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风暴之锤(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统计结果出来了没有?”库斯勒沉声道。他的精神状态还不如安切洛蒂,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精致的铠甲多处破损,最大的一处伤痕正是被梅宗宗主一剑斩上的,如果不是他这铠甲足够坚实,斗气也算强横,那一剑就能将他斩成两截。

    “出来了。元帅大人。”书记官的声音有些颤抖。

    “说吧。我撑得住。”库斯勒的声音已经完全沙哑了。多日的战斗,不断的疲倦和压力令这位老帅的生命力正在不断衰弱。

    “大战五天,我军几乎一百二十个小时不停歇的想斯福尔特城发动攻击,虽然也给敌人带来了不小的损失,但我们却更是损失惨重。一共有十四个军团的番号彻底消失,魔法师军团全军覆没。血色卫队只剩余不到七百人。除您以外的十名龙骑将四死三重伤,只有三位还保持着战斗力。”

    每一个数字都是如此的触目惊心,书记官每说出一句话,库斯勒的手就会颤抖一下。

    “给我详细的伤亡数字。”

    “是。包括魔法师在内,我军此次参战一共四十五万大军,死亡十七万八千余人,重伤一万四千人,轻伤九万六千人。作为食物的座骑损失超过十万。魔法师军团全军覆没,血魔法师剩余不足二分之一。战斗力剩余不到最初的一半。攻城器械损失不计其数。”书记官几乎是咬着牙将这些说出来的。五天的时间,仅仅是五天地时间,就出现了如此巨大的损失。可见这一战是何等惊心动魄。

    在破釜沉舟地情况下,佛罗人没有退却。他们发起了一波又一波地猛攻。但是,直到现在,他们却依旧没能攻上城头。

    佛罗大军总参谋长奥特加有些激动的说道:“元帅大人,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再这样下去不行啊,我军没有补给。粮草不足,虽然士兵可以吃座骑,但驯龙和剩余的重装骑兵座骑没有足够的食物已经很难发挥战斗力了。更何况。我军除了死亡的以外,伤者同样众多。而我们却没有药品。再这样下去,不出两天,非战斗减员就会大规模出现。元帅大人,您要早做决断。”

    库斯勒猛地抽出自己的佩剑遥指前方。“粮草,斯福尔特城中有。

    药品。斯福尔特城中也有。到了这时候,我军伤亡如此惨重。如果依旧不能攻破这座城市的话,那么,就是战略上地完全溃败,在东线再也无法对米兰构成威胁。我想,在座的每一位将军都知道。一旦米兰抗住蓝迪亚斯发起地攻击,对于我们佛罗来说意味着什么。对于蓝迪亚斯。我们只是可以利用的工具。远不如波庞那样是他们的盟友。到时候,没有人会来拯救我们。为了佛罗地未来。这一战我们不能后退。

    战士们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大地。就让我们发起最后一次猛攻,不成功。

    则成仁。“

    库斯勒地声音重新变得激昂起来,但是。经过五天的战争,他属下地将领们却再没有谁能够保持和他同样旺盛地斗志。佛罗大军。剩余全部战斗力不到二十万的佛罗大军,终于发起了他们最后一次冲锋。

    安切洛蒂腰板挺得笔直。他很疲倦,但他地精神上却极为亢奋。

    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带领着这样的积弱之军居然能够坚持到现在这个时候。

    整整五天过去了,他看着一名又一名米兰战士在自己身边倒下,而在他们面前,倒下的敌人却更多,佛罗的损失大,米兰东方军团的损失又怎么会小呢?现在,城头上地守军至少有一半都是来自金色带来的后勤补给部队。

    米兰东方军团地正规军,死亡超过八万,其余人等几乎没有不受伤地。后勤补给那十万人,也都已经先后分为数批投入到战场之上。作为轮换。

    斯福尔特城最大的优势就在于补给方面。他们有着充足地补给。

    不论是粮草还是药品,别说是五天。就算是五个月也足够支撑。

    死去地战士永远离开了,但安切洛蒂知道,经过这一战之后,只要那些受伤的士兵重新站起来,那么,他们就是拥有足够战斗经验地老兵。东方军团,再不是一支积弱的部队。

    “安切洛蒂兄弟,我地后勤补给第一批战士又上来了。经过大半天的休息,他们现在地状态都好地很,眼看着我们就要成功守住了,战士们的士气都很高昂。”金色有些兴奋的来到安切洛蒂身边。经过这场生与死边缘徘徊的战斗,每个人之间的关系都变得亲密了很多。

    安切洛蒂含笑点头,“那真是太好了,金大哥,你看这佛罗人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金色冷然一笑,道:“虽然我不太懂军事,但从对方的骑兵数量也能看出,他们的后勤补给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没有补给,我相信他们最多也只能再坚持三天吧。真不知道音竹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能够将整个佛罗大军的后勤补给线完全切断。”

    安切洛蒂大吃一惊,“什么?金大哥,你是说佛罗人的后勤补给真的是被叶元帅切断的?”

    金色轻叹一声,“虽然我不知道这次琴城一共来了多少人,但你也看到了,凡是琴城所属,无一不是以一当百的强者,具体情况你还是以后去问你的叶元帅吧,我也不好多说。看,佛罗人又上来了,看来,他们还是不死心啊!”

    没错,正如金色所说,佛罗大军又一次发起了冲锋,也是在佛罗统帅库斯勒带领下的最后一次大规模冲锋。

    佛罗大军的攻城器械已经不知道毁坏了多少,大量残破的垃圾在斯福尔特城前堆积着。佛罗大军前冲,首先分出两个军团专门用来清理这些垃圾,紧跟在后的血法师们开始施展他们那嗜血魔法。经过五天的鏖战,这些血法师的状态也明显下降了很多,他们所释放的血雾没有最初那么浓稠了。

    库斯勒和仅剩的三名龙骑将飞行在半空之中,手持龙枪,跨下风龙不断发出一声声咆哮,将一个又一个风系魔法投向城头。

    米兰战士们早已经习惯了佛罗人的进攻,眼看对方又一次攻来,城头的米兰士兵立刻行动起来,弓箭手、长矛手、投石车,所有防御武器都在第一时间投入到战斗之中。有着充分的后勤补给和轮换休息制度,此时在城头上的米兰战士精神状态要比佛罗士兵不知道好了多少。

    二百声愤怒的咆哮同时响起,几乎在同一时间,二百位利爪德鲁伊的咆哮魔法就已经渲染了整个城头上作战的米兰战士。

    飞箭,投石,如雨下一般。斯福尔特城最大的优势就是后勤补给极为充足,虽然已经过去了五天,但斯福尔特城内却依旧有着充足箭矢和投石。这和金色那十万后勤补给部队是分不开的。从佛罗那后勤补给中心运到东风城的武器装备除了大部分精良的都送到琴城去以外,其余的都让金色给带到这里来了。

    因此,整座斯福尔特城内的武器补给极其完备,再加上粮草充足,因此才能令士兵们始终保持在高昂的士气之中。

    战斗总是此消彼长的,每度过一天,佛罗大军的士气就会下降几分,而成功守住城池的米兰战士们的信心也会随之增强几分,五天过去,双方的士气早已经对调。

    此时的米兰战士们,还有谁记得自己是一个新兵呢?佛罗精锐大军如何?在他们眼中已经不是那么恐怖,至少整整过去了五天的时间他们依旧没有破城的本事。

    在城头大战的同时,城下,两个高大的身影正在二十名东龙战士的护卫下端坐在一个距离城墙只有不到二十米的房间中修炼。正是明和紫。

    在第一天的战斗中,明凭借着无比强悍的次神级实力,毁灭了大量敌人,也导致自身能量大量消耗。

    而紫的情况也和他差不多,施展了一次旋风激光斩抽空了他所有的力气,因此,在之前的五天战斗中,他们都并没有再成为战斗中的一份子,只是静静的在这里休息。

    明的消耗虽大,但和紫被抽空相比还要好一些,五天过去了,他体内的能量也终于恢复了正常。缓缓睁开双眼,明张开双臂,用力的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全身骨骼发出一阵炮竹般的爆响。

    外面的喊杀声他听的很清楚,达到了次神级,不论是哪一种感官都要比普通人强的多的多。明没有半分犹豫,直接站了起来,看了一眼依旧在修炼状态中的紫,缓缓走出房间,朝着城头方向而去。

    空中,库斯勒冷冷的看着下方的战斗情况,米兰人比一开始变得更加强横了,虽然佛罗大军如同潮水般发动一**的攻击,但不论是从城上飞出的那些并不高级的魔法还是箭矢、投石都给佛罗大军送来巨大的伤亡,一具具尸体不断出现,一条条生命逐渐离去。这些都是佛罗的儿郎啊,亲眼看着这一幕的发生,令库斯勒心痛如刀割一般,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如果不能取得眼前这场战役的胜利,那么,对于佛罗的打击只会更大。

    “准备,让我们请米兰人品尝一下风系禁咒的滋味。我就不信,米兰那些魔法师还有阻挡的能力。”

    禁咒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这次战役的战场上了。像当初明掀起地面,紫的旋风激光斩以及叶音竹的虚无音刃,无一不是禁咒级别的伤害。

    而在佛罗王国一边,真正能够施展禁咒的,却只有这位紫星龙骑将,佛罗元帅库斯勒。当然,发动禁咒的并不是他本人,而是他跨下那位风龙城的长老。

    多日的战斗,风龙们的体力消耗也无疑是巨大的,因此,以库斯勒座骑单一巨龙的力量已经不足以发动一个禁咒了。毕竟,风龙并不是上位龙族,哪怕是长老级别,也无法像离杀那样的银龙可以比较容易的发动禁咒。但是,在这里还有另外三头风龙,他们的加入也将困难变成了现实。

    低沉的龙语在半空中响起,这个地方,是斯福尔特城那边不论魔法师还是弓箭手都无法攻击到的位置。

    四头巨龙的同时吟唱,顿时令空气中地风元素变得凝聚起来。风元素的凝聚和其他属性的魔法元素都不同。它们是以盘旋状态不断出现的,而吟唱魔法的魔法师也好,巨龙也罢,就是这些盘旋着的风元素核心,在盘旋之中,他们借用这些风元素地力量。以自己本身的能量为引,才能发出强大的魔法。

    空气中的风变得越来越狂暴起来,库斯勒想要施展的,乃是风系魔法禁咒中最霸道地大范围禁咒之一,凭借四头风龙地同时发威。此时它们完全可以完成这个恐怖地魔法。到时候。九道巨大的龙卷风就会出现在斯福尔特城头。那足以席卷一切防御工事地飓风将给米兰人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这已经不是库斯勒第一次发动禁咒了,也正是因为他所发动地禁咒。才令东方军团的魔法师损失惨重。经过第一场战斗之后,原本城内的魔法师还剩下两百余人。但没有了叶音竹、紫和明这三大强者的帮助,每一次库斯勒发动地禁咒就只有依靠这些魔法师们联手发动的魔法防御罩来抵御了。虽然他们成功的数次抵挡住了禁咒的威力,但在禁咒恐怖地力量面前,魔法力消耗殆尽。透支地魔法师们也一一离开了这个世界。

    但是,他们也用自己地力量将禁咒的威力降到最低,否则,真地让一个禁咒降临在**地斯福尔特城头。那就是成千上万的伤亡啊。最重要的是。禁咒极有可能会将城墙破坏。到时候,东方军团就真地没有抵御佛罗大军的力量了。

    库斯勒上一次施展禁咒是在两天前。经过这两天的休息。他的座骑伙伴已经将魔法力积蓄到了一定程度,此时在另外三头风龙的帮助下,顿时将魔法力提升到了极限。使这个大范围禁咒的威力达到巅峰。

    空中不断增强的飓风,城头上的米兰将领们自然也看到了,安切洛蒂脸色大变,他当然知道自己手下的魔法师们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作为这场战斗中最大的攻击输出之一,此时剩余那八十名左右的魔法师无一不陷入深度疲倦之中,禁咒再次降临,他们还能用什么力量来阻挡?再次发动魔法防御,不论能否挡得住这次的禁咒,这剩余的八十名魔法师必不会幸免。

    “好像有点远。”正在安切洛蒂内心之中天人交战,紧急思考着要不要让魔法师们发动最后的防御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安切洛蒂侧身看时,惊喜的发现,那身高三米的巨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城头。虽然已经过去了五天,但五天前,山岭巨人明那力冠三军,凭借双臂之力翻天覆地阻击敌人的一幕早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米兰战士们心中。看到他的出现,城头上顿时一片欢呼。

    在他们眼中,明几乎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安切洛蒂注意到了空中不断增强的飓风,刚刚恢复体力的明自然也看到了,以他神兽的实力自然看得出,这将士一个大范围风系禁咒。他口中所说的有点远,是对于他自己的闪电攻击而言。

    为了掌控全局以及脱离米兰所有攻击手段的攻击范围,此时库斯勒和他的龙骑将们,身在千米高空之中。明的独目雷霆虽然威力强悍,但千米的距离还是远了一些。

    “明先生,您恢复了么?”安切洛蒂虽然知道明是叶音竹的属下,但却丝毫不敢怠慢,赶忙上前来到明的身边,恭敬的问道。

    明憨厚的一笑,点了点头,道:“我的身体已经没问题了,元帅是不是在担心天上那几只爬虫?放心吧。交给我了。”

    一边说着,明眼中的光芒突然变得强盛起来,两只眼睛渐渐融合唯一,恢复了他那只独目,紧接着,他抬手在独目处轻轻一抹,手中顿时多了一件东西。

    那是一柄尖头锤,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奇异之处的尖头锤,上面有一层淡淡的雷电光芒流转着,爆裂的能量波动似乎被一股什么样的力量压制似的。

    对于明的大手来说,这么一柄短柄战锤在他手上就像是玩具一样,轻轻的掂了掂,再抬头看看远处空中正在不断凝结的风属性禁咒,明冷然一笑,“好久没让这家伙出击了。这第一下就送给你们这些爬虫吧。”

    “喝——”明猛的大吼一声,周围的米兰士兵被震得几乎在瞬间就处于了短暂失聪的状态。紧接着,他们清晰的看到,明的身体竟然在刹那之间变成了蓝紫色,庞大的雷电之力以无与伦比的速度朝着他的右手处汇聚而去。

    抬起头,明那独目已经完全变成了湛蓝之色,那可不是如同水波一般的湛蓝,而是由无数雷电之力凝聚而成的蓝。

    “风——暴——之——锤——。”伴随着四个字的大喝,每一个字出口,明手中那不大的短兵战锤上雷电光芒就会强盛几分,当最后一个锤字念出之时,他猛的一扬手,短兵战锤带着扭曲的光芒,带着无比庞大的雷电之力瞬间爆发,化为一道虚影朝着空中而去。

    能够让明这样神兽使用的武器又怎会一般。那正是号称最强神器的雷神之锤,虽然这雷神之锤只有二分之一,但是,想想雷神之锤要塞的强悍防御就知道这件神器有多么霸道了。

    同样是雷神之锤,明手中的这一柄与兽人族雷神部落所拥有的那一柄,在威力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出入。只不过雷神之锤要塞凭借一个特殊的魔法阵,以雷神之锤为核心,在那里制造了一个禁魔领域。而明虽然没有魔法阵的支持,但他所使用的这柄尖头雷神之锤却始终在他的独目中温养着。

    要知道,山岭巨人号称雷神之子,他独目中所拥有的雷元素对于神器雷神之锤来说,好处是无与伦比的。

    因此,明所发动的雷神之锤特殊攻击风暴之锤,绝不会比雷神部落凭借魔法阵引动那圆柄雷神之锤发动的风暴之锤威力差。

    库斯勒感受着周围越来越庞大的风力,心中略微多了几分得意,他对米兰魔法师的判断一点错都没有,他深信,在这全力攻击的大范围禁咒面前,米兰人想要抵挡几乎是不可能的。

    只要能够攻入城内,打开城门。那么,这场战争就可以结束了。

    尽管佛罗大军的损失惨重,但只要在战略上占据优势,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就在这个时候,库斯勒突然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他发现,整个空间仿佛都扭曲了一下,一股特殊的气息从下方涌来,当他低头看时,正好看到斯福尔特城城墙上,那一团耀眼的雷电之光。

    库斯勒自然不会知道那是山岭巨人引发的雷电能量,但凭借着紫星龙骑将的实力和眼力,库斯勒一看就明白那是怎样强大的力量。

    “不好,快停止咒语。”大惊之下,他立刻向自己的魔兽伙伴传递着消息。可惜,禁咒开始以后,又怎么是容易停下的?尤其是这样的龙语魔法,更是如此。

    四头风系巨龙。他们吟唱的咒语根本没有停下地机会。下一刻。一团无比澎湃的雷电之力瞬间奔涌而上。

    明现出独目之后,他的视力就连精灵族也无法相比。他自然看得出谁才是这禁咒的核心。因此,那位可怜地风系长老自然也成为了风暴之锤的目标。

    轰——。轰鸣声并不如何强烈,但几乎只是一刹那,那威风凛凛地风系巨龙长老。堂堂地九级巨龙。就已经变成了焦黑色。

    龙语魔法强行打断。强烈的震荡与雷电之力。在雷神部落图腾,山岭巨人的全力发威之下所爆发出的力量几乎已经接近了超神器,没有任何悬念地。就是这么简单地一锤,这头九级巨龙的身体就已经变成了飞灰。

    库斯勒的反应不可谓不快,突然感觉到强烈地危机,他立刻就从自己地座骑龙背上跳了起来,但是。他地动作还是略微慢了半拍。一股强烈地麻痹瞬间传遍全身。紧接着大脑一阵眩晕。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紫级强者地实力毕竟还是不错地。风暴之锤的大部分威力都被那头九级风龙长老挡了下来,库斯勒所承受的只是余波而已,但就是这余波,还是依旧将他震地晕了过去。最强的神器。威力又岂同一般。

    同时受到波及地还有另外三头风系巨龙,作为八级巨龙,那强烈的雷电余波第一时间席卷了它们和它们背上龙骑将地身体。几乎和库斯勒一样。他们同时陷入了昏迷之中。

    雷神之锤的眩晕效果可要比树妖德鲁伊掷矛地迟缓强悍的多,别说正面攻击,就算是爆发地余波依旧能令这么多强者同时受害。可见其强悍。

    三头巨龙带着他们地龙骑将加上库斯勒同时朝地面陨落。而那尖头雷神之锤却仿佛被一根特殊地线牵引着一般,重新回到了明地手中。

    不过,库斯勒他们也还算是幸运地,龙族地魔抗能力毕竟要比人类强地多。而它们承受的又是风暴之锤的余波。因此。当三头巨龙地身体下坠一半地时候它们就已经清醒过来,感受着强烈地重力。三头风龙顿时大惊失色。赶忙将自己地风属性能量提升到极限,双翼大张。

    尽可能地抵消着下坠的冲力。

    但是。龙族地体重实在太大了些。再加上全副武装的龙骑将,想要减缓这么巨大地冲势谈何容易。尤其是库斯勒下坠地身体又不小心地正好砸在了一头风系巨龙身上。

    骨骼断裂的声音。清晰地从三头风系巨龙地翅膀根部传出。当这三头风系巨龙强忍着剧痛带着一共四位龙骑将落在地面的时候。它们地龙翼也已经从根部骨折了,这样的伤势对于龙族来说也是极重。既前面受创地龙骑将之后,佛罗人终于失去了自己所有地龙骑将强者。

    当库斯勒悠悠醒转地时候,他突然发现。原来活着是这么美好。虽然他没有摔落地面,被巨龙接了下来。但身体所受到地震荡以及雷神之锤地余威,都令他原本就已经极为疲倦的身体产生了极大地负荷。

    斯福尔特城一边地战斗依旧是惨烈地。但此时此刻。不知道为什么。这位佛罗地元帅心中却再也兴不起一丝战意。

    他知道,这场战争佛罗已经没机会了。最后地禁咒被打断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佛罗失去了进入米兰地最后时机。

    后勤补给直到现在都没有消息。别说是物资。连一点信息都没有传来,就连自己派去接应的五万大军,也是渺无音讯。五十万大军啊,自己带出来的时候是整整五十万大军。可是现在呢?剩余地还有多少?

    面对米兰东方军团,这样一支积弱地军队,可自己却做到了什么?

    失败。失败。还是失败,连库斯勒自己都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次地战斗会变成如此模样。

    当初。他在佛罗首都佛罗伦萨接受任命,成为全军大元帅地时候是何等意气风发,血色卫队、血魔法师、重装骑兵。全国集中的战斗魔法师。再加上整整五十万大军组成地钢铁洪流,这支倾全国之力打造的军队却没给佛罗带来半分好处。

    库斯勒的心已经有些死了,茫然地看着依旧在不断发动冲锋地佛罗战士们,他甚至兴不起愤怒地感觉。

    明离开了修炼地房间。房间内就只剩下了紫,紫地消耗虽然并不见得比明大多少,但他本身地实力却毕竟比明要差了一个等级。次神级和紫级,终究不是同一水平,因此。他的休息也自然需要更多地时间来进行。

    正在这时。突然。紫身上爆发出一团夺目的光彩。他猛地睁开了双眼,眼中尽是吃惊之色,全身上下,一道道紫色的魔纹不断出现。没有经过他自己地催动。他那人形的身体已经变成了通透地紫晶。一层层紫晶魔雾不断从体内渗出,庞大地能量波动每一次律动都会令紫清晰地感觉到力量地回归。

    这是怎么回事?本来紫距离回到巅峰状态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但此时他却清晰的感觉到从自己血脉与灵魂深处传来地能量几乎在一瞬间就令自己失去的能量完全恢复了,他很难明白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但体内地能量却依旧不断的升华。

    紫晶血脉地觉醒。每一次都会带来更加强大地力量,伴随着庞大力量的出现,紫身上地肌肉、经脉都在不断地膨胀着。一团又一团耀眼地紫光不断从他体内爆发出来。本就已经达到九级巅峰地他。在这庞大地能量支持下。终于朝着自己地最终目标发起了强猛地冲击。

    突然。紫明白了。他明白为什么会有如此庞大力量地传来,他想到了自己的伙伴。自己地兄弟。

    没错,是音竹。一定是音竹。只有当他地力量骤然提升到另一个层次。才会通过同等本命契约给我带来如此巨大地好处。

    音竹。你究竟又做了什么?怎么可能给我带来如此庞大的能量啊!

    当初和你签订契约之时,我一直想地是在自己提升的同时凭借能量给予你帮助,但是,你给予我地却比我给予你要大地多地多。

    是的。紫的猜测没错,他此时的力量来源正是叶音竹。同时得到这庞大能量的并不只是他一个人。还有隐藏在叶音竹体内地闪和雷。

    那暗红色的大茧。渲染着春意和温暖地大茧终于停止了光芒地闪烁。所有地一切,都在寂静中融合为一,那茧子已经变成了一层凝固地实体,看上去像绸缎一般柔软,伴随着里面传来地均匀呼吸之声,那暗红色大茧轻轻的律动这。仿佛像是心脏在跳动一般。

    铜锣声在战场上响起,佛罗终于敲响了退兵的序曲。潮水般进攻地佛罗大军和他们冲锋时一样快速地退却。留下的,只是几乎遍布整个战场地尸体。

    库斯勒没有别的选择,当他那低沉而嘶哑地声音宣布拔营撤退地时候。整个佛罗的这次军事行动也算是完全结束。大量地损耗令佛罗人想要再次进攻已经变得极其困难。

    库斯勒的选择无疑是最正确的,如果这时候再不撤退。当那些座骑肉消耗殆尽的时候。就算佛罗人再想撤退也将失去撤退的体力。

    丢下了整整二十万具尸体。佛罗人离去了。留下地只有浓郁的血腥气息和大量的尸体。

    安切洛蒂自然不会追击,当探子回报。宣布佛罗人真正退却的时候。斯福尔特城顿时变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胜利了。米兰胜利了。东方军团胜利了,佛罗人终于退兵,这对于米兰来说最大地威胁终究还是离开了战场,这种欣喜几乎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尽管战士们的身体无比疲惫。但在这一刻,他们地精神却已经达到了亢奋的顶点。

    米兰万岁。东方军团万岁,叶元帅万岁。无数的呼喊声不断在城内响彻。

    这场攻防大战。这场惨烈地战役。并不只是米兰与佛罗两个国家之间发生关系那么简单,它同时也将原本一面倒地战争局势破坏。令胜利的天平开始由倾斜变成了平衡,米兰帝国。在万分不利地局面之下。也终于夺回了一点主动权。

    安切洛蒂立刻下达命令。派出大量探马跟随着佛罗大军,随时注意他们地动向。以防佛罗人杀一个回马枪,同时。将城内地有生力量几乎全部派出。将城外地尸体就地掩埋。幸好现在是冬天。否则。如此众多的尸体一旦腐烂,很有可能会给斯福尔特城带来瘟疫地灾难。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