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平静之光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玄月道:“你站在我身旁,拉住我的手,用意念催动魔法力,传入我体内,然后再由我施展魔法,这样还有成功的可能。静心咒可是六级魔法,我只有试试看了,希望能通过法杖的增幅作用施放出来。”在大陆上,魔法根据强度不同,分为九个级别,一、二级魔法也被称为初级魔法,能使用一、二级魔法的就可以被称为初级魔法师了,像阿呆所用的火球术和火焰术就属于一级魔法,但这两个魔法都可以根据施用者的魔法力程度而有所变化,火流星属于二级魔法中比较高级的,阿呆用出的深蓝色火流星已经达到了三极魔法的强度,所以当初基格才会认定他是中级魔法师。而三、四、五魔法也被称为中级魔法,能够使用四级魔法的,就可以被认证为高级魔法师了,而大魔法师,则必须能用出至少两个五级魔法或者一个六级魔法才行。六、七、八级魔法,是真正意义上的高级魔法,有很多高级魔法都是大面积的攻击魔法,绝对有震天动地的威力。像魔炎术士哥里斯,他的魔法虽然只达到了大魔法师的水平,所能使用的也就是几个五级魔法而已,但他所用的黑暗和火系的融合魔法,在全力施为下,却能达到接近七级魔法的水平,所以也勉强可以称为魔导士。能够使用两个七级魔法的魔法师,就可以称为魔导士了,而最高称号魔导师,则需要熟练使用八级魔法才行。现今,不包括教廷在内,大陆上只有三名魔法水平达到魔导师境界的魔法师,他们都有着毁天灭地的能力。九级魔法也就是所谓的禁咒,一般要几个达到魔导师水平的魔法师联合才有可能使用,几乎可以说已经消失了。

    “好。”阿呆答应一声,赶忙凑到玄月身旁,拉住她那柔嫩的小手,闭上了双眼。刚要催动精神力传过去,却听玄月低声道:“救了你那刚认的傻大哥,以后你就不能再生我气了,还要叫我月月,听到没。”

    阿呆睁开眼睛看了玄月一眼,只见她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挑衅的冲自己吐了吐舌头,说不出的可爱。点了点头,阿呆示意自己答应了。

    玄月收起脸上顽皮的笑容,严肃的看着在众人围攻中的岩石,沉声道:“我们开始吧。”

    阿呆再次闭上双眼,用意识控制着自己的精神力缓缓流向玄月,精神力的驱动是非常困难的,而且异常痛苦,当精神力离开眉心的窍穴时,阿呆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脑中一片空白,似乎被抽空了似的,身体不由得一晃。他咬紧牙关,勉强忍耐着精神力抽离的痛苦,控制着那团似乎像实体一样的能量顺着右臂流向手心。终于,在阿呆的不懈努力下,魔法力终于流入了掌心之中,玄月的小手微微一震,阿呆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和玄月连成了一体似的,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玄月体内的能量流动。

    阿呆发现,玄月体内似乎是一片金芒芒的,到处都充满了异常神圣的感觉,魔法力在一进入玄月身体以后,立刻徇着一定的轨迹,向玄月的体内流去,玄月本身的魔法力似乎还没有自己传过去的强,但她的魔法力却好象和自己有很大不同似的,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阿呆一边将魔法力传过去,一边调整着体内的生生真气不断运转,支撑着自己不至于因为精神力耗损过度而倒下。

    玄月感觉到一股淳厚的魔法力从阿呆手中传来,虽然远远比不上父亲那如大海般强大的能量,但却非常纯净,似乎不带有一丝杂质似的。她小心的控制着这股外来的魔法力溶入到自己体内,深吸口气,凝视着疯狂的岩石,吟唱起那有些陌生的咒语,“伟大的天界之神啊!作为您忠诚的信徒,我恳求您,将无尽光之海洋中的圣光撒落人间,充斥于我之体内,用于拯救世人吧。”随着玄月的吟唱,她的身体突然亮了起来,那银铃般的声音虽然不大,却清晰的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祥和的气息以玄月为中心散发而出,在光芒中央,玄月宛如仙女般清丽动人,宛如圣女一般。在她身旁的阿呆,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被快速的索取着,身体不由得一阵颤抖,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已经听不清楚了,只能靠意志勉强坚持着自己的身体。

    玄月身上的金光越来越盛,手中魔法杖中央的极品魔法水晶突然亮了起来,玄月将魔法杖高高举起,那两片如同天使羽翼似的翅膀散发出淡淡的白光,烘托着魔法水晶发出的金光。玄月体内的魔法力不断向魔法杖中流去,连她自己也因为精神力过度损耗而晃了一下。但是,她必须坚持下去,因为,咒语还并没有结束。空气中,魔法元素迅速的波动起来,在玄月和阿呆周围形成一个自然的金色护罩,月痕几人顿时被推出到三米之外。看到如此神奇的光芒,除了仍然围攻着岩石的战士们,所有的普岩族人都静了下来。

    阿呆的意识已经完全模糊了,他体内的魔法力已经都转移的玄月身上,两人宛如一体似的,他的身体只是下意识的站在那里,周围发生的事他已经完全不知道了。一切都在玄月的控制之中。

    定了定神,玄月勉强控制着手中魔法杖上聚集的庞大能量,继续吟唱道:“无尽的神圣之光啊!您是世间中最纯净的力量,用您那中正平和的气息,扶平一切的狂躁,使心恢复平静,使智重临其身,使力凝聚于体,去吧,天神眷顾的平静之光。”这个被成为静心咒的平静之光,本是一个大面积辅助魔法,可以驱除狂躁、混乱、解毒等异常状态,恢复被使用者的平静,并有一定的疗伤之力,在光系魔法中,是很少会有人用到的,因为他在战斗中的辅助作用还不如四级的祝福之光,但它的特殊性就在于解除狂躁和解毒两项上,现在用于岩石身上最合适不过。

    玄月周围庞大的神圣能量在咒语的催动下渐渐凝聚于魔法杖顶端的魔法水晶中,如果不是这柄接近神器的魔法杖,以玄月自身的实力,连三极光系魔法用着也非常困难。玄月明眸圆睁,魔法杖指向岩石的方向,极品魔法水晶光芒大放,一片金色的光云顿时飘飞而出,将岩石和他周围的几十人全都笼罩在内。玄月毕竟本身实力太差,平静之光只发挥出不足三分之一的威力,所以才会笼罩如此小的范围,但对于现在来说,这,已经足够了。被金色光芒笼罩的岩石,身体突然一僵,双手搂着死去的妻子,站在那里静止不动,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红色的眼眸逐渐恢复成棕色,两巷血泪流淌而出,整个人都变得呆滞了。而他周围的那些战士,在平静之光的帮助下,顿时精神大振,飞快的扑到岩石身旁,将他成功的制住。

    光芒散尽,阿呆再也支撑不住,扑通一声,倒在地上。玄月脑中一片空白,身体一晃,坐倒在地,终于坚持不住,昏倒在阿呆身上。他们的手,却依然紧紧的握在一起没有分开。两人几乎是同时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阿呆缓缓的清醒过来,大脑昏昏沉沉的,显然是因为精神力耗损过度,仍然没有恢复过来。马车的轮子声不断传来,半晌,他才完全清醒。睁开眼睛,只见玄月就在自己身边,靠在自己身上,依旧沉沉的睡着,自己的手握住玄月的,那柔软滑腻的感觉使阿呆脸上阵阵发烧,玄月的小手同样的紧紧握住自己的,掌心已经被汗水湿透了。阿呆心想,反正她也还睡着,就先握着好了。看看周围,原来又回到马车上了,月痕和月姬坐在对面闭目养神,苗飞靠在一旁打着微弱的鼻鼾。

    “月痕,月痕大哥。”阿呆低声叫道。

    月痕睁开眼睛,一看到阿呆清醒过来,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喜色,“阿呆兄弟,你怎么样,身上还有什么不舒服的么?”

    阿呆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就是有些虚弱而已。咱们又上路了吗?岩石大哥他怎么样了?咱们就这么走了,不管他么?他的妻子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岩石大哥真是太可怜了。”

    月痕苦笑道:“上路是上路了,不过,咱们是在去普岩族族长部落的路上。你和玄月小姐都已经昏睡了一天。昨天中午,你们合力用的那个静心咒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在岩石消耗生命力之前,解除了他的狂化状态。但是,他妻子的死到现在还是一个迷。所以部落里的人决定,将岩石和他妻子都送到普岩族族长那里去。他们怕岩石再次狂化,所以把他打晕了,现在就在咱们后面的一辆马车上,跟着的,还有他妻子的灵柩。普岩族人对你们非常感激,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恐怕岩石性命难保。但是,他们说咱们是外人,也有着嫌疑,所以不让咱们走,说是必须要到他们族长那里,由他们族长来定夺咱们的去留。外面,有足足五百名普岩族精锐战士‘护送’着咱们。看来,咱们去死亡山脉的路,要难走了。真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种事。”

    阿呆叹息一声,道:“岩石大哥真是太可怜了,他一定非常喜欢自己的妻子,哎——,咱们就跟去看看吧。我也想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那么坏,杀了岩石大哥的妻子。”

    月姬睁开眼睛,道:“你就不怕他们拿咱们当替死鬼么?以普岩族仇视外族的心理,恐怕咱们去了,日子也不好过啊!如果不是他们人多,你们两个又都晕了,我们早想办法离开这里了。当初真是失策,还不如绕道走亚琏族那边呢,虽然远了一些,但总不至于陷入现在这个尴尬的境地。”

    阿呆一楞,道:“为什么会拿咱们当替死鬼,咱们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啊!”

    月姬撇了撇嘴,道:“你呀,真是太单纯了。难道那个藏在暗处的凶手不会陷害咱们么?虽然咱们和岩石是一起回去的,但你别忘记,普岩族人非常齐心,他们根本不会怀疑自己的族人,而咱们这些外人,则正好是被怀疑的对象。”

    月痕叹了口气,道:“我妹妹说的有道理,咱们这次去见普岩族族长,吉凶难料啊!”

    岩石的妻子死了,阿呆心中一直非常压抑,虽然和岩石接触的时间不长,但他却非常喜欢岩石爽朗豪迈的性格。

    “恩。”玄月的身体动了动,枕在阿呆肩头的头抬了起来,迷蒙的看了看阿呆,茫然道:“这是哪里啊?好难过啊!全身都软绵绵的。”

    似乎是想起了那天玄月施放平静之光的情景,月痕眼中流露出敬佩的目光,“玄月小姐,你的魔法真是厉害,以你的年龄能达到这种境界,一定是苦修了很长时间吧。”

    玄月看向月痕,坐直身体,俏脸微微一红。在教廷的时候,她可是出了名的调皮捣蛋,连她父亲都管不住她,别说刻苦修炼了,几乎就没怎么好好修炼过一天,要不是教皇和红衣主教都宠着她,用本身的神圣之力净化了她的身体,她现在,恐怕连初级魔法师的水平都达不到。

    “月痕大哥,咱们上路了吗?那个什么岩石是不是已经没事了,好恐怖哦,她妻子死的样子太吓人了。”

    月痕苦笑一声,把刚才对阿呆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听完月痕的叙述,玄月怒哼一声,道:“他们也不能不讲理吧,咱们可是好心帮他们的啊!咦,阿呆,你怎么抓着我的手。”

    阿呆脸一红,道:“不,不是我抓你的手,是你一直抓住我不放啊!”

    玄月松开阿呆的手,啐道:“你胡说,谁抓着你的手不放了,臭阿呆,你是不是趁机占我便宜。”

    月姬将火焰般的红色长发甩到身后,俏脸生寒,没好气的说道:“现在这么危险,你们还有心情闹,什么你占我便宜我占你便宜的。自从昨天用完那个魔法以后,你们的手就一直攥在一起,我们拉都拉不开。就算你们互相占便宜好了。”

    玄月冲月姬吐了下舌头,瞥了阿呆一眼,道:“一定是因为你把魔法力传给我,才会这样的,对不对,阿呆。”

    阿呆甩了甩有些僵硬的右手,道:“我,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吧。小姐,当初在魔法师工会的时候,你父亲曾经给了我一个魔法卷轴,说是有危险的时候可以通过卷轴找他,咱们现在要不要用这个卷轴。月痕大哥说,普岩族可能会不利于咱们呢!”

    玄月双目圆睁,道:“你敢,好不容易爸爸才不管我了,如果把他找来,我又要被抓回去了。不许用,听到没,就算有危险,我也不怕。啊!你刚才叫我什么?在我使用平静之光前,你答应过我什么?”

    阿呆这才想起自己答应玄月要叫她月月,期期艾艾的说道:“好,好,月,月月。”

    月姬扑哧一笑,讥讽道:“好亲热哦,还月月,那你岂不是成了呆呆。”

    玄月先是瞪了月姬一眼,才满意的说道:“这还差不多。阿呆,你说岩石的妻子是怎么死的啊!他真是挺可怜的,他好象和他妻子的感情非常深厚,否则也不会难过到完全狂化了。也不知道谁那么狠心,杀了他妻子。”

    月姬补充道:“还是先奸后杀,那人一定是个变态的阴魔,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我就咔嚓一下,砍掉他那里。”

    玄月好奇的问道:“砍掉他哪里啊?”

    月姬听到玄月天真的问题,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啐道:“问阿呆去,我不告诉你。”

    月痕皱眉道:“小妹,你是越来越不象话了,那种话是你一个女孩子应该说的么?玄月小姐,你别听她乱说。”

    玄月好奇的看着满脸通红的月姬,喃喃的说道:“那里是哪里啊?”

    月痕尴尬的看了不明所以的阿呆一眼,转移话题道:“听普岩族人说,从岩石的部落到他父亲的部落,要走两天,现在已经一天多了,估计今天天黑之前就能到达。这回的事闹的很大,普岩族在联邦也是一个大族,族长儿子的妻子莫名其妙的被人奸杀,必然会掀起不小的风浪。不知道他们的族长会怎么处理,据当时勘测现场的普岩族人说,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痕迹,周围的邻居一直没听到岩石家有什么动静。凶手似乎是一个虐待狂,岩石妻子的双臂和小腿完全骨折了,在生前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凶手在**之后,是用利器插入她下面致死的,手法极为凶残,一定是一个杀人恶魔。”

    这时,由于众人的说话声,苗飞也被吵醒了,他疑惑的说道:“月老大,你说会不会是杀手工会的人干的,也只有他们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岩石的家。”

    一听到杀手工会,阿呆身体不由得一震,想起那些至欧文于死地的杀手,他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月痕摇头道:“不像,应该不是杀手工会的人干的,虽然杀手工会的杀手非常狠辣,而且不问对象。但他们从来都没有奸杀的习惯,一般都是干净利落的解决自己的目标,然后远遁。凶手应该是对岩石家很熟悉的人,据我估计,也许就是他们部落中人干的。应该是和岩石有着很深的仇恨。”

    阿呆的心情渐渐平复,道:“可是,岩石大哥曾经说过,他们普岩族人都非常质朴啊!”

    月姬哼了一声,道:“人心隔肚皮,一锅甜粥里还有可能会有沙子呢。谁说的好。你别忘了,岩石家可是在部落的中央。白天,普岩族部落到处都是人,即使用飞的,只要是外人,恐怕也很难不被普岩族人发现吧。所以,也只有他们自己的族人才能不惊动他人而偷入到他家中。”

    苗飞低着头道:“希望普岩族族长能够英明的找出凶手吧,可别拿咱们当了替死鬼。月老大,我去换万里驾车了,好让他休息会儿。”

    月痕点了点头,苗飞敏捷的蹿了出去,马车停下来,万里上了车后才再次前行。

    万里一上车,就道:“我刚才听普岩族人说,岩石好象醒过来了,他不吵不闹,似乎变的傻了。一句话也不说。”

    月痕叹息道:“哀莫大于心死,妻子的死,对岩石的创伤实在太深了。”

    阿呆看向月痕,道:“我想去看看岩石大哥,看看能不能开解他。”

    月痕一楞,道:“你去也没用的,还是别去了,省得引起他人的误会。”

    阿呆摇了摇头,道:“不,我想去看看他,死去亲人的滋味我知道,那实在太痛苦了。”说完,不理月痕的阻拦,跳下了马车。出奇的是,一向喜欢管束阿呆的玄月好象没看到似的,闭上眼睛冥思起来。

    阿呆跳下马车,发现周围都是背着长刀的普岩族战士,他们都穿着轻铠,将自己所坐的马车围在中央,在马车后面,是一辆更为宽阔的马车,马车周围有十几名气势沉凝战士,虽然阳光明媚,但他们脸上却都带着一丝阴翳。想必,岩石就应该是在这辆马车上吧。

    后面的马车这时已经来到阿呆近前,阿呆冲为首的战士道:“这位大哥,听说岩石大哥醒过来了,我想看看他,可以么?”

    那名战士皱眉道:“岩石兄弟刚醒过来不久,还是不要打扰他的好,魔法师先生,您回到自己的马车上去吧。等到了族长那里,是非自有公论。”

    没等阿呆说话,一匹快马从前面飞驰而来,马上坐着的,正是现在在岩石家门口那名壮汉。他换上了一身黑色的铠甲,同样是背着长刀,冲着马车前的战士问道:“怎么了?”

    那战士冲壮汉施礼道:“岩巨大哥,这位魔法师先生说他想看看岩石大哥。”

    岩巨看了看阿呆,微笑道:“那天多亏你和那位女魔法师小姐的魔法,才让岩石免除一死,哎——,这回岩石受的创伤太深了,我也试着想开解他,可他现在的情况……,算了,既然你想去看看他,就去吧,不过别和他说太长时间话,他需要休息。”

    阿呆大喜,道:“谢谢你,岩巨大哥。”说完,溜到载有岩石的马车后,纵身上了车。

    看着阿呆上了岩石的马车,岩巨眼底流露出一丝异样的光芒,掉转马头,重新回到队伍最前面去了。

    阿呆进入马车之中,只见岩石平躺在马车一旁,他的身体被捆在一块厚实的木版上。岩石目光呆滞的看着身旁的黑色棺材,眼中没有一丝神采,脸色苍白,似乎还没有从昨天狂化的后遗症中恢复过来。

    阿呆轻声道:“岩石大哥,你好点了么?”

    岩石没有吭声,依然呆呆的看着身旁的棺材,似乎没有听到阿呆的话似的。

    阿呆坐在岩石身旁,低声道:“岩石大哥,我知道大嫂的死你很伤心,但是,你也要振作起来啊!凶手还没有抓到,如果你就这么沉沦下去,大嫂死也不会瞑目的。”阿呆心中异常压抑,看着岩石的样子,心里非常难过。

    岩石依旧没有动静,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阿呆握住岩石冰冷的大手,道:“岩石大哥,我不会说话,大嫂的死对你一定有很深的刺激。在不久之前,疼爱我的叔叔死了,当时我和你的心情一样悲痛欲绝,我的叔叔也是被人杀害的。但是,我现在的功夫太弱了,根本没有办法为他报仇。我从小孤苦伶仃,是老师收留了我,他教我魔法,教我炼金术。但没过多久,我就遇到了叔叔,叔叔那时候中了剧毒,他将我强行带离了老师的家,来到索域联邦,开始传授我武技。刚开始的时候,我非常思念老师,很仇视叔叔。后来,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相处,叔叔一直都对我非常好,我发现,他也是个好人。可是,就在我和叔叔建立了深厚感情之时,叔叔的仇人来了,因为他们的原因,使叔叔过度使用斗气,导致剧毒发作而亡,我真的好想念叔叔,如果他还活着,该有多好啊!”说到这里,欧文的影子不断在阿呆面前闪现,他不禁涓然泪下,泪水滴落在岩石的大手上,岩石似乎动了一下。

    半晌,阿呆的心情才平复了一些,继续道:“岩石大哥,你振作一点吧。大嫂的血海深仇还等着你去报呢。如果你就这样沉沦下去,最高兴的莫过于杀害大嫂的仇人。刚才我听月痕大哥分析,他说,最有可能杀害大嫂的人,就是你们部落中的族人啊!”

    听了阿呆的话,岩石眼底闪过一丝光芒,不断的摇着头,“不,不可能。不可能的。我们的族人都那么善良,他们怎么可能杀害云儿呢?”

    阿呆照搬月姬的话,道:“即使是一锅甜粥,也可能会有沙子,这种事很难说啊!大白天的,也只有你们的族人有可能进入你家。岩石大哥,你想想,是不是在族里有什么仇人啊?”

    岩石摇了摇头,道:“我的族人和我关系都非常好,怎么会有仇人呢。云儿,云儿,你为什么就这么去了,留我一个人在世上,你让我怎么能活的下去呢。兄弟,你知道云儿对我有多重要吗?我们从小是一起长大的。云儿并没有什么显赫的身世,她比我小两岁,从小父母双亡,是我父亲好心收留了她。她一直以我的丫鬟自居,在我少年时,就开始照顾我的起居。她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美丽,她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关怀是没有人能比的了的。我生气的时候,她安慰我,我痛苦的时候她陪着我,我生病的时候她照顾我,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关心我。她,是我永远的天使。在我心中,即使是普岩族族长的位置也没有她重要。在我十八岁的时候,我们相爱了。她开始时不肯接受我,我知道她是爱我的,从我们一直以来的相处,我清楚的明白,她对我同样有着感情,之所以不接受我,原因是她觉得自己的身份配不上我。但我对她的爱和身份有什么关系呢?我爱的,是她这个人,是她那颗善良的心啊!在我的一再恳求下,她终于接受了我。兄弟,我不怕你笑话,为了得到她的心,我曾经跪在她面前恳求她啊!也许是我的坚持打动了她,她终于对我敞开了心扉,我们在一起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