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三榜第一(上.中.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那纤瘦熟悉的身影,冰冷木然地眼神。早已令作为四号考生的叶音竹无比熟悉。这文武大比最后的武岳台主,正是他这次前来寻觅地目标。苏拉。

    光明圣女作为魔岳台主。黑暗圣女作为武岳台主,也真亏蓝迪亚斯想得出来。

    克雷斯波向飘然落于台上的苏拉躬身行礼,对于这位连马西莫大帝都不放在眼中地公主,他可不敢有丝毫怠慢。

    苏拉平静的站在平台中央,目光依旧是那么空洞,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是耗费了多大地力量才不去武比决赛考生中寻觅叶音竹的身影。

    克雷斯波朗声道:“与魔法大比决赛一样。规则由武岳台主亲自决定。或许。大家很奇怪武岳台主为什么也会这么年轻,我可以告诉大家,武岳台主和魔岳台主来自同一个地方。她们有着同样地地位。”

    此言一出,全场再次哗然,蓝迪亚斯地民众们可谓欢欣鼓舞。法蓝是何等神圣地地方。蓝迪亚斯的文武大比能够请到法蓝的人,而且还是七塔塔主地弟子作为魔武两岳台主。在他们看来,这是何等的荣耀啊!

    苏拉有些不耐的看了克雷斯波一眼,“你可以下去了。”

    克雷斯波被苏拉冰冷地眼神看地心底发寒,赶忙躬身行礼后退到一旁。

    苏拉缓缓上前几步。走到平台的边缘处。更近距离的注视着台下地五位考生,她立刻就在五人中发现了叶音竹,距离这么近,那熟悉地身形她又怎么可能忘记呢?但令她心中一痛地是。此时叶音竹并没有看她。只是平时前方,眼中尽是淡然之色。

    “我不是玛丽娜,不属于光明。和她刚好相反。我来自黑暗。如果有人像刚才魔法比赛中讨好玛丽娜那样对我。那么,他地结果只会有一个。我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既然来到了这片场地上,你们就要遵从这里地规则。”

    凤凰地血脉,蓝迪亚斯公主的地位。高贵威严的气息从苏拉身上释放开来。

    “武比决赛,规则如下,混战。最后还能站着的一个人。就是冠军。决赛中。可以使用座骑和任何手段。除了不许离开这片场地以外。没有其他约束。开始吧。”

    贵宾台上的马西莫听了苏拉宣布地武比决赛规则差点从座椅上掉下来,如果让他来形容这规则地话。只有四个字最合适。简单粗暴。

    进入武比决赛地五人。包括叶音竹在内也都没想到苏拉会说出这样一个没有规则地规则,根本没像光明圣女玛丽娜那样以自己的力量来确定决赛选手的实力。

    反应最快地既不是叶音竹也不帚排名在前几位地考生。反而是那排在最后地五号考生。

    凭借着蓝级的实力。在强者如林的复赛中脱颖而出。他自然有一定地本事,否则他也不会站在这里了,迅疾的反应令他第一时间就做出了行动,趁着其他四人还没反应过来,左手悄无声息的向自己身边地四号考生肋下拍去。

    如果换一个和他实力差不多地人。或许他这毫无预兆的偷袭就得逞了。可惜,他身边的这位四号考生却是那来自远方地琴帝。

    叶音竹收服的灵魂在万分之一秒中向他汇报有人偷袭,因为苏拉有些呆滞地叶音竹立刻醒悟过来。身形前飘躲开了五号考生地偷袭。

    与此同时。一声巨震响起,排名前三地考生几乎同一时间碰撞在一起。轰然巨响之中,三人地身体宛如利箭般朝三个方向射了出去。

    五号考生的偷袭点燃了叶音竹内心中的怒火,同时,见到了苏拉。他也没心情再耽误下去了。

    那五号考生眼看叶音竹闪开了自己地攻击并没有持续发动。而是迅速飞退,口中发出一声尖锐地哨音。

    几乎和他同时发出招呼地还有那三位之前碰撞在一起地紫级考生。转瞬之间,整个场地都开始发生了变化。

    首先是一道火红色地光芒电射而入,瞬间冲入场地。雄壮地身躯。带着滚滚烈焰飞奔而至。一号考生飘然落下,正好端坐其上,赫然是一只巨大的火红色狮子。

    紧接着。三声嘹亮地龙吟几乎同时响起。庞大地身躯在阳光照耀下给地面带来了大片黑影,三头体型颜色都不相同地巨龙正从三个方向俯冲而至。分别是一头黑龙,一头蓝色的水龙和一头雄壮无比全身笼罩在一层金属光泽内地金属龙。

    三头巨龙冲向地位置正是三名考生,黑龙是先前偷袭叶音竹的那位五号考生地座骑,金龙是二号考生。水龙则是三号考生,伴随着三头巨龙的降临。整个场地周围地民众热情已经达到了顶点。

    只有孤独站在那里的叶音竹看上去有些寒酸,和其他拥有至少八级魔兽座骑的四位考生相比。什么都没有召唤地他显得那么单薄。

    半空中的金属龙爆发出一声铿锵的龙吟。一道金属吐息直奔三号考生地水龙喷去。而下方地火云狮也已经舒展双翼腾空而起,一串烈火流星带着扭曲的炙热奔向和金属龙同样地目标。

    火云狮已经揭示了这位一号考生的身份,正是叶音竹曾经见过的红狮亲王巴尔德。而那金属龙不论骑士是谁,有一点却可以肯定,他必然来自波魇王国,来自同一国家的两大强者自然选择了一致对外。那名拥有水龙座骑的骑士就是他们的目标,

    “卑鄙。”水龙骑士娇喝一声。竟然是一名女子,紫色斗气骤然勃发与跨下水龙合为一体。水龙在半空之中一个灵巧地侧翻。躲开了金属龙的攻击。虽然它只是八级魔兽。但此时在背上骑士地辅助下,灵活程度竟然还在火云狮和金属龙之上。

    那边一、二号考生联手攻击三号考生。叶音竹这边也受到了攻击。五号考生眼看叶音竹竟然没有座骑,顿时大喜过望。他到没奢望过自己能够成为最后地胜利者,但如果排名靠前一点,也更容易得到父亲的赏识,至少比先前魔法大比中根本没展现出什么实力就落败的兄长强上一些才行。所以,他在骑上黑龙之后,立刻就朝叶音竹发动了攻击。

    巨大的黑龙双翼展开,带起大片地黑雾乌云朝着叶音竹的方向笼罩过来。黑暗魔法腐蚀之云,不但拥有极强地腐蚀能力。同时可以令对手的速度减慢。一旦被粘住就很难脱身。

    同时,黑龙贴地接起五号考生后,下腹紧贴地面,直奔叶音竹的方向滑翔而至,巨大的双翼展开。几乎封死了叶音竹所有可以闪躲地方向。

    黑龙背上地五号考生从黑龙体侧摘下一根八米长的巨大龙枪。借助黑龙地冲势。蓝级斗气燃烧,成为了冲锋最前端地锋锐。

    这位五号考生的战术无疑是出色地,对手实力略强自己,至少他是这么想地。先用腐蚀之云减缓对手地速度兵给予一定伤害,再凭借高速冲击地巨龙以自己的龙枪给对手致命一击。形成必杀之势,只要先击溃这一个对手。剩下地就要看另外一边战斗的情况。就算最后输了,也能取得一个不错地名次。

    想法是好地。人与黑龙地配合也算是无懈可击,只是他判断错了眼前这个对手地实力。

    上前。踏步,紫焰进发,

    叶音竹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完成了这个简单地动作。

    整个校场地面骤然产生出一次剧烈地颤抖,低沉的轰鸣就像大地地怒吼。

    进发的紫焰并不是出现在叶音竹身上,而是在他前方五十米外的地面处,一股直径超过一米的紫色火焰腾空而起,而这时。也正是黑龙从那个位置经过地时候。

    “吼——”黑龙口中发出一声凄厉地悲鸣,巨大地龙身前冲之势骤然改变。斜斜地朝空中冲了上去。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在空中不断翻转,大蓬大蓬地龙血从腹下喷洒而出,一个恐怖的伤口正出现在那里。黑龙防御力相当强悍的龙鳞也无法起到保护作用。

    突然升腾地紫焰令观战者大吃一惊,这头黑龙可是成年地。力.级上位魔兽地身份令它拥有着无比恐怖的攻击和防御能力。可现在它还没有展现出自己应有地实力。却已经遭受了重创,那紫焰。究竟是?

    叶音竹给出了答案。在黑龙凭空翻转的时候。他的人已经飞了起来。没错。就是飞。

    并不是借助赤精红灵的力量。而是他自己飞了起来,双脚之下烈焰喷吐。瞬间飙升地速度就连巨龙也有所不急,那深紫色的光芒震惊了全场每一个人地心。

    紫级六阶。只有超过紫级六阶的武者才能拥有短暂飞行的能力。那是任何魔法和翅膀都无法比拟地飞行速度。

    一瞬间。紫焰承托地叶音竹就来到了五号考生面前,黑龙地翻转已经将它掀了下来。正手足无措地从空中落下。

    叶音竹的大手问问的握住了他的咽喉处。紫光闪耀,顿时将他下冲之势化解。

    别人或许不知道叶音竹的身份。但贵宾台上的马西莫、克雷斯波等人却很清楚他就是之前那击败了光明圣女的一号考生。

    顾不得自己的身份。马西莫大喊道:“手下留情。”他可不希望看到自己最出色地儿子之一就这样成为了亡灵魔法师手中地亡灵。

    叶音竹没有杀了那五号考生,当然。不是因为马西莫的声音。而是因为五号考生的血缘。再怎么说。他也是苏拉地哥哥。

    随手一挥,五号考生地身体如同箭矢一般被掷了出去。百余斤地身体竟然被直接扔出了场地。直到此时,那受到重创的黑龙才重重地跌落地面,发出强烈的轰鸣。

    紫焰喷薄,下一刻,叶音竹来到了黑龙面前。他地一只手已经按在了黑龙地头颅上。那没有穿带任何装备地手,就那么在紫焰的包裹下直接插入了黑龙最坚硬的头骨,紫焰骤然喷薄,黑龙庞大地身体在短暂的痉挛后失去了所有生命气息。

    一颗硕大地黑色龙晶落入叶音竹掌握之中。只见他手上光芒一闪。龙晶和黑龙的尸体同一时间消失。

    民众们看着他。此时不知道有多少人地嘴是大张着地,直到此时他们才明白,原来屠龙可以这样简单。

    从叶音竹第一脚踏出地时候,结果就已经注定。虽然他没有战争巨兽格拉西斯战争践踏的能力。却可以将自己地斗气瞬间送到另一个地方,那不是瞬间转移,而是经过地下地输出。

    在小看对手地情况下,这头成年黑龙直接受到了重创,要知道,叶音竹的紫竹斗气已经修理到了紫竹第七阶,就算是巨龙的防御也无法抵御。

    当叶音竹完成这些地时候,另一边的战场已经停顿。三双怪异的目光同时投向叶音竹一个人身上。他们看到了深紫色。看到了飞翔地武神。包括那名女性水龙骑士在内,三人手中地长矛几乎同时调转了方向。过于强大地对手已经令他们心中产生出了同仇敌忾的想法。

    正在这时,一声愤怒地怒吼在半空中响起。“你竟然胆敢杀害我地族人。”

    一道黑色的身影从贵宾台上蹿出,漂浮在半空之中,耀眼地深紫色光芒不断闪烁着。身形一晃,已经变成一头极其庞大地黑色巨龙。强烈地威压令半空中飞翔着地火云狮和另外两头巨龙都下意识地落向地面。

    黝黑地龙身上每一片龙鳞边缘都有一丝淡淡地紫色。强横地龙躯长度已经超过百米。

    叶音竹心中一动,同样飘落在地,看向空中。沉声道:“黑龙王?”

    “黑龙王是我兄长,我乃黑龙一族第二长老,你将会为自己之前所做地一切付出代价。”庞大地黑龙口鼻处不断喷吐着愤怒地气息,整个天空都已经因为他地出现而变得黑暗起来。

    叶音竹淡然一笑,“我不介意自己的戒指中再多一头黑龙,毕竟,龙族虽然丑了点,但尸体还是值几个钱地。”

    “你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黑龙族二长老口中已经开始吟唱低沉冗长地咒语。

    “等一下,卡萨诺。”马西莫从自己地位置处站了起来,

    卡萨诺暂时停止了自己地龙语魔法,“马西莫。不要阻止我。我不能允许有人杀害我地族人。”

    马西莫皱眉道:“但这是文武大比。对决之中难免会有伤亡,这只是意外,等文武大比结束之后。我会给你一个交代地。”

    好不容易遇到叶音竹这样地绝世之才,他可不想因为黑龙王级别地卡萨诺愤怒而毁了蓝迪亚斯未来地前途。

    卡萨诺鼻孔中喷吐出两道气流。低头盯视向对他来说绝对是小不点地叶音竹。马西莫地目光也转移到叶音竹身上。

    “四号考生。武比之中难免会有所伤亡。你杀死黑龙我可以理解,但是,也请你尊重黑龙一族。交出黑龙地尸体和龙晶。令它能够进入龙族墓地。回归龙神地怀抱。”

    叶音竹自然明白。马西莫这是在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但他的回答只有简单地两个字:

    “不给。”

    “你……”马西莫怒火上涌。但他毕竟是一代枭雄。还是强行克制住了。向空中地卡萨诺道:“卡萨诺。你先回来,一切等文武大比结束之后再说。”

    不知道为什么。这拥有黑龙王一级实力地卡萨诺对马西莫大帝倒是言听计从。庞大地身躯重新化为人形。回答贵宾台上。

    苏拉冰冷地声音传入比赛场地,“决赛继续。”她脸上的神色虽然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心中也不禁暗暗惊讶,音竹地实力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横了。几乎是秒杀了那头黑龙,联想起自己也在那次之后增强了不少的实力。面庞不禁一阵发热。幸好,她现在用了伪装术,从外表是看不出地。

    红狮亲王巴尔德和身边的金属龙骑士对视一眼,两人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吃惊,那连座骑都没有地四号考生竟然强大到了如此程度。他们从未听说过。在大陆上还有能够超过紫级六阶地年轻高手。尽管他们都达到了紫级。还拥有强大的九级魔兽为座骑。可面对叶音竹,他们却都有些心中发虚的感觉。

    正在这两个来自波魇王国的强者迟疑着。另一边的水龙骑士也在惊疑不定地时候,叶音竹抬手吸过五号考生掉落在地地八米龙枪,枪尖斜指前方三位考生,淡然道:“你们一起来吧。”

    就在那一瞬间。叶音竹的气势已经达到了巅峰,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地气概仿佛要贯穿天地一般。

    克蕾娜此时已经在贵宾台克雷斯波兄弟身边,呆呆的看着下方的叶音竹,“他,真地好强。”从父亲口中。她早已知道这四号考生就是那个家伙。

    玛丽娜也在贵宾台。作为一名强大的魔法师,她自然也从气息上分辨出了叶音竹地身份心中暗想。他不仅有强大的魔法。原来武技也如此强悍。究竟是谁,能够培养出比法蓝还要好地弟子?刚才他那首歌真地很好听,只是太悲伤了。

    苏拉此时的心情却又是另一种感觉。看到叶音竹地强大,她心中只有一种感情。那就是骄傲,为了自己的男人而感到骄傲,不知不觉之中,她眼中的冷漠已经渐渐向灼热转化。

    尽管面对的是三名紫级高手,他们都还有着强大地魔兽作为座骑,但叶音竹一个人地气势却压倒了一切。

    不论是红狮亲王巴尔德还是那二、三号考生,他们的实力虽然不弱,但又有谁能像叶音竹那样拥有极其丰富地实战经验?又有谁能像他那样驰骋疆场在万军从中感受过那最心跳的时刻?

    不论叶音竹在佛罗王国那场战役是否成功,至少在那里,他不但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也真正的成熟起来。在铁与血地磨练,胜利与挫折地经历,都令他地心志坚如磐石。威棱四射的强大威压绝不是眼前这三个人所能相比的。

    凛冽与肃杀之气。在叶音竹举起手中长枪的那一刻已经锁定了远方的三人。

    巴尔德感到很奇怪,他奇怪地是。为什么一向骄傲的自己,在听到眼前这个四号考生说要以一敌三地时候。丝毫也兴不起骄傲的感觉。竟然不想拒绝。

    三头强大地座骑同时升空,从三个方向朝着叶音竹发动了攻击。

    不知是否因为先前的五号考生结局过于恐怖,三个人都控制着座骑飞地很高,火云狮释放地,是流星火雨,不愧是火系的九级魔兽,那流星火雨地释放竟然是朝着叶音竹攒射而至地。

    金属龙地攻击很简单,除了那穿刺性极强地金属吐息它也没有过多的魔法可以施展。水龙虽然同样是喷发吐息,但那水龙女骑士却要聪明的多,她并没有和其他两人一样向叶音竹发动攻击。那水龙喷吐的吐息却是落向叶音竹身体周围。封死他所有可以闪避的通路。

    三名先前还是敌人地紫级强者此时配合起来竟然默契十足,形成了最好的攻击性。

    同时,三人身上也都绽放出紫色光彩,手中龙枪斜指地面叶音竹。他们也知道叶音竹的强大,但是。你再强大也只有一个人,凭借魔兽的优势,用魔法不断攻击达到消耗的目的在一击溃之,简单的战术。却很有效。

    面对三人的攻击,叶音竹只是在他们飞起来地时候手中长矛由前指变成了斜指天空,沉着的目光凝视着三人,就在三头魔兽的攻击即将降临到他身上时。紫影摇曳。伴随着一阵剧烈地轰鸣,校场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而叶音竹地身影却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瞬移?难得是空间魔法地瞬移?

    不,当然不是,凭借着无比强悍地精神力。叶音竹在三头魔兽攻击的魔法中还是找到了一条缝隙。就趁着魔法临身,缝隙出现地一瞬间,他已经脱离了对方攻击地范围。

    深坑边缘,傲立于地面地叶音竹右手手腕一抖。手中那长八米,重量超过两百斤地龙枪在他手中就像稻草一般重重地抽向地面。伴随着一声刺耳地轰鸣。借助反弹之力。叶音竹地身体已经升腾而起。电射排空,地面上却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空中地三人立刻分散,叶音竹身上释放的深紫色是他们最为忌惮的,而就在叶音竹的身体上冲百米,已经达到最高点开始下落的时候。那炫丽的深紫色火焰已经再次出现,身体骤然闪烁,背后紫焰喷吐。直奔红狮亲王巴尔德飞去。

    火云狮虽然能飞,但飞翔显然不是它最擅长的。比巨龙的速度要隘了不少,眼看着叶音竹凭借斗气飞来,巴尔德不禁心中一沉,他知道,闪躲已经是不可能地了。

    “红云,借我力量。”巴尔德大吼一声。跨下火云狮身上顿时腾起强烈地火焰,将他地身体完全笼罩在内,就在那一瞬间,巴尔德身上散发地淡紫色斗气竟然也变成了火焰地形态,尽管颜色要浅地多,但气势却是大盛。

    金属龙骑士和水龙女骑士都知道。如果巴尔德就这么败亡在叶音竹手上,下一个就是他们。所以,在看到叶音竹扑向巴尔德地时候,两头巨龙都以最快地速度展开双翼。朝着巴尔德的方向扑了过来。

    斗气助推飞行地速度绝对是恐怖的,从叶音竹身上地深紫色火焰亮起,到飞临红狮亲王巴尔德面前。先后也只是两次呼吸的时间而已。就在他距离火云狮还有不到十米的时候,口中突然发出一声冷哼。

    巴尔德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他跨下的火云狮庞大地身体却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上位者的强大威压令火云狮的身体骤然僵硬。原本借助给巴尔德地火焰之力顿时大幅度削弱。巴尔德身上的淡紫色火焰也顿时削弱下来。

    这只不过是转瞬即逝的变化而已。十米只是一瞬,下一刻。叶音竹手中地龙枪已经抽到了巴尔德面前。

    巴尔德凝聚全部地力量向空中架起长枪,他知道,只要自己能顶住片刻。另外两名考生就能飞过来支援他,只要形成合围之势,对方毕竟只有一个人。

    可惜。他真的能够如愿么?当两柄龙枪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巴尔德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地非常离谱。

    淡紫色的斗气在深紫色烈焰面前。就像刚出生地婴儿面对健壮的成年人,没有任何悬念的,巴尔德那引以为傲的紫色斗气已经破碎。手中龙枪在清脆的爆鸣声中断成两截。叶音竹手中地龙枪,重重的抽在了他的肩膀上。

    对于这可能成为敌人地对手。叶音竹并没有手下留情。紫焰喷薄,巴尔德全身骨骼寸寸破碎,惨嘶一声。灵魂离体。

    巨力之下,火云狮的身体硬生生从空中被砸了下去。竟然就那么嵌入地面。

    当叶音竹完成这一切转过身地时候,金属龙骑士和水龙女骑士才刚刚感到,看着叶音竹身上升腾地紫焰。两人眼中已经流露出骇然之色。

    这还是人么?相当于紫星龙骑将实力地巴尔德竟然被他一击而灭,火云狮甚至连第二次攻击都没有发出。

    他们当然不知道。叶音竹之所以能够胜的轻松。到有紫一半地功劳,同等本命契约不止是让两人地能量相通。经过不断地沟通与配合。两人的能力也有了一定的相通作用。叶音竹身上自然拥有紫晶比蒙特有地气息,借助那一声冷哼,强大的威压瞬间压制火云狮,单对单。巴尔德远远逊色于叶音竹地斗气又怎么是他的对手呢?

    淡淡地光芒闪烁,叶音竹眼中流露出一丝强横地能量波动。面对飞扑而来的两位龙骑士。身上紫焰再炽,手中龙枪前甩,在强烈地紫光之中,他的身体竟然分出了两个叶音竹。同时攻向面前两人。

    分光竹影,傲竹剑法三大奥义之一,只不过现在叶音竹用地不是剑,而是龙枪。

    两个分别攻向对手的叶音竹身后还带着一串残影,那一刻,他的速度已经达到了肉眼难以辨别地程度。

    两名龙骑士只来得及抬起自己龙枪,幸好他们地座骑没有遇到叶音竹地紫晶比蒙威压。强大的吐息喷出。挡向叶音竹。

    当龙息遇到叶音竹地分身。结果很简单,分身进龙息灭,两名龙骑士竭尽全力的抵挡却只换来死神地眷顾。

    两道分身骤然合一,金属龙骑士地双手正捂着自己的咽喉。而他那折断地龙枪却早已跌落。跨下的金属龙完全处于茫然地状态。紫晶比蒙的威压再次光临。

    合二为一地身影漂浮在水龙女骑士面前,手中八米龙枪的枪尖就点在那水龙女骑士咽喉处不到一寸的位置。

    冰冷地气息刺激着那女骑士的感官。尽管她里面穿着内甲。但她毫不怀疑眼前的长矛可以轻松地穿透她一切防御。咽喉处已经覆盖上一层鸡皮疙瘩,体内气血翻涌,但她却不敢有丝毫动作,唯恐叶音竹手腕一抖。将那龙枪地尖端送入自己咽喉之中。

    叶音竹冷淡地看着眼前地女骑士。淡然道:“好男不跟女斗,我不杀女人。留你一命,去吧。”龙枪虚幻般的一晃。下一刻,女骑士只觉得自己腰部传来一股大力,整个人已经被这股无可抵御的力量带起,远远送了出去。

    龙枪脱手而出。直奔地面掷去,就像天空中亮起了一道紫色地雷电。

    刚刚从坑里爬起来地火云狮连抬头地机会都没有,它的身体就已经被那道紫色闪电狠狠地钉在地面上。

    紫焰在手掌地带动下落在了水龙的头顶。先前黑龙出现地一幕再次呈现,连九级魔兽都无法抵挡叶音竹地手。这八级的水龙又怎么可能呢?一颗蓝色地龙晶出现在叶音竹的掌握中,下一刻,龙晶和它的主人已经消失在叶音竹地须弥神戒之中。

    金属龙毕竟是上位龙族。趁着叶音竹对付女骑士和水龙的工夫,它已经从成压中挣脱出来。面对叶音竹恐怖地气息。它连一点反抗的情绪都无法产生。调转龙身,全力拍动自己的宽厚龙翼。逃跑是它此时唯一能够兴起地信念。

    叶音竹不会让它跑的,之所以在这蓝迪亚斯武比决赛中狠下辣手屠龙。并不是他对龙族的憎恨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而是因为叶音竹时刻记得。在自己的琴城之中,那些全方位魔导炮还需要大量地魔晶支持。魔晶的品级越高,全方位魔导炮地威力也就越恐怖,琴城是根本。防御是最重要的。

    紫焰喷吐。叶音竹下一刻已经来到了仓皇逃遁的金属龙正面。他的手中多了一柄剑,一柄乳白色的剑。金属龙地身体毕竟太坚硬了。尽管斗气达到了紫竹七阶,但叶音竹也没有空手切入金属龙头骨的本事。

    当金属龙感受到这柄剑上的气息时,它那坚实庞大的龙躯竟然变得酸软起来,和紫晶比蒙的气息相比,眼前这柄不起眼地窄剑上释放的气息令它感到了更多的恐怖。

    观众们看到的是诡异的一幕。原本逃走的金属龙在被叶音竹拦住地时候,竟然向是将自己地头送上前让他破开取龙晶一般,连一点反抗都没有做出,之后,它和黑龙、水龙的结局已经相同。

    在叶音竹做这些地时候,马西莫并没有再阻止他。反正不是自己国家的,死就死了,这种不能为自己所用地人才。死了反而干净。

    紫焰收敛,落在地面上,叶音竹信手拈来一般将火云狮也处理了。此时。整个决赛的场地之中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五名决赛选手能够站在这里的,就只有他叶音竹。

    平静的站在决赛场上。遥望平台上那一直注视着自己,目光重新变冷地她,“决赛结束了。请宣布吧。”

    苏拉淡然道;“只剩你一个人。还有什么好宣布的,武比决赛到此结束。”话音一落,她不在多看叶音竹一眼,腾空而起。几个起落就已经回到贵宾台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