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普岩敌意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停顿了一下,岩石仿佛完全沉浸在回忆之中,眼中流露出温柔的目光,半晌,才接着道:“这件事很快被父亲知道。我是父亲唯一的儿子,也是以后普岩族族长的继承人,父亲本来想让我娶一个大部落首领的女儿。知道我和云儿相爱以后,他激烈的反对,但是,我怎么会轻易的被打倒呢?父亲曾经让我在族长之位和云儿之间挑选一个,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云儿。最后,父亲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同意了我们的婚事,那几年经历的种种波折,至今我仍然记忆犹新。我们成婚到现在,才不过两年的时间,这两年对于我来说,是神仙一般的生活,我好快乐,真的好快乐。每当我离家办事的时候,我都会想着,家里有温柔的云儿在等我,她一定会做好我最爱吃的菜等着我回来。一想到她,我的心中就充满了甜蜜和期望。昨天,就在你那一剑要砍到我之时,我脑子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再也看不到我心爱的云儿了,后来,你宁可自己受伤也不肯伤到我,我真是非常感激。因为,只要我活着回到家,就又可以见到云儿了。可是,可是,她竟然就那么去了,我的幸福没了,就这么突然消失了,兄弟,这让我怎么能接受的了啊!”说到这里,岩石失声痛哭起来。泪水不断的流淌而下,沾湿了他的衣襟。

    听了岩石和云儿的故事,阿呆被深深的打动了,岩石对云儿那刻骨铭心的爱恋不断震慑着他的心弦。

    良久,岩石的心情才平复了一些,哽咽着说道:“我的云儿是那么善良,她从来都没有招惹过谁,绝对不可能会有仇家。她对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好,即使是小猫小狗受了伤,她都会为它们治好。可是,可是,她就那么去了。带着不甘和痛苦去了,是谁,究竟是谁那么狠心啊!竟然连云儿这么善良的姑娘都不肯放过。我好恨,我真的好恨,如果我今天不出去巡视,一直陪在她身边,云儿就不会死。”

    阿呆拍了拍岩石的肩膀,问道:“岩石大哥,最近有没有生人到过你们部落呢?”

    岩石摇了摇头,肯定的说道:“没有,绝对没有,我们普岩族一向很少接触外人,更不会带外人到自己的部落中。如果你昨天不是饶过我的性命,又和天罡剑派有关,我是绝对不会带你们回部落的。兄弟,我真的不想活了,我想死,我想去地下追随云儿,也许,在那里我们又能再一起呢。我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云儿的仇。我一定要将那个恶魔碎尸万段。”森冷的杀气充斥着整个车厢,一时间阿呆突然感觉到全身有些寒意。

    岩石的目光逐渐变的冷了起来,他低声道:“阿呆兄弟,谢谢你将我唤醒。云儿的仇我一定要报,你说的对,那个恶魔很有可能就是族里人,更可能的是,这个恶魔就在队伍之中。因为,云儿跟了我这么长时间,多少也学了一些武技,如果想让云儿不发出一点声响,这个恶魔必然有着不若的功夫。我相信,他杀云儿一定是有什么目的的,一定还会再出现。你下车以后,不要把我清醒过来的事告诉任何人,等回到父亲那里,我一定要找出仇人。周围看护马车的人,都是我绝对信的过的兄弟,他们不会泄露咱们的谈话。”

    阿呆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道:“岩石大哥,你别太难过了,仇人一定会授首的。”

    岩石闭上眼睛,挤掉最后两滴泪水,冷声道:“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难过了,我的心中只有恨。阿呆兄弟,你下车去吧,把你的眼泪擦干了。别让人看出来。”

    阿呆擦干了泪水,道:“岩石大哥,那你保重。”转身就要下车。

    “等一下。”岩石叫住阿呆。

    阿呆茫然回头,问道:“岩石大哥,你还有事么?”

    岩石深深的看了阿呆一眼,道:“兄弟,你真是个善良的好人,谢谢你。今后,你就是我最好的兄弟。”

    阿呆抓住岩石的手,“大哥,我没有兄弟姐妹,从小孤苦,有你这么一个大哥,是我的幸运啊!”

    回到马车上,阿呆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坐到玄月身旁。

    月痕问道:“岩石怎么样?”

    阿呆摇了摇头,道:“岩石大哥他的状况很不好,完全被妻子的死折磨的呆滞了,一句话也不说,就那么看着他妻子的棺材。”阿呆心道,这是我第一次说谎话吧,岩石大哥,希望你能尽快找到仇人。

    月姬叹息道:“他也怪可怜的,这么年轻就死了老婆。”

    玄月突然睁开了眼,看了看阿呆,没有吭声。

    一天后,在五百名普岩族战士的护卫下,一行人来到了位于普岩族西南方最大的部落——岩部落。这里的人全部以岩为姓,岩石的父亲就是这个部落的首领,也是整个普岩族的族长。

    五百名战士在岩部落前的一个小山坡上停了下来。可能是早就得到了消息,当阿呆等人从马车上下来时,足足有上千名盔甲鲜明的普岩族战士从部落中迎了出来,他们全是轻骑兵,身穿皮甲,手持长矛,矛尖斜指地面,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一股肃杀之气蔓延在整个队伍之中。岩部落比起岩石所在的那个部落规模要大多了,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石屋,足有一个大城市的规模了。其中也有一些气势恢弘的高大石制建筑,部落占据的面积之大,站在小山坡上,很难一眼望尽。

    岩部落中出来的一千名士兵雁翅排开,挡在阿呆他们的队伍之前,岩巨命令所有战士停止前进,自己跳下马来,高声喊道:“我是岩巨,是哪位兄弟带的队伍?”

    “是岩巨大哥啊!听说出事了是么?族长派我来迎接你们。”随着一个浑厚的声音,一骑快马从对方的轻骑兵阵营中冲出,此人马术极为精湛,高大的黑色骏马像一道黑色闪电般,迅速的冲了过来。岩巨并没有因为对方的速度而感到吃惊,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黑马上的骑士似乎已经和马连成了一体似的,身体微微前伏,随着马蹄的奔腾而轻轻的晃动着,转瞬间就来到岩巨身前,当黑马距离岩巨的高头大马还有五米左右之时,黑马上的骑士吆喝一声,猛的一拉缰绳,黑马发出希津津的一声长嘶,就那么人力而起,在那名骑士的控制之下落在一旁停了下来。

    岩巨哈哈一笑,道:“岩力兄弟,你的马术是越来越见长啊!”

    被岩巨称为岩力的战士身材不高,但是却非常健壮,二十出头的样子,一脸彪悍之气,赤luo在外的手臂上肌肉高高纹起,青筋虬结,一看就是一个力量型的战士,跨下的黑马更是异常神骏,黑色的皮毛在阳光的照射下,宛如一匹黑缎子似的,经过刚才的急速奔驰,骤然停下来,只是微微有些喘息,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似的。“岩巨大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岩石大哥呢?我听你们派来的人说,云儿姐姐她……”

    岩巨黯然道:“小云真是太惨了,先不说了,岩石和小云的尸体就在后面的马车上,咱们先进部落再说吧,一切都要等老族长来定夺。”

    岩力眼中怒气勃发,重重的哼了一声,道:“这是哪个王八蛋干的,要是让我知道,我非把他错骨扬灰。走,岩巨大哥,你快带我去看看岩石,他和云儿姐姐感情那么深,一定很难受吧。”

    岩巨叹了口气,道:“岩石受了很深的打击,小云死了,把他的心也带走了。自从我们上路以来,他连一句话都没说过,也不肯吃饭,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似乎呆了似的。走,我带你过去看看。”说着,掉转马头,带着岩力向马车走去。载有岩石的马车在后面,岩巨和岩力必须要先经过阿呆他们的身旁才能过去。当岩力看到阿呆等人时,不由得皱眉道:“岩巨大哥,他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在你们的队伍中。”

    岩巨道:“他们这些外人是出事那天岩石从外面带回来的,好象是岩石的客人吧。他们一回到部落,小云就死了,我怕他们有嫌疑,就把他们一块带过来了,请老族长定夺。”

    岩力眼中寒光大盛,甩镫下马,大步流星的走到阿呆等人面前,离的近了,阿呆看到岩力背后插着两柄短把战斧,斧柄很短,只有不到一尺,而斧面却非常大,两柄交叉的战斧几乎将岩力宽阔的后背完全遮盖住了。

    岩力毫不客气的说道:“你们是什么人?是不是你们害了云儿姐姐。”

    月痕皱了皱眉,自己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普岩族这种仇视外族的习惯必然会引起误会啊!赶忙解释道:“我们是佣兵,准备到天元族那边去完成个任务,在路过贵族领地之时遇到了岩石兄弟,我们曾经交过手,后来成了朋友,岩石兄弟邀请我们到部落中做客,谁知道却出了这种事,我们对普岩族绝对没有一点恶意,而且我们一直都和岩石在一起,又怎么会杀害他的妻子呢?”

    岩巨也从马上跳了下来,道:“先不要把自己择的那么干净,你们到达部落的时候,小云已经死了几个小时,到底是不是你们做的,请族长来定夺就是了。虽然我也相信你们,但我作为岩石部落的副首领,不能放过任何有嫌疑的人,委屈你们来这里,真是不好意思。我相信,是非自有公论,老族长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寒光一闪,岩力背后的两柄大斧已经到了手中,大吼一声,就向月痕劈了过来,两道乌光转瞬间到了月痕面前。这突然的变化吓了月痕一跳,他已经来不及拔剑了,只得凭借着灵活的身法闪身退到一旁。岩力得理不饶人,怒吼一声,两柄短斧狂风暴雨似的向月痕劈了过来。那看上去很有分量的战斧在岩力手上似乎轻若无物似的,一道道乌光纵横交错,气势极为惊人。

    “铛——”一声巨响传来,震的周围众人暂时失去了听力。阿呆双手握着天罡剑后退了三步才站稳,这个岩力的力量实在是恐怖,似乎更在岩石之上。原来阿呆看到月痕陷入了危险之中,只得用一式上撩化解了他的危机。

    岩力的战斧被阿呆封了一下,两柄战斧反弹而起,全身一晃,也不由得退后了一步。

    阿呆深吸口气,压下翻涌的气血,怒道:“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攻击月痕大哥,我们可没有招惹你啊!”

    岩力怒吼道:“放屁,一定是你们这些外族人害了云儿姐姐,除了你们,还有谁会做出这种事。今天我就先杀了你们,为云儿姐姐报仇。”说着,舞动战斧,又要冲上来。

    岩巨从后面一把抱住岩力,怒喝道:“岩力,你要干什么?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你不许动他们。”

    岩力奋力的挣扎着,岩巨竟然有些要抱不住他似的,“岩巨大哥,你放开我,除了他们以外,还有谁会伤害云儿姐姐,云儿姐姐那么善良,你们这群畜生,为什么要杀了她啊!我要杀了你们为她报仇。”岩力的话使周围的普岩族战士都对阿呆等人怒目相视,显然有着相同的看法。战士们已经从自己的马匹上都跳了下来,抽出了背后的长刀围了上来,看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似乎要将众人乱刃分尸似的。万里、苗飞、月姬都不由得抽出了自己的兵器。

    玄月凑到阿呆身旁,冷冷的看着岩力,道:“你们普岩族都是一群头脑简单的人吗?杀了我们你们就能报仇了?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我们是凶手。你们普岩族人难道都那么傻么?”一边说着,玄月身上涌起浓浓的白色光芒,神圣气息将己方六人罩在其中。

    玄月身上散发出的神圣气息给众人带来一种平和的感觉,惊恐之感顿时减弱了不少。

    岩力一楞,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暴怒,皱眉道:“原来还有个魔法师。”

    阿呆惟恐岩力再次攻击,站在玄月身旁,牢牢的瞪视着岩力,随时准备出手,生生真气不断的运转之下,已经将刚才的翻涌的气血压了下去,天罡剑上闪烁着淡淡的斗气光芒。

    玄月轻轻摇动着手中的魔法杖,怒视着岩力,阵阵白光不断从她手中的魔法杖涌起,随时准备攻击对方,她的另一只手摸向胸口的凤凰之血,准备必要的时候,使出自己最强的攻击,她从小被宠惯了,面对这样的情形,自然怒气大发。

    月痕已经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他没有抽出背后的长剑,冲岩力道:“现在岩石兄弟的妻子刚亡,难道你们不去看看他,我们又跑不了,如果你们查清确实是我们做的,你们随时可以将我们剥皮拆骨。这里是你们普岩族势力最大的地方,还怕我们跑了不成。如果你们没有任何理由就要杀我们,那我们是绝对不会束手待毙的。”

    岩巨扯住岩力结实的手臂,怒道:“岩力,你连大哥的话都不听了么?走,咱们先去看看岩石兄弟,然后回族里,等族长定夺吧。”

    岩力恨恨的怒哼一声,抬起左臂,用战斧指着月痕道:“你们等着,如果确实是你们杀害了云儿姐姐,我就一斧劈死你们。”说完,转身向后面的马车走去。没有了带头人,其他普岩族战士在岩巨的呵斥下也都退了开去。

    岩巨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道:“各位,请别在意,我这个岩力兄弟脾气从小就非常火暴,我替他向你们道歉了。”

    苗飞撇着嘴道:“道歉有什么用,赶快查清楚事实放我们走到是真的。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可跟你们这里耽搁不起。”

    岩巨微微点头,不再说话,追着岩力去了。

    当岩力从岩石的马车上走下来之时,脸色变得铁青,全身不断散发出阵阵杀气,瞪视了阿呆等人一眼,骑上自己的黑马指挥着从岩石部落来的五百人簇拥着众人向部落走去。岩巨惟恐岩力再闹事,一直跟在月痕身边,脸色也是异常凝重。

    进入到部落之后,岩巨给众人安排到一间石屋中,从外面将门反锁住,派了几十名战士守卫,自己就和岩力匆匆去见族长了。

    苗飞坐在凳子上,重重的哼了一声,道:“这叫怎么回事儿啊!咱们怎么这么倒霉,竟然遇上了这样的事,月痕大哥,如果他们非要说是咱们杀了岩石的老婆,难道咱们就这么等死不成?”

    月痕瞪了他一眼,道:“苗飞,你冷静点,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们也只能等了,这个普岩族最大的部落,怎么也有几十万人之多,难道你能杀出去不成。人在屋檐下,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可能。何况,咱们既然没有做过,还怕什么,等下去吧,我就不相信岩石的父亲身为普岩族族长会看不出事实的真相。”

    月姬道:“看出真相又能怎么样?凶手狡猾的很,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让他们怎么去查,难道他们查不出来,我们就要一直被囚禁在这里么?这个凶手一定是蓄谋已久,恐怕很难查的出啊!那个叫岩力的矮子最可恶,上来什么都不说就对大哥动手,我真想一箭射穿他的头。”

    月痕道:“那不过是个莽汉,你和他计较什么。”

    玄月坐在床上,一边摆弄着自己的魔法杖,一边道:“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在这里他们又管吃管住的,等等不就行了。”说完,她瞟了阿呆一眼,冲他道:“你过来,坐到我身边。”

    自从昨天玄月不顾魔法力耗尽的危险用平静之光救了岩石,阿呆对她的态度改观了许多,听到她的呼唤,坐了过去,悄声道:“月月,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么?实在不行,咱们还是用卷轴把你父亲叫过来吧,也许他能把咱们救出去呢?”

    玄月摇了摇头,凑到阿呆耳边,低声道:“要是爸爸来了,我还玩儿什么?对了,今天岩石都对你说什么了?”

    阿呆老实的低声道:“岩石大哥他说,啊,他还呆滞着,什么也没说啊!”由于石床在房间的另一头,两人又刻意压低声音,所以月痕等人并没有听见。他们还在商量着脱困之法。

    玄月撇了撇嘴,道:“你还想骗我,如果他什么都没和你说,为什么你的袖子是湿的,那是擦眼泪擦的吧。”

    阿呆显然没想到玄月的观察如此仔细,脸上流露出一丝尴尬之色,趴到玄月的耳边,道:“岩石大哥是让我唤醒了,可他说为了能找出凶手,不让我告诉别人他醒过来的事,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

    阿呆温热的气息吹到玄月耳中,玄月不由得躲了一下,嘻嘻一笑,嗔道:“你离我那么近干什么,讨厌。”

    月姬看着阿呆和玄月,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情闹,我说玄月小姐,你这么个高级魔法师,难道就不会个什么传送魔法,把我们大家都带出去么?”她的话顿时让万里和苗飞的眼睛亮了起来,对于他们来说,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随时都可能有性命之忧。

    玄月哼了一声,背冲着阿呆,靠在他肩膀上,道:“你不懂就不要随便乱说,传送魔法是那么好用的么?那可是空间系魔法师的专利,非常困难的,即使是空间魔法师,如果没有大魔法师以上的水准,也很难将人传送出去,我学的,可是光系魔法。更何况,如果咱们走了的话,那不就落实了罪名,给凶手做了替死鬼。难道以后你想在大陆上天天被普岩族追杀么?要跑你跑,事情不弄清楚我是不会走的。”

    月痕咳嗽一声,道:“玄月小姐说的对,我们现在绝不能离开,必须要等下去。估计过不了多长时间,他们的族长就会召见咱们了。先见见他再说吧。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咱们也只能等了。”

    正在这时,石屋的门开了,岩巨和岩力一起走了进来,岩巨面无表情,而岩力则是一脸愤愤之色,大声道:“走,跟我们去见族长。”

    月姬怒哼道:“三寸钉儿,你说话客气点,我们可不是你们的囚犯。”

    岩力大怒,吼道:“你说谁是三寸钉?”乌光闪过,两柄战斧又到了他手中。岩巨赶忙一把拉住他,冲月姬道:“对不起各位,我这兄弟脾气不好。族长有请几位,想问问你们昨天的情况。”

    月痕点了点头,冲阿呆和玄月使了个眼色,道:“好,那咱们走吧。”说着,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

    岩巨伸手拦住月痕,道:“请各位把兵器留在这间屋子里再走。”

    苗飞怒道:“什么?还要让我们留下兵器,不行,你们要是动武怎么办?”

    岩力冷笑道:“就凭你们几个,真的动武,有兵器有能怎么样,还不是饮恨的下场。”

    苗飞最讨厌别人瞧不起他,闻言大怒,道:“你说什么?你很厉害么?要不要先比画一下。”他擅长的是技巧,并没有把力大无穷的岩力看在眼内。

    月痕一把拉住苗飞,看了一眼摆开架势的岩力,把自己的长剑放到一旁,道:“大家都把兵器留下吧。”

    月姬和万里都没有说什么,显然对月痕非常信服,直接摘掉兵器放在桌子上。苗飞也在月痕的瞪视下摘掉了腰间软剑,万分不愿的扔在一旁。

    正在这时,房间中突然闪过一道红光,众人惊讶的向红光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玄月正摊开手道:“我可没有兵器哦。”原来,她在刚才月痕等人放下兵器时,利用凤凰之血将自己的魔法杖和阿呆的天罡剑都收了进去。但她不知道的是,阿呆胸口上还有一柄天下至邪的——冥王剑。

    岩力哼了一声,道:“有没有兵器你自己最清楚,到族长那里,只要你有兵器,是绝对进不去的,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们。”说完,扭头就向外走。

    众人跟着岩巨和岩力,在一群普岩族战士的簇拥之下,朝着岩部落的中央走去,足足用去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岩巨才带着他们停留在一座高大的建筑前,这座建筑处于岩部落的中央,完全是用岩石砌成,外表看是三角形的,高达三十米之多,占地足有几千平方米,可以说是整个岩部落最大的建筑了。三米的石门外有二十名战士把守着,和先前的轻铠骑兵不同,他们都穿着非常沉重的黑色重铠,铠甲将他们完全包裹在内,连头部也被带有面罩的头盔罩住,使人无法看到他们的容貌。每名重铠士兵手中都持有一柄巨大的战斧,威风凛凛的站在那里,沉凝的气度一看就知道身手不凡。如果不是铠甲的缝隙间露出一点皮肤的颜色,仅从外表看,这些纹丝不动的战士似乎像一尊尊雕像似的。

    岩巨和岩力走到二十名重铠战士面前停了下来,嚣张暴躁的岩力竟然非常恭敬的冲着重铠战士施礼,指了指背后的阿呆等人,道:“神圣的提鲁战士,你们好,是族长让我们带这些外族人来见他的,请你们放行。”

    二十名重铠战士同时侧身闪开道路,其间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整齐划一的动作展现出他们久经训练功底。

    岩巨走到岩力身边,也是向二十名战士施礼后,这才转向正准备跟着他向里走的众人点了点头。他叮嘱众人道:“这是我们普岩族最神圣的提鲁神庙,只有发生重大的事情,才会在这里决定,进去后不要随便说话,跟着我和岩力的脚步。”

    岩巨对众人一直以来的善意赢得了大家的尊重,月痕赶忙点了点头,道:“我们会的。”

    岩巨凝重的看了阿呆和玄月一眼,道:“如果你们身上有兵器,最好赶快拿出来,否则一旦被神庙门前的机关发现,提鲁战士必然会发起攻击,到那时,谁也救不了你们。”

    玄月才不相信有什么力量能探测出凤凰之血中的物品,摊了摊手,道:“我可是什么都没有,你看我干嘛。”

    阿呆心中一阵打鼓,他胸口处的冥王剑是无论如何不能拿出来的,可是,看岩巨说的这么严重,似乎这些提鲁战士非常厉害似的。犹豫了一下,阿呆还是选择了沉默。他可不想因为冥王剑的邪恶之力而伤害到这里的人。

    岩巨微微一叹,道:“既然如此,那咱们走吧。”说着,带着众人向神庙走去。

    在进庙门之前,岩力把自己背后的两柄战斧扔到一旁,这才昂首而入。岩巨跟在他后面走了进去,之后是月痕、苗飞、万里、月姬和玄月。果然如玄月所料,在神器凤凰之血的作用下,兵器根本就没有被发现。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