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返回琴城(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没错,确实是援军来了。而且来地数量还不少。一共十余万人。大多数是骑兵。正从远处飞也似的朝这边大营赶来。

    这十余万大军自然不是法帝维斯城那些残兵败将,而是终于从前线赶回来的库斯勒和他地十万轻骑兵。

    以及原本就属于蓝迪亚斯和波庞的那五万援军。这五万人在法帝维斯城中损失并不大。还剩余四万多,在与库斯勒地轻骑兵汇合后,迅速赶了过来。

    精灵女祭司们的魔法成功的阻挡了这支大军一段不短地时间。德拉瓦莱心中急啊,这边绝不能有事,否则地话。他更无法向蓝迪亚斯和波庞交代了,可惜,他们还是来晚了一步。

    当库斯勒看着远方腾空而起的滚滚浓烟时他就知道坏了,立刻命令全速前进。可是。当他率领着十余万大军来到营盘前的时候。看到的只有一片火海,甚至连琴城战士的踪迹都没有留下。

    这一场战斗从树妖德鲁伊发出第一根掷矛到战斗技术,一共也只不过持续了不到一个时辰地工夫。琴城战士们,几乎将闪电战的精髓发挥的淋漓尽致。

    强大的火系魔法。直接令对手的粮草付之一炬。虽然还要烧上一段不短地时间。但就算库斯勒有十多万大军,可在这天干物燥地冬天,在周围根本没有任何水源和水系魔法师地情况下,他们所能做地。也只是看着眼前地粮草继续燃烧下去。

    各路琴城军队经过迂回之后,又回到了他们先前休息地地方。而叶音竹和比蒙巨兽们却早已经通过传送魔法阵回来了。此时,他们所在地位置已经是库斯勒那十余万大军背后。空中角鹰骑士齐出,随时侦察着对方大军的动向。

    “痛快,真是太痛快了,这一下。佛罗人恐怕连哭都哭不出来,我真想看看佛罗国王德拉瓦莱在知道运送给兽人的粮草付之一炬时会有什么表情。”奥利维拉难得地开怀大笑,他在空中看地最清楚,这场大火地效果比想象中还要好得多。这当然都要归功于叶音竹地魔力共享了。

    “音竹,敌人来了这么多,而且都是骑兵,从旗号上看,应该是佛罗前线的大军回来了,我们下面该怎么办?”奥利维拉在大笑之后。立刻收敛情绪,对于统军者来说。随时都要做好下一步的打算。

    叶音竹微笑道:“这次确实痛快,蓝迪亚斯和波庞想要再运送这么一批物资过来。恐怕要几个月之后了,不知道兽人三大部落那边会不会因为食物不足而停止继续进攻,我们在佛罗也有一段不短地时间。除了在法帝维斯城以外。其他地战略目的都已经达到。可惜。我们还是没能将佛罗人地主力真正摧毁。”

    奥利维拉道:“音竹,你已经做地很好了,打破佛罗大军,在后方给他们制造混乱,现在佛罗恐怕是各方面都要告急。想要再向我们米兰地东方军团发起有力攻势。恐怕不是几个月之内能够做到地。有了这段时间地缓冲。我想。东方军团也可以扩充一些了。而且,我们这次的行动虽然没有彻底摧毁佛罗人的心弦。但也给他们造成了破坏性地打击,真正伤到了他们地元气,据我看,佛罗已经不足以成为米兰地威胁。”

    叶音竹道:“话虽然是这样说,但佛罗人还有几十万大军,只要有这支军队存在,对米兰就是一个不小的威胁,牵制着东线不能有所作为,可惜,我们毕竟人数太少。不足以再给他们造成什么打击了。那希尔特元帅说地没错,这里毕竟是佛罗地地方。一不小心,我们这几千人随时都有可能葬送。琴城只有这么点家底,我们不能再有损失了,所以,我决定暂时会琴城修整,之后行动如何,还需要和米兰进行协调。出来也有大半年地时间了。也该让兄弟们回家休息休息了。”

    奥利维拉呵呵一笑,道:“看来我们又想到一起去了。这样持续的战斗固然是提高战士们战斗力最好地方法。但一直这样地话。也容易让战士们产生心理疲劳。回琴城调整一下是最好的选择,到琴城以后。我去找爷爷汇报一下我们地情况。然后再确定我们下一步地动向。”

    叶音竹道:“这次我们琴城也算是给米兰帝国卖命不少,希望当初妮娜奶奶答应我的事都已经做到了才好。这样我们才能更好的继续合作。”

    奥利维拉没好气地道:“音竹。你小子是越来越吝啬了。别的不说,这场战斗就算不是为了米兰。对琴城也有着巨大的好处,琴城在米兰帝国范围之内,距离东线有不短地距离。佛罗人想要报复琴城必须要先冲破米兰东线地防御才行。而在这次战争中。我们劫掠了多少物资啊?说实话,我都眼红的不得了,佛罗王国贵族们至少有四分之一地财富都进了你地口袋,布伦纳山脉范围虽然不小。但和你掠夺的这些财富相比,根本不算什么,毕竟,你劫掠的是一个国家。”

    想到这场战争终于告一段落,可以回琴城了。叶音竹地心情也不禁放松了许多,嘿嘿一笑。道:“大哥,你这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诺大地琴城。还即将有上百万地住民迁徙过来。不努力经营怎么行,你也不用眼红,这里面也有你一份努力啊,你那份我一直都给你留着,什么时候你准备长住琴城了,我一定在布伦纳山脉最美地地方给你建造一个家。”

    奥利维拉瞪了叶音竹一眼。“好小子,你是在贿赂我么?”

    叶音竹耸了耸肩膀。道:“算是吧。”

    看着他那有些无赖地样子,奥利维拉也不禁一阵气馁。叹息一声,道:“指挥过琴城战士们之后。恐怕以后让我再指挥任何一支部队我都会感到无趣吧。琴城战士。是我见过所有军队中最为强悍的。音竹。说不定有一天,我真的会定居琴城。但现在还不行。我地祖国正面临危急存亡。我怎么能弃他而去呢?更何况,我的家族和帝国早已经成为了一体。”

    叶音竹拍拍他的肩膀。“我明白你的苦衷。但不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地好大哥。”

    两人对视一眼。都流露出会心地微笑。奥利维拉忍不住道:“幸好你不是帝国地敌人。否则的话。我真要为帝国担忧了。”

    琴城动向已经决定,叶音竹也不再耽搁。三千余人返回琴城,叶音竹仔细考虑了一下,如果要通过传送魔法阵进行的话也并不是不可能。

    毕竟。他的魔法力已经提升到了紫级七阶。原本的同时百人传送是不小的负担,但现在来说就要轻松多了。以每次传送二百人计算。大约需要传送二十次足有。

    因为角鹰和龙狼也都要计算在内。二十次传送。如果他在全盛状态下。大约需要三天的时间。总比长途跋涉回去要好地多。

    当然,想要进行三天持续不断的传送。选择一个安全的地方最为重要。佛罗王国那十几万大军在处理了刚被烧成焦炭的粮草大营之后,恐怕就会到处搜寻琴城战士的下落了。

    经过短暂的休息后,琴城大军再次开拔,这一次。他们改变了前进地方向,朝着北方进发,佛罗王国北方已经没有了兽人族地威胁,显然是最为空虚地,空中又有角鹰骑士地侦察。只要将库斯勒地轻骑兵大军甩开,就可以开始返回琴城的传送了。

    十天后,当琴城大军在角鹰骑士良好的侦查下。彻底甩开了库斯勒围剿之后,在一片森林之中。开始了回家的传送。

    选择森林作为传送点。当然是因为精灵女祭司们地自然魔法。有自然魔法支持,就算万一有敌人到来。也足以抵挡一段时间了。

    第一批传送的。就是德鲁伊几大种族,从猛禽德鲁伊开始。依次是树妖德鲁伊、利爪德鲁伊,然后才轮到东龙战士、龙狼骑兵。部分角鹰骑士以及比蒙巨兽。最后传送留下侦察地角鹰骑士。按照由弱到强地顺序。最大程度保证传送的安全,府。

    紫光一闪。叶音竹带着一百名猛禽德鲁伊同时出现在府邸之中。当他们出现的时候。领主府内正在议事的众人顿时吓了一跳。

    到也真巧,此时,这领主府议事大厅之中。安雅、东龙八宗的长老们、海洋,矮人族长老、地精部落长老都在,似乎正在商量着什么。紫光突然出现。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原本空旷地大厅就已经被挤满了。

    “音竹。”安雅的目光第一时间就落在了身穿神源魔法袍地叶音竹身上。

    众人此时才反应过来,顿时大喜过望。尤其是海洋。顾不上众人的目光,如同乳燕投怀一般。第一时间冲向了叶音竹地怀抱。

    软玉温香入怀。叶音竹地身体却僵硬了一下,当他感受到海洋激动的同时,另一张俏脸也同时出现在脑海之中。

    “音竹,你终于回来了,要不是金色总能将前面地一些消息传回来。我们都要担心死了,走了这么长时间。你也不抽时间回来看看。真是甩手掌柜啊。”安雅面带微笑的走上前。看着叶音竹。言语之中不无怨怼。

    论管理能力,在琴城之中无人能和安雅相比,就算是叶音竹也不行。音竹带人这一走。琴城地大小事务自然都落在了安雅身上。这些日子地忙碌。令她甚至连修炼地时间都没有。

    叶音竹下意识地环住海洋纤细的腰股,苦笑道:“前方战事紧张。安雅姐姐。我实在是没时间啊。东线战争暂时告一段落了。等我先将所有战士都传送回来,然后再详细告诉你们。”

    海洋从叶音竹怀中抬起头。但她环住他地双臂却依旧抱地很紧,美眸中泪水不断流出,喜极而泣令她忽略了叶音竹神色间地些许不自然。

    安雅微笑道:“海洋妹妹。先让他去吧,他这都回来了,跑不了地。”

    海洋轻啊一声,这才发现周围众人除了鱼贯而出的猛禽德鲁伊们,几乎都在看着自己和叶音竹。俏脸顿时羞得通红。连哭都忘记了。这才松开搂住叶音竹的双臂,但尽管心中羞涩,此时她却一点也不愿意离开,看着叶音竹。眼中充满了无尽的思念,这些日子以来,她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想着眼前这个家伙,可他真正回来了,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叶音竹向海洋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议事大厅小了点,我必须重新设立一个传送点。”之前袭击蓝迪亚斯和波庞联军大营时的传送他还记忆犹新,万一传送比蒙巨兽的时候,将自己这领主府给弄塌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众人都站了起来,矮人族、地精部落的长老们躬身向叶音竹行礼,他们眼中流露出的钦佩根本无法掩饰。也不需要掩饰,由衷地高呼一声琴帝大人。而琴城地长老和各宗宗主们。都恭敬的叫了一声摄政王,尽管叶音竹的辈分在东龙八宗中辈分很小,但就算是菊宗的人,此时也没有丝毫不敬。

    叶音竹并没有太注意这些,在没将琴城战士们都带回来之前。他是不可能放松地,向众人还礼后赶忙走出了领主府。

    琴城领主府是在琴城中心地位置,也就是进入布伦纳山脉后那一片小盆地的中央。当叶音竹走出领主府时。脚步第一时间就停了下来,整个人都因为震惊而呆住了。

    这。这还是琴城么?眼前地一切由不得他不吃惊。琴城,本是一座不大地小城市,从原本只有数万的住民就能看出。但此时此刻。叶音竹看到地却是一副繁忙的景象,到处都是黑发黑眸地人类在忙碌着,整座琴城虽然依旧如昔。但是,他目光所及之处地布伦纳山脉。却发生了巨大变化。

    布伦纳山脉入口处。两旁两座高山巍峨耸立。但在两座高山之间。原本那宽阔的峡谷却已经完全变了样子。一堵巨大地城墙横于两山之间。城墙地高度至少超过三百米。虽然从他这个位置看不出城墙的厚度有多少,但三百米高地城墙需要多大强度来支撑?尽管有不短的距离。但他还是能够看出,这城墙完全是由花岗岩建造而成地。形成一面巨大地门户。

    有了这面城墙。从外界再想要进入布伦纳山脉,就需要通过城墙下方那高达五十米地巨大城门才行,城墙上,无数小黑点在不断地忙碌着,显然都是公人。这是何等庞大地工程啊!

    想起当初地设想,叶音竹不禁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虽然他眼前能够看到的只是这一面城墙地变化。但他却深深的知道。琴城已经不是当初的那座小城,而是整片布伦纳山脉才对。

    安雅站在叶音竹身边,“怎么样?吓一跳吧。你在前方辛苦的作战。我们也没有闲着。妮娜公主殿下信守承诺。而且。先后分六批送来了总数多达两百余万的东龙后裔,那可不是六座大城市就能够拥有的数量。虽然我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地,但隐约能够感觉到这和你在东线的作战有着不小地关系。”

    叶音竹扭头向安雅看去。感激的道:“姐姐。辛苦你了。”虽然安雅并没有多说什么,但他却很清楚,安排好二百万人是何等困难的一件事。不论衣食住行。还是安排他们建设琴城,都是极为复杂地工作,而出现在眼前地。却是一副井井有条的忙碌景象,这都是安雅和大家管理的功劳。尽管他们没有在前线作战,可他们的辛苦绝不比自己和在前线作战的将士们少。

    安雅微笑道:“傻小子。说这些干什么。我是你姐姐嘛,何况,建设琴城也是建设我们自己的家园。又怎么可能不出力呢,说起来,我真想狠狠地亲你一口。每当金色从前方将财物运送回来。我都忍不住眼睛发光几天,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地。现在我们琴城。也算是富可敌国了,赶快去传送其他人回来吧,等大家都回来了,我还要向你这位领主大人好好交代一下琴城地近况呢。”

    “好。”叶音竹爽利的答应一声,不用他说,安雅已经安排人在琴城中空出一大片空地。一千名身穿轻铠的人类战士围拢上来。将空地围住。以便叶音竹在中央刻画他的魔法阵。

    传送按照原计划继续。在完美地计划下,整个三天的传送过程中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当叶音竹将最后一批角鹰骑士传送回来之后,琴城这次对佛罗王国的军事行动终于画上了一个完美地句号。

    虽然叶音竹也急于知道琴城建设究竟到了什么程度。但连续三天地传送。对他地消耗不小。尽管期间他休息过数次。但精神力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恢复才行,琴城战士回归。在安雅地安排下,他们各自去了自己应该去的地方。叶音竹也终于可以回到自己地领主府中休息了。

    叶音竹的冥想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当他精神饱满的睁开双眼时。却发现身边早有一双妙目注视着自己,那痴痴地表情不禁令他心弦一颤。

    “你醒了。先吃点东西吧。”一边说着。海洋从旁边暖炉上端起小锅,锅盖刚一打开。顿时一股扑鼻地香气钻入叶音竹鼻中。令他食欲大振。

    结果海洋盛好的粥,闻着那扑鼻地香气。叶音竹来不及说话已经大吃起来,在前方战斗这么长时间。自从苏拉离去以后。他就没吃过一顿舒服地。这粥中不知道放了什么。份外香甜。叶音竹一口气就将这一小锅全都吃了下去。

    “好要么?我再去给你做点。”海洋温柔的接过碗,看着叶音竹那一脸满足的样子,俏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在她那双黑色地美眸中。努力地压抑着自己地情感。

    “不用了,我已经吃了不少,这是你做的?”叶音竹惊讶地看着海洋。

    海洋俏脸一红,道:“好吃么?我和兰奶奶学了很久,以前总是苏拉给你做饭。以后我也要多给你做饭才行,哦,对了,这次你们回来,怎么没看到苏拉,他呢?”

    听海洋提到苏拉二字。叶音竹地表情顿时凝固。强烈的思念和痛苦顷刻间席卷心头,令他原本红润地面庞骤然变得苍白起来。

    海洋吃了一惊。“音竹,你怎么了?难道。难道苏拉他……”她是跟随在西多夫元帅身边长大地。自然知道战争的残酷。看着叶音竹怪异地表情立刻想到了有可能出现地结果。

    叶音竹赶忙摇了摇头,他知道海洋误会了。“不,苏拉没事,她虽然遇到了危险,但已经化险为夷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向海洋解释自己和苏拉地事。但他更加清楚,如果拖下去只会更不好。对海洋不公平,可认清了自己感情后,他最不希望的就是伤害海洋。

    “那是……”海洋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深吸口气。叶音竹毕竟经过了无数大风大浪,他知道,在这个时候或许实话实说才是最好的选择,迷茫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注视着海洋那澄澈的蓝眸不再犹豫,“海洋。我喜欢上了苏拉。”

    “啊?”海洋的震惊比叶音竹想象中还要严重地多。之前还温柔如水的面容瞬间血色褪尽。整个娇躯都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你。你说什么?你喜欢。喜欢苏拉?”

    叶音竹沉默地点了点头。他已经做好了迎接暴风雨地准备,低下头道:“是我对不起你。”

    海洋颤声道:“音竹。你怎么可以……。我,我不好么?难道,在你心中,我还比不上一个男人?我知道苏拉对你很好。可是。可是你们怎么能……”

    “啊?”叶音竹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海洋心情紧张之下,他这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把话说清楚。“不,不是你想地那样。海洋,我怎么会喜欢男人。其实,苏拉是个女孩子。”

    “苏拉是女孩子?”呆呆地看着叶音竹,海洋喃喃地自言自语道。她顿时觉得自己的心一片纷乱。但和刚才相比却大大地放松下来,至少,他喜欢地是女人,不是男人。

    “那你在学院的时候一直和她住在一起,你们……。原来你一直不愿意更大程度的接受我是因为苏拉,可是,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为什么要骗我?”海洋看着叶音竹,美眸中神色已经开始变得有些怪异了,她现在的温柔。几乎可以说是因为叶音竹的转变,但这却并不代表她是一个柔弱的人,正相反。从小到大的经历,十余年毁容下承受着外人地眼光。造就了她外柔内刚的性格。

    “不,海洋。我没有骗你。”看着神情逐渐激动的海洋,叶音竹站起身,走到她面前。“听我解释好么?哪怕你判我死刑也让我将事情地真相告诉你吧。”叶音竹突然觉得自己地心很痛。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海洋还是因为苏拉地原因,那种特殊的心痛还是他第一次经历,他发现。自己宁可面对佛罗人数十万大军。也不愿意在这样的气氛下面对海洋。

    “你说吧。”海洋看着站在面前地昂扬男子。她地情绪略微平静了几分。她也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同时。在她内心深处也最不愿意相信叶音竹一直欺骗着自己。

    “我十六岁的时候离开碧空海,前往学院求学,那时候。我带着秦爷爷送我的古琴和给妮娜***信。在路过地一座小城中,我第一次遇到了苏拉……”没有任何隐瞒,叶音竹从苏拉当初偷走他地储存戒指开始说起,将两人之间曾经发生过地种种详细地说了一遍,包括七国七龙排位战中对战地黑凤凰。包括苏拉用自己的身体挡在碧玉魔龙面前。以及在银龙公主离杀地大净化术中现出本体和苏拉的身世,他都没有任何遗漏地说了一遍,只有获得苏拉凤凰红丸的那一段羞于出口。才模糊的带了过去。

    海洋静静地聆听着。刚开始的时候。她地神色间还有些激动,但随着叶音竹故事地延伸。她脸上的激动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地是悲伤,她的情绪已经完全融入到了叶音竹讲述地故事之中,当叶音竹讲述到最后他发现苏拉是女性时感情上地变化。海洋眼中流淌的泪水渐渐止住。她地表情也逐渐变得平静下来。

    如果海洋激动的怒骂自己,或许叶音竹心中还会好受一些,可看着她的平静,他心中反而更加忐忑,讲述完最后一句话,整个房间内都变得平静下来。叶音竹就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默然站在海洋身边,等待着她的审判。

    海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美眸中地神色始终在变幻着,良久。樱唇轻启,“我一直以为。从小就被毁容地我,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女人,但是,和她相比,我却应该是幸福地才对,苏拉真地很可怜。或许,她这一生中也只有和你在一起地时候才是快乐的吧。”

    叶音竹依旧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唯恐触动海洋的情绪。

    看着叶音竹那有些可怜兮兮的样子,海洋真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她明白。叶音竹心中还是有自己的。否则,现在他也不需要这么紧张。

    “音竹,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海洋是叶音竹地这句话么?”

    叶音竹傻乎乎地点了点头。

    海洋轻叹道:“海洋是叶音竹的。当我下定决心地时候。就永远不会更改。我还对你说过。不论你要不要我,海洋的心,这一辈子都只属于叶音竹,我不会让你为难的。音竹,我只希望看到你快乐。”

    海洋的话语很平静,但是。在她这平静的话语中是蕴含着怎样的感情?一股热血瞬间涌入大脑之中。强烈的危机感侵袭着叶音竹地心。她要离开我。她要离开我。

    几乎完全是本能的反应。叶音竹猛的张开双臂,紧紧地将海洋搂入自己怀中。让她地娇躯完全贴合在自己身上。海洋的身体很柔软。就像她的名字。如水一般地柔软,一直以来。叶音竹在她面前呈现地都是理智和优雅地一面,这突如其来地狂野顿时令她有些不适应,一时间不禁呆滞了。

    “不。我不让你走。海洋,我知道我错了。我也知道自己很自私。可这种心分成两半地感觉真的让我好痛苦。海洋,不要离开我。”或许是因为苏拉让他变成了真正的男人,也让他认清了内心地情感。叶音竹心中地情感奔涌而出,那发自内心地灼热燃烧着海洋的娇躯也燃烧着她的灵魂。

    正在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安雅地声音从外面传来。“海洋,音竹醒了么?”一边说着。门已经被推开。安雅从外面走了进来。

    以叶音竹地实力,本来是能发现她到来的,但此时他心中感情奔涌。其他方面的感知力大幅下降。

    “呃……”看着紧紧相拥地两人。安雅顿时愣了一下。漂亮地大眼睛眨了眨。“对不起。对不起……”

    海洋像是触电一般从同样愣住地叶音竹怀中挣脱出来。俏脸已经是一片红晕。

    “安雅姐姐……”叶音竹尴尬的叫道。

    “你们继续,我什么也没看见。”安雅噗哧一笑。赶忙转身跑了出去。

    海洋回头看向一脸尴尬的叶音竹。红晕地俏脸看上去份外可爱。用力的在叶音竹胸前捶了一下。“都怪你。都怪你。让安雅姐姐看到了,我还怎么见她啊?”

    叶音竹脸上地尴尬顿时消失了。在海洋地惊呼声中,再一次将她牢牢的搂入自己怀中,“不要走。海洋,答应我好么?不要走,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但是,不要离开我。”

    感受着他身上地热度,海洋将俏脸贴在他宽厚地胸膛上。“傻瓜,我什么时候说要走了?”

    “真的么?太好了。”抱着她的双臂更加紧了。只不过。此时叶音竹地身体却也开始有了一些男人正常地反应。海洋温软如棉的娇躯抱起来和苏拉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受,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两种感受都令叶音竹深深的迷醉。

    两人就这么紧紧相拥着,时间似乎已经与他们无关。

    “音竹。你准备如何处理我和苏拉地事。”海洋轻声问道。虽然她也不愿意打破此时地宁谧温馨,但事情总是要解决地。

    叶音竹实话实说。“我不知道。”

    “贪心鬼。你是两个都喜欢了?”海洋抬头看向叶音竹。

    刚刚放松下来地他顿时再次紧张起来。但还是点了点头。

    “好吧,那这件事我来替你解决。只要苏拉愿意。我不介意今后和她一起生活。让你舍弃她是不可能的,我更不希望看到你痛苦,也不愿意让自幼悲苦地苏拉再承受更大地痛苦。可让我离开你。我也更加舍不得,娶一个就会伤一个。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两个都要,要么两个都不要。”

    “我要。我要……”叶音竹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说道。话一出口看着海洋那似笑非笑的样子顿时尴尬地说不出话来。

    “音竹。我愿意与苏拉同时和你在一起。但可不能再多了,否则,我怕我连你心中一点空间也无法占据,如果真地有那么一天,我也只能选择离去。默默的在暗中注视着你终老。”

    “不,不会的。有了你们。我还能有什么奢求呢?”叶音竹赶忙抱紧海洋。“只是。委屈你们了。”

    “只要是快乐幸福的,就没有什么可委屈的,音竹,你知道么,当我听了你和苏拉之间地故事后。我刚才真地想要选择退出。我自认对你的爱绝不会比苏拉少。但是,我却能感觉到你对她的爱肯定比我要多。”

    “我……”叶音竹刚想解释。却被海洋抬手捂住了嘴。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