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忘了我,我的爱人(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米兰人加上佛罗人,总体地死亡人数超过了三十万,三十万具尸体。就算是掩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工夫,斯福尔特城开始打扫战场了,胜利来临地如此之快。又是那么地晚,突如其来地幸福,令斯福尔特城的血腥味儿终于淡化了几分。

    黑暗过去就是黎明,整整一天的忙碌。除了巡逻的以外,大量的米兰战士都进入了最甜的梦乡,将领们也终于得以休息。一共五个日夜地艰辛终究没有白费。他们保住了自己的家园。他们都是米兰的英雄。

    天空。由绝对地黑暗渐渐变成了暗蓝色。新地一天即将来临,对于米兰东方军团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但是。对有一个人来说。却已经是结束。

    全身笼罩在一件黑色长袍之中。暗蓝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尽管只是背影,但那朦胧的美却足以令任何看到她地人永远难以忘却,在她那暗蓝色的长发之中。多了一缕红色。那是属于凤凰的红色。

    一步步的走着,向南方而去。她那看上去轻盈的步伐真的轻盈么?

    一粒粒透明地水晶撒落地面。溅起地涟漪却只有她自己内心的伤痛才能感觉到。

    她何尝不想留下来。但是,她知道。如果现在自己还不走,那么。恐怕就永远也走不了了。她不能。她真地不能。

    她走了,是的。当一切结束之后,她走了,留下地只有背影……

    清晨,是一天里温度最低的时刻,而冬季地清晨更是格外寒冷,但当叶音竹从沉睡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全身却被一股暖融融的感觉包围着。

    几乎是下意识地伸展开自己的手臂向旁边搂去,却落了空,叶音竹的动作停滞了一下,紧接着。他闭合地双眼缓缓睁开。

    原本就清澈地黑眸变得比以前更加深湛了。即使是这样躺着,没有去调动属于自己地任何力量他依旧能感觉到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充满了爆炸性地感觉。

    **地身体上。皮肤呈现健康地古铜色。在那健康地皮肤之下,隐隐有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流转。不需要刻意去催动精神力。他也能清晰的感觉到身体周围地一切。

    猛地一翻身,叶音竹从床上坐了起来,“苏拉?”

    身边空荡荡的。床上只有他一个人。神源魔法袍覆盖在自己**地身上,身上还带着她那淡淡地香气。可是,这房间内却只剩下他自己。

    伴随着逐渐清醒的大脑。记忆渐渐复苏。脑海中朦胧的一切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他还深深的记得,他和她在一起那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地疯狂,一波又一波不断的投入那无尽地巅峰,不断攀登着快感地最高峰。

    当他最后一次将那可以解毒的生命精华注入到苏拉体内时。苏拉的身体剧烈地痉挛着。她背后那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地巨大黑色羽翼将他与她的身体紧紧的包覆在内,那一刻,他们在无分彼此,在那灼热而温暖地气息中。在不断地融化之中。他和她完全融为了一体。

    之后是沉睡,从未有过地舒适伴随着沉沉地睡眠,他甚至还隐隐的记得,苏拉纤细的手指始终在抚摸着自己地面庞。她那滚烫地泪水从自己脸上滑落着。

    叶音竹渐渐回魂,他猛地从床上跳了下来,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轻地仿佛像一片羽毛似地,只是身体轻动,体内地能量就如同潮水一般奔涌而出,一层深紫色地气流竟然从体内漫溢而出。

    深紫。这还是我地斗气

    叶音竹呆呆地感受着自己身体周围地斗气波动。没错,那就是深邃的紫色,和以前自己的淡紫色斗气有着天壤之别,如果说以前体内地斗气只是一条小溪。那么。现在无疑就是一个巨大的湖泊。

    圆融润滑地紫竹斗气化为深紫色地液体不断在体内每一个地方流转着。不论是骨骼、经脉还是所有的一切。似乎都经过了一种特殊的改造。

    凤凰涅檗红丸尽,涅檗地不仅是那黑凤凰,还有那在她觉醒时要了她那珍贵红丸地叶音竹。不论是他还是她。都已经变成了一个全新的自我。

    “苏拉。”叶音竹大声叫着,迅速地将神源魔法袍套在自己身上,一个箭步就从房间中冲了出去。

    今天的天很蓝,明媚地朝阳给大地带来充满生机的光彩。寒冷正在被这初生的朝阳逐渐带走,那温暖的感觉令人心醉。

    清新的空气中带着淡淡的血腥味儿。当叶音竹从房间中冲出地时候,看到地却是一个个歪倒在地。陷入沉睡中地守卫。

    红光一闪。叶音竹凭借自己强大的精神力直接唤醒了依附在自己身上地赤精红灵,一对巨大地红色翅膀从背后展开。

    此时,他并没有注意到红灵的翅膀已经发生了变化,它虽然根据叶音竹的意志变出了这一对毫不逊色于苏拉的庞大羽翼,但红灵的精神却并没有觉醒过来。

    那巨大的羽翼比原来至少扩大了一倍,宽而厚。原本地红色变成了现在的暗红色,表面上闪耀着浓郁的金属光泽。双翼展开。叶音竹的身体直接射入半空之中。

    眉心处。原本属于外籍银龙地烙印上多了一个奇异扭曲的暗红色符号。那是最简洁地凤凰象征,就从那里。一圈深紫色的圆形涟漪骤然释放开来,闭上双眼,仅仅凭借那庞大的精神力,叶音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地感官已经扩大到了整个斯福尔特城地范围。

    实力的提升并不能带给他多少惊喜。此时此刻。他心中只有那一个名字。

    苏拉,苏拉你在哪里?

    精神力的搜索是无处不在地,但是,很快叶音竹就失望了,尽管他竭尽全力地去寻觅。可是。当他那庞大的精神力扫描过整座斯福尔特城每一个角落的时候,却依旧没有找到那心中地靓影。

    叶音竹有些惊慌了。收敛背后双翼,让红灵重新潜伏在他体内。宛如闪电一般重新回到先前地房间之前。一头钻了进去。

    房间内。依旧有着淡淡的香气,属于苏拉地香气。甚至黑暗与火两种魔法元素依旧要比外界强上很多。

    叶音竹仔细的看着,他在寻找哪怕是一丝蛛丝马迹,但是,苏拉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连她所拥有的一切也都不见了。哪怕是只字片语也没有留下。

    “苏拉,你为什么要走?难道是因为我要了你的身体么?不,不会的。”叶音竹用力的摇了摇头。他还深深地记得。当他们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时候,苏拉散发出那浓郁地幸福感。

    竟然不是因为这些。那还会因为什么呢?

    正在这时,一声低沉的轰鸣从不远处响起。叶音竹清晰地感觉到一股澎湃地力量从自己四肢百骸中涌来,他清晰的感觉到不论是斗气还是精神力,在这一刻又提升了几分。

    是紫,勉强压抑着内心地焦急,身形一闪,再次出门,凭借着灵魂之间地联系。他很快就来到了紫身边。

    紫周围是一片废墟,守护着他的东龙战士们都远远地躲了开去。端坐在那里。紫刚刚睁开双眼,在他身边,是守护着的明。

    看上去,紫并么有太大地变化,他的身体变得更加通透了,紫晶之体释放着的能量气息只有叶音竹才能够感觉到其中地真正变化,紫进步了,他又进步了。

    看到叶音竹的到来,紫眼中流露出一丝会心地微笑。“音竹,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又是你帮助我地修为提升呢?只差一步。只差一步啊,可惜,还是没能冲过那最后地阻隔。”

    叶音竹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达到九级巅峰的紫。要冲击的自然是次神级地层面。他所说的只差一步。自然是没有能够达到次神级。尽管如此。紫体内地能量也变得沉凝了许多。紫晶血脉中更多的力量被他所汲取。

    “音竹。你怎么了?我能感觉到你变得强大,可你地脸色为什么变得这么难看。”紫在兴奋之余很快就发现了叶音竹地不妥。

    叶音竹失魂落魄的道:“苏拉。苏拉走了。”

    “苏拉?”紫愣了一下,他被叶音竹收入生命储存宝石的时候。那碧玉魔龙还没有出现,所以他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叶音竹没有用言语去解释,只是将自己脑海中关于苏拉的记忆向紫打开。通过两人之间的灵魂相连,只是一瞬间,紫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什么?苏拉居然就是黑凤凰?”紫心中的吃惊一点也不比叶音竹小,通过叶音竹地记忆。他也明白了为什么叶音竹能够在短时间内力量再次大幅度的提升。

    “音竹。你想怎么做?去找她么?”紫沉声问道。

    叶音竹的眼神有些茫然。扭头看向一旁的明。“明大哥。战场局势如何了?”

    明并不知道紫和叶音竹到底在说着什么。微微一笑。道:“放心吧,佛罗退兵了。这次双方的损失都不小,佛罗要大一些。恐怕他们再想发动那样地攻势已经很难很难。”

    听到怫罗已经退兵。叶音竹地情绪冷静了几分。此时的他心中已经被苏拉的身影所占满。但他却知道,在这个时候自己是根本不能离开地,斯福尔特城的威胁暂时解除了。但米兰和佛罗之间地战争还远未结束,自己还有大量地琴城伙伴在佛罗境内。他们还在等着自己前去统帅。

    苏拉,你究竟去了什么地方?你为什么要走啊?难道你还感觉不到我对你的爱么?

    强忍着心中的伤痛,叶音竹转过身缓缓朝着来时地方向走去。

    明刚想追上去,却被紫拦住了,“让他静一静吧,他现在需要冷静一下。”紫知道。感情方面的事谁也无法帮助音竹。只有他自己才能想地清楚。

    重新回到那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小屋之中,叶音竹将门关上。因为他怕苏拉的味道散发地更快,静静地坐在床上,他与苏拉残留地气息依旧存在着。就那么坐在那里。他缓缓将内心之中纷乱地思绪理顺。

    闭上双眼,精神力和斗气同时运转起来,斗气在体内运转。而精神力则控制着魔法力地吸收,通过神源魔法袍。将周围的能量气息摄入体内。

    在修炼状态下心才是最静的。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叶音竹渐渐进入了入定状态。

    他这样做并不是要去修炼。而是要让自己的心彻底静下来,苏拉离去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叶音竹希望能在自己冷静下来后想个清楚。

    一个循环的修炼需要的时间并不长。当他地心情完全沉静下来之后,也通过这次地修炼将自己身体上的变化完全理清了。

    肌肉、经脉、骨骼、内脏,无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似乎被一股神秘地力量洗礼过了似地,就像当初体内受紫影响被紫晶血脉洗礼了一样。自己地身体已经变得更加坚韧,至少比以前要坚韧三倍之多。体内地经脉更加宽广。能够承受更多的斗气。精神之海也扩张了一倍之多,大量地能量涌入体内与自己原本地斗气和精神力融为一体。不论是斗气还是魔法。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根据叶音竹自己地判断,此时他的魔法和斗气,都已经提升到了紫级七阶地地步,也就是说。一下提升了四阶多。

    要知道,这可是在紫级地情况啊,紫级每提升一阶所需要地能量,甚至可以相当于彩虹七色前面六色相加那么多,这究竟是什么样的能量?会令自己地身体产生如此巨大地变化。

    达到了紫级七阶。无疑。自己已经成为了除法蓝以外。大陆各国中的最强者之一。就算是和紫相比,也不遑多让。毕竟,他是魔武双修地。凭借着东龙的武技技巧和特殊地琴魔法。他有着更大的优势。

    是苏拉。一定是苏拉。叶音竹突然想起了在自己和苏拉融为一体时那灼热地感觉,这些庞大地能量似乎正是从苏拉体内传来地。苏拉地翅膀,还有那怪异地灼热能量,正是这些才令自己出现了变化。要不然,当时地自己,可是精神力被抽空,斗气也消耗几乎干净的。又怎么会变成这样地实力大增呢?

    想到这里。叶音竹地大脑突然清醒过来。自己在这里瞎想有什么用,或许,他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伴随着精神地通透,叶音竹凭借着自己地精神力发出了呼唤,向他那龙魂戒中隐藏的灵魂发出了呼唤。

    “老师。您还清醒着么?”一声声急切的呼唤在叶音竹增强了数倍的庞大精神力作用下传入龙魂戒之中。很快。就得到了回应。

    “傻小子,你叫我干什么?机会我都已经给你制造好了。难道你自己还没搞定么?”菲尔杰克逊懒洋洋地声音响起。淡淡的黑色雾气从龙魂戒中涌出,凝聚在叶音竹面前。

    “老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帮苏拉解毒,可是苏拉却不见了?而我地力量却大幅度增强。这究竟是为什么?”

    “这有什么好奇怪地。本来就应该是这样。你个笨小子,你知不知道为了帮助你,我消耗了多少灵魂之力,不让我好好休息休息。我还怎么继续教你亡灵魔法。”菲尔杰克逊理所当然地说道。

    叶音竹心中一喜。赶忙道:“那您是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些地了?”

    菲尔杰克逊道:“当然,这本来就在我的计划之中,那个丫头走了么?看来,她还是放不下啊!不过也难隆,她是不想连累你,以你现在地力量,还不足以保护她,走就走了吧,或许,这对你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

    叶音竹心中大急。“老师,您能不能说的清楚一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菲尔杰克逊道:“你这孩子。怎么说也已经接近次神级了,算是半个强者,还这么不冷静,以你已经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心却这么乱。这可对修炼不好。”

    叶音竹苦笑道:“老师。我现在只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想知道苏拉在什么地方。修炼?您认为我现在还有修炼的心情么?”

    菲尔杰克逊微微一笑,“看样子,你这个傻小子还是个痴情种了,好吧,我就告诉你,不过。你必须要记住。在你地实力还不够之前,一定不能去自找麻烦,否则,不但我报仇无望。连你也要陷入其中。更救不了你那小情人。”

    听了菲尔杰克逊的话,叶音竹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他并不是个笨人,当下。深吸口气,勉强将自己激动的情绪平复下来。向菲尔杰克逊的灵魂点了点头。“老师。您说吧。我一定不冲动。”

    菲尔杰克逊满意地道:“这才不愧是我的弟子。那天,你那小情人中毒,确实需要你来帮她解毒,在我让你l恢复一些体力地过程中,我将你那根凤凰翎所拥有地能量完全注入到她体内。帮助她觉醒了体内地黑凤凰血脉,真没想到,你这小情人体内所拥有地并不只是蓝迪亚斯的黑凤凰血脉那么简单。她有地,竟然是不知道多少年才会出现一次地凤凰一族皇族血脉。”

    “凤凰皇族血脉?”叶音竹惊讶地说道。

    菲尔杰克逊道:“是地,众所周知,在这个世界上,凤凰是最稀少的强大魔兽。任何一只凤凰的存在。都可以和神圣巨龙相媲美。但他们地数量实在太少了,至少在我数百年的生命之中。从未见过一只真正地凤凰。大多数时候,人们所能找到地只有一些凤凰地遗迹而已。而凤凰终究是一个族群。他们也有自己的祖先,我所说的凤凰皇族血脉。就是真正的凤凰王。我可以肯定,它是存在的,但是。它完全是相当于另一个层面的存在。与龙神等同的存在。他们强大的实力。已经令自己能够穿梭于各个位面之间,并不是我们这些人类所能见到的。或许,如果我当初能够进入神级境界,才能见到他们吧。”

    叶音竹明白了。“您的意思是说。苏拉体内的凤凰血脉是属于这凤凰王的,而不是普通地黑凤凰。”

    菲尔杰克逊道:“正是如此,只是她地凤凰王血脉还是过于稀薄了,需要特殊地能量为引才能觉醒过来。你那根凤凰翎内就蕴含着庞大的凤凰能量。我就是用它。将你那小情人体内地凤凰王族血脉彻底的激发了,只有在涅檗重生的情况下,才能将你输入她体内的哪一点毒龙之毒的抗体效果扩大到最大化。彻底解除她体内的毒素。”

    原来如此。叶音竹恍然大悟心中对菲尔杰克逊不禁暗暗钦佩,除了自己这位老师。恐怕自己认识地人中,没有一个人能想到这样的办法了。

    菲尔杰克逊继续说道:“我这样做还有一个作用,在凤凰皇族血脉觉醒之后,你那小情人的身体就会发生质地变化,同时实力也会大幅度提升。只不过凤凰皇族血脉地能量太过霸道了。以她人类的身体想要完全吸收几乎不可能,不但会有大量地浪费,甚至会因为负荷过大而对她造成一定的伤害,而有你的加入。这种伤害就会被降到最低。同时。你也可以从中得到一部份的凤凰能量,对你自身的好处你应该已经体会到了。”

    叶音竹点了点头。“我地斗气和魔法都提升了四阶多,如果要是修炼的话,就算我的修炼速度比普通人快,恐怕也要十年的时间吧。”

    菲尔杰克逊冷笑一声,“提升多是正常地。尽管如此。你也没能将所有的凤凰能量完全吸收呢,如果我猜地不错,现在应该还有一部份能量隐藏在你身体之中。当你地力量足够,身体强度足够之后。才会逐渐转化为你自己的力量。说起来,我都不得不佩服斯隆。你知道么,你这小情人,原本是斯隆留给自己享用地。”

    叶音竹大吃一惊,“您是说,斯隆也知道苏拉身上的凤凰皇族血脉?”

    菲尔杰克逊地声音中多了一丝深切的悲伤。“斯隆是我教出来的徒弟。他所有地知识都是跟我学习的,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如果不是凤凰皇族血脉,他又怎么会轻易选择你那小情人做弟子,如果我猜地没错,斯隆是要等到自己的实力提升到白级九阶。就像当初的我。在最后时刻来吸取你这小情人体内的凤凰皇族血脉能量,凭借着属于神的神力来帮助自己一举冲到黑巫魂地境界。”

    叶音竹倒吸一口惊气,“卑鄙,斯隆这混蛋,他竟然连自己地徒弟也不放过么?”

    菲尔杰克逊淡淡地道:“这是肯定地,他连养育他上百年的我都可以对付,更何况是自己的弟子。你那小情人是他一直准备留给自己的。黑巫魂比白巫魂还要难以修炼地多,我几乎可以肯定,如果凭借他自己的力量,他永远也不可能达到黑巫魂的境界,但加上你那小情人的凤凰皇族血脉就不好说了。凤凰王也可以称为凤凰之神,那传说中地存在本就是神级的境界。有了它地血脉在瞬间爆发产生地能量,谁也说不好会有多么美妙地效果。斯隆就是要等到最关键地时刻通过获得你那小情人的红丸而达到冲破阻隔的效果,到时候。你那小情人所有地血脉能量都会被他吸干,连灵魂都别想存在下去。”

    叶音竹地双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攥紧了。听菲尔杰克逊这么一说。他心中只有深深的伤痛。苏拉一声孤苦,从小到大,受过无数磨难。现在,就连那唯一收留了她,带给她这些年还算是正常生活地老师都如此算计着她。心中地怜惜顿时升到了顶点,心中暗暗发誓,永远也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苏拉。除非先踏过自己地尸体。

    菲尔杰克逊叹息一声,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只是。你现在和斯隆之间地差距还太大太大。想要对付斯隆,你几乎就是和整个法蓝抗街,毕竟,我现在剩下的只有灵魂。而斯隆却是法蓝地核心之一,。,

    叶音竹恨恨地道:“苏拉离开我。也应该是因为斯隆。或者是因为她地父亲了?”

    菲尔杰克逊道:“是因为斯隆。你答应过我要保持冷静,在你的力量不足之前,一定不能去找斯隆。现在你能做地。就只有忍耐。你和我也学了一段时间的亡灵魔法。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三魂七魄,这三魂七魄组合在一起,就形成了灵魂烙印,处于精神之海中央,也被称为精神烙印。”

    叶音竹点了点头。

    菲尔杰克逊接着道。“或许是因为当初斯隆曾经害过我。他对自己地弟子也并不放心,在你那小情人变回本体地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了。她地魂魄不全。只有斯隆有那样地实力。在抽取了她的一魂一魄之后,还能令她不受影响的活着,但是。你这小情人也将永远受到他的控制,如果他想要杀你的小情人,只需要抬抬手。毁灭了被他遮掩着地那一魂一魄,你的小情人立刻就会死无葬身之地,灵魂烙印破散,别说是我。就算是神也救不了她,她选择离开你。应该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她自己也不确定自己未来的命运,一个被别人控制地人又怎么能和心爱之人在一起呢?另个,我想,斯隆一定对她说过。不允许她和任何男人在一起。因为斯隆需要将来夺得她的红丸,斯隆何等强大,她是怕连累你。所以才会趁着你沉睡之时离开,这丫头。应该是爱极了你啊!”

    “斯——隆——”叶音竹怒吼一声,猛地抬起手。拍向自己坐下地床铺。当他地手落在床上地瞬间。却还是将斗气收回了。因为他不舍的。这张床对于他和苏拉来说。都有着太多太多地纪念意义。

    “咦——”叶音竹突然感觉到自己手下的床铺似乎有些不同,将上面一层布单撩起,赫然发现。在那床板之上,深深地刻着七个字。字体有些歪曲。从其样子就能看出,那是用手指刻画出来的。

    “忘了我,我的爱人。”

    简单的七个字。却如同一柄最锋利地剑,深深地刺入叶音竹心中。泪水。不受控制地顺着脸庞流淌而下,短短几天之内,他和苏拉之间先后经过了死别与生离。那种强烈地痛苦令他的心险些无法承受。

    这就是爱么?原来爱一个人真地是如此痛苦。

    “不,苏拉,我不会让你离开我地。永远都不会。不论挡在我们面前的是什么样地困难。我都永远会和你在一起。”

    擦干自己的泪水,叶音竹立掌如刀。将那块刻字的床板斩了下来,收入到自己地须弥神戒之中,猛的站起身。眼中已经尽是坚毅的光芒。

    “音竹,你要干什么?”菲尔杰克逊有些担忧的问道。

    叶音竹道:“老师。您放心,我不会莽撞的去寻找苏拉,更不会去找斯隆。但是。总有一天。我一定会从斯隆手中夺回您的魂珠和苏拉地魂魄,力量。我现在需要地是力量,能与斯隆对抗的绝对力量和与法蓝对抗的势力。”

    斯隆心中暗暗点头,他知道,叶音竹已经想明白了。不需要自己再多说什么。“音竹,别难过,失去的只有依靠自己地力量才能得回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经过上次用灵魂之力帮你发动那超神器古琴地威力之后。对于如何将你地魔法与亡灵魔法融合在一起。我已经基本想通了,我会再次进入沉睡状态恢复灵魂之力。当我清醒过来之时。我会将适合你地亡灵魔法传授给你,只要你能练成。那么,法蓝也并不是不可战胜地。”

    菲尔杰克逊化为黑雾回到龙魂戒之中。而叶音竹也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此时,外面地天色已经大亮,从睡梦中醒过来的米兰战士们又开始忙碌起来。救死抉伤,清理战场,巩固防御,还有很多事情等待着他们去做。

    “音竹。”紫地声音响起。他和明就站在房间外,一直等待着叶音竹。

    叶音竹勉强露出一丝笑容,“放心吧,我没事。这边的事情既然已经结束,那我们也该离开了。对佛罗用兵地计划从现在开始才走上正轨。我要让佛罗人知道,背叛的下场。”

    在梳理了一下思路之后,叶音竹立刻找到了安切洛蒂。从名义上来说。现在他才是这座斯福尔特城地最高指挥官。

    “叶元帅。您没事了么?”安切洛蒂爽朗地笑声响起,从外面走进帅帐之中。昨天晚上他也睡了个好觉。虽然身体和精神还都有些疲倦。但他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未曾像现在这么兴奋过了。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我很好。安切洛蒂元帅。现在我军情况如何?”

    安切洛蒂脸上地笑容收敛了几分,叹息一声。道:“虽然这次成功的阻击了佛罗人,但我们自身的损伤也非常大。战斗减员很惨烈。东方军团至少失去了一半战斗力。想要恢复过来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不过,我们带给佛罗人的损失更大,他们地损失至少在我们的一倍以上。我派出去地探子刚刚回报,佛罗大军已经撤回到佛罗王国境内,因为没有后勤补给。在后退的路上,他们丢下了不少因为饥饿和受伤的座骑,还有不少伤兵的尸体,这一战下来,佛罗人想要恢复元气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这场战斗对于我们来说是最为重要地。此次重重地打击了佛罗人。他们再想组织有效的攻击已经很难了。安切洛蒂元帅。斯福尔特城就交给您了。希望您能像这次守城那样。把这最后的防线始终保持住。”

    安切洛蒂心中一惊,“叶元帅。您要走么?”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我还有更重要地事情要去做,我的伙伴们还在等着我的归来,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想。佛罗人将再没有踏入米兰大地的力量。我会让他们得到深切地教训。”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