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苏拉,还记得它们么?(中)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音竹要的,就是他这一句话,追问道:“这么说,只同意嫁给我,陛下就绝不会阻拦了。”

    马西莫微笑道:“当然,当着蓝迪亚斯帝国臣民们,朕宣布,只要凤凰同意,朕就将她嫁你为妻。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的凤凰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动的。作为唯一的冠军,你有向她展示才艺和送上礼物的权力。我期待着你能成功。”

    苏拉的冷漠马西莫可是认识太深了,所以他才不敢在叶音竹面前把话说满。他已经想好了,如果女儿同意嫁给叶音竹当然一切完美,如果她不同意的话,索性连表面的形式都不要了。这个青年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直接就让克蕾娜以公主的身份嫁给他。

    从克雷斯波和克鲁兹那里,马西莫已经知道了克蕾娜和叶音竹关系亲密的事,这令他大为满意。有了克蕾娜做保障,再加上权势和财富的诱惑,他相信没有人能比自己给叶音竹的待遇更加优厚。

    “多谢陛下。”叶音绣再次向马西莫躬身行礼。

    在他身边的克蕾娜心中不知为什么多出了几分酸楚,自从她认识叶音绣以来,从未见过叶音竹像现在这样如此谦逊多礼。就为了鸾凤公主是帝王之女么?就为了荣华富贵么?原来,他依旧不能免俗。

    “陛下,鸾凤公主她……”叶音竹施礼过后。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向马西莫询问。

    马西莫自然明白他的样子,看到叶音竹眼中地焦急他反而大为高兴。看来。这个荣辱不惊地年轻人依旧有他地弱点。只要有弱点就好。

    “来人。请凤凰。”

    一旁地克雷斯波高声喝道:“有凤来仪。”

    不知从何处传来悠扬的乐曲。远处,一片粉红色的云雾飘然而至,离得近了。人们才看到。那并不是什么雾气。而是不知有多少花瓣组成地花雨。

    红、粉、白三色花瓣在微风地吹拂下从天而降。在花雨地映衬下。一座金灿灿地高台平地而起。台高达三十米,上垂白色纱幔。隐约间,能够看到在那台上端坐一宫装女子。虽然有纱幔阻隔看不到容貌。但那若隐若现地感觉却更容易引人遐思。

    别人或许看不到。但那纱幔却无法阻隔叶音竹。当他派出一个灵魂悄然进入纱幔之内,看清那女子地容颜时。叶音竹整个人都呆住了。

    是她,真的是她。不是她,因为眼前地她更加风华绝世。

    苏拉静静的坐在那里,双眼微红。眼角处还带着水晶一般地泪珠。暗蓝色地长发挽起,倾国倾城地容满绝无半点瑕疵。淡金色的宫装穿在她身上。更衬托那高贵优雅。

    光明圣女玛丽娜已经是绝色中地绝色。但如果此时她站在苏拉身边,却只能是陪衬而已。

    苏拉的美,是超凡脱俗地美。如果不是她眼角的泪珠带着几分尘世间才有的伤感,那么,恐怕任何人都会以为她是从天而降。

    收回灵魂。叶音绣最后地一点担心也已烟消云散。只要这鸾凤公主就是苏拉,其他地一切对他来说都不算问题。

    “叶苏。叶苏,……”克蕾娜轻唤叶音竹。心中暗想。还没看到本人就已经呆了么?难道自己就不是美女。可他就算是第一次见到玛丽娜姐姐的时候,也没像现在这样。

    不过,克蕾娜也从叶音竹眼中发现了一些不同。他地眼神虽然痴迷,但却依旧清澈。眼底深处只有无尽地深情,那痴痴地目光不知道为什么令克蕾娜心中有些揪紧,她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希望那目光是看向自己的。

    克蕾娜连续叫了几声,叶音竹才回醒过来。有些疑惑的看向她。

    克蕾娜低声问道:“你能看清楚里面地样子么?不过。这花雨真的好漂亮啊!”

    大部分人都像之前的叶音竹一样,抬头看着那金色地高台,当然。他们可没有叶音竹那能够看清里面地能力。但每个人都在想着。蓝迪亚斯第一美女,究竟美到了什么程度?当然,那些曾经见过苏拉冰冷死寂眼神的大臣们除外。

    金色高台紧邻这武比平台,马西莫挥了挥手,众人为叶音竹让开一条通路。

    马西莫微微一笑。道:“叶苏,你是先向凤凰展示一下你地才艺

    叶音竹眼中只有那高台中地人儿,闻言答道:“同时吧。”

    抬起手,须弥神戒亮起,掌心中多了一团淡紫色的璀璨星光。

    马西莫呆住了,他身边的每一个人也都逮住了,出现在叶音竹手中的,只是一个盒子,巴掌大小的盒子。但那盒子确实用金雕琢而成。盒子上清晰地雕这两个字,叶苏。

    谁能想到,眼前这连柄魔法杖都没有的青年,竟然能够拿出一个金制作地盒子,那是怎样的奢侈?盒子尚且如此,那这盒子中东西更会珍贵到什么地步?

    马西莫手中一凉,已经多了那块金,叶音竹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麻烦陛下,将这礼物送给公主殿下。”

    马西莫突然发现,眼前这个青年似乎更加看不透了,随手拿金送人,他真地缺少财富么?金实在太珍贵,他交给身边的克鲁兹,由这位元帅大人亲自送上去。

    叶音竹在金出手之后,似乎就已不再关心,顺着众人让开的通路缓缓上前,一直来到那金色高台之下,仰头望向高台,“公主殿下,我愿为你歌一曲,愿求凤凰倾耳听。”

    听到叶音竹又要献歌,众人顿时有些吃惊地后退一步,他们可都知道,叶音竹地歌当精神魔法用,连光明圣女都击败了。

    “叶苏,歌就算了吧……”马西莫忍不住道。

    叶音竹摇了摇头,原地坐下,“陛下放心,我不会注入任何魔法力。”

    光芒一闪,叶音竹双膝上已经多了一张栗壳色漆,大小蛇腹间牛毛与小冰裂断纹的古琴,古琴一出,叶音竹地气质再次一变,仿佛钟灵天下之秀,优雅高贵在举手投足之间展现,即使是光明圣女玛丽娜也不禁被他地优雅所感染。

    “朝阳既升,巢凤有声。朱丝一奏,天下文明。此琴名曰:鸣凤,叶苏借凤求凰之意,愿为公主殿下所奏。”

    当第一声琴弦嗡鸣之时,台上数人的脸色同时一变。

    光明圣女玛丽娜从那琴声之中,突然想到了他的身份。而马西莫大帝心中也隐约有些不安,两个字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联系到女儿曾经求情地话语,他的心不禁沉了下来。但是,当这第一声琴音响起地时候,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他继续下去。

    没错,叶音竹不会向苏拉使用一点魔法,但是,那第一声琴音却已经震慑住了平台上所有人,混合了灵魂气息的琴音,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算是玛丽娜也无法免疫,更遑论其他人了。

    也正是在这第一声琴音响起地时候,那金雕琢而成的盒子被克鲁兹隔着纱幔递到苏拉手上。

    没有外人的注视,那双绝世美眸已经不需要冰冷来掩盖它本来的容光,金入手,浓郁的元素能量刺激着她的手掌,奇异的感觉从内心深处泛起。

    琴音已响,苏拉却有些没有涌起去打开那个金制作的盒子,只是紧紧的握在手里。

    鸣凤的音律清脆悠扬,可此时那清脆之音演奏出的乐曲却是那么悲伤苍凉,它似乎在诉说着,诉说着爱人远离的痛苦,诉说着无尽的相思之苦。

    但闻琴声,时而如松涛怒号,时而如杜鹃悲啼,缭绕空际盘旋不散,穷琴之妙谪。

    前奏尽,歌声起,那歌与琴竟是如此和谐。却也将令那伤感更增。

    “哪一个人,

    哪一双眼,

    不需要爱人的安慰。

    哪一颗心,

    哪一份情,

    不想要牵手到明天。

    情若是花开花谢,

    爱终究沧海桑田,

    别问我该如何,

    才会到永远。

    看世间缘起缘灭,

    莫笑我无怨无悔,

    谁又懂怎样爱,

    才是真永远。

    我看不见,

    我听不见,

    天长地久的诺言。

    我只看见,

    我只听见,

    曾经拥有的缠绵。”

    悲伤的歌声因哽咽而沙哑,叶音竹的眼前同样朦胧,以往的一幕幕,宛如重新来过一般,就在这琴与歌之间从眼前飘过。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