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冥字九决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巨大而澎湃的斗气产生出巨大的立场,阿呆刚才被欧文足足的踢出了五十米之远,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永远无法忘怀。

    副会长大喝道:“他要拼命了,大家合力攻击。”他再不能置身事外,身体平移而出,一个巨大的爪形金色斗气抓向空中欧文的身影。

    欧文惨烈的大笑着,幽蓝之光陡然大盛,“冥王化刃斩——立——决——”所有的光影重合为一,化为一道巨大幽蓝色光刃,急劈而下,金色的爪形斗气顿时消失无踪,光刃缓了一缓,但还是带走了一名杀手的生命,这名杀手,连尸体都没有留下,完全消失在空气之中。

    副会长心中大骇,他以前只听说过冥王剑又两招,分别是冥王一闪天地动的冥闪和冥王再闪鬼神惊的冥连闪,那两招的威力他自认可以应付,所以才不怕欧文反抗。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冥王剑法第三招却出现,这让他大吃一惊,如果不是自己的手下用生命化解掉那诡异而霸道的攻击,他也没有把握接下来。副会长再顾不得保留实力,全身金芒大涨,无数爪影向刚刚施放完第三招的‘冥王’欧文扑去。剩余的两名元杀组杀手跟随着他一起扑出,即使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却仍然没有动摇他们的心志。

    欧文早已经豁出去了,暴喝道:“去死吧,冥王分身影——无——尽——”无数幽蓝色的光影从他身上飘洒而出,迎向了空中的副会长。副会长惊呼道:“还有?”眼前大片的蓝光带着死亡气息扑面而来。他发出的斗气仿佛没有任何威力似的完全被吞噬掉了,顾不上攻敌,先求自保,副会张双手大张,将身旁的两名杀手抓到身前,运起全身功力,将两人抛向了大片的幽蓝光芒之中。

    最后的两名杀手来不及发出惨叫已经消失在空气之中,残余的蓝芒依然带走了副会长一只左手,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精血和生机飞速的向消失的左手处流出,没有任何犹豫的,他一把抓住自己的左肘,就那么硬生生的将自己的小臂撕扯而去,抛向空中。

    欧文撞若厉鬼的向副会长扑了过来,大吼道:“冥王……”

    只听到这两个字,副会长已经如同惊弓之鸟,右掌全力向地面上发出一击,轰然巨响中,一个深达三米的大坑出现在地面,而他也借着反弹之力,如星丸跳跃般消失在远方。

    这些,都只是几个眨眼的工夫发生的,当阿呆赶回来时,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欧文半跪在地上,不断的喘息着,阿呆扑到他身前,兴奋的大喊道:“叔叔,叔叔你好厉害啊!坏人都让你打跑了。”

    欧文没有回答,剧烈的喘息着,阿呆一惊,赶忙跑到欧文背后,将自己精纯的生生真气渡入欧文体内。得到阿呆的支援,欧文似乎舒服了不少,长出口气,扭头冲阿呆道:“快,扶我回屋。别停,一直给我输入你的真气。”

    阿呆吃惊的发现,欧文的眼睛完全变成了红色,脸庞上显现出一丝淡淡的蓝气。他赶忙将如同血人一般的欧文扶了起来,把他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按在欧文的后背上,不断将自己的真气传送过去。

    回到房间中,阿呆扶着欧文躺在床上,一只手按在他小腹的丹田上,全力催动自己的真气,但是,他发现欧文体内的状况异常絮乱,真气到处乱蹿,欧文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蓝色之气虽然没有加深,但也没有消退的迹象。

    “好了,阿呆,你不要输入那么多真气,只要保持一点就行了。”欧文睁开通红的眼睛,喘息着说道。

    “叔叔,您不要紧吧。您好好休息,别多说话,一定会好起来的。”阿呆关切的问道。

    欧文轻轻的摇了摇头,道:“阿呆,你听叔叔说,叔叔有很多事要告诉你,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眼泪顺着阿呆的眼角流淌而出,他用力的摇着头,道:“不,不,叔叔,您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欧文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道:“孩子,谁都有死的一天,叔叔已经六十多岁了,死也算不上夭折,但叔叔仍然有许多心愿未了,希望你能帮叔叔完成。叔叔也就心满意足了。”

    阿呆哽咽的说道:“叔叔您说,阿呆一定努力帮您完成心愿。”

    欧文叹息一声,道:“叔叔这一生,说来真是惭愧,完全是荒唐过来的。年轻时年少气盛,仗着自己有一身不弱的功夫在大陆上四处闯荡。为了能有更多的财富,加入了杀手组织,也就是大陆的杀手工会,那时候年少轻狂,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怕,做了几件大案也造成了一时的轰动。但由于不够谨慎,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成了四大帝国共同通缉的要犯,也从那时开始,我再也无法过上普通人的生活,陷入了杀手工会之中不可自拔。二十七岁那年,我就已经达到了灭杀者级别。三十七岁的时候,成为了杀手工会灭杀组的组长。杀手工会中的杀手虽然不多,但各个都有着很强的功夫,而且他们都精于隐匿和暗杀。共分四个小组,分别是最高级的灭杀组、其次是忍杀组、暗杀组和刺杀组。”

    欧文喘息几声,阿呆赶忙加力给他输入生生真气,欧文看了他一眼,血红的眼睛中流露出几许悲意。

    “叔叔,您休息一会儿吧,先别说了。”

    欧文摇了摇头,道:“现在不说,就没有机会了。等我说完,你必须要赶快离开这里,我不要求你能记住我说的每一句话,但你一定要认真听,这关系到你的未来。杀手工会除了那四个固定执行任务的小组以外,还有一个更加神秘的小组,刚才那截击我们,胸口上有一个银色骷髅的,就是他们。他们在组织中被称为元杀者。所谓元杀者就是元老级别的灭杀者,他们全都是年龄超过六十,且达到灭杀者级别退下来的杀手。组织会赡养他们终老,当然,由于他们不但都有着多年的杀手经验,而且各个功力卓绝,遇到一些特殊的任务,他们还是会出动的。这些元杀者在组织中有着极为崇高的地位,只有主上,啊!不,杀手工会的会长才能调动他们。人数我也不清楚,应该不会太多,今天杀了六个,我估计最多也就还有六个吧。那个胸口上绣着金色骷髅头的,就是杀手工会的副会长,他的功力你见过了,如果不用冥王剑,我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阿呆问道:“叔叔,那个副会长什么的就是您的仇人吗?”

    欧文血红的双目大睁,恨声道:“他只是其中之一,还有一个,就是杀手工会的会长,也被所有杀手称之为主上。我在组织里呆了那么多年,却始终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就是他,破坏了我原本平静的生活,毁了我这一辈子。”他的身体突然痉挛起来,不停的抽搐着,全身散发出滔天恨意,半晌,欧文才继续说道:“说到这儿,就必须要告诉你关于我的秘密了,阿呆,你解开我的前襟。”

    阿呆一楞,但还是照做了,他小心的将欧文已经被血染红的前襟打开,中衣有一道裂缝,里面微鼓起,似乎有什么东西似的。

    欧文深吸口气,白光从脸上一闪而过,他勉强用手在自己后背上按了一下,胸前那鼓起一动。他小心的从中衣的裂缝中拿出一样东西。那是一个黑色的皮囊,长长的皮带从皮囊上斜斜的穿过,瘦长皮囊长约五寸,皮囊外露出一个黑色的剑柄,剑柄上雕刻着复杂的各种符号,尾端有一颗黑色的宝石,宝石光芒流转,淡淡的邪恶之气不断的散发而出。

    欧文有些痴迷的看着露在外面的剑柄,叹息道:“这就是叔叔仗以成名大陆的冥王剑。”他抓住剑柄,将冥王剑从皮囊中取了出来,黑色的剑鞘上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白色龙,但这条龙没有鳞片,只有骨架,张牙舞爪,看上去异常诡异,尤其是骨龙的眼睛部位,有两颗闪烁着幽蓝之光的宝石,从皮囊中取出,虽未出鞘,但邪恶之气骤然大盛,即使有生生真气护体,阿呆仍然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

    “这个皮囊已经有将近四十年没有离开过我的身体了。我冥王的绰号也正是由这把剑而来的。此剑乃天下至邪至恶之物,他虽然给我带来无与伦比的实力,但也间接的毁了我的一生。那年,我二十七岁,由于从小刻苦的练习武技,已经算的上是一名高手了。年少轻狂的我,喜欢冒险,和一群伙伴在大陆上游荡。在依次偶然的机会下,我们进入了一个远古密藏之中,那里虽然机关重重,但却勾起了我们的兴趣。经过将近一个月的努力,我们终于进入了密藏内部,那里面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宝藏,而只有一个巨大的封魔阵。而这把冥王剑就高悬于阵中。我也是后来才明白,封魔阵的目的,就是要封印冥王剑的邪恶之气。我们试探了许多办法,却仍然没有能够破除封魔阵,对于我们这群喜爱冒险的人来说,怎么会善罢甘休呢,终于,在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后,封魔阵的枢纽被我们找到了。当我们破坏枢纽的瞬间,庞大的邪恶之气吞噬了同伴们的生命,而我,由于自小修炼着拥有神圣气息的生生决,才得以幸免。冥王剑仿佛有灵气似的,飘落在我面前。同伴们的死深深的触动了我的内心,我本来想将冥王剑重新放回封魔阵,可惜的是,阵法已经破坏,不可能再修复了。正在那时,洞穴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即使到现在我都能清楚的记得,那是用高级魔法留下来的传声之法。声音自称是第四代教皇,当初无意发现冥王剑,却险些被它那巨大的邪恶之力所吞噬,以他的能力竟然不足以毁灭这把剑,只得和几名红衣主教一起设置了那个封魔阵,将冥王剑封印起来。他说,如果谁要是破坏了这个封魔阵,就成了天下的罪人,一定不能让冥王剑的邪恶肆虐,要成为冥王剑的守护者。教皇在当初得到冥王剑的时候,一同得到了两个卷轴,其中之一,就是冥王剑的使用方法,而另一个卷轴,即使是他也没能明白。我计算了一下时间,我得到冥王剑的时候,这把剑最起码有几千年的历史了,你要知道,现在的教皇,已经是第二十八代了。”

    欧文激动的看着手中的邪恶之剑,黯然摇了摇头,冥王剑的故事,也勾起了阿呆的兴趣,他一边将邪气阻于体外,一边不禁问道:“既然这把剑如此邪恶,那叔叔为什么还使用它呢?”

    欧文苦笑道:“这就是人的**了。冥王剑虽然邪恶,但它也蕴藏着强大的力量,拥有这种力量,就可以成为绝世高手。而酷爱武技的我,又怎么能受得了这种诱惑呢。在洞穴中,我还是打开了冥王剑的使用方法,按照其中的描述,学会了其中两招。那时,我还不像后来陷入的那么深,还能紧计教皇所说的,将冥王剑收藏起来,没有让任何人看到。这个皮囊,就是教皇亲手所做,有抑制邪气的功效,所以剑在囊中之时,邪恶之气并不是那么明显。”说着,他又将冥王剑插回了囊中,邪恶之气收敛,阿呆顿时松了口气。此时,欧文脸上的蓝色已经又深了几分,他的身体始终在不断的颤抖着,显然是无二圣水开始发作的征兆。

    “叔叔,圣水的毒好象开始发作了,您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我帮您用生生斗气把它压下去。”

    欧文摇了摇头,道:“用不着了,疾如骨髓,司命之所属,叔叔是没得救了,你让我把话说完吧,否则,即使是死,我也不能瞑目。这一切在我心里憋的太久了。我二十七岁的时候,生生决已经修炼到了第五重境界,就是你很快将要达到的境界。虽然功力不若,但遇到真正的高手还是不行。我自幼父母双亡,他们都惨死在海啸之中,流浪中的我被师傅收留,我的老师就是现在大陆上赫赫有名的五位剑圣之一,他老人家的功力,已经达到了超凡入圣的境界。得到了冥王剑,我想尽快回到师傅身边,继续刻苦修炼。但是,在路上,我遇到了一群土匪,他们正在洗劫一个小村子,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那时还是很有正义感的,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当我将土匪杀的差不多时,他们的头儿出现了。我万万没有想到,在那个穷乡僻壤中,竟然会有那等高手。只是十几个回合下来,我就已经被他重创,他看出了我的师门,为了怕师傅的报复,他决定杀了我灭口,在那生死存亡的一刻,我想起了冥王剑,就是那招冥王一闪天地动的冥闪,在我的控制下,出击了。由于是第一次使用,我还没有完全掌握,那一剑不但将对手杀死,冥王剑的邪恶之气也将村子中所有剩余的生命全都摄取了。也正是我妄动冥王剑,而改变了我的一生。”说到这里,欧文一脸的痛苦之色。

    阿呆楞楞的说道:“全村的人都死了么?”

    欧文点点头,痛苦的道:“是的,都死了,没有一个活口,完全变成了一具具干尸,冥王剑的邪气实在是太霸道了。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村子里的人已经都变成了干尸,那情景,险些把我逼疯了,我从来都没有杀过那么多人啊!那时我就发誓,以后再也不用冥王剑了。足足过了一个多月的工夫,我才恢复过来。就在我赶回师傅那里的路上,却遇到了杀手工会的人,他们不知道是如何得知我拥有冥王剑的,缠着我让我加入,我那时是名门正派的弟子,怎么会加入他们呢?断然回绝,打发了他们。可谁知道,正是因为这样,我最爱的人,才惨遭**而死。”欧文紧紧的攥着冥王剑的剑柄,全身不断的战栗着,滔天的恨意从他身上不断升起,血红的双眸闪烁出一层黑气。

    抬起手,欧文阻止阿呆说话,继续道:“我师傅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他的女儿就是我最爱的人。虽然我像一匹野马一样,始终在外面历练,但总有一根线牵着我的心,那就是她。我至爱的女人。当我回到师傅身边时,师妹的死像晴天霹雳一样震慑的我难以自持。师兄弟们都说,师妹是因我而死的,确实,如果不是我,师妹怎么会下山历练呢?她是为了寻找我啊!结果,在一个小城中,师妹遭人暗算,被先——奸——后——杀——”欧文的牙齿咬的咯咯做响,血红的眼眸已经变成了淡淡的灰黑色。惊人的怨恨和邪恶压的阿呆险些喘不上气来。

    半晌,欧文的情绪才渐渐平静下来,红色的泪水从他眼中流淌而出,“师妹死了,连谁是凶手都不知道。我发疯似的跑了出来,见人就问,是不是你杀了我师妹,像个疯子一样四处寻觅着。就在我快崩溃之时,杀手工会的人又找到我。他们告诉我,如果我加入他们的杀手组织,就告诉我是谁杀的我师妹。我当时已经急怒攻心,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于是,他们就带着我找到了杀害师妹的凶手,那是一个落日帝国的贵族,他毫不掩饰的承认了,我没有用师傅传授我的天罡剑法,而是用出了邪恶通天的冥王剑。那是一个沾满了鲜血的夜晚,贵族一家一百二十三口,除了那个贵族死在我的剑下以外,其他人也都被冥王剑的邪恶吞噬了灵魂。受到冥王剑的邪恶影响,我毅然加入了杀手工会,成为了一名灭杀者。十年,整整十年啊!我的神志才在生生决的生机中恢复过来。但是,我已经无法自拔了,大陆第一杀手的帽子早已经戴在了我的头上。无论到哪里,我都是一名双手沾满了鲜血的杀手。阿呆,叔叔是个坏人,是不是?叔叔杀了那么多人。”

    阿呆的心早已经被欧文的故事震惊的呆住了,他的大脑几乎停止了思考,茫然摇头道:“不,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欧文道:“我这一辈子,真是……,三十年的杀手生涯毁了我的一生,就在第一次见到你前的几个月,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我偷听到主上和副会长的谈话,他们的话语中透露出一个事实,原来,原来,当初师妹的死,竟然是他们一手策划的。为的,就是能将我笼络成杀手工会中的一员。我恨,我好恨啊!为什么当时我那么傻。我想冲进去报仇,但长年的杀手经历让我即使在最愤怒的时候仍然保持着清醒,即使使用冥王剑,我也未必是主上和副会长的对手,于是,我选择了暗杀,我要等一个机会突然袭击他们,为师妹报此血海深仇。”

    阿呆吃惊的看着欧文,喃喃的道:“阴谋,那竟然是阴谋吗?”

    欧文痛苦的点点头,道:“是的,是阴谋,阿呆,你实在是太善良了,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善良就只会受人欺负。也许是我神色间露出了破绽吧,主上竟然发现我知道了那个秘密。他当然不会让我威胁到他的生命,不露声色的请我喝酒。自从师妹死了以后,除了杀人以外,酒就成了我的全部,我喝了他递过来的葡萄酒,可是,我却没有想到,酒中竟然化有大陆第一奇毒无二圣水。在我喝了那杯酒以后,主上,不,那畜生毫不避忌的告诉了我实情,他并没有杀我,而是让我考虑,他说,如果我愿意放弃以前的仇恨,他就给我无二圣水的解药。”

    阿呆一楞,道:“可是,无二圣水是没有解药的啊!”

    欧文点头道:“我知道,但当时那种情况,我只得答应考虑,后来找了一个机会逃了出来。那畜生派遣我手下的十二灭杀者追杀我,后来,在迷幻之森的一幕,你就看到了。现在想来,那畜生也许有和你差不多的抑制毒性之法吧,但是,就算他真的能解了我的毒,我又怎么能在自己的仇人面前摇尾乞怜呢。”

    顿了顿,欧文继续说道:“阿呆,你知道为什么叔叔能将那些人都杀了吗?只有副会长逃走。”

    阿呆道:“叔叔功力高深,他们那些坏人当然不是您的对手了。”

    欧文摇了摇头,道:“不,以我的功力,最多可以对付两名元杀者,即使在全盛之时,使用冥王剑,我的力量也只能支持杀掉五名元杀者。还记得你的倾世一击么?那种将全部潜力压缩激发的方法。今天,我就是用了那种方法,再不记后果的情况下,将体内的生生真气完全压缩,开始时我不还手,就是在压缩真气,瞬间爆发的能量确实强大,我竟然用出了冥王剑的第四式,可惜到第五式的时候,那爆发的能量已经消耗殆尽,天意啊!我发挥出全部的功力自然就无法控制体内的毒气了,叔叔体内的生生真气已经枯竭,无二圣水的毒性早在我使出冥王剑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发作了。如果不是你一直用生生真气支持着我的身体,我早已经不行了,可惜啊,没有将副会长一起杀了。这柄冥王剑,以后就是你的了。算是叔叔最后送你的礼物吧。”说着,他将手重的皮囊递了过去。

    阿呆想起了冥王剑的邪恶,有些惊恐的道:“不,叔叔,我不要,我……”

    欧文怎么会看不出阿呆心中的想法呢,叹息道:“孩子,剑是无罪的,虽然冥王剑蕴涵着至邪之气,但用他来杀坏人,却是再合适不过。经过多年的研究,叔叔发现,生生真气正是这股邪气的客星,也正是因为叔叔修炼了生生真气,才能始终不被邪恶所侵,当你的生生决修炼到第八重以后,就可以控制邪气的散发了,不会轻易伤害到无辜的。”一边说着,欧文从剑囊中取出两块羊皮,“这两块羊皮,一块是冥王剑法冥字九决的修炼方法,而另一块就是当初教皇也无法理解的东西,你要好好研究它。据我估计,这块古文字写成的羊皮,应该藏有冥王剑的一些秘密。冥字九决,可以说是天下最强的剑法,一共九招,它必须要配合冥王剑才能发挥出威力。具体的修炼方法以后你自己摸索吧,修炼不难,关键是要控制住那股邪恶之气不伤自身。”说完,他将羊皮重新装回剑囊,第二次递给了阿呆。

    看着欧文眼中的期望,对面前这把剑充满了厌恶之情的阿呆,不情愿的接了过来。

    欧文明显松了口气,这把冥王剑跟了他几十年,他早已经对剑充满了感情,即使冥王剑改变了他的一生。

    欧文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递给阿呆,道:“阿呆,从今以后,你就是冥王剑的守护者,冥王剑在你手中,只能够诛杀恶人,明白吗?这本是生生决后几重的修炼方法,你拿着,一定要勤加练习。没有生生决的保护,你是不能随便使用冥王剑的。叔叔的生生决已经修炼到了第八重,在我全盛之时,可以多次使出冥字九决的前两招,如果拼尽全力,可以发出第四招冥影。这九招剑法,一招强过一招,最后一式,也许连天神也未必能接的下来。等你的生生决修炼到第五重以后,可以尝试着开始练习第一招冥闪。冥王一闪天地动,当初,叔叔凭借这一招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生生决每上升一重,你就可以继续练习下一招,只有这样,你体内的生机才能保证不被邪气所侵。事到如今,叔叔也不希望你能帮我报仇了,你太善良,怎么能斗的过那些畜生呢,冥王剑除非到性命忧关之时,不要轻易使用,一旦使用,就要将看到它的人全部杀掉,只有那样,才能保全你自己,明白吗?也许,当你的生生决修炼到第九重,学会冥字九决的第五招时,才可以和那畜生抗衡吧。”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