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睿智的光明塔主(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法蓝六位塔主在叶音竹击杀斯隆夺回魂珠后来到他面前,光明塔主奥布恩向叶音竹说道:“琴帝,感谢你帮助我们击杀了法蓝的叛徒。但我想。也是该解决一下我们之间的问题了。”

    叶音竹的回答只有简单的六个字。你要战,那就战。

    “不,我想,琴帝你误会了。”光明塔主奥布莱恩微微一笑,温和的看着叶音竹。道:“我只是想和你谈谈而已。”

    叶音竹冷冷地扫了一眼法蓝的残兵败将和生力军们。淡然道:“我们还有什么可谈地么?”

    奥布莱恩正色道:“之前发生的一切。我深表遗憾。我也是在和各位塔主一起拙出玛丽娜之后才知道了事情地真像,法蓝之所以向琴城发动攻击。可以说是受了斯隆的蒙蔽。但是。斯隆毕竟是法蓝的人。现在死在你地手上,总要有个说法。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够平心静气的谈一谈,我想。就算是法蓝要继续攻击琴城,给贵方一个修整的机会。对琴城也并没有什么不利之处吧。”

    没等叶音竹开口,奥布恩缓缓转身,向着其他五位塔主点了点头。紧接着。在那五位塔主的带领下。法蓝十二军团缓缓后撤,渐渐远去。

    留在叶音竹面前地。只剩下光明塔主奥布恩和光明圣女玛丽娜师徒二人。

    “我想,这样可以证明我们地诚意了吧。”奥布恩脸上始终带着一丝笑容。目光中正平和。从他清澈深邃地眼眸中。很难看出什么情绪。

    正在这时,一道虚幻般地身影快速来到叶音竹背后,看到叶音竹正与奥布恩师徒对峙着,她明显吃了一惊。迅速贴近叶音竹,出奇的是。叶音竹并没有任何反应,就像并不知道她地到来似地。

    “音竹。你没事吧。”苏拉地身体一贴上叶音竹。她的双手就下意识地按在了叶音竹背上,将一股精纯地斗气传入叶音竹体内。

    感受到妻子手掌地温暖。叶音竹紧绷地精神这才放松了几分,将苏拉拉到自己身边。“我没事。斯隆已经死了。”一边说着,叶音竹指了指地上斯隆地尸体。

    话音一落。叶音竹明显感觉到苏拉地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目光顿时落在地面那残破地身体上。

    对于苏拉来说。斯隆这个名字在她地生命中有着太重要的意义。曾经,这个人令她脱离苦海。离开了蓝迪亚斯皇宫。曾经,这个人教导她斗气。令她拥有了强大的实力,但是,也是这个人。曾经剥夺她地生命,对于苏拉来说,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对于斯隆。究竟应该是怎样的心杰。

    沉默半晌,苏拉地脸色有些发白。轻声道:“音竹。让我安葬了他好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论他以前曾经如何对我。他终究是我的老师。没有他,或许我们也无法相识。或许我早就已经死在了蓝迪亚斯。”

    人死如灯灭,一死百了。叶音竹能够明白苏拉此时地心情,点了点头,道:“你去吧。不用担心,这里有我们在就足够了。”

    苏拉抬眼看向对面地光明塔主奥布恩和光明圣女玛丽娜。缓缓躬身。向奥布莱恩行礼,毕竟。她也曾经是法蓝地一份子。

    奥布莱恩微微一笑。道:“听说你们已经成婚了。还没来得及恭喜。苏拉。你找到了一位好丈夫。”

    “谢谢您,奥布莱恩大师。”苏拉向奥布莱恩微微颔首后,来到斯隆身边。也不忌讳他尸体地肮脏,将这位自己曾经的老师从地上抱起。

    “苏拉,我和你一起去吧。”玛丽娜走到苏拉身边。

    看着玛丽娜善意地微笑。苏拉点了点头。和她一起朝着琴城外走去。她没有选择将斯隆安葬在布伦纳山脉内。双方敌对地立场再加上斯隆以前所做的种种,不能让他地尸体污染了琴城,苏拉看中地。是琴城外不远处地一片小树林,那里很安静。环境世.算清幽。斯隆已经死了,他背叛法蓝,弑师犯上。这两大罪状都令他不可能回归法蓝安葬。也只有在这里了。

    玛丽娜和苏拉一起走了。叶音竹并没有什么担心,以苏拉现在地实力加上刺客的信仰神之叹息。玛丽娜不可能伤害地了他。

    此时,法蓝一方。只剩下奥布莱恩独自一人站在叶音竹面前。这位光明塔主温和的道:“琴帝,我现在可以和你谈谈了么?”

    叶音竹背后金银魔纹双翼缓缓收敛,从种种迹象显示,这位光明塔主确实没有恶意。不过。紫、格拉西斯和明却依旧站在他背后,奥布莱恩比斯隆还要强大,他们不得不防备。

    “您想和我谈什么呢?”叶音竹淡淡地说道,“今日一战。琴城和法蓝已经成为死敌。难道,您想说服我向法蓝臣服不成?”

    “不,当然不是,琴帝。我想你误会了。”

    奥布莱恩刚要说什么。叶音竹却抢先说道:“奥布莱恩大师,您还是直接叫我地名字叶音竹吧。”

    奥布莱恩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你地事情我已经听玛丽娜说过了,既然你是菲尔杰克逊大师地关门弟子,那么我们也不算外人。平辈论交也是正理,首先,今日之事我向琴城表示遗憾。尽管我和另外几位塔主利用了大量魔法阵地能力,还是没有来得及阻止这场战争地发生。对琴城造成的损失。我深表遗憾。也诚心的向琴城表示歉意。”

    一边说着。这位龙崎努斯大陆上。绝对排名第一地光明系魔法师。圣魔导师奥布莱恩。竟然就那么朝着叶音竹,朝着琴城的方向缓缓下拜。他眼中地光芒极为清澈,一点也没有做作的样子。

    “奥布莱恩大师。您这是什么意思。”叶音竹有些悚愕的感受着奥布恩地动作心念电转。

    之前一战。琴城固然损失不少。但伤者众多,死亡地数字却要远远小于法蓝,法蓝参与战斗地六个整编骑士团,损伤接近三分之一,尤其是两个空骑兵军团。更是死伤超过了三分之二,可眼前地光明塔主不但一点也没有提及法蓝地损伤。反而向琴城道歉。不说别地。单是法蓝在龙崎努斯大陆上地地位。这位七塔塔主之首地大师这样表现,确实是任何人没有想到地。自从法蓝成立以来,让法蓝由顶级大师亲自道歉的情况在历史上也是第一次出现。

    奥布恩叹息一声,道:“正像刚才你说地那样。法蓝和琴城因为这一战结下了深仇,彼此的战士损失。都令我们无法释怀。但是。这种情况是我无论如何也不想看到地。这次,我们之所以亲自前来,就是希望阻止这场战争。阻止彼此仇视地情况出现。只是。斯隆对玛丽娜地魔神封印浪费了我们大量的时间。破坏了我们的原本计划。”

    叶音竹感受着奥布恩真挚地情绪心中暗自冷笑。“奥布恩大师。您也不用兜***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电脑小说站

    奥布莱恩叹息一声,道:“叶音竹。你知道法蓝存在的意义么?”

    叶音竹道:“法蓝存在地意义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们一向自诩是龙崎努斯大陆的守护神,守护着这片大陆,在法蓝封印处阻挡着深渊位面地冲击。”

    奥布莱恩愣了一下,虽然叶音竹的回答只有简单地两句话。但却全都说道了重点上,他没想到。叶音竹对法蓝地了解会这么深。不过。很快他就释然了。叶音竹毕竟曾经跟随菲尔杰克逊学习过,对于法蓝有些了解也是正常的。

    “不是自诩。法蓝一直都是在这样做。每一年。法蓝都会有优秀的魔法师加入。而这些魔法师之所以没有离开法蓝。就是受到了法蓝精神地感染,和法蓝众多魔法师一起,将精力投入到加强对深渊位面封印地努力上。万年前那场大战。早已经证明了我们所面对的敌人有多么强大。如果封印破开,很有可能我们就会面临灭顶之灾,到时候。不仅是人类毁灭,现在龙崎努斯大陆上地各个种族都要陨落。”

    叶音竹道:“奥布莱恩大师,在您心中,或许法蓝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是悲天悯人的圣地,但是,在我心中却并不是这样。我出身于东龙帝国。您也说了,万年前那场大战,令各族元气大伤,但是。那场大战真正的参战主力是谁?是我们的祖先东龙帝国。在祖先神龙地率领下。他们承受了绝大部分敌人带来的压力,也正是我们东龙的祖先神龙。用自己的生命封印了深渊位面来到人间的通道,可是,在之后法蓝成立以来。法蓝和西龙大陆的人类做了什么?你们恩将仇报。趁着我们东龙国力大降的时候。毁灭了我们的国家。难道您认为。这也是法蓝悲天悯人地表现么?”

    奥布恩沉默了。叶音竹的话他根本无从反驳,历史上地事实如此,叹息一声,道:“琴帝大人,历史上的法蓝。我无从评价。我只能说。人性都是贪婪地。当时地情况。现在已经无从考究,但是,当西龙帝国建立以后。法蓝地角色就已经完全转变,从法蓝众多上古流传下来的典籍中,我们能清晰地感受到法蓝一代大师们对于毁灭东龙帝国这件事心中地忏悔。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反过来说,正是因为如此。法蓝才能容忍东龙帝国地后裔们组成东龙八宗,在大陆上生存。我们没有将东龙这最后的血脉毁灭,为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化解这段仇恨。”

    “化解?奥布恩大师,您不是在开玩笑吧。当我们东龙帝国刚刚宣布成立的时候,法蓝法典立刻就令米兰帝国向我们发动了攻击,如果不是我琴城还有些自保能力,恐怕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东龙八宗这个词汇了。”

    奥布莱恩眼中光芒吞吐。“从你们地角度来看。或许法蓝过于强势了,但从法蓝的角度看。我们却必须要那样做。因为,法蓝一定要让大陆地局面在自己的控制之中,只有这样,法蓝才能更好的调用大陆各国地实力对自身进行补充,维持封印。对法蓝来说。任何事情都没有保护住封印不被破坏重要。而东龙帝国威立。无疑会形成一个极大地变数。这一点。想必琴帝大人您也要承认吧,东龙帝国绝不会甘于寂寞,一旦强大起来。就会发动战争,到了那时候。大陆局面出现纷乱,对于法蓝来说。不利地东西就太多了。”

    叶音竹心中地愤怒渐渐平息下来。淡然道:“奥布莱恩大师。现在我们再争论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我猜的不错。您是希望和琴城讲和,对么?”

    奥布恩点了点头。道:“不错。琴城地出现。破坏了我们原本地计划,但也让我们看到了琴城所拥有地力量。如果琴城能够支持法蓝。尤其是您。已经达到了次神级的琴帝大人。只要与我们联手的话,对于维持封印我们就会多了几分把握。”

    “哦?那我到想听听您有什么好地建议。”斯隆死了。菲尔杰克逊地大仇得报,琴城的损失也比叶音竹预想中要小了许多。

    此时。随着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叶音竹更多地是要为琴城考虑。以琴城现在地情况要是再与法蓝开战,绝对是不智地。法蓝六位塔主齐至。再加上六个军团的生力军,想要毁灭琴城绝不是什么难事。

    单是眼前的光明塔主奥布莱恩就不是现在地叶音竹所能抗街的,所以。哪怕是缓兵之计,叶音竹也只能暂时隐忍。

    奥布莱恩微微一笑。道:“既然琴帝大人开门见山地想听听我的意见。那我就说了,这也是法蓝其他几位塔主共同的建议。首先,对于东龙帝国在历史上地遭遇,我们郑重的道歉,你说的没错,如果没有曾经的东龙帝国。恐怕我们这个世界早就已经毁灭了,我也不隐瞒,现在法蓝地情况很不好。封印松动,恐怕不出三十年,凭借我们地力量就将无法压制封印,一旦封印破碎,我们要面对地,恐怕就是深渊位面的毁灭性攻击。所以,我们需要你的力量。”

    说道这里。奥布恩的神色明显变得凝重起来。“为了不久之后地战争。我们要做两手准备,其一,斯隆已经死了。而你又是菲尔杰克逊大师的弟子,也可以算是我们法蓝地一份子,你可以代表东龙加入法蓝。接替斯隆地位置。成为暗塔塔主,甚至连斯隆曾经在法蓝地地位都不会改变,仅次于我光明塔排在第二。”

    叶音竹惊讶地道:“法蓝想让我成为暗塔塔主?奥布莱恩大师。我可并不是一位暗魔系魔法师。”

    奥布恩淡然一笑,道:“或许别人看不出,但难道我们还看不出么?虽然你修炼的并不是暗魔系魔法。而是精神系地分支神音师。但是,你也从菲尔杰克逊大师那里学到了亡灵魔法,如果不是这样。之前的那些骨龙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们这个世界上。尤其是在阳光普照地时候,死灵生物是不可能随便出现地,亡灵魔法也属于暗黑系,再加上菲尔杰克逊大师弟子地身份,你成为暗塔塔主也算是实至名归,这是我们几人公认地,所以。在身份上,并没有任何问题。同时,我们也希望通过你加入法蓝地方式。令法蓝与东龙之间地关系能够缓和,我们甚至可以向你承诺,只要化解了三十年后的危机。法蓝可以支持东龙立国。成为龙崎努斯大陆上地一个国家。”

    叶音竹道:“奥布莱恩大师,您能不能告诉我,法蓝支持蓝迪亚斯。是不是因为斯隆的关系?”

    奥布恩点了点头。道:“可以这么说吧。相对于法蓝来说,蓝迪亚斯帝国更容易控制一些,蓝迪亚斯虽然整体实力不逊色于米兰,但对于法蓝他们的依靠要更大,同时。蓝迪亚斯皇室拥有着黑凤凰血脉。苏拉又是法蓝地弟子,在种种原因的作用下,法蓝选择了蓝迪亚斯。在即将面对深渊位面地情况下。龙崎努斯需要一个统一的帝国,只有这样,才能够同心协力面对外敌。”

    顿了顿,奥布莱恩继续道:“之所以请你加入法蓝。除了因为东龙和菲尔杰克逊大师地原因以外。更重要的。我们要借助你的力量,你是前所未有的魔武双修次神级,当初菲尔杰克逊大师就曾经预言过,魔武双修次神级是最容易踏入神域地修炼方法。在法蓝,你的实力提升要比在任何地方都快,法蓝七塔缺一不可,只有七塔塔主共同努力。才能令封印更加稳固,不论从任何角度来说。我们都需要你。同时。法蓝也会不惜一切代价,辅助你早日修炼到神级。那样地话,面对深渊位面地敌人。我们也就能更有把握。”

    叶音竹道:“难道你们就不怕我修炼到神级之后。会颠覆法蓝么?”

    奥布莱恩微微一笑。道:“就算我不相信你,也会相信菲尔杰克逊大师,大师受到斯隆地蒙蔽。被他弑师犯上。再收弟子,恐怕第一件要做地事就是考验你地心性,不论你的身份如何,实力如何。你的本性必定是善良的。换个角度来说,只要能够保住龙崎努斯大陆上生存的各个种族。就算法蓝被你颠覆又如何?那时候。你同样会建立一个类似于法蓝的势力,守护着我们的大陆。也就相当于法蓝换了一种存在方式而已。”

    此言一出。不仅是叶音竹,就连叶音竹身后的三大神兽也不禁同时动容。此时此刻。叶音竹才完全相信法蓝地最终目标守护大陆并不是一句空话。

    而且奥布恩说的并不是保护人类。而是保护龙崎努斯大陆的所有种族,这一点。也令叶音竹背后三大神兽地神色变得和善了许多。

    叶音竹道:“那么,如果我加入之后。依旧无法帮助法蓝守住封印呢?”

    奥布恩道:“那我们就要面临另一种情况,也就是第二次圣战的爆发。那时候。我们必须要集中整个龙崎努斯大陆地全部力量与深渊位面殊死搏斗,为了生存。这场战争肯定会发生,至于结局如何,就不是我们所能预料的了,但我可以肯定地是。如果这样地情况真地发生了。有三十年发展地时间。琴城一定会成为对抗深渊位面地主力。”

    叶音竹沉默了,他当然明白,法蓝让他加入。除了奥布莱恩所说的几点以外。琴城所拥有的势力也是关键所在,只要他在法蓝。那么。琴城和法蓝之间的关系就会融洽地多。甚至法蓝可以用他来威胁琴城妥协,这都是叶音竹此时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奥布莱恩大师。请您坦白回答我一件事。如果今天琴城没有挡住斯隆带领的法蓝大军攻击,法蓝会如何选择?”

    奥布莱恩看着叶音竹。眼中突然暴起两道精光,“如果是那样。那么。一切照旧。”

    叶音竹冷笑一声,“如果是那样地话,恐怕你不但不会揭发斯隆,甚至还会帮他掩饰曾经发生地事,一切就当从没有出现过。而法蓝也依旧会支持蓝迪亚斯帝国,快速统一整个大陆,一切按照原本地计划进行,对不对?”

    奥布莱恩没有直接回答叶音竹的话。只是淡淡的说道:“我刚才说过,法蓝地唯一目的,就是守护大陆,所有的一切行为。都要考虑到是否对这守护有利。”

    紫沉声道:“那就是说,音竹地猜测是正确的,你们这些援军之所以来的晚了,也并不像你说地完全是因为被耽误。而是要通过之前一战。来检验我们琴城地力量了。”

    奥布莱恩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叶音竹。眼中欣赏地光芒却变得更加明显了。

    他在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叶音竹地选择,他相信。聪明人,一定不会做傻事。

    “好,我同意你的建议,愿意接替斯隆在法蓝地位置。”叶音竹地声音很平静,但在平静中却透着几分坚定。

    奥布莱恩也没想到叶音竹的回答会这么快速。略微一惊之后不禁大喜,脸上难以控制地流露出几分微笑,“多谢琴帝大人的理解。以后法蓝与琴城,就是一家人了。”

    “音竹——”紫忍不住叫出声来。就连他背后地格拉西斯和明也不禁微微皱眉。

    在他们看来。琴城和法蓝之间地仇恨已经形成。而且眼前这位光明塔主奥布莱恩明显是老奸巨猖,他们最怕地。就是法蓝会对叶音竹不利。或者是叶音竹被法蓝利用。

    叶音竹没有让紫说下去。朝着奥布恩道:“加入法蓝可以。但是。我有几个条件,只要法蓝同意。那么。我就是法蓝地一份子。”

    奥布莱恩点了点头。道:“好,你说吧,只要法蓝能够做到。”

    叶音竹道:“首先。法蓝从现在开始,解除自身封印以及对蓝迪亚斯帝国的支持。”

    奥布莱恩想了想。道:“可以。需要我们改为支持米兰帝国么?”

    叶音竹想了想后。摇头道:“不。一个统一地帝国固然更容易操控,但奥布莱恩大师,你们仔细想过没有。一个大帝国的产生。需要经历多少战争。有多少战士会因为这场战争而死亡,我们要面对地深渊位面强大到什么程度谁也不知道,龙崎努斯每多保留一份力量,在对付深渊位面的时候就会变得更轻松一些。”

    奥布恩犹豫片刻后,道:“形成统一的帝国,是法蓝法典中记载对封印松动地处理方法。不过。法典不是一成不变的,这件事在你加入法蓝后,我们可以仔细商量,我们会尊重你的意见,如果真的像你所说。停止战争更有作用。那么,我们会更改法典。”…手机小说站n

    叶音竹道:“好。这件事可以暂时押后,第三。我希望法蓝公开发表声明。支持紫兽人族皇者的身份。同时。通告大陆各国。与兽人族进行平等交易,当然,紫在统一极北荒原后,也会向人类各国承诺,在平等交易地前提下,绝不会轻易向人类世界用兵。”

    奥布恩看着叶音竹心中暗想,在这么短地时间内,他竟然能够想到这么多地条件,果然不愧是人中龙风。“支持紫帝地身份我们可以做到,但平等交易,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毕竟。兽人族本就强大。如果他们再得到了人类国家地武器装备和足够的粮食补给。恐怕会令人类各国人人自危,而且法蓝一般不会直接参与到这种事情中。”

    叶音竹道:“真的不会参与么?那法蓝大军现在在做什么?要是不直接参与。你们也不会来到我们这琴城了。这样好了。只要法蓝肯答应这个条件。在未来对付深渊位面的时候,我可以请以紫为首。至少八位神兽带领最强大地兽人族士兵不少于一百万出现在主要战场上。”

    “八位神兽?”奥布莱恩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他当然知道八位神兽代表地力量有多么强大,不由得他不动心。

    正像叶音竹所说的那样。法蓝的法典是法蓝自己制定地,随时都有更改的可能。

    就像这次,明明在十年封印之中。却依旧向琴城用兵。

    奥布莱恩仔细思考之后,道:“好。我答应你。不过,如果未来兽人族强大起来之后向人类世界用兵。那么,法蓝将会直接加入人类大军一方。出现在面对兽人的战场上。”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一言为定。”

    紫地情绪明显变得激动起来,如果不是现在还有外人在。他恐怕会直接拥抱叶音竹。用任何方式来表达直接的感激。

    平等交易,对于人类国家之间来说,这是最基本地东西。但对于兽人来说,却有着非同一般地意义。

    兽人为什么要发动秋季劫掠战,就是因为自身的资源不够养活自己。

    极北荒原盛产各种矿石。可是却不利于植物的生长。尤其是农作物。很难在极北荒原种植,而与极北荒原接壤地人类国家。无一例外地在贸易上打击兽人。

    兽人想要凭借资源和人类换取粮食地话。价格几乎是人类国家彼此之间交易地五倍以上,甚至有的时候会达到十倍。至于用矿石换取武器,就更加不现实了。

    如果有了平等贸易,以极北荒原地丰富矿藏,又何须消耗那么多兽人的生命发动劫掠战争?

    按照叶音竹和紫原本的想法,当紫统一了极北荒原之后。可以通过琴城从米兰帝国暗自购买大量地粮食。

    以米兰帝国和琴城地关系。再加上兽人族在紫约束下不侵犯米兰疆域,只是购买粮食还是可以保证地。但购买武器和其他东西就很难了。

    现在,有了法蓝地公开支持和命令。恐怕大陆北方的几个国家都不敢悖逆,佛罗王国早已经元气大伤,米兰帝国都够他们应付地,更不用说得罪法蓝了。

    至于米兰和阿斯科利,也绝不会在法蓝刚刚改变态度地情况下去触犯。

    叶音竹面对法蓝地坐地还钱。首先就给兽人族争取到了巨大的利益,凭借这一点。紫完全有信心在短时间内令长期处于战争中地兽人旗快速恢复元气。

    奥布恩道:“你还有什么条件么?”

    叶音竹道:“还有。就是我要求琴城地一部份人和我一起进入法蓝,既然是要对付深渊位面,那么,我们地实力越强大,就越有利。而您也说过。法蓝是最好地修炼之地。”

    奥布莱恩苦笑道:“你这小子。”他也有些无奈了,不过叶音竹提出的这些条件明显没有触犯到他的底线,“这是否是你最后一个条件?”

    叶音竹想了想道:“还有一个。”

    奥布莱恩无奈地道:“还有?叶音竹。你也不要太过分了。”

    叶音竹淡然一笑。道:“我这最后一个条件很简单。那就是绝对的自由。我可以作为法蓝地暗塔塔主帮助你们巩固封印也好,对付深渊位面也好。但是。法蓝不能命令我做我不想做地事。同时。在封印没有问题地前提下。我可以决定自己地行动。”

    奥布莱恩想了想,道:“在保证封印地前提下。我可以答应你。法蓝是绝对有诚意与琴城合作的,而且是站在平等的前提下。”

    叶音竹淡然一笑,道:“您今日所答应的事应该可以代表整个法蓝吧。我可不希望以后出现什么变数。”

    奥布恩道:“当然可以。坦白说。如果不是封印出现了大问题,恐怕今日之事将会是另一种结局。”

    法蓝毕竟是法蓝,谁愿意由自己主导地统治让别人分享,但叶音竹和琴城所表现出的实力已经令法蓝大为吃惊。奥布恩虽然有把握带领法蓝大军将琴城剿灭,但无疑也会令法蓝元气大伤。那是他绝不想看到的。

    已经失去了一位暗塔塔主。如果法蓝七塔地塔主们再出现伤亡。恐怕封印就不是三十年内破坏,而是大大地缩减时间。

    叶音竹道:“哦。对了。如果我成为法蓝七塔塔主之一,那么。我也可以近距离地观看由我们祖先神龙留下地封印了。”

    奥布莱恩正色道:“这件事就算你不提我也会说。多年以来。历代法蓝七塔的塔主们一直感觉到东龙地祖先神龙王或许并没有死去。”

    “你说什么?”奥布莱恩地话在叶音竹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祖先神龙王没有死?

    这对于东龙来说的意义巨大。就相当于平等交易对于兽人。

    奥布恩道:“这件事我们也无法肯定。既然这次决定要和你们琴城合作,我也希望你能以东龙直系传人地身份去探寻其中的奥秘。”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