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凶手显形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岩巨道:“如果岩石真的不能恢复,那我就一定可以成为族长的继承人,这点把握我还是有的,想我这么多年的努力,也该得到回报了。”

    岩力一惊,道:“岩巨大哥,你说什么?我刚才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你不是认真的吧。”

    岩巨冷笑一声,右手闪电般的带着黄色的斗气光芒点在岩力身上,斗气骤然迸发,瞬间封住了岩力的血脉。

    岩力大吃一惊,但是再想反抗已经来不及了,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岩巨,身体缓缓的软倒在地,虽然意识并没有失去,但已经失去了行动和说话的能力。他惊疑不定的看着岩巨,

    岩巨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拉着岩力健壮的身体退到石屋之中。把岩力的身体放在角落里,他似乎松了口气,冷笑道:“岩力,你还是太傻了,有些事是你无法理解的,等我收拾完岩石,再回来收拾你。”

    说完,岩巨一步步向绑在床上的岩石走去,岩力倒在角落中,吃惊的看着岩巨,到现在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向脾气温和待人宽厚的岩巨会变成这样。岩巨的手上多了一把匕首,他走到岩石床边,冷冷的看着消瘦了不少的岩石,恨声道:“岩石,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对你么?你不知道吧。那我就告诉你,让你到地狱中也好做个明白鬼。早在咱们小时候,我就恨你。明明在每个方面我都要强过你,但是就因为你是族长之子,所以大家都宠着你,爱护你,把你当成了族长的继承人。而我呢?永远只能做你的陪衬。小云,小云她确实是个好姑娘,你以为就你喜欢他吗?不,我也早就喜欢上了她。但是,你是族长之子,又天天和小云在一起,我没有机会,没有任何机会,我只能将自己的爱深深的埋藏在心底。为什么?为什么老天对我这么不公平。即使你得罪了族长,他也只是将你发配到一个边远部落中去做首领。当初,我和你一起离开的时候,族长对我说,让我好好看着你,监视你,帮助你。我就不明白,我什么地方都要强过你,为什么得不到心爱的女人,还要做副首领,永远被你压在底下做一个陪衬。”说到这里,岩巨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了不少,眼中充满了疯狂的神色。

    床上的岩石仍然静静的躺着,目光仍然呆滞,但是,在被子下面的手,已经攥紧了,指甲深深的陷入皮肤之中。

    岩巨将匕首举到眼前,恨恨的说道:“前天,你又出去巡逻了,我再也无法忍受内心的煎熬,终于,我趁着没人注意,溜进了你的家。我当时只想将自己心里的话说给小云听。可是,可是这个奸货,她不但不接受我的爱,还骂我,说我不要脸,说我痴心妄想。平常看她柔柔弱弱的,没想到那天她的反应会那么激烈。为什么她的温柔只给了你一个人,不能分我一点?我不甘心啊!我好不甘心,我不能放过她,如果我放过了她,等你知道了,死的那个人就是我。岩石,如果你现在清醒的话,一定很恨我吧。哈哈,你恨吧,你恨吧。小云是我**的,也是我杀的。既然那个*子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我就要折磨她,让她受尽痛苦而死。现在,你也可以去地下陪她了。等你死了,我再把岩力杀了,将自己弄成重伤,根本不会有人怀疑到我,我到时候就推到那些外族人身上。族中推选的时候,我一定能够凭借自己的本领当上族长的继承人。到那时,普岩族将会在我的统治下,所有族中的美女都将归我所有。我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去死吧。”岩巨双手握住匕首,猛的向岩石胸口插去。

    就在这时,异变发生了,原本被捆的结实的岩石,眼中突然精芒大放,身上的绳子寸寸断裂,双脚猛撑,重重的蹬在岩巨的胸口上,喀喀两声,骨骼断裂声清晰的传来,岩巨发出一声滔天惨叫,身体倒飞而出,重重的撞在石屋的墙壁上,缓缓软倒。

    岩石从床上站了起来,眼中布满了血丝,一步一步向岩巨走去,森然的杀气不断从他体内传来,骨骼劈啪做响,他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为什么?岩巨,为什么?你是我最尊敬的兄长,为什么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

    虽然中了岩石一脚,但岩巨的功底毕竟身后,体内的斗气阻止住断裂的胸骨,不至于伤到内脏,他吃惊的看着岩石,“你,你是清醒的?原来,先知也会说谎么?你,我好恨,为什么当初没有杀了你。”

    岩石冷冷的看着他,身上散发出强烈的斗气,在恨意的作用下,他体内的潜力完全爆发而出。就在他要上前结果岩巨之时,苍老的声音传了进来,“岩巨,我并没有说谎,只是,你理解的有些错误而已。”

    石屋门开,普林先知,普岩族族长岩非以及阿呆和玄月一起走了进来。原本岩巨还以为自己尚有一线生机,他已经积蓄起全部的力量,等待岩石攻击自己时拼一下,毕竟在功力来说,他比岩石要高一些,即使受伤了,仍然有着一定的实力,但当他看到先知和族长同时出现时,他知道完了,一切的努力都白费了,普岩族没有人不知道先知的力量有多么的强大。

    岩非脸上流露出悲痛的神色,他黯然摇头,道:“岩巨,为什么?你是我最宠信的族人,为什么你要背叛普岩,岩石是你的兄弟啊!就算他有什么做的不对的,你也不应该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父母吗?不错,岩石很多地方都不如你,而且他和岩力一样,虽然实力在族人中很强,但头脑过于简单,而且容易冲动,不能以大局为重。你知道么?我之所以事事难为你,正是因为,我早已把你内定为我的继承人。我并不是迂腐的老人,我一直觉的,有你带领普岩族,我们的族人会得到更好的生活,你,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岩巨一楞,冷冷的说道:“你现在说这些鬼话想骗谁,难道你会不让自己的儿子继承族长之位吗?我不信。”

    普林先知叹了口气,道:“即使族长的话你不相信,我的话你总该相信吧。早在三年前,族长就已经和我说过,他说,你是他最佳的继承人选,我们安排了一系列的考验,来考验你的能力,你都通过了。可是,没想到你的心机竟然如此深沉。岩巨,现在一切都明朗了。你知道么?当你和岩力一起去带那些外来人到神庙的时候,岩石就把一切都告诉我和族长了。他那时已经是清醒的。当初,你奸杀了云儿之后,故意将她的尸体折断,好刺激岩石。因为你清楚的知道,咱们普岩族中,只要是优秀的战士都有狂化的能力。你刺激岩石使他狂化,他必然无法控制自己,很容易潜力消耗而亡,但是,你却没有想到,在关键时刻玄月和阿呆平息了岩石的冲动,将他从狂化的危险中拯救出来。之后,你再没有杀掉岩石的机会,你发现他已经变的呆滞,所以也没有着急杀他。你是不是以为先前我在神庙中说了谎话。你错了,我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阿呆,就是岩石命中的贵人。只是,我没有点明的是,阿呆早在来这里之前就已经和岩石在马车中见过面了。在他的劝说下,岩石成功的恢复了意识。我们安排这一切,只是为了找到真正的凶手。而你,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岩巨完全呆滞了,喃喃的说道:“不,不,这不可能,你们一定在骗我对不对,一定是骗我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直期望的族长之位竟然离自己如此之近,现在用后悔这个词汇已经无法形容岩石内心的感受了。

    玄月恨恨的说道:“岩石,你还等什么?是这个人杀了你的妻子啊!难道,你忘记你妻子死的多么惨么?”

    听了玄月的话,岩石怒吼一声,棕色的头发在斗气的作用下乍起,猛的一拳向岩巨轰去。

    “轰——”巨响声中,岩石被震的后退六、七步,在阿呆的搀扶下才稳定住身体,挡在岩巨面前的,正是普岩族族长,岩石的父亲岩非。

    “爸,您为什么拦着我,难道这个畜生不改杀么?”岩石愤怒的吼叫着,他已经接近了狂化的边缘。

    岩非收回刚刚挡住岩石的大手,叹了口气,道:“岩石,父亲有很多地方做错了,当初,如果不是我让岩巨跟你一起离开这里,也不会出现这种事。不错,岩巨该死,但他现在还不能死,这件事,我们必须要给族人一个交代,你明白么?我会让你如愿的。云儿啊!你死的真是好冤枉啊!”

    岩石站在那里不再说话,死死的盯住倒在地上的岩巨,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岩巨早已经变成了一滩肉泥。

    正在这时,岩巨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在岩非背影的掩护下,低低的念叨着什么。

    普林眼中光芒大放,怒喝道:“岩巨,不要再妄图做垂死挣扎了,以你的心性,根本不配成为提鲁战士。”一边说着,他手中在空中画出一个黄色的六芒星,光芒闪过,在岩巨的惨嘶下,六芒星印在他的胸口之上。原来,岩巨见大势已去,准备拼着牺牲灵魂变成提鲁战士冲出重围,但还是被普林发现了。普林黯然摇头,道:“族长,我已经封印住了岩巨所有的能力,剩余的事就由您来处理吧。”

    普林转过身,冲阿呆和玄月道:“你们要记住我今天说的话,普岩族的未来就看你们的了。不论事成与否,你们永远都是我们普岩族最尊敬的朋友。族长,我累了,先回神庙去了。你要善代这些外族人。”

    岩非看了阿呆一眼,道:“我知道了,先知。”

    普林蹒跚离开了石屋,他的身影看上去更加苍老了,那风烛残年的样子,使阿呆心中产生一阵压抑感。

    岩非唤入两名普岩族战士,将岩巨架了出去,随手解开岩力经脉的禁制。道:“岩石,你今天晚上和岩力不许离开这里,明天正午,在部落广场上,我会公开处理岩巨的事情。”说完,他冲阿呆和玄月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岩石楞了一下,看着自己的父亲走出去后,突然失声痛哭起来,似乎要将自己心中的悲戚完全抒发出来似的。他终于找到了杀害妻子的仇人,但这个人却是他平常最尊敬的兄长。最另他痛苦的是,就算将岩巨千刀万刮,自己的妻子也不可能活过来了。

    岩力到现在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撼中清醒过来,楞在一旁,不知所措。

    阿呆看着岩石,想起了自己以前的遭遇,想起了童年时的痛苦,泪水不知不觉的流淌而出,他抓住岩石的肩膀,就那么默默的静立着。在悲伤的气氛下,空气中显得异常压抑。

    玄月凑到阿呆身旁,拉住他的大手,眼中充满了温柔之色。

    阿呆身体一震,当他看到玄月目光中的温柔时,一股暖流从心底升起,在他眼中,玄月似乎长大了许多,再不是那个会刺痛他的小丫头了。

    两天后,阿呆、月痕一行八人离开了普岩族部落,继续他们的探险之旅。是的,一行八人,他们的队伍中多了岩石和岩力。在抓住岩巨的第二天正午,普岩族族长岩非当着所有部落族人的面,将岩巨的罪孽解说清楚。残害本族族人,在普岩族中是最深的罪孽,最后,岩巨死在岩石的长刀之下,虽然岩石报了仇,但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当阿呆等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岩石向岩非请命,希望和阿呆他们一起去冒险。本来岩非是不同意的,但普林对他说,岩石跟阿呆在一起只有好处,而且岩石现在的心境太过恶劣,出去散散心也好。有了普林的话,岩非也就不再阻止。岩力因为岩巨的事心中非常懊恼,而且他早就想离开部落出外闯荡,就以保护岩石为名,也向岩非请命,岩非因为这次岩巨的事感到非常疲惫,没怎么考虑,也就答应了,只是嘱咐他们在路上要听阿呆和玄月的吩咐,不能太冲动。

    就这样,岩石和岩力随同阿呆等人上路了。岩石和岩力依然骑马,而阿呆是怎么也不想再受那颠簸之苦了,就和玄月等人坐回自己的马车。

    今天天气晴朗,碧空万里无云,日正当中,空气在阳光的直射下顿时变得灼热了许多。

    阿呆从马车里探出头来,冲岩石和岩力喊道:“两位大哥,天气太热了,咱们休息一会儿再走吧。”

    岩石从部落中出来以后,还没有说过一句话,听到阿呆的呼唤,微微点头,和岩力拉住缰绳,从马上跳了下来。

    阿呆、玄月和月痕等人下了马车,众人走到大路旁的树林中,找到一块阴凉的地方坐了下来。岩石独自一人坐到一旁,神色间甚是落寞。

    岩力从背后抽出两柄战斧放在一旁,冲阿呆道:“兄弟,你们有水没有,我都快渴死了,这鬼天气也实在是太热了点。”

    月痕微微一笑,将水囊扔给岩力,道:“喝吧,这是我从你们族里打来的泉水。”

    岩力接过水囊,看向月痕,神色间有些尴尬,支吾着道:“兄弟,你叫月痕是吧,那天真是不好意思,我太冲动了,你可别放在心上啊!”

    月痕现在想起那天岩力用战斧劈他的情景还有些后怕,如果不是阿呆及时挡住了岩力的进攻,后果不堪设想,他微笑道:“那都是误会,我可不是记仇的人,不过,岩力大哥,你的功力真是深厚啊!我差点就做了你的斧下亡魂。”

    岩力哈哈一笑,道:“要说功力,在我们普岩族年轻一代中,除了岩石大哥和岩巨外,就要数……”一提到岩巨,岩力心中一惊,赶忙住口,扭头看了看一旁的岩石。岩石依然坐在那里,擦拭着自己的长刀,似乎并没有听到他的话。

    岩力冲月痕坐了个鬼脸,逗的月姬扑哧一笑,自己跑到一旁喝水去了。

    阿呆拿着自己的水囊走到岩石身旁,道:“岩石大哥,你也喝点水吧。”

    岩石看了阿呆一眼,接过水囊喝了几口,道:“谢谢你,阿呆兄弟。”这是他今天说的第一句话。

    阿呆坐到岩石身旁,道:“岩石大哥,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就别再多想了,以后,以后也许你还能找到一个好妻子呢?”

    岩石看了阿呆一眼,摇了摇头,道:“不可能了。世界上再没有比云儿更好的姑娘了,兄弟,你不用劝我,云儿的仇已经报了,她也可以在地下安息了。我剩余的残生,会完全贡献给我的族人,好了,我想一个人呆会儿,你和你那些朋友去聊天吧。”说完,收起长刀,靠在粗壮的树干上,闭起眼睛不再言语。

    阿呆走回玄月身旁,玄月低声道:“怎么,他还难受呢吧?”

    阿呆点了点头,道:“岩石大哥和他妻子的感情真深啊!恐怕一时半会儿是恢复不过来了。咱们要多关心他才行。”

    玄月递给阿呆几个馒头,道:“给,吃吧。我刚才都给大家了。”

    阿呆一楞,道:“你什么时候弄出的馒头,我怎么没看到?”

    玄月嘻嘻一笑,道:“你不记得我是最后一个从马车上下来的吗?啊!对了,有机会我教你使用神龙之血的基本方法吧。这样,你自己就能带着馒头了,也省得麻烦我,不过,你用神龙之血的时候,还是避着大家点好,毕竟那是神器嘛。”从普岩族部落中出来以后,玄月对阿呆再没有了先前的那种等级观念,一想起在神庙中阿呆护着自己的情形,玄月就忍不住会流露出一丝笑容,她发现,自己对这个傻呼呼的阿呆好感越来越深了。

    阿呆咬了口馒头,道:“好啊!我也想知道神龙之血都有什么用途,你现在告诉我好了。”

    玄月看了看一旁正在休息的月痕等人,低声道:“教你也行,不过,你要告诉我,普林先知说你身上那邪恶的东西是什么?”

    阿呆心中一惊,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道:“你还是不知道的好,以后有机会,也许你会看到的。”

    玄月撅起小嘴,道:“不嘛,我要你现在就告诉我。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我保证。”

    玄月娇嗔的样子分外动人,看的阿呆不禁有些痴了,喃喃的说道:“你真的不告诉别人吗?包括你父亲。”

    玄月郑重的点头道:“快说吧,我玄月说话可是最算数的。我知道你那东西见不得人,我保证不告诉别人,包括教廷里的人,可以了吧。你小声告诉我。”

    提鲁神庙中的经历,让阿呆对玄月印象大改,他下意识的已经把玄月当成了自己最好的朋友,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低声道:“这把剑是叔叔传授给我的,他不让我告诉别人,是因为这柄剑实在是太邪恶了,它叫冥王剑。”

    玄月听到冥王剑三个字大吃一惊,失声道:“什么?冥……”她刚说了一个字就被阿呆捂住了嘴。阿呆急道:“你干什么?说好了不说的。”

    玄月眼中的惊芒渐渐收敛,小手指了指阿呆捂住自己的手,阿呆一楞,这才感觉到手下的温暖滑腻,玄月的皮肤是那么有弹性,尤其是红润细致的面庞和湿润的嘴唇。他脸一红,赶忙松开手,有些尴尬的道:“对,对不起,月月。”

    玄月喘了几口粗气,道:“讨厌,你想憋死我么?”

    他们的动静过大,月痕等人看了过来,苗飞有些嫉妒的道:“阿呆,你可不要欺负玄月妹妹啊!否则,我们可不饶你。”

    月姬嘻嘻一笑,道:“苗飞,人家打情骂俏的关你什么事?你不是妒忌了吧。”

    玄月俏脸一红,捶了阿呆一下,道:“都怪你,看,让他们取笑了吧,你赔我,你说你怎么赔我吧。”

    单纯的阿呆顿时目瞪口呆的看着玄月,道:“我,我已经是你的跟班了,你还让我怎么赔?”

    万里哈哈笑道:“你把自己赔给她不就得了。”

    玄月羞的俏脸通红,冲万里嗔道:“好啊!你也取笑我。”她随手挥起魔法杖,一个小光球顿时闪电般飞向万里,万里刚要抵挡,光球已经在他身旁炸开,地面上顿时出现一个小坑,泥土和草屑撒了万里一身。万里吓了一跳,赶忙赔笑道:“魔法师小姐,我错了,我不敢了。阿呆兄弟,你赶快赔——她吧,要不,她要发彪了。”

    阿呆苦笑道:“我也没办法啊!我可不知道拿什么赔她。”

    玄月哼了一声,道:“现在不知道怎么赔,就先欠着我好了,等以后我想起来再说。”说完,她将阿呆拉到自己身旁,低声道:“你刚才说的是真的么?你真有冥王剑么?”

    阿呆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点头道:“是啊!这是叔叔留给我的。”

    玄月虽然年纪小,但她早就听说过冥王一闪天地动,冥王再闪鬼神惊的传说,虽然教廷并没有和大陆第一杀手‘冥王’对上过,但很早以前教皇就颁布命令,一旦神职人员发现‘冥王’的下落,立刻通知教廷。父亲曾经对她说,杀手工会中最可怕的并不是神秘的会长,而是掌握冥王剑的‘冥王’,冥王剑是当初第三代教皇发现的,其中蕴涵的邪力之盛,冠绝大陆,现任教皇曾经说过,冥王剑可以说是万邪之首,即使是普通的神器也无法和它相比。玄月怎么也没想到,这传说中的至邪之物,竟然会在傻呼呼的阿呆身上,从表面上看,阿呆怎么也不像一个邪恶之人,可他为什么能够使用这至邪的冥王剑呢?勉强抑制住心中的惊讶,玄月依旧压低声音道:“那这么说,传你冥王剑的那个什么叔叔就是大陆第一杀手‘冥王’了。他现在在哪里啊!怎么会把冥王剑给了你。”

    阿呆眼中一黯,道:“叔叔他已经死了。月月,你是我离开叔叔以后,第一个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叔叔说他的仇家很多,而且冥王剑的威力过于强大,如果被坏人得到了,会在大陆上兴起腥风血雨的。”

    玄月犹豫了一下,道:“好吧,我答应你。不过,你自己也要小心,你叔叔说的对,要是让别人知道冥王剑在你身上,你恐怕就危险了。”她顿了顿,在好奇之心的催使下,问道:“阿呆,你会用那个什么冥王一闪天地动,冥王再闪鬼神惊么?”

    阿呆挠了挠头,道:“我也说不好,算是会一点吧,不过,我从来都没有试过。冥王剑的邪恶之气实在太厉害了。叔叔说,他有一次只是抽出冥王剑杀一个坏人,但旁边许多无辜的百姓都因为邪力侵入体内死掉了。我可不敢随便用它。”

    玄月倒吸一口凉气,道:“这么可怕啊!让我看看它可以么?不,摸摸也行。”

    阿呆吓了一跳,身体向后躲了躲,道:“还是不要了,冥王剑的邪力太强,我怕它会伤到你啊!”

    玄月的好奇心已经达到了顶点,急迫的说道:“没关系的,我只是隔着你衣服摸一下而已,你别忘了,我可是神圣体质哦。快点拉。”当下,不由分说,小手就按上了阿呆的胸口。当玄月的小手和阿呆胸口的冥王剑剑柄相触的瞬间,一股冰冷的气流顿时从剑柄流淌而出,玄月全身大震,手竟然松不开了,脸色瞬间变成了灰白色。

    阿呆吓了一跳,赶忙一掌拍掉玄月的小手,然后按住她的肩膀,催动体内的生生真气,源源不绝的输入到玄月体内。阿呆身材高大,这一切变化因为有他的身影挡住,其他人并没有看到。在生生真气那蓬勃的生机下,玄月的脸色渐渐好看了一些,她不断的喘息着。那邪恶侵体的感觉使她记忆的异常深刻。刚才,就在她手摸到冥王剑柄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要被冥王剑抽取掉似的,意识一片模糊,如果不是胸口的凤凰之血散发出能量挡了一下,阿呆又及时让她和冥王剑分开,恐怕就算她是神圣体质也要一命呜呼了。

    “好,好可怕的感觉,好强的邪力啊!太可怕了。”玄月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阿呆关切的问道:“月月,你怎么样?没事吧?我都说了冥王剑的邪力太盛,而且你又太大意了,在碰冥王剑之前,必须要用自己的生机将身体包裹住,如果你刚才用光系魔法力护住自己,就不会被邪力所乘了,现在好一点没有?”

    玄月深吸口气,轻轻的点了点头,道:“真是好厉害啊!你可千万不要轻易用它,还没出鞘就有这么强的邪力,如果出鞘了,恐怕方圆几百米之内就要生灵涂炭了。我现在已经后悔刚才答应你不把你有冥王剑的事说出去了。我觉的它还是应该交给我们教廷保管好一些。”

    阿呆抓紧胸口的冥王剑,焦急的摇头道:“不可以。这是叔叔留给我的遗物,我绝对能交给别人,好月月,我向你保证,绝不随便使用它。”

    玄月嘻嘻一笑,道:“你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么?别乱担心拉,我是不会说出去的。我还要靠你保护呢。”

    阿呆刚要说话,岩石突然站起身走了过来。他一动,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集中到他身上。岩石走到阿呆和玄月面前,道:“阿呆兄弟,既然咱们要去死亡山脉,先商量一下对策吧。”

    阿呆茫然点头,月痕几人也走了过来,只有岩力仍靠在一棵大树上打着如雷般的鼾声。

    月痕道:“岩石大哥,您有什么好主意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