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冥王一闪(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阿呆用另一只手抹了一下头上的汗水,长出口气,使用了一个小时的火焰术,他的魔法力也快到极限了。终于,水分基本上都蒸发掉了,阿呆满意的看着眼前那些糊状的银色液体,从柜子中拿出一个银制的模具,将鼎中的液体小心的倒入模具之中。

    模具已经变得滚烫,阿呆小心的将模具放入准备好的清水之中,哧——,一股白烟从模具中冒出,阿呆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要做的东西已经完成了。

    一会儿的工夫,模具已经完全冷却下来,阿呆小心的将模具拿了出来,在桌子上打开,十颗银色的小球出现在视线之中。银球中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气,啊!太好了,成功了。他抓起一颗银球,快速的跑了出去。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不知道那个白衣人怎么样了。

    当阿呆跑回白衣人昏倒的地方时,那个白衣人竟然不见了,连那柄插入地下的阔剑也随之消失。阿呆楞楞的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突然,他感觉自己脖子上微微一凉,一个巨大的剑尖出现在颈侧,肩膀上仿佛压了千钧重担似的动弹不得。

    “你是什么人。”低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正是那白衣人的声音。

    阿呆楞楞的想转过身,剑上的力量突然强了起来,压的他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剑尖指在阿呆胸前,白衣人重复道:“你是什么人?”原来,早在阿呆离开之前,白衣人就已经清醒过来,但由于要将所有功力都用来压制无二圣水的毒性,所以他当时没有丝毫力气可以反抗。他只知道,自己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而这个人,似乎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还拉了自己两下。阿呆离开后,他好不容易才又控制住毒性,但他知道自己现在的体力是走不远的,索性拔出阔剑隐藏在一边。当阿呆返回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个满脸兴奋的瘦小孩子,而且没有任何功夫,警惕之心不由得松了下来。

    “我,我是阿呆。”阿呆怯生生的说道。

    阿呆?还有这样的名字么?白衣人不由得一楞,“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刚才你干什么去了?”

    “我,我就住在附近啊!刚才去做药了,你中了无二圣水的毒,必须赶快救治才行。”

    听了阿呆的话,白衣人不禁大吃一惊,失声道:“什么?你能解无二圣水的巨毒?”

    阿呆摇了摇头,老实的说道:“我解不了,但是,我老师有一种方法可以暂时压制毒性,使他无法发作。”

    喜色从白衣人眼中一闪而过,冷声道:“那这么说,我之前和那些家伙的对话你都听到了。你为什么要救我。”森然的杀气从他体内散发而出,虽然深受无二圣水的困扰,但他仍然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掉眼前这个弱小的生命。

    阿呆挠了挠头,虽然白衣人身上散发的杀气让他很不舒服,但他却感觉到,对方似乎并没有真正的恶意,“救人也需要理由吗?”

    白衣人被他问楞了,涩声道:“你真的要帮我压制无二圣水的巨毒?”他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所有的真气几乎都用来压制毒性了,阔剑的重量很大,他的胳膊已经在微微颤抖着。

    阿呆点了点头,道:“是啊!”

    白衣人追问道:“那你有把握么?”

    阿呆摇了摇头,道:“没有。这是我第一次做药,以前看过老师做别的药,不过,我是完全按照老师笔记上的配方做的,我的老师,可是很伟大的炼金术士哦。”

    白衣人心中一惊,炼金术士?看来,这孩子真的不是主上的人了。他一松手,将阔剑扔到一旁,冷冷的看着阿呆,道:“我就暂且相信你,药呢?拿来。”他心想,反正也快撑不住了,到不如试一试,也许能够好一些也说不定,顶多就是一死而已。

    阿呆哦了一声,将手中的银球递了过去。

    白衣人接过银球,不由得呆住了,这么沉的东西,是能吃的么?问道:“这个就是药?”

    阿呆点了点头,道:“是啊,这就是药,老师的笔记上说,这个药只适用于功力高深的人,吞下去以后,银球会自动将无二圣水的巨毒吸附在周围,使之不至于扩散,不过由于其中有银母的成分,为了不使它压迫到内脏,必须要用什么真气托在体内,可惜这东西不能将无二圣水的毒性完全吸住,否则,到可以真的解毒了。无二圣水的毒性虽然被吸在一起,但它还是会慢慢的渗入到你的身体里,所以说,这个方法只能抑制住毒性而已。”

    听了阿呆的解释,白衣人不由得又信了几分。一咬牙,将银球一口吞入腹中。

    阿呆道:“对了,把银球吞下去以后,你还必须用真气将毒性归拢,这样银球才能把毒气都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

    白衣人盘膝坐在地上,半信半疑的按照阿呆所说的方法催动起真气,果然如阿呆所说,那些乱蹿的毒气一接触到银球的范围内,都被吸了过去,完全控制在一个狭小的范围之内,再不用自己拼尽全力压制了。他用自己至强的真气在聚拢的毒气外包上一层,这样就不会有阿呆所说的那种慢慢渗入体内的情况发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无二圣水的毒性,再不能威胁到他。但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功力有五成都要来控制银球和包裹毒性,以后再不能全力发挥了。

    吐出一口长气,白衣人睁开了双眼,阿呆急切的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我老师的方法有效吗?”

    白衣人的脸色缓和了许多,微微点头,道:“已经好多了,谢谢你,小朋友。”

    阿呆憨憨的一笑,道:“不用谢,不用谢,有效就好了。不过你以后可要一直维持着银球悬浮在体内,要是毒气扩散了,可能会更剧烈的发作哦。我走了,再见。”说着,阿呆满足的站起身,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转身向迷雾中走去。

    “等一下。”白衣人叫住了阿呆。“你叫阿呆是吧,小朋友,你救了我,有什么要求么?”身为高傲的‘冥王’,是不允许他欠下人情的,同时,他也想试探一下,面前这个傻忽忽的小孩儿是不是另有其他目的。

    阿呆一楞,摇了摇头,道:“我没什么要求,不过,你以后能不能少杀人。虽然那些是坏人,可你要杀了他们,他们就吃不了馒头了。”

    白衣人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坏人,又怎么知道我是好人呢?”

    阿呆挠了挠头,道:“我也说不好,可能是因为你长的不像坏人吧,而那些穿黑衣服的又不像什么好人。不过,你杀人的时候好恐怖哦,周围的冷冷的。”

    白衣人神色一动,惊讶之色在眼底一闪而过,“这么说,在我们动手的时候,你就在一旁了。你的身体有没有什么不适。”

    阿呆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不适啊!好了,我要走了,老师的实验室让我弄乱了,我必须要赶快回去收拾一下才行,否则,过些天他回来了,一定会骂我的。”说完,转身向木屋的方向走去。

    白衣人犹豫了一下,再次叫住阿呆,道:“你能不能带我到你那里休息一下,我的体力透支太大,必须要吃些东西,好好的休息一下,否则功力不足,会无法限制银球的。”

    阿呆想了想,道:“不,我不能带你去,要是老师知道,会不高兴的。”

    白衣人微微一笑,道:“不会的,你老师要是知道你救了人,夸你还来不及呢。何况,你总要救人救到底吧,你把我扔在这里,待会儿那些坏人要是再来了,我还是要死啊!”

    白衣人温和的笑容打动了阿呆,他犹豫了半晌,道:“好吧,不过,你休息一下就要赶快走哦,我老师可能不久就要回来了。老师不太喜欢生人的。”

    “好,我休息一下就离开。”白衣人想要看看,这个叫阿呆的孩子究竟住在一个什么地方,而炼金术士的家对他也有着一定的吸引力。最重要的,是他想了解一下,为什么这个孩子能不怕自己冥王剑散发出来的邪恶之气。

    白衣人毕竟功力精深,即使被无二圣水折磨多天,但现在圣水的毒性被阿呆制作的银色小球所吸附,他已经可以独立行走了,除去控制银球的以外,他依然具有着两、三成左右的功力。

    阿呆带着白衣人“冥王”很快来到木屋,“冥王”看到眼前的一切时,不由得叹为观止,“这些都是你老师弄的么?他一定是大师级别的炼金术士了。恩,好精巧的魔法阵设计啊!”

    哥里斯从来没有跟阿呆说过什么是魔法阵,阿呆只听出白衣人是在夸奖自己的老师,顿时笑道:“是啊,我老师是很厉害的哦。你累了吧,我先带你去休息,然后给你找点吃的吧。睡一觉也许会好些。”

    “冥王”点了点头,和阿呆一起来到他那间布置简单的木屋。“冥王”也不客气,盘膝坐到床上,凝神修炼起来,这几天精神始终处于紧张状态,身体又一直被无二圣水折磨着,他确实需要好好的调息一下了。阿呆也并没有打搅他,去果林采摘回一篮子水果放在“冥王”身旁,悄悄的退了出去。到现在,他还在为今天成功的炼制出银球帮助“冥王”克制了无二圣水的巨毒而兴奋不已呢。其实,他哪里知道,哥里斯当初研究的这个方法,连自己都没有信心成功,因为他的这个方法完全是在理想状态下才有可能实现。最重要的要求就是,中毒者必须具有异常浑厚的真气才行。如果是一般人中了无二圣水,早就全身化为一滩蓝水而死了,即使是修炼精神力量的魔法师,也根本无法抗拒这排名大陆第一的巨毒。而阿呆面前这个被称为“冥王”的人,绝对是大陆上数一数二的高手,也只有他这个层次的人,才能够将哥里斯的理想状态实现,用真气始终的控制着银球和毒气,使其不至于扩散。但即便如此,为了控制银球“冥王”也耗费了接近五成的功力。

    出了木屋,阿呆先把实验室的所有东西都恢复原状,然后在屋外聚精会神的练起自己的火流星来。现在使用这个魔法,阿呆几乎已经可以控制了,只是魔法的威力还太小,即使一片同时击中,也很难造成什么损害。火流星的每一个单体成员都是只比火星儿大一点的微笑火球,除了树叶,恐怕连一般的皮革都烧不穿。

    火流星毕竟已经接近中级魔法的阶段,再加上今天阿呆已经用了很长时间的火焰术,修炼了一会儿,阿呆就已经感觉很疲倦了。坐在木屋门口的阶梯处,斜倚着一旁的木墙,不由自主的睡着了。

    “阿呆,醒醒,醒醒。”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阿呆感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脸,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睁眼一看,正是自己救回来的白衣人“冥王”,他此时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脸上的蓝气已经消失不见,显然已经完全控制住了无二圣水的毒性。

    “啊!大叔,你休息好了。”

    “冥王”点了点头,道:“是啊!你很累么,回房间睡吧。天都已经黑了。”

    阿呆这才注意到,天色以晚,夜幕伴随着周围浓浓的雾气,透出一丝神秘气息。站起身来,阿呆活动了活动自己有些僵硬的身体,向房间内走去,本来他早已经想好,等白衣人一休息好,就立刻让他走。可是,他一看到天这么黑了,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黑天在森林里走夜路是非常容易迷路的。还是让他先在这里住一晚再说吧。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