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成人之美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岩石皱眉道:“那个叫阿古堤的恐怕要输了。”

    玄月一楞,道:“为什么?他们看上去实力差不多啊!”

    阿呆替岩石解释道:“阿古堤的脚步已经有些虚浮了,明显后力不足,那矮个子虽然疲惫,但下盘很稳健,想摔动他恐怕不容易。”

    玄月美目流转,看向阿呆道:“那你和他比呢?能摔的过他么?”

    阿呆一楞,道:“我,我不会摔交,不过他的力气应该没我大吧。”

    岩石看了阿呆一眼,微笑道:“以你能拉动那玄铁弓的力量,他根本用不出什么技巧就会被你扔出去。兄弟,你有没有兴趣赢个冠军回来,说不定那黑美人能看上你呢?”

    阿呆还没有回答,玄月已经双手叉腰,娇嗔道:“不行,不许去。”阿呆和岩石同时一楞,四目落在玄月身上,玄月俏脸一红,吐了吐舌头,强辩道:“人家那姑娘已经有心爱的人了,你们插什么手。”

    岩石莞尔一笑,摇了摇头,不再吭声。阿呆心中却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低着头走到玄月身后,“看比赛吧。”

    玄月恩了一声,目光虽然转向比赛,但心却放在了身后的阿呆身上,暗道: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难道我……

    果然如岩石所料,场中的形势这时已经发生了变化,阿古堤后劲不足,几次都被矮个子带动了脚步,虽然他勉强凭借技巧站稳,但懂一点摔交的人都知道,他已经处于劣势了。亚琏族人不断的呐喊着:“巴图鲁,巴图鲁……”

    阿古堤大吼一声,他知道自己不能输,也输不起,如果输了,不止会失去荣誉,而且会失去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他拼尽全力扭动对手的手臂脚下一拌,想将对手的身体扔出去。但是,他现在的状态已经远远不如先前。矮个子沉腰用力,阿古堤几次催力都没有将他摔动。就在他力量一弱之际,矮个子反而拌住他的小腿,腰部用力,将他甩到一旁。阿古堤脚下虚浮的晃了几下,矮个子利用这个机会一把抱住他的右腿,硬生生的将他举了起来,大喊几声,在兰颖的惊呼下,猛的将阿古堤摔了出去。

    “巴图鲁,巴图鲁……”今年的摔交冠军已经产生了,亚琏族的族人们疯狂的呐喊着勇士的称号。被摔出几米外的阿古堤再也爬不起来,他虽然拼命的努力着,但他的身体已经不是靠意志就能支撑的了。兰颖泪流满面的跑到阿古堤身边,不断的摇晃着他的身体,阿古堤苦涩的看着她,眼神中流露出绝望的神色。他眼中的绝望不但使兰颖悲痛欲绝,也打动了另外一个人——岩石。

    看着阿古堤和兰颖的样子,岩石不禁想起当初自己和云儿那段艰苦的恋情,因为身份的不同,他们受的苦太多了。

    “大哥,我回来了。”岩力一脸兴奋的跑了过来,周围簇拥着一大群亚琏族的青年,当然,也包括图巴里在内。岩力身上虽然已经被汗水浸透,但他的心里却非常开心,“痛快,真是痛快,我还是最喜欢这种风驰电掣的感觉。”

    岩石瞪了他一眼,道:“你给我安静点,老是这么毛躁,咱们现在在外面,一切都要小心,夹着尾巴做人总是没坏处的。”

    岩力呵呵一笑,道:“大哥,亚琏族的朋友们都非常热情,何况,拿这个冠军不还有两匹马的奖励么。”

    图巴里凑了过来,伸出大拇指道:“岩力兄弟真是要得,这回我也是大大的露了一回脸。今天的比赛已经都结束了,待会儿就该颁奖了。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外族人在我们这里得过冠军了。阿呆小兄弟也真不错,竟然拉开了最硬的玄铁弓。”

    由于比赛都已经结束,亚琏族三个部落的人又重新分成了三大部分,回到自己的队伍中。空场中央,上百人正在忙碌着,他们用碗口粗细的木材正在搭建一个简易的台子,一会儿的工夫,台子已经搭建完毕。三个部落的酋长走上木台。

    “今天的巴图鲁节举办的非常成功,我很高兴,在先前的比赛中,涌现出很多少年英雄。好,现在有请三项比赛的冠军蹬台。”

    岩力看向岩石,岩石拍了他肩膀一下,道:“快去吧,记住,要谦逊一点。”

    岩力兴奋的丢下一句,“知道了。”就兴冲冲的跑了过去。

    箭术比赛的冠军是一名中年人,他和岩力以及先前摔倒阿古堤的矮个子壮汉一起走上了木台。岩力和那矮个子壮汉的身高差不多,连体型都有些相象,只是岩力看上去还要健壮一些而已。

    台上的三位酋长分别夸奖了他们,每人敬他们一杯奶酒,箭术冠军的奖励五十金币当场兑现,岩力的奖品两匹骏马也带到他面前,只有那矮个子壮汉没有得到自己的奖品。

    “今天不但出现了各项比赛的冠军,同时,我们欣喜的得知,我族的玄铁弓终于被一位勇士拉开了,我们有请这位勇士上台。”北方部落酋长的话音刚落,三个部落的人群中顿时想起一片惊叹之声,在刚才阿呆拉开大弓的时候,因为大家更为关注其他两项比赛,所以周围并没有太多的人。玄铁弓在亚琏族中是非常有名的,是北方部落的宝贝,还从来没有人拉开过他。

    玄月扯了扯阿呆的衣服,道:“叫你上去呢。”

    阿呆一楞,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我上去干什么?”

    “你不是拉开了那张玄铁弓么?是不是有什么奖品要送给你啊!嘻嘻,上去看看拉。”

    阿呆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多人的场面,顿时窘迫道:“我,我还是不去了。射箭都射到别人的靶子上,多丢人啊!”

    玄月推了他一下,道:“你怎么老对自己那么没信心,你行的,快去,要不,我要生气了哦。”

    这时,北方部落的酋长已经再次喊道:“我们再请拉开玄铁弓的勇士上台。”

    图巴里也冲阿呆道:“小兄弟,上去露露脸吧,你要不去,就说明你藐视我们北方部落,会被当成敌人对待的。”

    阿呆吓了一跳,无奈的排众而出,一步步向中央的木台走去,周围的亚琏族人都欢呼起来。岩力并没有看到阿呆之前的表现,当阿呆走到木台上之时,不由得问道:“兄弟,那什么玄铁弓是你拉开的么?”

    阿呆轻轻的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已经被北方部落的酋长拉到了身前。那酋长四十多岁,一身皮制的铠甲,双手又粗又厚,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小兄弟,恭喜你,你是第一个能拉开玄铁弓的人。我听说,你在拉开玄铁弓的时候,身上白光大放,请问,那是斗气么?”学习武技在索域联邦虽然并不算什么,但作为游牧民族的亚琏族却很少出现高手。大多数人都不愿意与他们这种黑色人种交往,所以,斗气在这里并不鲜见。

    阿呆点了点头,道:“是的。”

    酋长拍拍他的肩膀,道:“好,真是英雄出少年。虽然你是外族人,但你能拉开玄铁弓,我们一样以勇士的礼节招待你。今天,你的奖励是可以和昆都巴图鲁一样,在我们三部落中挑选一位最美的姑娘做你的新娘。”昆都就是先前摔倒阿古堤的那名矮个子壮汉。

    阿呆吓了一跳,想起先前玄月的反映,脸涨的通红,连连摆手道:“不,不用了。”

    酋长哈哈一笑,道:“年轻人,不用不好意思,就这样吧。好,今天的比赛到此结束,接下来,就是我们巴图鲁节最大的盛宴,在今晚的篝火晚会上,我们的勇士昆都和这位拉开玄铁弓的勇士会挑选出他们的新娘。兄弟姐妹们,让我们尽情的吃喝吧,尽情的舞蹈吧。”随着酋长的欢呼声,三部落的亚琏族人全都沸腾了,他们尽情的高喊着。

    阿呆在岩力的拉扯下茫然的回到了岩石和玄月身旁,玄月面沉似水的站在一旁,一句话也不说。阿呆凑到玄月身旁,低声道:“月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是不会挑选什么新娘的,你别不高兴。”

    玄月哼了一声,道:“你选不选新娘和我有什么关系,我那里管的了你啊!”说完,转身走向一个烤肉架子,吃东西去了。

    岩石走到阿呆身边,看着茫然若失的他摇了摇头,低声在阿呆耳边说了几句什么。阿呆有些惊讶的和岩石交谈着,不断点着头。

    夜幕渐渐降临了,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点燃了巨大的篝火,亚琏族人在篝火旁载歌载舞,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输了摔交比赛的阿古堤和他心爱的兰颖,两人依偎在一旁,阿古堤低着头,脸色苍白,心中不断的懊悔,为什么自己没能坚持到最后。

    在北方部落酋长的大喝声中,三个部落的亚琏族人全都安静下来。

    “好了,我们的篝火晚会现在开始,首先,请出我们今天两位要挑选新娘的勇士。”

    阿呆和昆都早已经被亚琏族人换上了他们族中的衣服,在一群青年人的簇拥下来到了北方部落酋长的面前。

    “好,两位勇士,今天可以说是你们大喜的日子。亚琏族的姑娘们,凡是年满十八岁,还没有嫁人的都给我站起来,看看你们能否幸运的被我们这两位勇士选中。”随着北方部落酋长的声音,数百名少女从三个部落中站了出来,绝大多数少女都流露出期望的神色,能嫁给一位勇士,那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啊!当然,这其中自然不会包括兰颖在内,她是在阿古堤绝望的注视下缓慢的站起来的,虽然她不愿意,但这是亚琏族千百年以来订下的规矩,她不能不遵守。

    玄月和岩石、岩力站在一起,她的身体因为内心的紧张而有些微微颤抖,她的目光中流露出焦急的神情,暗暗的说道:“阿呆,你一定不能挑选别人做你的新娘啊!一定不能啊!”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只是觉的,阿呆就向自己的一样,不能被任何人抢走。

    昆都的目光落在兰颖的身上,脸上流露出兴奋的神色,而阿呆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北方酋长自然看到昆都在看自己的女儿,微笑道:“两位勇士,你们谁先挑选?”

    阿呆突然抬起头,道:“酋长,我是外族人,能不能把这个优先权给我。”他这句话一说,玄月耳边仿佛想起一声巨雷似的,身体一晃,险些软倒在地。一旁的岩力道:“阿呆这小子可以啊!还挺主动,找个黑美人做老婆也是不错的事儿,哈哈。”

    岩石瞪了岩力一眼,扶住脸色苍白的玄月,道:“你什么都不明白就少说几句,看下去吧。”

    如果是平常,玄月自然会听出岩石话中有另外的含义,但此刻她芳心已乱,再也顾不上其它了,小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襟,嘴唇微微颤抖着,手心中充满了紧张的冷汗。

    北方部落酋长一楞,冲昆都道:“你有没有意见。”

    昆都看了阿呆一眼,心想,这傻小子会挑什么,让他先挑也无所谓。况且,兰颖现在躲的比较靠后,他怎么也不会挑到吧。想到这里,他顾做大方的点了点头,道:“既然这位兄弟是外族来的贵客,就由你先挑选吧。”

    北方部落酋长赞道:“好,果然有我亚琏族的大度。外族的勇士,请——”

    阿呆点了点头,道:“谢谢。”说完,独自走了出去。他走到篝火前十米处,朗声道:“非常感谢亚琏族的朋友能给我这个机会,我相信缘分。可以告诉大家,我其实是一名魔法师,我有一个小魔法,想趁这个机会表演给大家看,最后魔法落在谁面前,就证明我选中了她。”说完,阿呆在亚琏族人惊讶的注视下,低声吟唱道:“充斥于天地间的火元素啊!请赐予我你们温暖的力量,凝聚成球,现于我手。”随着咒语的吟唱一个直径五厘米左右的红色火球出现在阿呆手上,他并没有用全力,但火红色的火球已经让所有亚琏族人惊讶出声,在他们这里,大多数人根本就不知道有魔法这种东西的存在。

    火球在阿呆的控制下飘升入空,先围绕着篝火上方转了一圈,快速的向那些亚琏族少女飞去。

    一颗白色的光弹不知道从何处飞了起来,向火球撞去。阿呆吓了一跳,他清楚的知道,在这里除了他以外,能用出魔法的就只有玄月了,心中一惊,控制着火球躲过了光弹的撞击,向人群中飞去。

    原来,玄月见阿呆真的要选新娘,气急之下,来不及使用大型魔法,只得释放出一个光弹,试图阻止他。玄月的魔法实力虽然在天使之杖的增副下明显强于阿呆,但是,她本身的魔法控制力却要差了许多,开始时还能追上阿呆发出的火球,可七绕八绕之下,阿呆的火球却引着她发出的光弹撞在了一颗树上。当她再想释放出另一颗时,火球已经冲进了人群中,在少女们的尖叫声中,准确的落在兰颖的脚前,火球一闪既灭。

    兰颖吃了一惊,本来她以为,必然是经常纠缠自己的昆都会选中自己,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奇异的外族少年会用这种方法点中自己,心中难免产生一丝异样。

    由于视线被其他人遮挡住,北方部落酋长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女儿是被选中的对象,高声喊道:“被选中的姑娘走出来。”

    兰颖看了看身旁绝望的阿古堤,一咬牙,走出了队伍。在众多亚琏族人的惊呼声中走到了阿呆面前。

    同样绝望的还有玄月,她咬着下唇,全身颤抖的看着阿呆,她没想到阿呆竟然执意选新娘,她现在心中已经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嘤咛一声,转身就跑。晶莹的泪珠不断飘洒在空中,它们都带着玄月心中的悲伤。岩力刚想去追,却被岩石拉住了,岩石道:“你追过去也没用,解铃还需系铃人,等阿呆处理完这里的事会去追她的。”

    阿呆并没有发现玄月已经消失了,兰颖离的近了,他才发现面前这黑美人身上散发的惊人魅力。玲珑有致的娇躯配上那动人的明亮眼眸,别有一番异族情调。北方部落一发现被选中的是自己的女儿,不由得喜忧参半。喜的是这外族的勇士居然看上了自己的女儿,而忧的,则是为了阿古堤,他知道阿古堤喜欢兰颖,他也很喜欢那个上进的小伙子,但他的身份实在配不上自己的女儿。这次,是自己给他的最后机会,可那小子不争气,最后还是输给了昆都。

    兰颖走到阿呆面前,看着这有些呆滞的高大少年,冷冷的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

    北方部落酋长暗叹一声,罢了,朗声道:“好,既然这位外族的勇士选中了我的女儿,我也没什么意见,哈哈,我宣布……”刚说到这里,一声断喝打断了他的话,“且慢,酋长大人。”说话的,正是昆都,当他发现阿呆选中的是他心爱的兰颖时,大惊失色,赶忙趁着事情未定拦了下来。他昂首走到酋长身旁,道:“酋长大人,我想选择的,也是您的女儿。”

    北方部落酋长当然知道昆都早就中意兰颖,苦笑道:“可是,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总不能分成两半嫁给你们两个吧。”

    阿呆淡淡的说道:“那没关系,就让我们比上一场,谁赢了,兰颖小姐就归谁。”

    酋长一楞,道:“比什么?”

    阿呆看了看昆都,道:“就比摔交吧。”他话音一落,亚琏族人顿时大哗,谁也没想到阿呆会提出这样的请求,毕竟昆都刚刚取得了摔交冠军的桂冠。

    昆都眼中凶光连闪,虽然今天的比赛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但一下午的休息让他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闻言点头道:“那好,就让我领教一下你这外族人有什么厉害的功夫。”说完,他一把扯掉自己的外衣,露出精赤的上身站在阿呆面前,双目中寒光闪烁,怒意充斥着他的全身。酋长拉着自己的女儿走到一旁,周围的亚琏族人都吆喝起来,给场中的两人助威。

    阿呆道:“你今天比试了一天,相比消耗了很多体力,我也不占你便宜,这样吧,我不用手,只要你能把我摔倒,就算你赢。”

    昆都失声道:“什么?你不用手?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为了心爱的女人,他并没有过多的争辩,大吼一声,向阿呆扑去。

    阿呆并没有闪躲,任由昆都抓住自己的肩膀,昆都心中一喜,右脚猛的拌向阿呆的双腿,双臂用力,想将他摔出去。虽然他的力气很大,但阿呆的底盘工夫比他还要稳。当初,即使是海浪不断的冲击,也很难将阿呆打倒,更何况他这种力量了。

    阿呆双腿微曲,手背在身后,稳稳的站在那里,任由昆都怎么用力,都无法撼动他的身体,当昆都再次用力之时,他肩头微微一甩,白色的光芒一闪而逝,昆都的身体已经被摔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三米之外。

    周围变得鸦雀无声,无论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外来的少年竟然可以不用手就将亚琏族的勇士昆都摔倒。

    昆都勉强挣扎着爬起来,再一次冲到阿呆身旁,可是这回,他的双手刚一沾上阿呆的衣襟,人就已经被震了出去。重复多次之后,昆都再也没有爬起来的力气了。阿呆嚣张的喊道:“亚琏族就没有一个勇士能赢的了我么?来吧,只要你们能将我摔倒,美丽的兰颖就是你们的。”他的话顿时激起了众怒,七、八个小伙子跑了出来,纷纷向阿呆挑战,阿呆来者不拒,依然是双手背后,一个个的迎接这些挑战者的进攻,几乎没有一个人能抓住他的衣服,就已经被摔了个七昏八素。

    当第十九个挑战者再次落败之后,再没有人敢冲上来了。阿呆突然伸出手,指着呆做在一旁的阿古堤道:“你不是今天摔交比赛的第二名吗?有没有胆子来试试,只要你能赢的了我,兰颖就是你的。”

    阿古堤眼中的呆滞在阿呆的挑战下逐渐消失了,怒气勃发的站了起来,大喝道:“外族人,你不要以为我们亚琏族没人,我们族人的尊严是不能允许你如此践踏的,好,我阿古堤就向你挑战。”说着,一个箭步蹿了出来,快步走到阿呆面前。周围的气氛顿时被阿古堤的勇敢挑战激发起来,所有人都在为他加油,一时间,气氛达到了顶点。

    阿呆眼底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依然是双手背后,道:“好,那你就来吧,只要能将我摔倒,就算你赢了。”

    阿古堤深吸口气,双脚稳稳的站住,双手同时抓向阿呆的肩头,右脚向左虚晃一下,猛的拌向阿呆的右脚,阿呆眼中闪烁出慌张的神色,右腿微微一软,身体晃了一下,阿古堤心中大喜,全力搬向阿呆的肩头,想将他摔出去。阿呆踉跄了一下,并没有如他所愿,但即使如此,也引起周围一片欢呼之声,这是阿呆第一次离开站立的原位。

    阿古堤得势不饶人,迅猛的扑了上去,和阿呆纠缠在一起,他的脚步灵活,不断的拌向阿呆想不到的地方,一时间摔的异常热闹。终于,在阿古堤的不懈努力下,他找到一个机会将阿呆摔了出去,当阿呆后背着地的一刻,所有亚琏族人都沸腾了,他们共同喊着阿古堤的名字,似乎阿古堤已经成为了整个亚琏族的英雄。

    阿呆站了起来,叹道:“我输了,兰颖是你的了,我向你道歉,亚琏族确实是一个强大的种族。因为我先前的傲慢,我放弃从亚琏族挑选新娘的机会。”说完,不等众人反应过来,立刻从场中退了出去。当他经过兰颖身边的时候,清晰的听到兰颖刻意压低的声音,“谢谢你的成全。”

    阿呆走回岩石身边,三人快速的从人群中挤了出去,现在已经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们,亚琏族人都在为他们的英雄——阿古堤欢呼着。

    挤出人群,阿呆才松了口气,道:“岩石大哥,刚才那些台词我没有背错吧。”

    岩石失笑道:“你都背了一下午,如果再错,那你可就厉害了。”

    岩力莫名其妙的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阿呆兄弟,那最后出来的小子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你怎么会输给他呢?”

    阿呆和岩石相视一笑,原来,在下午昆都获胜之后,岩石就感到心中异常压抑,他非常明白一对有情人因为身份不同而无法结合的痛苦。所以,当阿呆得到挑选新娘的权力之后,两人定下了这个计策,由阿呆故意嚣张的挑衅亚琏族,最后在输给阿古堤,好成全他和兰颖。在这个亚琏族中,也只有聪明的兰颖看出了其中的奥妙而已。

    “咦,岩石大哥,月月哪里去了?”

    岩石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急道:“啊!不好,阿呆,你快去找找玄月吧,在你选择了兰颖之后,她就哭着跑了。看来,这小丫头对你可是真的动情了。月月是个好姑娘,你可不能辜负了人家。”

    阿呆不是很明白岩石的话,但听到玄月跑了,顿时吓了一跳,失声道:“什么?月月哭着跑了?她……,我……,哎——”

    问清玄月离开的方向,阿呆心急如焚,拼命的追去。他一知道玄月哭了,心中如刀割般疼痛,一边跑还一边喃喃的念叨着:“月月,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他不断的狂奔着,一直跑到绿洲旁才停了下来,有些喘息的看着四周,却并没有玄月的身影。

    正在阿呆焦急万分之际,低低的哭泣声从不远处传来,听上去正是玄月的声音。阿呆心中一喜,赶快寻声探了过去,绕过一座帐篷,终于发现了玄月娇小的身躯,她一个人坐在帐篷后面,面对着绿洲,双手抱膝,正在嘤嘤的哭泣着,那瘦小而孤单的身影使阿呆心中大痛,悄悄的走到玄月身后蹲了下来,双手抓住她的香肩,柔声道:“月月,你怎么了?”找到了玄月,他的心也算放了下来,大大的松了口气。

    玄月猛然抬头,吸了吸通红的鼻子,哽咽道;“你讨厌,你滚啊!你来干什么?找你的新娘去吧。”

    “月月,别哭了,都是我不好,你听我解释啊!”

    “我不听,我不听,我讨厌你,你走开,你讨厌死了。”玄月一边哭闹着,一边不断用小手捶打着阿呆的胸膛。一想到阿呆就要成为别人的丈夫,她的心中就异常难过。

    阿呆抓住玄月的双手,楞道:“月月,你到底是怎么了?是谁惹你生气啊?告诉我,我帮你报仇。”

    玄月挣扎着把小手抽了出来,抹了抹脸上的眼泪,怒道:“你还问,除了你谁会惹我生气,你赔,你赔。”说着,从地上抓起天使之杖就向阿呆打去。阿呆抬手去挡,天使之杖那锋利的翅膀顿时划破了他的衣服,在他手臂上留下一道口子,鲜血流了出来,染红了阿呆的衣袖。

    看到阿呆流血了,玄月顿时停了下来,呆呆的看着阿呆,突然将天使之杖扔在地上,趴在自己的膝盖上放声大哭起来。

    阿呆封住自己手臂上的血脉,忍痛道:“月月,你别哭,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为什么会哭呢?”他怎么也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会让玄月如此生气,只能低声下气的问着。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