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冥王邪剑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阿呆心想,马上就要去死亡山脉,那里到底有什么样的怪兽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为了能活着回来见哥里斯老师,学就学吧。欧文叔叔说的对,用之善则善,我只有面对邪恶的怪兽时再用冥王剑不就行了,那是以邪制邪。想到这里,阿呆解开胸口的衣襟,露出里面的皮囊。

    冥王剑剑柄的黑色宝石散发出一丝淡淡的冷意,阿呆一咬牙,将冥王剑连剑带鞘抽了出来,为了怕邪气外露,他催动体内的生生真气将抽出的冥王剑完全包裹住,白光闪烁中,房间顿时亮了起来,冥王剑古朴的剑鞘上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黑气,和白色的生生斗气形成鲜明的对比。

    即使被生生斗气包裹着,离开皮囊的冥王剑依然让房间内的温度降低了不少,阵阵寒意让阿呆不禁打了个冷战。

    一手托着冥王剑,阿呆小心的将皮囊中记载冥字九决修炼方法的羊皮抽了出来。

    将冥王剑插回原位,邪气消失,阿呆这才松了口气。他那拿着羊皮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他到现在也不敢肯定,学习了冥字九决以后会有什么变化。阿呆心想,欧文叔叔是不会害自己的,既然他让我学,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想到这里,他不再犹豫,展开了羊皮。

    本来,阿呆还怕羊皮上有太多艰辛难懂的字句,但当他将羊皮展开的刹那,就被里面的图画完全吸引住了,羊皮上没有一个字,那是一个异常复杂的图案,上面有许多纹路和各种各样的古怪符号,图案的中央,似乎有两个怪异的大眼睛,正在盯着自己看。

    意识中,似乎有人在向自己说话,阿呆的目光无法离开羊皮上的图案,声音渐渐清晰起来。

    “冥王剑,天下第一邪剑,本为冥界第一神器,不知为何会流落人间,吾乃炼金术士风元,无意中得到此剑,并得到驱动冥王剑发挥威力的冥字九决。冥王剑邪气太盛,那是充斥于天地之间的至邪至恶之气,心志不坚、功力不深者,切不可使用此剑,否则,必给自身招来大祸。冥字九决即九句口诀,配合剑招共九式,得到此剑后,我只将修炼之法记录,并没有使用过,其威力到底如何我也不知。不过,冥王剑的最后三招似乎并不属于人间的能力,千万不要轻易尝试,否则必被反噬而亡,功力高强者会被邪剑反控,成为人间魔王。冥王剑出鞘后必要吸取一条灵魂方能返鞘,如不能杀敌,必会杀己。冥字九决在使用时,必须要以生机笼罩自己,邪气完全外溢才能杀敌而不伤自身。修炼冥字九决量力而为,招式可学,不可轻用,一旦引发剑中邪力,有不可收拾之虑,切记、切记。”

    声音停止,阿呆已经出了一身冷汗,虽然他不知道这个炼金术士风元是谁,但他却隐隐猜到,这个风元,最起码也是千年以前的人物了。招式可学,不可轻用。可招式在哪里呢?意念刚刚一动,羊皮上的图画突然动了起来,一个若隐若现的招式出现在阿呆意识中。招式不断的变化,一个又一个的出现,根本不用刻意的去记忆,九个身影牢牢的印在阿呆脑海之中。

    当第九个身影消失后,阿呆眼前突然一亮,羊皮图又恢复了原样,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但是,那九个身影已经牢牢的烙印在阿呆的记忆之中。阿呆不断的喘息着,虽然只是一会儿的工夫,他全身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阵阵疲倦感不断的传来,体内的精神力完全消失了。外面的天空已经微微发亮,似乎是黎明时分了,感觉上,刚才的事似乎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但却又似乎过了很久。

    脑中的九个身影一个比一个模糊,招式看上去都非常简单,每一个招式都有一句口诀,像第一式,只不过是身体平移而出,从胸口处拔出短剑,剑尖扎向前方一个影子的眉心部位,两个影子一错而过。此招名为冥闪,口诀只有七个字——冥王一闪天地动。

    阿呆站起身,到洗手间洗了洗身上的冷汗,换上一身干净衣服,这才感觉舒服多了,虽然精神力还没有恢复,但也不再感到疲倦。冥闪?冥王一闪天地动?就只要念着这句口诀用剑扎向对方么?他空着手比画了一下,念道:“冥王一闪天地动。”

    这句口诀一念,他感觉到胸口处的冥王剑似乎震动了一下,一股冰冷的气流顺着胸口瞬间流遍全身,身体随着意念突然闪出了一段距离,冥王剑嗡嗡的响了起来,似乎要脱鞘而出似的。

    阿呆大惊失色,冥王剑如果出鞘,必然会散发出大量的邪恶之气,那根本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一旦邪气外泄,恐怕周围百米之内没有一个人能逃过他的邪力。想到这里,阿呆飞身上床,深吸口气,将丹田中的液态生生真气完全调动起来,集中到胸口部位,一时间,他的胸口处散发出剧烈的白光,白光微微泛出淡淡的银芒,勉强将冥王剑的震动压制下来。

    直到冥王剑完全恢复静止,阿呆才松了口气,喘息了几声,右手紧紧的按在胸口。太可怕了,真是太可怕了,那冰冷的至邪之力即使没有出鞘依然如此恐怖,怪不得欧文叔叔能够凭借它成为大陆第一杀手。

    半晌,阿呆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但他吃惊的发现,体内的生生真气竟然损失了一半之多。应该是抑制刚才的邪恶之气时消失的。

    天已经渐渐的亮了,阿呆没有工夫再修炼恢复,只得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等待玄月起床。第一次学习冥字九决,就让他损耗了全部的精神力和一半的生生斗气,弄的阿呆心有余悸,再不敢随便吟唱那句口诀了。他试探着按照冥闪的招式比画了两下手势,但却并没有得到想要的效果,只是和普通的剑法一样似的。等功力恢复了以后再练吧,这冥王剑实在是太危险,带在身上,就像火山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走到窗前推开窗子,清晨的空气带着微微的寒意,太阳已经冉冉升起,悬挂在东方的天际,仿佛像一颗巨大的红宝石镶嵌在碧蓝的天空之中。清晨的太阳,光芒并不刺眼,看上去非常柔和,但却给人以一种生机昂然的感觉。

    深吸一口新鲜的空气,阿呆精神一振,新的一天就要来了,远方的死亡山脉到底有什么在等待我呢。

    “阿呆,阿呆。”门外传来玄月的呼唤声。她到是起的很早啊!

    打开门,阿呆看到玄月气色似乎不太好,依旧穿着白色的魔法师袍,大眼睛微微泛红,似乎昨夜没有睡好似的。

    阿呆道:“玄月小姐,您昨天似乎没有睡好吧。”

    玄月哼了一声,道:“还不是怪你,折腾半天我才睡着,结果半夜又被冻醒了。”昨天晚上的睡眠要比前天差的多了。她不由得有点怀念阿呆温暖的臂膀。

    阿呆心中一惊,以为玄月发现了他在修炼冥字九决,赶忙道:“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

    玄月撇了撇嘴,道:“知道自己错了就好,女孩子的身体是你能随便碰的吗?咱们就要上路了,路上你一定要听我的吩咐哦。否则,最后我就不分你那一块极品魔法水晶。”

    阿呆点头道:“我是小姐的跟班,自然会听您的吩咐。”

    玄月在阿呆这种卑微的态度下,心中一阵不快,讥讽道:“你到是个做奴才的命,才没两天的时间,已经很会做下人了么。”

    阿呆身体一震,委屈和愤怒瞬间充斥着他的全身,他咬着牙,全身颤抖的看向玄月,眼中险些要喷出火来。

    玄月说完,楞楞的站在那里,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说出如此伤人的话,那并不是她的本意啊!

    两人就这么默默的站着,良久没有说话。

    “我饿了,先去吃饭吧。然后直接出发。”还是玄月先打破沉寂,她的声音淡淡的,不带丝毫感**彩。玄月转身向餐厅的方向走去。阿呆没有动,依然站在那里,直到玄月的身影消失,他才幽幽叹息一声,将红色的魔法袍穿好,把身体完全隐藏在斗篷内,背上自己的天罡剑和包袱,走向餐厅。

    在异样的气氛下,阿呆和玄月都吃的很少,一顿早饭,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离开饭店,两人来到西城门,月痕和月姬早已经等在这里了,但昨天那十几名佣兵现在却只剩下了两名,加上月痕兄妹也不过才四人而已。

    一看到阿呆和玄月,月痕赶忙迎了上来,他有些尴尬的说道:“魔法师小姐,您来了。”

    玄月看了看月痕等人,问道:“怎么就你们四个人了,你们月痕佣兵团的其他成员呢?你不会告诉我他们不参加了吧。”

    月痕苦笑道:“我也没办法,毕竟大家都是好兄弟,这次的事又那么危险,我不能勉强他们啊!何况他们有很多人家里还有牵挂,最后就剩我和舍妹以及这两位兄弟了。这两位兄弟都是孤儿,没什么牵挂,而且他们也很想去这次探险。”

    玄月没好气的说道:“哼!希望你们不要到了死亡山脉再退缩就行了。否则,还是现在散伙的好。”

    月痕坚定的说道:“这点您可以放心,我们兄妹只要决定的事就没有更改过。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兄弟叫万里,擅长重剑,这位兄弟叫苗飞,擅长快剑和身法。”万里的身材高大,几乎和阿呆差不多,背上背着一把重剑,竟然比阿呆的天罡剑还要宽上一些,只是长度差一点而已。头发有些散乱,看上去很是粗犷,从表面上看,似乎有二十四、五岁左右。苗飞身材要瘦小的多,比月姬还要矮半个头左右,双臂很长,几乎到膝,目光灵活,缩头缩脑的有些猥亵,正打量着玄月和阿呆。玄月并没有看到他的剑,但看到他那如同猴子一般的身材,不由得扑哧一笑。

    苗飞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微笑道:“小姐您好,在下苗飞,今年十八岁,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至今尚未有女朋友,您看……”

    月痕咳嗽一声,冲玄月道:“魔法师小姐,您是不是也自我介绍一下,我们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

    玄月横了苗飞一眼,道:“我叫玄月,这是我的朋友阿呆,他擅长火系魔法。”

    朋友?阿呆一楞,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玄月会这样介绍他,上前一步,道:“你们好。”

    听了阿呆的名字,月姬抿嘴一笑,道:“你的名字好怪啊!阿呆,是么?”月痕看了一眼阿呆肩头露出的剑柄,眼中闪过一丝异芒。

    阿呆微微点头,他不敢正视月姬那咄咄逼人的目光,只得低下头看向玄月。

    玄月不满的瞥了月姬一眼,道:“上路吧。”说完,一拉阿呆的衣袖,率先向城外走去。

    出了城,月痕从怀中掏出一张地图,看了看道:“死亡山脉在西南方,咱们要想到那里,必须通过普岩族和天元族的领地,如果快的话,估计有半个多月就能到了,玄月小姐,你有什么好建议么?”

    玄月一楞,道:“直接过去不就行了,需要什么建议?”

    月痕道:“天元族我没去过,不太清楚。但是普岩族是很怪的一个种族,即使在联邦中,他们也很少和其他种族来往,只是在自己的领地中生活。而且,他们似乎也并不欢迎其他种族的人,普岩族人性情相当冷漠,我曾经到过那边一回,哎——,那真是痛苦的回忆啊!在那边,甚至你想买东西,都不会有人卖给你。”

    月痕的话勾起了玄月的兴趣,“那这么说,普岩族一定有什么秘密了,否则,他们也不会这么不近人情了。”

    月痕点头道:“应该是吧,咱们只是要通过而已,只要尽量不和他们冲突,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吧。天元族那边的情况更加复杂,那里生活着众多种族,每一个种族都有自己的习性,这一路,咱们未必会那么顺利啊!一切还是要小心的好。”

    玄月不以为然的道:“怕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到那边再说,咱们又不去招惹他们,他们还能把咱们怎么样?这样走着太慢了,咱们是不是应该雇辆马车?那样还能快一些,而且不累。”

    月痕失笑道:“什么?雇马车?我还没听说过有佣兵坐马车的,佣兵一般连骑马都很少,除非像红飓那样的大佣兵团,才会有自己的骑兵部队,马车就不用了吧,实在不行,等咱们到了下一个城市,买几匹马就行了。”

    玄月喃喃的说道:“佣兵还有这么多限制啊!为什么就不能坐马车,哼,我偏偏要坐。”

    在玄月和月痕说话的时候,月姬凑到阿呆身旁,看了看比自己高了多半个头的阿呆,妩媚的一笑,道:“阿呆,你好,我是月姬。”

    阿呆一楞,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月姬是他踏入大陆以来遇到的第二个女孩子,看上去比玄月要成熟的多,“啊,你,你好,月姬小姐。”

    月姬心道,怪不得叫阿呆,还真是有些木讷,“阿呆,你为什么会背这么一把大剑啊!有五尺多长了吧。”

    阿呆刚要回答,玄月却抢着道,“他那把剑是用来装饰,或者开个路什么的,只是摆设而已,怎么比的上你们佣兵的战士厉害。”

    万里道:“我看也是,不过阿呆兄弟这把剑比我的还要长,看上去分量不轻啊!阿呆兄弟,在魔法师中,你的体力应该算好的了吧。”

    阿呆看了玄月一眼,他不明白,既然双方合作,为什么还要隐瞒自己会武技呢?但他也没有多说,只是朝万里微微点头。

    由于玄月的体力较差,每走一段时间,她就嚷嚷着要休息一会儿,足足走了一天,众人也没走到下一个城市。夜幕逐渐降临,珍珠般的月亮逐渐取代了夕阳,光线顿时暗了下来。

    月痕看了看天色,冲玄月道:“玄月小姐,看来咱们今天要在野外宿营了,这里仍然是我们红飓族的境内,咱们现在的速度太慢,等明天到了下个城市,看来真要买几匹马才行。”

    一听到野外宿营,玄月的大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撩起头上的斗篷,笑道:“好啊!那就先宿营吧。要在哪里宿营呢?”

    看到玄月如梦似幻的笑容月痕明显呆滞了一下,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赶忙道:“宿营一般要找个背风的地方,清出一片空地,就可以了。”

    月姬指了指路边的一片森林道:“大哥,那咱们就在那里吧,今天晚上应该没什么风的。”

    月痕点了点头,带领着众人走进了树林之中,在明媚的月光照射下,树林中满是参差婆娑的树影,偶尔微风轻动,沙拉拉的树叶声响起,使寂静的树林中多了一分神秘。月痕兄妹和万里、苗飞熟练的摘下背后的包袱,从里面取出软牛皮制作的帐篷,一会儿工夫,四个小帐篷搭好了,不知道月痕从哪里找来的石头,将帐篷的边脚用钉子钉牢。四个帐篷围成一圈,中间留出十几平米的空地。

    阿呆本想上前帮忙,却被玄月拉住了,理由是:你什么也不会,瞎凑什么热闹。

    弄好帐篷,月痕走了过来,微笑道:“玄月小姐,今天就要委屈你一晚了,你就和舍妹同睡一个帐篷吧,虽然挤了些,但总可以遮风挡雨。阿呆兄弟,你和我睡一个吧,虽然咱们块头都不小,挤挤也应该能挨过去了。”

    玄月撇了撇嘴,道:“不好,谁要和她睡一个帐篷,我习惯自己睡,你们腾出一个来给我。”说到习惯自己睡的时候,她偷瞄了阿呆一眼,不禁想起那天睡在阿呆臂弯中的舒适,俏脸上不由得泛起一丝羞红。

    月痕一楞,为难的道:“可帐篷只有四个,要怎么分呢?”

    玄月道:“那还不好办,你去和万里那个大块头睡,把你的帐篷让给我,阿呆和你妹妹去睡,不就行了。”她这么说,是故意要羞辱月姬,昨天月姬挑战她的事,她现在还有些记恨呢,更何况月姬的容貌也不差,身材更是……,同是女人,难免有些嫉妒。

    月痕失声道:“什么?那怎么行,我妹妹可是女孩子。”

    阿呆也吓了一跳,道:“不行,不行,我,我睡外面就可以了,不用帐篷。”

    玄月撅着嘴道:“瞧你胆子小的,那天,你不是还……”她本想说,那天你不是还和我一起睡了么,但一想不对,赶忙收口,脸却已经羞的通红了,心跳加速,瞥了阿呆一眼,喃喃的道:“随便你好了,反正我不管,我要自己睡。”

    月姬这时走了过来,出乎所有人意外的是,她只是瞪了玄月一眼,就笑盈盈的走到阿呆身旁,道:“我很可怕吗?和我一起睡有什么不好?”

    阿呆顿时吓楞了,扭捏的说道:“不行,不行,基格大魔法师说,男女授受不亲,不能一起睡的。”

    听了阿呆的话,月姬顿时笑了起来,笑声如银铃般悦耳动听,“什么呀,小兄弟,你是不是刚踏入社会啊!看来以后姐姐要给你上课了。”

    月痕一皱眉,道:“月姬,你别逗阿呆兄弟了,今天晚上还是我和阿呆兄弟睡一个帐篷,万里兄和苗飞睡一个帐篷,这样就可以了。”

    月姬不理哥哥的斥责,凑到阿呆耳边,低声道:“你真的一点都不想和我睡么?”

    月姬如兰的气息吹到阿呆的魔法师袍上,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带着温度的甜香,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完全僵硬了,向一旁躲了躲,道:“不想,不想,我,我去方便一下。”说完,扭头就向一旁的树林跑去。

    看着被吓跑的阿呆,月姬不由得大笑起来。她之所以戏弄阿呆,并不是对他有什么特殊的好感,本来她以为,阿呆和玄月必然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而玄月那恐怖的魔法自己又惹不起,只能去撩拨阿呆,好气气玄月。可是谁知道,她逗弄了阿呆半天,玄月竟然一点放应也没有,只是在一旁兴致勃勃的看着月痕的帐篷。月姬暗想,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难道,真的只是普通朋友么?

    月痕不满的瞪了妹妹一眼,道:“你给我收敛点,人家阿呆兄弟那么老实,你不要欺负他。”

    月姬佯装委屈的说道:“我哪儿有欺负他,人家看他是个小男生,教教他不行么?”

    月痕无奈的叹息道:“你呀,少给我惹麻烦吧。我去生火,烤烤干粮,吃完了好休息。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呢。”

    半天的工夫,阿呆才从树丛中回来,在四个帐篷中央已经堆了不少柴和,显然是众人刚拣回来的,月痕和苗飞正蹲在那里敲打着火石,试图将木柴点燃,但也许是因为空气湿润的关系,还没有什么成效。万里坐在一旁擦着自己的重剑,而月姬则摆弄着弓弦,惟独不见玄月。

    一看没有玄月的踪影,阿呆心中一急,快步走到月痕身边,问道:“月痕大哥,玄月呢?”

    月痕还没来得及回答,玄月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还知道找我啊!我在给你们弄吃的呢,你不想吃馒头吗?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阿呆寻着声音看去,只见玄月从月痕的帐篷中探出头来,手里还拿着一个馒头比画着。看到玄月,阿呆这才松了口气。快步走到帐篷前,蹲下身子,道:“玄月小姐,您有什么事?”

    玄月不满的瞪了他一眼,道:“说你两句你就变的冷冰冰的,给你个馒头吃,总可以了吧。”对于玄月来说,这已经算是变相的道歉了。

    阿呆接过馒头,道:“我是笨人,没有冷冰冰的,只是怕说多了话会惹你讨厌而已。没有别的事我先过去了。”

    玄月哼了一声,“是有够笨的,对了,你别告诉他们我那凤凰之血的事,那可是我的秘密哦。你看。”说着,她掀开帐篷帘,从里面用布兜出十几个馒头,“这就是今天的晚饭了。”

    阿呆接过馒头,道:“咱们既然和他们合作,为什么不能真诚相待呢,什么都瞒着,不好吧。”

    玄月白了他一眼,低声道:“你懂什么?爸爸教过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点才好,我尤其看那个月姬不顺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你不许和她过多接触,知道没?”

    阿呆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他心道:我怎么觉的人家比你好多了,最起码脾气要好。

    玄月从帐篷中钻出来,跑到月痕身边,“这么半天火还没点着啊?”

    月痕道:“现在是夏天,空气比较湿润,虽然温度比较高,但这里太潮湿了,弄回来的柴和不干,恐怕今天要吃冷干粮了。”

    玄月嘻嘻一笑,道:“你们真是笨啊!难道你们忘记了,咱们这里可还有一个火系魔法师在啊!阿呆,快来,给大家点火。”

    阿呆应了一声,走到柴和堆前,刚要吟唱咒语,却听苗飞道:“阿呆兄弟,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有火系魔法这么好的办法,怎么也不过来帮忙,看着我们在这儿白忙活半天。”

    阿呆刚想解释,玄月却抢着道:“我们阿呆脑子慢不行啊,轮的到你说他。”

    苗飞脸色微微一变,但当他看到玄月的娇颜时,怒气顿时不见了。

    月痕打圆场道:“好了,好了,阿呆兄弟,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魔法吧。”

    阿呆听到玄月为自己说话,心头一动。答应一声,吟唱道:“充斥在天地间的火元素啊!请赐予我燃烧的力量,以我之名,借汝之力,出现吧,灼热的火焰。”哧的一声,一道深蓝色的火焰顿时出现在阿呆掌心之中。对于月痕这些佣兵来说,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识过魔法的威力,这突如其来的火焰顿时把他们吓了一跳。周围的温度骤然上升,除了玄月以外,其他人不由得向后退了退。

    “哇,好漂亮的蓝色火焰啊!阿呆兄弟,你真棒。”说话的,是月姬,她一看到这个火焰术魔法,连自己的弓都不管了,跳了过来,落在阿呆身旁。阿呆把手掌凑到身前,催动体内的生生真气,朝着火焰轻轻一吹,一个蓝色的小火苗顿时飞了出去,落在柴和堆之上。

    蓝色火焰的温度是非常高的,这一下不但驱散了柴和上的湿气,同时也点燃了火堆,随着劈啪的柴和燃烧声,周围顿时亮了起来,升起了一堆篝火,在红色火焰的映衬下,玄月的俏脸更添了几分妩媚,苗飞的眼睛已经看的直了,连月痕也不由得一呆。

    在火焰的烘烤下,众人吃了阿呆拿出的馒头,并没有人起疑心,他们都以为,馒头是阿呆包袱中带的。

    吃过饭后,玄月将阿呆叫到自己的帐篷之中,阿呆刚要问她有什么事,玄月手里却多了一样东西,正是他们昨天在城里采购的酱肉。

    “给你,快吃吧。”

    阿呆楞道:“刚才你为什么不拿出来?”

    玄月瞪了他一眼道:“谁像你那么傻啊!这是咱们的东西,为什么要给他们吃,让他们吃馒头已经很不错了。他们又和我没什么关系,可你是我的跟班,你不保持一个好身体,怎么能保护我呢。快吃,快吃,吃完了回去睡觉。”

    阿呆虽仍有些不解,但还是把酱肉吃了,肉的滋味怎么也比馒头强的多了,更何况,刚才的三个馒头根本就没有填饱他的肚子。

    “小姐,那我回去了。”

    “哼,人家都给你酱肉吃了,你怎么还叫我小姐,就不能改个称呼吗?我命令你,叫我月月。”

    阿呆犹豫了一下,道:“可是,我现在是你的跟班啊!还是叫你小姐比较好。”

    玄月赌气道:“小姐,小姐,哼。滚出去吧,讨厌。”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