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冥王一闪(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白衣人冷哼一声,同样是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吗?就算我跟你们回去又怎么样。你以为那禽兽会有无二圣水的解药么?你别忘了,无二圣水可是天下第一奇毒,是没有解的。就算他有解药,我也是绝对不会回去再向他卑躬屈膝,我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我只是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傻,直到那时才看清了他的真面目。你们走吧,看在你们跟了我这么久的份上,我放你们一条生路。灭十一已经死了,你们难道愿意和他一起去做冤魂吗?”

    由于他们都停止了行动,站在原地,阿呆勉强可以看清,这群人的脸上都带有一层面纱,包括被称为冥王的白衣人在内,谁的容貌都无法看到。当他听到无二圣水这个名字时,不由得大吃一惊,那是哥里斯笔记上唯一一种没有解药的毒药。前些天哥里斯还曾经说过,对于这种无二圣水,他曾经专心研究过很长时间,无二圣水异常珍贵,只有天金帝国的皇宫里才存有少量,是皇帝赐死重臣时才会用的。哥里斯在笔记中对无二圣水推崇倍至,他说,无二圣水的名字就是取独一无二的意思,其制作方法早已经失传,大陆上残留的无二圣水极为稀少,在黑市中的价格曾经叫到一滴一千钻石币。如果将一滴无二圣水融入进清水中,其毒性可以让半个城市的居民变成亡魂。中了无二圣水的人,只能凭借功力压制,但却无法驱赶,一旦功力消耗殆尽,必然被毒气攻心而亡,包括骨骼在内,全身会化为一滩蓝色的毒水。

    黑衣人道:“老大,说实话,我们都很佩服你,虽然相互之间从来没有真正的见过面,但你的冥王剑却是我们根本无法匹敌的,我灭一敢说,大陆上能和老大你对抗的人寥寥无几。但你现在的大半功力都用来压制圣水的功效,绝对无法坚持太长时间,你的冥王剑用不出,怎么能将我们全都杀掉呢。你说的不错,圣水确实没有解药,但以你的功力,只要有我们在一旁辅助,压制个几年应该是没问题的。你又何必非要徇死呢。你和主上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们要做的就是带你回去。老大,你应该知道主上的脾气,如果我们无功而返的话,恐怕对待我们的,将会是比死更可怕的责罚。”

    “冥王”突然叹息一声,道:“既然你们如此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他随手将长达五尺的阔剑插向地面,大半截剑身无声的插入泥土之中。右手摸到自己胸口的部位,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十一名黑衣人。

    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令那十一名黑衣人异常忌讳,同时后退出三步之远,抬起了手中的窄剑。眼神中流露出惊恐的神色,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一样。

    白衣人森然道:“你们以为,中了无二圣水我就不能用冥王剑了吗?既然你们逼人太甚,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等一下。冥王老大,你真的还有用冥王剑的能力吗?”

    白衣人冷哼一声,一股森冷无比的邪恶之气以他为中心迅速的蔓延着,周围方圆百米之内,迷幻之森的树木都微微的颤抖着,树叶沙沙的响声,似乎是它们的呻吟声。

    十一名黑衣人的窄剑上同时凝聚起不同颜色的斗气光芒,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阿呆突然感觉到自己全身发冷,那冰寒而邪恶的气息通过毛孔不断的向他体内渗透着。不自觉的,他打了个寒战,心中暗想,这个人好恐怖啊!滔天的邪气充斥于天地之间,阿呆全身不断的颤抖起来,就在他要忍不住大叫出声之时,体内突然传来一股祥和之气,将渗入体内的邪气趋赶而出。暖洋洋的,顿时舒服了不少。

    十一名黑衣人同时动了起来,他们的窄剑爆发出强烈的光芒,同时刺向白衣人的胸口。

    “冥王一闪天——地——动——。”白衣人的身体突然不真实起来,那似真似幻的身影一闪而逝。邪恶之气从他身上骤然迸发,一点幽蓝色的光芒随着他的身影一现既隐。邪恶之气顷刻间骤然迸发,将黑衣人的攻击完全笼罩在内。

    邪气收敛,众黑衣人又回到了刚才的位置,白衣人也依旧站立在阔剑之前,他们似乎都没有离开过原地似的。

    扑通,扑通。没有任何预兆的,最右边的两名黑衣人悄无声息的倒了下去。他们的身体仿佛被吸干了一样,瞬间变成了一具干尸。

    灭一的声音依旧低沉,但却多了些颤抖,“你,你,冥王剑,是冥闪么?”刚才那毁天灭地般的攻击早已经夺去了他的心志,冰冷的邪恶之气不断冲击着他体内的经脉。他已经再没有任何信心可以和眼前之人抗衡了。他并不怕死,但却不愿意做无谓的牺牲。

    白衣人的右手仍然放在胸口处,淡然道:“第一次,这是第一次有人看到冥王剑出手还能活着。看在往日相处的情分上,你们走吧。回去应该可以交代了吧。我今天不想再杀人了。”

    灭一看了看变成干尸的灭六和灭十,一咬牙,恨声道:“带上他们的尸体。我们走。”他单脚点地,飘飞到死在白衣人阔剑下的灭十一身前,抄起他的身体。其余的黑衣人谁都没有说话,其中两人,将灭六和灭十的干尸夹在腋下,这剩余的九人,保持着整齐的队型,缓慢的后退着,消失在迷雾之中。

    白衣人自嘲的笑了笑,自言自语道:“没想到,我‘冥王’也有需要靠欺诈来保命的一天。”他身体一晃,一把抓住面前的阔剑,才稳定住身体,“好厉害的无二圣水啊!我要死在这里了么?”他身体一软,倒在一旁。

    本来,白衣人勉强凭借自己精纯的真气将无二神水的毒性压制住了,但为了能赶走那群黑衣人,不得不催动真气,使出了自己的绝学,毒性再无法压制,他也坚持不住了。

    阿呆楞楞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揉了揉眼睛,刚才的片段是那么的不真实,那异常澎湃的邪恶之气,在他内心深处留下了深深的痕迹,他从来也没有想到过,居然有人能够发出如此强大的攻击。老师哥里斯在使用黑炎时散发的邪气根本无法和眼前这个白衣人相比。如果不是那白衣人就活生生的昏倒在面前不远处,他一定会以为自己在做梦。他却不知道,自己是拣回了一条命,白衣人身上散发出的邪气连灭一那样的高手都会被其所扰,更何况身体单薄的阿呆了,如果不是往生果那源源不绝的生机帮他驱除了邪恶之气,他现在早就经脉错乱而死了。

    半晌,阿呆逐渐清醒过来,他缓缓的站起身,一步步向那白衣人走去。他想看看,哥里斯所推崇倍至的无二圣水,被人吃了,到底会有什么情况发生。

    短短百米的距离,阿呆却走了五分钟之久,他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毕竟,对于他一个还不到十二岁的孩子来说,刚才的一幕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三条活生生的生命,就那么轻易的消失了。

    终于,阿呆走到了白衣人身旁,他蹲下身体,仔细的看着白衣人。白衣人脸上蒙着一层白色的面纱,只有眼睛的部位有两个小孔。他的身体在轻微的痉挛着。

    “没死。”阿呆吓的坐倒在地,这个人还没死?

    白衣人并没有一点动静,仍旧在那里轻微的颤抖着。阿呆恍然想道,这个人一定就是哥里斯老师所说的,功力深厚吧。他一定是压制住了体内无二圣水的毒性,才能坚持到现在的。虽然哥里斯老师并没有找到无二圣水的解药,但却想出了一种,可以暂时克制其毒性的方法,只是苦于没有找到真正的无二圣水,所以才一直没有实验过,哥里斯曾经说过,如果能死在无二圣水之下,也算是一种福气了,他深以没有真正实验过抑制其毒性的方法而遗憾。

    救他吗?阿呆心中的善念逐渐升起,他小心的摘掉白衣人脸上的面纱。一张清瘦而英俊的中年人面庞出现在眼前。白衣人的皮肤白皙,两道剑眉斜飞入鬓,鼻直口方,脸上有一层淡淡的蓝气,蓝气似乎在不断的上升着,白衣人牙关紧咬,似乎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之中。

    阿呆左看右看,怎么也看不出面前这个中年男子是坏人,他幼稚的想到,刚才那些穿黑衣服的一定是坏人,而这个白衣人是为了自保才会杀人的。救救他吧,也顺便帮哥里斯老师实验一下抑制无二圣水的方法是否有效。但是,他也不想想,如果白衣人醒了,会不会对他不利。

    想到这里,阿呆不再犹豫,他清楚的知道,时间再拖的久一点,面前这个人就没有救了。他努力的拉起白衣人的手臂,搭在自己窄小的肩头上。

    好沉啊!阿呆用尽全力拉了一下,却只将白衣人拉动了一点,又试了几次,却依然没法将他的身体移动多少。这可怎么办?阿呆蹲在白衣人身旁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楞在那里半天不知所措。

    啊!不能把他拉回去,就在这里救他好了。真是笨死了。阿呆敲了自己的脑袋一下,转身就往木屋的方向跑去。

    回到木屋之中,阿呆直奔哥里斯的实验室,早已经将笔记背的烂熟的他,清楚的记得抑制无二圣水需要什么东西。

    “恩,银母三两、水晶粉一两、灭心草半两,咦,老师说过,这灭心草可是巨毒啊,怎么用半两这么多,算了,不管了,反正老师说的,就一定是对的。清机霜四分之一两,熏风草三分之一两,……”阿呆仔细的将笔记上注明的物品都找了出来,并将他们都放入小鼎之中。接来些清水,倒了进去,用药杵搅和了几下,满意的点了点头。

    “老师,您回来可不要怪阿呆啊!我是为了救人才用您的东西的。”憨厚的阿呆,念念不忘当初哥里斯的吩咐。

    搓了搓手,阿呆有些兴奋的自言自语道:“好了,我要开始喽。充斥在天地间的火元素啊!请赐予我燃烧的力量,以我之名,借汝之力,出现吧,灼热的火焰。”哧的一声,一道青蓝色的火苗从阿呆手心冒出,他小心的将手掌移到鼎下,让火焰的外焰不断的给小鼎加热。

    由于不断的练习,阿呆的火焰术现在已经相当熟练了,冥思了十个月的他,可以轻松的控制着火焰的温度,一会儿的工夫,水就已经沸腾了。阿呆知道,这些材料中,只有银母是不好融化的,所以,他在银母上放了一些哥里斯特制的,没有任何药力的速熔粉。即便如此,也足足耗费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才将所有的材料完全融合到一起。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