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刁蛮少女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阿呆赶忙答应,反正魔法师测试已经通过了,多等一会儿根本不算什么。

    基格转向少女,微笑道:“姑娘,如果在下猜的不错,你应该是教廷中人吧?”

    少女一楞,道:“你怎么知道?”

    基格道:“在下怎么也是个大魔法师,如果连教廷的最高祝福魔法光神降临都认不出,那就太眼拙了。不知道姑娘是那位祭祀大人的千金?”

    少女心中一惊,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跑到这里,还会被人认出身份,撅着嘴道:“我来这里是进行魔法测试的,又不是让你查户口。你就是那个什么分会长吧,快,快给我进行魔法测试。”

    基格心中暗暗叫苦,他看的出,面前的少女肯定有不凡的来历,光神降临那个祝福魔法,是在孩子降生之时,由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光明系魔法师施放的,可以让受法的孩子自出生以后,就具有神圣体质,在将来学习光系魔法时,能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同时,这个祝福魔法也有驱除一切邪恶的作用。也就是说,面前这个少女的长辈,必然是教廷中的祭祀。能使用光神降临这个魔法的,恐怕也只有白衣祭祀或者以上的实力才行了。魔法师虽然在大陆上有着崇高的地位,但和教廷比起来,就差的远了,而且由于信仰的相同,所有神职人员之间都有着深厚的情谊。他可不想因为得罪了面前的少女而被教廷的审判所追杀。赶忙赔笑道:“姑娘既然是教廷的人,做个神女不是很好吗?又何必来我们这里进行什么测试呢?我要是给你测试了,以后你的长辈怪罪下来,我可承担不起啊!”

    少女怒哼一声,晃动手中的魔法杖道:“我才不要做什么神女呢,他们天天除了修炼就是祷告,烦都烦死了,你快给我进行测试,否则我回去叫爸爸停止你们这里的一切经费。”

    听了少女的话,基格心中大惊,他顿时意识到事态的严重,看来,面前这个少女的父亲,在教廷中,必然是掌握有实权的人。也只有他们才有权力控制魔法师工会。

    少女在刚出现时给阿呆带来的好印象,在她和基格的几句交谈中消失无疑,如此刁蛮任性的女孩子,他还第一次见到,惟恐被波及,赶忙退到一旁,静静的看着基格如何处理。

    基格犹豫了半天,才道:“那好吧,既然你执意要进行测试,那我也不拦着,不过,以后你的长辈要是怪罪起来,可不关我的事。”

    少女不耐烦的道:“好了,好了,快开始吧。要怎么测试?”

    基格暗暗苦笑,怎么今天来的两个测试者都是连测试方法不明白的。只好解释道:“你只要用最强的魔法攻击我就行了。”

    少女哼了一声,道:“好,那你自己小心吧。”说着,举起手中魔法杖,吟唱道:“光芒驱除邪恶,神圣指引迷茫,释放吧,飘荡在空气中自由的元素。——神圣之光。”随着咒语的吟唱,少女手中的魔法杖发出一圈淡淡的白光,强烈的神圣气息充斥在整个后堂之中。魔法杖上的光环逐渐扩大,顷刻间已经将少女团团包住。少女脸上呆着一丝微笑,手中法杖轻挥,“神圣之光,听吾指挥,驱除世间的邪恶吧。”一股直径达到半米的神圣之光在法杖的挥动下,骤然向基格轰去。

    基格心中暗叹,自己什么时候变成邪恶的了,少女所用的神圣之光,是一个光系的高级魔法。在各种魔法之中,除了黑暗系魔法以外,光系魔法对其他各系魔法都有一定的加成作用。这种高级魔法,只有受过红衣祭祀洗礼过的高级光明法师才能使用的,基格根本就没有完全的把握接下来,何况,他还不能伤了面前的少女。无奈之下,只得将刚才少女念咒语时自己凝聚的水之守护增强到最大限度,把体内的魔法力都凝聚成水波,利用水纹折射的原理,将少女发出的神圣之光卸到一旁,但是,他却忘记了,后堂中并不只有他和少女两人,一旁还站着个阿呆。

    阿呆早已经被少女绚丽的魔法惊呆了,这个什么神圣之光可比自己的火流星厉害多了。少女看上去比自己还小不少,但魔法水平却要高的多了,不禁暗暗佩服起来。其实,他那里知道,少女之所以能用出神圣之光之个魔法,固然和她本身的光系体质有关,但最主要的,还是凭借手中那柄可以媲美神器的法杖。

    神圣之光骤然射到基格的防御水之守护上,水之守护波纹大起,不断的晃动,汗水不断从基格的额头上流淌而下,光芒一闪,终于在神圣之光临体之前,将其折射出去,筋疲力竭的他哪儿还股的上反弹的角度,神圣之光顿时罩向阿呆。

    阿呆体内的魔法力早已经在刚才测试的时候全都用光了,眼看着神圣之光降临,根本来不及做出第一反应,光芒闪烁,顿时将他的身体完全笼罩住。巨大的冲击力将阿呆压迫到身后的强上,神圣气息瞬间爆发,阿呆手中的托着的物品完全化为了灰烬。剧烈的疼痛顿时瞬间传来,就在这万分危机的关头,胸口处的冥王剑发出一层淡淡的蓝光,将阿呆的身体护住,强大的邪恶之气将神圣之光隔绝在外。阿呆左手食指上的白玉戒指突然亮了起来,光芒一闪,神圣之光顿时被戒指疯狂的汲取着,阿呆全身一轻,冥王剑散发的邪气顿时收敛而回。

    少女惊呼一声,她吃惊的发现,自己体内的魔法力被那傻呼呼少年手中的戒指疯狂的吸取着,几乎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她体内本就不多的魔法力和发出的神圣之光完全消失了。全身无力的少女,虚弱的倒在地上,大眼睛呆呆的看着阿呆。

    白玉戒指又恢复了原状,阿呆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楞在那里不知所措。

    基格也楞了,他惊奇的看了阿呆几眼,催动体内残存的魔法力,给少女施放了一个水灵元气术。

    在魔法的作用下,少女脸上产生一丝红晕,精神顿时好了许多,她支撑着站了起来,瞪着阿呆一步步走到他身前。伸手指着他的鼻子,道:“我在进行魔法师测验,你插什么手。你陪,你陪我的魔法力。”

    阿呆虽然没受到什么伤害,但开始时的撞击还是让他背部隐隐做痛,少女瘫倒在地他是看到的,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戒指会吸取了少女的魔法力,心中充满歉意,赶忙道:“对,对不起,小姐,我,我不是故意的。怎么陪?”

    少女大眼睛一转,道:“是你的戒指吸走我魔法力的,你就把它陪给我好了。”

    一听少女要要自己的戒指,阿呆赶忙把左手藏到身后,那是怪鱼送给他的礼物,他怎么舍得给人呢,嗫嚅着道:“不行啊!这个戒指对我很重要,不能陪给你,你再要点别的吧。”

    少女倔强的道:“不行,我就要那个戒指。”她从小就受到所有人的宠爱,不论是谁,见到她都恭敬万分,想要什么,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基格走到他们身边,打圆场道:“姑娘,我看算了吧,刚才如果不是这位小兄弟的戒指吸取了神圣之光,恐怕他现在就……”

    少女眼睛一瞪,道:“你还敢说,都怪你,谁让你把我的神圣之光反弹的。我还没找你算帐,你充什么好人。”

    基格心中暗想,如果我不把你的神圣之光反弹,现在也许真的被净化掉了。他实在是不敢招惹这来历不明的少女,只得讪讪的退到一旁。这个傻小子要倒霉了,不过自己还是别插手了,明哲保身方为上策。

    阿呆看看基格,又看看少女,道:“戒指真的不能给你,要不,要不我给你点钱吧。”答应给钱,已经是阿呆的极限了,对他来说,一个金币就是二百个馒头啊!一边说着,阿呆掏出了封平给自己的钱袋。

    少女哼了一声,道:“谁要你的臭钱了。好,你戒指不给我也成,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眼前这小子傻呼呼的,不欺负欺负他,自己在教廷中小魔女的外号就白叫了。

    阿呆不由得松了口气,只要不要他的戒指,其他的,他到是不在乎什么。赶忙问道:“什么条件?”

    少女大眼睛一转,流露出一丝狡颉的目光,道:“本姑娘在大陆上玩耍,正缺个跟班的,看你的样子,似乎也有两分本事,你只要跟着本姑娘,给我当一年的跟班,我就原谅你了。这个条件很宽大吧。让你跟着我,可是你的福气。”

    阿呆断然道:“不行,这个条件我不能答应。”他还要赶快回到哥里斯老师身边呢,怎么能和少女在一起耽搁?

    少女直直的看着阿呆,半晌,她那漂亮的大眼睛红了起来,吸了几下鼻子,泪水滂沱而下,“你,你欺负人,你欺负人,你一个大男人欺负小姑娘,好不要脸啊!呜,呜呜……”

    看到少女痛哭失声,阿呆吓了一跳,顿时慌了手脚。在他印象中,只有离开哥里斯老师和欧文叔叔死时,他才会难过的大哭,难道,难道自己吸取了少女的魔法力真的让她如此难过吗?“啊!小姐,你别哭了,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你先别哭。”

    阿呆不劝到好,这一劝,少女哭的更厉害了,也许是哭累了,她索性坐在地上,哭的更起劲了。阿呆求助的看向基格,基格做出一个无奈的手势,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遇到这种问题,可不是他这个大魔法师所能解决的了。如果被别人看到堂堂的魔法师工会里竟然有个小姑娘哭成这样,恐怕真会怀疑到自己的作风问题了,他现在巴不得少女赶快离开,可又没有任何办法。

    阿呆蹲在少女身旁,无奈的道:“好吧,好吧,你先别哭了,咱们再商量商量,怎么样?”

    少女的泪水来的也快,去的也快,一听阿呆话语松动,顿时停止了哭声,抬起梨花带雨的俏脸,抽泣道:“那你说吧,是把戒指给我,还是给我当一年的跟班。”

    阿呆苦着脸道:“当跟班能不能缩短一些时间,一年,实在是太长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啊!”

    少女娇俏的小鼻子动了动,泪水又留了出来,阿呆一看这样,赶忙用袖子把她的泪水擦掉,道:“我,我答应你就是了,你别再哭了。”

    少女一听阿呆答应了,顿时破涕为笑,道:“好,这是你说的哦,男子汉大丈夫,要说话算话。”

    阿呆低着头,愁眉苦脸的点了点头,道:“跟着你也行,不过你要管我吃饭。”

    少女擦了擦眼泪,道:“不就是吃饭吗?那好办,但你一年内必须听我的,否则,否则我就哭给你看。”

    一旁的基格暗暗叹息,还好这丫头不是赖上的自己,否则,就有的苦受了。只是可惜了这傻小子,当一年的跟班?恐怕日子不好过啊!天知道这鬼精灵丫头还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少女站了起来,冲着基格嗔道:“你还傻站着干什么?我刚才算是通过魔法师测试了吧,把我们应得的东西拿来。”

    阿呆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基格大魔法师,刚才您让我拿着的东西都没了。”

    基格现在哪里还顾得上那些东西,只要面前这个小魔女能走,他就万幸了,惟恐少女还有什么希奇古怪的要求,赶忙道:“没关系,没关系,我再给你拿一套。”说完,快步跑向墙壁的那个门上,身形一闪而没。

    看着基格走了,少女嘻嘻一笑,冲着阿呆道:“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阿呆老实的说道:“我,我叫阿呆。”

    少女一楞,半晌,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如同银铃般悦耳动听,“啊,阿呆,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居然还有这种名字,阿呆,到也挺好听的,哈哈,笑死我了。”她捂着肚子,笑的直不起腰来。

    阿呆喃喃的说道:“叫阿呆怎么了?真的有那么好笑吗?”

    少女良久才喘息着站直身体,一看阿呆的样子,不禁又笑了一声,讥讽道:“你到真是人如其名啊!真是有够呆的。”

    阿呆眉头一皱,道:“取笑别人,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少女显然心情很好,笑道:“好,好,我就不取笑你了,既然知道了你的名字,我也把我的告诉你吧。我叫玄月,你叫我月月就可以了。”

    阿呆摇了摇头,道:“我还是叫你玄月吧,叫你月月感觉怪怪的。”

    玄月哼了一声,道:“有什么可怪的,你可别忘记了,你是我的跟班,可不许动歪脑筋哦!”

    阿呆对玄月,别说歪脑筋了,简直是避之惟恐不及,撇了撇嘴,道:“我才没有歪脑筋,而且,你那么小。”

    玄月闻言大怒,挺起刚刚开始发育的秀胸,道:“我哪里小了?我哪里小了?再过三个月,人家就十五岁了。我最讨厌人家说我小了。”

    阿呆怎么说的过她,立刻投降道:“好,好,不小,不小。”他决定,以后尽量少和这个刁满小姐说话,省得自找倒霉。

    玄月满意的哼了一声,道:“这还差不多。刚才你通过的是几级魔法师考核?”

    阿呆低着头,老实的说道:“基格大魔法师说,我已经达到了中级魔法师的水平了。”

    玄月不屑的说道:“才中级而已啊!看来,你的老师也不是什么有本事的家伙。”

    一听玄月污蔑自己的老师,阿呆顿时气往上撞,怒道:“玄月小姐,请你不要侮辱我的老师。我魔法水平低那是因为自己资质差,和老师可没有关系。你,你要是再侮辱我的老师,我就,我……”

    玄月哼了一声,道:“你,你,你能把我怎么样?不说就不说,看你还有点自知之明的份上,就放过你老师吧。不过,你刚才犯了一个大错误,你知道吗?”

    阿呆一楞,哭丧着脸道:“我,我又怎么了?我可没招惹你啊?”

    玄月理直气壮的道:“谁说你没招惹我,你刚才叫我什么来着?”

    阿呆道:“玄月小姐啊!你不是说,你叫玄月么?”

    玄月冷哼道:“可是,我之前让你叫我什么?我让你叫我月月的。让你叫我月月是给你面子,别人想叫还不行呢。你要是再叫我玄月小姐,我就叫你呆呆,或者,小呆呆,你喜欢哪个?”一边说着,玄月脸上流露出‘邪恶’的表情。

    阿呆苦笑道:“别,别,我叫你月月还不行么?我已经够呆的了,你要再给我加一个呆,我就更笨了。”

    玄月嘻嘻一笑,道:“这还差不多。”

    这时,基格已经抱了一大堆东西回来了,将手中的东西分成两份,分别递给阿呆和玄月,道:“你们告诉我一下,你们的名字和籍贯。我登记一下。”他看到玄月兴奋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东西,心中一个劲的乞求天神,希望这个小魔女能满意,好快点离开。

    玄月一边翻着手中的东西,一边道:“我叫玄月,籍贯你已经知道了。”

    阿呆道:“我叫阿呆,籍贯,籍贯在西波族的石塘镇。”

    基格点了点头,道:“好,玄月小姐,你通过了高级魔法师认证,我以魔法师工会分会长的名义,授予你光系高级魔法师的称号。阿呆,你通过了中级魔法师认证,我以魔法师工会分会长的名义,授予你火系中级魔法师的称号。”

    玄月嗔道:“等等,等等。我怎么才是高级魔法师啊!就算达不到魔导士的水平,怎么也是个大魔法师吧。你是怎么测试的。”

    基格苦着脸道:“姑娘,不是我不想让你通过大魔法师的认证,而是大魔法师以上的称号,只有魔法师工会位于华盛帝国光明行省的总会才有资格授予。我的权力不够啊!”

    玄月不满的哼了一声,道:“好吧,算你拉,反正光明行省离我们教廷也很近,有空的时候我再去好了。”

    基格知道面前这两个人对魔法师认证的事一点都不了解,解释道:“你们手中的东西,分别是一套魔法师袍,一柄普通的木制魔法杖,有增副魔法百分之一的功效。魔法袍上有标志,可以证明你们的身份。另外,那个绣着六芒星的袋子,是你们这个月的月俸,高级魔法师的月俸是五十个金币,中级魔法师是二十个金币,你们收好了。你们还要等一下,我去给你们做两张魔法卡,上面会有你们的身份和名字。平常就靠卡片来领取月俸,如果法师袍坏了,也可以就近到魔法师工会领取。”说完,他不等玄月追问,又跑回了后面的房间。

    玄月对手中这些东西的兴趣显然要比对基格的兴趣大的多。兴奋的抖开自己的魔法袍套在身上,那是一件白色的魔法袍,穿在身上,大大的斗篷几乎将玄月的身体完全遮盖在内,只要低着点头,即使是迎面走来,也看不到她的容貌。

    阿呆也是少年心性,看到玄月穿上了,赶忙把背上的天罡剑解了下来,将自己的法师袍也穿在身上。那是一件红色的法师袍,由于阿呆身材高大,法师袍显得有些紧,但也将就能穿了。拿起长柄木杖,俨然一副火系魔法师的样子。

    玄月兴奋的原地跳了两下,嘻嘻笑道:“这回他们就找不到我了,太好了,哈哈。不过这个木杖好难看啊!不要了。”说着,随手将木杖扔到一旁,这个只能增加魔法效果百分之一的法杖,对她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扔掉法杖,玄月的目光落在阿呆放到地面的大剑上。问道:“你是魔法师,怎么还有剑,难道你还会武技?这么大柄的,你能使的动么?”

    阿呆道:“这是我的天罡剑,我会一点剑法。”

    玄月走到天罡剑旁边,兴奋的蹲下身子,伸手去抓装有大剑的皮囊,以她的力气,怎么能拿的起如此沉重的天罡剑呢。不论怎么拉拽,剑囊就是纹丝不动。玄月赌气道:“你这是什么破东西,那么沉,拿起来我看看。”

    阿呆无奈,现在他可是怕了这个小姑娘了。只想尽快完成一年的约定,好回去看哥里斯老师。他伸手将天罡剑拿了起来,双手捧着,送到玄月面前。玄月双手握住天罡剑的剑柄,用力外抽,但费了半天劲,竟然没有挪动一点。

    阿呆暗暗好笑,道:“天罡剑有七十多公斤重,你是魔法师,拿不动的。”

    玄月气喘吁吁的双手叉腰,娇嗔道:“什么破剑,也欺负我。不管,你耍两招剑法给我看。”

    阿呆道:“剑是用来防身的,不是耍着玩儿的,算了吧。”

    玄月把头上的斗篷撩开,怒道:“不行,你现在是我的跟班,我让你耍,你就要耍,还要耍的好看些。快点,快点耍啊!不然,我就,我就,我就哭给你看。”

    阿呆愁眉苦脸的道:“好,好,我耍。”反手抽出天罡剑,看了看周围,内堂的墙似乎很结实,他走了过去。在阿呆想来,基格曾经说过,这里的墙上面都是有魔法结界的,应该比较结实,所以才想劈墙给玄月看,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个刁蛮小姐如果不看的满意,肯定不会放过他的。但他哪里知道,魔法师工会里只会有魔法师进行测试,墙壁上的结界都是针对魔法攻击的。

    玄月兴冲冲的跑到阿呆身边,道:“你准备表演什么给我看。”

    阿呆看了她一眼,道:“我劈一下墙试试吧,你躲远点,别被反震力伤到。”

    玄月眼中闪过一丝异芒,道:“你也会关心人吗?”一边说着,一边退出几步。

    其实,阿呆哪里是关心她啊,而是关心自己,他怕玄月如果再伤到,又会讹他,让他再多当几年跟班,他可是怕了。

    阿呆双手握住天罡剑,高举过头顶,体内的生生真气自然调动起来,淡淡的白光带着神圣气息散发而出,和他身高差不多的天罡剑上斗气之光不断的吞吐闪烁,骤然踏前一步,阿呆大喝一声,天罡剑以劈斩之式,骤然劈向面前的墙壁。

    “不要——”惊呼声传来,但是阿呆的势子已然用老,是不可能收回的,轰然巨响中,内堂宽阔的墙壁上顿时出现一个直径三米的大洞。

    阿呆和刚刚做完魔法卡走进来的基格都楞住了,阿呆是惊讶,而基格是痛惜,这面墙上的结界可是花了他不少心血的,就这么毁了,他怎么能不心疼呢。

    “哇,好棒啊!没想到你还有这两下子,太好了,以后你就是我的跟班兼保镖了。”玄月抓住阿呆的手又蹦又跳,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位男性的脸色已经变的很难看。

    阿呆不理玄月,转身冲基格深施一礼,歉然道:“基格大魔法师,真是对不起,我不知道结界这么不结实,我,我愿意陪给您。”

    玄月这才注意到基格的到来,嗔道:“陪什么陪,是我让他表演剑法给我看的,你想要赔偿的话,上教廷找我老爸好了。你就说是玄月弄坏的,他肯定会陪给你。”

    基格颓然道:“算了,算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是你们的魔法卡片,拿着快走吧。”他们再不走,恐怕整个工会都会毁在他们手里。

    玄月嘻嘻一笑,从基格手中拿过卡片,将红色的一张扔给阿呆,白色的一张则揣入自己怀里。拉着阿呆道:“走拉,咱们出去玩儿。”

    阿呆还想冲基格说些什么,但看到玄月脸色不善,也只得跟着她离开了魔法师工会。

    在他们身后,基格喃喃的说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哎!我可怜的墙啊!老黄,快去把城里的魔法师都给我找来,我要修墙。”

    阿呆和月月出了魔法师工会,一出门,月月顿时欢呼一声,“啊!我是魔法师了。”她的声音顿时引来周围路人的侧目,他们看到阿呆和玄月身上的魔法袍,不约而同的流露出羡慕和尊敬的目光。在大陆上,魔法师的稀少更体现出他们的珍贵。

    玄月凑到阿呆身旁,用手中小巧的魔法杖在阿呆头上敲了一下,道:“呆呆跟班,你说咱们现在去哪里玩儿呢?”

    阿呆对大陆根本就不熟悉,茫然道:“玩儿?你让我跟着你就是为了玩儿吗?”

    玄月理所当然似的说道:“是啊!好不容易跑出来一回,当然要玩儿个高兴了,咦,那里面好象有很多人,是干什么的?看他们一个个都跟你似的带着兵器。”她指着一旁的佣兵工会,好奇的问道。

    阿呆道:“那是佣兵工会,是好多佣兵接任务的地方吧。”

    玄月大眼睛一亮,道:“那咱们去看看吧,一定有什么好玩儿的。”

    说着,毫不避嫌,拉起阿呆的手,就向佣兵工会跑去。

    玄月的小手柔若无骨,握在阿呆粗糙的大手中,一阵异样感顿时传遍阿呆全身。但玄月的话却让阿呆吓了一跳,他顾不上去感受那温柔的小手,赶忙站住身形道:“不,不,咱们还是别去了。”他刚离开佣兵工会时间不长,可不想再被那里的人缠住。何况,封平如果看到他和一个小姑娘过去,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玄月只是个小姑娘,阿呆这一站住,她的身体顿时被拉了一下,哎呦一声,反撞在阿呆坚实的身体上,顿时痛呼出声。

    “你干什么?撞的人家好疼啊!”

    阿呆赶忙赔礼,道:“月月,咱们还是不要去了,我,我还有事。”

    玄月哼了一声,道:“你有事?我还有事呢?你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我的跟班,要听我的,我说让你往东你就必须要往东,走,我偏要去佣兵工会。早就听说红飓族是佣兵聚集的地方,这回正好见识一下。人家最喜欢冒险了。”

    阿呆苦着脸道:“月月,那你先去,我还有点事,呆会儿再去找你吧。”

    玄月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阿呆,疑惑的道:“你是不是想逃跑?你可给我记着啊!既然你已经答应给我做一年跟班了,如果跑的话,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说着,威胁的晃了晃手中的魔法杖。

    玄月的魔法阿呆可是见识过的,赶忙解释道:“不,我不会跑的,我欠了馒头店老板的钱,要先去还给人家才行。”

    玄月道:“那好吧,我跟你一起去,还了钱以后,咱们在去佣兵工会好了。”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个傻呼呼的跟班,他可不能让阿呆跑了。

    阿呆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玄月的魔法杖开始发光,也只能由着她了。两人的打扮在大街上极为显眼,毕竟,在这个不算很大的城市里,魔法师还是很少见的。

    一会儿工夫,阿呆带着玄月来到了馒头店前。由于已经接近中午,馒头店的生意红火起来,胖老板忙的不亦乐乎,一笼笼热腾腾的馒头传出阵阵香气。

    玄月吸了吸空气中的香气,冲阿呆道:“原来馒头这么好闻啊!我也要吃。阿呆,你买给我吧。”

    “哦。”阿呆上前几步,排在买馒头的队伍后面,等待着。他能等,玄月可等不及了,几步走到胖老板身旁,抓起一个馒头就咬了一口。咀嚼了几下,皱了皱秀眉,道:“也很一般嘛,没什么了不起的。”一甩手,在胖老板不名所以的注视下,将咬剩的馒头扔到地上。

    这一切,完全落入阿呆眼中,一股强烈的厌恶之情充斥着他的胸膛,大步向玄月走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