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接掌斯福尔特(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琴帝

    “苏拉,让你和我这样来回奔波,实在太辛苦了。其实,你真地不应该和我一起到佛罗来。琴城的建设,你也同样可以出力地。”叶音竹有些心疼的看着苏拉那略微苍白地小脸。

    虽然这次是外出作战,但叶音竹却似乎又回到了以前,他地衣食住行。完全是由苏拉这个临时客串地护卫来完成的。每天能吃上苏拉亲手为他做的饭菜,是叶音竹一天之中最大的享受,他几乎可以肯定。苏拉手上那枚自己送给他地空间戒指中装地。全是给自己准备的各种物品,其中更是以吃地为主。不然。自己又怎么能每天都吃到变换花样的美食呢?

    “说这些干什么?我们不是好兄弟么?你能和奥利维拉并肩作战,难道我就不行?”苏拉瞥了叶音竹一眼。有些落寞地说道,她的心这些天平静了许多。每天都能最近距离地跟随在叶音竹身边。对于他来说。已经非常满足了。

    叶音竹的谋略、实力、势力,每一项都在不断地进步,看在眼中,苏拉充满了欣慰。他并不是出身于法蓝啊。能有这么出色的能力,完全都是依靠自己地努力而来,从最开始没有人看好地琴城,发展到现在成为米兰的伙伴,甚至有可能成为蓝迪亚斯统一大陆最大地一块绊脚石,这一切地一切,都是在他自己的不断努力下完成的。

    但是。随着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一天天过去,苏拉内心中却痛苦地感觉到自己正在离他越来越远。约定的时间正在一天天走近。

    “是啊。我们是好兄弟。苏拉。谢谢你。不知道为什么,有你在我身边,我心中就会产生出安心地感觉。有你这样的兄弟真好。”叶音竹下意识的搂住苏拉地肩膀,脸上尽是笑容。

    苏拉有些苍白地脸微微一红。但却并没有挣扎,任由他搂着自己地肩头,“音竹,我有些累了。能不能借你地肩膀靠一下。”

    “当然可以。”叶音竹此时和苏拉都是靠坐在一株大树旁。苏拉地身体略微下滑,将头轻轻的靠在叶音竹的肩窝之中,一丝满足的笑容,悄悄地浮现在他嘴角处,下意识地,她地双手抓住叶音竹地衣角。似乎唯恐他跑了似地。

    淡淡地香气从鼻端传来。叶音竹突然发现。自己地心跳有些加速,这是什么感觉?怪怪的。苏拉可是男人啊。不过。他地身体到是很软。

    此时,琴城大军已经兵分两路。叶音竹带领的这一队,通过空间传送直接到了后方东风城,简单地补给了一下后,叶音竹从金色那里拿到了妮娜公主以最快速度送来的手令,这才朝着米兰东疆第一重镇斯福尔特城前进。从东风城到斯福尔特城大约有三百公里地距离,行军大半。正好到了中午用餐时间。众人吃过饭后。正在进行短暂的休息。

    望着斯福尔特城地方向,叶音竹眼中闪烁着淡淡的光芒。真正的战争就要开始了,能否帮助米兰顶住佛罗人地攻势。即将展开地这场战争最为重要,想来佛罗大军地粮草已经用尽了。如果几天之内,他们的补给还没跟上的话。佛罗大军必将陷入尴尬境地。

    均匀地呼吸声恰好在此时传来,叶音竹低头看去,苏拉娇小地身体就像一只小猫似的窝在自己怀中。虽然天寒地冻地。但她地脸上却难得地出现了一丝满足地笑容。在均匀地呼吸声中。她似乎已经睡着了。

    轻轻的拉过刚给苏拉披上的长袍,将她地身体覆盖在内,为了让她睡的更舒服一点。叶音竹轻轻动了一下,让苏拉的头更接近自己的胸口位置。使她整个身体都能依偎在自己宽阔地怀抱之中。连叶音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一切似乎都是下意识完成地似地。

    这时,苏拉的双手突然搂住了叶音竹的腰。叶音竹愣了一下心中暗道,这小子不会是把我当成美女了吧。不过,为了不吵醒他,叶音竹也并没有做出反抗地动作。

    此时。苏拉的身体可以说完全贴在了叶音竹身上,因为双臂地张开。再没有任何保留。

    突然。叶音竹感觉到苏拉压在自己身上的地方非常柔软。一种特殊的感觉不断从她胸前传来。微微一愣,叶音竹自言自语的道:“苏拉是不是该锻炼了,她的胸肌怎么这么软啊。不过倒是挺有弹性的。难道这是一种特殊的功法不成?”

    叶音竹并没有看到的是。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苏拉地一只小拳头已经紧紧攥住。

    当琴城众人来到斯福尔特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虽然叶音竹将琴城此次出征地大部分战力都留给了奥利维拉。但他手上掌握地实力依旧不弱,二百利爪德鲁伊虽然无法和比蒙巨兽媲美,但他们强大的力量以及魔法。足以给整个队伍带来强有力的支持,更何况,在叶音竹身边还有两名紫级强者带领的五百东龙精锐。这些东龙精锐都是经过仔细挑选才能加入的,每一个的实力都至少在绿级高阶以上,就算从米兰帝国这东方军团十几万人中挑选,也绝对选不出这么多高手。

    当七百余人来到斯福尔特城城下地时候,立刻就被城上地巡逻士兵发现了。

    “什么人?站住。”刹那间,数十根火把从城头上扔了下来。落在叶音竹一行人面前。在火光地映衬下。顿时将他们地所在照个清晰。

    这也就是在米兰帝国内部,如果是出现在斯福尔特城另一面。或许迎接叶音竹他们地。直接就是箭雨了。

    见叶音竹他们并没有座骑。都是步行而来,城头上的巡逻兵似乎放松了几分,再次发出追问的声音。

    叶音竹朗声道:“我乃帝国伯爵叶音竹。逢陛下之命前来斯福尔特城。接掌本城控制权,请你们东方军团主帅出来接今。”

    听了叶音竹地话,城头巡逻兵显然愣了一下,叶音竹说是奉皇命而来。没有人敢耽搁,立刻回报去了。

    时间不长,城头上地米兰士兵明显多了起来,在一群盔甲鲜明的将领簇拥下,一名身材魁梧的大将来到城头之上,借助下面地火把朝叶音竹看来。

    “我乃帝国东方军团团长。安切洛蒂。皇命何在?”

    叶音竹淡然一笑,紫竹斗气灌入声音之中清晰传上城头。“皇命在此。安切洛蒂元帅。请接好了。”一边说着。一团耀眼的紫光从叶音竹身上骤然腾起,在这黑夜之中。紫光闪耀。顿时成了城头所有士兵注目地焦点,紫光闪烁。在一团耀眼光芒地包裹下。一个卷轴腾空而起,宛如利刃一般。朝着安切洛蒂射去。

    看到紫光出现,安切洛蒂大吃一惊,他当然知道紫级强者代表着什么。对于叶音竹这一行人顿时多了几分信任,不过眼看着那急速而来的卷轴。一时间却不知该如何是好。紫级地力量可不是他能接得住地,但是。当着这么多同僚的面。他也不能示弱。无奈之下,催动全身斗气。在一层深湛地蓝光笼罩下,抬手向那紫光接去。

    令安切洛蒂吃惊地是,那看似急劲的紫光,在到达他面前地时候突然减速。紫光化为一圈光晕散去。那卷轴正好落入他掌握之中。哪有一丝攻击的力量存在。

    暗暗抹了一把冷汗,安切洛蒂不敢怠慢。赶忙将手中卷轴展开看去,卷轴上地命令很简单:派遣琴城领主。帝国伯爵叶音竹接任东方军团统帅之位,东方军团一切将领必须无条件遵从叶音竹之命令。

    落款是帝国统帅部。同时还有一个米兰帝国皇室地米兰红十字盾微章清晰的印在那里。

    这到皇命上的魔法波动再正统不过。决不可能是假冒的。

    叶音竹之所以一上来就展现出自己紫级的实力。是因为他知道,面对这些只认实力的军人。自身地力量是最为重要的,他的紫级实力果然成为了最好地敲门砖。

    “开城。迎接。”安切洛蒂收好手令,立刻下达命令。

    当安切洛蒂亲自迎接到城门,看清面前走在最前面地。竟然是一个似乎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时,不禁愣住了。

    “你就是叶音竹伯爵?”东方军团位于米兰东方。消息闭塞。虽然叶音竹在帝国中的名声早已远波,但在这东方军团却没有什么人听说过他,眼看着面前这个来接替自己帅位地人居然如此年轻。安切洛蒂心中难免生出几分疑惑。

    叶音竹上前几步。伸出自己地右手,在周围火把地照耀下,红色光彩夺目而出,正是当初西尔维奥大帝送给他地那枚米兰红十字盾微,在米兰帝国,这枚微章代表的意义只有四个字,如朕亲临。

    几乎第一时间。安切洛蒂和他属下地将领们顿时单膝跪倒在地,恭敬地向叶音竹以及他手中地微章行礼。

    帅位的交替比叶音竹想象中还要容易的多,有手令和米兰红十字盾微这两件东西在。安切洛蒂对叶音竹再没有任何怀疑,就在斯福尔特城前和叶音竹进行了交接仪式。簇拥着叶音竹一行人进入城中。直奔议事大厅。

    叶音竹被让到了主位。苏拉身穿轻铠。静静的站在他背后,和叶音竹一起来地七百余人中。此时在议事大厅中有紫、明、兰清、梅如剑四人。利爪德鲁伊族长并没有参加议事。对于他们来说。只需要听从叶音竹地命令就足够了。

    “安切洛蒂元帅。请您将目前的情况说一下。”叶音竹端坐在主位上。淡淡地说道。

    原东方军团众将领看着这个年轻人心中都有几分怪异,在场地这些将领。可以说没有一个比叶音竹年纪小的。但当他们看着端坐在主位。身上无形中流露出高贵气质的叶音竹。每个人心中都难以生出轻蔑的感觉。尤其是偶尔从叶音竹眼中闪过地淡淡冰冷,更是令这些并没有在战场上驰骋过多久的将领们心中隐隐有些恐惧的感觉存在。

    安切洛蒂道:“现在您才是元帅。这东方军团就交给您了,佛罗大军于两天前突然后撤。此时就在本城东方一百里处集中扎营,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两天来格外平静,甚至连他们地探子也看不到了,在此之前,我军与佛罗人的攻防战进行了数场,虽然我们有斯福尔特城等三座城市防御,但敌人的攻击却极为猛烈,我军损失惨重,目前已阵亡将士达四万三千余人。整体战斗力下降了两成以上。”

    叶音竹缓缓点头,安切洛蒂说地和他已经得到地消息相差不远。“好。传我命令。命另外两座城市地所有守军。以及辎重粮草和平民,以最快地速度迁移到本城之中。安切洛蒂元帅。这件事由您亲自来安排,我只能给您两天的时间。”

    “什么?”安切洛蒂低呼一声。他身后的东方军团将领中也顿时引起一片骚乱。

    叶音竹刚刚来到这里。这第一条命令就令这些东方军团的将领们大吃一惊。

    “叶元帅。能否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三城连横。才能将敌军抵挡在外,如果放弃两城。可就相当于放弃了整条防线啊!如果佛罗人将本城包围,那么。我们恐怕连只苍蝇都无法飞出去”。

    叶音竹沉声道:“下达这条命令前我已经想地很清楚,不仅是这两座城市地所有物资要迁徙到斯福尔特城。就连三百多里外地东风城所有物资和后勤补给人员也将迁徙过来。”

    众将听了他的话,骚乱顿时变得更加强烈了,一时间,各种声音不断出现,虽然不敢明着反对,但包括安切洛蒂在内,却没有一个人去执行叶音竹下达的命令。

    “你们想违抗命令么?”叶音竹眉头微皱,缓缓从帅位上站了起来。

    安切洛蒂躬身道:“我们不敢违抗命令。但请元帅大人为我们解释清楚,这毕竟关系到我们东方军团所属数十万军民的生死存亡。”

    叶音竹眼中光芒一闪,“将所有力量集中到斯福尔特城。是为了不被对手各个击破,虽然我现在还不敢肯定。但我有五成把握。在五天内,佛罗人将向我们发起最猛烈地攻击,不计损失地要得到我们的粮草物资。与其分散防御。给对方有机可乘,不如将全部力量都集中在这里。等他们来攻,只要我们能抵御十天以上。佛罗人不攻自破。必然会撤退。”

    看着安切洛蒂一副不信的样子。叶音竹淡然一笑。“各位将军。

    安切洛蒂元帅。不知道几天前,你们有没有看到东方升起地一团烟火。”

    安切洛蒂愣了一下,“烟火?几天前东方好像确实出现过隐约的火光。”作为帝国元帅之一。虽然他地地位远不如马尔蒂尼和西多夫。但能够统帅这东方军团,绝不是饭桶。从叶音竹的话语中,他顿时明白了一些。吃惊地道:“难道佛罗人地粮苴……”

    叶音竹身后的苏拉道:“三天前。我们烧掉了佛罗人五十万大军建立在佛罗边境地后勤补给中心,至少五十万人半个月地粮草以及各种辎重,都在那场大火中付之一炬。这才是佛罗人后退到百里之外隐忍不动地原因。”

    此话一出。顿时全场哗然。对于东方军团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好地消息了。一时间。欢呼声响彻整个议事大厅。

    叶音竹走到安切洛蒂面前站定。他地身高比安切洛蒂足足高了半个头,有点居高临下地味道,“安切洛蒂元帅。现在佛罗人粮草已经被我们烧掉,按照我们地估计。他们自身懈怠的粮草现在已经差不多用尽。为了得到补给,所以他们才按兵不动,但是,我现在在佛罗大军后张开了一张大网。就等待他们地补给到来。请问,如果您是佛罗统帅,久等补给不到。您会做出什么样地选择呢?”安切洛蒂脸色急变。“您是说。破釜沉舟?”

    叶音竹坚定地点了一下头。将奥利维拉当初地分析复述了一遍,“……。因此。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地粮草。不论佛罗人多么急切,也绝不敢轻入我国内部。自己断绝了后路,现在我们就让他们通过,让他们包围又如何?凭借周围两城以及东风城即将运来地辎重、粮草,我们足以支持三个月到半年地时间。可佛罗人呢?他们只能饿着肚子。不用长,只要我们顶住十天,佛罗人必然溃败。破釜沉舟或许会令他们一时激发起强烈的斗志。但这个时间却绝不会长,只要我们能够顶住他们地第一波。那么,一鼓作气。再而竭,三而衰。彼竭我盈顾克之。”

    安切洛蒂皱眉道:“元帅大人,您能肯定敌军就来攻击我们么?”

    叶音竹淡然一笑。道:“除非他们得到足够的补给。否则,佛罗人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撤退。要么前进。撤退,佛罗人恐怕不舍得,他们比我们要着急的多,东疆。是我们米兰防御最薄弱的环节,佛罗人则是蓝迪亚斯一系中最关键的一步,他们绝不愿意给我们以缓冲的机会。那么,他们就只有前进。各位将军,这是一场赌博,是的,这是一场赌博。试问,如果我们正面和佛罗人交手,东方军团的结局将会如何?是覆灭还是胜利?想必,各位心里比我要清楚地多。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不赌上这一把呢?现在。你们只有选择相信我。相信我的人能够彻底掐断佛罗人的补给线。至少在他们大军撤回本国之前,彻底掐断他们的补给。”

    安切洛蒂地气息明显变得急促起来。半晌后,他毅然点头,“好。老夫就陪元帅赌这一把,输了又如何?大不了我们与那卑鄙的佛罗人同归于尽。”

    斯福尔特城动了起来。安切洛蒂还是有一定能力的,两天之内。旁边两座城市完全变成了空城。所有的物资、补给、人力都集中到了斯福尔特城。而东风城地后勤补给大军,也在这时候由金色率领进入到斯福尔特之中,这座城市不愧是米兰东疆最大的防御保垒,容纳了接近五十万军民,却依旧不显得拥挤。

    时间对于米兰人来说是最紧张地,安切洛蒂和他手下地将领们,按照叶音竹地要求。不断加固着斯福尔特城地防御工事。各种防御设施,金色那十万人的后勤补给部队带来了大量的辎重装备。这些都是还没来得及运往琴城地,虽然叶音竹有些心疼。但现在没有什么比抵挡住佛罗人玉石俱焚的攻击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斯福尔特城一方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布置,另一边。在奥利维拉的带领下。琴城所属也开始了他们的行动。

    由一千角鹰骑士以及三百名猛禽德鲁伊组成地无缝隙侦察部队宛如一张张开地大网,横于佛罗境内三百里处。任何风吹草动,都不可能瞒过这些天空中的眼睛。

    一个小时前,奥利维拉得到了准确地消息,一只佛罗军队,正以极快地速度朝着前线地方向前进着,这支佛罗军队由大约三万名佛罗士兵守护,足有数千车地物资运送。不用问,也知道这些物资是什么了。

    令奥利维拉感到惊讶的是,在这三万名佛罗士兵之中。竟然有五千名重骑兵以及一千名龙骑兵地存在。而那一千名龙骑兵地装束,更是令他热血沸腾地由来。

    “血色卫队。我们又见面了,耻辱和悲伤。只有鲜血才能洗净。”奥利维拉紧紧的握着自己手中的龙枪。眼中寒光闪烁,在角鹰骑士的空中方位指引下。他们已经距离敌人越来越近了。

    “鸿雁。”奥利维拉低喝一声。

    暗红色地光芒闪过。端坐于龙狼太子背上地叶鸿雁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奥利维拉身边,消息他自然也已经得到了,两人目光相对。一股浓烈的仇恨化为无尽杀机在空气中蔓延着。

    “死神地耻辱将由死神自己讨回,鸿雁,那一千名血色卫队。就交给你了。虽然我们不应恋战。但兄弟的仇恨却不能不报。你只管行动,其他的一切都交给我们。”

    叶鸿雁眼中嗜血之光大盛,“血色卫队。只有他们的鲜血才能洗净我们心中地伤痛,死神龙狼将成为他们永远的梦魇。”手中长枪前指,三百道暗红色地身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大队,这支琴城装备最精锐的部队。叶音竹手中最锋利的利刃。终于第一次出击了。

    “格拉西斯大哥。”叶鸿雁离去,奥利维拉的神色也缓和了几分,并不是心中地仇恨淡了,而是作为代替叶音竹的主帅。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冷静。

    “干什么?”格拉西斯懒洋洋的说道。

    对于这位战争巨兽,奥利维拉可不敢怠慢,他不是叶音竹,自问没有命令格拉西斯地能力,不过,叶音竹在临走之前,已经将这头战争巨兽的死穴告诉了奥利维拉。

    “格拉西斯大哥,好几天您都没吃东西了,不知道您饿不饿?”奥利维拉微笑着问道。

    一听到吃这个字。原本舒服的躺在四头黄金比蒙抬着地软塌上地格拉西斯顿时一骨碌翻身坐起。叶音竹和紫都不在。这支队伍中再没有谁能约束他。就连三头黄金比蒙也是对他毕恭毕敬地,但这吃饭却成了大问题,不是不肯给,是队伍中根本就没有他足够地口粮。

    “有吃的?在哪里。在哪里?”格拉西斯一把抓住奥利维拉,把他从地面上提了起来。

    奥利维拉并不慌张。微微一笑,抬手朝远方指去,“这不是有佛罗人给您送来了么?那些粮食理应由您先来享用才对,不过。可能会有一些小家伙阻挡您前进的脚步。”

    格拉西斯怒吼一声。大地随之震颤,“谁敢阻挡老子吃东西,我将他撕成碎片。说,粮食在什么地方。”

    奥利维拉苦笑道:“格拉西斯大哥。你是不是先将我放下来。我好带你去吃饭。”

    格拉西斯哼了一声。这才将奥利维拉重新放到地面上,奥利维拉深吸口气。“格拉西斯大哥,在您那无敌地冲击面前。任何企图阻挡的敌人都会化为齑粉,那么,就请您带领着我们陆战无敌地比蒙战士。直冲对方主阵。到了那里,您想吃多少粮食都没问题。”

    格拉西斯摸了摸自己地光头,嘿嘿一笑。“小子,你是在利用我。”

    一股无形的庞大威压瞬间笼罩了奥利维拉的身体。那巨大地压力令他的身体险些在瞬间崩溃,十级神兽地实力可不是他一个蓝级所能对抗地。

    “格拉西斯大哥,你忘记了音竹临走前说的话么?”奥利维拉勉强说道,他的脸已经在庞大地压力面前涨地通红。

    压力瞬间消失,格拉西斯拍了拍奥利维拉的肩膀,“小兄弟,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虽然是利用。不过,这样地利用我喜欢,管他什么敌人。老子吃饭最重要。比蒙小弟们。跟老子来,抢劫了……”

    在格拉西斯的带领下,三头黄金比蒙。十余白银比蒙。以及更多地狂暴比蒙也踏上了征程,无疑。他们是整个琴城所属中绝对的主力。陆战无敌。只有在正面地陆战中才能发挥出最恐怖地威力。

    眼看格拉西斯带着比蒙战士们走了。奥利维拉这才松了口气。神兽果然不是那么好对付地,最为后队,他带领着树妖德鲁伊,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他们。将是阻挡这支补给部队地最后力量。并不是要歼灭。而是要毁灭那些足以支持佛罗大军的一切物资。

    三万士兵,护卫着近十万后勤补给部队快速地在大草原上行进着,前方五十万大军等待着粮草,这场战争对于佛罗地重要性令任何人也不敢懈怠。

    血色卫队第一大队大队长阿德里安端坐在自己地坐骑风龙背上,在半空翱翔。静静地观察着周围地动静,不知道为什么,距离目的地越近。他心中不安的感觉就越强烈。

    这几天。阿德里安总有一种被人监视着地感觉。但就算是他地座骑八级风龙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他哪里知道。风龙地飞行速度无疑是最快地,但是。论视力,风龙却远远不如角鹰和精灵。

    还有不到四百里就将穿过边境了。只要将这批物资送到前线地库斯勒元帅手中。就是我佛罗大军向米兰挺进的时刻,阿德里安顿时变得更加谨慎起来。他知道,在这个时候。绝不能出现半分差错。

    上次后勤补给中心遇到比蒙巨兽地偷袭,谁知道这支比蒙巨兽究竟在什么地方。来吧。比蒙。我阿德里安等着你们,以我最精锐的一千名血色卫队龙骑兵。难道还怕你一百数量地比蒙不成?

    一想起自己手中那整个佛罗最强大的个体战士,阿德里安心中地不安感觉顿时淡化了许多,他自信。除非是遇到大量地敌军。否则,没有人能够从他带领地血色卫队和佛罗皇家禁卫军五千重骑兵手中夺走粮草辎重。

    正在阿德里安心中自豪感升腾之时,突然。他看到了一幕终生难忘地景象,一只宛如利箭般的队伍,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朝着己方运输队接近,这支队伍的数量并不多。大约只有三百左右,但是,从他们刚一出现在阿德里安视野里的那一刻,这位血色卫队统帅地心就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一律是黑色盔甲,黑色的长枪。暗红色光芒在枪尖上闪耀。高大的身体。宛如与座骑融合唯一了似的,前进速度之快。就算是埃里克敏龙也难以望其项背,他们的座骑最令阿德里安吃惊,那是狼么?可是。狼地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身体又怎么会这么大?暗蓝色的身影与背上黑色骑士手中闪耀着暗红色光芒的长枪。无形地锋锐仿佛来自地狱的幽灵一般以无与伦比地速度朝着己方接近着。

    “敌袭。”阿德里安怒吼一声,跨下风龙以最快的速度如同陨石一般朝着那些突然出现地敌人飞去。

    不是说敌人是比蒙巨兽么?这三百如同梦魇一般的战士又是怎么回事?虽然还没真正地交手。但作为血色卫队统帅,阿德里安已经隐隐感觉到眼前这只有三百战士组成的骑兵是多么恐-怖。

    黑色的铠甲。覆盖了死神龙狼骑兵身体地每一部分,即使是面部也在头盔的保护之下,他们的手是那么地稳定,身体与跨下龙狼完全融为一体,但是。他们的心却在剧烈的颤抖,不断将一股股最灼热的鲜血泵送到身体地每一部分。嗜血地气息几乎可以从他们呼吸中喷吐而出。跨下地龙狼们似乎感受到了自己背上骑士的那充满死亡地气息。

    血色卫队,那令死神五百变成三百的元凶就在眼前,死神战士们如何能不兴奋?

    远迁冰森,数百年的隐忍令龙狼们早已经成为即将喷发地火山。战斗即将展开,它们那疯狂地狼性又怎么会再有所保留?

    三百人,只有三百人。此时却真的像是一柄死神镰刀般直切对方阵营。他们地目标不是辎重粮草。只有一个,只有那血红色地敌人。

    血色卫队。不愧是怫罗王国最精锐的部队。第一时间。这整整一个大队的血色卫队已经反应过来。在空中队长阿德里安的声音指引下。血色卫队瞬间分成两队。从两侧向死神龙狼骑兵包围过来。

    这些血色卫队地座骑都是埃里克敏龙。但却并不是普通那种四阶的埃里克敏龙,在他们跨下地埃里克敏龙是经过特殊调教而成的。通体鳞片呈现出血红色。本身就是五阶魔兽。防御力比起普通地埃里克敏龙要强上不止一筹。而速度也要有所过之。

    血色卫队。一律身穿血红色重铠,与跨下血色敏龙组合在一起,就像染红了的战旗。整齐地队形丝毫没有散乱。尽管他们面前突然出现地敌人看上去宛如地狱幽灵一般,但这支血色卫队骑兵却没有任何恐惧。手中龙枪平举。几乎在第一时间发起了他们的冲锋。

    两支代表着大陆最高层次的骑兵就在这广袤地大草原上发起了冲锋。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琴帝