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普岩战士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阿呆默默的退出帐篷,深吸一口清爽的空气,却怎么也理不清脑中的混乱,他越来越无法理解玄月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忽冷忽热,一会儿对他发小姐脾气,而过一会儿又好象很关心自己似的。

    “阿呆兄弟,赶快进来睡吧,明天早上还要赶路。”说话的是月痕,他正微笑的阿呆。

    帐篷很小,像月痕和阿呆的身材,在里面确实有些局促。月痕盘膝坐在一旁,道:“阿呆兄弟,你今年多大了?”

    阿呆撩起头上的斗篷,道:“我十七岁了,月痕大哥,你呢?”

    月痕道:“我比你大两岁,今年十九了,我妹妹十八,咱们都可以说是同龄人。你对咱们这次去死亡山脉怎么看?”

    阿呆一楞,摇了摇头,道:“我只是想拿到一块魔法水晶回去送给老师而已。”

    月痕道:“我看你和玄月小姐的关系好象很奇怪似的,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阿呆叹了口气,道:“月痕大哥,你别问了,一言难尽啊!你打坐吧,我也开始冥思了。”说完,盘膝坐好,闭上了眼睛。

    月痕看他不想说,无奈的摇了摇头,修炼起自己的斗气。

    阿呆冥思了一会儿,看月痕已经入定了,这才转而修炼生生真气,既然玄月不想让月痕等人知道自己会武技的事,也只好由着她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众人继续动身,向着普岩族领地的方向前进,经过一上午的跋涉,终于在日正当中之时来到了红飓族的另一座城市,这座城市明显要大了许多,大部分居民都是红飓族人,在玄月的一再要求下,还是买了一辆宽大的马车和两匹用来拉车的骏马,出钱的时候,玄月只肯掏五十个金币而已,而单马车就要100个金币之多。月痕好象手头很富裕,并没有争,就把其他的钱付了。最惨的是阿呆,玄月以他拿着钱没用为理由,将他的全部财产都充公了,当然,充进了玄月的荷包。吃过午饭后,由万里驾车,继续前进。

    有了马车,前进的速度提高了许多,两天后,他们终于进入了普岩族地界。

    马车虽然有些颠簸,但比走路要轻松的多,但也由于颠簸,月痕等人不敢打坐修炼,闲来无事,聊起天来。几天的相处,使他们彼此熟悉了不少,阿呆和玄月得知,月痕和月姬兄妹本是红飓族一个贵族的子女,家里管束的很严,他们和玄月一样,也是偷跑出来的,每年只回家一两次,虽然年龄不大,但他们已经有三年的佣兵经验了,月痕佣兵团是他们去年才成立的。由于佣兵这个职业在红飓族非常盛行,他们的父母见他们闯出了点名气,也就不再限制他们的行动。月痕的月影剑法学自家传,月姬的弓箭术学自母亲,两人都有着不错的实力。

    另阿呆比较意外的是,玄月并没有向月痕他们吹嘘自己的身份,只是说跟一个无名的魔法师学了几年光系魔法。这几天下来,玄月低调的很,除了向月痕打听一些大陆上新奇的事物以外,对自己的来历之字不提。

    “玄月,原来坐马车赶路这么轻松,这回你到是做了件好事啊!”月姬有些讥讽的说道。相处几天,月姬和玄月之间的关系始终没有改变,总是针锋相对,似乎原来就有仇似的。

    玄月哼了一声,道:“你现在才知道啊!阿呆,你离我那么远干什么,我困了,把你肩膀借我x一下。”

    阿呆吓了一跳,赶忙向一旁躲了躲,道:“小姐,男女授受不亲,这样不好吧。”

    苗飞嘿嘿笑道:“玄月小姐,他不愿意让你靠,我让你靠,怎么样?”

    玄月瞪了他一眼,道:“你那么瘦,我才不要靠呢。阿呆,你快点过来啊!”说着,向阿呆身旁挪了挪。

    马车就那么点儿地方,阿呆没办法,只得由着她靠了过来,在苗飞和月痕羡慕的注视下,玄月靠在阿呆的肩膀上闭上了双眸。不知道为什么,一靠上阿底结实的肩膀,困意自然而然的增大,她一会儿的工夫就睡着了。

    玄月是睡着了,可苦了阿呆,他端坐着不敢动弹,不但要承受月姬异样的目光,还要保持住自己身体的平衡。

    玄月逐渐进入了沉睡之中,她的双手已经搂住了阿呆的手臂,一脸满足的样子,看着玄月沉静的睡颜,感受着娇躯带来的柔软与温暖,阿呆眼底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温柔。

    由于到了中午,闷热的天气让众人都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神志都处于模糊状态。

    突然,前进中的马车猛的停滞了一下,希津津一声,似乎是万里强行把马拉住了。剧烈的晃动让大家都清醒过来,玄月的身体在震荡中不由得滑进阿呆的怀里。玄月从朦胧中清醒过来,茫然问道:“怎么了?”

    阿呆怕玄月误会自己占她便宜,赶忙扶正她的身体,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马车好象突然停了。”

    苗飞已经蹿了出去,月痕和月姬也飘身而出,马车内就剩下阿呆和玄月两人。阿呆道:“小姐,我也下去看看吧。”

    玄月打了个哈欠,道:“好困,人家还要睡,你的肩膀好舒服哦,别去了,他们能解决的了吧。”说完,搂住阿呆的手臂,又闭上了眼睛。

    阿呆没办法,只能功聚双耳,听着外面的动静,外面似乎有很多人,一个陌生的声音喊道:“你们是什么人,来我们普岩族的领地干什么?”

    月痕温和的说道:“各位士兵大哥请了,我们是月痕佣兵团成员,准备到天元族那边去,顺路通过贵族领地,借路而行而已。”

    那陌生的声音哼了一声,道:“我不管你们是不是佣兵,如果想去天元族,立刻改道,绕路去,不许通过我们普岩族的领地。”

    阿呆心中一惊,这普岩族也太不讲理了吧,难道连路过他们的领地都不可以么?

    月痕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冷漠而发怒,依旧温和的说道:“士兵大哥,请你们通融一下吧,如果我们现在绕路的话,最起码要多走十天的路程,大家都是索域联邦人,就行个方便如何,我们保证不在贵族领地停留,尽快通过,您看行么?”

    “哼,你们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少跟我套近乎,谁是你大哥,立刻离开,否则,我们就用赶的了。”

    月姬愤怒的声音响起,“你们也太不讲理了吧,凭什么不让我们过,我们就偏要过,看你们能怎么样。”

    金风之声响起,似乎对方的人都取出了兵器,阿呆赶忙摇醒玄月,道:“小姐,外面好象要打起来了,您在这里休息,我出去看一下吧。”

    玄月不满的嘟囔了一声,躺在马车的长椅上继续做她着的美梦。

    阿呆从马车上飘身而下,躲在一旁向外看去。这里是一条林荫大道,路面很平坦,周围都是几十米高的大树,枝叶茂密,阳光只能从缝隙中洒落地面。在马车之前,月痕兄妹、苗飞和万里站成一排,在他们对面,是一群二十人左右的轻骑兵。他们刚刚抽出腰间的马刀,怒视着月痕等四人,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月痕高声道:“各位,我们是正经佣兵,难道你们普岩族就没有佣兵么,只是借道而行你们就如此对待,我们红飓族可也不是好欺负的。”

    为首的骑士冷哼一声,道:“红飓族?你们红飓族除了有几个蹩脚的佣兵以外,还有什么?今天就让我见识一下你们的功夫,只要你们谁能胜的了我手中的长刀,我就放你们过去。”

    他的话彻底激发了月痕的怒气,月痕冷声道:“好,那我就见识见识你们普岩族有什么了不起的。小妹,你们退后。”说着,抽出了随身的长剑,凝视着马上的骑士。

    普岩族骑士翻身下马,阿呆吃惊的发现,这名骑士居然比自己还要高半个头。一下马,全身顿时散发出强烈的气势,长达四尺多的大刀扛在肩上,一步步向月痕走来。每踏出一步,气势顿时更盛一分,牢牢的锁定在月痕身上。

    月痕抱剑在胸,脸上流露出凝重的神色,他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如此高手。

    “普岩族岩石请教了。看刀。”随着一声大喝,岩石身上黄色的斗气骤然爆发,双手握刀,带着一股惨烈的气势猛的冲向月痕。

    阿呆心中一惊,因为这个岩石所用的招式,非常像自己天罡剑法中的劈斩。

    月痕并没有为对方的气势所摄,手中银剑斜挑,指向对方的刀锋。叮的一声轻响,月痕的银剑准确的点在对方刀锋五寸处,银芒闪过,硬生生的将对方的长刀卸在一旁。但由于岩石刀上的力量太足,他仍然被震的退了两步。

    岩石得理不让,接连三刀,闪电般向月痕砍去,斗气四溢,连马车旁的阿呆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巨大的劲风。月痕的力量明显比不上对方,他身体飘忽不定,展开了自己的月影剑法,和对方周旋起来。一时间,劲风飞扬,一黄一银两道身影不断的交错碰撞。月痕在灵活性上要强过对手不少,但在斗气上似乎比岩石差了许多,在岩石逼人的气势下,支撑的非常困难,银剑和长刀每次接触都会引起他全身的震颤。

    铛的一声巨响,月痕踉跄出三步,肩头的银甲已经被对方的刀锋扫落一块,明显落了下风。

    岩石刀尖斜指,不屑的说道:“早说过你们不行,还偏偏不信。立刻离开我们普岩族领地,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月痕深知自己在佣兵团中实力最强,连自己的打不过对方,那就没有任何办法了。

    苗飞、万里都抽出了自己的兵器,护在月痕两侧,月姬的银箭已经搭上了弓弦,而马上的骑士们也已经跳了下来,看他们一个个利索的身手,明显实力不弱,在气势上,月痕等人顿时落了下风。

    “讨厌,吵人家睡觉,阿呆,你在这里站着干什么?咱们也去看看,是谁这么猖狂。”原来是玄月从马车中钻了出来。外面这么吵,她在马车中怎么睡的着,早就从马车的缝隙中看了半天,一见月痕落了下风,这才出来。

    阿呆扶着玄月下了马车,玄月揉了揉朦胧睡眼,喊道:“月痕,怎么了,是谁那么不开眼,拦住咱们去路啊!”

    听到玄月的声音,一众骑士顿时将目光投了过来,岩石眼中闪过一丝惊异的神色,“魔法师?”

    阿呆和玄月走到月痕身旁,玄月仰头看向岩石,娇声道:“你长那么高干什么?还要让我抬头看着。”

    岩石一低头,正好看到玄月绝美的容颜,即使以他坚定的心志,也不由得一呆,喃喃的说道:“长的高关你什么事。”

    玄月哼了一声,道:“你们怎么拦住我们,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只要能打的过你就让我们过去是吧,阿呆,你教训教训他。”

    阿呆一楞,道:“我?”看了刚才岩石的表现,他可是一点制胜的把握都没有。

    玄月没好气的道:“当然是你了,难道还让我上去不成。快点拉,打发完他们,咱们好赶路。”

    阿呆应了一声,上前一步,站在岩石身前。

    岩石心里也没有底,他并没有和魔法师战斗过,只是听说魔法师很厉害,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对付,谨慎的横过长刀,道:“那就来吧。”

    玄月在阿呆身后道:“拿出你那天劈墙的工夫,让他见识一下。”

    阿呆虽然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玄月又不用他掩饰武技,但还是抽出了背后的天罡剑。月痕看到这一切并没有阻止,他早就对阿呆的重剑产生了怀疑,正好趁此机会看看。

    岩石看到阿呆的天罡剑流露出吃惊的神色,眼底闪过一丝犹豫,但他还是举起了自己的长刀。

    阿呆突然觉得全身没来由的一暖,精神大振,似乎有用不完的力量似的,一层淡淡的白光包裹住他的身体,这并不是他的生生斗气,因为他还没有运力呢,不禁回头看了玄月一眼,只见玄月正摆弄着手中的魔法杖,冲他做了个鬼脸,这白光显然是与她有关,应该是一种辅助魔法。

    岩石沉声喝道:“请指教。”依旧是双手握刀,重重的向阿呆砍来。

    阿呆可不管那一套,他的战斗经验虽然不丰富,但对这种劈斩最熟悉不过,大喝一声,双手抡起天罡剑,同样向对方砍去。白色的斗气光芒顿时大盛,后发先至迎了上去。轰然巨响中,岩石的长刀和天罡剑顿时撞在一起,两人的斗气顿时将地面的尘土激起一个小旋涡。

    阿呆感觉自己的斗气似乎比以前强大了许多,这并不光是因为生生决达到了第五重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那先出现的白光。

    岩石感觉对方剑上传来一股巨力,不由得退了一步,一向以力量见长的他可从没有被对手震退过,尤其是,将他震退的居然还是一名魔法师,怒喝一声,长刀再次劈来,这次,他已经用出了全力。

    阿呆在石塘镇的时候,天天面对海浪,劈斩不知道用过多少次,体内的生生斗气生生不绝的传入手臂,再一次劈了出去。铛、铛、铛之声不断响起,阿呆和岩石都几乎不动地方的不断向对方砍劈着,这完全是力量之间的较量。

    十几次碰撞后,阿呆逐渐占据了上风,毕竟生生真气的源源不绝的特性使他不至于后力不济。在兵刃上阿呆也占了便宜,他的天罡剑可要比对方的长刀重了许多,终于,在第十八次碰撞时,岩石的长刀被阿呆砍断了,天罡剑带着逼人的斗气迎面砍向岩石,阿呆吓了一跳,他可不想杀人,多次的碰撞,不由得让他对岩石惺惺相惜起来,他明白,如果不是玄月的魔法,自己未必能在力量上占到便宜,更何况刚才岩石和月痕还打过一场,耗费了不少气力。他猛的一翻腕儿,右脚向右踏出一步,勉强将天罡剑带到一旁,轰的一声,砍在土里。在全力攻击下强行变招顿时给阿呆的身体带来巨大的负荷,胸口如同被巨锤撞了一下,嗓子一甜,顿时喷出一口鲜血。

    岩石早被吓呆了,他从来没有感觉到死亡居然会离自己这么近,看着大半截砍入土中的天罡剑,他清楚的知道,如果这一剑砍在他身上会有什么后果,手一松,半截长刀顿时掉在地上。

    玄月跑到阿呆身边,急问道:“你怎么样?”

    阿呆咳嗽两声,带过天罡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道:“我没事。”

    玄月低低的吟唱道:“伟大的天神啊!请将您慈悲世人的神力借于我,扶平眼前的创伤吧。神愈术。”,随着咒语的吟唱,魔法杖上产生出一团白色的光芒,光芒一闪,顿时没入阿呆的身体。

    暖洋洋的感觉顿时充斥在阿呆的经脉之中,他的生生真气本来就具有一定的神圣气息,玄月的光系魔法没入体内顿时激发起他本身的生命力,胸口舒服了许多。

    长出口气,阿呆冲玄月点了点头,道:“谢谢你,小姐。”

    和岩石同来的普岩族士兵一个个都跳下马来,护在岩石身侧,高举马刀,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似乎要随时动手似的。

    阿呆抬起头,看向岩石,岩石仍然处于呆滞状态,似乎不敢相信自己会失败似的。“这位大哥,不知道你的话算不算术,现在可以放我们过去了吧。”阿呆说的很客气,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刚才那一剑把他自己也吓的不轻,最后没有伤到岩石,他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岩石被阿呆的声音唤醒,他脸上流露出尴尬的神色,冲阿呆道:“兄弟,你真是好身手,多谢你手下留情,岩石认栽了。能不能问你一下,你用的兵器可是天罡剑么?”

    阿呆点了点头,道:“正是天罡剑。”

    岩石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向着阿呆走了过来,万里赶忙上前一步,挡在阿呆身前,警惕的看着岩石道:“你要干什么?”

    岩石摊开双手,先前的嚣张跋扈荡然无存,和气的道:“我没恶意,只是想和这位兄弟说几句话而已。”

    玄月凑到阿呆身旁,道:“有什么好说的,阿呆已经赢了你,该让我们过去了吧,我们的时间可是紧张的很。”

    岩石看了看玄月,又看看阿呆,道:“兄弟,我叫岩石,我小的时候,曾蒙天罡剑圣的大弟子席文老师指点过几天,说起来,咱们还是同门呢,我真的没有恶意了,既然你和天罡派有关,应该不是坏人,可以从我们领地上通过。”

    阿呆一楞,道:“原来岩石大哥也是天罡剑派的啊!我叔叔也是,我叫阿呆,我的天罡剑是叔叔传授给我的。岩石大哥,那我们就先走了。”

    岩石呵呵一笑,道:“这样吧,我们普岩族的境内外族人可以说是寸步难行,我就护送你们一段好了。”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月痕和月姬有些难以适应,月姬冷哼道:“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进入你们的领地,还不任你们宰割么?”

    岩石微怒道:“我以普岩族族长之子的名誉发誓,我岩石,绝对没有任何口是心非之处。”

    除了阿呆和玄月以外,月痕佣兵团的四人同时一惊,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面前这个大块头,竟然是索域联邦六大种族之一的普岩族族长之子。

    玄月耍弄着手中的魔法杖,不在乎的说道:“谁管你是谁的儿子,想一块走就快走吧。月痕大哥,咱们上车。”说完,转身向马车走去。

    “阿呆兄弟。”岩石叫住正想跟玄月上马车的阿呆,道:“咱们并骑前行吧,我有些话想问你。”

    阿呆扭头看向玄月,玄月瞥了岩石一眼,道:“去吧,去吧,你的伤要是颠坏了,我可不管你。哼。”说完,径自上了马车。

    岩石呵呵一笑,让一名手下把坐骑让给了阿呆,大喊一声,“兄弟们,前面开路了。”

    阿呆这还是第一次骑马,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他刚一上马的时候,这匹高头大马不禁一晃,一百多斤的体重,再加上天罡剑的分量,确实有些沉了。阿呆抓紧缰绳,双腿紧紧的夹着马腹,脸上一副尴尬之色,因为,他的马停留在原地,根本没有向前走。

    岩石看着阿呆的姿势,就知道他不会骑马,笑道:“怎么?阿呆兄弟,你第一次骑马吗?”

    阿呆红着脸点了点头。

    岩石笑道:“没关系的,其实骑马很简单,哥哥教你几招。你全身别那么僵硬,放松一点,把身子前探,轻磕马腹,它就会向前走了,对,对,就是这样。缰绳别收的太紧,多松开一些,要不马会不舒服的。你看,这不是很好么?拐弯的时候,你的身体要相应的向那个方向倾斜,然后轻带缰绳,马就会听你指挥了。当你想让它停下来时,身体要后坐,双手同时带住缰绳,就可以了。”

    阿呆按着岩石说的方法去做,果然驱动了胯下骏马,缓缓的开始加速,一颠一颠的,感觉甚是奇妙。

    月痕等人已经都上了马车,一上车,苗飞就迫不及待的问玄月道:“玄月小姐,以前怎么没听你们说过阿呆会武技啊!”

    玄月瞪了他一眼,道:“我们有什么本事还要都告诉你么?谁说阿呆会武技了,他只是力气大一点而已。”

    月痕等人都修炼了多年的武技,在刚才阿呆和岩石交手的时候,体现出来的气势和功力,绝不仅仅是力气大一点而已,尤其那淡淡的白色斗气,更是武技高手的象征。月痕拉住正要询问的月姬,冲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苗飞掏了个没趣,也不再追问。玄月靠在一旁的椅背上又睡了起来,一时间马车上归于寂静,只有车轮轱辘辘的声响和马蹄敲击地面的清脆声。

    一会儿的工夫,阿呆已经简单的适应了一些简单的骑马动作,在岩石的帮助下,已经可以跟在他身旁了。

    岩石带着阿呆走在最前面,吩咐自己的手下们不要跟的太近,这才道:“阿呆兄弟,刚才真是多谢你手下留情,否则,哎……”

    阿呆挠了挠头,道:“岩石大哥,你别这么说,咱们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我怎么会伤害你呢,我们真的只是要通过贵族领地而已。”

    岩石点了点头,道:“都怪我太冲动了,不过,我们普岩族一直都对大陆上其他种族有着一些敌意,所以才会出现之前的一幕。但既然你得传于天罡剑派,那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天罡剑派可是正义的代名词啊!哦,对了,兄弟,这个给你。”说着,岩石从怀里掏出一个龙眼大的药丸递给了阿呆。

    阿呆伸手接过,问道:“岩石大哥,这是什么东西?”

    岩石嘿嘿一笑,道:“兄弟,快吃了吧,这可是我们普岩族秘制的疗伤圣药灭伤丹,效力可是非常好的。刚才你为了不伤我,临时变招,又吐了血,内伤肯定不轻,吃了它,你就不用担心了,出不了半天儿时间,准好。”

    阿呆把灭伤丹放在鼻子上闻了闻,想了想,道:“岩石大哥,这灭伤丹很珍贵啊!里面有星星草、通筋果、碧落花的成分,都是很名贵的药材,你真的要给我吃吗?”和哥里斯一起呆了一年的时间,阿呆早已经可以凭借气味来分辨药材了。

    岩石一楞,道:“兄弟,没想到你还懂药材啊!灭伤丹的准确配方只有族里的先知才知道,不过你说的这几种成分好象都有。你是为了我才受伤的,吃了吧,它对你的伤有很大的好处。”

    阿呆点了点头,道:“谢谢你,岩石大哥。”说完,拨开灭伤丹外面的蜡衣吃了下去。

    岩石呵呵一笑,道:“兄弟,别跟我客气,说实话,你的功力我还真是佩服,长这么大,同龄人中还真的很少有人能打的过我呢。你是第一个,以前,我真是太自大了,真是人外有人啊!一想起你那最后一剑,到现在我还后怕呢。”

    吃下灭伤丹,一股热流顿时流向丹田,瞬间遍布全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胸口的疼痛感完全消失了,体内的生生真气在药力的刺激下,更加凝聚起来,阿呆微微调息了一下,道:“灭伤丹的药力还真是强,我的伤差不多都好了。岩石大哥,其实我的力量比不上你,只是天罡剑比你的刀重而已,再加上我身上可能被玄月小姐加持了辅助魔法,所以才会赢你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