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精灵之城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在穿过一片密集的树林后,眼前豁然开朗,那如同仙境般的景色,让初次来这里的月痕等人完全呆住了。清蓝色的巨大湖泊出现在众人视线之内。湖水极为清澈,在阳光的映照下波光粼粼,可以清晰的看到湖中的游鱼和湖底的石块。一层淡淡的薄雾漂浮在水面上,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无数精灵在湖面上飞舞着,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但这些并不是最让众人吃惊的,最令人吃惊的是,在湖泊中央,有一株参天古树,树高足有百米开外,粗壮的树干直径达到五十米左右,树身上有许多缝隙,粗壮的藤蔓纠结其上,一些精灵从中穿插而过,古树巨大的树冠郁郁葱葱,碧绿的树叶上闪烁着晶莹的光芒,树冠的直径几乎和整棵大树的高度相仿,清脆的鸟鸣声和精灵们拍打翅膀的声音演奏着一首动人的乐曲。在湖水中,并不只有中央这一株古树,以它为中心,周围还有许多小一些的树木,这些大树的枝叶并没有中央那棵大树枝叶那么茂盛,隐隐可见其上一些不大的树屋,树屋似乎和那些大树浑然天成一样,看不出丝毫人工的痕迹。树与树之间,几乎都有一些藤蔓连接着,看上去,似乎湖面上有一座巨大的精灵城市似的。

    玄月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一切,叹息道:“太美了,比我家还要美上好多啊!好漂亮的大树和湖泊啊!”

    飞在玄月身旁的若玛微笑道:“这就是我们精灵森林的中心——精灵之城,大部分精灵都居住在这里,在精灵之城周围十里范围内,都有我们族中的魔法师布置的幻境,向迷宫一样,外人是根本无法进入的。只有这里,才是我们精灵的乐土。”

    玄月点了点头,道:“你们精灵族的自然魔法真是神奇,和普通的魔法有很大区别啊!”

    若玛轻轻点头,道:“我们精灵族的自然魔法是非常高深奥妙的,只是我年纪太小,还没有掌握多少,否则,也不会被那些坏人欺负了。玄月妹妹,那个昏倒的少年是你什么人啊?这次要不是他,恐怕我们就要被那些坏人抓走了。”

    玄月低头看了一眼岩石抱着的阿呆,犹豫了一下,道:“他是我的朋友,他人很好的,只是有些呆而已。”

    若玛低着头,似乎在想些什么,并没有说话。回到精灵之城后,众精灵顿时分散开来,投入城内,天英落到地面,冲岩石道:“我们这里的精灵每家都只有一间树屋,所以没有多余的房间招待你,这样吧,你们先在岸边休息一会儿,我要赶快去向女王陛下汇报一下。”

    岩石点头道:“天英大叔,您忙您的,我们在岸边休息就可以了,精灵之城真是人间仙境,即使来过,看着如此动人的景色,疲惫自然就消失了。还要麻烦您向女王陛下说一声,我们想见她一面。”

    天英点了点头,双手合十在胸前,念起精灵咒语,绿色的光芒将他包裹在内,忽然,他双手分开,两道绿芒射在旁边的大树上,大树的枝叶飞快的生长起来,一会儿的工夫,竟然形成了一间天然的房屋,正好将岩石等人笼罩在内。微微一笑,天英道:“你们就在这里休息吧。亚垣,若玛,你们俩跟我走。”说完,拍打着翅膀向湖泊中央的精灵古树飞去。

    岩石将阿呆平放在地上,冲刚进入树屋的玄月问道:“阿呆是不是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他能将那些盗贼吓跑呢?而且我仔细的看过,开始出现的那些功力不高的盗贼全都死了,身上连一点伤痕都没有。”

    玄月吐了吐舌头,道:“不要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们等他醒了直接问他好了。你忘了么?普林先知说过,他可是你命中的贵人,神秘一点有什么希奇。”

    月姬凑到玄月身旁,拉着她的小手,低声道:“月月,阿呆和你关系那么好,你一定知道什么对不对?告诉我们吧。我真的很好奇。阿呆给我们的惊讶真是太多了。开始见到他的时候,我们只当他是一名魔法师,可在之后的相处中,每次遇到危险他都是用武技解决的,似乎魔法并不是他的强项似的。魔武双修在大陆上可是很少见的。今天他发出的那个魔法似乎不是火系而和你一样是光系的,而且威力非常强大。当我们以为他无法应付那些黑衣人时,他竟然可以将那些人吓跑,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哥说,那些黑衣人恐怕都有着获取者的实力,那可不是我们能对付的啊!阿呆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你一定要告诉我们。”众人的目光都集中的玄月的俏脸上,等待着她的答复。

    玄月摇了摇头,道:“我真的不知道,其实,我认识他比你们也只早两天而已。我们那时都在魔法工会接受测验。后来,我觉的他挺老实的,就骗他和我一起去参加佣兵工会,才接了这个去死亡山脉的任务,至于他的过去,我也不清楚,只是听他无意中说过,他有一个什么炼金术士的老师和一个会武技的叔叔,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你们等他醒过来问他吧。”

    众人面面相觑,苗飞疑惑的说道:“玄月小姐,真向你说的那么简单么?如果你们之间只认识这么短的时间,那我怎么感觉你们很亲近似的。似乎是多年的朋友。阿呆总像你的大哥哥一样照顾着你,你一有危险,他就急的不行,每次都第一个冲过去。”

    玄月一楞,刚要说什么,一名精灵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上托着一大盘水果。众人的目光顿时被她吸引过去,月姬赞叹道:“好漂亮的精灵妹妹啊!怪不得那些混蛋老是想抓精灵族人呢。”

    精灵少女脸一红,将水果放在一旁,恭敬的说道:“尊贵的客人,请品尝一下我们精灵族盛产的水果吧。”说完,转身退了出去。

    那一大盘五颜六色的水果几乎没有相同的,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不禁使又累又渴的众人食旨大动,玄月抢先抓起两颗果子,坐在阿呆旁边的绿草上,吃了起来,水果的出现,也暂时打断了众人的疑问。

    精灵古树。

    天英带着亚垣和若玛飞到最顶端的树冠外,恭敬的说道:“精灵使天英携大精灵亚垣,精灵魔法师若玛求见女王陛下。”在精灵族中,也有着明确的等级,但不同等级之间的精灵并没有什么关系上的区别,等级的高低只是证明着不同的实力而已。由低到高分为,小精灵、精灵、大精灵、精灵使、大精灵使、精灵王。其中,小精灵是指五十岁以下的精灵,一过五十岁自动成为精灵,大精灵的称号不但要达到百岁以上而且要具有一定的实力才行,只要努力,一般精灵都能达到。而精灵使就不是所有精灵都能达到的了,精灵使是精灵族的中间力量,分为弓箭手和魔法师两种,其中,像天英这样精灵使级别的魔法师,其魔法水平接近人类的魔导士。大精灵使在精灵族中除了精灵王以外拥有最高的权威,只有精灵族的长老才能获得此称号。现在,精灵族**有四位大精灵使,十八位精灵使,大精灵使全是魔法师,他们的实力加起来,足以相当于两名人类魔导师的实力,也正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才使精灵族一直在天元族中能够处于领导地位。精灵王是一脉传承下来的,每一任精灵王都会和本族内最出色的精灵结合,诞生下一代,只有具备精灵王血脉的精灵,才能成为下一任精灵王。在精灵血脉的作用下,精灵王可以使用很多最高等级的自然魔法,虽然她并不在大陆上行走,但还是有人称她为大陆上的第四位魔导师、自然系魔导师。

    树冠裂开,清脆的声音传来,“女王陛下有请天英精灵使。”

    天英拍动翅膀飞向树冠之内,亚垣和若玛紧紧的跟随在他身后。只有精灵王和大精灵使才有权利居住在被称为精灵族命脉的精灵古树内。平常会有一些普通的精灵在这里侍侯精灵王及大精灵使的起居生活。

    天英飞到树冠中一间最大的树屋前,树屋门口的一名精灵少女微笑道:“精灵使大人,陛下有请。”

    天英点了点头,带着亚垣和若玛落在树屋前的平台上,快步向树屋内走去。

    树屋中,一位中年精灵女性端坐在藤椅之上,眉宇深锁,似乎心中非常烦闷。在她身旁,坐着一名中年男性精灵,他同样是脸挂寒霜,神色中闪烁着担忧之色。天英三人走了进来,同时施礼道:“见过女王陛下、奥笛大精灵使。”

    精灵女王抬头看向他们,淡然道:“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又有敌人入侵到我们的领地了。”

    天英点了点头,冲身旁的亚垣使了个眼色。亚垣赶忙上前一步,将在精灵森林中如何被黑衣人劫掠、阿呆等人如何仗义援手的事说了一遍。

    听完亚垣的陈述,精灵女王的丈夫,精灵族中最年轻的大精灵使奥笛猛的站了起来,怒道:“这些外来人也太猖狂了,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们精灵族的尊严,陛下,我看这件事我们要尽快解决一下才行。”奥笛并不是凭借女王丈夫的身份而爬上大精灵使之位的。正相反,他是完全依靠自己的努力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在四位大精灵使当中,到要属他魔法水平最高,仅次于精灵女王。当初,正是他的努力进取,才从精灵女王的众多追求者之中脱颖而出,得到了女王的倾迷。

    精灵女王眼中也是寒光连闪,道:“天英,那些仗义援手的朋友在什么地方?他们可以信任么?”

    天英恭敬的回答道:“陛下,他们现在被我安排在精灵湖岸边休息着。应该是可以信任的,您还记得普岩族的岩非族长么?这些人中有他的儿子在内,那个打退敌人的孩子现在还陷于昏迷之中。我想,他们应该不会危害到我族。”

    精灵女王叹息一声,道:“好,你去将其他几位大精灵使召集过来,说我有事相商。也许,那件事真的需要这些外来朋友帮忙才能解决了。”

    精灵湖岸边的树屋中,正当大家吃着甜美的水果时,阿呆从昏睡中悠悠醒转过来,无力的虚弱感充斥着全身,他动了动手脚,不禁呻吟出声,体内的生生真气近乎枯竭,只有微弱的能量波动,精神力更是在催动神龙之血时消耗殆尽。

    玄月第一个发现阿呆醒了过来,赶忙拉着他的手,关切的问道:“阿呆,你怎么样?身体有什么不舒服么?”

    阿呆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只是觉得累而已,月月,这是哪里啊?”

    众人围了上来,月痕道:“我们已经到达精灵族内部了,这里是精灵之城。”

    阿呆点了点头,道:“那些精灵都得救了吧?”

    玄月道:“你放心吧,那些坏人都不见了,后来精灵族来了好多人,才把咱们接到这里的。给,你先吃个水果。”说着,递过一颗紫色的果实。

    阿呆想伸手去接,但却使不出力量,手臂跌落在草地上,玄月皱了皱眉,眼中流露出心痛的神色。她把果实放在自己嘴边轻咬出一个缺口,然后送到阿呆嘴边,淡紫色的汁水流入阿呆口中,他不断的吞咽着,一会儿的工夫,已经将果实中的汁水全部吞入腹中。

    玄月将果皮扔到一旁,问道:“还要不要?还有很多的。”

    阿呆感激的看着玄月,轻轻的摇了摇头,低声道:“谢谢你,月月。”

    玄月想起刚才自己喂阿呆水果的样子,俏脸一红,摇头道:“谢什么,我们不是朋友么?”

    苗飞嘿嘿一笑,道:“而且还是很亲近的朋友啊!我说阿呆,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是如何将那群盗贼吓跑的。”

    听到苗飞的问话,阿呆顿时想起在树林中杀人的情景,那黑衣人变成干尸的样子历历在目,强烈的恶心感充斥着全身。他猛的侧过身,剧烈的呕吐起来。大家吓了一跳,岩石赶忙凑过来,不断的拍着阿呆的后背,关切的问道:“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半晌,当阿呆吐无可吐之时,他才停了下来,目光呆滞的喃喃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杀人,我不想杀人啊!”

    岩石松了口气,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不就杀几个人吗?我可比你杀的多很多,那些都是坏人,他们是死有余辜。”

    月姬探过头来,道:“阿呆,这是你第一次杀人吧?”

    阿呆茫然点头,身体缩了缩,茫然道:“我,我本来不想杀他的,是他们逼我的。”

    苗飞道:“杀几个人有什么大不了,快,阿呆你快说说,你是怎么杀的那个功夫高强的黑衣人,没想到,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阿呆抬头看了苗飞一眼,想起当初使用冥王剑的情景,目光中流露出恐惧的神色,颤声道:“不,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苗飞皱眉道:“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人可是你杀的,快告诉我们吧,我真的很好奇。”

    玄月突然一把将苗飞推开,怒道:“你们别逼他了,没看到他这么痛苦吗?让他休息一会儿好不好。”她心疼的将阿呆的上半身搂入自己怀中,让他枕在自己的大腿上,看着阿呆痛苦的样子,心中不由得一阵阵绞痛,美目通红,晶莹的泪珠低落在阿呆肩头。

    月痕冲众人使了个眼色,拉着苗飞退到树屋的角落中。大家谁也不愿意再去打扰玄月和阿呆,都悄悄的退向一旁。

    玄月轻轻的抚摩着阿呆黑色的长发,喃喃的说道:“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她清楚的知道,阿呆善良的性格和冥王剑的邪恶是截然相反的,受了如此大的刺激,他怎么能接受的了呢。

    在玄月温柔的抚摩下,阿呆渐渐平静下来,拉住玄月的手贴在自己脸上,嗅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沉静的进入了梦乡。看着阿呆平静的睡颜,玄月心中充满了满足感,任由阿呆握住自己的手,把脸贴在他的头上,渐渐的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阿呆感觉有人摇动着自己的身体。缓缓睁开双眼,只见岩石蹲在他身旁,正在叫着他的名字。

    岩石看到阿呆清醒过来,低声道:“快起来吧,精灵族那边来人了。”

    阿呆睡了一觉,体力恢复了不少,点了点头,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手中握着什么,他顿时想起睡前的情景。仰头看去,只见玄月正一脸关切的望着他,自己正躺在她柔软的大腿上。四目相接,阿呆和玄月不自觉的同时躲闪起来,玄月将自己的小手从阿呆掌中抽出,俏脸微红,轻声道:“快起来吧。”

    阿呆应了一声,他突然觉得,自己和玄月之间似乎多了些什么,却又说不清楚。

    当他站起来时,发现树屋中多了六名精灵,都是中年模样。有两位是女性。中间的一位,给他一种特殊的感觉,虽然她脸带微笑,但身上却隐隐透着威严,正盯着自己看。她的美和先前见过的精灵少女完全不同。那是一种高贵、典雅的美,全身散发着惊人的魅力。阿呆不自觉的说道:“阿姨,你好漂亮啊!”

    岩石拉了阿呆一下,低声道:“不得无理,这位是精灵女王陛下。”

    没有女性不希望别人称赞自己美丽,精灵女王也不例外,她微微一笑,道:“没关系。小朋友,我代表精灵族谢谢你救了我们的族人。”

    阿呆挠了挠头,道:“我,我,阿姨,我不会说话,我只是觉的,那些是坏人。”

    精灵女王叹息道:“是啊!他们都是坏人,我们精灵族向来与世无争,他们却抓走我们的族人。”说到这里,她的神色黯然下来,似乎想到了什么伤心事。她扭头冲身旁的奥笛道:“笛,你把事情向大家说一说吧,我有些累。”

    奥笛温柔的说道:“陛下,您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精灵女王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搭在忧郁的眼睑上轻轻的颤动着。

    奥笛上前一步,道:“各位精灵族的朋友,非常感谢你们之前的帮助,我是精灵族的大精灵使奥笛,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天英你们认识了。其他这三位也是我们精灵族中的大精灵使。”他指着另外一位女性精灵道:“这位是若言大精灵使。”

    若言冲众人点了点头,对阿呆道:“小朋友,我要多谢你救了我的女儿。”

    阿呆一楞,道:“你的女儿?”

    若言微笑道:“就是先前你们遇到的若玛。”

    阿呆这才想起那个见过自己使用冥王剑的精灵魔法师少女,道:“阿姨,您别客气。”

    奥笛指着另外两名中年精灵道:“这两位是思帝大大精灵使和比尔斯大精灵使。”两名大精灵使冲众人点了点头,众人赶忙还礼。

    除了阿呆以外,众人心中都非常惊讶,虽然月痕等人是第一次来到精灵森林,但他们也知道大精灵使在精灵中的地位,更何况还有精灵族至高无上的女王在这里。

    奥笛叹了口气,有些为难的说道:“各位朋友,现在,我们精灵族有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想请你们帮助,不知道你们是否愿意?”

    月痕道:“不知道是什么事让精灵族如此为难呢?”

    奥笛道:“说来话长,我们精灵族一直在精灵森林中平静的生活着,这种自给自足的生活使我们一直非常幸福,我们从来都不会去招惹任何种族,包括人类在内。就算是天元族中凶残的兽人和我们的关系也很不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几个月以前,突然有许多陌生人来到我们的领地之内。他们专找那些落单的精灵下手,到现在为止,即使在我们严密的防范下,竟然还被掳走了几十名族人。最让我们痛心的是,我和女王陛下的女儿——星儿也被他们抓走了。”说到这里,奥笛眼中流露出强烈的伤感之色。

    众人大吃一惊,岩石更是失声道:“什么?星公主也被抓了。可是,她应该有许多精灵保护才对啊!”

    精灵女王长叹一声,睁开双眸道:“这都要怪那丫头太顽皮,她总是觉得被一大群人围着很闷,偷偷使用精灵魔法跑出了精灵之城。当我们发现的时候,精灵森林中已经失去了她的踪影,一定是那些外来人把她抓走了。星儿今年才七十二岁,相当于你们人类十四、五岁的年龄。我真不敢想象她会有什么样的遭遇。我这次和几位大精灵使前来,就是希望能够借助你们的力量把星儿找回来。”说着,这位精灵之王竟然流下了泪水,全身轻微的抽搐着。奥笛将精灵女王搂入怀中,也是唏嘘不已。

    阿呆走到精灵女王身前,劝道:“阿姨,您别哭了,您的女儿一定不会有事的。我,我答应您,一定把她找回来见您。”

    月痕皱了皱眉头,心想,这阿呆也太冲动了,大陆上茫茫人海,如何去找啊!而且抓走精灵公主的人,是那么好对付的么?想到这里,他说道:“女王陛下,我们确实很想帮助您找回女儿。可是,我有个疑问,以您和几位大精灵使的能力,在大陆上少有敌手。随便哪一位也比我们加起来要强的多了。你们又何必求助于我们呢?我们现在的实力,恐怕还不够资格吧。”

    精灵女王看了看有些茫然的阿呆,道:“不错,你们的实力确实差一些,但是,我们也有自己的苦衷。你们应该知道,在整片大陆上,我们这些异族是不被人类看在眼里的,他们歧视我们,抓我们的族人,只是为了把他们当成奴隶取乐。包括我在内,所有精灵自幼生活在这里,大陆上的所有东西对我们来说都是陌生的。虽然我们有着强大的实力,但出了精灵森林,我们将寸步难行,又如何去寻找失踪的族人呢。而你们不一样,你们对大陆比我们要了解的多,又都是人类,行事起来也会方便不少。最重要的是,你们都是我们精灵族的朋友,我希望,你们能伸出援助之手帮帮我们,我们精灵族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恩惠。”

    月痕道:“女王陛下,我知道您的女儿失踪让您非常着急。我们并不畏惧危险,但那些掠走精灵的人并不是我们能对付的。就算找到他们,我们也不可能救出你们的族人。更何况,我们此行还有着另外的目的,除了岩石和岩力以外,我们都是佣兵,我们有着自己的佣兵任务。”他并不是不想帮助精灵族,只是不想白白送死而已。能出的起高价收购精灵的人,并不是他们所能对付的。

    阿呆急道:“月痕大哥,去死亡山脉的事咱们可以缓一缓再说,还是救人要紧啊!”

    苗飞哼了一声,道:“你自己想去送死,也不要拉着我们,去死亡山脉运气好的话,也许还有机会,如果去招惹那些权势滔天的贵族,不等于送死么?”

    阿呆一楞,道:“你怎么知道是贵族抓了阿姨的女儿?”

    苗飞道:“用脚想也知道了。如果不是有人出高价,那些盗贼会冒着风险来精灵族抓人么?大陆上最有钱的并不是商人,而是贵族,也许,还牵涉到几大帝国的皇族,别说我们没有能力救人,就算有能力,把人救出来了。你以为我们能活着将他们送回到这里么?”

    岩石上前几步,走到精灵女王面前,沉声道:“女王陛下,我这位朋友说话虽然不中听,但他说的都是事实。就凭我们几个人,恐怕……”

    阿呆有些急了,道:“精灵族这么可怜,你们为什么不愿意帮助他们,你们不去,我自己去……”

    奥笛按住阿呆的肩膀,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他并没有因为月痕等人的话而愤怒,淡淡的说道:“你们放心,既然我们请求你们帮忙,当然不会让你们白白送死。你们要去死亡山脉是么?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月痕道:“我们在佣兵工会接了一个到死亡山脉寻找极品魔法水晶的任务。”

    奥笛点头道:“原来如此。不是我打击你们,以你们的实力,如果进入了死亡山脉,是不可能活着出来的。”

    苗飞不满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就不能成功?”

    奥笛横了他一眼,淡然道:“因为那里我去过。我是进入死亡山脉中,极少能活着出来的人之一。”

    月痕吃惊的说道:“什么?你去过死亡山脉。”

    奥笛点了点头,道:“不错,在一百年前,那时我还是一个精灵使。你们应该知道,人只有在最危险的时候才能激发出自己的潜力。不怕你们笑话,当初追求女王陛下的精灵非常多,他们的实力和我相差无几。为了能提高自己的修为,为了我心爱的人,我自己一个人偷偷的出了精灵森林,去了一趟死亡山脉。”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