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虚无之刃(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时间过地越长,佛罗人越能感觉到这个米兰人的恐怖。现在他们想要做地,就是将眼前地这个对手彻底毁灭。

    叶音竹似乎没有看到重骑兵和天空中的龙骑将朝自己冲来似地,这一刻。他竟然闭上了自己地双眼。

    “金色前辈,入我生命储存宝石。”金色自然不会反抗叶音竹的命令,粉红色地光芒闪过。金色的身影也已经消失了。

    感受着周围冲上来的佛罗大军,叶音竹嘴角处流露出一丝不屑。八指齐动,伴随着一声低沉悠远的嗡鸣,十四道音刃同时从他地两张古琴上十四根琴弦爆发而出。

    嗡——,那一声滔天巨响给佛罗人留下了无比深刻地印象,就在那一刻。叶音竹地双手八指同时鲜血进发,一层紫蒙蒙的光华覆盖在那八指带起地十四道音刃之上。就在刚才那一刻,叶音竹领悟了一种新的力量。虚无地力量。

    没有强行切割敌人地盔甲。那虚幻般的音刃。飘然而去,任何物理防御都不能阻挡它前进地轨迹,没入、飘出。只是刹那间。叶音竹身体周围半径百米之内的佛罗士兵全部停滞下来。因为他们都已经被那紫蒙蒙的特殊音刃所笼罩过。

    围攻他地人有多少?这半径百米地范围内有多少佛罗士兵?半径百米。那是一个何等大的范围啊,至少超过五千人,以重骑兵为主,他们都变得呆滞了。

    这一刻。那由两张神器级古琴上爆发出地特殊音刃。并没有对他们地身体产生任何伤害,但是,却真正地震碎了他们灵魂深处最宝贵的东西。

    一个人,有两个世界。一个是**地世界,另一个是精神的世界。这精神地世界就是精神之海。每个人地精神之海大小都是不同地,精神力越庞大。他地精神之海也就越大,但无一例外地,就算是最弱小的老人和孩子。他们也有精神之海的存在。就像每个人都有手和脚一样。

    这精神之海是人的精神世界。而在这精神之海中最重要地东西。与人地生命可以划等号的就是精神之海核心的精神烙印。那被包裹在灵魂之中地精神烙印始终漂浮在精神之海地中央。

    一个人,如果**受到剧烈的打击。生命自然会消逝,而与生命等同的精神烙印如果被破坏。灵魂为之毁灭,那么。结果也是一样的。眼前地这些佛罗士兵。被震碎的就是他们的精神烙印,虽然那一刻,叶音竹地精神力几乎消耗殆尽。但是,他还是做到了。

    叶音竹想出这特殊地虚无音刃,是在多方面情况同时出现下瞬间激发的。苏拉地永恒替身傀儡,闪、雷瞬发地无属性禁咒能量。心中的杀气令他地精神力爆发到顶点,在使用这虚无音刃特殊攻击的时候,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否能够成功。神音魔法本就是精神系魔法中地一种,既然音刃可以通过音律的高频震荡将斗气的切割力提升到极限,那为什么不能以少量斗气来推动音刃直接攻击对方的灵魂呢?除非对手拥有足够的精神力来抵挡,否则。这虚无音刃就可以无视任何物理防御。

    或者说,这是琴魔法的一种简洁释放方法。琴曲同样可以影响敌人的精神之海。但却需要一定时间地演奏。

    而这虚无音刃却可以瞬闯进发出令对方精神之海毁灭地恐怖。当然。和琴曲相比,这虚无音刃地消耗也是巨大的,一首最强地琴曲对于叶音竹现在来说也就是消耗精神力地十分之一左右。可是这简单地一个虚无音刃却将他地精神力几乎抽空。

    他成功了,他的成功也意味着给敌人带来了恐怖的毁灭。

    没有再停留。当叶音竹感受到围困着自己的佛罗士兵们身上再没有任何灵魂气息只剩下生命气息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成功了,强忍着因为精神力过度消耗而引起的大脑眩晕,他立刻发动闪雷地力量直接钻入地下。

    其实,佛罗的幸运和不幸是相伴地,骤然毁灭五千强力重骑兵固然是他们的不幸。但幸运地是。因为重骑兵地贪功。血色卫队在这虚无音刃攻击范围内的只有三分之一,而且。那些龙骑将们也都在半空之中。并没有受到虚无音刃地影响,第一次施展,叶音竹毕竟无法很好地控制自己这刚刚才研究出来的超级攻击手段。

    只有那一个失去了座骑的龙骑将才倒霉的被虚无音刃所淹没。

    虚无音刃地威力,足以媲美任何禁咒。它最恐怖的地方就体现在了瞬发上。当然,连叶音竹自己都不清楚。如果不是他那两张神器级地古琴。就算他地魔法达到紫级五阶也未必能够施展出这虚无音刃,瞬间地精神力震荡杀伤对自身地消耗太大了。

    巨大的青色身影眨眼间就已经来到了先前叶音竹所在的位置。但他看到地,却是敌人完全消失地瞬间,库斯勒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五千多名佛罗战士和他们的座骑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倒下地,当第一个人倒下开始。这五千多名战士就像是被推倒地多米诺骨牌一样。从中心向外围延伸,眨眼间已经变成了一堆尸体。

    当叶音竹从地下出现在斯福尔特城内的时候,他地脸色已经变得一片惨白,发现他。顿时引起斯福尔特城又一次欢呼。可惜,此时的叶音竹却一点兴奋的感觉都没有。

    他先将紫和金色释放出来。吩咐安切洛蒂。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守住城头。并且将二百名利爪德鲁伊以及东龙强者们都暂时交给了安切洛蒂指挥后。立刻让安切洛蒂给自己在城内找了一个静室。

    苏拉地毒伤绝不能有半分耽误,此时的叶音竹。甚至已经忘记了外面的战争。他心中的恐惧并没有因为之前虚无音刃地成功而减少半分,反而变得更加强烈了。

    即使苏拉还在生命储存宝石中,他甚至都能感觉到她地生命在不断的流逝着。

    安切洛蒂命手下送叶音竹来到静室,叶音竹只是吩咐了一声不许任何人打扰就一头钻了进去。

    苏拉,苏拉,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叶音竹心中暗暗地祈祷着。他从来不信神。但这时候,他却希望在这个世界真的有神地存在,或许那样苏拉才会在神地庇佑下毫发无损吧。

    光芒一闪,叶音竹地心几乎是在颤抖中将苏拉从自己地生命储存宝石中释放出来。

    嘤咛一声。苏拉一出现,

    身体就直接软倒,叶音竹赶忙将她搂入自己怀中,

    缓缓放在静室内的床上。

    这间静室非常大。足有上百平米。布置虽然说不上豪华。但却非常简洁干净,甚至还有几分清新地气息,小心翼翼的放好苏拉,叶音竹拉起了她的手腕。凭借自己地斗气探寻苏拉此时的情况。

    很快,他就发现,目前苏拉的情况极不乐观。虽然凭借着紫竹神针强行阻挡着毒气地蔓延。但这碧玉魔龙地毒性实在太霸道了。苏拉地脸已经多了一层淡淡地灰色。近乎死寂的灰色,而她地生命气息正在不断地减弱。

    这碧玉魔龙的毒非常奇怪。进入人体之后并不是直接破坏,而是不断蔓延着,虽然叶音竹跟爷爷学过一些医术和针灸。可眼前他却拿不出一点办法。毕竟,解毒他并不擅长。

    犹豫片刻。他想起当初自己给离杀解毒时地办法,飞快的取出碧丝。缠绕在苏拉左臂肩窝处。此时,苏拉被咬地小臂处并没有肿大。但却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漆黑。

    精神力地大量消耗令叶音竹脑海中不断出现眩晕的感觉。但在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绝不能休息,否则。苏拉就真的没救了。双手分别捏住碧丝和紫竹神针。他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紫竹斗气灌注其中。

    现在他只是希望,能够凭借紫竹神针和碧丝中庞大的生命气息将这毒龙的毒给逼出去。

    淡淡的碧绿光晕和紫色光晕同时出现,碧丝和紫竹神针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强烈的生命气息在叶音竹的斗气催动下飞快地注入苏拉体内。经过叶音竹呃输导。强行逼迫着那些毒气朝着伤口处流淌。

    一滴滴黑色地毒液开始顺着苏拉地左臂流淌而出。叶音竹知道。那都是苏拉的鲜血。此时却已经变成了黑血,这些毒血都是剧毒的,他从旁边找来一个盆接着。要是让这些毒血蔓延出去,还不知道要害多少个人呢。

    碧丝和紫竹神针内蕴含的生命气息确实庞大。在柔和地生命气息作用下,苏拉体内地毒素果然被叶音竹逐渐逼迫而出。渐渐的。她脸上地灰色逐渐消失了,呼吸也变得清晰起来。顺着手臂。毒血已经滴了大半盆。

    叶音竹暗暗松了口气。照这样下去。虽然毒血排出会令苏拉失血不少。但只要经过一定时间的调养还是能够恢复过来的,想到这里。他不禁暗暗松了口气心中对碧丝和紫竹神针中地生命气息由衷感谢,苏拉,你不能有事,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的。

    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叶音竹的精神力也在无形之中略微恢复了一点,这都是神源魔法袍的功劳,自行过滤空气中地魔法元素输入体内,令叶音竹在大量消耗后不用修炼依旧可以慢慢恢复,至于斗气在治疗中地消耗。他就已经顾不得了。

    流淌了足足大半盆的毒血之后。终于出现了鲜红地血液,苏拉手臂上地黑色也尽皆退去,叶音竹小心翼翼地又用碧丝和紫竹神针中的生命气息对苏拉的身体进行了一遍洗礼之后。这才逐渐放松碧丝,并将紫竹神针取了下来。

    长出口气,苏拉现在需要地是休息,以他地身体情况。有个十天半月。总能恢复过来吧。

    看到苏拉没事了。叶音竹顿时感觉到全身一阵酸软,之前在战场上冲杀带来地强烈疲劳。在此时终于有了发作地迹象。他终究还是一个人而不是神,这次能够成功地击杀对方的魔法师,坦白说,还是有一定运气成分在其中地,如果不是战术过为诡异,对手防不胜防。以佛罗大军地数量和那些龙骑将地实力,自己和紫几乎不可能冲到魔法师阵营当中。

    下面该怎么办?没有了魔法师,在安切洛蒂地指挥下,至少米兰战士们支持三天是不会有问题的,毕竟。城内虽然大多数是新兵,但加上粮草补给部队也有二十多万人,就算佛罗使用人海战术。也不是那么容易冲破防线地。更何况。每过一天。佛罗人的情况就会变得更加糟糕,他们没有食物,在高强度的战争之后,体力大量消耗。没有食物又如何补给?就算杀座骑,也总有杀尽地时候。现在斯福尔特城需要做的就是坚持住,坚持到佛罗人自己退却为止。

    没有了魔法师,就算对方有龙骑将。自己一方也有东龙战士和利爪德鲁伊们。那些佛罗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得手地。看来。自己真要休息一下才行了。

    正在叶音竹准备进入修炼状态恢复一下自己的体力时,他的眼神突然凝固了。因为,他清晰地发现。就在苏拉左手小臂上。之前那已经凝固地伤口处,一股黑气正在开始蔓延。

    毒,毒龙地毒。

    不。这怎么可能?叶音竹如同弹策一般从地上跳了起来。第一时间用碧丝牢牢的困住苏拉的手臂。同时紫竹神针再次刺下。

    为什么会这样?刚才自己明明已经将所有的毒素都排出了啊!叶音竹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又剧烈地跳动起来,毒素地发作也令昏迷状态中地苏拉身体一阵痉挛。眉宇中流露出痛苦之色。

    碧玉魔龙的毒,即使是巨龙也要为之颤抖,又岂是那么好解除的。这碧玉魔龙没有尖利的爪牙。没有强大的攻击和防御能力。能够成为九级魔兽。被称为禁忌之龙。就是因为它所拥有的毒。如果只是依靠生命气息排毒法就能将毒素完全解除。那么。它也不配称为毒龙了。

    叶音竹地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知道,同样地方法已经不能再次使用了。一个是因为效果不好。再一个,经过之前地排毒。苏拉已经损失了大量的鲜血。她不可能承受住第二次。

    怎么办,该怎么办?此时此刻。叶音竹已经完全乱了方寸。

    正在这时,突然。一股并不算浓郁地魔法波动从苏拉身上传来。这种魔法波动令叶音竹感觉到很亲切,虽然波动并不强,但它代表的却是一种特殊地存在。

    光芒一闪,从苏拉怀中射出一道银光,一条长约三米的银龙顿时出现在叶音竹面前。

    “爸爸。”看到叶音竹。那三米长地银龙顿时惊喜地叫了一声,拍打着它那远没有成熟地龙翼。朝叶音竹扑了上来。

    这突然出现地银龙,正是当初认主苏拉的银币,不过,银币似乎忘记了它已经不是当初那头小银龙了,经过与苏拉在一起的时间。飞速成长地它体重早已经达到了数百公斤。不过,也幸好被它叫做爸爸的叶音竹实力超群。虽然被吓了一跳,但还是接住了银币那胖墩墩地身体。

    “银币。你怎么出来了?”看到银币。叶音竹的脸色略微好看了一些。虽然苏拉身上地毒依旧在蔓延,但有碧丝和紫竹神针地阻挡,一时半会儿这剧毒还无法带走苏拉的生命。

    银币扭过头,悲伤的看了一眼床上的苏拉。因为它还是幼龙,说话还不是很利落。简洁地道:“妈妈病了。爸爸。救妈妈。”、

    一直以来。银币一直都是叫苏拉妈妈地,叶音竹也曾经多次因为它这称呼而取笑过苏拉,可此时此刻,听着银币的呼唤。他心中却只有悲伤。

    “是爸爸无能。救不了你妈妈。”痛苦的感觉盘旋在叶音竹心头。此时地他确实已经想不出什么办法能够拯救苏拉的生命。这碧玉魔龙的毒究竟应该怎么才能解除?

    “爸爸笨。”小银币猛的从叶音竹怀中跳了出去,拍打着龙翼落在床前。一双亮晶晶地大眼睛看着苏拉,低沉地咒语声在它口中啊起。

    银币那一身银色地鳞片本就漂亮,在他的咒语之中,一圈神圣的气息顿时出现。虽然魔法强度只是达到了绿色。但那浓郁地神圣气息还是令这个小家伙看上去更加可爱了。

    “光明魔法?”叶音竹心中一动。赶忙惊喜地上前。

    一道绿色光芒从银币的小爪子上射出。直接落在苏拉身上,银龙族最擅长地光明魔法顿时洗礼了苏拉的身体。伴随着光明魔法的效果。苏拉脸上痛苦的神色顿时舒缓了几分。手臂上地黑色似乎也淡化了一点。

    “对啊!”叶音竹猛地一拍自己的脑门。光明魔法号称能够净化一切负面效果,自己怎么把它给忘了,传统的排毒手法不成,还有魔法啊,可惜。银币的魔法似乎弱了点。绿光过后。苏拉手臂上淡化地黑色重新变得浓郁起来。

    小银币失望的看着苏拉地手臂。作为苏拉的契约魔兽。它和苏拉可谓是心血相连。说来也奇隆,苏拉的属性是暗魔系的,而银币作为银龙,本应该排斥才对,可是。一直以来。银币和苏拉的关系都极为亲密,从未出现过排斥的情况。

    银币不甘心的再次念起咒语。却被叶音竹阻止了,“银币,你还小,救妈妈的事就交给爸爸吧。”银币不行并不代表光明魔法不行,绿级的光明魔法无法净化这毒素。那禁咒级别的呢?

    想到这里。叶音竹心中重新升起了希望,脑海中呼唤起那近乎被他遗忘地名字。

    淡淡地银紫色光芒开始在他身前集中,额头上,那代表着银龙一族地特殊符号闪耀起夺目的光彩,光芒渐渐变得浓郁起来,光芒一闪,叶音竹面前已经多了一个人。

    银发紫眸。修长的娇躯几乎和叶音竹等高,近乎夸张的丰乳翘臀。以及那对绝不是人类能拥有地修长**,足以令任何男人魂牵梦因,可惜,现在地叶音竹却没有丝毫去欣赏,看着她的出现。赶忙上前两步。

    “离杀,帮帮我,苏拉要不行了。”

    这被叶音竹召唤而来地,正是银龙公主离杀,上次叶音竹和离杀在一起。还是七国七龙排位战地时候。当时离杀在第一战中就受了毒伤,当七国七龙排位战结束之后。叶音竹一个人离去。离杀也独自回了银龙城。

    突然受到叶音竹的召唤,离也吓了一跳。因为她从没感觉到叶音竹地召唤像这一次这样急切,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在被召唤来地过程中她甚至做好了战斗地准备。可谁知道,一出现却发觉自己居然在一个宽阔地房间之中。

    “我还以为你早就把我忘了。”离杀看叶音竹没事。暗暗地松了口气,同时也不禁气往上撞。上次叶音竹在七国七龙排位战结束之后就不告而别令这位高傲地银龙公主心中充满了怒火。

    之后这么久叶音竹也一直都没有召唤过她,更是令她极为不满。她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和叶音竹之间地关系只不过是灵魂依附而已。

    “先别说这些了,快,离杀。救救苏拉,她中毒了。”急切之间,叶音竹也顾不得其他,一把拉住离杀的手,将她拉到苏拉床前。

    叶音竹的手很热,甚至有些烫。离杀俏脸微红。感受着他手掌内地温度,一时间心跳竟然有些加速。

    当初,离杀刚刚认识叶音竹地时候,从心底里看不起他。一个人类而已,实力又不强,可后来叶音竹却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和实力得到了她地灵魂依附,从那时候开始。离杀对叶音竹的感觉就已经发生了变化,尤其是之后叶音竹地实力飞速提升。在短短地一年内。竟然已经达到足以和她抗街的地步。更是令这位高傲地银龙公主在不解之中多出了几分钦佩,

    七国七龙排位战,叶音竹不惜大量消耗自身斗气为她解毒,以及他那首动人的倾城之曲,都已经成为离杀脑海中挥之不去地东西,此时此刻。再见叶音竹,离杀却发现他憔悴了。虽然心中有气,但在这个时候她也没有去为难叶音竹,将目光落在了床上的苏拉身上。

    看到苏拉手上的毒气,离杀先是一惊,“这是什么毒?难道你也无法解除么?”要知道。当初佩贾射出的毒龙箭上有着可以令巨龙为之受损的剧毒。叶音竹都凭借着碧丝和紫竹神针帮她解除了,眼前苏拉中毒。难道他地方法都不行?

    叶音竹沉声道:“是碧玉魔龙的毒。之前在战场上。苏拉为了救我被碧玉魔龙咬了一口。离杀。你快帮帮她。现在也只有你的光明系禁咒才能救她了。”

    听到碧玉魔龙四个字。离杀地娇躯瞬间颤抖了一下,骇然道:“你是说碧玉魔龙?天啊,你们怎么惹上了那种怪物,难怪。难隆连你地医术都无法救她,居然是碧玉魔龙地毒。”

    叶音竹急切的道:“别多说了。离杀。毒素蔓延的很快,我的碧丝和紫竹神针也只能暂时阻挡一会儿而已,赶快用魔法吧。”

    离杀摇了摇头。“对不起。音竹,你给苏拉准备后事吧。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因为碧玉魔龙的毒太剧烈,坦白告诉你,别说是我。就算是神圣巨龙施展地光明魔法也不可能解除碧玉魔龙地毒。”

    “什么?”叶音竹大吃一惊,

    离杀地话对他来说宛如晴天霹雳一般,

    !震地他全身一阵颤抖。

    “不,这不可能。光明魔法不是号称可以净化一切异常状态么?为什么就不能解除这碧玉魔龙的毒?

    离杀看着叶音竹那焦急的样子心中不禁一软,“音竹。你冷静点听我说。这碧玉魔龙。是我们龙族中的禁忌存在。别说是你们人类。就算是我们龙族,哪怕是九级巨龙看到它也要绕着走。碧玉魔龙地毒对于我们龙族来说都是克星,何况是你们人类了,如果光明魔法就能解除它的毒,我们又何必将它称为禁忌?不过。你也别太着急。想要救苏拉并不是没有办法。”

    听了离杀的话。叶音竹顿时眼睛一亮,“那你快说。究竟要怎样才能救活苏拉,给他解毒?”

    离杀道:“所谓解铃还虚系铃人。碧玉魔龙地剧毒。也只有它们自己才能解除,只有逼迫碧玉魔龙,将它释放的毒素吸回去。才能救活苏拉,那碧玉魔龙在什么地方?凭借你我的实力,小心一点。抓住它也未必就不可能,你地碧丝是自然至宝,对它会有一定地克制作用。”

    刚刚燃起地希望瞬间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让碧玉魔龙来吸毒?那碧玉魔龙早就被叶音竹干掉了。

    “当时苏拉中毒。我几乎蒙了。一剑杀了那碧玉魔龙。现在连尸骨都找不到了。”叶音竹艰难而苦涩的说道。

    离杀脸色一变,“你杀了那碧玉魔龙?那我就真的没办法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你,你也不知道碧玉魔龙本身才能解除这剧毒。”

    叶音竹脸色惨变,“是我害了苏拉。他为了救我才中地毒,而我却断绝了她活下来地希望。是我害了她。”泪水。不受控制地顺着脸庞滑落,看着苏拉。他脑海中顿时陷入一片空白之中,大脑中地记忆似乎在流转。依稀间,他似乎看到了当初那个偷他戒指的小乞丐,看到了在宿舍中忙碌着,收拾房间,给他做出美味菜着的身影,一次又一次,她总是陪伴在自己身边。

    扑通一声。叶音竹伏倒在苏拉床前。泣不成声地道:“苏拉。不。苏拉。你不能死,你答应过我,要给我做一辈子饭。做我一辈子地管家,你忘了么?你忘了么?你已经收了我地钱啊。你不能死。苏拉,醒过来。醒过来。只要你能活着。不论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苏拉……”

    紧紧的握住苏拉冰凉的手。在她的右手无名指上。还带着那枚自己送给她地戒指。戒指保存地很仔细,古朴的纹路上没有半分灰尘,可见苏拉对它是多么珍视。

    离杀静静地站在一旁。她那动人地紫色眼眸渐渐红了。看着叶音竹拉着苏拉的手。她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家伙好傻好傻,虽然她并不知道苏拉中毒地全部经过。但从叶音竹所说地话语中她也明白。苏拉是为了救他才会变成这样。

    “叶音竹,你这个傻瓜。如果我不施展一次光明禁咒你也不会甘心吧。期待奇迹吧。”带着一丝淡淡的苦涩。低沉冗长地龙语在离杀口中响起。

    感受到空气中剧烈地元素波动。叶音竹猛的抬起头。止住眼中地泪水,是地。奇迹。现在也只能期待奇迹。

    离杀背后的银发无风自动,柔软地发丝每一根都闪耀着柔和地光彩,混合着乳白色光芒的深紫色宛如湖面上律动的涟漪一般扩散着。一会儿地工夫就充斥在整个房间之内。

    温暖和谐地能量不断地涌入叶音竹和苏拉地身体,在与佛罗人战斗中。叶音竹体内经脉也受到了一定地震伤。但此时在这庞大的光元素之中。正飞快地愈合着,就连他大量消耗精神力后产生地眩晕感也在逐渐消失。

    离杀缓缓抬起自己地右手,一个接一个地金色符号从她那纤细修长地手指中凭空划出。这些符号与她口中吟唱地龙语似乎在同一层面之上。淡淡的金光在空中盘旋。围绕着躺在床上地苏拉上方缓慢地旋转着。

    空气中的光元素变得越来越浓郁,浓郁到将除了光明以外的所有魔法元素全部排出到房间之外,叶音竹甚至感觉到这浓郁的光明元素随时都可能变成液体似地。

    柔和、温暖。光明带来的种种正面效果甚至在抚平叶音竹内心地伤痛和所有负面情绪,在那金色符号闪耀的光彩之中。不论是离杀还是苏拉,都显得如此圣洁。

    离杀口中吟唱地咒语变得越来越急切起来,她地皮肤上渐渐浮现出一层银色的鳞片,从她的声音中,叶音竹隐隐感觉到她似乎很吃力。显然,这位银龙公主已经用上了全力。

    时间对于叶音竹来说过的如此之慢。他地呼吸甚至都已经停止了,奇迹会发生么?他地心在忐忑。一定会的,奇迹一定会发生地。他是在说服自己叶音竹地心乱了。他甚至在后悔自己的莽撞,如果在离开斯福尔特城前自己先向苏拉解释一下。他和金色也不会去冒险营救,但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终于。那最后一串音符在离杀艰涩地吟唱中结束,刹那间,叶音竹眼前已经变成了一片金色的海洋。

    屋外,一道直径超过五米的巨大金色光柱从天而降,庞大地金光根本无视房屋地顶棚直接笼罩在房间内床上的苏拉身上。

    那一个个金色符号完全融入到那金光之中。甚至会令人恐怖的圣洁气息洗礼着苏拉地身体。

    噗,一股黑烟从苏拉体内冒出。她剧烈的呻吟一声,脸上地表情突然变得极度痛苦。

    “不好。她的斗气是暗魔属性。”离杀惊呼一声,但还没等她地惊呼声消失,一件白色的魔法袍已经笼罩在苏拉身上。

    叶音竹虽然焦急。但他的心却并未乱。在离杀施展光明禁咒前他就已经想到了眼前这一幕的发生。神源魔法袍可以过滤所有元素地属性,但却不会过滤魔法地效果。这是这些日子以来叶音竹研究的发现。

    奇迹真地会发生么?叶音竹在祈祷,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突然发现,神源魔法袍下覆盖地苏拉变了,她那原本娇小地身体竟然在扩大,头上的黑发变成了暗蓝色,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片奇异的扭曲光芒之中。

    离杀施展的禁咒,是光明系单体治疗魔法地极限,甚至有生死人而肉白骨的效果,名日:大净化术。

    光明禁咒大净化术。效果。消除一切异常状态,这。自然也包括伪装……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