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普岩历史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普林眼中光芒大放,喜道:“那就对了,教皇大人真实神力高深啊!即使在抵抗血日之时,仍然能够得到一些天神的指引。如果不是教皇大人和教廷的众位祭祀,早在五年前,劫难就已经发生了。不过,现在的时间已经不多,在神圣历千年整的时候,劫难将无法阻止。我耗费了三十年的寿命,得到的指引全文是:善良与邪恶的结合,光明与黑暗的统一,以凤凰之血为引,穿越了重重阻隔,以神龙之血为结,爱之永生。这里面就包含了教皇大人所说的字,应该没有错了。你们,就是,受到天神指引的救世主。”

    阿呆发现,玄月的小手中充满了冷汗,救世主?这个词汇对他来说太陌生了,不禁脱口问道:“什么是救世主?”

    普林先知勉强抑制住内心的兴奋,解释道:“救世主,就是受到天神指引,解除人间劫难之人。血日临空的迹象表明,劫难即将来临。而教皇大人和众位祭祀凭借着自己精纯的神力逆天而行,强自将劫难到来之期推后。但尽管如此,劫难也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天神并没有抛弃我们,他还是眷顾我们的。在他的指引下,出现了你们,能够力挽狂澜于即倒的救世主,天神会指引你们挽救世人。”

    玄月皱眉道:“普林先知,你有什么理由,证明我们就是救世主呢?”

    普林微微一笑,道:“我当然有充足的理由,我会解释给你们听的,先告诉我,你们叫什么名字?”

    玄月道:“他叫阿呆,我叫玄月,普林先知,你就快告诉我们吧。”

    普林点了点头,道:“善良与邪恶的结合形容的就是阿呆。阿呆是个善良的孩子,但在他身上,却拥有着至邪之力。”

    玄月一惊,看向阿呆,阿呆下意识的摸上了胸口的冥王剑,连连摇头道:“不,不,我从来没有做过坏事啊!”

    普林微微一笑,道:“你不要激动,我所说的邪恶是物的邪恶,而善良,则是你本身的品质。你知道为什么我能确定你就是善良与邪恶的结合么?不光是因为你刚才为救玄月的表现。你看。”不知道他从那里变出了一个水晶球。普林默念几句咒语,水晶球上发出淡淡的光芒,里面出现了模糊的影象,影像渐渐清晰起来,正是阿呆等人准备进入提鲁神庙时的景象。前面几人进入神庙都没有什么特殊的,而当玄月走入神庙之时,她的影象变成了淡淡的红色,一个凤凰形态的红色能量将她包围在内。而当阿呆走到神庙大门时,全身则散发出淡淡的灰色光芒,水晶球一暗,影象消失了。收起水晶球,普林道:“这是你们进入神庙时的影象,而我布置的探询防御魔法阵竟然被阿呆破了。本来,即使是比你再厉害几倍的人,也不能破坏我的魔法阵。但是,你身上那至邪之物却可以,明白了吧。而你在进入到神庙之后的种种表现告诉我,你的心性又是那么的善良。所以,我更加肯定了,你就是真正的救世主。那句‘善良与邪恶的结合’形容的就是你,而光明与黑暗的统一,则正说明玄月和你之间所产生的反差。至邪之物带给你的,是黑暗的能量,而神圣教廷出身的玄月,则是光明的代表。之前我也没有想到救世主会是两个人。直到我发现玄月身上带有神圣教廷至宝凤凰之血后,才肯定了这个想法。以凤凰之血为引,不就是形容的玄月么?而以神龙之血为结,呆会儿我会告诉你们。至于爱之永生我也不明白,以后就只有你们自己来领悟了。”

    阿呆和玄月面面相觑,他们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玄月道:“普林先知,您把我们叫到这里来,难道就是为了确认我们救世主的身份么?我可不想当什么救世主,以你们这些修为高深的人都做不到的事,我和阿呆怎么能行呢。有件事我不明白,为什么您会耗费自己三十年的寿命来预测救世主这件事呢?为大陆着想,好象应该是教廷的事情吧。就算劫难降临,也未必会威胁到你们普岩族族啊!”

    普林苦笑道:“不错,我并没有那么伟大,我所在乎的,只有我们普岩族的生死存亡,当初我所想预测的事,也是普岩族的未来。但是,种种预兆表明,如果我们普岩族想发展下去,在大陆上始终占有一席之地,就必须要度过这次千年大劫,而救世主不光是整片大陆的救世主,也是我们普岩族的救世主。我之所以让你们来到这里,就是想把我们普岩族千年以来的秘密告诉你们。希望能帮助你们成为真正的救世主,早日度过劫难。我们普岩族所受的苦难已经够多了,我不能看着他走向灭亡啊!”

    阿呆道:“普林先知,您的意思我还不是很明白。您是想让我们帮你们普岩族做什么事情么?”

    普林道:“也可以这么说吧,当然,我不会白白的让你们帮忙。你们先听我说完整件事情的经过,然后我再告诉你们,我们普岩族需要怎样的帮助。不管是在索域联邦之中,还是在整片大陆来说,我们普岩族可以称为历史最悠久的民族之一。我们是大陆上最早出现的人类。我们普岩族的历史,可以追述到上万年之前。而现在的三大帝国和索域联邦都是千年前,第一任教皇,当时的救世主封印完魔神后才形成的。”普林走到石窟的洞壁处,指着石壁上的一幅壁画,道:“你们看。”

    阿呆和玄月顺着他指的部位看去,在宝石不算很强的光亮照耀下,那幅壁画上的颜色已经有很多地方都剥落了,只能看到上面画着许多的人,他们穿着用野兽皮毛做成的衣服,高举着最原始的兵器,似乎正在向某个方向狂奔着,其中有一个身材最魁梧的大汉,头上棕色的长发散乱的披散在身后,一脸的兴奋之色,高举手中的标枪,似乎在吆喝着什么。普林道:“这是我们普岩族至今保存的最完整的一副远古壁画。画上的这群野人,就是我们普岩族的祖先。而这名身材魁伟的大汉,就是我们普岩族第一任族长,这副壁画据今到底有多长时间,我也不清楚,应该不会低于万年吧。我们的祖先,那时候还过着最原始的生活,从那时候起,我们普岩族就是最爱护自然的种族。”

    普林上前几步,指着第二幅大壁画,道:“这大概是前一幅壁画千年之后的样子。”

    第二幅壁画上面,画着一片山谷,大山的石壁上,有一个又一个的石洞,身穿布衣的普岩族人,正在不断的从岩壁中进出着。普林解释道:“经过千年的发展,我们普岩族已经开始具有了自己的文明,虽然仍过着穴居的生活,但那时候的普岩族人,已经开始耕作了。”他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又上前几步,指着第三幅壁画,壁画上画着成千上万的普岩族人,穿着整齐的皮制盔甲,手上拿着长柄战斧,排列成整齐的队伍,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普林道:“这是大约五千年以前普岩族人的样子,那时候,我们普岩族已经向着最强大的方向发展着。你们是不是看这些战士有些眼熟。不错,他们就是神庙中那些提鲁战士的原形。你们看第四幅壁画。”

    第四幅壁画上面只画着一个人,一个全身肌肉虬结的壮汉,他下身穿着一条普通的布制长裤,赤luo着上身,双手高举长柄战斧,似乎在大声怒吼着什么,全身散发着耀眼的黄色光芒。普林的眼中流露出崇敬的目光,叹息道:“这壁画上的人,就是我们普岩族最伟大的英雄,提鲁战神,是他带领着我们普岩族走向了最为辉煌的日子,现在的提鲁神庙就是为了纪念他而建造的。在提鲁战神的带领下,我们普岩族的疆界成倍的扩大,三十年的时间,大陆上四分之三的地方,完全被我们普岩族所占领,那时的大陆,已经可以称为普岩大陆。我们分散在各地的族人,和当地的一些落后部落相互通婚,才会有了大陆上现在那些各种皮肤的人类。除了和我们历史同样悠久的南绸人以外,我们普岩族可以说是现在大陆人类的祖先。哦,你们也许还不知道,现在的华盛帝国,就是南绸人的后裔。那时的南绸人并不像我们普岩族那么喜好扩大疆域,他们是一个爱好和平的种族。虽然只在大陆上占据很小一部分地方,但他们却得到了我们族人的尊重,始终能够和平相处。事实证明,南绸人比我们更要聪明,至少,他们现在仍然占领着大陆上接近四分之一的土地。”

    普林在说到普岩族统治了大陆四分之三的疆域时,眼中流露出骄傲、兴奋的神色,似乎他自己就曾经身处其中似的。尤其是看向壁画中提鲁战神的目光,更是充满了崇敬与钦佩。阿呆和玄月已经被他的故事深深的感染了,两人静静的听着普林的叙述,完全沉浸在几千年前的故事之中。

    普林走到第五幅壁画前,这是石窟中最大的一幅壁画,几乎占据了洞窟五分之一的石壁,壁画上的样子和现在普岩族的部落很像,到处都是石制的房屋,普岩族人各个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大家各忙各的,一幅盛世的模样。普林叹息一声,道:“我们普岩族的全盛时期保持了三千年之久,在那三千年中,我们完全成了大陆上的主宰。这就是当时的景象,几乎在大陆每一个角落中都有着相同的部落。”

    一边说着,普林继续向前走去,来到第六幅壁画之前,第六幅壁画上,画的是一座城市,虽然城墙矮小,没有什么过多的建筑,但那仍然是一座城市。普林叹息一声,道:“大陆的地域实在太广阔了,虽然我们占领了大部分土地,但由于距离过远,那时很多东西还是非常落后的。我们的族人逐渐分离成几个部分。也就是现在的白色人种、黑色人种还包括红飓族那样的红发人种。他们在原本当地人的习俗影响下,逐渐脱离了我们普岩族的统治,形成了自己的国家。他们甚至连最根本的爱好自然都抛弃了。开始破坏森林,建立起最初的城市。我们当时的族长因为大家都是普岩族的后裔,并没有责怪他们,毕竟,我们的普岩族人,仍然占据着大陆一半以上的土地。”

    普林眼中流露出忧愁的神色,走到第七幅壁画前,壁画上画着一幅硝烟弥漫的样子,似乎几个种族之间正在进行着战争。普林道:“虽然我们并没有去征讨那些分离的种族,但他们发展的速度实在太快,在很多方面都已经超过了我们。终于,他们耐不住寂寞,联合起来向我们普岩族发动了战争。在那次战争中,双方的损失都非常大。但毕竟我们普岩族的人口处于绝对的优势,最后以我们胜利而告终。那大约是一千二百年前的样子。那次战争之后,就出现了现在天金帝国的前身和落日帝国的前身。像亚链族那样的种族也在大战后逐渐发展起来。而我们普岩族的领地虽然并没有减小,但由于战争中死去了大量的族人,使我们根本无法兼顾到全部的疆界。由于战争的洗礼,让所有种族都受到了很大的创伤,大家都进入了休养生息的阶段,而我们普岩族也从那时开始,从全盛走向衰落。”两行清泪从普林眼中流出,他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叹息一声,他走向了第八幅壁画。

    第八幅壁画上,画着一群人,不,那并不能称之为人,因为他们的皮肤是绿色的,手上长有尖刺,人的外形并不能掩饰他们身上散发出的邪恶之气,红色的眼眸充满了妖异的色彩,在这群人的正中央,有一个身材是普通绿人三倍高的巨人,他背生双翼,那绿色的羽翼周围长有尖刺。额头上,有一只独角,双手的尖刺上闪烁着耀眼的寒光,凶恶的样子让人不寒而栗。玄月失声道:“这,这不是远古魔神么?”

    普林点头道:“不错,他就是远古魔神,也可以说,他就是暗魔人参拜的魔神。当时,战争之后,和平保持了不到一百年,大陆上突然出现了这种绿色人种,他们凶狠残暴,天生就充满了破坏力,他们,就是现在数量极为稀少,但却并没有灭族的暗魔人。而这个被你称为远古魔神的家伙,也就是暗魔之神。他的力量之恐怖,根本不是你们现在所能想象的。暗魔人的繁衍速度非常快,包括我们普岩族和华盛帝国的南绸人在内,没有谁知道他们是怎么出现在大陆的。他们的出现,简直就是当时人类的噩梦。教皇大人应该知道,千年前的那场浩劫,就是由暗魔人而起的。开始时,他们的数量并不是太多。但他们的身体确实强横。凭借着超过普通人太多的实力,他们迅速占领了大陆一小块地方,凡是和他们作对的种族,都遭到了灭族之祸。五十年,仅仅五十年的发展,暗魔人已经超过了千万。那都是我们当初的失误啊!如果我们不是为了自己休养生息,而在他们刚刚出现时扼杀他们,就不会出现后来的结果了。暗魔人向所有种族发动了进攻,上百万暗魔战士冲入了大陆,仅仅五年的时间,他们竟然占领了大陆上一半的领地,而那时,最先遭到屠戮的,就是我们普岩族。我们普岩族虽然实力强大,但由于准备不足加上暗魔人天生的强横,根本无法阻挡他们前进的脚步。五年,仅仅五年的时间啊!我们普岩族人的数量锐减到先前的五分之一。”说到这里,普林不禁痛哭失声,深深的为自己的族人而悲伤。

    良久,普林的情绪才平复了一些,他上前几步,走到第九幅壁画前,壁画上,画着一名高大的青年,他手中拿着一柄魔法杖,淡淡的白色光晕从他身上发出,在他身后,是无数的各族士兵,最让阿呆和玄月感到惊奇的是,在他头顶的高空中,竟然还有十几条传说中的各种颜色的巨龙盘旋飞舞着。而在他面前,则正是由暗魔神统帅的暗魔族。普林叹息一声,道:“就在我们普岩族快要被灭族之时,救世主出现了。在他的指引下,大陆上各个种族团结一心,在远古巨龙的帮助下,和暗魔族进行了最后的决战。当战争结束之时,虽然在救世主英明的率领下,我们消灭了绝大部分暗魔族人,但是整片大陆的人类数量锐减到劫难之前的五分之一,而我们普岩族更是只剩余不到百分之五的人数。救世主发动了毁天灭地的禁咒,虽然没有消灭掉所有的暗魔族人,但也完全限制了他们的繁衍能力。直到现在,暗魔人仍然是各个国家剿灭的对象,不过,经过那次战争之后,他们逐渐从地上转入地下,很难发现他们的踪迹,据我估计,他们的数量不会太多。”

    听到这里,阿呆不禁想起了当初和哥里斯做船时遇到的海盗,哥里斯当初就告诉过他,那绿色皮肤的,就是暗魔人。

    普林脸色沉痛的走到最后一幅壁画前,这幅壁画上画的,是一群魔法师装束的人类围着暗魔神的样子,人类这边为首的,正是那被普林称为救世主的人类。暗魔神全身流淌着绿色的血液,在他脚下正有一个巨大的魔法六芒星若隐若现。普林道:“终于,在人类消灭掉暗魔族之后,在救世主的带领下,将暗魔神围在一座大山上。在那里,集中了人类所有的高级魔法师和最强大的战士,在救世主的帮助下,成功的杀死了暗魔神,并将他的残躯和灵魂封印在山脉之中。那里,就是现在的死亡山脉。”

    玄月和阿呆倒吸一口凉气,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正准备去的地方,竟然真的是封印远古魔神之所。

    普林的身体似乎很虚弱似的,他勉强凭借木杖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悲戚的说道:“在那场巨大的浩劫中,损失最严重的就是我们普岩族。但是,到头来,当大陆重新恢复和平的时候,我们却被所有人淡忘了。他们并没有归还我们的土地,理由是我们的人数根本不够统治那浩大的疆界。在救世主的指引下,大陆重新划分为五大块。也就是现在的天金帝国、落日帝国、华盛帝国、索域联邦和神圣教廷。而我们普岩族剩余不多的人,就成了索域联邦中的一个种族而已。普岩族在经历了几千年的辉煌之后,终于走向了衰败。当初,如果不是我们普岩族用族人的生命拖住了暗魔族前进的步伐。救世主他也不能让所有人类归心,得到最后的胜利啊!可是,我们普岩族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尊敬。”

    玄月皱眉道:“普林先知,您说的这个救世主,是不是就是我们教廷的第一任教皇神羽陛下?”

    普林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口中的救世主,就是第一任教皇神羽陛下。我们普岩族从来从来都没有记恨过教廷,因为没有神羽陛下,就没有今天的大陆。当时,他对我们也已经很照顾了。但是,我们却恨其他所有的种族,是我们普岩族牺牲了族人的性命保全了他们大部分人,但是,当神羽陛下提出归还我们领地之时,他们竟然闪烁其词不愿归还。神羽陛下也是由于那件事心灰意冷才会归隐在教廷神山之中。但神羽陛下所做的一切是不会被忘记的,他归隐的那年,就被称为神圣历元年。”

    阿呆道:“普岩族真的很可怜啊!死了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那是多么庞大的数字啊!普林先知,您别难过了。”

    普林黯然摇头,道:“一切都已经是千年前发生的事情,我难过又有什么用呢?在神羽陛下归隐的时候,他曾经说过,千年之后,大陆会出现再一次大劫,那时的劫难如果无法度过,大陆将重新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千年将至,大劫即将来临,而能挽救人类的,就只有你们了。”

    玄月皱了皱眉,道:“我还是不能相信,我们就是那所谓的救世主,以我们的力量,在大陆上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作为,更帮不上您什么。我觉的,您还是应该去找教皇大人谈谈的好。”

    普林摇头道:“不,能帮上我们普岩族的,正是你们。即使是教皇大人,也无法违反神的旨意,现在你们的力量虽然不足,但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今天所做的一切。其实,我并不想要求你们什么。我只是希望,当劫难来临之时,你们能保住我们普岩族的血脉,让我们的族人,继续在大陆上发展下去,我也就满足了。”

    没等玄月说话,早已听的热血沸腾的阿呆冲动的说道:“普林先知,我答应您,如果大陆上真的有什么劫难的话,我一定帮助你们普岩族度过难关。”玄月用力捏着阿呆的手,但仍无法阻止他说出自己心里的话。

    普林脸上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颤声道:“孩子,谢谢你,我们普岩族的未来,就全靠你们了。玄月,我知道你身为教廷中人有很多顾忌。但我这么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会欺骗你们么?我只是希望,我的族人能够活下去而已,这样,我的心愿也就达到了。”

    玄月瞪了阿呆一眼,道:“普林先知,如果一切真如您所说,我答应您,一定尽力保住你们普岩族。当然,我指的是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以我们现在的能力,别说保护你们普岩族了,就是保护我们自己都成问题。”说完,她眼底流露出一丝狡颉的目光。

    普林微微一笑,道:“你这个丫头,虽然年纪不大,但到真是个鬼精灵。我现在对你们说什么,也不如你们以后亲眼看到来的真实。记住你们今天的话。让你们帮忙当然不是无偿的,你们跟我来。”他手中木杖轻挥,最后一张壁画处的石壁突然裂了开来,露出一个窄小的缝隙。普林率先走了进去,玄月冲阿呆低声道:“你怎么那么傻,第一次见面,你怎么能那么冲动的答应他的请求呢?即使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话,在普岩族这么危险的地方,你……,算了,不说你了,说你你也不明白。快走拉。”说完,扯着一头雾水的阿呆走进了石壁的裂缝之中。

    这里并不能称之为另一个石窟,因为地方实在太小了,只有十几平米左右,所以只能称之为石室。周围都是参差不平的石壁,在石室中央,有一个高约一米左右,边长大约为半米的正方形石台。普林先知正站在石台前,见阿呆和玄月进来了,道:“第一次见面,就请你们帮助我们普岩族,实在是很冒昧,为了表达我们的诚意和增强你们的实力,我分别送你们一人一样东西。玄月你过来。”

    玄月看了阿呆一眼,松开和阿呆互握的小手,走了过去。普林先知叹息一声,道:“孩子,普林是我的真名字,我在大陆上,还有一个假名,早年,我在大陆上闯荡时,一直用那个名字,那个名字叫圆木。”

    普林的话虽然说的很平静,但听在玄月耳中却如同炸响一个惊雷似的,她身体一晃,大惊失色道:“什么?你是圆木魔导师。”在大陆上,除了神圣教廷以外,只有三名达到魔导师级别的魔法师。一个就是现在天金帝国的国师魔法师工会的会长,擅长火系魔法的魔导师拉尔达斯。第二个,就是落日帝国的首席宫廷魔法师,擅长风系魔法的比因落格。而最后一个,也是大陆上最神秘的魔导师,擅长空间魔法的圆木。在三大魔导师之中,要论攻击实力,肯定是火系魔导师拉尔达斯最厉害,但是,如果论综合实力,则就要属空间魔导师圆木了。他的空间魔法曾经震惊一时,连玄月的父亲,教廷最年轻的红衣祭祀玄夜都倍加推崇。

    普林微微一笑,道:“怎么?我不像么?但事实却正是如此。你在这里之所以无法使用魔法,就是因为我用空间系的魔法阵限制了魔法元素的出入。自从血日出现以后,我就在大陆上消失了,因为我在等,等待你们的出现。不要太惊讶,我就是圆木。而我要送给你的,则是我的魔法手札。我的空间魔法虽然不敢说比的上教廷的神圣光系魔法。但在我们普岩族历代先知的研究下,还是有一定威力。我知道你身上的宝贝很多,所以,这本魔法手札应该是你最需要的。我看的出,你有过人的魔法天赋,只是后天努力不足而已。我的空间魔法和你原本修炼的光系魔法并没有相冲之处。反而可以互补,你要努力了,否则,以后你的成就将远远比不上阿呆。”一边说着,普林虚空一划,空中出现一道裂缝,他随手一抓,一本很厚的皮制手札出现在玄月面前。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