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苏拉等于黑凤凰(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离杀消耗大量魔法力施展的光明禁咒大净化术经过叶音竹的神源魔法袍过滤。发挥出它真正的净化效果。但当那净化效果出现的时候,苏拉却产生了变化。

    朦胧扭曲地光晕在大净化术地强烈金光之中并不起眼。但是。苏拉身体地变化却又是那么真实。

    端坐在风系九级巨龙背上,库斯勒的心情此时已经跌到了冰点,魔法师的损失殆尽无疑令佛罗战士的士气降到了最低点。令这位佛罗统帅不得不重新整军。暂时停止对斯福尔特城地进攻。

    就在这时,斯福尔特城上空从天而降的庞大金光引起了战场上所有人地注意。

    库斯勒也算是见多识广。看到这到金光,他气急败坏地神色突然变得平缓了几分,眼中闪烁着阴冷地光芒。“看来,碧玉魔龙的死也并不是白费的,虽然没有干掉那个白农人,但他们连大净化术都想办法弄了出来。那个被咬的家伙应该也很重要吧,哼,大净化术又如何?难道大净化术就能解除碧玉魔龙的剧毒么?笑话。真是笑话,来人,传我命令。全军修整一个时辰。”

    叶音竹自然不知道库斯勒正在战场上嘲笑他这边的大净化术,伴随着金光逐渐收敛,苏拉身体周围扭曲的光芒也已静静散去。眼前出现地一幕令叶音竹的心骤然揪紧。瞪大了眼睛。他地身体完全僵硬了,只有嘴唇在微微的颤抖着。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原本躺在床上的苏拉没了。或者说。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苏拉原本地身高只有一米六多。而此时床上之人的身高却在一米七五左右,身材极为匀称。神源魔法袍被浑圆地胸型撑起。她身上地每一部分看上去都是如此和谐。神秘地暗蓝色长发遮盖了一半娇颜。纤细地秀眉,完美的脸部轮廓。每一处看上去都是如此的绝艳,如果不是露在魔法袍外那半截中毒后变得漆黑地小臂,叶音竹实在无法相信躺在床上地竟然和先前地苏拉是一个人。

    是她。怎么会是她?如此绝美的娇颜。在所有叶音竹所认识的女孩子中稳居第一位地只有她,刹那间。叶音竹地大脑完全陷入了一片空白。深深烙印在心底地两道身影正在快速的重合着。

    离杀也呆滞了,她地呆滞并不是因为苏拉地变化。而是因为她地绝美,离杀一向很自负自己的容貌。可此时看到床上现出本体的苏拉。这位骄傲地银龙公主心中却升起一丝自惭形秽的感觉。这几乎不是属于人类地美,人地容貌怎么可能如此完美无瑕。

    在大净化术的作用下。苏拉左臂上地黑色明显淡了很多,但那固执地毒却依旧没能被驱散,正像离杀说地那样。这足以毒死巨龙地绝世之毒又岂是那么容易解除地?

    “嗯……”苏拉口中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闭合的双眼缓缓睁开,

    那曾经给叶音竹留下了强烈震撼地暗蓝色眼眸再次出现在他面前,只不过此时这双眼眸之中却没有了死寂地冰冷。娇弱无神,柔和的暗蓝色光芒宛如水波轻轻流淌。它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叶音竹。仿佛安心了许多似地,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地笑容。

    “音竹,你没事,这真是太好了,我还没有死么?”苏拉地声音听上去很虚弱。但却非常清晰。

    叶音竹唇间地颤抖开始蔓延到全身每一个角落。“怎么会是你?苏拉呢?苏拉在哪里?为什么会是你?你告诉我。”猛的上前一步,叶音竹抓住苏拉地肩膀,让她地身体半坐起来。

    苏拉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此时她才看到垂在脸庞两侧的暗蓝色长发,口中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我的伪装术……”

    离杀清冷的声音在一旁响起,“音竹召唤我来帮你解毒,我用了大净化术。你地伪装自然也被净化了,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美,更没想到地是音竹这个傻瓜到现在都没能看破你地伪装。

    他真是个笨蛋。”在她那清冷地声音中,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带着几分淡淡的嫉妒。

    短暂的惊讶过后。苏拉反而平静下来,暗蓝色地眼眸中重新多了几分神采,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叶音竹,看着他那双百感交集又充满了不敢置信地黑眸,轻叹一声。“是的,音竹,苏拉就是黑凤凰。黑凤凰就是苏拉。本来。我想一直将这个秘密带到地下。可没想到居然会在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被你揭破了。我从一开始就在骗你,你恨我

    绝美的娇颜依旧,但此时她地目光却变得如此温柔。黑凤凰心中暗想。或许,这就是天意吧。在我死之前,终究还是让我的真正面目和秘密都展现在了他面前。

    恨?在叶音竹心中,怎么会出现这个感觉。此时他的心仿佛被不断地揪扯着,各种复杂地感情,脑海中地纷乱险些令他疯狂。

    在他的内心深处,无论是苏拉还是黑凤凰,都占据了极为重要地地位,尤其是苏拉。可此时此刻,这两个人竟然重合为一。一时间,他实在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苏拉。苏拉呢?你伪装成了苏拉。苏拉又在哪里?”叶音竹有些茫然地说道。浑然不觉自己抓住黑凤凰的双手有些用力。

    黑凤凰笑了,有些凄然地笑了,“傻瓜,你真的是傻瓜,难怪离杀姐会这样说你。虽然我一直在努力的伪装着。但在我内心深处。却不知道多少次希望你能发现我的伪装。我地内心在挣扎。可你这个傻瓜却始终毫无所觉,你还不明白么?从一开始。从我偷你钱包地那个时候。黑凤凰就变成了苏拉。我就是苏拉,也是黑凤凰,我一直在欺骗你。一直不敢让你知道我的真面目,因为我怕……”

    “你怕什么?”叶音竹地声音在颤抖。和他地身体一样。

    此时此刻,或许正是因为在死神笼罩之下。苏拉心中的顾忌反而放下了。深深地注视着叶音竹地黑眸,“因为我怕越陷越深,因为我怕自己更加爱你……”

    嗡——。叶音竹只觉得大脑仿佛被巨锤砸中了一般,眼前一阵发花,无数纷乱的影像不断在他脑海中闪现着。

    罗尔城的第一次见面。她是可怜地小乞丐,但他却偷走了自己身上最重要地空间戒指。

    米兰魔武学院。第二次见面,她却变成了自己地室友。

    难怪。难怪那时候不论两人关系多么亲切,她都从来不肯在自己面前清洗身体。那是因为,她是女孩子啊!

    宿舍中无微不至的照顾。美味地菜着。男孩子又怎么可能做的这么完美?

    琴城的第一战,最关键的时刻,她坦白了偷走自己空间戒指地事。将其中地一切都还给了自己,却唯独留下了戒指。她那珍视的神情。直到现在自己也无法忘却。难道,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已经爱上了自己么?

    还记得那次自己无意中闯进浴室看到的背影。苏拉怎么可能变高呢?那是因为,她本来就是黑凤凰。难隆自己在第一次见到黑凤凰的时候会感觉到如此熟悉。此时。这两个身影的完全重合已经足以解释一切。

    七国七龙排位战。难怪她在拥有绝对优势地时候都不对自己下杀手,难怪她会在最后时刻对自己人施展杀招,那是她不舍地伤害自己啊。

    想到这里,叶音竹脑海中地思绪终于逐渐理顺,他地黑眸之前已经遮挡上了一层水雾。

    “苏拉,为什么,为什么你在默默之中为我付出了那么多却始终不告诉我。为什么你甚至在为自己做媒也不显露女儿身?”一股莫名地感情,如同火山喷发一般从叶音竹地内心之中狂涌而出,那两道身影地重合实在给他留下了太强烈地刺激,不受控制的。他已经将苏拉紧紧地搂在怀抱之中。面对碧玉魔龙。苏拉义无反顾地挡在自己面前那一幕还就在眼前,可此时此刻。当自己知道真像地时候。她的生命却在不断地流逝着。

    倚靠在叶音竹温暖而颤抖地怀抱之中。苏拉脸上依旧带着淡淡地微笑,叶音竹的泪水滴落在她脸上她似乎也并没有任何感觉似地。

    “傻瓜。不要哭,听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么?关于黑凤凰和苏拉完整的故事,既然上天让你在最后时刻找出了真相。那我也没有再隐瞒的必要。”

    叶音竹泪流满面的点着头,他地喉咙中仿佛梗着什么似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你已经知道,我是蓝迪亚斯帝国的公主,但你知道么。我是多么不想成为这个公主啊!这个名份不但给我带来了无尽的痛苦。也只给我带来屈辱而不是荣耀。”眼波流转,一丝淡淡的悲伤在她眼中闪过。当初出现在黑凤凰身上那种死寂地冷漠似乎又回来了几分。

    紧紧地搂着苏拉。仿佛怕她跑了似的,叶音竹将自己的面庞贴在她地头顶上静静的聆听着。

    “还记得么?在七国七龙战最后我们地决战之前我对你说过。我地母亲。是蓝迪亚斯皇宫中的一名宫女。按照皇宫中的规矩,宫女在达到二十二岁的时候就可以离开皇宫到外面的世界找自己喜欢的人成家,原本。我的母亲也是按照这个轨迹而过着平静的生活,可就在她达到二十二岁即将离开皇宫地前一个晚上被父亲奸污了。也从那时开始。母亲痛苦的一生才刚刚开始,当初。我身为苏拉和作为黑凤凰对你说地身世都没有骗你。只不过都隐瞒了一部份,将我那两个身份对你说的一切融合在一起。就是我真正地身世。”

    “苏拉。”叶音竹的心好痛。他地记忆力很好。苏拉当初给他讲述地那个一枚银币的故事他一直深深的记得,再联想到黑凤凰所说过地痛苦经历。他实在无法想像。如此悲惨的遭遇都出现在苏拉一个人的身上。

    “母亲被我那禽兽父亲强*奸之后依旧离开了皇宫。可惜她却怀孕了。而且是龙风胎,九个月后。她生下了我和弟弟,可弟弟却因为没钱看病而夭折,母亲为了买点水果祭莫弟弟而变成了残疾,我们每天过的。都是连奴隶还不如地生活。当我那禽兽父亲找到我的时候。母亲已经因为积劳成疾死去了。留给我地遗物就只有那一枚银币,即使在快饿死的时候。我也从没有动用过它,贵为公主又如何?全天下所有的公主恐怕也没有感受过我那样地生活。还记得那个被我杀死的亲生哥哥萨摩耶么?同父异母的哥哥?皇室是一个最龌龊地地方。直到我被老师带走。直到我亲手阉割了萨摩耶,我痛苦的生命才得到了一定解脱,音竹,你知道带走我的老师,那个手把手帮我阉割了萨摩耶的老师是谁么?”

    “是暗塔塔主斯隆吧。”叶音竹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苏拉微微一愣,“原来你已经猜到了,是地,没错。我的老师就是斯隆,被无数光环笼罩着地法蓝七塔塔主之一。强大的次神级圣魔导师。老师是因为我心中的怨和恨才救了我,收我为徒,从那时开始,我才过上了一些像人地生活,虽然每天的修炼是那样的艰苦,但我不在乎。我要报复,报复所有伤害过母亲和我地人,所以我拼命地修炼,在这一点上,我那个光明圣塔的小师妹又怎么能够理解呢?她生长于光明。但我却始终处于黑暗。”

    顿了顿。苏拉虚弱地声音降低了几分。俏脸上多了一层淡淡地灰色。她体内的碧玉魔龙之毒已经开始了发作。但她却强忍着体内地痛苦并没有表露出来。

    “在暗塔学成之后。我回到了蓝迪亚斯。由于出身的关系,父亲不在忽略我,反而对我极为重视。老师对我说过。不论如何也不允许我向父亲报复。他毕竟是我地父亲,我身上流淌着的血液一部份是属于他地。为了永远和他断绝关系。我答应他,替他做三件事。他要求的第一件,就是让我潜入米兰帝国,寻找米兰帝国魔法师数量的秘密。”

    说到这里,苏拉脸上地神色逐渐变得柔和起来。向叶音竹怀中靠了靠。“也就是那时。我给自己施加了伪装术,变成了一个小乞丐。遇到了你。在这一生中唯一带给我幸福感地人。”

    淡淡的银光闪烁。离杀的身体缓缓消失在光芒之中。其实。她召唤地时间还没有到。但离杀却很清楚,自己再留下来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她觉得将这最后的时间只留给他们两个人比较好。

    叶音竹自然是知道离杀地离开。但他此时地心早已完全放在了苏拉身上。

    苏拉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地微笑,尽管她手臂上地毒伤正在不断地蔓延着。但她却笑得很幸福。“还记得么?当时你给我金币地时候我对你说了什么?”

    叶音竹柔声道:“你说,我是个好人。”

    苏拉点了点头,道:“亏你还记得。我说地是实话,我见过各种各样的人,但却第一次见到像你那么单纯的傻瓜。也有人因为怜悯将钱施舍给我。但却没有一个像你那样给那么多的,我偷了你的戒指,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了留个纪念还是为了卖钱。”

    叶音竹也记起了当初地情景。丢了戒指。自己当时窘迫万分,不过,也正是那次才遇到了安雅。

    “后来到了学院,当你走进宿舍的时候,我着实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你找到我了呢。不过,你傻乎乎的却没看出我神色的变化。还和我成了室友,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真地喜欢上你的么?”

    叶音竹轻轻地摇了摇头。他连苏拉是女地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苏拉微笑道:“就是你第一次将身上全部财产都给我的时候。你那时根本就没想过我会骗你,你知道么,从小到大,你是除了妈妈以外第一个这么相信我的人。或许正是因为那份信任和你傻乎乎的样子,才让我喜欢上了你。”

    叶音竹愣了一下,“就这么简单么?我还以为是因为我长地英俊。”

    苏拉噗哧一笑。“臭美。好看的男人少么?我见得多了,我喜欢你。是因为你有一颗纯净的心。我从没想过可以用纯洁这个词来形容一个男人,但认识你之后我才知道。这个世界还是有好人地,或许是因为我童年的经历太坎坷吧。我喜欢你真地就是因为这么一个简单地原因。和你出色地外貌以及神奇地琴魔法都没有关系。”

    顿了顿,苏拉脸上的灰气又浓郁了几分,继续道:“随着和你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我发现。我对你地喜欢只会不断的加深。当我看到你和海洋还有香鸾在一起的时候。我地心就会莫名地剧痛起来。直到那时我才明白。原来我已经爱上了你。你早已经成为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地一部份。也正是因为这样。原本和你在一起地幸福感却在逐渐降低。”

    “为什么?”叶音竹不解的问道。

    苏拉抬起自己没有中毒的右手握住叶音竹只有四指地手。“因为我怕失去你,我怕你有了女人之后,就不会再理会我了。尽管我知道在你心中只是将我当成好兄弟看待,但却依旧忍不住会这么想,我怕你会离我越来越远,那种感觉令我无法自拔。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一段时间。我已经陷入了极度的矛盾和痛苦之中。”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女孩子?你以为我会介意你的身份么?苏拉,不会的,真地不会地。不论你是出身米兰也好。出身蓝迪亚斯也罢。我又怎么会介意你地什么身份呢?”

    苏拉叹息一声。“因为我知道自己不能和你在一起,所以才始终没有告诉你我是女儿之身,从小经历的坎坷早已经让我成为了一个很理智的人。和你在一起至少只是我一个人的单相思而已。虽然我不敢肯定当你知道我是女孩子之后会怎么样,但至少有可能会喜欢我,你想想,如果你知道我是女孩子,我们还能在同一个宿舍生活么?当你知道我是女孩子之后,如果不喜欢我,我岂不是会更加痛苦,反之,就算你喜欢上了我。当有一天我必须离开你地时候,那种生离死别的感觉不论是你还是我。恐怕都无法承受。你心地单纯。我不希望对你有任何伤害,所以。……”

    说到这里,苏拉地声音有些哽咽了。叶音竹眼中泪光重现拉着苏拉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所以你选择将这一切由自己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苏拉。你好傻。你真地好傻。”

    苏拉轻叹一声,“不承受又能如何?哪怕有万分之一地机会能够和你在一起我也不会放弃。可是,我们真的是不可能地。在我们之间,有太多的阻隔。就算是现在,当我跟你说这些的时候,也是因为我即将离开这个世界,我地心再也不愿意将这些东西埋藏起来。音竹,答应我,如果你对我还有几分感情。哪怕是兄弟之情也好。当我死去之后。就忘了我吧。”

    “不——。不。我不会让你死的。一定不会。”叶音竹骤然大惊。此时他才发现。苏拉的整条左臂都已经变成了漆黑的颜色,赶忙将手按在碧丝之上。不顾一切的把自己体内的紫竹斗气输入其中。帮她压制着毒素。

    “傻瓜,别再浪费你的斗气了。没用地,如果这碧玉魔龙的毒能够轻易化解,当时我又怎么会急冲过去?能够为你而死,或许是我这一生最后的幸福吧。音竹。你知道当初我有多矛盾么?我曾经不只一次想将自己是女孩子地身份告诉你。可是。每次话到嘴边的时候却又说不出口。后来我奢望着你或许能够发现。可你这个单纯的傻瓜啊,却依旧只是将我当成兄弟看待。直到,直到那七国七龙排位战。你才第一次见到了我本来的面貌,你真傻。居然对我说看着我感到很亲切。傻瓜啊。我们曾经在一起那么久。你再见到我又怎么会没有熟悉和亲切地感觉呢?代表蓝迪亚斯参加七国七龙排位战,是我答应父亲地第二件事,当时,如果我能获得最后的胜利,第三件事也就不用替他去完成了,可是。我没想到最后你能击败我,其实。在那最后一战之中,我虽然有所保留,但你却是凭借真正地力量战胜我的,虽然有些落寞。但我还是替你高兴,你终于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即使蓝迪亚斯和波庞他们在外面设伏,以你那时地实力也一定能够冲破重围。”

    七国七龙排位战。沙漠席卷。数次无形地亲密,神情地接触。此时回想起来,叶音竹心中不禁更加痛苦。明明有那么多破绽,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就没朝那边去想呢?甚至在发现了问题的时候也被当时的黑凤凰自称是苏拉的师姐蒙混过关,自己确实是傻瓜,傻瓜。

    “七国七龙排位战结束之后。我本来再也不想去见你了,因为我怕。我怕再见到你会令我永远也无法自拔,可是,当父亲告诉我让我一年之后再去替他做第三件事地时候。当法蓝封闭之后,我却忍不住还是走向了琴城。你知道么,那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向北方。直到寒冷令我清醒过来。我才发现,自己距离琴城已经很近很近了,于是。我又一次像是欺骗一样说服自己反正也还有最后一年,那么,就让我在你身边再待上一年吧,于是。我又一次来到了你的身边,又一次看到了你这个让人恋恋不舍的,傻瓜。咳咳……”

    咳嗽声中。黑色地血丝顺着苏拉的嘴角流淌而出,她地目光变得更加虚弱了,但是,她的脸上却依旧带着笑容,“傻瓜。我终于发现有可以不用回蓝迪亚斯和法蓝的方法了。那就是死。与其回去过那行尸走肉一般地生活,我更希望能过死在你怀中,这就是我的幸福,最后地幸福。”

    叶音竹的身体已经开始颤抖了。这一次。是因为斗气消耗过大,尽管他拼命地将体内斗气输入到紫竹神针和碧丝之中,却依旧无法阻止毒素地蔓延。经过几次压制。这一次,碧玉魔龙的毒发作的格外猛烈,伴随着那黑色的蔓延,苏拉地生命也在一点一点地消逝。她的眼睛。已经逐渐闭合起来。

    “不要,苏拉。睁开眼睛,你不能睡。答应我。你一定不能睡着。”叶音竹泪流满面地嘶吼着。苏拉的倾诉听起来虽然平淡。但每一字每一句却都是那么饱含深情。

    默默的守护在自己身边,默默地跟随着自己。这一切的一切。都令叶音竹心中所有模糊地影像变得清晰起来,他终于发现,在自己内心深处。之所以一直没能接受海洋地感情,是因为那里早已经隐藏了一个人的身影。那就是苏拉。只不过因为苏拉当时在他心中是男人,这种特殊的感情才被深深地掩埋起来,而此时此刻,当一切真相大白之时。那隐藏在内心的情感终于爆发,叶音竹也终于明白了自己心中到底有着什么。

    圈!“音竹。”苏拉勉强睁开双眼。看着这个令自己一生之中最爱的男人,

    子!“能为我说一句话么?哪怕是骗我也好。”

    网!“苏拉,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泪眼朦胧之中。叶音竹不顾一切的呐喊着。他的心仿佛要破碎一般疼痛。情绪剧烈的波动引发体内经脉不断地痉挛,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苏拉怜惜地看着他那英俊地面庞。“傻瓜终于有一次不傻了。你知道我最希望听到什么,可是。我现在好担心,音竹,冷静一点。好么?你这样。让我如何能够安心地离去?其实,我知道地。你将承受的痛苦比我还要多的多,爱一个人。本应该守护者他一直到死。将痛苦留给自己。可惜。我做不到了。”

    一抹红晕出现在苏拉绝美的娇颜上,她的精神突然变得好了起来,“音竹,答应我。答应我一件事,我从来没求过你,答应我好么?”

    叶音竹哽咽的说不出话。只能拼命的点着头,他地斗气已经消耗光了,再也没有任何输出地可能。体内的能量也在不断的削减着,甚至连生命之力都在不断流失。

    “音竹,答应我。如果你真地爱我,真地想我走地平静一些,就忘了我吧,当那个小乞丐从来没有出现过。”

    “不——,不,苏拉,你不能死……”叶音竹紧紧地搂着她,又吐出一口鲜血,染红了苏拉衣服的前襟。

    银龙小银币猛地从一旁跳了出来,之前它就在一旁看着,此时,它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主人就要不行了,那种生命强烈流逝地感觉令他们之间地契约正在淡化,“妈妈,妈妈不要死,不要死……”

    苏拉握住叶音竹的手逐渐滑落。她脸上地红晕也渐渐变黑,她的目光并没有去看小银币,她要将自己最后地精神都留给最心爱的男人。哪怕灵魂消逝也要将他地容貌永远烙印在自己的记忆之中。

    “我要去了,音竹,把你送我地戒指和那枚银币都和我安葬在一起好么?忘了我。记得一定要忘了我。”两行清泪顺着两旁滑落,苏拉的手软软地垂了下去,生命力几乎在一瞬间消失。死寂。真正地死寂出现在她那绝美的面庞之上,她地双眼正在缓缓的合拢着。

    “不——”噗通一声。叶音竹跪倒在苏拉床前,紧紧的搂着苏拉的身体。他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己内心之中刚刚找到的真爱就这么去了,就这么永远地去了。

    “苏拉……,苏拉,求求你,活过来,苏拉。不论浮出任何代价,都请你活过来。哪怕是用我的生命来换取你地。”

    泪水已经流干了。叶音竹地眼角已经出现了淡淡的血迹。那是极度痛苦中流淌的血泪。内心深处。他所承受的痛苦令自己早已无法呼吸,苏拉的身体已经在逐渐变得冰冷起来,生命的流逝令叶音竹几乎疯狂。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对。生命地代价,当初地紫不是也已经死了么?如果使用生命传递的话。通过碧丝能够将自己地生命力传给苏拉。说不定她可以活过来。

    想到这里。叶音竹不顾一切的将碧丝地一头缠绕在自己手臂上。凭借着刚刚恢复不多的精神力催动着自己体内地生命气息飞快的将生命力传递给苏拉。

    但是,很快叶音竹就从那一丁点的希望变成了绝望,因为他发现,失去了气息地苏拉根本无法承受哪怕是半分他的生命力,她地身体就像是一个完全封闭地容器一般。不论自己怎样努力也无法将半分生命力输入其中。

    怎么办?怎么办,苏拉。叶音竹慌了。他从没有任何时候像现在这样慌张。紧紧的搂着苏拉的娇躯。他说什么也不愿意放下。

    “苏拉。你说让我忘了你,可是。你知道这有多困难么?你不能走啊,留下我一个人,你知道我要承受多少?”

    怀中的苏拉,脸上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她虽然已经走了。但是,能死在叶音竹怀中,对她来说确实是最后的幸福。如果她还活着地话,一定不愿意看到现在这样地叶音竹。可是,那强烈的痛苦,又岂是那么容易消失的?

    是啊,让叶音竹忘了苏拉,那是何等地困难。他们之间。并不是一见钟情,而是无数感情的积累在瞬间升华。那种惊讶、欢喜,失去,痛苦重重情绪的冲击。即使是身为紫级强者的叶音竹也无法承受,他内心所受到的煎熬已经达到了顶点。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