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神龙之血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玄月当然知道这空间系的魔法手札有多么珍贵,尤其是,它出自于这位化名圆木的空间魔导师普林手中。玄月用双手郑重的接过魔法手札,正色道:“谢谢您,普林先知,我一定会好好修炼您的空间魔法。”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玄月心里却并没有急于修炼的想法,到现在,她对普林口中的救世主说法还保持着怀疑的态度。

    似乎看出了玄月内心的想法,普林微笑道:“孩子,总有一天,你会发奋努力的。阿呆,你过来。”

    阿呆答应一声,走到玄月身边站了下来。普林微微一笑,拉起阿呆的手,道:“阿呆,你是个善良的好孩子,现在的你,应该并不是本质的你。以你的面向,应该是绝顶聪明之人,之所以会是现在的样子,必定和你的童年有关。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一定是孤儿吧。”

    阿呆一楞,道:“您怎么知道?”

    普林神秘的一笑,道:“别忘了,我是普岩族的先知啊!你的童年必定有着什么痛苦的经历,在你进入到神庙之中后,我曾经检查过你的身体,我发现,在你的脑海中有一层阴翳,只有冲破这层阴翳,才能找回你的自我。不过,这就要靠你自己的努力了。即使是失去了记忆,你仍然是一个善良的好孩子,你那善良的天性才会促使你走到今天。你今后的成就不可限量。记住我的话,不论你以后的记忆是否恢复,都要保持着你善良的心。只有上善若水的你才会受到天神的眷顾。”

    听了普林的话,阿呆怔怔的站在那里,脑中闪过一丝光芒,但又捕捉不到似的。玄月皱眉道:“普林先知,您是说阿呆曾经失忆过么?”

    普林微微点了点头,道:“阿呆的童年必然受过很大的刺激,所以才会失忆,我相信,他以后一定能重新记起那段记忆的。”

    阿呆颤声道:“普林先知,你是说,我也应该有家吗?我,我并不是一个孤儿么?”

    普林摇了摇头,道:“我的力量也是有限的,你究竟来自何方,究竟是什么人,我也不清楚,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去探询才行。你明白么?”

    阿呆茫然的看着普林,半晌说不出话来。

    普林道:“好了,阿呆,我也送你一样东西,这样东西对你今后有一定的作用,它不但可以帮你抑制邪恶,更可以在关键的时候保护你。你看。”说着,普林伸手按在面前的石台上,光芒一闪,石台中央突出一个圆形的石柱,普林低喝一声,在石柱的顶端迅速画出一个六芒星,低低的念了几句咒语。光芒陡然大放,突出的石柱变得晶莹透彻起来,一条项链出现在石柱之中,项链是银色的,上面有一个蓝色的挂坠,很普通的水滴形,外表和玄月的凤凰之血非常相象。

    随着这条项链的出现,玄月胸口处的凤凰之血突然热了起来,这条项链,使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普林迷惘的看着眼前的项链,叹息道:“还记得那句话么?以神龙之血为结,这条项链就是和凤凰之血配对的神龙之血,我们普岩族保存它已经有上千年之久了。玄月,你应该知道这两条项链的来历吧。”

    玄月有些激动的看着神龙之血,点了点头,道:“神龙之血和凤凰之血是教廷第一任教皇,神羽陛下和他妻子的饰物,传说是巨龙之王——神龙和百鸟之王——凤凰,用自己的鲜血制造而成的神器。有着巨大的威力。”

    普林点了点头,道:“对,你说的不错,这条神龙之血,正是当年神羽陛下之物。那时,其他种族不愿意归还我们普岩族的领地,神羽陛下出于歉意,将自己随身的护身神器送给了我们普岩族,成了我们族中的传世之宝。千年以来,我们从来都没有动用过它。而凤凰之血则一直由教廷保存着,就是玄月身上之物,他们本是一对,相生相辅。你们的功力现在都还太弱,根本无法发挥出这两件神器的威力。等到你们能够达到超越我的力量时,也许真的能呼唤出神龙和凤凰相助呢。在神器中,神龙之血和凤凰之血可以说是中级的神器了。”

    玄月一楞,道:“神器也分等级的么?”

    普林微微点头,道:“神器大约分为三极,难道你的长辈没有告诉过你么?像下级神器有些是可以凭借人类的力量创造出来的。据我所知,曾经有一位伟大的炼金术士,就凭借自己的力量和天下众多珍惜之物制造出了一样下级神器。而中级神器和上级神器到底是怎么来的,我也不清楚了。我只知道,上级神器的威力,即使是天神也很惧怕。”一边说着,他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了阿呆胸口处冥王剑所在的位置一眼。

    阿呆并没有注意到普林的目光,他楞楞的说道:“普林先知,您,您是说要把这条神龙之血送给我们么?”

    普林微微一笑,道:“不,是送给你。我已经把自己的魔法手札送给玄月了,这条龙神之血自然是你的了。”说着,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圆柱中的项链突然出现在他手上,在神龙之血出现的同时,蓝色的光芒大放,似乎有一声巨大的咆哮在远方响起似的。玄月胸口的凤凰之血同时发出强烈的红色光芒,和龙神之血互相映衬着,两条项链似乎都有着自己的灵魂,而此刻,他们似乎非常欢快似的。

    阿呆连连摇手,推却道:“不,不,那怎么行,这可是你们普岩族的传世至宝啊!我怎么能要?普林先知,您还是先收起来吧。”

    普林并没有收回,淡淡的说道:“阿呆,你收下吧,这件神器在你手上我很放心。既然是神器就应该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千年大劫将至,我希望它在你手上能够发扬光大,好好的利用它的威力,这也算是我们普林族给你们的报酬吧。能帮上救世主一把,是我们应该做的。”

    玄月看看普林,又看看阿呆,突然一把将普林手中的神龙之血夺了下来,塞到阿呆手上,嗔道:“让你拿,你就拿着,普林先知不是说了,以后咱们还要为他们普岩族出力呢,有了神龙之血,把握性会大的多了。大不了等一切结束之后,再还给他不就得了。”

    阿呆一楞,手中的神龙之血传来淡淡的温暖,全身充斥着暖洋洋的感觉,说不出的舒服。而且,这神龙之血似乎和自己很亲切似的,在进入阿呆手中之后,蓝色的光芒逐渐暗了下来,但其中蕴涵的巨大能量却并没有减少。

    阿呆道:“普林先知,那就算我先借用吧。谢谢您了。”

    普林微笑道:“神龙之血有催动的咒语,当你想使用它的时候,只要把自己的意念集中到神龙之血上,咒语你自然就会知道了。至于一些其他的作用,神龙之血的咒语和凤凰之血几乎相同,以后让玄月告诉你好了。”普林眼中流露出湛然神光,欣慰的说道:“我的使命终于完成了,普岩族的今后,就要看你们的了。玄月、阿呆,你们一定不要让我失望啊!”

    玄月拉住阿呆,道:“我们量力而为吧。普林先知,您还有其他的事么?咱们是不是该走了吧。岩石现在可还处于危险之中呢。你就不怕他被人害了么?那凶手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杀害岩石的妻子,恐怕岩石现在的处境也很危险吧。”

    普林眼中流露出一丝沉痛之色,叹息道:“岩石这孩子几乎是我看着长大的,他的命运早已经由上天注定,不是人力可以改变。他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就放心吧。我还有点事要像你们交代。在提鲁神庙中的提鲁战士你们看到了吧,说说你们的看法。”

    玄月和阿呆眼中同时流露出恐惧的目光,玄月道:“他们是我见过最危险的战士,即使是教廷的审判所中也只有高级的审判者才能和他们相比,你们普岩族高手真是不少啊!”

    阿呆道:“他们真的很强,尤其是刚才石窟门口那两名提鲁战士,只要他们出手,随便一个就可以轻松的把我们杀掉。”

    普林痛苦的说道:“这些提鲁战士,是我们普岩族最值得尊敬的英雄啊!你们知道他们是怎么来的么?我现在告诉你们,这可以说是我们族中最大的秘密。在千年前,我们普岩族险些因为那场浩劫而被灭族。经过了劫难之后,更是有着一蹶不振的危险。为了能够让我们普岩族继续发展下去,当时的族长决定,利用秘传的巫术来制造出最强大的战士。”

    阿呆惊讶的说道:“强大的战士是可以制造出来的么?”

    普林点了点头,道:“巫术是一门非常神秘的东西,和失传的亡灵魔法有些相象,使用巫术的人一定要付出一些东西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在我们普岩族中,记载着一种将人的潜力完全发挥出来的巫术,但是,它的代价却非常高昂,那就是——灵魂。”

    玄月和阿呆同时失声道:“灵魂?”

    普林黯然点头,道:“是的,灵魂,在使用这个巫术之后,就会献出自己的灵魂为代价。而使用了巫术的战士,虽然失去了灵魂,但**只要不被毁灭,却可以得到永生。那就是现在的提鲁战士。他们不但有着非常强大的攻击和防御能力,潜力被完全开发而出。最为恐怖的,是他们的自愈能力,只要不是身体完全粉碎或者残疾,他们可以说是不死的。”

    阿呆喃喃的说道:“为了得到强大的力量而献出灵魂,这,这似乎也太……”

    普林凄然道:“太邪恶是么?现在的这些提鲁战士,都是我们普岩族中的英雄,他们是为了我们普岩族的发展而付出自己灵魂的,他们将得到我们普岩族人永远的尊敬。使用这个巫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他必须要拥有强大的力量和坚定的信念,否则,巫术必然无法完成。每一个完成巫术的提鲁战士,都是我们普岩族最厉害的勇士。我们族中有一个测试之法,通过测试的战士,都会从先知那里得到巫术的使用方法和咒语,一旦有威胁到我们普岩族安危的情况出现,这些战士就会毫不犹豫的发动巫术,让自己瞬间成为强大的提鲁战士。当年,大劫之后,各个种族都把我们普岩族当成了一块肥肉,在他们想来,传承了上万年之久的我们,必然收藏着无数宝物。或明或暗的,他们无数次侵袭到我们的领地。在每一次最危险的时刻,我们族中的勇士就会利用巫术变成最强大的提鲁战士,去消灭敌人。当敌人被消灭以后,他们也失去了自己的灵魂和意识,只能由我这样的先知来指挥。正是因为如此,才让我们更加痛恨那些外族人。千年以来,我们普岩族经历的重大危难共有一百二十一次,而因为这些危难转变成提鲁战士的英雄,足有二百七十六人,除了有十一人在战斗中身体完全被毁灭以外,至今仍然有二百六十五名提鲁战士存活,他们年龄最大的,足有九百多岁。虽然他们的功力不会再增加,但却成为了我们普岩族最厉害的秘密武器。”

    阿呆不解的问道:“既然提鲁战士这么厉害,那有几十个不就够了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呢?”

    普林苦笑道:“我们普岩族共有三十多个部落,虽然现在完全无法和以前的盛世相比,但面积仍然不小,敌人的每次攻击,不可能都有提鲁战士在附近,在万分危机之时,为了保护自己的族人,那些强大的战士,必然会选择牺牲自己的灵魂而使用巫术,瞬间增强自己的力量。如果不是巫术的要求过高,千年以来,我们的提鲁战士只会更多。直到今天,一些贪图我们普岩族莫须有宝物的人还会偷偷的潜入我们的部落之中。所以,我们普岩族才会如此痛恨外族之人,不愿意与他们接触。”

    阿呆想了想,道:“普林先知,那您说,岩石大哥的妻子,这回会不会是被外人所杀呢?”

    普林摇了摇头,道:“我不清楚,今天晚上,一切的答案就会揭晓的。孩子们,我告诉你们关于普岩族提鲁战士的秘密,就是让你们明白,如果以后遇到强大的敌人时,我们普岩族的提鲁战士将会是你们最忠诚的伙伴。他们将成为你们最大的助力。”

    阿呆和玄月面面相觑,玄月叹道:“这些提鲁战士都是最可怜的人,我们宁可不要他们帮助,他们的灵魂都已经没有了,还是让他们静静的生活在提鲁神庙之中吧。您说呢?”

    普林眼中闪过一丝泪光,“你说的对,这些前辈为普岩族付出的太多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不过,就算你们不想让他们帮忙,我还是要把控制他们的方法告诉你们,因为,我的日子已经不多了。你们要向我保证,在我传授给你们提鲁战士的催动之法后,绝对不可以使用他们去达到自己的目的。同时,我还有另外一个要求,那就是,希望你们不要把知道自己是救世主的事告诉别人。一切都顺其发展比较好,如果让教廷知道你们就是他们寻觅的救世主,很有可能会限制你们的发展。玄月,你应该明白,我这句话是对你说的。”

    没等玄月回答,阿呆就急忙道:“普林先知,您为什么会日子不多啊!”

    普林叹息一声,道:“作为先知,我的寿命已经相当长了,毕竟,我泄露了天机,必然会受到天神的惩罚。虽然我不能完全看到自己的尽头,但应该已经为时不远了。”

    玄月和阿呆对视一眼,玄月道:“既然我们是你所说的救世主,那把这个消息告诉教廷不是更好么?以后也能得到更多的帮助。”

    阿呆道:“普林先知,您不会有事的,您一定能再活几十年。”

    普林抬起手,阻止玄月和阿呆说下去,脸上流露出淡然的笑容,道:“人的生命总是有限的,我也不能例外,我刚才说过,在先知中,我已经算年龄大的了。我的先辈们,有的连三十岁都活不到就去世了。我现在已经很满足了。玄月,我知道你身为教廷中人,如果不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教皇,恐怕内心难安吧。但是,你要记住我说的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那是神早已安排好的,如果受到外力的阻挠,命运就会发生些微的变化。像你们,现在就已经踏入了命运的巨轮,就只能按照自己的命运走下去。顺其自然是最好的选择,玄月,你明白么?”

    玄月若有所思不再吭声,普林颤巍巍的走到阿呆和玄月中间,他的身材并不算矮小,只是现在已经佝偻了,阿呆赶忙从一旁搀扶着普林的手臂,问道:“先知,您没事吧?”

    普林摇了摇头,道:“你们两个听我说,从现在开始,我要将提鲁战士的驱使之法教给你们,你们要发誓,绝不外传。”

    阿呆低着头道:“普林先知,我,我不想学。”

    普林叹息一声,突然伸出枯瘦的右手,摸向阿呆的胸前,阿呆一惊但却并没有反抗,那只枯瘦的手已经隔着衣服摸到了装有冥王剑的皮囊之上。冰冷的邪力从剑柄处散发而出,石室中顿时冷了下来,玄月不禁打了个哆嗦。

    普林收回自己的手掌,他似乎并没有被那滔天的邪恶之力所影响似的,“孩子,世间万物本不分善恶,不论是什么,都要看你用在什么地方,用之善则善,用之恶则恶,提鲁战士和你胸口处的邪恶之物一样,他们本都不应该存在于世间的。但是,他们现在既然已经存在了,与其让他们闲置或者被心术不正之人利用,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利用他们来做些好事呢?我之所以要把提鲁战士的驱使之法教给你们,并不是让你们带领他们去做什么。只是希望,如果以后我们普岩族发生什么变故,或者大陆的浩劫需要我们普岩族出一份力,你们可以利用这些普岩族的英雄来帮助你们,只要是为了正义,我想,这些英雄在九泉之下也会含笑的。”

    普林眼中流露出慈祥的目光,从阿呆身上扫到玄月身上。两人顿时都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阿呆低着头不吭声,玄月想了想,道:“既然您这么说,那就开始吧,我向您保证,不到必要时候,绝不轻易动用贵族的提鲁战士。”

    普林欣慰的说道:“好,你们能明白我的用意就最好了。咱们现在开始。其实,驱使提鲁战士的方法并不困难,他们虽然并没有灵魂,但却并不排斥自己熟悉的事物。你们虽然不是我们普岩族人,但玄月得到了我的魔法手札,而阿呆得到了神龙之血。有了这两样东西,你们再学习起驱使之法就要容易的多了。”说着,普林将提鲁战士的驱使之法详细的解释给玄月和阿呆听。

    一个小时后,普林深吸口气,道:“能说的,我已经都告诉了你们。你们现在的能力太弱,还不足以使用这驱使之法,尤其是玄月,你本身是神圣体质,如果想使用这驱使之法,就必须有空间系魔法作为辅助。毕竟,提鲁战士是通过巫术转化而来的,他们也可以被成为黑暗武士。有机会,你一定要好好修炼我传授给你的魔法手札,知道么?”

    玄月点了点头,普林刚才教给他们的,其实就是如何创造出提鲁战士的巫术,以及巫术的控制之法,这是玄月和阿呆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东西,一时之间很难接受。巫术的力量是非常神秘的,就连普林先知也只知道这个变成提鲁战士的巫术而已。

    普林道:“你们这次通过我们普岩族领地要去什么地方?能告诉我么?”

    玄月看了阿呆一眼,道:“我们要去死亡山脉寻找极品魔法水晶。”

    普林一呆,道:“什么?你们要去死亡山脉?那里可是大陆上最危险的地方之一啊!你们的胆子真是太大了。”说完,他脸色凝重的在空中画出一个六芒星,不断快速的念着咒语,足足顿饭的工夫才停了下来,普林明显松了口气,道:“我已经替你们推算过了,虽然此行你们会面临很多危险,但应该能平安回来,一切小心吧。”

    阿呆早已经对普林非常信服,听他这么说,原本的一丝担心顿时消失了,道:“那这么说,我们能够得到魔法水晶了?”

    普林咳嗽几声,有些喘息着道:“对自己要有信心,要有克服一切困难的信心。是否能够成功,完全要看你们自己的。走吧,是该离开这里的时候了,时间差不多了,岩石的事情已经差不多该解决了。”

    阿呆一楞,刚想说些什么,他的肚子却响了起来。时间过的太长了,中午吃的东西早已经消化掉了。

    玄月扑哧一笑,默念咒语,从凤凰之血中取出几个馒头递给阿呆,道:“你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先知,您要不要来点?”

    普林苦笑道:“真不好意思,忘记你们还没有吃晚饭呢,咱们走吧,等处理完岩石的事,我一定让族长好好款待你们。”说完,带着玄月和阿呆走出石室。当他们走出两扇石门时,两名提鲁战士并没有阻拦,普林道:“这两位提鲁战士是族中最强大的战士,他们是几百年前族中最强大的勇士用巫术转变而成的,可以说是提鲁战士之王。虽然未必能比的上大陆的剑圣,但也相去不远了。为了保护我们普岩族的历史才会站在这里。玄月,我的魔法手札上面有进入这里的方法,在最后面。以后如果必要,你可以来这里指挥他们。”说完,他向前走去。玄月和阿呆的目光从提鲁战士王身上扫过,目光中都流露出黯然之色。

    玄月隐隐感觉到,这位为了族人牺牲三十年寿命的普林先知,似乎在述说着自己的遗嘱。

    …………

    夜已经很深了,夜晚的天空没有一丝星光,层层乌云遮挡住皎洁的明月,使大地陷入黑暗之中。偶尔清风吹动树叶,会带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提鲁神庙外的一间石屋外。

    岩力正坐在石室门口的台阶上,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块布,不断擦拭着他那两柄战斧,“岩巨大哥,你说今天晚上那个凶手会来么?咱们是不是应该在这里多布置些人手,让那家伙来得去不得。哼,只要让我抓住那混蛋,我就喀嚓一下,砍死他。”说着,还拿手中的战斧比画了一下。他们已经在这里守了半宿,却一直没有任何动静。夜已经很深了,部落中的普岩族人早已经睡下了。

    岩巨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阿力,你岁数也不小了,怎么还那么冲动,也不多动动脑子。如果这里安排的人太多,凶手怎么会上当呢,而且,咱们俩在族里也算的上是高手了,就算敌人再强,咱们顶一阵子,缠住他还是不成问题的。到那时,再招来其他族人,肯定能把凶手抓住。”

    岩力打了个哈欠,道:“岩巨大哥,我小时候你就老教训我,现在我也老大不小了,你就别老说我了行不行。真是好困啊!天赶快亮就好了。岩石大哥真是可怜,云儿姐姐就那么去了。老天真是不长眼啊!连云儿姐姐那样的好人他也不保佑。”

    岩巨斥道:“别乱说,要是让族长大人听见了,有你好受的。”

    岩力哼了一声,道:“族长也真是的,如果我是他,一定安排大量的人手来保护岩石大哥,找凶手虽然重要,但先把岩石大哥救回来不是更重要么?可他呢,不但只让咱们两个来这里守卫,还把先知的话传遍整个部落,这不是将岩石大哥致于危险之中么?云儿姐姐死了,岩石大哥这么可怜,我都没看他有太多的悲伤,当初云儿姐姐嫁给岩石大哥他就不同意。没准这回云儿姐姐死了,他正高兴呢。”

    岩巨一把将岩力从地上拽了起来,沉声道:“怎么越说你,你越来劲,族长也是你能议论的么?”

    岩力也知道自己的话过分了,将战斧插在背后,道:“岩巨大哥,我刚才可什么都没说过。”

    岩巨微微一笑,道:“你啊!要是能把自己那冲动的性格改一改,就会更得人心了,族长也不会不放心让你出去历练……”

    岩力苦笑道:“天天在部落中待的我都快闷出鸟儿来。岩巨大哥,你说,如果岩石大哥他清醒不了的话怎么办?他可是族长唯一的继承人啊!我们的族人肯定不会允许一个没有意识的人继承族长之位吧。希望他快点醒过来才好。”

    岩巨眼中闪过一道淡淡的光芒,淡然道:“如果岩石兄弟真的醒不过来,恐怕族里就要由德高望重的长辈们推选一名新的继承人了。”

    岩力神色一动,道:“如果真的要推选继承人的话,族里谁能比的上你岩巨大哥的威信,在咱们这一代中,就算岩石大哥也比不上你啊!”

    岩巨微微一楞,皱眉道:“岩力,你少说两句吧,打起精神来,凶手随时会出现,咱们今天的使命可是很重啊!”

    岩力冷哼一声,道:“我就怕那凶手不敢出现,只要他来了,我就不信他能活着回去。”

    岩巨走到岩力身边,拍拍他宽厚的肩膀,道:“岩力,有一件事你说的很对。”

    岩力一楞,问道:“什么事?”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