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章 灵魂威压,大预言术(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克蕾娜看到叶音竹眼中闪过的一丝惊讶,有些得意的道:“怎么样。知道我地厉害了吧。没想到你还是魔武双修。魔武都达到了蓝级。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

    叶音竹无奈地摇了摇头。也不吭声,从须弥神戒中取出头套带上就向里面走去。

    “喂,你怎么这样啊,我们不是说好了今天要合作的么?”克蕾娜赶忙跟上。

    叶音竹一边走一边说道:“如果我们确实能分在一个组的话。那就尽量合作吧。”对这个女孩子他还是有些好感地。帮助她进入前五对自己又没有什么影响。

    “给你。”克蕾娜手上光芒一闪,将一样东西塞到叶音竹手中,叶音竹愣了一下,发现自己手里多了一根魔法杖。魔法杖样式古朴。顶端镶嵌着一颗透明宝石。竟然是不可多得的精神系高级法杖。

    “这我不能要。太珍贵了。”皱了皱眉。他就想将法杖还给克蕾娜。

    “谁说要给你了。先借给你用用而已,每个人都带着头套,人那么多,抽签后我怎么找你啊,有了这法杖就不怕了,我就能很容易的认出你,你看。”一边说着。克蕾娜指了指法杖上系着地一根红色丝绸。同时举起自己地法杖。在她那根高级水系法杖上也同样有一根丝绸系着。

    “你想地到周到,那谢谢了。”虽然身为魔法师,但叶音竹到是第一次使用魔法杖这种东西。以往他的古琴就是自己的魔法杖了。将精神力注入法杖之中,空气中的魔法元素顿时加速朝他地方向凝聚过来。确实是好东西。凭感觉叶音竹判断出这根法杖可以增加百分之三十的魔法元素凝聚速度,也就是说,施法速度可以增加百分之三十。

    走进场地,平台上一共有二十名魔法师站在那里。正注视着下方排列的魔法师们。两人分别交上自己地号牌,也走入那参加复赛地一百人之中。

    台上,站在最前面的。是一名看上去四、五十岁地中年女魔法师,一身水蓝色地魔法袍代表着她地魔法属性,胸前紫色地六芒星微章最引人嘱目。竟然也是一位大魔导师。

    叶音竹清晰的感觉到当自己和克蕾娜走入比赛场地地时候,这名女l性大魔导师的目光从二人身上掠过,虽然并没有停留,但那一瞬间的专注显然是仔细观察了一下自己二人。

    很快。参加魔法复试的一百人已经到齐。台上那位水系大魔导师让身边一名空间系魔法师给自己释放了一个扩音魔法。这才朗声道:“好了。人都到齐了。复试马上开始。”

    台下的声音顿时静止下来。参加复赛地考生都将目光集中在台上。

    “能够进入复赛,你们都是帝国以及各盟国最优秀的青年魔法师。我是兰迪尔。代表蓝迪亚斯帝国欢迎各位。下面。我宣布复试方法,……”

    这位兰迪尔大魔导师讲述的复试方法和那天克蕾娜对叶音竹说地一模一样。

    克蕾娜地身高比叶音竹要矮了一个头。踮起脚尖才能凑到他耳边。低声道:“兰迪尔老师是帝国魔法师公会副会长。”

    叶音竹扭头看向她,“这位就是你的老师了?难隆你会知道复赛地方式。”

    克蕾娜赶忙将一根手指比到自己唇间,“嘘,你小点声。让别人听到就不好了。”

    叶音竹莞尔一笑,难道这丫头要作弊不成?难怪她会让自己和她合作了。看来。这分组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果然,在随后地抽签中,第一轮叶音竹就和克蕾娜抽到了一组。同组的另外三名魔法师从手中地法杖能够看出,两名火系一名风系。

    先前站在台上的二十位魔法师从台上走下。伴随着咒语的吟唱。一共七道结界出现在台上。魔法和武技可不一样。万一那个参赛者地魔法一个控制不好殃及到他人就麻烦了。

    一百人分成二十组。经过抽签决定了比赛地对手,第一轮一共十场对决正式展开。

    叶音竹和克蕾娜这一组竟然被第一个抽了出来。作为复试地第一组比赛选手。

    双方十人上台。叶音竹他们的对手由水、火、土暗魔各一名魔法师组成,比起叶音竹这边来属性要全一些。但团战中。魔法属性过多反而不好。如果没有经过配合,很难发挥出相辅相成地效果。更多地可能是相互削弱。

    克蕾娜压低声音道:“待会儿我负责防御,你们四个放手进攻就是了,暗魔系魔法师最讨厌。你攻击他吧。”后面一句是向叶音竹说的,当着其他人的面,她自然不好表示自己认识叶音竹。只能用你来代替。

    叶音竹点了下头,对于他来说。这初试只不过是过场而已,就像武技复试不许使用座骑一样,魔法复试也不许召唤魔兽。只有到了决赛。才会一切都不禁止。

    伴随着复试总裁判兰迪尔的一声开始。双方的咒语吟唱几乎同时响起。

    魔法师之间地战斗和魔法师与武士地战斗截然不同,魔法师和武士战斗,第一个要做地就是召唤自己地魔兽或者用瞬发魔法限制对手。不让武士接近。

    而魔法师之间地战斗。在这种不能使用魔兽地情况下,显然是尽早用出高级魔法效果会更好。低级魔法对于强大的魔法师来说根本就没有作用。

    听着包括身边克蕾娜在内地四人都在吟唱咒语。叶音竹也举起了法杖。但他却没有吟唱。只是静静地看着对面五十米外的五名对手,对面的五名对手无一例外。都是青级魔法师。其中有两人是青级高阶,凭借着不错地法杖。魔法吟唱速度极快。

    就在双方魔法师身上魔法元素升腾,第一个攻击魔法即将完成的时候,叶音竹突然踏前一步,手中法杖前指。低喝一声,“破——”。

    没有任何魔法元素的出现,五道强烈的精神波动顿时朝对方五名魔法师冲去。

    精神魔法师一向有魔法师杀手的称号。也是数量最少地一支。这一点从蓝迪亚斯魔法比复赛一百人中只有叶音竹一个就能看出。

    对面地五名魔法师同时感觉到大脑中一阵剧烈的刺痛,眼前一片[子]空白,叶音竹那一声并不响亮地低喝在他们耳中却如巨鼓狂擂一般,正在吟唱地魔法瞬间打断。

    台上作为裁判地兰迪尔脸色骤然大变,“精神穿刺,不好。快。住手。”

    她地反应虽然不慢,但却还是晚了,包括克蕾娜在内地四名魔法师地魔法瞬间爆发。克蕾娜还好,发出地水系高级魔法水幕天华只是护住了己方五人,但另外三名魔法师就没有那么客气了,两条火龙加上一个龙卷风暴同一时间奔涌而出。

    即使兰迪尔是大魔导师。此时也无力阻止这一幕。叶音竹的队友虽然使用地都是青级魔法。但也绝不是兰迪尔凭借瞬发就能阻挡地。

    魔法过处。灰飞烟灭,对方五人甚至连一个最简单地魔法都没有发出。就已经彻底的消失了,火龙烧毁了他们的身体,龙卷风暴将灰尘带走。仿佛这五个人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似地。

    叶音竹地那一个精神穿刺,令他们在大脑一片空白的情况下连违背规则召唤魔法生物保命地机会都没有。

    兰迪尔呆住了,台下所有地魔法师们都呆住了。叶音竹身边的队友们也是一样。

    就像什么都没有做似地,叶音竹退后一步。回到四人身边,他所掌控的灵魂也多了五个。

    兰迪尔第一个反应过来,怒视叶音竹。“你怎么能这么狠毒?这只是比试。”

    叶音竹淡淡的道:“兰迪尔大师。请您注意用词。人可不是我杀的。我只是为团队尽力而已。何况,我用地魔法也是所有人中最低级的。”他的意思很明白。杀人的不是我,我用地魔法也是最低等地,他们死了你也不该找到我头上来吧。

    兰i由尔因为愤怒。胸前不断起伏。培养一名魔法师,尤其是到了青级的魔法师是何等困难,就这么没了五个。他怎么能不愤怒。

    叶音竹身边地四人看着他地目光都有些变了。尤其是那三个并不认识他的队友。包括台下的魔法师们。对于精神系魔法师都有了全新的认识。

    “好,好。好。不愧是号称魔法师杀手地精神系魔法师,第一场。第一组胜。你们可以下去了。”兰迪尔强压怒气。看了叶音竹身边的克蕾娜一眼。挥了挥手。让叶音竹五人离开。

    来到台下。感受着身边魔法师们都像看怪物似地看着自己,叶音竹却依旧老神在在地站在那里,对他来说,别人的目光又算什么?

    “那就是精神魔法师地力量么?你竟然这么强。”克蕾娜地声音中除了吃惊还有几分恐慌。

    “你以前没见过精神系魔法师么?”叶音竹反问道。

    克蕾娜道:“见过的。可是,好像没有一个能和你的力量相比。你刚才施展的。真地只是精神系魔法中的精神穿刺么?那只是一个相当于黄级的魔法而已。那如果你施展更加强大的精神系魔法会有什么结果?”

    叶音竹淡然道:“克蕾娜小姐。看来你的老师并不合格,任何属性的魔法,都有自己的强大之处。遇敌对战。并不是说越高级的魔法效果就越好。”

    “可是,高级的魔法不是威力更大么?”克蕾娜呆呆地看着叶音竹,隐约中。她仿佛觉得叶音竹似乎点破了她心中地一道屏障。

    叶音竹继续道:“高级地魔法意味着吟唱时间也要加长,而魔法的强大与否是与吟唱时间、魔法威力和各方面形式相结合才产生地。没有最强大的魔法。只有最合适的魔法,哪怕你是在施展禁咒,在近距离情况下,在你没有事先给自己施加守护魔法的情况下。我简单的一个精神穿刺依旧能够对你造成致命伤害,言尽于此。能理解多少。就要看你自己地了。你必须要记住,魔法师地魔力每一点都是最珍贵的。绝不能浪费。”

    听了叶音竹地话。克蕾娜似乎忘记了刚才那杀戮地恐怖。自言自语道:“我似乎明白了,但又好像没有完全明白。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此时,第一轮第二场比试已经开始了,或许是因为刚才那一场毁灭l性地魔法攻击过于恐怖。这场一上来,所有魔法师都立刻给自己先施加了一个防御魔法。然后才展开攻击。

    不得不承认,青级以上的魔法师实力相当恐怖,由二十名魔法师联手布置的七层魔法屏障在十名青级以上魔法师对战地情况下依旧如同风雨飘摇一般。

    对于其他人比赛地结果叶音竹并没有什么兴趣。索性闭目养神。只释放出一个蓝级的灵魂观察着场上比试是否有紫级魔法师出现。

    克蕾娜也并没有打扰他。此时。这个姑娘完全沉浸在叶音竹先前所说的那简单而实用的魔法理论之中。

    魔法对拼比地就是魔法力和操控。高级魔法对拼地消耗无疑是巨大地。剩余地九场比试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不到两个时辰,第一轮获胜地五十名参赛者已经出现。除了叶音竹哪一组以外,伤者虽有。但却并没有再出现死亡地情况。

    “希望还能和你抽到一组。”在第二轮抽签开始时,先前同组的另外三名魔法师都向叶音竹发出同样的感叹。

    通过第一轮地观察。对于这魔法比试他已经没有什么过多的关注。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蓝级已经是极限,没有一名紫级魔法师出现。

    休息半个时辰给参赛者恢复法力。紧接着。第二轮开始。

    第二轮比试。正像叶音竹预料的那样。自己和克蕾娜还在一组。只是身边地队友换了人而已。这次。他们是第二个上场的。

    经过第一轮地比试,所有魔法师地法力都有一定消耗,而第一轮并没有耗费多少法力的克蕾娜顿时成了他们这一组地绝对主力。

    这一次。叶音竹并没有再表现出令人吃惊地魔法,当然。对手看到他手中的法杖时。每个人都在一开始就给自己释放了防御魔法。

    整场比赛。叶音竹只是不断的释放精神穿刺。

    给对手以压力,令对方五人不得不耗费大量精力来凝固自己地精神力,以免陷入叶音竹第一组对手那种窘境。在这种情况下。克蕾娜和其他三人的魔法攻击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经过短暂地压制。从正面击溃了对手地防线继续晋级。

    从台上走下来,克蕾娜忍不住问道:“你除了精神穿刺,难道就不会别的了么?”

    “忘记我刚才对你说的了么?合适地魔法才是最好的。刚才地比赛,精神穿刺已经足够了。”叶音竹简单地回答将克蕾娜剩余的疑问全都哂了回去。

    第三轮抽签。变成了两人一组,这一次。叶音竹倒是没和克蕾娜一组。但那唯一的轮空却被克蕾娜抽到了。

    看到抽签结果之后,叶音竹忍不住暗自腹诽,这兰迪尔大魔导师还真是照顾自己地弟子啊!

    其实。他并不知道。兰迪尔对克蕾娜的照顾并不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弟子。也不是因为她出身于克雷斯波地家族,而是得自上面地命令。也就是马西莫大帝亲自下达地命令。帝王心术。往往在小地方显现出最好的效果。

    这一次叶音竹的同伴换成了一名土系地魔法师。抽签一结束,这名魔法师立刻就来到了叶音竹身边。“兄弟。你前面地比赛我都看到了,待会儿可就靠你了。我是土系的,防御交给我,可是。你也知道,土系魔法地攻击实在差点意思。嘿嘿。”

    圈,

    子,从国家角度来看,都是他的敌人。

    网,示意自己知道了,一句话也没有说。

    到了二十五进十三。复试比赛也进入了惨烈的阶段,在前面大量消耗地情况下,短暂地休息根本无法令魔法师们恢复实力。高级魔法地对轰也演变成了低级魔法瞬发对拼。

    叶音竹是第七个出场地,他们地对手明显有些紧张,没等兰迪尔宣布开始,就已经举起了自己的魔法杖。显然是怕了叶音竹这个魔法师杀手。

    兰迪尔瞥了叶音竹一眼,沉声道:“开始。”

    谁也没想到地事情发生了,这一次,对方两个魔法师在给自己施加防御魔法的时候,叶音竹并没有再发动精神穿刺,身形一闪,他已经来到了自己同伴地身后。抬起右手按在同伴地肩膀上。

    “你,你干什么?”那名土系魔法师被吓了一跳,连咒语都忘记吟唱了。

    “听着。照我的话去做。”叶音竹低喝一声。同时。澎湃的魔法力如同潮水一般涌入土系魔法师体内。经过神源魔法袍地过滤和叶音竹的控制,输入他体内地都是最容易吸收的无属性魔法元素,直接就与他自身地魔法力融为一体。

    能够坚持到这一轮。这名土系魔法师本身也有着青级高阶的魔法实力。在叶音竹地魔法力注入下,恐怖的一幕顿时出现了,淡淡的紫色成为全场焦点,那土系魔法师只觉得自己全身拥有用不完地魔力。手中土黄色法杖一指。根本没有咒语吟唱,一大片地突刺已经出现对手脚下。

    幸好那两名魔法师的防御魔法刚刚吟唱完毕。护体魔法被激发地荡起一片波澜。勉强化解了地下刺出的岩枪。叶音竹他们地这两个对手一个是风系的一个是光明系的,那名风系魔法师赶忙吟唱起咒语,淡蓝色的风属性光环落在两人身上,顿时飘了起来。

    从魔法尝试来看,土系魔法师只有在大地上才能发挥出最强地实力。而对手离开地面。显然会让土系魔法师很多魔法无法施展。

    但是,他们眼前面对的这名土系魔法师已经不是他本身青级高阶的实力了。

    叶音竹有些冰冷地声音在土系魔法师耳中响起。“落石术,瞬发。”

    “好。”法杖一挥。天空中无数黄色光点凝聚,只是眨眼的工夫,无数斗大的石块从天而降。直奔两名飞起的魔法师落去。

    “圣光守护。”光明系魔法师趁着间歇终于完成了第二个魔法。明亮地乳白色圣光将两人笼罩在内。在落石术的攻击下顿时爆发出一阵密集的轰响。

    落石术的攻击力虽然不是很强。但最大的特点就是持续的时间长。

    在对方抵挡地时候,叶音竹的声音再次在土系魔法师耳边响起。“不和他们玩了。吟唱咒语。用钻石之矛逼他们认输。”

    “钻、钻石之矛?”那土系魔法师吓了一跳。这可是一个接近禁咒地土系攻击魔法啊!

    “快。”更加庞大的魔法力加速涌入,打断了土系魔法师地疑惑。赶忙举起自己地法杖。低沉冗长地咒语响起。

    当对手两名魔法师手忙脚乱地抵挡住落石术,第一个攻击咒语还没有完成地时候,他们已经骇然看到。半空之中,一共七根闪耀着璀璨光彩地长矛凭空漂浮。矛尖所指,正是他们所在的位置。

    土凝结到极致就会化为璀璨地钻石。钻石之矛本是一个蓝级魔法,但却是可升级地蓝级魔法。凝聚出一根钻石之矛。视为蓝级初阶。如果能达到九根地极限。那么,这个魔法就将跨入禁咒地行列。

    七根钻石之矛,虽然没达到禁咒的水准,但也已经相差不远了,面对那七道璀璨的光彩,风系、光明系这两名魔法师实在无法继续咒语地吟唱。

    “我们认输。”

    全场哗然,谁都看到了,那名土系魔法师刚开始地时候,身上释放出的是深青色魔法力,但只是叶音竹在他肩头搭上了一只手。他地魔法立刻就变成了紫级初阶。几乎所有人都开始暗暗的祈祷。下一场,自己的对手千万不要是那个精神系地家伙。

    别人或许不知道叶音竹用地是什么方法。但身为大魔导师地兰迪尔却不可能不知道,怪异地看着叶音竹,“魔力共享,你真的就那么有把握么?”像她这样的魔法师怎么可能不知道魔力共享地危险。

    叶音竹淡然一笑,“事在人为,不试试叉怎么知道?”说完。他直接朝台下走去,

    来到台下,克蕾娜已经凑了过来,“魔力共享是你认为刚才那场最适合地魔法?”

    叶音竹点了点头。

    克蕾娜有些兴奋的道:“那如果下一场,我们是队友的话。你能不能也……”

    叶音竹皱了皱眉,“男女授受不亲。”虽然他完全可以不接触身体就能做到魔力共享。但他现在要隐藏实力。

    克蕾娜嗔道:“我一个女孩子都不怕,你还怕什么?我要。我要,我就要。”

    叶音竹只觉得自己额头上已经出现了三道黑线,克蕾娜这话说地,实在有些暖昧。无奈之下。只得道:“好吧,如果我们真能抽到一组的话。”

    抽签是没有悬念地,当第四轮十三进七开始地时候,叶音竹果然和克蕾娜分在了一起,说来到真有些戏剧性。他们地对手之一,就是上一轮叶音竹地队友。那名土系魔法师。

    当叶音竹站在克蕾娜背后,将自己的魔力传过去,克蕾娜身上释放出比先前那名土系魔法师还要深上几分的紫色时。对手二人根本连动手的念头都失去了。直接选择了认输。

    一个紫级,就算对付七八个蓝级都没问题。他们可不想成为禁咒面前地炮灰。

    正享受着庞大魔法力的克蕾娜眼看对方认输了,不禁有些不满。“我还没用魔法呢。他们怎么就认输了。真没意思。”

    魔法师最大地目标是什么?就是成为紫级地强者,能够施展毁天灭地的禁咒。克蕾娜本来就是想试试自己在叶音竹的魔力共享状态下能否弄个禁咒玩玩。

    经过第四轮,一共一百人的复赛只剩下了七人,马上,就要进入最后一轮淘汰赛了。也将决定究竟是哪五个人成为魔法比赛地决赛人选。

    最后一轮不再抽签。其中两组对抗,另外一组和前一轮的轮空者进行比试。决定出入选地五人。并且,这一轮并不是按照胜负决定晋级。除了胜者以外,还将从负者中选择表现好地。同样进入决赛之中。

    叶音竹也不知道和克蕾娜一组究竟是克蕾娜占了便宜还是自己占了便宜,最后一轮。他们地对手正是上轮轮空地那名魔法师,也就是说,他们将以二对一。尽管这是最后地一轮。但他们地对手还是毫无悬念地选择了认输,两个加起来等于紫级地对手谁愿意和他们抗街?

    全部比赛结束。大魔导师兰迪尔和其他几位魔法师商量了一下。当即宣布,另一组获胜的两人晋级决赛。克蕾娜晋级决赛。

    目光落向叶音竹身上。“经过我们商议,这位精神系魔法师虽然在战斗中获胜。直到最后一轮。但由于之前比赛大多借助队友地实力,有取巧嫌疑。因此,我们商议后决定加赛一场。以确定最后两个晋级人选。进入前七之前落败地三人。再次抽签。进行比赛。获胜者直接晋级。”

    看着兰迪尔那近乎挑衅地目光。叶音竹不禁微怒,他自然明白,这兰迪尔并不是置疑自己地实力。而是想看看自己地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而已。好,你要看,我就让你看好了。

    没有理会克蕾娜歉意的目光。叶音竹直接走上台。他地对手,就是刚才那名主动向他和克蕾娜投降地魔法师。也是剩余三名魔法师中魔力保持最多地。

    叶音竹地对手明显有些紧张,握紧手中魔法杖。这是一名空间系魔法师。能坚持到现在。实力自然相当不错。

    瞥了兰迪尔一眼。叶音竹这次主动开口道:“可以开始了么?”

    兰迪尔深深地看了叶音竹一眼。似乎在说,这次没有队友了,看你如何取巧。在询问过那名空间系魔法师后,宣布比赛开始。

    叶音竹依旧没有吟唱魔法。只是一步步向他地对手走去。

    对手愣了一下,“你。你干什么?”

    叶音竹淡然道:“你会感到恐惧。”

    空间魔法师愣了一下。“为什么?”

    “因为是我说地。”叶音竹地语气很自然,就像是‘神说。要有光,’

    下一刻,那空间魔法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灵魂深处仿佛被什么东西刺动了一下,紧接着。一股无比强烈地恐惧从内心深处骤然爆发。他地身体骤然颤抖起来。

    伴随着叶音竹一步步向他走来,那恐惧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他的灵魂仿佛在被什么东西撕扯一般。剧烈地恐惧令他地身体由颤抖变为痉挛。手中的魔法杖掉在地上也不自觉。

    “不,不。别过来,你别过来。”凄厉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恐怖,此时此刻,空间魔法师眼中只有叶音竹眼底地异芒。

    叶音竹又开口了,“死亡是种解脱。”一蓬淡紫色的魔法光芒骤然从他身上释放出来。

    在别人眼中。这只是紫光,可在那空间魔法师眼中,这紫光却变成一只无比恐怖地怪兽向他扑去,闷哼一声。噗通跪倒在地。七窍鲜血狂喷,眼看是不活了,诡异地是。他脸上却还流露着笑容,解脱般的笑容。

    兰迪尔地声音颤抖了。她甚至忘记了阻止,就连声音也已颤抖,“灵魂威压,大预言术。”这一刻,她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有多么恐怖,紫级。他竟然是紫级,别说是那大量消耗了魔法力的空间魔法师。就算是自己,能够在精神系禁咒大预言术面前幸免么?

    精神魔法只有练到灵魂才能施展这如此恐怖的禁咒,那已经不是一句紫级就能概括的。

    她并不知道的是,即使是叶音竹。也是在精修亡灵魔法之后。才能施展这恐怖的精神系魔法,在灵魂威压面前死亡,连灵魂都会破碎,永不超生,虽然它并不华丽,但却是所有魔法禁咒中最霸道。最恐怖地。

    叶音竹转身向台下走去,经过兰迪尔身边时。他的脚步停顿了一下。“有些事本是可以避免的。现在,你就得到答案了么?”

    蓝迪亚斯的民众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场内地魔法师们却都明白那瞬间释放地紫色意味着什么。更清楚兰迪尔所说的大预言术有多么恐怖。

    叶音竹一直走到事先准备好的决赛魔法牌那里。抓起了牌号为一的那块。这才朝台下走去。

    没有人阻止他。也不需要魔法师来进行绑定。试问。能够施展灵魂威压大预言术的魔法师有谁能冒充?在所有人心中,也只有他当的起那一号牌地位置。

    就那么在所有人地呆滞中走下了平台,叶音竹身形几次闪烁,已经消失在视野之中。

    魔法比赛的复试结束了。以一种没有人想到地结果结束了。但只要是参赛者,就没有人会忘记叶音竹在最后一场比试中说的那几句话。

    当晚,蓝迪亚斯帝国皇宫,议政殿。

    马西莫.莫拉蒂端坐在皇位上。听取几位大臣地汇报,下面垂手而立者分别是帝**务大臣克雷斯波。帝国元帅克鲁兹以及魔法师公会副会长。水系大魔导师兰迪尔。

    “各位,复试已经结束了,后天就将进入决赛。也将是这一届文武大比最辉煌地一刻,复赛情况是否正常?”

    “陛下。能否让我先说,我有事宴报。”兰迪尔第一个站了出来。

    马西羹腾了一下。魔法师公会并不属于帝国管辖范围。只有法蓝才能向他们下达最终命令。对于这位大魔导师。他也要客气几分,“当然可以。兰迪尔大师,难道魔法比赛出了问题么?”

    兰迪尔点了点头,“而且是大问题。我也不知道对于帝国来说这是福是祸。”

    马西莫目光顿时变得凝重起来,“大师请说。”

    兰迪尔道:“今天地魔法复赛中,死了六名魔法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