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巴图鲁节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岩石站了起来,那亚琏族人虽然结实,但身材比岩石矮小的多了,看着他的样子,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岩石道:“这位兄弟,我们只是路过这里而已。请问,你们这里的人都哪儿去了,难道都去放牧了么?”

    那亚琏族人已经从惊讶中恢复了正常,咧嘴一笑,道:“今天放什么牧,你们不知道么?今天可是我们亚琏族的巴图鲁节。节日庆典就要开始了,大家都跑去庆祝了,这里当然不会有人。我们和附近的几个部落一起,集中到那边去了。我是回来拿点东西的,否则,你们一个人也看不到。庆典就要开始了,外族人,要不要一起去看看,那可是很热闹的。”

    几人都围了过来,阿呆问道:“这位大哥,巴图鲁节是什么意思?”

    那人道:“你连这都不知道啊,巴图鲁在我们亚琏族古语中,是勇士的意思,所以,这个节日也叫勇士之节。各个部落都会评选出自己族中的勇士来参与今天的庆典。你们去不去,我可要赶快过去了。巴图鲁节一年一次,是我们亚琏族最重要的节日之一。”

    玄月雀跃道:“要去,要去,我们也要去看看。你就带我们去吧。”

    那亚琏族人一看到玄月的俏脸顿时眼中一亮,赞叹道:“小姑娘你真漂亮啊!我叫图巴里,欢迎你们参加我们的节日。”

    岩石和岩力对望一眼,他们也早就听说过亚琏族的巴图鲁节非常有意思,是亚琏族最大的庆典,这回既然赶上了,看看也并无不可,何况他们还想找亚琏族人购买马匹呢。“这位大哥,那就麻烦您带路了。我们这些外族人去参加你们的庆典,不会给你们添麻烦吧?”

    图巴里哈哈一笑,道:“怎么会呢?我们亚琏族最喜欢交朋友。你们既然来到这里,就是我们的朋友。”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低沉的号角声,他脸色一动,道:“咱们要赶快过去了。庆典快开始了。”说完,招呼上四人,快速向东边跑去。

    几人对视一眼,赶忙跟了上去。最兴奋的就要属玄月了,对于新奇的事物,她总是那么充满了好奇。

    四人跟着图巴里穿过牛羊群,顿时看到了异常壮观的景象,绿洲所在的地方地势较高,所以刚才他们才没有发现这边的样子,一穿过牛羊群,顿时看到漫山遍野的亚琏族人,这些人分成三大部分,装束都非常简单,很多亚琏族的年轻人都赤着上身,不断的叫喊着。大部分人都骑在高头大马上,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在亚琏族人中央,是一大片空场,空场周围,生着火堆,每个火堆上都烤着整牛或整羊,阵阵肉香不断传来,让阿呆等人不禁食旨大动。

    图巴里道:“走,咱们过去吧。就要开始了。我属于北方部落,就在北边,另外两个分别是南方部落和东方部落,我们这三个部落虽然在亚琏族中不算很强大,但由于部落间关系紧密,又占据了这块绿洲,所以生活还是很不错的。”说着,带着众人来到北侧的亚琏族人中。亚琏族人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出现而产生过多的惊讶,看到他们的人,都流露出质朴的笑容,作出一副欢迎的样子。

    号角声呜呜响起,上万的亚琏族人顿时静了下来。从北、东、南三个亚琏族部落中,分别冲出十几匹快马,向中央风驰电掣般奔去。当三队人马就要相撞之时,马上的骑士们同时做出了收缰的动作,几十匹快马几乎同时人立而起,在马嘶之中停了下来。精湛的骑术另人叹为观止。阿呆心想,怪不得人家都说亚琏族的轻骑兵非常厉害了。

    岩力撮了撮手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在普岩族中,他的骑术可是非常有名的,一看到这些擅长马术的亚琏族人,顿时心痒难搔起来。

    三队人马集中在空地中央,周围的亚琏族人同时吆喝起来,气氛异常热烈。三队人马的首领都是四十多岁的壮年人,他们高举手中的马刀,和手下的骑士们一同大喝着什么。

    半晌,喊声收歇,北侧的首领大声喊道:“兄弟姐妹们,今天,是咱们亚琏族一年一度的巴图鲁节,也是我们勇士诞生的节日。一年的辛苦过去了,我们亚琏族,又产生了很多新的勇士,……”

    图巴里向四人解释道:“这位是我们部落的酋长,在这三个部落中,属我们部落最强大,巴图鲁节共分两个部分,前一个是各种形式的比赛,最后会评选出各族的勇士。后一个,就是彻底的狂欢了。只有今天,我们亚琏族是不用工作、不用放牧的,大家可以尽情的欢畅。前面的比赛主要有三项,分别是骑术、摔交和射箭。你们有没有兴趣参加。”

    岩石一楞,道:“我们也可以参加么?”

    图巴里笑道:“当然可以了。我们亚琏族最尊敬那些有本事的人,而且,比赛都是有奖励的,骑术比赛的奖励就是两匹骏马。摔交比赛的奖励最好,获胜者可以在三个部落中随便挑选年满十八周岁自己喜欢的未婚女孩儿娶回家做妻子,所以比赛也是最激烈的,很多年轻人都想在这时候表现给大家看,不但赢得名誉也同时赢得自己心爱人儿的芳心。射箭比赛的奖励好象是钱吧,听说有五十个金币那么多呢。”

    一听到奖励骏马,众人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岩力迫不及待的道:“我,我要参加骑术比赛,老兄,你快带我去报名。”

    图巴里哈哈一笑,道:“兄弟,我可没看到你的马啊!”

    岩力一楞,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的马没有骑来,真是可惜了。哎——”一脸懊恼的低下了头。

    图巴里爽朗的一笑,道:“没关系,这样吧,我把我家的马借给你,如果你能赢得比赛,也是给我争光了。”

    岩力闻言大喜,道:“好,那就多谢你了,大哥。”

    图巴里拉着岩力去挑马报名了。岩石摇了摇头,道:“这小子啊!一听到有赛马就得意忘形了。”在普岩族的时候,几乎一有赛马,岩力就必然会参加。

    玄月嘻嘻笑道:“要是岩力大哥赢了,咱们不用花钱也有马骑了,不是正好么?”

    此时,场中三个部落的首领正在举行着什么仪式,阿呆等人也看不懂,阿呆的精神基本上都集中到那些喷香的烤肉上了,吃对于他来说,总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岩石这几天虽然心情开朗了不少,但平常话还是很少,经过此次妻子死亡的劫难,他显得稳重了许多,此时正将目光放在场地中央的三位酋长身上。三人中最兴奋的是玄月,她不停的左顾右盼,感受着亚琏族节日的气氛,说不出的高兴。

    一会儿的工夫,图巴里回来了,“岩力兄弟的骑术真不错啊!一看他就是懂马的人,挑了我家最好的一匹马。希望他能赢得这次的比赛吧。”

    阿呆问道:“图巴里大哥,骑术比赛怎么进行啊?”

    图巴里道:“其实很简单,从这里一直向东,在十里外,有一面红旗,谁只要先得到它,并且把它带回来,那就赢了。规则虽然简单,但真正比赛起来就难的很了,就算你能顺利的得到红旗,也未必能通过其他比赛选手的围追堵截,所以,第一个得到红旗的人,未必会是优胜者。五年前我参加过一次,结果连红旗的影子都没看见,哈哈。”

    图巴里的谦逊让三人对他好感大增,阿呆是见识过岩力骑术的,信心满满的道:“岩力大哥一定能行,他是我见过骑术最好的人。”

    图巴里哈哈笑道:“但愿如此吧。骑术比赛还要等一会儿才开始,我带你们也去玩儿玩儿吧,那边有射箭比赛和摔交比赛,咱们过去看看。”

    果然,空场中已经围出几片空地,最大的一片有十个箭垛,距离都在五百米开外,其余的地方,被几十个摔交场地包揽了。亚琏族的射箭比赛是看准确度的,而摔交比赛则复杂一些,谁都可以参赛,只要连续摔倒三个人,就可以参加下一轮比赛,直到最后决出唯一的获胜者为止。三人在图巴里的带领下,步入空地之中,由于观战的人数众多,阿呆怕玄月有失,拉起她的小手,将她护在自己臂弯之中。

    摔交比赛这边的人果然最多,里三层外三层,很难挤进去。亚琏族人身上带有牛羊腥气的体味让三人很难适应,岩石冲图巴里道:“咱们还是去射箭那边吧,这里人实在太多了。”

    图巴里不好意思的一笑,道:“是啊!谁不希望自己能成为勇士,赢得美人归啊!这些年轻人都是这样的。”一边说着,众人挤出了人群,来到不远处的射箭比赛场地。这边的人就要少的多了,五百米外的箭垛只有一个黑点,先不说很难瞄准,就算拉弓射箭也是非常困难的,能达到五百米直线射程的弓即使是斗气高深的人也很难拉开。所以,一般参加比赛的人都选用相对拉力小一些的,用抛物线来射中目标。这边参赛的人虽然少,但每个都是射箭高手,一支支羽箭如飞蝗一样扑向远处的箭垛。

    图巴里解释道:“今年参加射箭比赛的好象不到五十人,第一轮每人十箭,剩下射的最准的十个人来参加第二轮,角逐出最后的胜利者。比赛刚开始,你们要不要去玩儿一下。”说着,他的目光落在岩石身上。岩石的身材高大,一看就力量惊人,图巴里也想看看,这些外来人到底有什么本事。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岩石竟然摇了摇头,似乎对这比赛并不感兴趣似的。

    反到是玄月的兴致被挑了起来,她不断摇晃着阿呆的手,道:“你去试试好不好,奖励可有五十个金币呢。”

    阿呆挠了挠头,支吾着道:“可,可是月月,我并不会射箭啊!根本不可能得到什么奖励。”确实,他连弓都没有摸过,更别说射箭了。

    玄月不死心道:“谁也不是天生什么都会的,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去试一下吧。就当玩儿玩儿好了。要不是人家拉不开弓,也想去试试呢。”

    图巴里笑道:“就是,小兄弟,你去试试,其实射箭很简单,你只要对准目标,手别发抖,将箭射过去就行了。”

    阿呆本来是不想参加的,但他脑中突然想起之前玄月因为没钱而委屈的样子,一咬牙,道:“好吧,我参加。图巴里大哥,麻烦您带我去报名吧。”他的决定顿时让玄月兴奋起来,拍手叫好道:“阿呆最棒了,你一定能行的。”

    岩石微微一笑,拍了拍阿呆的肩膀,道:“兄弟,待会儿你挑一把最沉的弓,弓越沉,拉里越大,射出的箭就越稳,越能保持直线。”

    阿呆答应一声,匆匆的跟着图巴里去了。弓箭比赛报名非常简单,只要登记一个名字,领取个号码就行了。亚琏族人并没有因为阿呆是外族人而难为他,反而非常鼓励他参赛,之前的参赛选手共有四十七名,所以阿呆是第四十八号。初赛已经进行四轮,阿呆报完名,正好赶上最后一轮。

    图巴里拉着阿呆去挑选弓箭,为了防止作弊,参加射箭比赛的选手都不允许自带弓箭。这主要是防备有人用高价购买魔法弓来增强准确度。

    看着几十张硬弓,阿呆不由得楞住了,不知道该挑选哪一个才好。图巴里不是参赛选手,不能过来帮他,已经退回到玄月和岩石身边,在不远处正看着他,冲他大喊着加油。

    阿呆随手拿起一张弓,在他手中,弓似乎没有重量似的,他想起刚才岩石告诉他要他挑选一张最沉的弓,心中顿时有了主意,把每张弓都拿起来掂掂分量,他发现,越往后,弓就越沉。这时候,裁判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喊道:“四十八号,你快点。比赛要开始了。”

    阿呆赶忙答应一声,跑到最后一排,随手拿起一张黝黑的硬弓向自己的靶位跑去。这张弓一入手,阿呆就感觉很满意,虽然弓并不是很大,和其他硬弓比起来还要小一些,但它的重量似乎比他那天罡剑还要沉一些似的,弓身和弓弦都是黝黑的,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裁判吃惊的看着跑到靶位的阿呆,楞楞的说道:“小伙子,你不是要用这张玄铁弓吧。它可有二百斤的重量,想拉开它可是很不容易的。”

    阿呆看了看手中的硬弓,道:“我,我试一下吧,也许能行呢。”他对自己的箭法一点信心都没有,只能听取岩石的意见。

    裁判点了点头,道:“那好,我也想开开眼界,我还从来没看到谁能把这张弓拉开呢。”即使是亚琏族最强壮的勇士也只能将这张弓拉出个弧度而已,弓本身的重量就相当可怕,手上没有五百斤以上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将它平举起来,至于拉开它,就没有人说的出需要多大力量了。

    “比赛开始,大家请在二十分钟内,将自己手上的十支箭射出去。”

    阿呆虽然笨,但他看过月姬射箭,还知道怎么认扣填弦,从箭壶中拽出一支长箭,搭在弓弦上,双腿一前一后站稳,缓缓举起了手中的玄铁弓。玄月的加油声不断传来,阿呆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似乎沸腾了。二百斤的重量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轻松的将手中的玄铁弓举到与肩平行的位置,手臂没有一丝的颤抖。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搭在弓弦上,缓缓后拉。一拉上弓弦,他才明白为什么裁判刚才会告诉他这把弓难拉了。弓弦的韧性和硬度都非常强,在不运用生生真气的情况下,以他的力量竟然也只能拉成半弧,但即使是这样,裁判和周围的其他选手还是吃惊的看着他,都已经忘记了自己正在比赛。

    阿呆即使在不使用生生真气的情况下,双臂也不止有千斤之力,这一下没拉开弓弦,他顿时一楞,心中生起一股好胜之气。大喝一声,“开——”全身生生真气骤然迸发,随着白色光芒的闪耀,玄铁弓一点一点被他拉开了。阿呆发现,这弓越拉到后来就越费劲,他体内的生生真气已经完全调动起来,全身的肌肉都澎湃着强大的力量。但是,当玄铁弓被拉到四分之三左右的时候,阿呆的生生真气已经无法再将弓弦扩大了。他左脚猛然垛向地面,身体微微前探,全身潜力瞬间爆发,一股热气从丹田升起,白色光芒大盛之下硬生生的将玄铁弓拉成了满月。

    “好——”鼓掌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所有周围的亚琏族人都欢呼起来,他们都兴奋的看着这来自异族的少年,这个并不是很健壮的异族人竟然拉开了他们心目中的神弓,怎么能让他们不惊喜呢。阿呆的手已经微微有些颤抖了,毕竟已经拼尽了全力,他右手一松,箭如流星赶月一般飞了出去,只在空中留下了一点淡淡的残影。众人的目光不由得都向阿呆的箭靶看去。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还是阿呆第一次射箭,箭是成功的射出去了,而且保持着直线前进。但目标却要偏离了不少。

    “轰——”的一声巨响,大家目瞪口呆的看着七号靶子被炸成了粉碎。射出这一箭阿呆几乎力尽了,箭射出去以后,他感觉自己的力量被抽空了似的,蹲在地上,不断的喘息着,透支自己的力量使他一时无法恢复过来。根本不可能再射出第二箭了。弓虽然是好弓,但箭却太一般了,否则也不会没能穿过箭垛而将其炸掉了。

    玄月兴奋的跑了过来,这时也没人有心思再去阻拦她。她拉住阿呆的手道:“呆呆,你好棒啊!你还说自己不会射箭呢,你看,连靶子都炸没了。”岩石也跟了过来,他从阿呆手中接过玄铁弓,伸手轻轻一拉,不由得悚然动容,赞叹道:“好一张强弓啊!”

    裁判有些艰涩的说道:“四十八号选手,第一箭零环。你还要继续么?”

    玄月吃惊的说道:“什么?你没搞错吧。就算把靶子炸没了,也不可能是零环吧。”

    裁判苦笑道:“如果他把自己的靶子炸没了,我肯定判他为十环,可惜,他射中的是人家的七号靶位。”

    玄月这才注意到阿呆处于八号的位置上,顿时哑口无言。这时,阿呆在生生真气的作用下,已经基本恢复了过来,站起身道:“对不起,月月,这弓的拉里太大,我恐怕拉不开第二弓了。”由于他一开始上来时没有用上全力,右臂现在已经有些受伤了。而且就算他体力充沛,也不可能连续拉动两次这张硬弓。

    玄月看着低着头好象犯了错误似的阿呆,心中不由得一阵心疼,拉着阿呆的手道:“没关系,不行就算了,我们又不是非要赢得比赛才行。”

    阿呆看着玄月关切的目光,毅然冲裁判道:“我弃权。”

    他的话顿时让围观的众人大跌眼镜,全场顿时大哗,裁判道:“小兄弟,你可以换一张轻点的弓再试试啊!”

    阿呆苦笑道:“不用了,我的箭法实在是太差,到时候又射到别人那里就不好了。”说完,牵着玄月的小手跑出了场地。

    跑到一旁没什么人的空地,阿呆才停了下来,一屁股坐到地上,道:“那把弓真的好硬,亚琏族真是厉害啊!”

    “行了兄弟,你的力量连我也不得不佩服啊!那张弓可不是谁都能拉的开的,刚才我试了一下,想把弓完全拉开,最起码要三千斤以上的力气。那可是我做不到的,看来,你的功力又长进了。如果我猜的不错,那张弓平常根本不会有人用。”

    图巴里也跑了过来,一脸兴奋的冲阿呆竖起大拇指,道:“小兄弟,你真行,玄铁弓在我们亚琏族可是一件宝贝,没想到你居然能拉的开。”

    阿呆脸一红,“可是我的箭法太差了,真是不好意思。”

    图巴里哈哈一笑,道:“无所谓,重在参与嘛。马术比赛要开始了,你们快看。”果然,在空地的一旁,上百匹骏马站成一片,做出一副蓄事待发的样子。随着一声清亮的呼哨声,亚琏族的骑士们几乎同时催动起跨下骏马冲了出去。岩力的身影清晰的出现在众人视线中,他骑的,是一匹枣红色骏马。

    岩力一脸兴奋的催使着跨下骏马不断的奔驰着,飞快的向东方冲去,当马群消失在众人视线内时,岩力已经冲到了前十名之内。

    图巴里赞叹的说道:“岩力兄弟真是好样的,我家的小红并不是族里最好的马,他能冲到前面已经很不容易了。”

    阿呆的精神恢复了几分,道:“岩力大哥一定能得到第一回来的。”

    由于马术比赛的开始,摔交比赛那边顿时分出不少观众跑去观看,空场中的人少了起来,玄月拉着阿呆的手臂道:“阿呆,岩石大哥,咱们看看摔交去。”

    摔交比赛也已经进入了白热化争夺,场地中只剩余最后四名勇士仍然在进行着比赛,这场比赛的胜利者将可以参加最后的决赛。

    场地中的四名大汉都赤luo着上身,除了有一名身材矮小些以外,其余的,高大的身材丝毫不在岩石之下,拉、拽、推、搡、勾、拌等技术发挥到了极限,一时间处于胶着状态。

    轰的一声,一名选手被自己的对手扔了出去,摔倒在地无法起身,他们由于经历了多场比赛才能参加半决赛,体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一旦被重摔,很难再爬起来。另一边几乎是同时,身材略矮的选手也取得了胜利,他是利用一个抱腿摔将自己的对手扔在地上,然后压住对方赢得了比赛。裁判宣布两人进入决赛,休息一会儿,等马术比赛结束后开始最后的争夺。

    “阿古堤,加油,你一定要赢啊!”清脆的叫喊声从阿呆等人身旁响起,大家定睛看去,原来是一名亚琏族少女,少女大约十八、九岁,虽然皮肤黝黑,但却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在亚琏族中,也算的上是一名黑美人了。眼中不断闪烁着幸福的微笑,牢牢的盯视着第一个得胜者,显然那人正是她的情人。

    图巴里眼中流露出迷醉的神色,道:“兰颖是我们部落中第一美女,也是我们部落酋长的女儿。她从小就和阿古堤青梅竹马一起长大。阿古堤近几年一直在苦练摔交,就是想在今天赢得比赛,好堂堂正正的将兰颖娶回家。阿古堤是个孤儿,家境贫寒,如果不通过这种方法,是无法和兰颖结合的。今年兰颖十八岁了,无论是谁获得最后摔交比赛的胜利,恐怕都会指定她做自己的妻子吧。所以,这也是阿古堤最后的机会。”

    岩石看着活泼的兰颖,有些痴痴的说道:“希望他们能够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快看,是岩力大哥回来了。”玄月的惊叫声将大家的视线引了过去。果然,在如雷般的马蹄声响中,岩力一马当先,竟然不拽着缰绳,完全凭借双腿操纵着胯下骏马,一手拎着一杆红旗,另一只手挥舞着一柄战斧,不断高声吆喝着,即使离他最近的马也有十米左右的距离。

    阿呆等人全都站了起来,大声高喊着岩力的名字,在他后面追逐的几匹骏马有几次都冲到他身边,想抢夺他手中的大旗,但只要他一挥舞起手中的战斧,顿时将那些人吓了回去,谁也不敢离他过近。

    图巴里大喜的喊道:“我去接岩力兄弟。”说完,向着终点线的方向狂奔而去。这时,岩力已经将所有对手落在后面成功的冲过了终点线,取得了骑术比赛的冠军。他一脸兴奋之色,不断挥舞着手中的大旗,众多亚琏族人围着他,不断的叫嚣着。看样子,一时间还回不来。

    岩石摇了摇头,叹息道:“这小子,还是那么爱出风头。”

    阿呆憨憨的一笑,道:“岩力大哥这回得了冠军,就有两匹马可以骑了。咱们只要再买两匹就够了。”

    玄月道:“谁说要再买两匹,买一匹就够用了,人家也不会骑马,到时候你要带着我。”

    阿呆苦笑道:“可,可是我骑马的技术也不好啊!”

    玄月道:“我不管,反正到时候你带着我就行了。不会骑慢点么?”

    这时,摔交比赛的决赛已经开始,那名叫兰颖的少女挤到最前面,不断给自己心爱的阿古堤加油。阿古堤身材和阿呆相仿,比阿呆还要健壮一些,黝黑的皮肤上青筋暴露,英俊的脸膛上不断滴落着汗水,显然先前的比赛让他消耗了太多的体力。他的对手是那名身材不高的壮汉,虽然同样疲惫,但看上去要比阿古堤精神一些。裁判一宣布比赛开始,两人同时大吼一声,向自己的对手冲去。四臂纠缠在一起,拼命的用力,想将自己的对手摔出去。比赛进入了僵持状态,两人的力量似乎差不多,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对方。兰颖焦急的看着阿古堤,不断的呐喊着。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