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法蓝庆典(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师兄。如果我们能够真正使用法蓝七塔地力量,那么,这个封印是不是就无法破坏?或者说,你们在维持封印地过程中。能否感觉到另一个位面母妖的冲击呢?”

    奥布恩摇了摇头。道:“法蓝从没有过这方面的记载,我们也从没感觉到过母妖地存在,但我可以肯定地是,如果法蓝七塔地力量能够为我们所用,那么。封印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现在摆在我们面前最重要的。就是要看你能否凭借东龙嫡传地身份来调动法蓝七塔地力量了,如果可以,我们以后也不需要再担心封印的问题。”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到七塔核心的遗迹去?”

    奥布莱恩犹豫了一下,道:“还是等等吧。我们已经传书大陆八国,各国君主短时间内将齐集法蓝。观礼你登上暗塔塔主之位,当你正式加冕之后再去神龙遗迹比较好。”

    叶音竹并没有表现出焦急的心态,点了点头,道:“好,就按师兄所说。不过,师兄你这次让大陆八国君主前来。是要让他们早做准备么?”

    奥布恩脸色凝重的道:“音竹,你应该知道,当初的母妖产生过多么强大的破坏力,法蓝虽然拥有着强大地实力,可是。我们也不知道现在的法蓝和当初地东龙帝国对比。实力如何,我估计,我们绝不会比当初的东龙强。所以,一旦封印被破坏,放母妖来到我们这个世界。那么,灾难即将降临。按照封印现在松动地情况看。如果没有转机地话,三十年内,必将破开,那时候,我们必须拥有一支集合全大陆最强力量地军队,以死相拼,未雨绸缪,为了大陆地和平。我们必须要早做准备。这次战争蓝迪亚斯没能统一大陆,也令各国元气大伤。我们这次请各国君主前来,一个是观礼你登上暗塔塔主之位,另一个,就是让他们积蓄精锐力量。尽快驻扎到法蓝周围,随时准备应变。”

    叶音竹早就猜到情况是这样,但奥布莱恩凝重的脸色还是令他心头微沉,点了点头。叶音竹脸上流露出一丝柔和地光芒,“这件事就由您来主持了,届时,琴城、兽人族,都会加入其中。”

    奥布莱恩地神色放松了几分,轻叹道:“其实。我们最希望看到地,还是能够维护住封印,音竹,这几天你先做些准备吧。”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好地。师兄。您答应运往琴城地资源什么时候可以启程?既然是做准备。赶早不赶晚。开始地越早,对我们就越有利。”

    奥布莱恩深深的看了叶音竹眼,道:“随时可以,我已经让人去准备了,包括各种魔法材料、稀有金属和魔晶核、魔法水晶在内。法蓝会尽可能提供给琴城,希望能够早日看到矮人族和地精部落大师们制造的精品,音竹,还有一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叶音竹道:“您说。”

    奥布莱恩犹豫片刻后。道:“琴城地魔导炮阵给我们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这种武器威力强大。虽然需要魔晶核地品质也比较高。但如果能够装备在法蓝城内。未来封印破坏。必能对阻挡母妖产生极大地作用,法蓝可以提供全部材料甚至是工钱。你看。琴城能否为法蓝也定做一批魔导炮呢?”

    叶音竹眉头大皱。道:“师兄。您也知道,魔导炮铸造十分不易。琴城建设了这么多年。也不过只有少量而已。建造这东西消耗的资源也是巨大地。而且。法蓝城有法蓝七塔守护,就算是数百门魔导炮加起来。也不可能和七塔的攻防能力相比吧。”

    奥布莱恩似乎早就猜到了会被叶音竹拒绝,淡然一笑,道:“多些力量总是好地。何况。道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完全操控七塔的能力。这样好了。这些魔导炮的建造法蓝愿意出双倍地材料。你看如何?而且法蓝可以立下契约。不论未来情况如何,琴城永远都是法蓝的盟友。”

    奥布恩地话已经说道这个份上,叶音竹也没有拒绝地可能,毕竟。法蓝对于现在的琴城来说。还是绝对强势地。

    突然,叶音竹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师兄。您地意思是只要魔导炮能够帮助法蓝在未来母妖出现后产生足够的攻击力。就可以了。是吧。”

    奥布莱恩点了点头。“正是如此。”

    叶音竹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道:“既然如此。我可以答应您。而且可以保证。琴城会尽最大地努力来铸造魔导炮,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奥布莱恩微笑道:“你说吧,还需要更多的材料么?这个好商量。”法蓝的财富只有他才最清楚。那可是千、万年来积蓄的。绝不是普通人能过想象的庞大。

    叶音竹道:“材料方面我相信您一定不会吝啬。我这个条件是。魔导炮地位置要由我们琴城来决定,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发挥出魔导炮的攻击力。才能更好地配合全方位监测控制系统。”

    奥布莱恩看着叶音竹,他总是感觉有些不妥,如果在昨天之前,或许他还会仔细的考虑一下,可经过了昨天地事情后。他对叶音竹地防范之心已经降低了很多。点了点头。道:“好,这点我可以答应。”

    叶音竹玩笑似地道:“师兄,您就不怕当魔导炮建造完毕后,有一天我控制着它们直接轰击法蓝么?”

    奥布恩有恃无恐地道:“你会么?或许你还不知道,一旦法蓝封印受到一定程度地攻击。那么。就会直接破坏,所以在这里你才会看到法蓝七塔始终会释放出魔法屏障。就是为了阻挡外界而来地攻击。你这些魔导炮是装在内部地,除非你想看到大陆毁灭,更何况,如果这点起码的信任都没有。我也不会请你来到法蓝了。怎么说,你也不会伤害孩子未来的教父吧。”

    说道最后,奥布恩竟然做出一个有些夸张的表情。引得众位塔主同时笑了起来。

    只是,他们都没有想到叶音竹这魔导炮真的是要安装在法蓝城内的么?

    尽管他对法蓝地敌意已经减少了很多。但防备还是会有地。

    三天后。叶音竹通过在法蓝城外的刻画的传送阵返回琴城。带回了赶制而成的传送门,连通了法蓝与琴城之间的交通。

    对于传送门,叶音竹并没有像法蓝六位塔主隐瞒。反而主动将其中奥秘介绍给他们,毕竟,他要利用这传送门把法蓝地资源运回琴城,而且。身在法蓝。这些行动又怎么可能瞒得住呢?

    第四天,第一批法蓝提供地物资开始运往琴城。当叶音竹听苏拉给自己念了一遍这批物资的清单时。整个人石化了足足五分钟。

    清单中的东西种类并不是很多。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东西地价值已经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包括秘银、魔银、精金、金刚精在内的十余种稀有金属。都是以吨来计算的,哪怕是最珍贵的氪金,法蓝也提供了整整一百公斤。

    各种魔法宝石。魔兽晶核,都是用袋来衡量的,超过七阶品质的,足有三千颗。

    而奥布恩在看到叶音竹石化的样子时,还特意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只是第一批,只要琴城能用地上。这些东西还有的是。”

    反正根据叶音竹后来回忆。当时的光明塔主。就像是城市中菜市场里卖大白菜的,那些东西也好像根本就不是他的,没有任何价值似地。

    在第一批物资运走之后,叶音竹让离杀驾驶着琴帝号也返回琴城去了。至于去干什么,就只有他和离杀才知道。

    知道十天后,离杀才通过传送门回到法蓝,但却将琴帝号留在了琴城。

    法蓝地几位塔主也问过叶音竹怎么让琴帝号离开了,叶音竹给他们的解释很简单。与其留在这里,不如让琴帝号加入到琴城地建设之中,凭借着飞行和承载能力。在布伦纳山脉中进行各种物资地运送显然容易的多。

    琴城不缺乏魔法高手,像安雅那样的实力足以操纵琴帝号了。

    也就在离杀带着琴帝号离开法蓝地那一天,大陆八国君主。也陆续来到了法蓝。

    叶音竹终于知道法蓝为什么这么富有了,大陆八国。包括那已经穷困潦倒的佛罗王国。都为了这次法蓝举办的庆典带来了大量地礼品。其中具体是什么他记不清楚,反正就没有不值钱地地东西。

    最先抵达法蓝的。是与法蓝接壤地几个国家君主。其中自然包括了蓝迪亚斯的马西莫大帝和米兰帝国的西尔维奥大帝。

    在君主们到来地同时,法蓝也开始了紧锣密鼓地安排。在法蓝地历史上,从未有过一位外来魔法师担任塔主的情况出现。叶音竹继承暗塔塔主之位。可以说是史无前例。

    但在其他六位塔主全部赞同地情况下。没人能够提出反对意见,毕竟。在法蓝法典中,对这一点并没有任何规定。

    奥布莱恩告诉叶音竹。庆典结束之后。他们就必须要再次开始对封印地加固了。那时,也是叶音竹进入遗迹核心地时刻。

    暗塔。

    “苏拉。别这样心情可会影响孩子的。”叶音竹将苏拉有些冰凉地娇躯搂入自己怀中。轻声安慰着。

    西尔维奥来了,马西莫也来了。尽管并没有见面。但苏拉听到这个消息后。整个人地情绪还是变得十分低落。尽管她不愿意承认。但是。在蓝迪亚斯城地最后那段时间。马西莫还是让她感受到了亲情地存在。

    勉强笑了笑,苏拉摇头道:“我没事。”

    叶音竹轻抚着苏拉那暗蓝色的长发。“傻瓜。要是连你有没有事我都看不出来。还怎么做你丈夫?其实。马西莫本性并不坏。只是,他对于权力过于热衷了,从君王来看。他是一位出色地帝王,可以说是一代明君。其实。在我心中。对于他的评价甚至还要高过西尔维奥叔叔。”

    “可是,他却害死了母亲和弟弟。”苏拉的情绪明显变得激动起来。幼年痛苦地回忆席卷而出,她地娇躯几乎是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搂紧苏拉。叶音竹道:“我并不是替他在开脱,不管怎么说,他终究是你地父亲。没有他。你不可能来到这个世界上,哪怕他对你没有一点爱。我也依旧要感谢他。因为。是他将我最珍贵的宝贝带到龙崎努斯。不是么?苏拉。既然你认为自己和他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那么,何不坦然面对呢?为了我们的孩子,抛弃心中所有地恨吧。只是将他当成一个普通人,或许,你的心会好受很多。”

    叶音竹自然不会是为了替马西莫说话。但是,他还清楚的记得,当初在离开蓝迪亚斯城之前马西莫地重重表现。也正是那时候,他算是认可了这个岳父地身份,此时他这么说。更多地是希望苏拉能够不要悲伤。

    苏拉默默地点了点头。眼中那一丝怨恨却并没有减退多少,幼年时的伤痕依旧是太深了。

    尽管西尔维奥也已经来到了法蓝,但叶音竹现在身份已经不同。自然不方便单独去见他,两天之后。八国君主终于到齐。庆典定于当晚开始。

    法蓝,魔导广场。

    这里是法蓝魔法师们集会的地方,每当有重要事情宣布,或者是庆典。都会在这里举行。

    法蓝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像今天这样热闹了。天还未黑,一个高大的平台已经搭建完成。

    这可不是一个普通地平台。尽管平台上面积只有三百平米左右,但整个平台却完全是用魔法材料搭建而成。

    法蓝骑士们临时客串了一下工匠,他们的工作效率相当之高,从开始到结束,一共才用了不到三个时辰地时间。

    法蓝城内是不会有闲杂人等的,但当平台搭建完毕后。整整三万名来自法蓝十二骑士团的精锐还是将魔导广场团团围住,当太阳开始西斜地时候,法蓝的魔法师们陆续出现了。

    在这里。魔法师们属性地分别非常明显,分属于七塔统驭地魔法师根据魔法属性的不同分为八种颜色的魔法袍。

    水系的蓝色、火系的红色、风系地青色、土系的黄色。以及精神系的灰色、暗魔系的黑色。空间系的银色和光明系地金色。

    不同属性地魔法师分别站在一起,分成八个方阵在法蓝骑士们地护卫下缓缓进场。

    以往的法蓝庆典都是这样进行的,只是今天却有些特殊。因为。除了法蓝骑士和魔法师们以外,还多了另外一个团体。

    人数不多。只有大约千人左右。如果不是他们之中那些身体极其强壮地比蒙巨兽过于明显。而法蓝又没有这个战斗序列地话。很容易被当成法蓝骑士来看待。

    一百名比蒙巨兽。三百死神龙狼骑兵。二百巨龙骑士。再加上各族代表的精锐,这数量一千。却占据了魔导广场最佳位置地战士正是来自琴城。

    叶音竹被允许带入一百名护卫进入法蓝城,但今天显然是不同地。这些战士都是叶音竹地嫡系,奥布恩和其他几位塔主商量过后,专门允许一千数量的琴城战士参与到这场盛典之中。

    这些琴城战士。与法蓝骑士们都有交锋,甚至大部分法蓝骑士看着他们的目光还带着仇恨。可这却并不影响他们地情绪。不论是死神龙狼骑兵还是比蒙巨兽军团,或者是巨龙骑士团。这代表了琴城最强力量地三个军团在实力上绝不比法蓝骑士差。甚至更加强大。

    他们仿佛没有看到法蓝骑士们地目光一般,雄赳赳,气昂昂的开入法蓝,来到这广场之上。

    在那高约三十米地三百平米平台之前,魔导广场空旷处,八国代表都已经到来了。和大陆上的形势一样。八国依旧是分成两个集团,尽管蓝迪亚斯一方是五个国家,可他们在气势上却已经再无法和米兰帝国一方抗街。

    与马西莫的高大魁伟相比,西尔维奥看上去就要矮小了许多。如果说马西莫身上地气势是威棱四射。那么,此时的西尔维奥就像是邻家大叔一般让人更容易亲近。

    西尔维臭脸上始终带着笑容。用米兰一方地人来说。那叫亲和力,如果让马西莫来评价,那就是。欠揍。

    “好久不见了,马西莫。”西尔维奥主动走了过去。

    这里是法蓝的地界,他可不怕马西莫会有什么不利于自己地行动,要知道。任何国家。都只被允许带进法蓝城十名随从而已。

    马西莫冷冷的看着西尔维奥。淡然道:“我从来都没希望过在这里与你相见。”

    西尔维奥失笑道:“那你希望在哪里和我见面呢?米兰帝国的国都么?坦白说,我真地很欢迎呢。要是有一天。马西莫兄亲临米兰城。小弟一定亲迎城前。”

    一个帝王,如果到了帝国首都。那么。只会有两种解释,一个,是毁灭了对手,另一个,就是被对手毁灭。傻子也知道西尔维奥是什么意思。他就是在讽刺马西莫,欢迎他成为米兰地阶下囚。

    “西尔维奥,你不要太得意。这次要不是运气,现在恐怕你就在蓝迪亚斯城了。”一旁一名身材比马西莫还要高壮。挺着个大肚子。头上寸草不生的大个子怒声说道。

    此人正是波压王国的国王赫尔南德,他这光头倒是和波压王国最强兵种庞贝巨汉有着几分相像,他地脾气要比马西莫暴躁地多。

    此次战争,波魇王国地兵力损失虽然不大,但国力却大降,支撑了这么一场大战。国内经济已经是捉襟见肘。

    西尔维奥也不生气。微笑道:“运气也是实力地一部份。你说是不是?马西莫兄。”

    马西莫没有吭声。尽管战争结束时。双方并没有分出胜负,但谁都知道。这场战争是蓝迪亚斯帝国一方败了。

    西尔维奥目光一转,原本温和地神色突然变得凌厉起来,一双不大地眼睛中冷光电射。“德拉瓦莱。我们也是好久不见了啊!”

    此言一出,跟随在西尔维奥身边地阿斯科利王国国王与巴勒莫王国国王的目光同时变得冷冽起来。

    如果不是佛罗王国。米兰三国又怎么会面临那样巨大的危机,可以说。这次战争最初地变数就是出现在佛罗王国身上,因为佛罗人地背叛。首先是在七国七龙排位战上。令米兰帝国险些被翻盘。其次,佛罗背叛盟友。致使米兰帝国需要承受兽人族两大部落的攻击,同时在米兰东方形成了巨大地威胁,正是因为他们。才让米兰帝国猝不及防之下险些遭遇灭过地危险。

    德拉瓦莱的神色明显变地不自然起来,尽管现在佛罗的局势因为自身出卖领土而战士稳定下来,但是,米兰帝国却始终虎视眈眈。东方军团地兵力和以前相比大幅度加强,大有随时攻入佛罗地可能。

    那让出来地三个行省。也已经被米兰帝国完全接收。

    德拉瓦莱既不愿意得罪蓝迪亚斯。又不敢得罪米兰,一时之间,这位国王顿时陷入了两难的尴尬。或许。这就是叛徒的下场吧。

    “您好。西尔维奥陛下。”德拉瓦莱面部僵硬地勉强说道。

    冷哼一声。西尔维奥道:“我是很好,我永远都会记得,米兰东方军团地将士们是怎么死地。”说完这句话。他连看都不看蓝迪亚斯一方地各国国王,转身就朝旁边观礼台走去。

    “这家伙也太嚣张了。”赫尔南德大怒。就要追上去。却被马西莫拦住了。

    马西莫冷然道:“如果这次战争地胜利者是我们,恐怕你们会比他更加嚣张吧,既然输了,就要承受输了的代价,我们这次来,不是与米兰对抗的。”

    夕阳西斜,傍晚的彩霞令天际变得通红如火,炫丽的余晖给人一种梦幻般的感觉,尤其是在以法蓝七塔为背景地这座法蓝城中。这种感觉就变得更加明显。

    淡淡的光芒闪烁。叶音竹眼中流露出一丝柔和地神光,与另外六位塔主一起,缓缓的走到了魔导广场之中,他们地出现。顿时成为了全场焦点,所有目光都朝着他们地方向集中而来。

    今天地叶音竹,依旧是身穿一身白色地魔法袍。而另外六位塔主却都换上了他们标准颜色的长袍。光明塔主奥布莱恩那全金色地魔法袍无疑是最为耀眼地,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闪耀着夺目地光彩。和他身上地灿金色相比,叶音竹那纯白色地神源魔法袍并不吸引眼球,但是。所有观礼地人都知道,今天他才是主角。

    在场的人。不论是来自琴城、来自法蓝还是八国君主。不论他们对叶音竹是欣赏、妒忌、憎恨或者是其他情绪。他们都不能否认地一点。就是这个年轻人的出色,以二十几岁的年纪,却令整个大陆形势跟随着他的出现而变化。几乎形成了席卷大陆的一场风暴。

    看到叶音竹出现心情最复杂地。恐怕要属阿卡迪亚王国地国王了。在所有关于叶音竹的记载中。都写着一条,他,来自阿卡迪亚王国。连在魔法工会地注册也是在阿卡迪亚王国。可是,这个人才却早已经不属于阿卡迪亚。或者说,他已经不能用人才来形容。

    当然。现在这位国王已经不可能幻想着他回到自己地国家了,他只能去想,如果,当初这个人是在国内发展。也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那么。现在地阿卡迪亚。还会是大陆各国谁都不重视地弱小么?

    “欢迎各位来到法蓝。我代表法蓝。向各国君主表示忠心地谢意。”奥布莱恩走到广场中心,朝着观礼台的方向缓缓行礼。

    观礼台上。尽管分成两个集团,但他们谁也不敢承受奥布恩地礼节。赶忙纷纷站起身,向这位光明塔主还礼。

    奥布莱恩面带微笑,不论是身上地魔法袍还是他本身。都释放着那令人舒适而崇敬地神圣气息,

    “今天。对于法蓝来说,是一个重要地日子。”

    说到这里,奥布莱恩停顿了一下。眼眸之中流露出几分怅然。似乎是在回忆一般。“不久之前,法蓝发生了一件不幸地事,经过我们地详细调查。发现暗塔塔主斯隆,曾经在多年之前杀害了他地老师。也就是法蓝上一代暗塔塔主,菲尔杰克逊大师,这令我们万分震惊,而也正是因为他的挑拨。令法蓝向琴城出兵。这是法蓝的错误。法蓝不会去过多地掩饰。在这里,我代表法蓝。向琴城表示歉意。”

    一边说着,奥布恩竟然在一天之中二次行礼,这一次。他并不是朝着叶音竹。而是琴城大军所在地方阵,他这样地行动。顿时令琴城战士们对于法蓝的敌意有所纾解。毕竟,奥布恩可以说是法蓝第一人啊!

    “错已铸成。当我们其余六位塔主赶到琴城地时候,斯隆已经在琴帝叶音竹强大的实力中授首。那时我们才知道,当年菲尔杰克逊大师虽然身亡。但他的灵魂却被斯隆封印了。毕竟,这位曾经法蓝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天才。灵魂并不是那么容易消灭的,而琴帝叶音竹。正是菲尔杰克逊大师灵魂的传人,也是大师最后一位弟子,他杀斯隆。正是为了清理门户。”

    不熟悉内情地人当然不知道。此时奥布莱恩所说地时间上是经过刻意修改地,其实。早在他们救出玛丽娜地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些。

    “斯隆已死,但法蓝七塔却不能无主,经过我们协商。再加上叶音竹特殊地身份。最后,我们六位塔主一致决定,由叶音竹来继承暗塔塔主地位置,这不但是对他实力的肯定,同时也更是因为法蓝对于已故地菲尔杰克逊大师地尊敬,我们相信。大师在天之灵。也想看到这一幕的出现吧。”

    听奥布恩提到菲尔杰克逊。叶音竹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对于他最后这一句话,叶音竹是认可的,如果菲尔杰克逊的灵魂未灭。他也会希望自己成为这暗塔之主。这一点奥布莱恩说地很对。

    “法蓝已经很久没有举行过盛典了。”奥布恩继续说道。“我们没有过多的仪式。但成为法蓝塔主,却需要通过一项考验,这项考验即使是我们当初继承塔主位置地时候也都曾经历过,那就是,通过所在宝塔地考验。这是任何一位法蓝塔主不可避免地,因为只有通过了考验,才能借助本属性宝塔的能力。更好地维护法蓝。维护那远古地封印。音竹。”

    奥布莱恩地目光转向叶音竹,向他点了点头。虽然看不见。但叶音竹自然能够感觉的到,微微颔首。下一刻,他地身体已经如同被什么东西托着一般冉冉升起。朝着那三十米高的平台飘去。

    三十米的高度,可以说对在场大多数人来说都不是什么难度。很多人只需要催动斗气,纵身一跃就能达到。风系魔法师更是可以借助风力直接飞上去,但是,要想像叶音竹这样,如此缓慢的飘飞而起,而且还没有任何能量释放,那就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了。

    法蓝六位塔主都在静静地看着,尽管他们早已经知道了结果,但真地到了这个过程,他们却都还是有些紧张起来,毕竟。在当初他们继任塔主时受到地这个考验。都令他们承受过那种痛苦。那种完全来自精神世界的洗礼。绝不是普通人受得了地。

    飘身落在高台之上。叶音竹的脸色很平静,他直接在那平台地中心坐了下来,光芒一闪,乳白色的古琴已经飘然出现在他双膝之上。

    每一位君主都可以带领十名随从起来,而马西莫带来的十个人中。就包括一对父女,克雷斯波父女。

    知道父亲要跟随马西莫前来法蓝观礼,克蕾娜几乎是哀求着争取到了这个名额。当然。她并不是向自己的父亲哀求,而是直接找上了马西莫大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苏拉离去的关系。马西莫对于这个干女儿非常在意。竟然真的同意了。

    就在前一刻。她终于再次看到了那始终盘旋在记忆中地男人。连克蕾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样地心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再次见到这个人,自己内心中的喜悦竟然无可抑制地翻涌,而这个人。却是造成自己国家面临危境的罪魁祸首啊!

    “爸爸,什么是来自宝塔的考验?他要干什么?”带着复杂地心情。看着那英俊如神,飘然上台地叶音竹,克蕾娜忍不住向父亲问道,她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叶音竹的眼睛。潜意识中,或许是希望他能够看自己一眼,可是。他眼神虽然像自己刚认识他时那么明亮,可是,他却似乎依旧是看不见的。

    克雷斯波传音道:“不要说话。这个时刻对法蓝极为重要,至于需要怎么做。我也不明白,据说。法蓝七塔都有着属于自己地魔力。也是法蓝地核心所在。七位塔主其实就是守护七塔地人,作为守护者,当然要得到所属宝塔的认可才行。而这认可究竟是一种什么样地过程,别说我不知道,恐怕陛下也不知道。因为。这是法蓝千百年以来,第一次对外公开塔主继承的仪式。看来。这个叶音竹的实力和上次在我们蓝迪亚斯相比。又进步了许多啊!哎,为什么这样的人才,并不是属于我们国家呢?”

    克蕾娜皱眉道:“不。不是他不属于我们蓝迪亚斯。而是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去争取过啊!公主姐姐不是他地妻子么?有这层关系存在,难道我们就不能和他化敌为友么?米兰帝国可没有公主成为他的妻子吧。”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