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血日降临(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暖融融的气流从欧文的掌心流入阿呆的体内,欧文知道阿呆的脑子慢一些,所以将真气移动的很慢,以便阿呆能够记得住。欧文一边运气,一边不断的重复着修炼的口诀。完整的按照行功路线运行了一个周天,竟然用了一晚的工夫。

    阿呆在欧文的帮助下已经进入了入定状态,欧文传入的气流和他体内往生果散于百脉中的生机逐渐融合,不断缓慢的运转着。他感觉全身仿佛处于一个巨大的暖炉之中,说不出的舒适,由于没有了欧文的控制,他行功的速度逐渐增加,当他行功七周天之后,才清醒过来。

    “怎么样?感觉如何。”早上欧文帮阿呆行功完毕后,自己调息了一会儿,就将院门反锁,上席尔家待了一天,当席尔问起阿呆时,他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他知道,第一次修炼生生决是非常重要的,阿呆不能受到任何打扰。

    阿呆从床上下来,看了看屋外的天色,吃惊的发现,天竟然已经黑了。虽然入定了一夜一天,但阿呆的血脉却出奇的畅通,“叔叔,我全身好象都轻飘飘的,身体里有一丝什么东西在不断的动着,很舒服的感觉。”

    欧文满意的点点头,道:“一天的工夫能作到这点已经很不错了,记得我第一次修炼的时候,足足用了七天才达到像你这样的程度,可见往生果确实是修炼生生决最大的补益。好了,你休息一会儿,吃点东西吧,吃的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吃完饭,给你两个小时的活动时间,你也可以练习你的魔法,但为了避免惊世骇俗,你只能在房间里面练习,可千万别把房子给烧了。”欧文之所以同意阿呆继续修炼魔法,其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明白,自己的功夫虽然在大陆上算的上第一流,但在当杀手的几十年中,结下的仇怨实在是太多了。如果阿呆能有一个另外的身份,在他以后替自己报仇时就能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一天的修炼让阿呆的心情好了很多,他脸一红,道:“叔叔,您放心,我绝对不会把屋子烧了的。我先去吃饭了。”说着,快步跑了出去,他突然发现,这个劫走自己的叔叔,似乎也不那么讨厌了。

    饭后,阿呆为了争取时间,一点都没有休息,立刻投入到魔法练习之中,由于练习的时间短,而且又要在房间内,他也只能用冥思的方法提高自己的精神力,修炼魔法的冥思和修炼真气的入定是完全不同的。冥思由于本身修炼的就是精神凝聚力,并不怕打扰,随时都可以清醒过来。而入定不同,修炼斗气相当于修炼自身本体的潜在力量,必须要完成整个周天才能散功,所以,修炼斗气最忌中途打搅,一旦受到惊扰,非常容易走火入魔。当阿呆冥思了两个小时以后,欧文将他叫了起来。

    “阿呆,其实你如果只是修炼精神力,对修炼生生决不但没有影响,还有着一定的促进作用,精神力越强,你控制体内的真气也就越容易些,这到是个不错的办法。魔法最基本的东西就是魔法力,也就是精神力。这样吧,以后每天我给你三个小时的冥思时间,现阶段,打坐修炼真气,你每天练习七个周天就足以了。剩余的时间,你要和我学习一些知识。”

    阿呆有些疑惑的说道:“如果我只是冥思增加魔法力而不练习魔法,会不会影响我的火焰魔法使用啊?”

    欧文哈哈一笑,道:“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聪明了。光冥思是肯定会影响魔法控制的。但我魔法力是魔法最根本的东西,你的魔法力高,才能发出威力强大的魔法,不是吗?其实,等你的生生决修炼到一定程度,魔法的用处不大。对于我来说,除非是魔导士以上级别,否则很难对我造成伤害。生生决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克制一切的邪恶之气,是最正宗的神圣类斗气。当斗气强度超过魔法的攻击强度时,魔法根本不可能造成任何伤害。也许你现在还不明白,以后你会懂的。”

    阿呆挠了挠头,道:“那我就先冥思、打坐好了。叔叔,现在就开始打坐么?”

    欧文点头道:“开始时的基础非常重要,生生决共分为九重,当你达到第三重之后,我才会教你别的,现在你就开始打坐吧。今天我不帮你,你还是按照昨天的运行路线修炼,直到那股微弱的气流在体内转七圈,你就可以停下来了。”

    阿呆坐到床上,在欧文的帮助下,摆出一个五心朝天的姿势。欧文刚准备自己也去运功,阿呆突然又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阿呆?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欧文关切的问到,虽然生生决是正宗的修炼方法,但也是很容易出差错的。

    阿呆脸一红,低着头道:“叔叔,昨天您教我的口诀我忘记了。还有,那气流运行的路线,我也找不到了。”

    欧文差点昏倒在地,昨天晚上他可是念了一晚上口诀啊,那么慢的行功速度,阿呆居然会没记住。

    阿呆垂着头说道:“叔叔,阿呆是不是很笨?”

    欧文心道,和止是笨啊!简直是太笨了。他走到阿呆身边,道:“我再带着你修炼一圈,不过这回我会加快速度,你记住了。”说完,一边念着口诀,一边帮阿呆催动着体内的真气运行起来。有他带着修炼一个周天,阿呆很快的就进入了状态,独自修炼起来。到第二天黎明时分成功的运行了七遍生生决。

    从这以后,阿呆进入了规律的生活状态,早上从修炼中醒过来以后,欧文开始教他西波族的索域联邦语,虽然阿呆学的很慢,但他却很有韧性,一般情况下,用正常人的三倍时间,到也能记得住了。下午时,欧文会给他几个小时自由活动的时间,阿呆一般都会和席尔的几个孙子一起玩耍,也正是由于和他们不断的相处,让阿呆活泼开朗起来。到了晚上,晚饭后,阿呆开始冥思,当所有镇民都睡熟后,欧文会叫醒他改为修炼生生决。刚开始的时候,阿呆总是记不住口诀和复杂的行功路线,直到欧文带着他修炼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勉强记住。欧文跟席尔说,自己是积攒了一定的积蓄来这里养老的,所以现在他根本不工作,当杀手积攒的钱虽然并不全在他这里,但也足够他和阿呆生活的了。欧文自成年以来,从来没有过过如此清闲,一个月过去,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原来的身份,完全融入了石塘镇的生活之中。

    这天,是神圣历九**年四月十四日。

    一大早,阿呆和欧文就感觉到空气中存在着一丝异样。欧文站在院子里仰望天空,往常这个时候太阳应该已经高高升起了,但是今天却仍然是一片阴暗,大片的乌云遮挡住阳光,使大地异常昏暗。阵阵冷风吹过,站在欧文身旁的阿呆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他突然觉的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又说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欧文皱眉道:“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天这么暗?”

    阿呆道:“是啊!好压抑的感觉,全身都不舒服似的。叔叔,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啊!叔叔,你快看,天上的乌云怎么变成红色的了。”

    欧文吃了一惊,仰头望去,果然,原本灰黑色的乌云逐渐转变成了红色,这奇怪的天象让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红色的血云渐渐的淡化了,太阳出现在天空正中,原本耀眼的金光变成了妖异的血光,将大地染成了一片血色。欧文失声道:“血日临天。”

    阿呆楞楞的道:“叔叔,什么是血日临天。”

    欧文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但心中却有些难言的怪异感,血日临天他也只是听说过,据说是每千年才会出现一次,这一天,将是邪气最盛的一天。欧文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邪恶肆虐的能量充斥着全身,他勉强催动着生生真气将邪恶感压了下去,道:“阿呆,叔叔要打坐一会儿,你最好别出去,在家里练练魔法吧。从今天晚上开始,你的运功周天数改为九次。”说完,欧文走回了房间,他必须要赶快修炼生生决,才能压制那澎湃欲出的邪气。

    神圣教廷,祈神殿。

    四名身穿红色大斗篷的人站立在大殿中央的高台四角,他们正是处理神圣教廷事务的四大红衣祭祀。高台中央,一位须发皆白身材瘦长的老人一手放在左胸上,另一只手按住自己的额头,他身上金色的祭祀袍和头上的金冠,显示着其尊贵的身份,在高台下方,是十二名围绕着高台盘膝而坐的白衣祭祀。咒语声不断的在大殿中响起,神圣气息不断从祈神殿散发而出。

    祈神殿外,总共一千八百名中、高级僧侣和神女同样在吟唱着祈神咒,高昂的祈祷声响澈天际,围绕着祈神殿散发出的神圣气息,澎湃的圣力不断的冲向高空。天空中血日散发的妖异之气和祈神殿散发出的神圣之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吟唱声不断,在吟唱声中,天空突然飘下了淡红色的雨滴,雨势不大,却将祭祀们那些洁白的祭祀袍染成了红色。

    祈神殿内,吟唱声停了下来,高台中央的老人叹息一声,“血日当空,必出妖孽,血雨撒世,劫难以成。看来,天意还是不可违啊!”

    一名红衣祭祀道:“教皇大人,我们也算是尽力了,十几年后,劫难来临之时,只要能顺利度过,这千年大劫也就算过去了。”

    金衣老者点了点头,道:“从现在开始,命令所有神职人员进入备战期,同时,你们四个要开始准备了。同时,展开救世主计划开始。千年大劫关系到整个大陆的形势,按照教廷圣经记载的,千年的大劫就曾经造成生灵涂炭。希望这回能顺利度过吧。只要能成功找到救世主,我们应付起来就能轻松的多了,所以你们必须要尽快去寻找。”心中暗暗叹息,千年之前,正是因为浩劫的降临,才会有今天的教廷。当时的浩劫席卷了整个大陆,各种生灵死伤无数,在最后时刻,天神显世,化为救世主来到世间,终于驱除了邪恶,而邪恶被完全驱除的那天,也就是神圣历元年,而那位救世主,也成了第一任教皇,在他临死之时,曾经预言千年之后,劫难必生,今天的血日之兆,正好验证了他的预言。十一年后,神圣历千年之时,劫难将再次降临人间,不知道那时,自己这个承接了神之力的教皇,是否能够驱除劫难呢。看来,只有既希望于能够找到新的救世主吧。

    四名红衣祭祀同时躬身道:“是,教皇大人。”

    教皇环视一周,吟唱一声,“愿天神庇佑。”光芒一闪,消失在高台中央,四名红衣祭祀催动着法力,飘落台下。突然,一名身穿白色衣裙,十岁左右,粉琢玉砌的小女孩儿跑了过来,拉住一名身材高大的红衣祭祀,嗔道:“爸爸,爸爸,你们刚才在干什么啊!”

    那名红衣祭祀楞了一下,赶忙将女孩儿抱了起来,低声道:“月月,谁让你来这里的,不是说好让你跟家里等着吗?”

    月月撅着小嘴道:“可是你和妈妈都出去了,就剩月月一个人,好无聊啊!”

    其他三名红衣祭祀已经离开了,十二名白衣祭祀站了起来,一名身材高佻的白衣祭祀上前几步,从红衣祭祀手中抱过月月,低声道:“月月乖,妈妈现在就带你回家。”

    红衣祭祀摇了摇头,对于自己这个女儿,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