重围,各自挥舞着自己的兵器冲了上去。一剑一刀双斧,在黑衣人以为亚琏族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成功的阻挡了对方前进的脚步,并制造了混乱。

    阿呆已经杀红了眼,他脑中不断闪现着亚琏族人惨死的样子,手下毫不留情,每一剑挥出,必然会有几名骑士被砍下马来。在三人的冲杀下,一会儿工夫,就有几十名骑士死于非命。但黑衣人毕竟人数众多,阿呆三人身上也都带了一些轻伤。

    岩石发现,黑衣骑士已经分出两小队人马从后面包抄过来,他清楚的知道,虽然己方三人的功力不弱,但是,一旦被这些黑衣人包围住,恐怕再无生还的可能。一把扯住还想前冲的阿呆,大吼一声,“咱们快走。”说完,转身劈死一名黑衣骑士,带着阿呆和岩力向外冲去。

    黑衣骑士显然不想给他们这个机会,阵型调整的极快,转瞬间还是将他们包围住了。其中三名黑衣人从队伍后方飞身而出,分别扑向阿呆三人,在牺牲了几十名手下之后,对方的首脑终于出现了。

    铛铛铛几声冰刃碰撞声响起,阿呆三人的冲击被硬生生的挡了回来,虽然攻击他们的三名黑衣人也被击退了,那其余的骑士还是在他们身上留下了数道伤口。

    合围之势已成,任他们功力不弱,也不可能冲出重围。无数柄钢刀像地狱之手一样,不断的向阿呆三人召唤着,他们的功力在一点点减弱,周围的尸体也不断增加着。

    就在三人要快要支持不住时,一声清亮的凤凰鸣叫声响起,原本黑暗的天空突然亮了起来,一只直径三米的巨大火凤凰突然向黑衣骑士们冲了过来。

    阿呆心中一惊,他清楚的从黑衣人缝隙中捕捉到玄月那白色的身影。不错,正是玄月在最关键的时刻用凤凰之血释放出超越自己能力范围的火凤凰之舞,这可是个六级的高级魔法,即使有凤凰之血和天使之杖的增幅,还是完全抽空了玄月的魔法力和体力,在火凤凰发出的同时,她也已经瘫软在地,除了神志还清醒以外,再用不出一丝力气,脸色苍白的吓人。

    火凤凰来的正是时候,它的出现,也挽救了阿呆三人的性命。火焰过出,大片的黑衣人在痛苦的惨叫声中化为灰烬,炽热的火凤凰尽情舞蹈着穿过了黑衣骑士的包围圈,在吞噬了上百条生命之后,那绚丽的身影才逐渐消失不见。

    阿呆看到玄月倒地,心中大急,再顾不上杀敌,在岩石和岩力的掩护下,趁着黑衣骑士们惊呆的瞬间拼命的朝玄月的方向冲去。他发现了玄月,那些黑衣人也同样发现了,他们显然久精战场,并没有因为大量的同伴死亡而过多的惊慌,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杀了那个魔法师。”黑衣骑士们也催动着战马朝玄月的方向冲去。

    阿呆三人身法展开到极限,率先冲到玄月身旁。阿呆一把抄起玄月的娇躯,飞快向远处奔去。就功力而论,阿呆和岩石、岩力相差无几,但在刚才的战斗中,他几乎用出了全力,消耗最大,此时又抱和一个人,再加上手中的天罡重剑,没跑多远,已经落在了后面。

    黑衣骑士们疯狂的从他们身后追来,接近二百名同伴被杀,已经激发起他们噬血的凶性,早已经忘记了来此的目的,就想杀了眼前的四人泄愤。

    很快,功力减弱的阿呆被追上了,他拼尽全力挥舞着天罡剑斩杀两人之后,却已经再次身陷重围之中,岩石和岩力刚想回身相救,阿呆却怒吼道:“你们快走,不要管我们。”

    岩石知道,即使自己兄弟冲进去,也无非就是多扔两条性命而已,一咬牙,大喊道:“阿呆,你坚持住,我们马上就回来。”说完,拉住双目血红的岩力,向正在不断聚拢的亚琏族人群飞奔而去。

    无数把钢刀砍向阿呆,他拼命的抵挡着,生生真气那生生不绝的特性发挥到极至,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激发出超越平时的潜力。血光迸发之中,又有七、八人死在天罡剑下。

    突然,一道寒光向阿呆怀中的玄月砍来,阿呆正挥舞着天罡剑抵挡另一面的进攻,根本无法阻挡,眼看着寒光斩向玄月修长的颈项。玄月眼底流露出绝望的神色,在这一刻,她想到了很多。她并不后悔离开父母的身边,离开的这段时间,是她生命中最精彩的一段。她此刻心中只想着,能死在阿呆的怀里,也是算是自己的幸运吧……

    就在寒光快要砍到玄月身体之时,阿呆怒吼一声,身体猛然一转,用自己的后背承受了这份量不轻的一刀。他心中只有一个意念——想杀月月,就必须要先踏过我的尸体。

    这道寒光,是黑衣人中一名首领所发,看道阿呆以身来挡,心中大喜,不由得加了几分力,在他想来,只要砍中,这一刀怎么也能将面前这个杀了自己众多兄弟的少年劈成两半。但是,一切并不向他预料的那样顺利,刀确实砍在了阿呆的后背上,但是,就在血光迸现的同时,阿呆左手突然亮了起来,一道白色的光芒瞬间将他的全身包裹在内,光芒一顿之后,骤然迸发,将周围的十数名黑衣人,包括这名首领在内,全都震飞了出去。首领的刀,在阿呆背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鲜血已经浸湿了他原本就是红色的魔法袍。在剧烈的痛苦中,阿呆惨哼一声,向前跌出几步,但他却依然紧紧的搂着玄月的娇躯毫不放松。

    “阿呆——”玄月痛呼出声,在极度悲痛之中,她竟然恢复了一些,可以开口说话了。

    强烈的疼痛感充斥着阿呆的全身,他双目血红的看着周围的人群。眼中不断闪烁着摄人的寒光。他的体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刚才的白光,是他手上那枚被玄夜称为神之守护的戒指所发,这已经是戒指第二次救了他的性命。众黑衣人摄于阿呆身上散发出的杀意,竟然不敢上前,围在他身旁虎视眈眈的比画着,阿呆周围三米之内,留出了一片空地。

    阿呆心中想的,就是如何将怀中的玄月救出去,他知道,现在自己还不能死,如果自己死了,玄月也就完了。下意识的,他将天罡剑插入面前的土地中,右手摸上了胸口的冥王剑。

    邪恶的气息毫无预兆的透体而出,淡淡的灰色气体环绕着阿呆的身体,周围的空气似乎有些凝固了,温度骤然降低之下,另周围的黑衣骑士们不由得打起了冷战。阿呆在冥王剑的邪恶之气影响下,眼底已经没有了任何感情,完全沉浸在滔天的邪意之中。

    玄月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在冥王剑的邪恶之气下,她感觉自己的经脉似乎就要被冻僵了,恐惧感充斥着全身。就在这时,胸口处的凤凰之血突然散发出一股暖流,将入体的寒意趋赶而出。淡淡的红色光芒包裹住她的身体,也滋润着她体内的经脉。

    感觉到怀中月月的变化,阿呆下意识低头看去,只见玄月全身被一层淡淡的红芒包裹住,将自己散发出的灰色邪恶之气完全驱除在外。见到如此情景,阿呆心中大定,再没有什么顾忌,他不想杀人,可是,如果不杀人,他和玄月必将会把自己葬送在此处。想到这里,阿呆仰天长啸一声,体内残存不多的生生真气充分调动起来输入到冥王剑之中,在生机的刺激下,冥王剑的邪恶之气骤然转盛,阿呆身体周围仿佛产生了一个灰色的旋涡似的,使黑衣人的战马不自觉的向后退去,发出阵阵悲鸣。即使是带队的黑衣人首领也是冷战连连,心中充满了惊讶。面前的少年似乎已经不是前一刻还即将被自己手下分尸的武技高手了,而变成了一个充满邪恶之气的恶魔。那滔天的邪气仿佛像恶魔的大嘴一样,要将自己和手下们吞噬掉。在恐惧感的催使下,他大声吼叫道:“兄弟们,给我上,杀了他们,我重重有赏。”在首领的吆喝之下,自己和另外两名功力较高的同伴率先扑了出去,三柄寒光闪烁的长刀带着不同颜色的斗气光芒劈向阿呆。

    阿呆此时心中已经无怨无喜,陷入一片冰冷之中,他的心神,已经随着胸口处冥王剑所散发的寒意而产生了变化,眼底流露出冰冷而有些噬血的光芒,放在前胸的右手已经透入衣襟之内,紧紧的抓住冥王剑柄。眼看着三名黑衣人向自己扑来,阿呆左手搂紧玄月,冷声喝道:“冥王一闪天——地——动——”

    即使玄月就在阿呆的臂弯之中,她也只是觉的全身一冷,还没等看清楚,一道幽蓝色的光芒已经从阿呆胸口处滑出,那仿佛是来自地狱的九幽之光带动着阿呆的身体,从对面扑来的三名黑衣人身前诡异的一闪而过。

    蓝光消失,周围那些原本正准备冲过来的黑衣人都停下了脚步。“扑,扑,扑。”三声重物坠地的声音响起,之前和阿呆交手的三名黑衣人跌落尘埃,身体稍微抽搐一下,就已经变成了三具干尸,这已经不知道是冥王剑吸取的第多少个灵魂了。

    阿呆手扶胸口,不断的喘息着,冥王剑的攻击力虽然无比强大,但相对的也将他体内残存不多的生生真气几乎消耗殆尽,冰冷的邪意在阿呆使出冥闪的同时,也侵入了他的体内,此刻,正不断攻击着他的心扉,生生真气已经近乎枯竭了,根本没有能力将这些透体而入的邪恶之气驱除体外。

    玄月的身体在冥王剑出的瞬间剧烈的颤抖着,直到此刻才平静下来,凤凰之血又一次挽救了她的生命。她也发现了阿呆的不对,因为他的身体轻微的颤栗着,脸色铁青,眼底的寒光不断流转,似乎随时有爆发的危险。

    阿呆现在是苦不堪言,他勉强维持着自己脑中的一点清明,催动剩余的一点生生真气和冥王剑的邪意抗衡着,但他的心灵在邪恶之气的不断攻击下,已经开始渐渐的失守了。正在阿呆以为自己完了的时候,胸口处突然蓝光大放,体内的邪恶之气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似的,海纳百川般,顷刻间被吸取的一干二净。当邪恶之气完全消失的瞬间,阿呆感觉到胸口处的神龙之血动了一下,发出一声轻响。蓝光收敛,阿呆终于恢复了正常。他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搂着玄月摔倒在地,他是用自己受创的后背先落地的,即使在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知觉的情况下,他仍然不愿伤害到怀中的人儿。全身一软,他已经昏迷过去。

    周围的黑衣人全都呆立在那里,他们的功力本就不是很高,并没有修炼过高深的斗气工夫,在天下至邪冥王剑之下,灵魂已被吞噬,生命渐渐的流失而去。只有最外围距离阿呆远过百米的几十人还能保持几分清醒,怪叫一声,催动自己胯下的骏马落荒而逃,那滔天的邪恶之气虽然没有要了他们的性命,但却已经使他们疯狂了。

    神圣历九九四年八月底,死神阿呆第一次以冥王剑的邪恶之气屠杀了七百人之多。近千死去的亡灵被冥王剑和神龙之血所吸收。善良的阿呆,逐渐开始了他的死神之路,尽管他的本性是善良的,但却不可避免的带来了杀伐。

    这时候,亚琏族的族人们终于在三位酋长的带领下重整旗鼓,找来马匹,临时聚集的近千名轻壮年挥舞着临时找来的兵器,疯狂的向黑衣人群冲去。他们正好迎上那逃跑的几十名黑衣人。立刻杀了上去。黑衣人根本不知道躲避,几十人一会儿的工夫已经伤亡大半。

    岩石和岩力心急如焚,他们都清楚的知道,被上千人围攻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出手毫不留情,这些黑衣人到有大半都死在他们手下。

    “铛——”一声冰刃交击的声音传来,岩石架住了岩力砍向最后一名黑衣人的战斧。

    “大哥,你干什么不让我杀了这兔崽子。我要为阿呆兄弟他们报仇啊!”

    岩石一把将那黑衣人拽到身前,道:“你难道没发现,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反抗么?”他用力的摇动黑衣人的身体,怒吼道:“混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黑衣人眼神呆滞,脸上流露出恐惧的表情,喃喃的说道:“别,别杀我,别杀我死神大人,我错了,我错了。别杀我,死神大人。”心志被夺的黑衣人,脑中不断闪现着自己的同伴在冥王剑下变成干尸的一幕。

    岩石一楞,死神?哪里来的死神?他心中一急,一把将黑衣人扔在一旁,挥舞着手中长刀,大喊道:“亚琏族的兄弟们,跟我冲啊!”说着,一马当先,向那些站在原地不动的黑衣人冲了过去。当他们冲到近前时,黑衣骑士们没有一点反应,在砍杀了十数人之后,他们吃惊的发现,这些人已经根本不会动弹了。岩石心中一动,想起了当初在精灵森林中那些盗贼的下场,高声道:“大家停手,这些人都已经死了。”他说的不错,这些失去灵魂的人确实可以说是死了,不光是他们,就连驮着他们站立在原地不动的马匹也已经口鼻出血失去了生命。稍微一碰,就会瘫倒在地。

    终于,岩石和岩力在人群之中找到了虚脱的阿呆和玄月,他们心中充满了惊讶之情。在千人围攻之下,不但没有死,而且还将绝大部分敌人歼灭,这是什么样的功力才能达到的水平啊!两人赶忙将阿呆、玄月搀扶起来,玄月也已经昏迷了,被阿呆紧紧的搂在怀里,岩石试了几次,都没法将他们分开。阿呆背后的伤口仍然在流淌着丝丝鲜血,岩石用斗气封住他的血脉,将他交给一旁的岩力。岩力力量惊人,同时抱着两个人也并不觉的有什么吃力。

    亚琏族三位酋长也已经来到近前,他们正在研究那些失去灵魂的黑衣骑士。岩石在发现阿呆和玄月并没有死之后,心终于放松了,来到三位酋长身前,问道:“酋长,你们知不知道,这些偷袭的人是从何而来,他们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攻击你们。”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