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提鲁神庙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最后一个轮到阿呆了,他忐忑不安的走了过去,突然,一股异常巨大的压力压的阿呆险些喘不过气来,似乎要将他挤碎似的。周围的二十名提鲁战士动了一下。就在阿呆以为自己的冥王剑被发现之时,胸口上的冥王剑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能量波动,一股冰冷至极的能量瞬间将他全身包围在内,周围的压力顿时消失不见。神庙大门顶端的一块石头突然冒出一股青烟,发出咯的一声。阿呆吓了一跳,以为是神庙发现了自己身上的武器,赶忙伸手向胸口摸去。虽然冥闪那招他只试探着练习过一次,但他却感觉到,自己似乎有把握使用出那一招似的。

    周围的提鲁战士们并没有再动,依然双手持战斧站在原地,阿呆快步走入了提鲁神庙之中,这才松了口气。冷汗已经浸湿了内衣,他非常后怕的想到,为什么自己刚才竟然想用冥王剑呢,如果冥王剑出鞘,那至邪之力散发而出,恐怕周围那二十名提鲁战士都会死去。也许,是那莫名其妙的压力才会让自己有了动用冥王剑的念头吧。放下按在胸口的手,阿呆深吸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快步向玄月追去。

    进入神庙,是一条狭长的甬道,甬道两旁每隔十米一边就会有一个火把,火把的光芒不是很亮,甬道中显得非常昏暗。众人都非常谨慎,一边走着,一边向四周看去,大家都有一种被人注视的感觉,似乎神庙中蕴涵着一种特殊的能量似的。

    玄月回头看到追上来的阿呆,低声问道:“你怎么这么慢?”

    阿呆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快走吧,月月,你有没有觉的这里非常神秘啊!”

    玄月点了点头,摸了摸胸口处有些发烫的凤凰之血,低声道:“这座神庙似乎存在着一种特殊的能量,非常庞大。”

    岩巨似乎发现了阿呆和玄月的交谈声,扭头瞪了他们一眼,阿呆赶忙住口,不再说话。

    岩巨和岩力带着众人在神庙中拐过几个弯,前面豁然开朗,甬道变得宽阔起来,又向前走了几十米左右,突然周围变得异常空旷,两边再没有火把出现。岩巨和岩力止住脚步停了下来。岩力恭敬的说道:“族长,我们已经把人带来了。”

    突然,扑扑声传来,周围骤然间亮了起来,几十个巨大的火把同时点燃,原来这是一个足有几百平米的大厅。大厅两旁站立着上百名提鲁战士,和外面的战士一样,他们也都手持巨大的长柄战斧,正前方有一个几十米的高台,高台上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名高大的普岩族人,看上去六十岁左右,一身灰色的长袍遮盖住他高大的身躯,棕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双目神光电射,灼灼的目光看的阿呆等人非常不自在。在他身旁的一人,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内,看不清面貌,到像个魔法师,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灰袍老人一挥手,岩巨和岩力退到一旁,低着头,神态甚为恭谨。

    “外族人,你们好,欢迎你们来到我们普岩族的提鲁神庙。我是普岩族族长岩非,这位是我们族中的普林先知。在我儿岩石身上发生的事是谁都不愿看到的,他现在仍然处于呆滞之中。之前岩力很不冷静,曾经试图伤害你们,我替他向你们道歉。现在,请你们把遇到我儿子的过程详细的说一遍,不要有任何遗漏。”岩非的神情极为沉重,显然在为自己儿子的遭遇难过。

    听到岩非说话如此客气,月痕不由得松了口气,上前一步,道:“尊敬的普岩族族长您好。我们几人都是佣兵,正准备去天元族完成一个佣兵任务,路经贵族领地,……”月痕的表达能力很强,详细的将如何遇到岩石,以及后来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

    听完月痕的叙述,岩非陷入了沉思之中,良久,他看向身旁的黑袍人,道:“普林先知,这件事您怎么看。”

    低沉而苍老的声音回荡在大厅之中,“族长,以我的能力只能遇知未来中一些影象,却不能判定所有的事,我已经去看过岩石和云儿的尸体了,可以肯定的是,眼前这些外族人却并不是杀害云儿的凶手,难道您看不出,他们都是童贞之身么?您还记得在岩石小时侯我曾经说过,他二十六岁那年有一劫,此劫对岩石的影响非常大。此劫虽然会对岩石造成很大的伤害,但却并没有性命之忧,劫数发生之时,也正是他新生的开始,他会遇到一生中的贵人。那位贵人,就是能带着兵器进入神庙之人。只要这位贵人在,岩石必能化险为夷。不过,此次行凶之人如果在岩石恢复清醒之前杀掉他,岩石将永远沉寂在地狱之中,不能得到永生。”

    岩非一楞,道:“普林先知,您说的那位贵人是谁?”

    普林先知撩起头上的黑色斗篷,露出满头白发,苍老的脸上布满褶皱,但却有一双无比澄澈的眼睛,似乎能看透世间的一切似的。即使是目空一切的玄月,在看到这双眼睛的时候,也不由得低下了头。大厅中,惟有阿呆能够和他对视而不被影响。普林先知扫视了阿呆众人一眼,道:“这个人已经出现,就在这群外族人之中。但此乃天机,不能轻易泄露,请族长对这些外族人善待之。从明天开始,让他们同岩石相处,必能使岩石从悲痛中走出来。不过,在这之前,您一定要保护好岩石的周全。”

    岩非眼底流露出一丝喜色,道:“谢谢您普林先知,岩巨,岩力,今天晚上就由你们率领族中战士保护岩石的安全。”

    岩力有些纳闷的道:“尊敬的普林先知,既然这群人中有岩石大哥的贵人,为什么不让他们现在就去和岩石大哥在一起呢?那样他们不是能更快的帮岩石大哥恢复过来吗?”

    普林先知慈祥的一笑,道:“岩力,你还是那么莽撞。这一切自有天意安排,我不便多讲,按照族长的吩咐去做吧。”

    岩巨拉了岩力一下,道:“谨尊族长指示。”

    岩非若有所思的看了普林先知一眼,冲阿呆等人道:“那好,岩力,你带着这些外族人先去休息吧。等明天一早,就按照先知的办法,请众位客人和岩石相处。”

    岩力答应一声,看向阿呆等人的目光柔和了许多,淡淡的说道:“各位,请吧。”

    就在阿呆等人要跟着岩力和岩巨离开之时,普林先知突然说道:“等一下。”

    众人茫然回首,看向普林,普林道:“这位小兄弟和这位小姐请留一下。我有话要对你们说。”

    不用普林刻意指出,阿呆和玄月同时感觉到普林说的是自己,玄月问道:“您有什么话不能现在说么?”在玄月眼中,面前这个老先知是除了教廷红衣祭祀和教皇以外,唯一能让她感到心惊肉跳的人,说话也自然的客气了不少。

    普林先知微微一笑,道:“有些话是必须单独和你们说的。难道你们不愿意听我这个老头子叨唠么?”

    普林慈祥的笑容深深的感染了阿呆,亲切的感觉如潮水般涨满他的心扉,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但似乎已经认识了很久远的一段时间似的。

    月痕冲阿呆和玄月使个眼色,道:“既然先知有话对你们说,我们就先回去了。”

    岩非咳嗽一声,道:“岩巨、岩力,你们还不赶快带客人去休息。岩石的安全晚上就由你们负责,千万不要出任何差错。”

    岩巨和岩力对视,躬身道:“是。”说完,带着月痕等人一起从原路返回,向提鲁神庙外走去。只有阿呆和玄月留了下来。

    普林先知闭上眼睛,道:“现在是傍晚了,是晚饭的时候了。族长,你有些事情要去做了,记住我说过的话。”

    岩非虽然身为普岩族族长,但对这名苍老的祭祀似乎非常尊重似的,闻言微微点头,道:“那我先去了,普林先知。”说完,快步而出。神庙的大厅中,除了那写仍然纹丝不动的提鲁战士以外,就只剩下玄月、阿呆和神秘的普林先知。

    普林先知顺着一旁的阶梯从台子上走了下来,他身体颤巍巍的,看上去极为虚弱似的,似乎完全要依靠手中的木杖来支撑自己的身体。

    阿呆看着普林先知蹒跚的脚步,心中一阵不忍,赶忙上前几步,去搀扶他,当他的双手扶住普林先知之时,普林先知的眼中闪过一道精芒,阿呆感觉自己似乎完全被看透了似的,全身一阵发冷。

    普林先知叹了口气,道:“老了,真是老了,身体不行了。走,孩子们,我带你们去个地方。”说完,扭头转向自己刚下来的平台,冲玄月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相比起来,玄月比阿呆的警惕性要高的多,从普林先知让他们留下和他对岩非的态度可以看出,这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在整个普岩族中,绝对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而他又为什么要留下自己和阿呆两个外人呢?普岩族不是最讨厌外人的么?虽然这么想着,但玄月还是走了过去,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轻易的过去,但她也明白,这个普林先知对自己和阿呆并没有恶意。

    普林先知看着走到自己身旁的玄月,道:“小姑娘,你对我这个老头子有什么不放心的么?告诉你们,提鲁神庙是我们普岩族最神圣的地方。在这里,绝对不能做任何龌龊之事的,否则,一定会受到天神的惩罚。哎——,孩子们,我等你们已经等了很久了。”一边说着,普林先知身上突然产生出一股强大的吸力,将阿呆和玄月紧紧的吸扯在自己身旁,他举起手中的木杖,低低的念了几句咒语。光芒一闪,玄月和阿呆同时感觉到自己进入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自己的身体好象已经不由自己控制了,周围到处都充斥着匪夷所思的色彩,五彩斑斓的光点不断从身上漂浮而过,眩晕的感觉不断充斥着两人的身体,他们想喊,却又偏偏喊不出声音,想挣扎,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在他们身旁的普林先知闭着双眼,不断的低声吟唱着什么咒语。

    眼前一黑,所有的光点消失了,就在玄月和阿呆吃惊莫名之际,眼前突然又亮了起来,所有的感觉瞬间回复到全身,那股从普林先知身上产生的吸力也不见了。阿呆和玄月发现,他们出现在一条甬道之中,脚下,是一个巨大的金色魔法六芒星,六芒星上与着许多非常复杂的符号,不关阿呆看不懂,就连神圣教廷出身的玄月也无法辩识。甬道两旁的墙壁上镶嵌着比拳头略小的火红色宝石,不断散发出淡淡的光芒,以阿呆和玄月的眼力也只能勉强看到十米之内的事物。玄月清楚的知道,这红色的宝石叫火云石,虽然不是很珍贵,但一下出现这么大的火云石还是非常让人惊讶的,而且,想让火云石发光,必须有魔法力支持,看来,这提鲁神庙还真是蕴藏着不少秘密。

    普林先知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站在那里一声不吭。玄月心中一急,下意识的使出了光系最普通的低级魔法照明术。但是,她吃惊的发现,周围的空气中好象并没有魔法元素存在似的,不论她怎么吟唱咒语,都没有任何魔法波动产生。

    “孩子,不要试了,在这里,除了我以外,任何人也使用不了魔法。这里可以说,是我的领域。”说完,他再次挥动手中的木杖,原本空旷的甬道中突然出现了一股风元素之力,轻轻的将三人的身体托了起来,缓缓的向甬道深处飘去。每经过一百米左右的距离,左右两边的墙壁上才会出现一颗红色的火云石,提供一丝光线,玄月知道,眼前这个普林先知的魔法水平已经达到了非常高深的境界,他先前使用的魔法,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魔法阵传送,那可是连父亲也不会的魔法啊!而现在,他所用的风系魔法虽然并不高深,但是在这个没有任何魔法元素的地方能使用出另一种魔法,似乎还并眉宇费什么力似的,让她非常惊讶。阿呆虽然吃惊于发生的种种,但他一直都没有开口,他对普林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信任,使他没有任何的畏惧心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风元素消失了,三人落在地面上,在他们面前有两扇高大的石门,石门两旁,分立着一名提鲁战士,和外面那些提鲁战士不同,这两名战士不但身材更加高大,而且他们身上的盔甲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在三人落地的同时,他们手中的长柄战斧交叉在一起,拦住了三人的去路。强大而森然的气势从两名提鲁战士身上发出,瞬间将三人罩在其中,巨大的压力使阿呆和玄月险些喘不过气来,他们根本无法产生一丝的抵御念头,因为这两名提鲁战士实在太强大了,那澎湃而出的压力,将玄月和阿呆压制的完全动弹不得。

    普林祭祀仿佛不知道阿呆和玄月的状况似的,站在那里纹丝不动。而提鲁战士的威压也好象对他并不产生任何作用。

    巨大的压力使阿呆和玄月的身体已经渐渐支持不住,阿呆看着玄月痛苦的样子,心头大振,低吼一声,将体内的生生真气催动到极限,一层淡淡的白色光晕透体而出,挡在自己和玄月面前。

    玄月全身一轻,身体已经可以活动了,她扭头向阿呆看去,只见他已经半跪在地上,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阿呆额头上滑落,在自己和阿呆身前的白色光芒不断的颤动着,她明白,阿呆将所有的压力都接到了他自己身上。玄月心头大震,她清楚的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啊!感激之情充斥着她的心扉,毫不犹豫的从领口掏出凤凰之血。

    似乎同样感觉到了危险,凤凰之血散发出异样的红芒,溶入阿呆的白色斗气之中,抵抗着巨大的压力。

    阿呆本来已经达到了极限,一缕血丝顺着嘴角流淌而出,而凤凰之血及时的帮他分担了部分压力,阿呆顿时轻松了许多。在危险面前,阿呆下意识的,右手已经摸上了胸口的冥王剑,冰冷而充满邪恶之气骤然散发而出,淡淡的灰色光芒从阿呆的胸口处出现,凤凰之血的红芒一暗,在白、灰、红三色光芒的作用下,阿呆和玄月身上的压力完全被挡在身前三尺处。

    两名提鲁战士似乎感觉到了他们身上的变化,手中的长柄战斧举了起来,做出一副准备攻击的样子。

    玄月和阿呆同时大惊,刚才只是压力已经让两人疲于应付了,如果面前这两个无比强大的战士发出攻击,那后果真是不敢想象。玄月樱口微张,准备吟唱凤凰之血的最强咒语,而阿呆也做出了准备使用冥王剑的姿势。阿呆清楚的感觉到,冥王剑的邪力虽盛,但仅凭邪气是不会伤害到有凤凰之血保护的玄月的。而那深不可测的普林先知就更不是用他担心的了,他要对付的,只有勉强这两名异常强大的战士。

    就在双方的攻击一触既发之时,普林先知终于睁开了眼睛,淡淡的说道:“好了,停止吧。”两道蓝色光芒从他身上发出,穿透了玄月和阿呆的防御,直接射到两名提鲁战士的眉心部位。两名提鲁战士同时收回了自己的战斧,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站回原地,压力也同时消失了。

    阿呆和玄月都有一种身体前倾的感觉,阿呆受力最多,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全身虚弱的半跪在那里,大声的喘息着。玄月也好不了多少,脸色苍白,鬓角处已被汗水所浸,右手紧紧的握住凤凰之血,怒视着普林先知,

    两团柔和的白色光芒从普林先知手上发出,闪电般罩向玄月和阿呆。在光芒的作用下,两人同时感觉到全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先前的疲倦和创伤似乎已经消失了似的。阿呆站了起来,先看了有些发楞的玄月一眼,这才问普林道:“先知,这是怎么回事?”

    普林先知脸上流露出柔和的笑容,叹息一声,道:“没错了,善良与邪恶的结合,光明与黑暗的统一,以凤凰之血为引,穿越了重重阻隔。我们终于见面了,你们,就是我等待了三十年的人啊!”

    别说阿呆不明白,就连聪明绝顶的玄月也楞住了。她微嗔道:“普林先知,你是不是应该向我们解释一下?”

    普林先知看了玄月一眼,道:“在这两扇石门之后,保存着我们普岩族千年以来的秘密,你们之所以能到这里,完全是因为天神的指引。孩子们,当你们随我进入到这两扇石门之后,你们的命运就已经改变,一切都会按照天神指引的方向发展。走吧,在里面,我会告诉你们,你们想知道的一切,三十年啊!我终于等到你们了。”说完,他手中木杖轻挥,随着嘎嘎的声音响起,两扇高大的石门缓缓而开,石门之后是一片黑暗,普林先知停顿了一下,道:“跟我来吧。”说完,似乎满怀心事的向里走去。

    玄月凑到阿呆身旁,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阿呆心有余悸的看了石门两旁的提鲁战士一眼,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咱们走吧。”

    玄月点了点头,已经到了这里,根本没有回头的路了,也只能向前走,走一步看一步。两人跟随在普林先知之后,进入到黑暗的石门之后。当他们踏入石门的一刻,身后的石门突然关了起来,巨大的声响不断在空旷的石窟中回荡着。

    玄月身体一震,抓住阿呆温暖宽厚的大手,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阿呆,你,你要保护我啊!”在这神秘而诡异的神庙中,即使胆大如玄月,也不由得恐惧了。

    阿呆第一次感觉到玄月是那么的无助和弱小,不由得激起了他胸中的保护**,紧了紧握住玄月的手,全身散发出淡淡的白色光芒,将自己和玄月护在其中。玄月全身一暖,舒服了许多,整个身体都靠在阿呆身上,似乎只有在那里,才是她避风的港湾似的。

    这是一个没有光线的密闭空间,出奇的是,在这里却并没有憋闷的感觉。

    “以我之名,借汝之力,去吧,神之力量。”普林先知苍老的声音响起,周围突然亮了起来,玄月和阿呆发现,这是一个不算很大的石窟,而光线正是从四周墙壁上的宝石中发出的,淡淡的黄色光芒给洞窟内带来了光明,普林先知站立在洞窟中央,凝视着面前的石壁。周围的石壁,包括洞顶在内,都被壁画所覆盖,那一张张巨大的栩栩如生的壁画在宝石散发光芒的照耀下,显得异常神秘。

    普林先知缓慢的走到阿呆和玄月身旁,叹息一声,道:“孩子们,这里,就是记载我普岩族万年经历的地方。”

    玄月皱眉道:“你们普岩族的万年经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非要带我们来这里呢?”

    普林并没有直接回答玄月的问题,微微一笑,道:“小姑娘,你看我今年有多大岁数?”

    玄月一楞,疑惑的看着他满脸的褶皱,道:“你这么老,怎么也有八、九十岁了吧。”

    普林眼中闪过一丝悲哀的神色,摇了摇头,道:“岩非族长和我是一起玩儿大的,他今年六十二岁了,而我,比他还要小上一岁。”

    玄月和阿呆同时吃惊的看着普林,普林自嘲的笑笑,道:“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仅仅六十一岁的年龄却显得如此苍老么?”

    阿呆茫然摇了摇头,玄月若有所思的道:“难道是因为你那先知的称号么?”

    普林点头道:“你说的对,像我这样的先知,和你们神圣教廷的祭祀在某些地方是一样的,我们都是天神最忠诚的信奉者,在实力上,我和教廷的祭祀比要差了不少。但是,我却比他们多了一项能力。”说到这里,普林眼中闪过两道精芒,“我比他们多的,就是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孩子们,我们普岩族的先知,在族中具有着绝对的权力,即使是族长也要听从先知的吩咐。普岩族共有三十几个部落,这里是最大的一个,而提鲁神庙就是先知祭拜天神,遥感未来的地方。普岩族的先知只能有一个人,都是由上代先知指定出来的。我可以说,是历代先知中天赋最高的一个。在几年前的血日降临,神圣教廷的小姑娘,你应该知道吧。”

    玄月心中一动,失声道:“你是说千年大劫么?你,你怎么知道我是神圣教廷中人?”

    普林微微一笑,道:“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你身上散发的神圣气息,并不是普通光系魔法师所能具有的,如果我猜的不错,你的长辈,必然是教廷中的红衣祭祀吧,而且,能将教廷至宝凤凰之血让你佩带,那你和教皇大人一定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我说的对么?”

    玄月茫然点头,“那您把我们叫到这里来,难道是和千年大劫有关么?”

    阿呆吃惊的看着玄月和普林,道:“千年大劫是怎么回事?和五年前那场血雨又有什么关系呢?”

    玄月哼了一声,道:“血日当空,必出妖孽,血雨撒世,劫难将成,千年劫难即将降临大陆。这个传说难道你都不知道么?”

    阿呆茫然道:“不知道,这千年大劫又和咱们有什么关系呢?”

    普林叹了口气,道:“如果和你们没关系,我也不会把你们叫到这里来了。是天神指引着你们来到了我这里,伟大的劫难救世主。”

    阿呆还没反应过来,玄月已经吃惊的全身颤抖起来,“你,你说什么?你说我们就是千年大劫的救世主么?”救世主她可是非常清楚的,在五年前血日临空那天,教皇颁下命令,让所有的神职人员一起寻找即将出现的救世主。而教皇传下的指引只有一句,那就是,“善良、邪恶、龙、凤、爱。”这不明所以的几个字,让所有神职人员费尽了脑汁,五年了,一点音训也没有。教皇曾经说过,如果无法寻到救世主,那天下必将大乱,整片大陆将被血雨腥风所笼罩。

    普林先知转过身,背对着阿呆和玄月,道:“教皇大人虽然神力通玄,但他毕竟还是祭祀出身。我之所以能够清楚的知道你们就是救世主,那不单是因为我那先知的身份,更重要的是,在三十年前,血日还没有降临之时,我用三十年的寿命为代价,乞求我们普岩族命运的时候,得到了更加详细的神之指示,而这个指示则正是和救世主有关。所以,你们看到的我才会显得如此苍老。我今年六十一岁,加上三十年的寿命,模样自然就变成九十一岁了。孩子,把你知道的救世主歇语说出来吧。”

    玄月完全被震撼住了,而她身旁的阿呆,则仍然没有明白普林和玄月在说些什么。

    玄月道:“教皇大人当初在与血日对抗之时,得到了一点关于救世主的线索,只有模糊的几个字而已,‘善良、邪恶、龙、凤、爱。’”虽然这是教廷的秘密,但玄月却说了出来。眼前这位苍老的先知,让她有了一种崇敬之感。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