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部落惊变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岩石一楞,道:“兄弟,你到真诚实,你说的玄月小姐,就是刚才那个魔法师装束的小姑娘吧。你真有服气啊!找了这么个漂亮的女友。”

    阿呆苦笑道:“她可不是我什么女友,我只是她的跟班而已。”

    岩石楞道:“怎么会呢?以兄弟你的功夫,怎么会给人做跟班呢?”

    阿呆想起和玄月在一起的种种,无奈的摇了摇头,叉开话题道:“岩石大哥,为什么你们普岩族对外族人如此不友善啊?”

    岩石眼中流露出愤恨的光芒,良久,才叹了口气,道:“因为,我们普岩族受到的伤害太大了。现在还不能告诉你,那可以说是我们族中最大的秘密,以后如果有机会,你会知道的。咱们加快一些吧,前面不远,就是我们一个小型的部落,也是我的家,你大嫂的厨艺可是非常好的,今天大哥请你好好喝几杯。”呼啸一声,岩石催动胯下战马,飞驰而去。

    阿呆的骑术虽然不怎么好,但他胯下的战马似乎很是高傲,自动的加快速度追了上去,阿呆在惊慌之中,只得伏低身子,保持着自己的平衡。

    就在阿呆和岩石一起赶往普岩族部落的时候,封平也已经回到了天罡山。这几天他快马加鞭,通过了亚金族和亚琏族的地界,风尘仆仆的回到了门派。刚一上山,就遇到了一名六十多岁的白衣老者。

    “小平,你怎么回来了,我听你师傅说,你现在当上了什么佣兵团的副团长啊!”

    封平看到白衣老者赶忙上前行礼道:“路文师伯,您好。师祖他老人家在山上吗?我有急事禀告。”

    路文是天罡剑圣的四弟子,今年已经六十九岁了,秉性忠厚,对谁都非常和气,在派中深受低代弟子们的爱戴,听了封平的话,他脸上流露出一丝诧异的表情,道:“到底出什么事了,非要惊动师傅,他老人家正在闭关呢。”

    封平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把遇到阿呆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听完封平的叙述,路文皱了皱眉头,道:“哪位师侄这么有本事,竟然能将不到二十岁的弟子调教到如此程度?平儿,我可没听说你有那位师兄弟出事啊!走,咱们快上山,这件事我和你几位师伯师叔先了解一下。”

    封平跟着路文回到天罡山顶,山顶非常平坦,天罡剑派就修建在这里,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天罡剑派在华盛帝国有着非常尊贵的地位,华盛帝国现在的全军统帅,就是天罡剑圣的二弟子风文,早在四十年前,华盛帝国的君主就已经将天罡剑派立为国派,天罡剑派收徒的要求非常苛刻,要经过层层筛选才能入派,资质并不是天罡剑派最重视的,他们最注重的,是弟子的品性,七十年以来,天罡剑派几代弟子相加也不过就是一百来人而已,但这些弟子在大陆上的成就确是世人瞩目的,也许,他们的功力并不能说有多么高强,但是,天罡剑派建立这么多年以来,不论几代弟子,在大陆上都绝对是正义的象征。

    一回到派中,路文立刻命令弟子将在山上的几位师兄弟请了来,其中包括封平的师傅,二代弟子中排行第五的石文。封平当着众师叔伯的面,再次将遇到阿呆的事说了一遍。听完他的叙述,这些天罡剑派的二代弟子不由得面面相觑,思索了半天,也想不出阿呆的师傅到底是谁。

    路文道:“三代弟子现在基本上都有准确的消息,并没有谁去世的消息啊!平儿,你能肯定那个孩子用的确实是天罡剑法吗?”

    封平点头道:“四师伯,绝对错不了,就算天罡剑法可以冒充,但阿呆和我过招时用的生生斗气却绝对假不了。虽然没有达到第五重境界,但也相差不远了,都怪我,当初没有留住他,否则带他回来,事情就清楚了。”

    坐在上首的席文突然睁开了眼睛,两道精光电射而出,落在封平身上。席文是天罡剑圣的开山大弟子,在众师兄弟之中的功力也最为高深,达到了生生决第八重境界,虽然已经年过八旬,但从表面上看,似乎比路文还要年轻一些。

    路文道:“大师兄,您知道这是谁的弟子么?会不会是二师兄的弟子教的徒弟。”

    席文摇了摇头,道:“不太可能,二弟的功力虽然不在我之下,但他常年从军,根本没什么功夫调教弟子,他那两个徒弟,也不过就是第五重生生决的功力,根本不可能调教出那么出色的弟子,更何况,他们都在二弟身边,前些日子二弟回来的时候,还带他们一起拜见过师傅。”席文眼中突然光芒大放,冲封平道:“平儿,你还记不记得那个孩子用的天罡剑有什么特点?”

    封平想了想,道:“从表面上看不出和我的有什么区别,但重量似乎要大一些,虽然他的功力不如我,但硬拼的时候到没怎么吃亏。”

    席文点了点头,道:“这就对了,那孩子很有可能不是四代弟子,而是三代弟子,而且,他用的应该不是三代弟子五十六公斤重的天罡剑,而是我们这些二代弟子七十二公斤重、掺有玄铁的天罡重剑。”

    路文一惊,失声道:“大师兄,您是说……”

    席文点了点头,叹息道:“也只有他,才有可能调教出如此出色的弟子啊!三十年了,终于有了他的消息。快,各位师弟,跟我一起去请师傅他老人家出关,有了他的消息,师傅一定会很高兴吧。”说到这里,席文脸上流露出一丝黯然的神情。

    封平听的一头雾水,不知道大师伯说的是谁,不过,在坐的都是长辈,他也不好多问,只能在这里等下去了。

    席文等七位天罡剑派二代弟子一起来到后山的石窟外,这个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石窟,正是成名近七十年的天罡剑圣闭关修炼的地方。山风吹动片片白云,不断的撞击着山峰,众人都是大陆上的顶尖高手,生生斗气散发出一层淡淡的白光,隔绝着湿润的雾气。

    来到石窟外,以席文为首,七人一字排开,同时恭敬的喊道:“恭请师傅出关。”他们的声音并不大,但在生生真气的包裹中,却深深的传入了石窟之内。

    一会儿的工夫,一个清朗的声音从石窟内响起,“出了什么事,能让你们来打扰我修炼。”

    席文冲着石窟躬身道:“禀告师傅,可能有小师弟的消息了。五师弟的弟子封平在红飓族境内发现了一名少年,那少年不到二十岁,但他的生生决已经修炼到了第四重的境界,据那孩子说,他的师傅已经去世了,我想,也只有小师弟能调教出如此出色的弟子吧。”

    石窟中寂静无声,席文七人也只能静静的等着,等待着天罡剑圣的指示。天罡剑圣在他这些弟子的心目中,几乎是神的代名词。

    良久,清朗之声再次传出,声音中带着一丝淡淡的悲伤,“老九已经离开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他会客死异乡。哎——,造化弄人啊!传我的掌门令,命令所有天罡剑派的弟子务必要全力搜寻,尽快找到那名弟子的下落,带回来见我。席文啊!我老了,以后派里面的事我也不再过问。从今天起,你就是剑派的第二代掌门。”

    席文大吃一惊,赶忙跪倒在地,颤声道:“师傅,弟子惶恐,请您收回成命吧。”

    “我老了,大归之期将近,这掌门之位早就该传给你了,这是我的命令,不得违抗。”

    路文等六人一听天罡剑圣说自己即将大归,同时跪倒在地,高声叫道:“师傅——”

    天罡剑圣的声音柔和了许多,“我已经活了一百一十多年,在四大剑圣中,是年龄最大的,人的寿命总是有限,今后天罡剑派就靠你们几个了。血日降临,千年大劫即将来临,那并不是教廷所能抗拒的。大陆上的暗涛已经逐渐升起,你们要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当神圣历千年整的时候,必然会有妖孽降临人间,哎——,恐怕我坚持不到那一天了。你们一定要协助教廷,剿除妖孽,知道么?”

    “谨尊师傅成命。”

    “恩,席文,你们一定要尽快找到那孩子,老九的事,是我一生中最遗憾的,我真是太自私了,我希望能在死之前,能了却这桩心愿。”

    …………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快速赶路,从来没骑过马的阿呆,感觉全身似乎要震散了似的,尤其是腰、臀,已经酸麻的没有了知觉。

    岩石轻拉缰绳,放慢了速度,看了一眼跟在身旁的阿呆,问道:“兄弟,骑马的感觉如何啊?”

    阿呆苦笑道:“岩石大哥,我的骨头都快震散了,你们的部落还没到么?”

    岩石哈哈一笑,道:“第一次骑马都是这样的,穿过这片林子,就到部落了,再坚持一会儿吧。”

    阿呆伸展了一下筋骨,道:“岩石大哥,你们普岩族这边环境真好,有那么多森林,难道你们没有城市么?”

    岩石点头道:“是大自然孕育了我们普岩族的人民,我们怎么能破坏它呢,城市?城市有什么用?还不是开垦森林建造出来的,大自然有自己的规律,如果你对它不好,早晚有一天它会报复给你的。人就算有了神的力量,也绝对不可能和大自然相抗衡啊!”

    阿呆挠了挠头,道:“岩石大哥,虽然你的话我听不太懂,但我觉的你说的非常对,城市和森林比起来,我还是更喜欢待在空气清新的森林之中。”一提起森林,他自然想到了迷幻之森和五年不见的魔炎术士哥里斯,脸上不禁流露出淡淡的伤感。

    岩石道:“前面这个部落,是我自己的领地,我们普岩族共有几十个部落,我父亲是最大部落的首领,也就成了整个普岩族的族长,我们普岩族的人民是非常齐心的,根本不像其他地方那样,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天天都想着怎么算计别人。”

    终于穿过了树林,眼前的一切顿时让阿呆吓了一跳,这里,就像一个巨大的村落一样,到处都是用石头修建的房屋,似乎足有几千户人家似的。部落中热闹非凡,炊烟袅袅,显然有许多家正在做午饭。

    拉住缰绳,岩石从马上跳了下来,得意的冲阿呆道:“怎么样,我们这个部落还算不错吧?在我们这里,除了没有城墙以外,跟城市根本没什么区别,一切应有尽有。今天你就在我这里好好休息一天,明早再赶路也不迟。”

    阿呆也下了马,脚一粘地,全身舒服了许多,只是脚下有些虚浮。他调整了一下面内的气息,赶忙活动活动酸痛的筋骨。这时,月痕等人也从马车上都下来了,玄月快步跑到阿呆身边,看向面前的部落,惊叹道:“哇,好大的村子啊!”

    月痕咳嗽两声,道:“这不是村子,应该是普岩族的部落,就和普通的城市差不多,我还见过比这更大的部落呢。”

    玄月瞪了他一眼,道:“我就叫村子,怎么了。”一边说着,她拽了拽阿呆的衣服,皱眉道:“你看,你衣服怎么弄的这么乱,我帮你整理一下。”由于骑马的缘故,阿呆的衣服早已经充满了皱褶,闻言低头看去,玄月正拽着他的魔法师袍,不停的抚弄着。如同触电般的异样感觉顿时传遍阿呆全身,他怔怔的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岩石哈哈,一笑,道:“兄弟,你还说她不是你的小女朋友,瞧人家多关心你啊!”

    玄月晃动蓝色的辫子,俏脸微微一红,嗔道:“你乱说什么,谁是他女朋友,只是我们一起来的,他要是衣服乱西西的,多给我丢人啊!”

    岩石怪异的看了阿呆一眼,道:“走吧,先进我们部落,你们赶了一上午路,应该也累了,吃点东西休息一下。”

    在岩石那队士兵的簇拥下,众人进了部落,普岩族大部分都是黄色人种,皮肤比阿呆稍微黑一些,棕色的头发是他们的标志,所有人看到岩石,都流露出一副尊敬的神色。

    “岩石叔叔,你回来了,有没有给冬冬带好吃的。”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跑了过来,好奇的看了看阿呆等人,扑到岩石身前。

    岩石哈哈一笑,一把将男孩儿抱了起来,道:“冬冬,这回叔叔出去的太匆忙了,没来得及给你带好吃的东西,叔叔答应你,下回一定带。”

    冬冬撅着小嘴道:“叔叔,你说话可要算数哦。”

    岩石疼爱的揉弄了他头发两下,道:“叔叔什么时候说话没算数过。你妈妈呢?”

    一名妇女跑了过来,容貌甚是清秀,冲着岩石道:“少族长,您回来了,冬冬这孩子,一看到您的身影,就赶快跑过来了。冬冬,还不快下来。”冬冬看了看自己的母亲,搂紧岩石的脖子,就是不肯动。

    **走到岩石身旁,叹了口气,道:“少族长,冬冬一直把您当父亲看了,他爸爸走的早,以后如果有机会,我希望您能教他点东西。”

    冬冬抬起头,看着岩石道:“是啊,岩石叔叔,我也要成为和你一样勇敢的战士。”

    岩石眼中流露出一丝黯然的神色,轻轻抚摸着冬冬的头发,道:“卓玛,我会的。冬冬乖,先下来吧,叔叔今天有客人,不能陪你了。过几天,叔叔就开始教你功夫。”在岩石一再的哄劝下,冬冬才肯回到母亲的怀抱,**扫了阿呆等人一眼,转身走了。

    看着**离去的背影,岩石眼中流露出一丝落寞,玄月问道:“你们的关系好象很复杂啊!大块头,他们是你什么人?”

    岩石摇了摇头,一边带着众人向部落中央走去,一边说道:“卓玛是我一个好兄弟的妻子,在冬冬两岁那年,他父亲因公殉职了,说起来,已经是三年前的事,可怜了他们这对孤儿寡母的,一有空,我就会照顾照顾他们。我们部落里,像卓玛这样的情况非常多,都是因为……”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了下来,有些警惕的看了看玄月,不再言语。

    月痕和月姬面面相觑,而玄月的大眼睛转了起来,不知再想着什么。阿呆冲岩石道:“岩石大哥,你别难过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的遭遇虽然很惨,但冬冬总还有个母亲,比起我来,是要强的多了。”想起小时候在尼诺城牵鱼的那段经历,阿呆不由得有些痴了。

    玄月从来没听阿呆说过自己的身世,好奇的问道:“阿呆,一直没问过你,你父母是干什么的?你家在那里啊?”

    阿呆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我没有父母。也没有家。”想起欧文,阿呆心中一痛,充满了对欧文和哥里斯的思念之情。

    岩石拍拍阿呆的肩膀,道:“兄弟,原来你也是孤儿啊!好了,到我家了,咱们进去吧,今天让你嫂子好好给你们做顿好吃的,要知道,她的手艺可是非常不错的啊!”这已经是岩石第二次向阿呆替自己的妻子吹嘘了,看着他一脸幸福的表情,很显然和妻子的感情非常深厚。

    听到岩石的话,阿呆这才发现,众人已经来到一座巨大的石屋前,石屋在整个部落的中央,占地足有几百平米,周围是一圈空地。跟随岩石的那些士兵已经不见了,应该都回自己家了,这里只剩下自己、玄月以及月痕四人。

    岩石一脸兴奋之色,冲着紧闭的大门高声喊道:“小云,小云,有客人来了,快开门。快开门啊!”

    门似乎从里面反锁着,岩石叫了半天都没有动静,岩石有些发楞,喃喃的说道:“小云干什么去了?平常门都是开着的啊!”他拉住一旁经过的村民,问道:“克鲁大叔,您今天有没有看到小云,怎么我们家的门锁着,她是不是出去了。”

    被岩石拉住的老人摇了摇头,道:“今天你清晨出去以后,我就没见过小云,她应该在家里吧。是啊!你们家门今天怎么锁着,小云平常很少出门,你再敲敲看,是不是她睡觉了。”

    岩石摇头道:“不会的,我早上走的时候还和她说过中午要回来吃饭,小云一定会等我。”岩石的脸上流露出焦急的神色,走到大门前,犹豫了一下,伸出蒲扇般的大手,按在门上,全身黄芒绽放,卡的一声轻响,已经将里面的门闩震断了。

    岩石推开大门,跨入房间,阿呆跟在他身旁,一进门,一股扑鼻的血腥味顿时传来,岩石脸色大变,快步向房间里走去。

    “不——”房间内传来岩石凄厉的大吼,整座石屋都被震的簌簌发抖。阿呆吓了一跳,赶忙和月痕冲了进去。看到眼前的一切,他们不由得惊呆了。在里间的卧室有一张大床,床上躺着一个赤luo的少女,棕色的长发散乱的纠结着,原本秀美的脸上充满了怨恨和不甘,眼睛睁的大大的,变成灰白色的眼珠瞪视着屋顶上方,双手紧紧的攥住拳头,鲜血已经将洁白的床单染红了,仍有少量鲜血不断从她下面中留出,显然是被人奸杀而死。白皙的肌肤微微泛青,看来已经死了有一会儿了。

    岩石将少女搂在怀中,整个人完全呆滞了,泪水不断从这名钢铁般的壮汉眼中流出,他的面部肌肉不断的痉挛着。

    玄月和月姬等人也跟着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由得惊呼出声,玄月扑入阿呆怀中,颤声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好可怕啊!”

    阿呆冲岩石道:“岩石大哥,这,这是怎么回事?”

    岩石没有回答,抱着少女的裸尸站了起来,扯下自己背后的披风将她包裹在内,一步步向门外走去,众人自动闪出一条路,看着他走向门外。

    岩石出了门,突然仰天怒吼起来,“啊——”声音急速增大,直透云霄,随着巨大的叫喊声,岩石的身体发生了变化,本就健壮的肌肉骤然膨胀,撑裂了上身的衣服,棕色的双眼变得血红,阵阵危险的气息不断从他体内渗出,气势猛增。

    月痕失声道:“啊!他狂化了。他竟然是狂战士。”

    岩石的呐喊声传遍整个村子,附近的村民顿时跑了过来。一会儿的工夫,将岩石的家团团围住。

    “少族长,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啊!云儿姐姐这是怎么了?怎么有血,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少族长,您这是……”

    森冷的声音从岩石的牙缝中渗出,震慑着人们的心灵,“告诉我,是谁,是谁杀了我的云儿,是谁,你们告诉我,是谁——?”

    所有的普岩族人都呆住了,岩石的妻子在部落中是出名的貌美善良,突然死了,就连他们也无法接受。岩石不断痛苦的呐喊着,但却怎么也无法抒发出内心的痛苦。

    一个壮年男子跑了过来,他的身材不下于岩石,看着岩石手中的尸体,他吃惊的问道:“岩石兄弟,弟妹怎么会变成这样?”

    岩石身上的气势不断疯长,依旧是那句话,“是谁,是谁杀了我的云儿。”

    阿呆走到岩石身旁,劝慰道:“岩石大哥,你冷静冷静,把这件事查清楚再说。”

    岩石一甩胳膊,一股大力传来,顿时将阿呆推出几米,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冷静,我怎么冷静,我最爱的人死了,我怎么冷静。”

    阿呆催动体内的生生真气,运转了几圈,才化解了岩石散发的斗气,岩石的功力本就比他要高,在狂化之后,功力暴增,似乎比原来要厉害了一倍之多。那强大的力量,根本不是他所能对抗的。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将岩石的家围的水泄不通。一群战士装束的年轻人挤到岩石身前,看到眼前的一切,都惊呆了。

    岩石突然怒吼一声,一手紧紧的搂住妻子的身体,怒视着面前一个战士,疯狂的喊道:“是你,是你对不对,一定是你杀了我的小云。”空出的另一只手骤然轰出,带着浓烈的黄色斗气骤然撞向那战士的胸膛。

    那战士大吃一惊,在危险之际双手勉强挡在胸前,阿呆吓了一跳,大喊一声“不要。”,从侧面一拳轰上了岩石充满斗气的拳头。

    轰然巨响中,两条身影同时抛飞。岩石拳上蕴涵的能量实在太大,即使阿呆全力施为仍然被震的飞了出去,在阿呆的干扰下,岩石的拳头依然轰上了那名战士的双手,骨折声清晰可闻,战士的身体同样抛飞而出,在空中喷出了一口鲜血。如果不是阿呆的及时阻止,他必然会死在岩石疯狂的拳头下,但即使这样,依然受到了重创。

    玄月失声道:“啊!他疯了么?”

    先前赶过来的壮年人大喊道:“快,大家先把少族长制住,他狂化了,谁都不认得了。”说着,率先冲了上去。

    壮年人似乎在普岩族中很有威信,周围几十名青年战士顿时冲了上来,扑向岩石。岩石一边疯狂的大吼着,一边不断挥舞着手臂,黄色的斗气澎湃而出,根本没有人能接近到他三米之内,身影一条条飞出,一会儿的工夫,就有十多名普岩族人被打成了重伤。

    万里扶起了倒地的阿呆,阿呆刚才是从侧面轰上了岩石的拳头,所以虽然被震飞,但却并没有受伤。看着疯狂的岩石,阿呆皱了皱眉,跑到玄月身旁,道:“小姐,岩石大哥突然变成了这样,你有没有办法救救他。”

    玄月似乎还没有从看到岩石妻子尸体时的惊恐恢复过来,听到阿呆问她,摇了摇头,道:“我,我也没有办法啊!”

    月痕道:“狂战士的威力非常强大,可以瞬间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百分之二百的状态,而且周身的防御力倍增,看岩石这个样子,恐怕没有人能制的住他了。咱们的功力都不行啊!”

    阿呆一咬牙,道:“我上去试试,岩石大哥他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这样,真的疯了么?”

    月痕一把拉住阿呆,道:“兄弟,你上去也是没用的,他现在完全狂化谁都不认得了。他受的刺激太大,脑中已经没有了一点清明,以前我虽然见过狂战士,但他们都只是狂化百分之五十,当自己的潜力燃烧殆尽的时候会自我恢复。可岩石这个样子,恐怕很难恢复了。让他平静下来才有可能恢复正常。玄月小姐,有没有什么可以让人平静的魔法呢?”

    玄月想了想,点头道:“有,不过,我的魔法水平不足,不知道能不能使出这种高级的静心咒。”

    月痕看了看依然疯狂的岩石,焦急的说道:“试一试吧,他完全狂化后,最先消耗的是自己的功力和体力,然后就要开始消耗生命潜力了,如果任他这样下去,恐怕会精力衰竭而亡。”

    阿呆急道:“是啊!月月,你就救救岩石大哥吧,算我求求你了。”

    玄月有些惊讶的看了阿呆一眼,点头道:“那好吧,阿呆你帮我。”

    阿呆一楞,道:“怎么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