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冥王已去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冰凉的感觉不断从皮囊中传入阿呆体内,欧文一生的经历深深的震撼着他的心,他下意识的决定,不论如何,也要为叔叔报仇。“叔叔,那冥字九决后面的四招能练么?”

    欧文肃然道:“不行,绝对不行,最后四招中所蕴涵的邪恶之气实在太盛了。如果被邪气侵入你体内的话,你就会被剑所控制,心性尽失,成为它的傀儡,一个杀人恶魔。所以,你绝对不能越级使用后面的招数。阿呆,叔叔的眼睛是不是变成灰色了。”

    阿呆一楞,看向欧文的眼睛,果然,他的眼睛已经完全被灰色取代,看上去异常诡异。

    欧文叹息道:“这就是越级使用冥王剑法的反噬,还好,我快要死了,怎么也不会成为杀人恶魔了。但你一定要小心,一定不能轻易使用后面的招数。虽然我有能力使用冥王剑法的第四招,但功力却不够连续使用冥闪、冥连闪、冥斩和冥影的,邪恶之气已经完全同化了我的经脉,如果不是多年苦修生生决,恐怕早已经神志尽失了。孩子,世上的东西没有绝对的,用之善则善,用之恶则恶,你要明白这个道理。”刚说到这里,欧文脸上的蓝光突然大盛,他神色一变,哇的一声,喷出一口红中带蓝的血液。

    阿呆心中大急,赶忙将体内剩余不多的生生真气加速输入到欧文体内,欧文全身颤抖着,似乎在于无二圣水的剧毒挣扎,良久,他起伏的胸膛才逐渐平复下来,但眼神却已经黯淡了许多,虚弱的说道:“阿呆,把冥王剑绑在你的胸口上,快。”

    阿呆一楞,善良的他怎么忍心扶逆欧文最后的心愿呢,扯开自己的外衣,用右手将皮囊斜挂在自己身上,束紧皮带,冥王剑的剑柄正好贴在胸口部位,冰凉的能量输入体内,阿呆不由得精神一振,体内的生生真气似乎被催动了似的,快速循环起来,原本即将枯竭的能量强盛了一些。

    在阿呆的生生真气支持下,欧文勉强忍住再次吐血的**,他知道,体内的剧毒已经快压制不住了,死亡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近,“阿呆,你……你要……答应……叔叔,一定不能……舍弃……冥王剑,尽快……学会……它的……第一式,这样……你才能够……在这个……尔与我诈……的社会上……生存……下去。至于……冥字九决……的最后……四招……,如果你的……生命力……和神圣之气……能够达到……超过第九重生生决……之上……的……能力,可以……尝试……一下,不过……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被邪恶之气……反噬。杀手工会……你……千万……不要……轻易……去招惹,他们……的……势力……太大,以你……善良的……心性,是……斗不过……他们……的。对,对了,当初……你……帮我……炼制用来……抑制……无二圣水……的……银球……你要……保留好……,虽然……它……不能……根治……无二……圣水,但……如果……你中……了其……他剧……毒,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把巨毒……逼在……一起,引出……体外……。可惜……啊!我……的功力……不够,如果……达到……第九重……生生决……的……境界……,说……不定……能……把……无二圣水……那散乱的……毒气完全……归拢到……银球上……呢。叔叔……死……后……,你……把这里……的房子……和叔叔的……尸体一……起烧……了,……就用你……一直练习……的那个……火焰术……,省得……叔……叔……体内……的毒液外流……害了……别人,叔叔……生在……这里,死在……这里也……算是落……叶归根……了……。好……孩子,别……哭……,叔叔……不……喜欢……看到……你哭,你……是男……子汉,一定……要……坚强……些……,叔叔……以后……不能再……照顾……你了,你……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说完这些,欧文忍不住又喷出一口鲜血,他的脸上已经蓝气密布,过多的消耗真气加上剧毒侵体和邪气反噬,即使是天神也未必能拯救的回他的性命,吐出鲜血,欧文的精神似乎好了一些,蓝色的脸庞上,流露出一丝红晕。

    阿呆的泪水早已经打湿了自己的前襟,他清楚的感觉到,和自己一起生活了五年的叔叔,生命正一点一点的消失着。他只能不断的点着头,答应着欧文的最后叮嘱。

    欧文再咳出一口鲜血,伸出已经变成蓝色的手,轻轻的抚摩着阿呆的头发,最后的回光返照使他的精神振奋了不少,微笑道:“孩子,你知道吗?和你一起生活的五年,是叔叔过的最平静,也最满足的五年。离开这里以后,你不要立刻跑远,拿着家里所有的食物,先到礁石堆那边避上十天,然后再走,组织是不会放过我的,以后你也要小心。啊!对了,你会魔法的,最起码也有初级魔法师左右的水平了,从这里一直向西走,你就能到达红飓族的境内,在那里,你找到一个魔法师工会的分会,把自己注册成魔法师,穿上宽大的魔法袍,他们就不容易发现你了。而且,魔法师是有津贴补助的,也足够你平常生活的了。叔叔当初从杀手工会中跑的太急,没来得及带出些财产,以后就只有靠你自己了。回到你老师哥里斯那里,你要潜修一段时间,争取多练会几招冥字九决,然后再到大陆上闯荡,这样才能安全一些。叔叔最对不起的除了师妹之外,就是养育我长大的师傅了,以后有机会,你可以去天罡剑派看看,凡是遇到和你使用同样大剑的人,你都要礼让三分。”

    欧文脸上的红光渐渐的暗淡了,完全变成蓝色的血液不断从他的七窍中流出,回光返照将他最后残余的能量完全消耗殆尽,他已经再支持不下去了,他全身颤抖着说道:“记……住……,在……大陆……上,尽量……不要和……三种人……接触,一个……是……神职……人员……,大……多数……神职……人员……都……太……正直……了,如果……被他……们……发现……你身……上的……冥……王剑……,会……有什……么……后果……我也……不……清楚……,还有……就是……杀手……工会……和盗……贼工……会……的人,提……我问……你老……师哥……里斯……好,并……替我……向他……道歉……,抢……了他……的学生……几年,他……一定……很恨我……吧。阿……呆……,哥……里斯……虽然……不是……什么……坏……人,但……他在……大……陆上……的名……声也……不是……很好,你……要提……防他……一点,……不要……把冥……王剑的……事告……诉他……。叔……叔……坚持……不……住了……,撤……掉你……的真……气……吧,烧……了这……里,……一……定要……烧……了这……里,把……外面……那几……具尸……体也……扔进……来,然……后赶……快离……开,一……定要……赶快……离开……啊!多……想和……你再……一起……生活……下去……啊!可……是,叔……叔要……走……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最后一个‘己’字没有说出,纵横大陆数十年的‘冥王’欧文溘然而逝。他的脸上始终保持着关切的神情,即使死了,他仍然不放心身前的少年。

    欧文的手逐渐从阿呆脸上滑落,阿呆完全变得呆滞了,他心里仿佛被大石头压住一样,异常的难受,泪水已经不知道流了多少,他的心已经完全变得冰冷了,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自己对欧文的感情有多么深厚,这个带给自己无微不至关怀,并将一身所学倾囊而授的叔叔,就这么走了。

    神圣历九九四年六月,纵横大陆数十年之久的杀手之王带着满腔的仇恨和不甘走了。

    欧文的尸体快速的冰冷着,无二圣水的毒性完全发挥出来,他的身体已经逐渐变成了深蓝色,脸部已经从七窍处开始腐烂,再没有一丝的生命迹象。阿呆站了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虽然他不愿意离开欧文的尸体,但他的头脑在冥王剑那冰冷的能量刺激下仍然很清醒,他知道,叔叔临死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他不能让欧文失望,一定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替叔叔报仇的希望。

    想到这里,阿呆跑回自己的房间,将当初炼制的银球和几件衣服包在一个包裹里,又将厨房的食物装在一起,这才返回到欧文身边,这一切,他都是流着泪做的,自己最亲的人走了,让这个才仅有十七岁的孩子怎么能承受的住呢。

    欧文的尸体下已经融化出一滩蓝水,他那变成蓝色的英俊容貌被无二圣水的毒性腐蚀的面目全非。阿呆大吼一声,“不——”叔叔已经死了,他绝不想叔叔的尸体再被毒液所毁,万分艰难的,他吟唱起了火焰术的咒语,“充斥在天地间的火元素啊!请赐予我燃烧的力量,以我之名,借汝之力,出现吧,灼热的火焰。”在阿呆哽咽的吟唱中,深蓝色的火苗出现在他手中,阿呆闭上眼睛,一咬牙,火焰飘洒而出,将欧文的尸体完全吞噬了,在蓝色火焰极高的温度下,一会儿工夫,欧文的尸体已经化为了一堆蓝色的灰烬。

    阿呆蹲在地上,失声痛哭,一边哭着,他一边用一个小瓷坛将地上不多的蓝色骨灰用小铲子盛满。盖上盖子,阿呆将瓷坛小心的放入包裹之中,毅然转身,背上两个包袱跑出门外。三具干尸仍然倒在原地,阿呆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生活了五年的家,一咬牙,又是一个火焰术,大片的蓝色火焰在阿呆的催动下撒上房顶,顷刻之间,小院儿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阿呆用脚尖轻挑,将三具尸体挑入火海之中,带着满腔的仇恨和悲戚,跑向了远方。

    席尔正在家生着闷气,阿呆的公然拒绝,让他这个镇长感到很没面子,再怎么说,自己家的菲儿配那个傻小子也是绰绰有余啊!以前怎么没听他说过有未婚妻,真不知道这个欧文大哥是怎么想的,放着这么好的一门亲事不结。到现在,席菲还在房间中哭个不停,弄的他更加心烦。

    砰、砰、砰,剧烈的敲门声响起,席尔心中正烦着,听到敲门声没好气的喊道:“谁啊,敲这么急,催命啊!”

    “爸,是我,您快开门,出事了。”正是席中的声音。

    席尔心中一惊,快步上前,打开大门,席中一脸焦急之色,喘息着道:“爸,您快去看看吧,出大事了。”

    席尔眉头一皱,道:“大惊小怪的干什么?咱们这么个小镇,能出什么大事。”

    席中急道:“是欧文叔叔,欧文叔叔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着起了大火,我和二弟、三弟打鱼回来正好看到,他们已经去发动镇民救火去了。”

    席尔大吃一惊,失声道:“你说什么,欧文大哥家着火了,快,咱们快去看看。”

    等他们赶到欧文家时,大火已经烧到了尾声,在这海边的小镇,海风长年不断,再加上阿呆水平颇深的火焰术,房子早已经烧的只剩下断壁残垣,滚滚浓烟冲天而起。

    席尔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拉过自己正在救火的二儿子席发,问道:“人呢?你欧文叔叔和阿呆呢?他们出来了没有。”

    席发黯然摇头,道:“没看到他们,爸,火势这么大,如果他们在里面,恐怕,恐怕他们凶多吉少了。”

    就在席尔一家为欧文和阿呆哀悼之时,一旁的人群中几双冰冷的眼眸不断的注视着。

    “副会长,刚才我们已经进去看过了,除了死去的几位兄弟被烧成枯骨以外,并没有发现‘冥王’和您说的那小孩儿的尸体。”

    阴阳怪气的声音中充满了恨意,“气死我了,没想到‘冥王’的生命力这么强,中了无二圣水的巨毒仍能使出冥王剑法,早知道当初带你们这一队一起来,说什么也能将他收拾了。‘冥王’有可能死,但和他再一起的孩子一定还活着,快,你们分散去找,即使是尸体,也要给我带回来。冥王剑一定不能落在别人手里。”

    “是,副会长。”几道身影悄悄的消失在人群之中,院子的火势也逐渐减弱了。

    …………

    “啊——”阿呆站在木桩上,拼命的劈着一个又一个冲上来的浪头,早在半年以前,欧文就把木桩从中央劈断了,让阿呆站在上面承受潮水的冲击,以练习他底盘的稳定性,一个个海浪被阿呆手中的天罡剑不断的分到两边,阿呆的身体早已经被海水浸透,他不断的发泄着,但心中的悲哀却怎么也无法消失。

    轰,一个巨*将已经力竭的阿呆冲入了海中,阿呆没有挣扎,任由一个又一个的巨*洗涤着他的身体和心中的怨恨。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害死欧文叔叔,为什么啊——”阿呆仰天悲呼着,但除了汹涌澎湃的海浪声,却没有谁来回答他这个问题。

    十天后,阿呆逐渐从欧文死去的悲伤中走了出来,欧文的死对他形成了很深的刺激,他呆滞的脸上多了一分怨恨的神情,吃掉一块干粮,阿呆将包袱和天罡剑绑在身上,摸了摸胸口的冥王剑,离开了礁石群,辨别了方向,朝着西边的红飓族地界走去。也许是欧文的死对他的刺激太深,欧文临死前说的每一句话,阿呆那愚笨的脑子都清楚的记得,那是叔叔最后的吩咐,他无论如何都要按照叔叔的吩咐去做。

    阿呆不知道的是,欧文临死前的叮嘱救了他一命,杀手工会的人,是在前一天搜索不到他的身影才离开的。

    三天,已经三天了,阿呆终于走到了红飓族边境,但他从家里带出的干粮也全都吃完了,已经整整一天滴水未进的他,嘴唇有些干裂,精神恍惚的进入了眼前的城市。

    大街上,随处可见身穿佣兵服饰的人,欧文曾经给他描述过各种职业的装束,他知道,红飓族是佣兵工会的发源地,这里聚集着大量的佣兵和佣兵团,他的目标是寻找魔法师工会,那时,他就能有钱来购买食物了。

    这座城市很繁华,比起他小时候住的尼诺城要大了许多,没走几步,一股馒头的香味扑面而来,阿呆全身一震,不由得看了过去。

    “馒头,卖馒头拉,又香又甜的馒头,一个铜币俩。卖馒头拉……”

    响亮的叫卖声使阿呆不知不觉间走了过去,卖馒头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矮胖子,一头红发已经秃的只剩下周围的铁丝网了,他每一声吆喝,都会令自己脸上的肥肉不断的颤抖,身前的馒头笼屉不断冒起腾腾热气,显然是刚出锅的馒头。看到阿呆走了过来,一脸笑意的道:“小兄弟,要来点馒头吃吗?我的馒头可是远近驰名,又香又甜,让你吃一个想两个。”

    阿呆看着胖乎乎的馒头老板,心中暗想,他的馒头一定味道不错,要不,他也不能吃出如此身段了。馒头,一向是阿呆的最爱,更何况他已经很久没吃过东西了,但是,他兜里却连一个铜币都没有,又怎么能购买面前的美味呢。

    吞了口吐沫,阿呆摇了摇头。

    馒头老板今天刚打开铺子,还没卖出几个馒头,虽然面前这个有些呆呆的小伙子衣着朴素,但一看他背后的大剑就知道他是一个学武之人,学武的哪个没有点钱啊!更何况只是买馒头的钱。所以,他一看到阿呆摇头,立刻急道:“怎么?小兄弟,你对我的馒头还不满意吗?买两个吧,才一个铜币而已,当做早点最好不过。要不,你先尝一个,这个我不收你钱。”

    阿呆一听不收钱,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赶忙点了点头,馒头老板从冒着腾腾热气的笼屉中捡出一个馒头递给阿呆。阿呆双手接过,一口就咬掉了馒头的三分之一,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吃到这么好的馒头了,他狼吞虎咽的,几乎只是几秒钟的工夫就将一个馒头吞入了腹中。馒头的香气充斥着全身,有东西下肚,阿呆顿时精神了不少,“大叔,您的馒头做的真好,又软又香,太好吃了。”

    馒头店老板一听阿呆夸他的馒头好吃,顿时眉开眼笑,骄傲的道:“那是,你可以打听打听,这附近几条街上,可就数我的馒头做的最香了。买几个吧。就算不就菜,我的馒头也是非常好吃的。”

    阿呆低下了头,黯然道:“我,我真的很想吃您的馒头,但,但是,我没有钱。”

    胖老板一楞,喃喃的说道:“没钱你跑我摊子前干什么?还吃了我一个馒头。我的馒头是给要买的人试吃的,你这算什么?吃白食吗?哎——算了,算我倒霉,你快走吧,别妨碍我做生意。”

    阿呆低着头向一旁走去,他暗暗想着,等有了钱,一定把刚才吃的那个馒头钱还给了。

    “等一下。”身后突然传来馒头店老板的声音。阿呆心中一惊,难道是老板又想追着他要钱么?转过身,他看到馒头店老板正用他那胖乎乎的手向自己挥舞着,示意他过去。阿呆走回馒头店,依然低着头,道:“老板,我,我真的没钱,对不起了,等我有钱一定来您这里买馒头。”

    馒头店老板仰头看了阿呆一眼,递过一个纸包,叹息道:“小伙子,你是外乡人吧。一定是落难到了这里,来,这几个馒头给你,你先吃着。都是混碗饭吃,也不容易,拿着吧。”

    阿呆楞楞的看着馒头店老板,眼圈红了起来,自从欧文死了以后,眼前这个人是第一个关心自己的。他那因为欧文的死而有些冰冷的心再次温暖起来,颤声道:“谢谢,谢谢您,老板。您真是好人。”接过馒头,立刻打开纸包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他真的是饿坏了。

    老板从店里端出一碗热水,道:“小兄弟,你慢点吃,别噎着,喝点水。”

    一会儿的工夫,阿呆一口气将纸包中的五个馒头全都吃了下去,顿时精神大振,将热水喝到肚子里,全身升起一股暖气。感激的道:“大叔,谢谢,谢谢你,您真是好人。”

    老板眯起小眼睛,笑道:“好人说不上,我当年也曾经落魄过,遇到一个馒头铺,特别想吃里面的馒头,但和你一样,我也没钱。后来,那个好心的老板收留了我,并把自己的女儿嫁我做了老婆,才有了我的今天。咱们也可以算的上同为沦落人了,几个馒头不算什么。小伙子,你这是准备去哪里啊?身上怎么不带钱就出门了,看你背着剑,应该是学武之人吧。”

    一提到学武,阿呆不禁想起了死去的欧文,心中一阵黯然,“大叔,谢谢您的馒头,您能告诉我,魔法师工会在哪里吗?”

    馒头店老板一听阿呆提到魔法师工会,脸上顿时露出崇敬的神色,道:“魔法师都是有大本事的高人,咱们这个城大,到真有个魔法师工会的分会,怎么?你上哪里是找人?还是找工作?”

    阿呆挠了挠头,道:“就算是找工作吧。”填饱了肚子,又得到魔法师工会的消息,阿呆悲伤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馒头店老板道:“你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第二个路口右转,走到头左转,再过一个路口就能看到了。魔法师工会和佣兵工会都在那里。那里找工作恐怕不太好找哦,我看你还不如去做佣兵呢,现在城里有不少佣兵团都在招人,待遇也相对很高,一个月怎么也有几个金币的收入。实在不行,你就上我这里打工好了,虽然委屈点,但总能吃的饱饭了。我老婆在家带孩子,也帮不上我什么,这里都要靠我自己来弄。”

    阿呆谢过馒头店老板的好意,按照他说的方向向魔法师工会走去,欧文临死的遗言他是一定要完成的,既然叔叔说让他去魔法师工会注册成魔法师,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拐过几个弯,阿呆来到一条大路上,路上的行人很多,在这里,随处可见身上带着兵器,身穿轻铠,胸口带有佣兵团徽章的人。没走多远,一幢高大的房屋出现在眼前,房屋顶上,有一个巨大的标志,标志上刻有一面盾牌和两柄长剑,标志下方,有四个大字——佣兵工会。不断有人从里面走出或进入到房屋中,看上去热闹非凡。

    阿呆好奇的看了几眼,刚要向前走,突然有一个佣兵打扮的人向他走来,此人比阿呆还要高上一些,一头红色的短发蓬松着,身穿一套棕色皮铠,腰悬长剑,胸口的佣兵标志是一个红发狮子头,看上去甚是彪悍。

    “这位小兄弟,请留步。”大汉拦在阿呆身前。

    阿呆一楞,道:“我?你有事么?”

    大汉哈哈一笑,道:“小兄弟,看你的装束,一定是习武之人了,是不是想加入佣兵团啊!我们红狮佣兵团在城里可是很有名气的。加入我们吧,基本工资每月三个金币,如果以后你的佣兵等级提升,还会有相应的增加,每次执行任务都有一定的分成。这可是最好的待遇了。”

    大汉说的很快,阿呆有些没明白他的意思,摇了摇头,道:“我,我不想做佣兵。”

    大汉一楞,皱眉道:“怎么?不会吧,虽然看你不向本地人,但到我们这里来的年轻武士,哪个不是想做佣兵混出点样儿来。小伙子,这么好的机会如果你不把握住,以后你会后悔的。”

    阿呆依旧摇头,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想做佣兵。请您让开吧。”

    大汉哼了一声,喃喃的道:“没出息的小子。”说完,转身向佣兵工会走去。

    阿呆不禁纳闷,不加入佣兵团就是没出息吗?算了,先不管他,还是先到魔法师工会去再说吧。想到这里,他快步向前走去。

    魔法师工会同样是一座高大的房屋,挨在佣兵工会一旁,但明显冷清的多,很少有人从里面进出。阿呆刚要过去,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等一下,小兄弟。”阿呆回头一看,又是刚才那名红发大汉,他身边还跟了一人,此人身高在一米八左右,看上去四十多岁,面白无须,黑发黑眸,眼中精光闪烁,气度沉凝,背上背着一把和阿呆同样的天罡大剑。

    阿呆楞楞的站在那里,看着两人走到身前,红发大汉道:“小兄弟,这位是我们红狮佣兵团的副团长,应该是你的师门长辈吧。”

    阿呆一惊,师门长辈,看看对方肩头露出的剑柄,顿时想起欧文的话,恍然想到,这个什么副团长,一定就是天罡剑派的人了,叔叔说过,遇到天罡剑派中人,一定要礼让。想到这里,他赶忙行礼道:“这位大叔,您好。”

    黑发中年人微微一笑,道:“小兄弟,不知你是哪位师兄门下?我叫封平,在辈分上应该是你的师叔吧。”

    师叔?阿呆摇了摇头,道:“我,我没有师傅,只有老师。”

    封平心中一乐,想到,这个傻小子,一定是没见过世面,刚进入大陆闯荡,和声问道:“那你老师叫什么名字。”

    阿呆犹豫了一下,道:“我,我不能说。”欧文叮嘱过他,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不能随便露底,欧文叔叔的名字肯定是不能说的,哥里斯老师就更不能告诉他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